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8, 2007

與「怒插港女」斟酌

欣賞怒插港女的文章,留了言給那位Elvis,卻要等approval.
既然如此,不如各自表述。

*** *** ***

Elvis你好。
因為tracy一文而認識你的博客(謝謝老好卡夫卡的推薦:)),你的文章很有意思,有些論點儘管我不完全認同,但你比較講道理,是以當我在自己的博客作出引用時,也連結你而不連結那位在「國際性律師樓」任職的daisy.

言歸正傳,正如話已說在前頭:有些論點我不認同
容我refer to你前面一面文章「犀象」(因為Justin的推介):

例如:初次約會一個女子吃晚飯,結帳的時候,雖然她無動於衷,你也會大方地叫她付一半的錢,而不是無言請客。

我初次和一個人吃飯,也會提出不如各付各,若對方堅持要請,我會謝謝。
初次約會而願意請客的一方,不論怎麼說,是表達善意的一種手段,若受者是女方,印象加分是很合理的(當然,不請我也不會扣他的分)。
愚以為你不應鼓吹其他人不為自己爭取這一點印象分。

例如:你女友月事來了,橫蠻無理地找你出氣時,你會善意地告訴她,「如果心理健康有問題,請盡速去看醫生」,而不是默默受氣。

Sorry,恕難認同。
不同女孩子在某些日子的不適,程度可以很不一樣。
我有些女友,月事時真的是痛得面青唇白,好悽涼。
作為一個認識她的人,請適當地表現你的體諒與同情,勿涼薄地說:去看醫生吧。
有時我們需要的,只是一雙好耳朵。
而且當對方向你示弱(不一定是出氣吧)時,其實比緊機會你。


例如:堅持做一個人,就是女友逛街時叫你挽手袋,你會愛惜地提醒她,如果覺得自己的手袋過重,提不起了,下次便不要帶這麼多東西出來。

但若你適當地為她減輕負擔,不是一件美事嗎?
如上所述,她向你示弱,其實係比緊機會你。
我的手袋通常很小,但有時買了一大堆書,真的巴不得有一雙大手,替我分擔。我會好感激。

例如:凌晨三時,女友在中環喝醉了,打電話叫醒睡夢中的你,要你坐的士來送她回家之時,你會關心的告訴她,根本不應在凌晨三時喝醉。

如果她和其他人於凌晨三時於中環喝醉了,而你竟在睡夢中,親愛的,你是否需要檢討?
而當她向你發出訊息,表示需要你時,你是否該反思:或者是我補鑊的時候?
還有,當她真的凌晨三時於中環喝醉,而無人送她回家時,很明顯,令她喝醉的人不是好東西,或者,令她喝醉的人想送她回家而她不願,所以她才在對方面前故意打給你,道,我男友會來接我。此際,你是否應該幫她一把?

當然,若令她在凌晨三時喝醉了,請務必送她回家。這是起碼的禮貌。

*** *** ***

愚以為,看事不要二元化,也最好勿先入為主。你說你是雙失,我不會因此小看你,許多人選擇take a break,有什麼問題?
施永青賺了第一桶金後,幹什麼去了?停工休假看書。雙失的日子,可能是你促使你未來成功的最關鍵日子。

留言給你,因為覺得你講道理,希望你對港女,可以持平些。

20 comments:

Justin said...

>> 例如:堅持做一個人,就是女友逛街時叫你挽手袋,你會愛惜地提醒她,如果覺得自己的手袋過重,提不起了,下次便不要帶這麼多東西出來。

關於這個,我也很介意為女友帶手袋呀,就是不喜歡。我同意他說的,拿不起就不要帶得太多東西了。

如果是像你所說的,多買了書,所以重,我很願意為你拿呀,但,千萬不要打書放在妳的手袋裏,倘若沒有另外的袋,我會選擇用手拿的。

為女友拿手袋,對某些男性來說(包括我),感覺就像給女友征服了的,反而,拎書,就冇乜所謂,因為人地唔知。要是給其他朋友看見怎麼辦?以後就唔使出黎行了。

readandeat said...

說句公道話之前,只是想提提你下次寫東西時要小心,否則易被人"抽秤",尤其是談到這些問題。

例:
不同女孩子在某些日子的不適,程度可以很不一樣,正如不同男人在床上的表現,也會千奇百怪一樣

聽起來你在這方面好像蠻有經驗。如果我寫這句,人家可能不會見怪;你,就不要了。

言歸正傳。

(一)挽袋,我不喜歡,也不會叫男生替我挽手袋。男人之家,在街上幫女人挽手袋,有冇搞錯,我會很看不起他的。超級市場的購物袋則無問題。

(二)半夜喝醉
我怎會喝醉。男朋友半夜喝醉call我送他回家,我會仆到去的。

(三)約會請吃飯
男人約我吃飯,看情形吧,如果他在追我,我會期待他會請我,如果他開聲表示各自付款,我也覺得無所謂。或者人家真的無錢呢。不要叫人尷尬嘛。換了是我約男人出街,我是會請他的。我不會叫他付一半帳的。(難怪我以前有這麼多失敗經驗,可能以上的做法是完全不同的。嗚鳴……)

Yun said...

Leona,
I actually kind of agree with Elvis...

1. dating: if just casual dating, I think I prefer to pay half-half; first time, if he insist, I don't mind him treating me. But, for the second time, I think I would prefer to pay half-half... until we decided to go steady.

2. 月事: hmm... I think even the girl is having pain, but that doesn't mean she can "橫蠻無理地找你出氣". If I'm in a lot pain, I probably just avoid seeing people.

3. bags: I absolutely despise guys who carry their gf's bags. But yes, I think he should help carry other stuff, but not the bag.

4. I can't imagine that happen to myself, but I do think that, if I can manage to drink until 3am in the morning, I should be responsible enough to go home by myself.

This is just my take on it... but again, I'm not living in HK...

Leona said...

Justin:謝謝你讓我知道男人對替女友挽手袋是這樣的心態;我從沒叫過男友為我挽手袋,所以不知道感覺如此不堪。
關於女人為什麼要挽那麼大個手袋,除了fashionable(近年上中下檔次的手袋,都無厘頭地碩大無比)外,我想女人都有點缺乏安全感。
一個包包,裏面塞滿東西,計藥油/縮骨傘/外套/雜誌或書/DC/MP3/化粧袋/沿途搜刮到的戰利品…就是怕掛萬漏一。
可是我的手袋總是很小,連去做訪問,也是一個小包包。
有一次飯後離席時,朋友替我把口袋遞出來時,也很訝異:咦,這麼小。
更加沒理由請男伴替我挽袋。
:)

讀與寫及YUN:你們的comments,我一起回好嗎?

(1)挽袋─同上,不贅。
(2)月事-YUN,你說得對。
我想我們談的是兩種女人,一種真的痛得標汗苦苦忍受,另一種刁蠻女則借D意發癲。
前者需要多些體諒,後者理應被口誅筆伐。
(3)約會吃飯-我們的做法或想法,其實是一致的。
即我們都不會「老馮」要男伴請,他若出手,我們也不介意。
如果go ductch,也沒什麼大不了。
讀與寫,是,如果我約人家,通常我也會請客。
(4)喝醉了-
讀與寫,是啊,我之所以考了車牌,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前男友應酬太多,預左可能要載他回家啊。
YUN,我們都是理智的女子,不會無端讓自己醉,若醉了,會設法自己搞掂。我只是想,what if該女子不像我們般獨立,高估了自己…

最後,答讀與寫開首那段:
哎唷,很明顯那只是個比喻,正如我不知道其他女子有多痛一般。
但你的提醒也是對的,我犯不著惹人誤會,立即改過來就是。
謝謝。
:)

Elvis said...

Hi Leona,

謝謝留言,我也過來道謝一番。

我那個留意設定了要按才可以發上去, 是因為怕版人炸版才做的措施。不過直至目前為止, 都沒有拒絕過或刪除任何留言。

等了那麼久才發上去, 說出來大家可能笑我。我這個雙失人士的生涯, 就像那種隱閉青年一樣, 很「早」才睡覺, 今晨六點睡到中午一點。 妳的留言是在早上十一點留的, 那時候我還在呼呼大睡呢。

現在有點趕急, 要出去請老爹吃飯, 我回來才回應吧。其實在那邊都已經回了。

Leona said...

elvis,不急,陪爸爸是正經。
回來再聊。

go dutch,不是go ductch.
sh*t,老是打錯字。

abby said...

1)我的包包很大,裝很多東西,我的手也小,但自己的東西,習慣自己負責,所以,每當見到街上,那些手持「孖G」女人袋的男生,對不起,我是看不起的。

2)月經到,叫我睇醫生!找死呀!
女人咁慘,又要為了生下代而受十級痛,每個月又要不方便,男人可以大方些,體諒些嗎?男人,不要忘記!你也是從女人身上出來的!

3)你愛的女人喝醉酒,你忍心不去接她?不要說是否男人,你仲係人嗎?

Yun said...

Leona,

I saw your comment over at C's, I thought I would say something here.

Your replies to 怒插港女 is based circumstantial events; whereas what Elvis was talking about is in a general sense that some girls are abusing their "rights" of being a girl.

I absolutely agree with what you said also, but that was just not Elvis was saying, that's all.

I've been living in the states for many many years, but everything I went back to HK or encountered some new immigrants from HK, I do find this phenomenon annoying. But I do agree that, each of us (girls) might fell into some categories of the "Kong girls". Still of being defensive about it, I would put some thoughts into it and see if there are things I need to change.

I don't know if you read zz's blog? I like how zz would claim herself as a Kong girl. Well, that just automatically "disqualify" her as a Kong girl; because a REAL Kong girl will not admit that she is one.

Maybe you felt defensive because there are really a lot of Kong guys out there. I totally agree. Not just Kong guys, but in general I do not like men. They are pigs. (Haha! Don't get me wrong, I do like some.) But that doesn't mean there's any excuses for Kong girls to act the way they acted.

Heh. You are fine. You are not Kong girl. If some people think you are one, who cares about them? It's only important that we know who we are.

Cheers. :)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I just linked a blog, little did I realize it started a war!

What a difference one week makes. I was in a middle-of-nowhere town in US for work and when I come back...woot!

Its fun to read though...thanks! Just don't take it too seriously k? =)

Leona said...

abby:
(1)我也是。
(2)不管男或女,有不適時都希望有人好言安慰,雖然他幫不上忙,但自己心裏好過些。
前些日子我也痛過(不是經痛),我告訴了一些朋友。
女友S最先打電話來,她比我還著急,猛問:咁點算呀?咁點算呀?
謝謝你,見你如此擔心,不忍再呻痛。沒事了,親愛的。
男的忙得不可開交,他致電時我已痛完了。但他沒放過機會,非常理智地,垂詢為什麼那會造成如此大的痛楚。
SHS,你真是問題兒童。
還有我在facebook和aNobii上結交的資優生Max,謝謝你。
你好些了嗎?
(3)對啊。但也許「怒插港女」講的那位「港女」的確過份,他說她的舉措並非偶然,而是常規啊。好恐佈的女人。

YUN:thank you.
Agree with you that while Elvis picked on Kong Girls in general, I offered examples trying to defend for "some" of them; for nice good girls like us.

At first there's one thing that really baffled us (me and my girlfriend S): is the Kong Girl phenonmenon that commonplace?
S and I know a lot of attractive women. But none of them seem to abuse their rights as women to slave men.
Later a "super clubbing person" who claimed to know girls from almost all walks of lives (e.g. from triad society to the police, from barmaids to professionals, from sex workers to academics etc.) in HK told me that YES, the phenonmenon is common. And many men are suffering. It actually surprised me. No wonder there are so many Kong guys yelling over there. I'm sorry for them. One day when you meet a nice good girl (蛋白質女孩),I hope you would be good to her. There are actually many Hong Kong girls who are not "Kong girls" at all.
Thank you again, Yun.

Kafka: a war is not a war without you:)
Sure. I won't take anything serious. Girls just want to have fun.
Hohoho.

Yun said...

well, the whole point of Elvis blog is addressing to "Kong girls", NOT "Hong Kong girls." I'm sure there are many nice ladies in HK that are NOT Kong girls. If you are one of them, then there's no need to defend the REAL Kong girls. I actually didn't know about this "Kong Girl" term until few months ago where I heard it from some blogs. (You can look it up in wiki.) I think there's no definite definition of who they are; but it's certainly a phenomenon that we are not unfamiliar with.

Like what Kafka said, don't take it too personally. Elvis was talking about a certain type of girls who you probably wouldn't befriend with anyway. (Wait, maybe everyone would know at least one Kong girl. Hehe.) And he also emphasized that Kong girls don't equal Hong Kong girls. :)

human903 said...

第一次係呢度留言, 同板主打個招呼先!

堅持做一個人,就是女友逛街時叫你挽手袋,你會愛惜地提醒她,如果覺得自己的手袋過重,提不起了,下次便不要帶這麼多東西出來。

有時你係街見到, 加左自己既主觀因素, 成件事就會唔同曬, 我唔會叫男朋友幫我拿手提袋, 係街見到有男仔拿女裝手提袋都會覺得唔順眼, 但有時個袋真係好重, 男朋友見到我背得好辛苦, 唔使我開口都主動話要幫我拿, 我會覺得好sweet. 兩個人一齊從來都只不過係一個願打一個捱, 你唔鍾意做可以唔做, 但其他人無問題是否需要第三者咁努氣呢?

例如:你女友月事來了,橫蠻無理地找你出氣時,你會善意地告訴她,「如果心理健康有問題,請盡速去看醫生」,而不是默默受氣。

我最唔鍾意話我男朋友不是時, 佢話我黎月事, 但又唔諗下其實自己係咪都有錯, 男仔都係賴皮既多, 佢地根本懶得去同女仔嘈, 又或者唔想比女仔最後指出佢地既不是, 是是旦旦, 停左唔嘈咪算囉, 所以一有機會, 佢地一定話: 一定係你月事到!

我既己見係: 要同有樣又有腦既女性一齊, 付出當然要多一點, 因為佢地對自己既要求都好高, 你可以選擇去大陸識女仔, 但又要質素好, 又唔想付出, 呢個世界係無免費午餐家...

Carla said...

不知是否我太單純... 我只是想, 若Elvis有朝一日能遇上一個讓他傾心愛慕、直到願意爭取每一個為她付帳以求彷彿照顧到她的機會、每一次在她月事到來時為她的暖水袋添熱水、逛街時可以光明正大以她男友的身份為她拿手袋挽鞋、她喝醉了想第一時間趕去照顧嘔得亂七八糟的她 ...

是的,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你的防衛工事已經立起來了。對,我想你暫時連那個也拆下來。

在這個世代, 我們都太強悍, 受過教育, 見過世面, 不斷賺更多的錢, 比自己父母都聰明... 但說到要去愛, 女人就擎出女權牌, 男的不屑屈就成小男人。

可悲的是我們都忘了若能相愛到放得下自己、不再害怕被利用辜負、只恨自己為對方付出不夠的地步, 那種愛旁人看是很傻, 卻是多麼幸福。

以這樣的愛相愛, 不枉此生了。若這份愛只是單向的, 很可憐, 但或者未必比從來沒能這樣愛過更悲哀。

借Leona地盤, 祝Elvis, 以及所有港男港女幸福。


p.s. 不過, Elvis所建議的處理方法, 真的很不符合EQ就真。比方說, 想勸男友不要醉酒, 在當時勸是沒有用的。又比方說, 他背包裡已經放著十磅重東西時嘮叻他也是多餘的, 應該記在心裡, 下次出街前溫柔提點他。如果他又來間竭性情緒低落, 就坐在他旁邊陪他吧, 在那當下叫他看心理醫生不是太不近人情了嗎? (是的, 我是故意把性別寫反了)

黑人 said...

網主大大...不好意思借你個地方吹水

只以自己經驗來談
才貌雙全的女孩要求確很高,無時無刻都想更上一步,連下班都放唔低呢種mindset

呢類女仔,小弟連朋友都不會跟佢地做
跟佢地出來吃飯,最多就是一連串的brand names 和名店餐廳切口,偶爾呻下公司其他dept幾咁不濟。到底你係黎播錄音帶,還是來識朋友架?

有時我心諗,若果我中途行開左,換一棵仙人掌代替我個位,佢地都會講相同的說話

社交場合中,就算對方無睇過沙翁,都可以將有趣的話題配合對方程度講出來,不用立刻白鴿眼打開粉盒照鏡吧?不知點解大部份的「精英女孩」就係無左一種交朋友的親和力,咁樣滯銷都不能怪別人呀,精英男人都愛有親切女人多過另一位冰雪精英,現在不是打工請人嘛

Leona said...

YUN - yeah, I think Elvis has made it very clear that he's talking about a certain type of girls (kong girls) not hong kong girls as a whole.
And yes, this "kong girl" term is vague. I once described it in one of my blogposts(港女):
直到今天,我還是不大理解什麼是「港女」。大概它就像「web 2.0」那樣,人人用得瑯瑯上口,並且努力make sense of那是什麼,可是始終沒有清晰的定義。
:)

Human 903 - 你好。
謝謝你的意見。
我最近約女友喝茶,她說她沒有帶錢包。
我問為什麼。她說錢包放了在男友那兒。
因為前一天她們見面時,女友的包包太重,男友就建議他們交換包包揹,結果女友就把自己的錢包擱在男友那兒了。
我忽然靈機一觸:各位港男港女,不如你們下次也試試我朋友這個辦法,也許可以將一場戰爭消弭於無形。Human903,你說是不是?

Carla - 不用借,請隨便用。:)
聰明女,我也留意到你故意在p.s.裏把性格寫反了。男女本應互相體諒,站在對方角度設想。
我始終覺得,不要把「港女」定性吧。你一旦認定某人是「港女」,她無論做什麼都「港女」、都討厭。何必呢。
這其實是我寫「港女」的原因。我明白各位「港男」大概吃苦太多,但也沒必要stereotyped某一類人。若真的受不了,避之則吉好了。

黑人:不要客氣。我知道怒插港女的Elvis不幸「吐血入院」,休blog數日…甭客氣,儘管到我這兒來打打牙祭好了。

講真,你說的這種所謂「才貌雙全」的女郎,作為一個女人,我也不想與之做朋友。
壓力太大了。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我前些日子寫的一篇文章,美女無才??
當時我就在其中一個回應裏提到:

“我有好些女友,樣貎過得去,才智也一般,但比許多有/冇腦美女更受男/女歡迎,因為伊們體貼溫柔,心細如塵。

…外貎與智慧以外的「柔性」特質,應可在某程度上,令她更有親和力,而並不致讓男生感到受威脅,或讓她在上位的過程中不那麼「惹火」(惹來惡評)。”

但話說回來,男生們總是說一套做一套。
你們嘴上不喜歡「港女」,可是為什麼老是碰上「港女」呢?
那是因為「港女」總有一些外型上的優勢吧。
又如,為什麼追求「精英」壓力大,但還是有人前仆後繼呢?
那是因為想「征服」她吧。

雖然我也同情某些港男,特別是曾遇上那些令全宇宙女人蒙羞之「港女」的港男,但男人們的心思,我始終搞不懂。

黑人 said...

> Leona

見聞所知:鬧港女最多果幾位,本身都有不錯的女朋友,可能是蛋白質女孩,也可能是你所講那些女孩子,總之上了岸才打落水狗 (不排除有「無欲則剛」之士,那終歸是少數)

認識一位美女朋友,大把人random add / chat,那些港男覺得她很冷淡很寸,那是沒法子的,因為每次登上msn 就有八九個男人say hi,有些很笨地講些不好笑的笑話,有些扮有品味,還有些愛向難度挑戰,越冷淡越想撩你。

近幾年來她不時send 些經典案例給我看,看罷心想每天上班開msn 盡是碰上這些笨蛋,真的沒時間友善地一一打發。

那些男人的思路可以歸納做下列
1. 自戀,自我介紹才是目的
2. 靚女多數蠢,容易outwit
3. 靚女多數表面風光,內裡陰乾,只要大膽些天鵝肉到手可期
4. 自信,本將軍殺盡LKF,CWB, TST + MK 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同我門?就憑你?
5. 較理性的自信,例如相信自己的品味、幽默感、收入或外觀體格 etc可以打動對方
6. 賣弄可憐搏同情

5和6 較少見,通常最終都可以和美女fd做到半生不熟的朋友

至於小弟自己,遇上美女通常都少碰,多數美女有如一間太多人應徵的大企業,不論是真人見面還是網上結交,她只能騰出十秒時間給你去present,夠鐘起身下一位,這樣無論做朋友或拍拖都難以深交,無謂浪費那十秒罷。

而且身邊的男生並非講一套做一套呢
他們身邊的女友樣子都是平平,性格卻很好,這類女生其實都很吃得開

Leona said...

黑人:
你那位美女朋友,有方法打發那些蠢蛋的--不放自己的玉照上去不就成了,哈哈.
如果她真是覺得那些人笨/浪費她時間,為什麼還要、即管那是冷淡地、應酬之?
恐怕該美女還是喜歡被讚美的飄飄然吧
(以上僅片面之詞,我不認識你那位美女朋友,絕無針對之意)

用大企業比喻美女很妙,真有你的
綜合這個論點和你最後那句話(好女孩很受歡迎),再次證明,美女並非如此煞食
可憐伊

Elvis said...

human903,

我唔會叫男朋友幫我拿手提袋, 係街見到有男仔拿女裝手提袋都會覺得唔順眼, 但有時個袋真係好重, 男朋友見到我背得好辛苦, 唔使我開口都主動話要幫我拿, 我會覺得好sweet. 兩個人一齊從來都只不過係一個願打一個捱, 你唔鍾意做可以唔做, 但其他人無問題是否需要第三者咁努氣呢?

--------------------------------

很多在全世界去過個百個城市的人都告訴我, 有一個香港獨有的怪異現象, 就是男人在街上會拿著兩個袋。英美澳加中台日韓, 都絕不會像香港這樣普遍。其實, 見到別人提著重物施以援手, 無論對甚麼人都應該。我看見男性友人拿著很重的書, 我也會幫助他。但香港男人幫女人提手袋這樣普遍, 在外地卻鮮見, 我只能得出3個結論: 第一, 香港的手袋比外地的更加重; 第二, 外地的女人比香港的好力氣; 但在商場裡我常見到一些男人要幫女人拿著一個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 Prada 和 LV, 我不由得選擇相信第三種結論: 這是一種奇怪的風氣。

十多歲時, 和我同年的初戀女友叫我幫她拿手袋, 她教導我, 說男人都應該這樣, 這叫風度。當年的我, 當然順從。 但我也禁不住反思, 這明顯地, 就不關手袋重不重的事, 即使那個手袋是空的, 你不幫她拿, 也是沒風度。但是為什麼, 風不風度, 是需要由她來定義? 她這樣的概念, 是誰灌輸給她的? 男人可不可以叫一個女人幫他拿一些輕的東西, 然後對女人說, 這叫風度, 不幫我拿, 是沒風度?

一個香港特有的現象, 是否一句國情不同就可以解決? 不需要要背後的意義?

還有, 你說不用旁人勞氣。其實你明不明白我寫犀象這篇文章, 甚麼是「犀」, 甚麼是「象」? 可以的話, 我也不想勞旁人之氣, 但佛家有所謂「共業」, 你知道何解嗎?

--------------------------------

我最唔鍾意話我男朋友不是時, 佢話我黎月事, 但又唔諗下其實自己係咪都有錯, 男仔都係賴皮既多, 佢地根本懶得去同女仔嘈, 又或者唔想比女仔最後指出佢地既不是, 是是旦旦, 停左唔嘈咪算囉, 所以一有機會, 佢地一定話: 一定係你月事到!

-------------------------------

你說的 case 不是我說的 care

Elvis said...

abby,

2)月經到,叫我睇醫生!找死呀!
女人咁慘,又要為了生下代而受十級痛,每個月又要不方便,男人可以大方些,體諒些嗎?男人,不要忘記!你也是從女人身上出來的!

--------------------------------

嘿嘿, 我不知道你是否不懂中文, 還是我表達能力差。

「......你女友月事來了,橫蠻無理地找你出氣時,你會善意地告訴她......」

你知不是甚麼是「橫蠻無理地找你出氣時」? 我是叫一個「橫蠻無理地找你出氣時」的人看醫生, 不是叫一個「月經到」的人看醫生。若你的中文程度如此, 我也不打算跟你談下去。

其實心情不佳, 男人也有。 但我相信你也不想男友在工作上遇到挫折時, 或者受了肉體或精神的痛楚時,「橫蠻無理地」找妳出氣把妳臭罵一頓吧。其實在外工作不開心, 回家打罵老婆的男人, 比比皆是, 我也會叫他們看醫生。

你「月經到」, 不是「拎正牌」要人受你氣; 同理, 男人在外工作不開心, 也不是「拎正牌」要老婆受他氣。難道如此簡單的邏輯也不明白?

如果真是不開心, 想找人傾訴, 我相信每個男人都會接受。「心情不佳」和「橫蠻地找人出氣」, 兩者之間,有一萬光年的距離。這是 EQ 的問題。

Elvis said...

「若Elvis有朝一日能遇上一個讓他傾心愛慕、直到願意爭取每一個為她付帳以求彷彿照顧到她的機會、每一次在她月事到來時為她的暖水袋添熱水、逛街時可以光明正大以她男友的身份為她拿手袋挽鞋、她喝醉了想第一時間趕去照顧嘔得亂七八糟的她 ...」

逐點回應
1. 爭取付帳: 我絕不會, 不是錢的問題, 而是原則的問題。這股歪風在香港已經夠嚴重的了, 不能再助長。在外地我當真沒見過有女子要人為她付帳。而且, 我相信我愛的女孩也不會讓我為她付帳。

2. 月事到來時為她的暖水袋添熱水: 能幫的我總會幫。我上文說的是月事時「橫蠻無理地找你出氣」這種人, 我相信我不會喜歡這種人。

3. 逛街時可以光明正大以她男友的身份為她拿手袋挽鞋: 絕對不會。如果當真手袋過重我當然會幫忙。別說女人, 男性朋友我也會幫。但如果不是過重, 也幫女人挽袋, 我的經歷是全世界也只有香港有這種風氣。Sorry, 我看到會作嘔。香港還說自己是國際都會, 要與國際接軌; 請問, 東京, 新加坡, 倫敦, 巴黎, 紐約, LA, 哪一個城市有男人挽袋這種風氣?

4. 她喝醉了想第一時間趕去照顧嘔得亂七八糟的她: 還是那句, 我不會喜歡這種夜浦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