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4, 2007

新香港人:千金難買少年窮


週末,約了「IT界吳彥祖」Simon和他在Bullpoo的同事Bernard,一起去捧宋漢生aNobii)和尹思哲(《案內人隨筆》)的場。

座談會叫「CEO論壇」,除宋、尹外,與會者尚有雅虎香港董事總經理蔡寶德、九倉電訊附屬資訊科技公司董事及總經理關漢光、和 權智(國際)有限公司主席譚偉豪。

宋漢生緊接兩位長輩發言,深具自知之明:「我收到邀請時,一看其餘講者的背景,心下明白:大會的確需要一位『蚊型』公司的代表,平衡一下。」一個自嘲,台下紛紛投以笑聲作回應,氣氛馬上活絡起來。

宋是典型的第四代香港人。
他七九年出生,零一年在美國的大學畢業,首份工作就已羨煞旁人:公司叫HP/Compaq,工作地點在上海浦東,辦公室的落地玻璃窗面向黃浦江,氣勢磅礴。
不要忘記,零一年的香港,仍然「以特首董建華為核心」,科網已經爆破,恆指不及目前一半,而且,人人北望,並相信上海風光獨好。

但那工作並非他所好,故宋漢生經常悶得躲在廁所投擲廢紙團:「當我百發百中到一個地步後,就開始增加難度:背朝目標,面向鏡子,試圖把紙團往後拋,看看中不中──你知道那有多難嗎?」勤有功,他拋廢紙團的水平已達專家級。
一個月後,他執意回港,父親完全不能理解──「你說,我把你送去美國讀書到底為什麼?」

其後他在本地一家start-up工作(YesAsia.com),那是他至今唯一做過的「長工」。
離開YesAsia後,他讓自己成為一名不折不扣的「雙失」──平日除了打機和看球賽外,就是從Amazon那裡,一綑一綑書訂回來看。
雙失生涯持續至他到蘋果日報寫「蘋果批」為止。
那是一份優差。
且不談黎智英的出名闊綽,宋每天的工作不過是寫一篇千餘字的文章和開一個約半小時的會議。其餘時間,上司李兆富給他充分的自由度──不管他去和尹思哲打乒乓球,還是和孫柏打機:「Pakman總能找到一些超addictive的低能遊戲,夠我們耗一整天。」宋回憶時似乎意猶未盡。

據說當他離開蘋果日報時,肥佬黎曾經問過李兆富:「那小子到底想要多少$?」
而李兆富,也丈八摸不著頭腦:「這小子到底想要多自由?」

總之,宋漢生放棄一切更好的選擇,全身投入開發aNobii。
在座談會上,他這樣告訴聽眾:「若你要選擇一條off track的路,你必須有guts。」

有guts的意思是,當女友的親友問你做盛行而你回答「Um...同電腦有關」並且換來三分鐘死寂時,你要沉得住氣;
有guts的意思是,不相干的人知道你大好青年一個居然有筍工唔返還跑去創業勸你不如唔好做時,你要相信自己;
有guts的意思是,別人好心提議你不如把創業當兼職做以便千金散盡浪子回頭之際仍有後路時,你要有拒絕的氣魄。

我們的上一代、四十至六十年代嬰兒潮出生的「第二代香港人」,很難理解這樣的價值觀。
他們普遍經歷過貧窮,兄弟姐妹眾多,不是個個有書讀。
但當時香港經濟正在起飛,只要肯努力,處處是良機。
踏入社會後不惜一切往上爬,並且不斷考試拼專業資格。
只要有證書就能上位,有地位就有錢,有錢就有安全感。
他們選擇最「正常」的路,不浪費一分鐘在途中。

而他們的下一代、即生於七十年代末或之後的第四代香港人,表面上要什麼都有,實際上要什麼都被長輩禁止;因為父母總想為我們安排一切。
但社會變了。
有學歷並不等於有職業,有職業並不等於能賺錢,即使能賺錢也並不等於快樂。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選擇做令自己快樂的事?
這是第四代香港人及其父母輩永恆的衝突來源。

我問那些web2.0的朋友,為什麼選擇這條路,他們的第一個答案通常是:我想改變世界David:我們思考的,是Google也在思考的問題)、我想解決問題Greg:到底誰在和我看同一本書?)、我想得到滿足感Leon:反正看了那麼多書,不如把心得公諸同好。)
我在他們中間混了一段時間,只有一個曾這樣回答:我做因為能賺錢。
這位價值觀最主流的startup founder,在他們中間,反而成了另類。

宋漢生在演講尾聲,說了最重要的一番話:What if you fail.
如果你已鼓足勇氣,挑了一條艱辛但你想走的路,而最終仍然失敗的話,怎麼辦?
他說:「縱使你的project失敗,你都可以贏。」他說,失敗的經驗最值錢。
因此,若你工作了幾年,仍然前路茫茫,心想不如唸個MBA,好歹也是條出路的話,不如把準備用來唸MBA的錢和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千金難買少年窮。

有關宋漢生演講的相關文章,見尹思哲《座談會後記》
據 了 解 , 現 時 aNobii 僱 請 數 名 職 員 , 每 月 的 薪 津 開 支 也 不 少 , 又 從 來 沒 有 聽 聞 有 VC 或 Angel 注 資 的 消 息 , 敢 情 宋 漢 生 是 自 掏 腰 包 支 付 一 切 日 常 開 支 。 除 非 宋 漢 生 的 新 股 逢 抽 必 中 , 否 則 不 可 能 長 時 間 這 樣 下 去 。

*** *** ***

特首在施政報告上談「新香港人」時,我沒有好好守在電視旁學習,卻去了和朋友吃喝玩樂,一頓午飯吃到四點,十分不成話。
後來友報尹思哲在專欄裡提及在下(我想他說的應該是兩篇我已寫了一段時間的文章:四代香港人林輝),這不免令我感到慚愧,故補白幾句,遂成上文。
不在那邊留言致謝了,彼此心照。

特首的話我很有共鳴,只是當他提到,「我剛剛踏入了六十三歲…十年後我們這代人將會淡出,下一代香港人就會接上…」時,我打了一個突。

我馬上想起六十有七、已屆祖母級,但「仍然很有魄力」的一代良心陳方安生。
她為了香港的民主、為了她的下一代──即我們──不惜承受殘酷的直選洗禮、不准恤髮的壓力、和維園阿伯的無情指摘,情操令人感動。
你想想,四十年來,陳太有那一點沒做好?沒有。
她是完美的。
她半生血汗,鞠躬盡粹,如今該享享清福了,卻欲退難退。
不成器的第三、第四代香港人,居然無一人能擔重任,叫她如何放心交棒?

一代人做一代事,我們應該好好檢討。

33 comments:

Martin Oei said...

上一代,不知世界已經變了。

而宋漢生這種第四代,很老實說,本身也是一種異數,在這一代,要有off track的gut,你要付出的努力其實不少,而且還得有天時地利人和。很多人家裡有重擔,有gut也沒有條件。

我也是同路人,我很清楚宋生那條路,看來險峻,實則風光如畫。

宋漢生要的不是錢,也不是無盡自由,而且自己殺出一條自己的路那種滿足。太多人千篇一律走同一條路,人生如此未免太悶蛋。

Anonymous said...

如此年青才俊, 羨煞旁人。
如martin兄所言,"很多人是有gut沒有條件"
我只是打工仔一名, 很喜歡自己的工作,雖然多年來得不到家人支持, 但一直很有gut的堅持下去。無奈人工實在太低,晋升前景也不樂觀,家庭擔子重,惟有經常秘撈幫補。幾年來做得天昏地暗,gut漸漸消磨殆盡,工作變得形同雞肋。
前路茫茫,沒$$唸MBA,只夠來個短線旅行。
人窮志短。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I want to cry.

DC said...

Me too. :(

看完之後﹐ 感慨良多 - Leona 你句句說入我們的心坎裡。

同卡夫卡談這個話題多次﹐正正就是文中提及 Guts的問題 - 他是有 Guts去想甚至去做﹐我是連去想的Guts/Passion亦已欠奉。

唉~

leona said...

Martin:
你說得對。
像宋漢生或你這樣的人,仍是少數。
但相對我們的上一代,這一代人對自我的追尋、對生活的態度,已起了根本變化。

所以我才會說:一代人做一代事。
這是曾國藩的話,老師教我的。

Anon:
我很同情你,但卻為你感到驕傲:因為你很愛你的工作。
那些又要呻又要做的人,最要不得。

為生計而祕撈,可以理解,若祕撈和你的興趣暗中契合,那說不定會是條出路。

我有一個女友,OL一名,但喜歡替人扮靚,於是兼職為新娘化粧set頭。過程非常辛苦,但她相信若熬出頭來,就可以全職追尋她所好。

如果可以的話,不要挑那些只消 耗你精力的祕撈,挑一些你喜歡做的吧。很多人的事業,都由自己的興趣開始。

卡夫卡:
送你一個擁抱,別哭別哭
:)

DC:
是宋漢生把話說到你們心坎去的,我只作個紀錄罷了。

不要嘆氣,一定有什麼東西一直觸動著你。或許只是沒到時候而已。

我很後悔和卡夫卡談啊,那畢竟是條艱辛的話,我好像有份把他推下去…

Feheart said...

我廿四歲...理論上仍處於滿腔熱誠,胸懷大志之年.......
對我而言, 需要的guts 非相信自己, 需要的guts 非what if i fail 的勇氣....

而是面對家中老母老父"umum尋尋"
和暫時拒絕支付數千元家用以供兩老炒股的膽色......

Mingles said...

每個人都可以有放膽豁出去搏創業的機會,只不過以沒錢沒時間有家庭負擔做藉口。

創業的gut,只是起步的動力,要做到有點成績,起碼要能以業務養活自己,是要有其他的因素輔助,而堅強的性格及毅力是很重要的第二步,其次是知識及技術。

管理及策略,始終是要透過不斷的試煉和經歷,才能掌握得到。要壯大一盤生意,我相信宋漢生還在學習很多管理上的技巧,因為他是很喜歡聽取別人意見的人。

Martin Oei said...

mingles: 我覺得你第一段太講風涼話,我自己家中容許我出去闖,當然沒問題。但香港早期無退休保障,沒子女付出家用,你要老人家們去吃綜援?

策略最忌紙上談兵,有些人有些事,非不為也,實不能也。

chan tai man said...

見一些事業非凡的才俊,個人相信,他們都是付出超乎常人的魄力、及真的有異於一般人的才華,當然,有否運氣的配合也很重要。

有人說,富豪都是無甚才華,只是運氣,我不同意,因為, [ 有非凡運氣 ] 也是一種才華。

上一代的白手興家,在現今勢代其實是不易為了,時代形態不同,不是白手便可以興家,我對政府時常以白手興家來安撫市民,只是給人錯誤的期待,不切實際。 ( 個人觀點 ) :P

chan tai man said...

剛看到妳在 erica 的留言,唉,佢應該唔會明( 或唔 buy~ ) 。我唸佢有一個基本概念攪錯左,佢話 [ see how my contract with tvb goes. I feel that my identity as a tvb artist has hindered my writing in many ways.]...

相信佢係以為拿起枝筆等於會寫作,而夠型夠串就等於敢言,但不考慮內容。我看佢既 blog ,唸起國王的新衣~

Martin Oei said...

估唔到一個erica掀起千重浪

在中國人社會,Erica這種確叫不懂人情世故,撞板多過食飯,甚至有搏出位之嫌。但當一個社會變成了醬缸,或者硬膠時,Erica她的批評或容有問題都好,對社會都有利而無害。

TVB變成了香港大眾文化發展的腫瘤,都已經不是什麼新聞。當然,策略上可以好一點,至少她需要多讀點書。

chan tai man said...

martin :

總體上,我相信所謂 [ 認同 ]她的風格、或讚賞她的所謂言論的,其實是佔極少數;當然,她的痴漢 Fan屎或潮童妹妹會認為無得頂。

i dont know said...

網上書櫃,有得做嗎?
I dont think so

i dont know said...

不要看見ebay, google, 阿里巴巴這麼成功便跑去創業吧,他們是在上千上萬個創業者中能成功的一兩個。背後有上千上萬個失敗者陪葬的。

做一樣無前人成功過的新事物,失敗的機會是九成九。

就算你能成功,會否被這些財大氣粗的大公司模仿搶走你的成功模式呢?你的行業入門barrier又是否足夠高,防止其他人爭相模仿呢?

例如修身堂一成功後,上千間減肥公司在港立即出現,修身堂幾年後的業績即見紅。

i dont know said...

批評別人太多並不是一件好事
對方又唔會因你的批評會有所改變

相反欣賞下別人的長處,對自己可能有所得益
對方往往因你的讚賞,繼續維持這種長處

Anonymous said...

Martin Oei,

每個人也要學習,Erica也是,但她必會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對嗎~~~~~~?:)

i dont know,

理論上,生意是找市場上要填補的空隙,但先要有資金守一段時間~~~~~~:)

Daniel.

lasallejai said...

That is a luxury for being Young and Single, and it does sound very romantic as well even it is not in the context of talking about love affairs, but as soon as the description "SINGLE" is taken away suddenly many options and choices are also taken away. Imagine a guy is already married at the age of 28 with children and a non-working housemaker wife at home I suppose the thoguhts of reality will kick in.

Leona said...

Feheart/Mingles / Martin / Tai Man:
不論創業還是打工,要做出成績,都講天時地利人和。
這應用在宋漢生/黎智英…或任何人身上也一樣。
除了「人和」與本身性格及背景關連較大外,天時和地利很多時不由我們操控。
因此運氣很重要;懂審時度勢、因勢利導,亦同樣重要。

I don't know:
我是aNobii用家,當然認同網上書櫃的概念。
但你說得對,概念從虛到實,中間阻滯不少。
又,創業從來都是一仗功成萬骨枯,不然宋漢生就不會專門在演講裏提及What if you fail。
黎智英搞壹傳媒和Giordano皆成功,但搞admart卻一敗塗地,可見成功並無方程式。

關於Erica...
諸君,我已另外開了一個題目(《真女人》)談這事了。
我看人也比較喜歡看別人的優點先(所以個個都被我捧到天高),那才能從別人身上學習,對自己有益。
批評別人,太容易了。
Erica是聰明女,身邊才俊又多,會予她適當提醒的,且我想她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畢竟又能寫又能觀賞的女人不多。

i dont know said...

Leona 小小姐,

小弟在袁小姐的 blog 留下以下的留言,被某人狂鬧,實在百思不得其解,麻煩世顧的Leona 小小姐幫幫忙,替小弟解解謎,好嗎?留言背後是想暗視叫她唔好加入 anti-TVB group,不要做 spokemans。唔知佢明唔明,如果記者發現後,佢又一次見報,何苦呢!

.............
「韜光養晦,絕不當頭」,是鄧小平為中國度過上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遭受西方世界圍堵的短期策略。風波過了,他就修正,加上了「有所作為」。

不要因一時之氣,強行出頭吧,明知對自己有害益處。不如學習一下如何沉住氣

Anonymous said...

可以去美國讀本科,做雙失做到上 amazon 買書,之後仲創業而唔洗俾屋企迫做 dumb job 供養細佬妹,你呢個第四代香港人都真係「典型」囉。

千金難買少年窮?有幾窮呀?

唔係唔讚得,但係個理由可唔可以合理少少。

leona said...

I don't know君:
自問不算世故,剛才到閣下留言的地方看了一下,頭都痛。
若問我如何解謎,我也不識。
解決之道嘛,視而不見好了。
希望能幫助你。

Anon:
「千金難買少年窮」一話是我加上去的,你不要算在宋漢生頭上。
此乃曹仁超名言,說年青人早點學投資早輸錢,好過人到中年一鋪清袋。應用在年青人趁後生創業一事上,亦無不可。
此外,若你有看尹思哲就知道,宋漢生至今仍未得到任何注資,用的是自己的積蓄。
他若不創業,大可選擇留在舊公司,任何一間也好,賺的錢當不此此數。相對來說,他是選擇了「少年窮」此路了。

i dont know said...

Leona 小小姐,

事件已過去了,現在無需要再視,也沒有興致再臨舊地,但欠了妳一個道歉。

小弟前一留言擺明是借你過橋,用了你的版位說出小弟昨日無辜所受的委屈。

聰明的妳相信早已知小弟的動機,還浪費妳的寶貴時間理解這些無謂的網上謾罵,妳的行為使小弟感到十分內咎。在此再說一聲對不起。

Leona said...

I don't know:
小事耳,不足掛齒。
:)

VC said...

"...良心陳方安生。
她為了香港的民主、為了她的下一代──即我們──不惜承受殘酷的直選洗禮、不准恤髮的壓力、和維園阿伯的無情指摘,情操令人感動。
你想想,四十年來,陳太有那一點沒做好?沒有。
她是完美..."

Leona, 妳說真的嗎?

leona said...

VC:
你說呢?

記不記得在下曾說過:
"第二代香港人和第四代香港人之間的抗爭並無完結..."

:)

VC said...

哦, 明明地。

Anonymous said...

i dont know said...
Leona 小小姐,

事件已過去了,現在無需要再視,也沒有興致再臨舊地,但欠了妳一個道歉。

回去吧,能與Erica相識是緣份噃.不是911事件,Erica不會回香港呢~~~~~~:}

Daniel.

Will said...

hello Leona,
初来乍到,
很同意,二四代港人之间的差异,因我和父亲之间的代沟也是类似。不过,很感兴趣的为什么没有提及第三代港人

leona said...

will:
你好。
我看你用上了一些簡體字,冒昧請問:你是來港唸大學的內地生嗎?
很感謝你對這文章有興趣。寫了之後,我發現除了和我同輩的香港第四代喜歡外,原來也有一些內地生有共鳴。我很欣慰。畢竟這反映了我們這一代,不管來自那裏,心裏都有一份熱情。

你問得好。有關第三代的論述很少。
這裏有一篇,我早些時候引用的。希望你喜歡。

Will said...

Hi Leona,
謝謝你的回復
你估得岩wor,我在中大讀書
時代造成人之間的差異是不分地域的wor

讀完你第三代的文章
說的殘酷一點,他們似乎在香港社會轉型期中受了不少委屈,因為他們最好的青春時光在“捱”中度過。不知你有沒有聽過"老三屆"這個term,他們可謂是時代轉型的犧牲品,比起他們,香港的第三代人實在沒什么可抱怨的。

我都冒昧一估,睇左一d你之前既blog,你好似在新聞界搵食?:)

leona said...

will:
當然聽過「老三屆」。我父親就是「老三屆」的。
對,比起他們,我們的些許委屈,算什麼。

對,在下在新聞界搵食。
多多指教。

Will said...

really!閣下父親是“老三屆”。實在不好意思,我以為你和我的大多數香港同學一樣,這些term都要解釋一下才明白的

應該是我要多想前輩你請教了
生活閱歷上我還很不夠,看你的文章都引起我很多思考

leona said...

WILL:
你看你們內地的尖子們,多瞧不起不懂中國歷史的港生!
:p

細路,雖然我比你大,但仍然2X歲,前輩可擔當不起,改喚「姐姐」好些喎。
:)
以後你多來,提供一些內地生的看法,讓老大姐也向你學習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