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女人的事無小事

《五分鐘聽一席話》專訪:麥肯鍚公司亞洲區企業金融諮詢董事劉家明

去年十月七日,一個慶祝二十七歲生日的杭州女孩,大概造夢也想不到,不過短短一年,她竟然從一個沒沒無聞的「內地演員湯唯」,一躍而成聞名華人世界的「王佳芝」吧?

電影製造明星。電影製造神話。電影製造難以估計的經濟效益。

而勞師動眾拍一套片子,不如捧一個明星來得實際。

「香港的經理人公司如英皇、金牌,深諳包裝之道,其專業水準暫時仍領先內地同儕。」劉家明說,行內都知道,賣唱片根本賺不到錢。真正來錢的,「是拍電影、接廣告、開演唱會。」

英皇娛樂集團行政總裁吳雨曾作比喻,投資新人就像買股票,如果相信某新人將成「大藍籌」,一年內在彼身上投資千萬是等閒──因為只要一旦造星成 功,就可以為企業帶來驚人效益。去年,集團旗下三大皇牌容祖兒、Twins及謝霆鋒,帶來的收入佔整體之百分之四十,即各單位分別為集團賺取2,000到 3,000萬。

*** *** ***

對一個女人來說,弄頭髮是小事。
但對出來參加立法會補選的陳方安生來說,不是小事。

很簡單的邏輯問題:
如果恤髮不是問題,泛民不必急於解釋。
如果恤髮不是問題,陳太不必事後反省。
可見離隊恤髮是問題,否則,多說無謂。

或者這樣說:恤髮本身不是問題。但此小事反映了陳太心中孰輕孰重。
此乃公關災難。
當你站在道德高地作出呼召,記住你的每一步都要符合高道德標準。這很公平。

張翠容十月十日在《香港經濟日報》的副刊上這樣寫:

我從不期待香港會出現偉大的人物,甚麼香港昂山素姬、香港良心、香港民主女神,這都只不過是井底之蛙之言,不值討論。但至少,至少你要做好呢場戲,不是要你拿出餘生來奉獻,也不是要你拋夫棄子全情投入,更不是要你走上荷槍實彈的戰場。我們希望的,只是多行兩步,多給予香港民主一小時,從銅鑼灣至中環,只此罷了。

事實上,我最不喜歡買縮骨遮,縮骨遮方便,但不耐用,只要風一大起來,它便給吹得東歪西倒,甚至折斷。

而蔡子強則在《明報》,舉了甘地作例子:

為抗議殖民政府橫徵暴斂,向貧苦大眾抽取鹽稅,當時63 歲高齡、身體狀況恍如風中殘燭的甘地, 不顧一己的健康, 從沙巴馬蒂(Sabarmati)的修道院出發,穿州過省,走了24 天及200 多英里,帶領沿途不斷加入、累積數以千計的群眾,到達海濱,甘地在群眾面前默默地撿起一把鹽巴,他的道德形象和魅力,從此進入了頂峰。

是24 天和200 多英里,不是15 分鐘和兩條街。


他接著說:

週日陳太所犯的最大錯誤,就是把那個場合視作一次「剪綵」,而不是一場「社會運動」。 如果這是剪綵,作為嘉賓,當然你想幾時走便幾時走、遲到早退也可以...而剪綵心態,又源於一種高高在上、母儀天下的為官心態。
...
個別專欄作者仍說大家小題大做,無風起浪,其實這樣做不單止幫不了陳太,反而只會麻痺她,令她依然故我,反過來害了她。

6 comments:

Savageman said...

至少要做好呢場戲...對!
很多香港人就是太貪快,急功近利,不夠深謀遠慮, 結果戲做不好又害了自己.

readandeat said...

縮骨遮,妙﹗

leona said...

savageman / readandeat:

是呀,蔡子強和張翠容寫得真的好。
句句說到人心坎裏去。
用的例子也無可挑剔。
所以我全部引用他們的話,好過自己寫。

米都話唔搞咯 said...

既然何來會出來選,我很希望有一日朱凱迪都會走上政治舞台,佢應該會比兩位阿太做得好(指實際做野而言)。我一定會支持佢...雖然我今次其實冇份投票。

芸生 said...

對於「此乃公關災難」,小弟甚表認同。

leona said...

米:
你說得對。
我也想來想去想不明白,香港的年青人都到哪裏去了?
為什麼還要兩位曾經權傾一時的高官出來競逐這席位,彷彿我們已無後起之秀?

芸生:
但這也僅止是公關災難;很難影響選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