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2, 2007

寫字的女人

約了兩位美麗的女友,S和S,見面。她倆不約而同提起亦舒一本半新作,說很好看。
可是我這兩位英明神武的女友,大概太日理萬機了,均不記得書名。
害我一本一本地找。
終於盯上它。
雖然不是女友們談的那本,但實在好看,且精句處處。
很想和我的女友們分享:

父親告誡即將畢業的女兒:「不要借錢給別人,不要投資別人生意,不要請人到公寓入住,要學會說『不』。」

男友送女主角維元一隻鑽錶,賀她面試順利,她還給他:「這些,我自己都有,我媽媽自幼就同我說:不要收任何人一份一毫,不得問男性索取任何物質。」

──現在大家知道,為什麼看亦舒的女人那麼難追。

關於愛情:
「他為自己惻然,終於找到了,可是將來,仍是未知數。」──也許感同身受,此話也令我惻然。

「有什麼比舊情人淪落潦倒更令一個女人尷尬呢,維元只希望他們全體步步高陞,名成利就,然後,她會在適當的時刻閒閒說起:『呵,他,我們約會過整整一年呢。』」──好像在不久前,我才說過這話呢(「其實我真的不惱他了--還希望他健康、快樂、富有、身邊美女如雲、無災無難到公卿...」)。
說穿了,希望舊情人好,也許我們只是自私,哈哈哈。

關於職業和婚姻:
維元問媽媽為什麼不離婚,媽媽說那是因為她沒有工作能力。所以她教訓維元:「『維元,你不同,你有經濟,有收入,你經濟獨立,你才有婚姻自主。』
維元這才明白,原來婚姻自主,不是挑誰結婚,而是能夠隨時結束一段醜陃腐化的感情。」

「維元考慮辭職,卻捨不得工作。她酷愛有收入的感覺,在要緊關頭,又可以說:我不多講了,我要上班,逃避許多是非。」

在工作上,「一旦成為一個人的心腹,那麼,也必須與該人共榮枯。」──真的。如果你曾是手袋黨一員,目下換了馬房,怎麼辦?

關於人情世故:
維元官運亨通,一年升一級,引來同事竊竊私語,「人家對你還不錯,是因為你還不配他們對你變臉,當你有資格招人嫉忌的時候,你自然會看到他們真實面目。」

「在任何時候,大事化小,小事為無。」

「有些人老認為別人一無是處,唯他一枝獨秀…這種人不能容人,做不了事。」

「『王維元你很有名氣。』
『不知是禍是福。』
『出名即是出名,都是好事。』」──這話張愛玲小姐也會讚同吧?
若有那麼一天你出名了,不論那是你的作品,抑或你本人,必有人喜歡有人嫉忌。當好話壞話一湧而上時,記住這句話。

而這是本書的點題之作,講新娘維元繞了一大個圈子後,終於覓得最初那個人,穿上婚紗,蓋著臉,步進教堂:
「已經被人抓住了,可是,到最後關頭,仍不願放棄遊戲,還蒙著臉,企圖過關。」

這本書叫《迷藏》。


*** *** ***

看其他的女博客,提起這個叫Miranda的女子,說寫得很不錯。
我看了她一篇文章,叫「寫字的女人筆下的男人」,果然不錯,文字爽、辣、直,甚喜歡。
忙跑到她在aNobii的書櫃去看,心想我們大概有類似的閱讀品味。
咦…
一本都沒有!
我們的共同書藉數目,是零。0。
細細一看,呵,我知道了,那是因為我尚未把亦舒與Jane Austen放上我的aNobii。
還有Simone de Beauvoir的The Second Sex 。呵呵呵。

在文章中她提起一個被她寫的男人,請她不要再寫他了,她不解,「我沒寫衰你,為什麼不能寫?」然後她說,「有本事,你寫我吧,我不介意。」並怏怏然,「原來,把一個人寫好,也不會討好。」

嗯,心有同感。
姓S那小子,隔不了多久就使出撒手鐧:「以上所講,全部off the record。」
把我弄得哭笑不得。

若干年後,成為我筆下的人物,也許會是你的榮譽。

21 comments:

Bubbles said...

你那兩位女友所提及的亦舒, 內容大概是什麼呢?

小汀 said...

我愛死了妳的文字。

「人家對你還不錯,是因為你還不配他們對你變臉,當你有資格招人嫉忌的時候,你自然會看到他們真實面目。」<--這一句感同身受,剛入行時,我無知得把每個人都認為是好人,豈料資深同事冷言一句:是因為你不未有能力令她們對付你,到你升了職,與她們有利益衝突,到時你就知味道。資深同事的話,果然錯不了。

Chan Tai Man said...

[ 寫字的女人筆下的男人] 相當唔錯,筆者指出的自己並非女性主義,而是要著重兩性尊重,不是較量高低...

但可惜,似乎香港並非這麼多人明白此點。...*_*~~

她文中指出的極品才俊男,我真是遇到過,真是十分難頂 ( 我係男人都頂唔順 )。

Leona said...

Bubbles:
綜合我那兩位英明神武的女友所言,該書...
(1)是一本半新書
(2)女主角的職業大約是記者
(3)有兩個男生同時愛上她
(4)結局該女角成了一個癡肥的人(!), 而且精神有異(!!),但依舊幸福快樂(!!!)
坦白說, 對這樣的故事梗概,我真是...毫無頭緒

小汀:
噢,妳只喜歡我的文字嗎?
我還以為妳愛死的是我呢
:)
其實我也喜歡妳的文字!

Tai Man:
就是呀,很多女人並非想和男子決一高下,她們要的只是多點尊重,多點愛寵
但我相信,尊重女生的男人還是很多的
只是我們需要更多
:p

穿39號鞋的大頭女子 said...

關於兩性的討論總是沒完沒了, 似乎現今的人都流行概括地以「港女」或「港男」去表達自己在另一種性別上遇到的種種不滿。其實這種統稱本身已有不少偏見,我總認為香港還有不少有學識,有修養的女性及男性。當然,可以選擇的話,我也希望成為寫字的女人。起碼如你一樣,遇到值得報到的好人好事,都能順利表達給各方好友一同分享。

bratrice said...

迷藏的確好看。這故事於我,不是不像像童話故事,主角聰明美麗,憑工作賺取金錢地位,甚至特首為她主婚。這樣的際遇,比嫁入豪門六年抱四更令人羡慕。其實不用羡慕,也不能羡慕吧,有這樣能力的人,自有其應得的機會。

書中的男角,都似他的車來代表他的身份和性格。也怪不得有人說亦舒勢利,女主角看見其中一男,駕的是本田,機乎胃口全倒。亦舒應該不知道,駕本田的人之中,也有沈旭輝在內。

Chan Tai Man said...

哈哈 ~其實呢,看亦舒作品,真的無須太上心。因為,她是著名倪大匠 : 倪匡的妹妹啊。倪匡常說,寫衛斯理時,其實他從未踏出國度,並非周遊列國之人,但往往單憑一些明信片,便可天馬行空,把一些未見過的事物,描述得比真實還真實,其妹妹亦舒,相信也和其兄有著類似的天份 DNA ,亦舒作品,能為讀者塑造大家心靈上的美夢,把之在文字上實踐,可能亦舒本人和她的作品是判若兩人呢。個人相信,若果要把亦舒作品拍成電影,和把衛斯理故事一樣高難度,李安不妨考慮下,哈~。

回說看 [ 寫字的女人筆下的男人 ] ,乍看行文好像很潑辣,但看得明白的,會感受到筆者心底裡其實是一鍋溫暖的水,對男女是有著苦口婆心之意,她指出了時下女性已並非口腔期的原始;男士也不應如新發采般的無知。

她的行文,比起我看過的所謂才女文章,真是好太多了,我覺得香港女性本質是很好的,只是不幸地,在錯誤的時空,遇上了錯誤的男女配對。oh ~ *.*"~

Bubbles said...

那本書可能是"大君"

said...

如果說亦舒勢利,可能也跟她成長環境有關,從小,她就在知識階層中成長,見的聞的都是上等之事,採訪過的也是成功之人。

她的某本傳記中曾提及,有一次她想衝出自己框框想寫一些下階層社會的故事(《銀女》),怎知非比尋常地吃力,因為她根本不懂,要不斷潤飾修改才成事。

但我還是喜歡看亦舒,甚至相信現在的作品仍是她親手執筆寫的,她筆下的女子多是沉默少話、優雅高尚、清麗富氣質的,這種女子在香港賣少見少了

readandeat said...

哈,幸好都是寫好的。謝謝﹗

Leona said...

大頭妹:
關於兩性的討論必然是沒完沒了的--要不世界豈不太寧靜了?
此外,你已經是寫字的女人啦。恭喜。
:)

bractice:
你是個細心的讀者呢。
我倒真的沒留意亦舒在車子上有花過心思呢。
你連沈旭暉駕什麼車都知道?嘩。
我上他車時倒真沒留意他開的是什麼車。
大概不夠勢利,哈哈哈。

Tai Man:
哈哈,不能把亦舒和倪匡比。我愛前者遠勝後者。
不過老了的倪匡,比寫衛斯理的倪匡,更可愛。

Bubbles:
謝謝,讓我問問那兩位女友。
咦,看來你也是個亦舒忠實讀者呢。

糖:
“她筆下的女子多是沉默少話、優雅高尚、清麗富氣質的,這種女子在香港賣少見少了”──同意極了。
除《銀女》外,《我們不是天使》寫城寨的故事,也很不錯。
我們愛亦舒,愛的是她表現的那種女子自愛自強的獨立精神,階級不階級,倒是其次。

讀與吃:
不用謝。
雖然都挑好的寫,可是我不明白男人為什麼比女生還狷介。

Anonymous said...

Leona

狷介,是" 廉潔耿直" 之意,類似清高的意思。可參考這本網上詞典。

http://140.111.34.46/dict/

( 我是男生,喜歡你寫的文章,也喜歡亦舒。這樣挑骨頭,不好意思。)

小妮 said...

“她筆下的女子多是沉默少話、優雅高尚、清麗富氣質的,這種女子在香港賣少見少了”是真的. 香港女生經常批評男生質素低(雖然這也是事實), 但女生自己又不是琴棋書畫那type啊!. . .

8 mui said...

我猜那書叫「大君」!你那倆個女友也好應捉去找手掌,這樣特別的名字居然沒記住。嘻嘻!!~!

leona said...

Anon:
謝謝你捎來的解釋。
沒事沒事,我用字有時不求甚解,「狷介」一詞,我有時當作「過份清高」'「扮哂野」用。

小妮:
是啊,批評別人容易,自我反省難。

八妹:
站好,把手伸出來。
:)

Crystal said...

(1)是一本半新書
(2)女主角的職業大約是記者
(3)有兩個男生同時愛上她
(4)結局該女角成了一個癡肥的人(!), 而且精神有異(!!),但依舊幸福快樂(!!!)
坦白說, 對這樣的故事梗概,我真是...毫無頭緒

這一本,應該是大君.

Leona said...

Crystal:
謝謝你
我的女友也證實了

你看,繞這麼一個大圈子...

香片 said...

看了你的推介,一口氣讀完《迷藏》,恍然若失 - 這當真是亦舒?

主角是一個幸運兒,要什麼有什麼,天底下的好處都叫她佔盡了 - 她有健康、有錢,還有很多很多的愛,而她的所謂挫折與遺憾,不見深刻,反倒像是用來增添其人的浪漫傳奇色彩。

那些精句,無甚新意。讀者要是亦舒的信徒,老早了然於胸,融匯貫通,何須煞有介事?
要說警言,最深得我心的是標題那句 -努力工作,繼續進修,組織家庭,開始儲蓄… 必需活潑樂觀,不嫌其煩地生活。- 不厭其煩四字,尤其可圈可點。

《大君》還沒看,《有時他們回家》倒是挺好。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亦舒以前的小說 - 《香雪海》、《曼陀羅》、《朝花夕拾》、《人淡如菊》、《我們不是天使》、《阿修羅》…光聽書名,已經叫人拍案叫絕,真是要多美麗,有多美麗。只可惜 - 豈有豪情似舊時?

leona said...

香片:
咦,看來你是個有要求的讀者呢
好得很:)

我同意"有時他們回家"比"迷藏"好,可是後者也並不差
是,作者似乎偏愛維元,把一切都給她,然而在過程中,維元亦不斷付出努力.這點倒挺符合亦舒貫徹的精神,即"努力工作,繼續進修,組織家庭,開始儲蓄… 必需活潑樂觀,不嫌其煩地生活。"

唉,說起書名,我亦深有同感.
她最近有些書名,如"愛情慢慢殺死你",之類,好不肉麻,也不悅耳
昔日的詩情畫意哪兒去了?
真的是豈有豪情似舊時了!

野蠻郡主 said...

Leona,我都好希望,若干年後,有機會成為你筆下既人物,哈哈哈!

Leona said...

小郡主:
怎麼如此客氣?
女友不必寫。女友是行街食TEA買野的好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