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5, 2007

談《色,戒》中的「性」

不看陶傑已很久了,但他最近談李安那套《色,戒》的文章確是寫得好。
他不但看透了張愛玲,也看透了李安:

《色,戒》的情慾場面,就此開展一場性心理的辯論:女人在性愛中得到了快感,甚麼家仇國恨、鋤奸誅惡的大計,通通可以放到一邊。

因為任務在身,才與易先生 歡好的,是性高潮令王佳芝愛上了易先生,而不是對易先生的愛而產生性高潮。

此一意識,在張愛玲的原作中隱藏至深,表達得很隱晦,導演李安把張愛玲的性心理 刻劃出來了。

張愛玲收錄在《惘然記》的這篇短篇,之所以引來「道德塔利班」的口誅筆伐,我想部份原因是她把一樁本應轟轟烈烈的、在愛國大纛下可歌可泣的刺諜案,非常政治不正確地,寫成一個單純的愛情故事:
她本來是美人計裡面的餌,卻不能自拔地,愛上她的獵物,最終救了對方,犧牲自己。
關於他們的愛,張愛玲是這樣寫的:

「這個人是真愛我的,她突然想,心下轟然一聲,若有所失。」
「她還是真愛他的,是他生平第一個紅粉知己。想不到中年以後還有這番遇合。」


張愛玲怎樣「合理化」這段不應發生的、註定被誅罵的感情呢?
性。
但這實在非常隱晦,如陶傑所說,「隱藏至深」。
在原著中,那只有一句話:


「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

只有這麼一句話,李安卻將之化成三段情慾戲,並使每一段都有其特殊含意。
你看不懂?不要緊,請看陶傑的解畫:

三場性愛戲,有如陽關三疊,三道門檻,女主角跨過每一道,心境隨之一變,走上一條自毀的不歸之路,愛國的情操,經不起色慾的考驗,一夜高潮,就衝垮了救國鋤奸的大計,《色,戒》表達的就是此一人性的諷刺。

陶傑精采地解構了那三段情慾戲,但我不好意思在這裡引出來。
諸君請參考這連結:
陶傑-幾場情慾戲露了些什麼底?(2007.09.23)

故《色,戒》的三場情慾戲,刪不得。
此次陶傑並無辜負他才子之名,他不但看透了戲,也只有他那管筆,才能將之優雅地表現出來。

*** *** ***

許多人都說過,男人可以把性和愛分開,而女人卻必須先有愛,再有性。
最近我才覺悟,這話其實說得不準確。
如張愛玲所說,「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
王文華在其首部長篇小說《61 x 57》中,也講過類似的話:
「你知道,有時候性是培養愛的一種方式。」

男人的確可以把性和愛分開,女人卻不可以。
並非單指她渴望先有愛,再有性;也指她若有了性,會得慢慢產生愛。
女人總是不能把性和愛區分。當她為他張開腿時,實已為他張開通往自己心扉的一扇門。只是她自己也許並不察覺。
於是,當他們做了以後,她漸漸地更愛他了,而他卻仍是那麼不在乎…
這大概就是一切「始亂終棄」的藍本。


一個女友最近搭上一個womanizer。
對方年紀只比她略大,但經驗豐富。
第一次和他出去,對方才三兩下手勢,已令她軟化,繼而情難自控。

「他望著我的眼神,彷彿他之前沒見過女人;他的吻,令我覺得自己好性感銷魂;他在我耳邊輕語,我快樂得想馬上和他有肌膚之親。」她說。
女友喜歡上了一個段正淳。
他不是不愛她,只是一過了清晨,當他碰上別的女人,他也會印上同樣的吻。

但女友不在乎。她不介意他和她只是短暫情緣,只要能讓她快樂。
自從第一次見面以後,她就很清楚,和他做是遲早的事。
我說這些事你不必說出口,只要你過得了自己那關,又信得過他不會到處說就行了。

18 comments:

joey said...

妳呢篇網誌真是好看!

癲狗 said...

原來柱上面呢位人兄咁有來頭^^"
我真係睇咗呢篇網誌先知
之前仲同朋友攞呢位阿哥仔來講笑
我呢舖真係狗眼看人低啦XP

Leona said...

Joey:
太客氣了。我的只是遊戲文章,剛自東南西北那兒看到,龍應台這篇才真是寫得好。

癲狗:
我本來也不知道柱上面的青年是林輝,後才知道;把我嚇一跳。
(我想你按留言的位置弄錯了,希望你找得到)
:)

dbdb said...

一位日本女作家,擅中文寫作,居港其間出產多本著作的新井一二三,她不諱言,選伴侶要點之一是床上功夫好;最深刻還有她寫留學中國時墮胎的遭遇,(好像發生在廣州)

Yun said...

> 女人總是不能把性和愛區分。當她為他張開腿時,實已為他張開通往自己心扉的一扇門。只是她自己也許並不察覺。

是呀﹐許多女人都低估了這個「動作」﹐沒有想過要付上情感上的代價吧。

又﹐你的女友…… 雖是成年人﹐但…… 唉。

女人哪﹐好易tum啊。

readandeat said...

我比較保守,愛永遠先行。有了愛,什麼也可以做。

DC said...

愛情也好﹐短暫情緣也好﹐都是meet the right people at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分別只在是否do the right thing而已 - 而去決定right thing or not, 純粹一刻的感性同衝動。

情與慾﹐只是一樣已令人irresistable不能自拔 - 人都是會心癢哦。

cheez said...

歡愉如果能享的話,就享吧,人生苦短,能夠在合適的地方,遇到合適的對手,就應狠狠幹他一次,才不狂此生。

但大前提是﹕帶眼識人,事後唱還算了,玩偷拍/放上網才真正令人惶恐,還不計懷孕的風險,尋快樂時還要保持一刻理智。世上沒免費午餐,自己什麼料子,對方又是什麼人,總得心裡有個譜,才不會抱憾終生,我想有愛先有性有其"傳統智慧",因它確保雙方有一定互信基礎。

leona said...

dbdb:
我認為態度比功夫重要。
:)

Yun:
是啊,女人真是好容易tum...而女人也常常低估性在愛中的重要性,以為自己可以瀟脫,結果卻被栓住了。
至於女友…她是成人,管不了的。

讀與吃:
你很幸福/幸運,你知道嗎?
我比較相信王文華說的:
性有時是培養愛的一種方式。

dc / cheez:
兩位都說得太對了。
所以我對那位女友說,你和他究竟怎麼樣你不必告訴我,最最重要是要互相信任才好。
而且,一定要避孕。

天,是否仍有人幹這事時是不避孕的?

Martin Oei said...

Leona:

你太高估香港人的性教育水平

香港人被由小到大的道德教條,令他們不敢光明正大學習正確的性技巧和教育。

不論有性才有愛,還是有愛才有性,前提是一種理性和互相尊重的做人態度,這是中國人,或吃人禮教下香港文化最缺。

所以X光社話《性本善》該在晚上十一時播,幾乎想寫文章鬧爆,我只是blog server修理中,沒有趕及大罵。

dbdb said...

環惦說開性......見性學會出了本書,有一篇教"車震"注意事項呢!不過覓地方"車震"實在傷腦筋?!

little Alex said...

Actually, I find Mr. To's idea that everything is indeed about sex a bit...boring. It might be the provocative thing to say in Hong Kong, where most people are ridiculously puritan.

But to assume that both Ang Lee and Eileen Chang are ultimately as one-dimensional is, imho, downright insulting, especially when both of them have produced such nuanced and layered masterpieces in the past.

Sex and lust are of course a large part of both the film and the written versions of "Lust, Caution", but the two works of art are, in the end, bigger and better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

Leona said...

Martin:
非常同意!
亦如little Alex所言,香港人太puritan,這是壞事不是好事。

避免感染傳染病的最有效方法,不是把人完全隔離,而是進行免疫注射,在可控制範圍下,注入小量病毒,培養抗體。

從小在保護環境長大的人,身體一點抗體都沒有,一次感染,足以致命。

明X社真是道德上腦。幸好大部份香港人都懂分辨好壞。

Dbdb:
嘩,越講越「色」了。
不過你提了一點:車。
我正打算在下一篇(談「情」那篇)談談這「道具」。有沒有發現,電影中有多個車廂中的場景?
我覺得這是很有意思的。

Hi, Little Alex:
You are a critical reader.

Agree. And that's why I also recommend the article written by 龍應台。She gave a more "multi-dimensional" account on the literature / film.

And it's also the reason I'm going to talk about the element "love" in my next piece , 「談《色戒》中的情」。
:)

dbdb said...

晚9朝5囉第一幕?
我講"車震",是因為有意外的驚喜囉,made in hong kong喎....

DC said...

Leona/Martin,

絕對同意樓上Martin所講﹐ 你別太高估香港人的性教育/教育/文化水平。

前日我睇完色介﹐散場時第一句聽到0既竟然係有人講:

"我睇到梁朝偉0既蛋蛋!嘻嘻!"

果一刻﹐我想死。

Leona said...

dbdb:
哎,其實我未看過《晚九朝五》,不知那幕如何。

我本來想在下一篇(「情」)說一說《色・戒》戲中男女主角多次在車上的情景,可是一擱筆,就沒靈感了,故此匆匆收筆,沒寫好。

車廂是很獨特的「談情」地方(這裏不講「性」了)。在這完全私人的狹小空間,現實是有一點點扭曲的。男人駕著車或乘著車來接女人進車廂時,通常都帶點指揮若定的顧盼自豪。難怪很多人說,除女人外,車是男人的最佳陪襯。

DC:
有沒有搞錯,整套電影如此大的格局,而這位觀眾居然只著眼於梁朝偉的兩顆睪丸?
OMG。

dbdb said...

leona:
我覺得現在很多女生揸車呀,而揸電單車/綿羊仔多的是,有型過男生?!

Leona said...

dbdb:
我也曾在朋友的綿羊仔上作狀拍過一張照片,可是效果一點也不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