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6, 2007

酒和醉

朋友從加拿大回港,難得,我們就去喝了一點酒。
送我回家時,他笑我,你看你,路都走不穩,不能喝就不要多喝嘛。
才不。哪有那麼容易醉。只是有點累而已。

說起喝酒,很難不提我的前男友;他是我這方面的「啟蒙老師」。
剛回內地打拼時,他時時都要喝酒應酬。
內地人喝酒很瘋。紅的、白的、黃的,什麼酒都有,酒精成份統統超過百分之五十,喝水那樣喝。
他工作的地方還是山東濟南;你想想北方人怎樣喝酒法。
彼時他經常喝得不行,往往不是打電話回來號唬大哭,就是吐得不省人事,次天才能接到他電話。
令人心痛。

回來香港放假時,不忍他獨酌,往往陪他喝一點。
他時時說要特訓我。
結果如同他特訓我打網球和唱歌一樣──當然是失敗的。在很多方面,我是個笨學生。
他無奈,唯有再三叮嚀:千萬不要溝酒喝。紅的就紅的,白的就白的,只要不混著喝就好。你要記住了。
我記住了。

第一份工作,要回內地。舊公司在內地生意很多,對我們的高層來說,喝酒是等閒事。
記得非常清楚,當我們這群MT第一天回內地集訓時,那位MBA高層為我們準備的第一節課,就是喝酒。
晚飯時,他叫侍應替我們每人倒了一小杯白酒,要我們一個一個輪著喝。
男生們蠢蠢欲動,女生們故作純情,伊伊呀呀地小聲投訴著。

另一位MT阿Sa當時坐在我身旁。她是個十分健康又有家教的好女孩,自小習畫,又是大學的泳隊成員,人很聰明乖巧。她連咖啡都沒喝過。
我悄悄告訴阿Sa,如果你不能喝,就悄悄倒一點到我杯子裏面來吧。
她從小滴酒不沾,我怕她受不了。
阿Sa笑一笑,說,沒事。
然後我們就一個一個喝了。當晚也沒有誰出醜。

回去的路上,阿Sa告訴我她自己匪夷所思的喝酒經驗:
大學畢業的一天晚上,阿Sa和幾個港大的同學,決定喝酒到天明。
他們在便利店買了許多啤酒,坐在樓梯上瘋狂地喝。
阿Sa極興奮。從零到二十歲,她一滴酒都未喝過。
他們邊喝邊聊,直到午夜。
「慢慢我發現,咦,怎麼沒有人和我講話了呢?」她舉目四顧,發現那幾個和她一起喝酒的男生女生,一個又一個醉倒在地,而啤酒罐堆滿一地。
最令她奇怪的是:「我一點都不醉啊。一點也不。」原來阿Sa天賦異稟,是個千杯不醉。

集訓的一天晚上,我們和內地的MT們搞了個聯歡晚會,其中一個項目是競飲啤酒。
對方人多,分成幾隊,各派了一個男生應戰。
我們香港的MT人少,就那麼一隊,光派阿Sa一個出場。
對方很瞧不起我們。心想你們香港人明知贏不了,就索性派個女生出來輸,男人也太不叫話了。
於是他們驕傲地,為表「風度」,向主持人請纓讓賽──阿Sa只要喝一半就算贏。
結果如何?

阿Sa酒量深不可測,和他們喝同等份量的也未必輸,何況是一半?
我們當然大勝。阿Sa為咱吐了一口烏氣。

人不可貌相。
下次若你約一位外表純情的姑娘去酒吧,意圖灌醉她的話,小心──或許你冧佢都未冧。
當然,她故意醉在你懷裏當作別論。

10 comments:

abby said...

人不可以貌相的!
好像我,不說別人都不信,我不喜歡飲酒!
少少可以,真係好少。
因為曾經好勝,狂飲後,那種痛不欲生,令我印象深刻,現在可以的話,我都盡量不飲。(最討厭是別人會話你扮0野!大佬!我飲酒後,會全身出紅斑,想我中酒精毒呀!
而家我就有大條道理唔飲,因為我要開車!

DC said...

會喝酒的女子﹐實在太多了 - 從來不敢低估女生豪飲的能力﹐認識幾個女性朋友喝酒比男生更凶。

人大了﹐喝酒的習慣也轉變了 - 小時貪玩的時候(那個少年不輕狂?)﹐不理什麼顏色的酒都一勞什子灌下肚﹐奇蹟地沒有大醉或吐個滿地狼籍﹐ 還要送那些不省人事的朋友們回家。 之後有一陣子滴酒不沾。

最近則同一位好都是加拿大的朋友開始飲Whisky - 不是一下子灌﹐ 而是揀上了年紀0既(同自己一樣)﹐慢慢一邊聊一邊"㗳"﹐反而好似紅酒一樣愈飲愈有味道。 酒量比以前還好了。

有時﹐年紀/心態唔同﹐同一樣東西的感覺都迴異。

人都一樣 :)

readandeat said...

我現在很少喝酒了。以前的確喝得很凶。喝酒也要找對象(不是那種談情對象)。談情時有太多東西可以做,何須喝酒。呵呵。

Leona said...

abby:
是啊,你外型很爽很有性格,人家很易誤會你是深好杯中物的女子。
我那個朋友,橫看豎看都像個乖乖女,誰知酒量驚人。
要駕車這個是好藉口!
可是其他人該用什麼藉口好呢?

DC:
是啊,聽說你和那位同是加拿大的朋友,喝的是最矜貴的Johnnie Walker Blue Label
真會喝啊你們。

讀與吃:
“談情時有太多東西可以做,何須喝酒”──我期望可以到你這個境界。
:)

dbdb said...

我就好唔明為何要溝黎飲,溝完會唔好飲喎,聽說現在興支華士溝綠茶,我會覺得好過份囉,浪費左d好嘢?!

Leona said...

dbdb:
這恐怕是宣傳成份居多…

芸生 said...

小弟每天飲着飲着,竟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Leona said...

芸生:

不是吧?
貴報的社論居然每天由一個醉醺醺的小子所寫?!
:)

芸生 said...

一般都是下班後的事,也沒那麼容易醉的。

呵呵......就算真的醉了,還有鬼tim哥嘛,邊似thomson咁慘?(順便幫我問侯佢)

Anonymous said...

Leona,

只能說,人的潛能無限~~~~~~:P

Dan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