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壹傳媒》舊生會

回中大聽老師講課,中午留了下來,和新聞系的朋友一起吃飯。

Eva(陳惜姿)的女兒快出生,她要放產假,這個學期的新聞採訪班,誰來頂替?

好一個Eva,請了她昔日在《壹週刊》的上司張劍虹來替她。
張劍虹是我們新聞系的大師兄(83年畢業),曾任「壹傳媒」的行政總裁。
而任教一年級新聞寫作班的,則是我們的師姐陳慧兒──原任職於《蘋果日報》,曾為梁家傑競逐特首助選,今出任陳太港島立會補選的助選團骨幹之一。
這還不止,英文新聞班歷年來多由鬼佬任教,今年卻來了一位女的,且是中國人──前《壹週刊》總編輯、擅長深度採訪的陳貝瓊小姐。
我以前只聽過陳惜姿和陳貝瓊的講座,短短一節已獲益匪淺,現在的師弟妹們真幸運。

沒想到《壹傳媒》的總部雖然設在將軍澳工業村,其分號卻開了在沙田馬料水。

另一件常令大家津津樂道的事,乃年初的特首之戰。
當時梁家傑陣營由陳慧兒、前政務官黃明樂領軍,曾蔭權的傳媒顧問則包括資深公關黃麗君、游淑儀。
四位主帥除了都是女人外,統統來自中大新聞系。
如此金漆招牌,難怪中大新聞系歷年來的收生成績,都在校內名列前茅。
我們都叨這些師兄師姐的光了。

記得一年級時有教授問大家為什麼選新聞系,一個女同學答:「因為新聞系易入囉。」全場譁然。
她高考有三條A,對她來說,個個系都易入。

但我猜同學們的心態大約是這樣的:
商科太庸俗,法律又枯橾;
唸英文系將來多數得教書,讀政政系嗎又不是想當議員;
建築系雖然浪漫但功課叫人吃不消,純美術看來輕鬆但未免太放浪形骸…
新聞系,聽起來好像比商科清高、比法律有趣、比英文系穩陣、比政政系溫柔、比建築系隨心所欲、比純美術見多識廣 …
因而成了新亞山頭一個小小的傳奇。

近年新聞系畢業的同學多數從商(考入Big 4的人比比皆是),即使加入傳媒,亦多數依循以下軌跡發展:記者=>公關=>商界,越搵越多。
我呢,是其中的黑羊,完全倒過來走,故越賺越少怪不得人家。
呵呵呵。

9 comments:

德州卡門 said...

我雖不是新聞而是英文系,但也曾居新亞山頭,更曾任職壹傳媒,走的路和你相若,由公關"反轉頭"做傳媒.

Miss D said...

我就是這個方向喇...記者=>公關=>商界!

當年報讀新傳,是因為想讀中大,中英文分數比理科好,又唔想讀翻譯英文政政等...

當了學生,做過實習,才發覺沒有記者的使命感,也沒有公關的伶俐,唯有務實一點在商界打滾一下吧。

所以,請加油為我們的學系爭光哦!

readandeat said...

我在山腳,沒音樂細胞,所以沒讀音樂;也沒宗教信仰,所以對宗教也沒興趣。

為什麼在山腳讀?是中學老師幫我選的。她說山腳的教堂正喎,去吸收吓靈氣。咁我咪去山腳讀囉。

cheez said...

山腳都好,感覺上好似院舍氣氛強些、船多些、exchange 活動多些

我的系都在山頂,但讀了三年,自我感覺非常不良好。不過都算了,有時屈指一算o camp 的年份,不禁悚然於時光飛逝。

readandeat said...

我都攞過唔少船喎,呵呵。

Johnny 仔 said...

對於我呢o的拎唔到船既學生,山腳又好,山頂又好,都是一個吸靈氣的好地方。最起碼嘛,覺得自己沒有入錯大學就是了。

leona said...

德州卡門:曾任職壹傳媒?那裏高手如雲,想必有過一番好時光。
我任職公關的時間很短,沒有學到什麼技巧,倒見識了一流美女。

Miss D:“沒有記者的使命感,也沒有公關的伶俐,唯有務實一點在商界打滾”。
小師妹,你太謙虛了。能在三個不同的界別混過,不會笨拙到那裏去。
誰說只有在新聞界的才可以為校爭光。你若在商界闖出名堂了,母校還要倒過來叨你光呢:)

Readandeat:你就好啦,拿過許多船。我入學成績太普通,新聞系裏又臥虎藏龍,即使登上了Dean's List,歷年來拿過的船合起來大概也只有四位數字啊。

Cheez:山腳的船是比較多(新亞窮嘛),教堂也美。我也曾後悔不該挑山頂,可這那裏由得人。

Johnny仔:我也這樣想!
:)

i dont know said...

我第一次見 black sheep 依個英文字,真係一譯黑羊的,之後幾年後才知道自己譯錯,哈哈!

leona said...

I Don't Know:譯錯了嗎?那該怎麼譯才對?
我以為人們一看就知「黑羊」即Black Sheep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