Tuesday, August 21, 2007

Bootstrapping

Bootstrapping,一般用來形容那些搞Start-up而尚未被投資者垂青的苦日子。
就像我朋友宋漢生李景輝Marie So目前過的那樣。
(當然,後兩者的情況大約比宋漢生稍好──他大概還未決定和哪家VC「完婚」──但不妨想一想,這幾個年青人若不搞start-up,找一家大企業求其打份工,短期來說,日子大約過得比現在闊綽吧。)

Marie這次自青藏回來後,留港的時間稍長,我想在香港搞start-up的女孩少如鳳毛麟角,難得她人在,如能介紹給李/宋他們認識,不是一件美事嗎?
於是一天中午,我們四人,就約了在中環Jardine House一家餐廳見見面。

宋漢生不愧是個有準備的人。
他不但罕有地穿了一條長褲出來(我相信他穿長褲的日子,大約和我穿短裙的日子一樣少),而且事前還上了ViD,即Marie那家社會企業,的網頁,瀏覽過。
然後,宋向Marie問了一個自討的問題:
咦,為什麼你的公司,全部都是女生呢?

這一問,就把Marie聊天的興緻全問出來了。
Marie說,為什麼我光請女生,因為沒有男生肯來應徵呀!
那些男的一聽要長駐雲南、青海或西藏,就什麼熱情都打消了!
(若去美女如雲的上海、蘇杭、重慶,男人們還不lur飯應嗎。)

她又說,在青藏一帶,傳統以來,男尊女卑,女人幾乎肩挑一切家務,如放牧、擠牛奶…每天背著幾十斤的牛奶上山下山,辛苦不足為外人道。
而男人們,一整天就那樣或坐或站,吹水、煲煙、打snooker(此際李/宋二人居然好意思追問:究竟是美式呢還是英式呢?──我真服了他們。)。
至於家庭的經濟大權,不用問,由男人掌握。

我記得我第一次聽Marie說這種情況時,就曾回應過她,道,別說你對藏民的男尊女卑感到疑惑,這些藏民看到幾個年青的城市姑娘大老遠跑到高原來為他們謀福利,不也一樣感到疑惑:

咦,城市的男人們到哪裡去了?莫非像我們那些男人般不中用嗎?

說到此處,李宋二人頭都抬不起來。

說來也是巧合。
Marie畢業於香港一所非常優秀的女校XXX──如果那不是香港最好的學校,大約也是香港最好的女校吧。
而李宋二人,都曾擁有一名畢業自這女校的前女友。
宋漢生很誇張,他說他曾和前女友一起玩過一個網上的智商測試,結果是,前女友得分一百八十,而他本人,屬「略低於平均分」的「輕度弱智」。
我和Marie提起,我倆曾參加過同一個聯校活動,該活動,在最早期(即七八十年前那樣吧),是只容許她那所學校的女生參加的。
此時不知是李宋那一位接口,說,什麼,這世界上有一個活動,只有男人和來自XXX的女人嗎?天!
他們二人,同時現出了驚訝惶恐同情及退縮的複雜表情。
哈哈哈哈哈。

到結帳時,Marie道她沒有現金,建議由她付信用卡,其餘三人付她現金。
此時,宋漢生拿出錢包,期期艾艾地說,呃,其實我也想付信用卡…
而剛剛自洛杉磯回港的李景輝,則拿出一張黃澄澄的金牛,尷尬地說,不好意思,我只有這個。
OK,唯一擁有「可應用」的現金的,竟然是在下。
而我的現金僅夠付兩個人的帳。

終於,帳由Marie以信用卡付了,我則掏空錢包,替宋漢生找數(會找他算帳的),而李景輝,則決定帶著他那張黃澄澄的金牛,走遍銀行區,找換零錢給Marie。

不知誰帶頭說,瞧,start-up的cash flow多糟糕。

10 comments:

Justin said...

咦。上次我跟宋漢生吃飯,他也說沒有cash而要簽卡的。看來,佢很不喜歡cash呀。

路人癸 said...

其實餐廳是可以為你們分單計數的,付之以四張信用卡可也。

題目裡的Bootstrapping串錯了。

在下追閱貴誌甚久,今次第一次留言,乘此機會向你說聲謝謝。你的人物速寫不單「資訊娛樂兼備」,而且從中能學到不少寫作技巧。

祝筆安。

Leona said...

JUSTIN - 你說他是「不喜歡」cash,還是「沒有」cash呢?
宋漢生的$$,大約都用來買書去了,哈哈哈。好一個書蟲。

路人癸-甲乙兩丁戊…竟數到癸來了,失敬失敬!

我們幾個年青人,吃得又不多,還要人家份四張單(其中兩張以信用卡付、兩張以現金付,而其中一份現金帳單要找數,另一份不必…),如此一折騰,大概以後都不用進去這餐廳了。
:)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章,我也是想自娛娛人而已。
改天到你那兒拜訪。

謝謝指正,已改過來了。我這人,老是串錯字。

chimmelody said...

若要做與"女性在不同社會生態環境中所扮演的角色"相關的社會科學研究,一定很有趣,單單是日本,南韓,香港,澳門已經不同了;若果加上五大洋,七大洲便更精彩!

Leona said...

chimmelody-你寫這句話恁地眼熟…?
你從亦舒的新書《有時他們回家》中找出來的,是嗎?
考我呢。
:)

chimmelody said...

LEONA:先澄清,我無抄師太的橋/字噃,個研究我不時都想做,因為女性在現今社會所扮演的角色已經翻幾翻,等我退休後,一定做呢個研究!
師太出了新書咩?我未有時間行書局,希望週末可以偷一偷閒呢!
難得可以和師太有接近的思維,好開心呢!我當這是讚賞了!

leona said...

chimmelody - 啊抱歉了!
我原以為你是故意引這句話來和我猜謎呢。
不好意思。

不過,你稱亦舒小姐為「師太」,那在你眼中,我是…?

還是不要自討沒趣了,哈哈。

chimmelody said...

LEONA:唔緊要喎,駛咩唔好意思呢!我叫師太做師太,你,咪係靚女囉!

Leona said...

chimmelody - 嗱,咪話師姐唔教你,你都未見過人,點可以立亂話人係「靚女」呢。

做記者要「報導事實真相」丫嘛。

Kempton said...

Thanks for an interesting entry about the three startup-entrepreneurs (although not in the way I had originally expected (smile)).

P.S. I agree with chimmelody in calling you 靚女! To me, every lady is a 靚女 until proven otherwise. :)

P.P.S. From your writing here, looks like Hong Kong is still a society that cares a lot about pedigree - which famous high schools people graduated from. Intere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