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5, 2007

表妹

從小我就是個好學生。
操行不錯,學業尚可,讀書認真,很少蹺課。
大學才第一次拍拖,和肥仔分開後,尚未愛上另一個。
但我是典型的天蠍座。
今天,讓我把我的光明面向你擢破。

小時候,每逢暑假,重點節目之一就是迎接二舅一家。
家裡的人大部份定居香港或海外,唯二舅一家,老是不批,只好年復年地申請雙程證,逢暑假過來省親。
表妹在內地出生,我們不曾一起生活,所以我對她沒有什麼感情…噢不對,我對她何止沒感情,我簡直恨她入骨。
因為她每次來,都搶盡我風頭。

新衣統統讓她先挑、玩具還未玩膩就要送她、她要吃什麼就有什麼吃、她想上哪兒去大人們就前仆後繼陪她去。
家裡本來只有我和表姐兩個女孩,我們被大人寵得像公主,呼風喚雨,想要什麼都有。
但只要表妹一到,我和表姐同被打進冷宮,只有她被萬千寵愛在一身。

表姐倒沒什麼,她性格溫柔,逆來順受──全靠平時忍我忍出來的好脾氣;我卻很刁蠻,永不相讓,總叫表妹好看。
婆婆知我脾氣,不厭其煩地教我:你和姐姐常常在婆婆身邊,但三妹(即表妹)卻沒婆婆疼,所以她想要什麼我們就儘量滿足她,你說是不是。
我那時才幾歲?這些話那裡聽得進去。心想我有婆婆疼又怎樣,也收不了那麼多禮物啦。
全家都知我出於妒忌,不喜歡表妹。
但他們不知我心眼那麼壞。

一個暑假,二舅一家臨走的晚上,我事先把他們行李放哪兒查探清楚,然後吩咐大表弟,俟深夜眾人都睡了,把送給表妹的禮物偷出來。
大表弟小時候是我的「馬」,他像僕人般任我使喚──
我從牙科保健回來要扮牙醫,他乖乖當病人,任我用匙��和棉線瞎弄他牙齒;
我當老師,他就是被體罰的學生;我當律師,他就是被捕的犯人。諸如此類。
我叫他偷東西,他怎會不偷。

第二天,大人送完二舅一家回來以後,才發現表妹的禮物統統都被翻了出來。
綴滿珍珠的小紗裙、相配的禮帽、還有飾物和小玩意…
誰的膽子那麼大?
大表弟招供:是二姐叫我偷的!
家裡三個女孩,表姐最大,是大姐,我是老二,二姐就是我;表妹是三妹。
媽媽罰我寫悔過書,承認自己的不是。
我記得很清楚,悔過書的第一句話是這樣的:「我這十年來犯過的錯包括…」
示威似的語氣,顯然心中不服。媽媽向眾人朗讀時,也忍不住笑。
彼時我其實還不滿十歲。行為多麼「港女」。

一晃眼已這些年,表妹都大學畢業了。
二舅與舅娘早就來香港定居,表妹的申請仍是不批──此事多麼荒謬,完全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所以說香港不能自主單程證的審批多蝕底。
幾個月前,表妹隻身從成都到深圳找工作,心想離家比較近。
豈知這幾個月的經歷把她害慘了。
她到外資快餐連鎖店當見習經理,早更時凌晨四點鐘就得起床,從早忙到黑,氣都喘不過來,壓力驚人。
回到宿舍也不能放鬆──她試過晚上熟睡時被人「爆格」,醒來後發現手機與現金不翼而飛,人沒事已經萬幸,從此不能安寢。
但她一個相識的朋友可沒那麼幸運。那孩子在街上遇到搶劫,被賊人斃了命。表妹聽到那消息時,嚇得痛哭。

表妹一個女孩子在那龍蛇混雜的地方,我們心急如焚。
前周我和媽媽、表姐去深圳看她,小丫頭一接到電話就一疊聲說好,道我到海關來接。
我想她一個人寂寞,就挑了些小說給她帶去;又,我的925多得用不完,也為她選了一些,洗好,抹乾淨;臨過關時又和表姐買了一堆消閒雜誌,沉甸甸地裝滿口袋,希望為她解悶。

見了面才舒口氣。小丫頭畢竟已長大,她看來已渡過最難過的時期(我們讓她把原先的工作辭掉,又為她在熟人處找了工作,住處也安全些),一路上舞動著束起的長髮,笑意盈盈的。
她輕輕地說,今年是我本命年,希望過了年會好。
不要擔心,我廿四歲時也是一舊飯,有了這些經驗,只要挺得住,將來必大有可為。
何況還有我們在。

表妹早就忘記小時候被我偷裙子的事。
媽媽也記不起。
其實此事根本沒有人記得。
可是我一直忘不了。
最近幾年,表妹每次來港我都帶她去置裝,不知是否為當年的行為補償。
其實我也沒那麼偉大啦,橫豎我都喜歡買東西,不過將之合理化,省得媽媽嘮叨。
嘿嘿,我的壞心眼,再度在表妹身上反映出來。

11 comments:

tintinbright said...

人之初, 性本善, 本惡?

我看是既善且惡 :)

readandeat said...

小事而已,無傷大「雅」。

Yun said...

我小時候的一個「壞心眼」行為﹐我也一直記在心頭。

leona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leona said...

TinTin / Readandeat:妒忌喎,七宗罪之一喎,這也無傷大雅嗎?這也不叫惡嗎?
朋友,你們對我真寬容。

YUN:那麼,你什麼時候把這個壞心眼拿出來公諸於世?
那必是一個好故事。
:)

8 mui said...

想不到leona 竟然有「馬仔」,哈哈,實在可愛!!

abby said...

我想每個人,或多或少,總有陰暗面。
只是有些人肯承認而已。
肯承認的人,壞極有限。
而且,我深信,這是你心中永遠拔不掉的刺,
久不久又刺痛著你。

Anonymous said...

魯迅的一件小事

leona said...

8 mui:是啊,當年還有一個「馬仔」,現在一個也沒有了。

abby:倒也不怎麼令我痛。
因為事後大人們都把禮物寄過去了,哈哈哈。
只是以後每次陪表妹買衣服,或把我的衣服借她送她,我都記起此事而已。

anon:大概真的受了魯迅先生這篇文章的影響呢。

Brian said...

哇!壞人!怕怕!

Leona said...

Brian:再說一個「壞」字,以後不請你吃巧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