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02, 2007

談《色・戒》中的「情」

晚上,我把隔天要用的稿子打出來,約略看了一下,再瞄一瞄電腦上顯示的時間──
九點四十多分。
正好。女友S和MC已在路上了。
我提起包包,匆忙就走了。
「急色」成那個樣子。哈哈。少有。

人家說亦舒的文字言簡意駭,能用三個字說完的,決不用四個字,多少纏綿悱側的故事,在她手上,寥寥數十字便總結完了。
張愛玲更厲害。
她不但一個多餘的字都沒得,甚至乎不重要的枝節都一概略去。
她的文章,像一件出土文物、又像一張不完整的拼圖,你只能看到個大概,許多細節俱不存在,還得自己去領會。
而收錄在《惘然記》中的《色・戒》,更是此種風格的極致。
文章由動筆到脫稿,中間跨越了卅年,可見能砍的,張已統統砍去了。

李安此番像修復出土文物般,把故事還原,能補的補進去,而故事細節幾乎一字不改。
結果人物個個變得有血有肉,而故事更加豐富圓潤。
由於看戲之前做了功課,知道那幾場性戲的不簡單,所以沒有被表像所惑,反而讓我發現,李安改編的電影《色・戒》,並非側重於「性」,事實上是「情」與「性」兩條腿走路的。
那份情,一曲《天涯歌女》已表露無遺。
這句歌詞,你有沒有聽出來?

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

梁朝偉和湯唯的第一場對手戲,完全不涉性愛。他們談情。
離開裁縫店,易先生和王佳芝共晉晚餐,他們你來我往地,對話flirtatious得不得了:

易:你和他們不同,你沒有恐懼,是不是這樣?

或──

易:你人挺聰明的,怎麼打麻將老是輸?
王:是啊,老是輸,就只贏了你一個。

點睛的一幕是王把臉湊近讓易為她點煙,然後緩緩呼出薄霧。她掃向他的眼神,盡在不言中。

第一次幽會後,易一聲不吭離家數天,忽然回家那天,王佳芝說,我恨你,你相信嗎?
這話分明只有戀人之間才說得出口。

除了「天涯歌女」外,最露白的一段是王佳芝與特務首領老吳見面時,按捺不住:「他不但鑽進我的身子,還像蛇一樣,鑽進我的心…而我只能像奴隸一樣,『忠誠』地待在這個角色裡。」

至於當鐘聲敲了十下後,易坐在王的床沿的黯然神傷,他對她的情,更是呼之慾出。

由此可見,易和王之間,每次關係更進一步,都是「情」和「性」並舉的。

15 comments:

Milly said...

其實是一句自喻, 互喻.
唱的地點是日本人的地方,易不能抬頭做人,跟王一起,根本如海上孤舟中兩個相依為命的一對. 所以唱到最後, 易也不禁眼濕, 緊緊按住王的手, 似乎是人活在亂世, 活到中年, 終得心靈體諒與認同的表現.
'家山呀北望...'易的身分何嘗不是江湖所逼? 這首歌實在穿插得很妙,簡直將易王兩人的身分處境及互相愛慕的關係道盡.

前天看完電影,至今仍無法從電影中走出來. 那份扭曲的愛與極致的性真如魔洞, 將人牢牢吸實!請問你有解毒良方否?

Anonymous said...

如果想看張愛玲的作品, 可從哪些開始看?

abby said...

很認同你及milly的所言,此曲真的神來之筆!

leona said...

Milly:
幸會幸會。
看你的文字,難道是行家?
場面與歌詞之寓意,你分析十分獨到,佩服佩服。
對我來說,解毒良方只有一道:
再看一次。或多次。
:)

Anon:
哎,對於張愛玲,我了解得不多,也不知該如何推介,不如說說經驗:

我看的第一本張愛玲,是《半生緣》,中一的班主任送的,當時只覺得節奏奇怪,沒看出癮來。
後來再看了張一些比較出名的作品,如《傾城之戀》。
最近看得稍多,剛完成的包括圖比字多(:p)的《對照記》-此書不是小說或散文,但輯錄了張的許多舊相片,也許可當「入門」。

我知道一個博客,主人翁是張迷,可以推介給你。方便請捎個email來(對方是行家,不知是否願意把其網誌在這裏公開)。

abby:
Milly看得比我深入。
李安加入此曲,才是神來之筆。

milly said...

Leona:
謝謝你欣賞! 我絕不是行家, 但因看戲看得投入, 而且又曾是張迷, 所以散場後仍會自己琢磨一番.
我的第一本張也是半生緣, 彼時是中六,一看之後就已中毒,遺禍至深. 現在懂得目光放遠, 看別去了. 但你提及的那位行家博客, 我也確有興趣拜讀.前日看推手,心理始能取得平衡. 覺得李安寫人性寫得寫實不渲染, 膠卷底下是無限溫煦同情.
很支持你寫博客, 喜歡看! :)

DC said...

Leona,

哎吔!簡直係同你諗0既一模一樣! 我前晚睇完﹐今日都重係歌不離口﹐一面行街一面哼隻歌。。。

散場後那種久違了的感動﹐久久不能自已。。。要自己靜了好一會兒﹐一再回味不同片段﹐但又意猶未盡。。真係同你一樣諗法﹐一定要至少睇多一次先可以盡覽所有感覺(好貪心 :P),只睇一次只會被戲力一波再一波衝擊﹐顧此失彼。

P.S. IFC度有本好似叫Muse0既雜誌推荐你個blog啊! 好驚喜。。。度度見到你! =)

Leona said...

Milly:
謝謝你支持。
一套《色・戒》,把多少墊伏的張迷引出來了,好不熱鬧,李安應記一功。
那位行家很樂意在此分享她的博客,她叫Maren
我把她幾篇寫張愛玲的文章都看過了,寫得很不錯。

DC,你好嗎?
很想藉此告訴你,你曾多番問及的小狗Eden已經找到家了!
目前家住愉景灣。雖然以後能不能再碰面就要看緣份,但我真替這小東西高興。

關於 《色・戒》,我真的看了兩次了:)。奇怪,重看時居然一點都不膩。

是嗎,我的博客上雜誌了嗎,我還真不知情呢。
謝謝你。

DC said...

Hooray~~! =) That little cutie found himself a home finally~ Wish him all the best =)

Can't wait to watch the movie the second time.

Jane said...

估唔到都有唔少人想睇多次色・戒 :)
我都係睇完之後成日諗住!!哈哈

Leona said...

DC / Jane:
我已看了第二次了,你們也會嗎?

剛剛我去了別的博客去看看,發現雖然喜歡《色・戒》人很多,大肆批評它的,也不少。
那些不喜歡的人,批評李安、批評陶傑、批評…理由各式各樣,好不熱鬧。
成名成得早的張愛玲小姐,想必也經歷過這些,難怪後來搬到彼岸去。樂得清靜。
做得再好,你總沒法取悅所有人。不如把一切置譇度外,省得費心。

又,看了這個博客(小汀),寫有關電影《色・戒》的種種,也不錯。

DC said...

Leona,

會在回到多倫多之後會再看一次~看看卡夫卡那小子有時間沒有一齊看 :P

"關公也有對頭人"﹐你所講的﹐一矢中的﹐深得我心。

身在是非局內﹐心有掛礙﹐不能自在。急不及待想逃﹐重拾逍遙﹐笑觀四方 - 恨不能立即抽身。

唉。

said...

我也很喜歡色戒這部電影,甚至我愛電影多於小說 (雖然我也是張迷)~

現在每當看到有人寫觀後感, 都巴不得立刻看看, leona 你兩篇都寫得好好!

(對不起... 其實我悄悄崇拜你很久了)

dbdb said...

昨晚看了色戒,對湯跟王(力宏)說:你三年前可以,為甚麼不?可圈可點

Leona said...

DC:
原來你是老好卡夫卡的朋友,幸會幸會!

不要陪卡夫卡去看《色・戒》,免他想太多了,哈哈。

目前你是回港渡假吧?下回記得留個電郵,好方便聯繫。
:)

糖:
你好嗎?
你讓我受寵若驚了。
等會讓我到你那兒逛逛,大家多交流,以後就不要那麼客氣了,好嗎?

dbdb:
呵,你留意到了。

dbdb said...

leona:

我覺得李安常用呀,卧/斷亦見,總喜歡輕輕腰人心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