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9, 2007

寫字的女人之二:亦舒

忘了從哪位網友處看到這篇《明周》為亦舒做的專訪,愛不釋手。
記者的文字很好--多半都是亦舒小姐的忠實讀者。
原文很長,我把我喜歡的,摘錄給你看。
有時間的,不妨點擊原文細閱。

*** *** ***

《談笑披荊斬棘,變身夢中良人——都會女性代言人亦舒》 文/范怡

「寫文章應該儘量寫得淺白,改十次也要改得它最淺白最易懂。當年金庸是這樣教我們的。」

一九六四年,亦舒中學畢業,投身《明報》做記者。早在念中學的時候,她已開始爬格子。

亦舒在爬格子起點,可算得盡天時地利人和,教她寫作竅門的,何止金庸?倪匡、張徹、宋淇,都曾過招給她。

亦舒起初有過一段寫來寫去都是寫自己的時光。金庸對她說,亦舒,你只曉得寫你自己。她不服氣,開始學習寫「劇情」。

她總結創作經驗:「全真,不好看;全假,行不通。」

「只是寫自己,題材會寫到盡頭。」
(Leona:說得太對了。)

題材長寫長有,彷佛無腦袋瘀塞之危機。

個中艱辛,誰知道呢?
自六十年代至今,她每天微明即起,伏案寫二三千字。管他秋去冬來春風又綠江南岸,蠶食稿紙不間斷。
(Leona:我也習慣早上寫字,喜歡那種朝氣,靈感特別好。晚上只適合讀書。點著一盞孤燈寫作,太寂寥。)

*** *** ***

她強烈地傳遞出一個資訊,現代婦女,必須有工作有事業,經濟獨立,才是安身之道。

今日新女性,除了經濟獨立外,往往有能力肯擔當。亦舒引述一位史丹衛女士的說話:「我們已變成昔日我們想嫁的男人了。」

(《沒有季節的都會》:以前是有男人的,他們現在那裏去了?)
(Leona:說來也真傷感,那些男人到哪裏去了?)

亦舒對自己的作品,如何評價?

「尚好,欠佳,甚差。」她說。

*** *** ***
Related Reads:寫字的女人亦舒十本亦舒

15 comments:

readandeat said...

>>>>「尚好,欠佳,甚差。」

人生也是這樣,有時起有時跌,這也是人生。

忽然想起《兄弟》的李光頭說: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

其實我頗喜歡這角色。

s tsui said...

this is so awesome.

我常常單騎跑國内,國内的朋友都說我怎麽工作的這麽辛苦。我告訴他們:香港的女人可能是全中國最傻的。事業、金錢、地位、愛情、家庭,我們全部都想要,並執意要靠自己雙手賺取。怎不累得一塌糊塗呢。

都是亦舒惹的禍。:P

穿39號鞋的大頭妹 said...

因為看了「迷藏」,我忽然才體會原來不同的年齡經歷看一個故事也會有不一樣的體會。於是從櫃中找回很多年前的舊作「燈火闌珊處」重看,果然甚至連故事內容都已忘了,又怎不會有新的體會呢。

穿39號鞋的大頭妹 said...

S. TSUI,

你說得甚是。其實,我認為,那更是因為暫時找不到可以投入愛情的男人,卻又不能等任何人,任何事,總得要有工作,娛樂,消遣。這統共都需要錢啊,那麼作為我們,唯有努力拼命賺錢,那不是為了証明甚麼,只不過是換取一些快樂而已。

Leona said...

讀與吃:
認同。比起虛偽的人,大開大合的李光頭的確可愛。

s tsui:
說起「單騎跑國內」,想和你分享一件事──
SHS說,一天他從國內回來時趕不上船,於是改從廣州搭火車下來。
他很訝異於火車的快捷、乾淨、舒適。
我很訝異於他坐火車的反應。
我說,你現在才第一次坐這火車呀?
天,我五年前已經頻繁地自己坐火車獨個兒往返兩地了!

我們都太獨立,我們比男人還能幹。
於是很多人悻悻然說:看你以後怎麼嫁出去。
stsui,你是我們的榜樣,是姐妹之光。

我記得楊瀾也說過這話:家庭、事業、名利,我什麼都要。
因為一切靠自己爭取。我值得擁有。I deserve it.

大頭妹:
是啊,所以有一些亦舒的書,很值得留念,可以一看再看。
我挑了十本,你呢?

VC said...

"她強烈地傳遞出一個資訊,現代婦女,必須有工作有事業,經濟獨立,才是安身之道。"

不再是民初,當大學內也女多於男的今天(近十幾年actually),女子有工作,經濟獨立有何難? 事業o麻,男人也不是個個有啦,作為必要條件太辛苦了。

花了幾年寶貴青春換了學位(附送加高了對象的門檻!),再專注建立事業?! 後現代婦女,難的是"失身之道"!

未達致明光社標準的 Chan Tai Man said...

隨著時代變遷,這就衍生了古法智慧的問題:

[ 她強烈地傳遞出一個資訊,現代婦女,必須有工作有事業,經濟獨立,才是安身之道。]

我個人是十分認同這觀點,因為時代、社會形態已變,正如男士為何古法智慧一定要 [ 讀理科 ]、[ 穿西裝做文職才是有前途 ] 、[ 男仔係要好動既 ];而女的必定 [ 女人梗係蠢蠢地才是正道 ]、[ 女主內 ] 、[ 女人要小鳥依人才是女人]?

男人,知道自己在社會的定位,才會進步,講完。

我不覺得時代女性[突然 / 致力]跑贏男士,只是太多不願同步跑的男人,及太多不想讓男性去跑的老闆。因為太多老闆認定[ 女仔較易管,唔敢多出聲的 ]。

( 寫文章應該儘量寫得淺白,改十次也要改得它最淺白最易懂 / 全真,不好看;全假,行不通 / 只是寫自己,題材會寫到盡頭 )

真是金句。

( 我們已變成昔日我們想嫁的男人了...)

這點我拜服。我個人反問,只是男士未能成為現代女性的良好丈夫。

講晒。

Leona said...

VC:
噢,恕難苟同。
以後有機會,再討論這個題目。

Tai Man:
你太明白現代女生的難處了。
唉。
看來真的要再開一篇文章專門討論這事。

聽中森明菜、日式百貨時代的 Chan Tai Man said...

我是在女人堆長大的人,而且係不算窮的女人堆,所以我唸我會明白時代變遷;及現在女人為何會跑前,而這麼多男性會跑輸的原因。

在兩、三年前,香港女性真的過了火,是惹火了社會;是[ 離譜地臭串、野蠻、古惑 ];太受媒體影響。

不過,時至今日,景況又不同。時代女性是生存在一個 [ 既要強橫又要小可愛;既有超凡智慧自立又要做蠢太太 ]

難度比做渮里活大演員尤甚。當然,我的見解是受時代男性小憤青臭罵的。

男人今時今日,是自己一手做成的,我們 70's 的男 ,不是很多屎忽鬼裙腳仔嗎?

( 邪氣地奸笑 ...)

野蠻九龍女 said...

第一本閱讀的亦舒小說是"玫瑰的故事", 多得細姑姐良好的品味, 當時可能是九歲十歲, 真記不起. 自此之後她是我最愛

穿39號鞋的大頭妹 said...

你列出的十本,有兩三本我也看過。

但最印象深刻的是「朝花夕拾」及「流金歲月」。

Anonymous said...

春風又綠江南岸<----這句子我曾經在19/11的明報D4版上讀過, 幾個月前有幾個 DJ 被炒, 你真正生日嗰幾天冇寫 blog, 我住邊度有冇令你驚訝? 將所有蛛絲馬跡連在一起, 如果我估錯你係邊個我請食飯. 否則應該你請, 知道點樣揾到我喇 :-)

Leona said...

Tai Man:
既然如此,請你在怒插港女那兒,多多討論這個題目
在下定當拜讀
:)

九龍女:
這麼巧?玫瑰的故事也是我頭幾本看的亦舒之一
不妨到我文章的連結裏去看看訪問原文,亦舒寫玫瑰的故事原來有個因由

大頭妹:
咦,改名了
:)
朝花夕拾...啊,我太愛這故事了
你知道嗎,方中信拍了這故事改編的電影後,就改名叫方中信了

Anon:
對不起,我不擅猜謎,我真的不知閣下是誰

ng said...

看亦舒長大的人是有福的
因為她必自愛、大方、自強和驕傲

Leona said...

ng:
同意極了!
想必你也是其中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