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03, 2007

Free Burma!

Free Burma!


響應Facebook行動Support Burma」的號召,以微不足道的行為,表達我們對緬甸人民與僧侶的關心。

同時向日本記者長井健司致敬。

延伸閱讀:
07.10.03香港經濟日報張翠容《致命的一刻》

沒有一位記者期待殉職,但對於專業記者而言,在工作期間很容易忘我,眼前就只有要去完成的任務,盡最大的力氣,盡最後的努力。

攝影記者比文字記者危險,這是由於前者真的有需要跑到新聞現場的最前線,按下攝影╱攝錄機的快門,捕捉當下的真實。
因此,過去倒下的大多是攝影記者。
我是例外的一個。
當我出外採訪時,很多時候一身兼數職,記得二○○三年十月在巴格達,我經過美軍一個檢查站,他們正把薩達姆肖像海報撕下來,看見這個情 景,我的記者本能令我立刻拿出相機拍下,跟著又拿出攝錄機記錄他們的舉動。那個時候,可真是忙個一團糟,背囊打開了,也沒有空檔把它的拉鏈拉上,虧我還夠 膽拿出筆記簿欲趨前問美軍檢查站的位置。
此刻,後面一個美軍拿著步槍大聲呼喝。老實說,我真的沒有在意他在說甚麼,我只知道履行一位記錄者的責任,我竟回應,喂,你看不到我現在很忙碌嗎?請待一會才說吧!
美軍生氣極了,他指我違規,檢查站不能拍照,勒令我立刻停止記錄。此時我的心神才回來,意識到此刻的風險,連聲說對不起,佯裝關了機,但其實攝錄機仍在秘密開動。
長井健司倒下的一刻在想甚麼?可能他估計不到緬軍開真槍,甚至他弄不清受到甚麼所擊,當然更想不到那是致命的一刻,因為,在他腦海裡,只希望履行攝影的任務。
無論如何,請向長井健司送上我們最後的致敬!」
Related reading:《長井倒下了,我想起了翠容…》

6 comments:

The Elderly said...

excellent

Anonymous said...

真理的光輝!

Chan Tai Man said...

有心人!支持!

said...

可惜的是,不知怎地,緬甸的民主運動好像已經被軍方的武力壓下去了。

向捨身成仁的僧侶和人民致敬。

i dont know said...

袁小姐的 blog太多人了,恐怕妳錯過小弟的留言

小弟特來貴 blog 謝罪,受小弟陪罪的一拜 m(_ _)m

日後稱呼妳為"雖然小小姐",還是"leona妹妹" 好嗎?

我對於這九成對自己專業以外認識甚少的朋友並無任何看不起,好讀書只是其中一個嗜好,他們有可以有自己的嗜好,好運動、好音樂、好做義工等等,各樣嗜好不分高與低的。

就算好溝女、好去澳門、好落disco、好clubbing 也是一樣,只要不傷害他人,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大家做一些自己開心的事而已,也並無高與低之分。

Leona said...

The Elderly/Anon/Tai Man/明:

謝謝你們的留言。
前兩天稍忙,晚了覆,見諒。

I don't know:
言重、言重!
我們在袁小姐那兒已是朋友了,對不對?
以後,千萬別如此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