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1, 2007

Kevin Au

Bullpoo.comSimon介紹了一個大學教授給我認識,說他在大學搞一些和創業有關的研究,對於我的project,也許能幫上忙。
於是我依約到中大去見這位叫Kevin Au的教授,一打照面,幾乎衝口而出──眼前人邊忽似個professor?
像廣告人或設計師多些。

Kevin戴了副很有型格的眼鏡,留了一點鬍子,額頭很寬,一副聰明相。
他說他本來在中大唸物理,唸了一年,「覺得自己沒有talent」,便跑去唸商管,副修心理學。
豈知一唸心理學卻唸上了癮,於是大學畢業了便去繼續唸心理學碩士。
他的指導老師,是梁覺教授
梁覺目前任教於城大,他當年是中大辯論隊的,大學畢業時(八一年)明明考上了AO,卻選擇到美國繼續進修。
梁其中一項有趣的經歷,是曾替肥佬黎當企業顧問。

「黎智英好像粗人一名,他對有學識的人卻很是尊重,十分禮賢下士。」Kevin說。
這個我聽說過。
這三個人做事都不拘一格,故此本來「大纜扯唔埋」,卻偏偏碰頭了。
梁覺為黎智英當顧問期間,派了自己的門生Kevin去為公明織造位於布吉的廠房,做一些改善生產流程的工作。
Kevin大開眼界。

「當時公明織明頗具規模,員工二千,但內裡的操作和山寨廠一點分別都沒有!」他每週飛布吉三天左右,重整流程、揪出成品出現瑕疵的原因…覺得很過癮。
幹了九個月,覺得足夠了,便回來繼續做研究。
「你知不知道,其實我有能力當廠長?」Kevin說。
我問那你幹嗎不繼續當廠長。
「好悶。太瑣碎了那些工序。」這個我明白,我以前的工作,要常和廠長打交道,心裡也替他們辛苦。

Kevin目前的研究,集中檢討香港的創業問題。一些老牌的實業家如蒙民偉他研究過,一些嶄露頭角的創業小子,如李景輝,他也訪問過。
他本身創辦了中大的創業研究中心(為三位創辦人之一),廣義來說,也是個創業家。

香港的創業率低到不可想像──一個已發展或發展中經濟的「正常」創業率是百分之八,即一百個成年人中(十八至六十四歲者),有八個人創業;深圳是百分之十點一。
香港呢?
每百人中,只有三個。

更大的問題是,這三個人中,還不一定有真正的「企業家」──「香港人的創業思維仍停留在trading的模式,即從某地入貨,再轉手出去。他們發掘niche、create市場需要的能力,很差勁。」換言之,許多被標榜的所謂年青創業家,充其量只有擺賣年宵攤位的水準。

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人根本不重視創業,沒有創業的氛圍,「有多少人身邊有叔伯兄弟是創業的?誰能作role model?」想一想也對。
我認識的那幾個搞web2.0的小子,好幾個碰巧家裡都是自僱的。難怪。
在內地,Kevin說,最叻的人都會考慮創業,而沒創過業的,會被視為「不夠叻」。
內地創業家並非純綷出於「生存」需要(如「水餃皇后」那種),他們很大部份是「機會型」創業人士。
香港是兩者皆缺。

我和Kevin談得很不錯,週末大概可以把訪問登在報上。
他詳細問了我那project的內容後,冷不防冒出一句:「喂其實這是一份論文的規模啊,不如你進來唸書,我收你做學生!」
好啊好啊,讀PhD得唔得?

15 comments:

DC said...

當香港九成以上0既人都標榜"即食文化"-用最快最簡單最容易0既方法去得到成功 - i.e. 人地成功咗咪照辦煮碗"抄考"- 0既時候﹐你又點樣去期望會有許多人有"創意"同"勇氣"去創業﹐同埋接受到其他人期待果種短時間要有好成績0既成功? 無法短時間達到好成績﹐ 現實如香港人又點會注資?

所以﹐香港沒有R&D.

所以﹐香港唔會有Google同Facebook - Keep in mind Google/Facebook 原意唔係generate revenue。 Facebook初頭點揾第一個注資? 係napster個靚仔響Starbuck介紹Mark比個人識﹐聽完佢個idea後二話不說就話俾US$250k佢。

我諗Richard Li唔會響Starbuck度坐卦? :P

Anonymous said...

我認為由香港既教育制度教育出來既,跟本由小朋友開始,就已不鼓勵他們有創意。任何事都要按本子辦事,小孩子必需學咩學物,到長大了入大學都永遠是挑選可以容易找工作的科目...如此類推,咁創意零既小朋友及青少年長大後,何來會有創業既心呢試問? --(大頭妹)

黑人 said...

> 大頭妹

但你換轉頭想,創業的風險是很高的
而且香港人沒有外國的流動性,市場的工種也很單一。即係話在香港沒market的話,要去別處謀生就很困難

相比起一個美國的創業家,就算失敗了
還可以打工,這個州的公司不要他,還可以去別處,工種的選擇也多。不似得香港,連一個鑽油地質專材也容不下

要置業安居也沒有香港般貴,所以好多功利想法都是環境逼出來

said...

香港創業的機會成本太高了。

dbdb said...

我認為香港的強項是做middle man,接人order/design,見招折招,重點是趕死線生產;而這個優勢無上升(某程度可說下降),所以現在要made in hk or hk design, made in china,用無創意的說法,就是一條龍囉,諗方法賣埋.....
講到trading,Li & Fung是好勁,裡面的買手亦招積d;信興曾面對總代理battle,但最後穩坐下來,因素好似是金錢外,守業不簡單,聽講,擁有松下幸助的電話直線的人很小,蒙是其中一人......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內地創業家戴志康:
失敗了無非是一無所有,回到過去的生活而已。人生就是不停地戰鬥,一無所有的經歷反倒使人更容易義無反顧並笑到最後。我認為因為一些非致命的事情而瞻前顧後、猶豫不決的人,做不了什麼大事情。

非常豪邁...

米都話唔搞咯 said...

租貴

早幾日八卦行過x萬商場,在六樓一個百多呎没有升降機到逹的舖位(雖有電梯,但是每層也先要你走幾級樓梯,極不方便)也要萬多元租,還要三個月按金一個月上期...而我「參觀」當晚人流只是廖廖...

俾我,咁大機會成本,為咩創業?

Carole said...

http://www.performnow.hk/

咁佢地呢

小妮 said...

能賺錢的或目的是賺錢的活動就是生意, 花很多心力,又明知唔方賺錢(even開了間鋪)的是興趣.

教鋼琴而有得賺的是生意.
教鋼琴不收學費的是興趣.

Leona said...

DC:
有趣有趣!!
實不相瞞,我訪問Kevin的時候,他也舉了個例子說,如果你在silicon valley想創業,只要出去蒲一蒲,在starbucks或隨便哪個地方,總會有過來人給你一些好建議。
哪裏像香港?
茶餐廳阿嬸也講炒窩輪了現在!

大頭妹:
教育制度的確有問題。
聰明但稍為off track的小朋友,如不依「正路」讀書,很快被打殘。

黑人:
部份同意。
與其說風險高,毋寧說代價高──在香港,許多人覺安份守己打份工做打工皇帝,好過摺起衫袖從頭開始挨。社會太穩定,就是少了點冒險精神。

明:
indeed.
可是真正的企業家,眼中看到的應是機會,而不是障礙。

dbdb:
說得對。可是我們不能老是做middle man...大家都知道,世界越來越平,資訊越來越流通,做middle man是遲早被取代的。

咦,你也聽過蒙民偉賣飯煲的故事呢。

卡夫卡:
很同意。
很多人忽略了,其實過程也是成就。
聽Kevin說,在內地,一個人一生若沒創過業,會不視為不夠叻。
在香港,多數只會用賺多少錢去judge一個人叻不叻...好narrow minded.

米:
絕對同意。
所以在香港,地產商玩哂。
經營商場的也很聰明,見你舖頭人流多,就拼命加租,結果賺到的都被租食哂。等於幫人打工,令人氣結。
猶幸現在有些創新型/知識型的企業,如web2.0那些,不一定需要辦公室,可慳番不少成本。

Carole:
沒有聽過你提的例子,不好妄下判斷。

但我這檥看:
你舉的是一個個別例子,而Kevin講的是一種普遍情況,指很多港人只知從事簡單買賣圖利,不思創新,例如從泰國進口一些首飾精品,再在賣出去,之類。
他比較推祟「創新企業」──即有嚴謹market analysis、一開始已有引入風險投資(risk capital)意識、甚至乎把市場著眼於一個非常龐大的國際市場。
這種企業可以創造極高經濟效益。

當然,純粹買賣也可很成功;你提供的也許是其中之一。

小妮:
有些企業既賺錢也能幫人,甚至乎也可能是一種興趣──許多成功的社會企業就是這樣。
介紹你看John Wood的書:leaving microsoft to change the world.
人家的創業故事,真正使人嘆為觀止。

小妮 said...

Leona - 多謝你的recommendation.我有一位朋友對社會企業特別有興趣, 我會告知她啊!

努力是最快樂的!

小妮 said...

小妮只是個音樂人, 對做生意不太了解, 我想:

有些人個肺大, 吹銅管樂器比較有利.
有些人手指靈活, 彈鋼琴比較有利.
有些人耳朵靈敏, 拉小提琴比較有利.

我從未見過一個ALL-ROUNDED的音樂人. 你迫他學一樣他沒條件學的樂器, 可能事倍工半.

可能有些東西, 在香港做的成本很高,而又會事倍工半的?

leona said...

小妮:
一理通,百理明。
你雖然是搞音樂的,可是看來對做生意的理解倒不錯呢。
:)

閱報得知一名瑪利曼中學的中六女生,看了John Wood這本自傳後,立志從事社企,並加入UN。
做不做得成是一回事,年青人至緊立大志。
希望你朋友也如是。

病態賭徒 said...

在十多年前,九七還未回歸時,香港人成日以高創業率引以為豪,常常笑新加坡人無膽無 guts 去創業。當時正是香港的黃金年代,百業興旺,遍地都是搵錢的機會,很多人樂於創業致富。這時的港英政府從來沒有宣傳及幫助市民創業的。相反十年後的今日,政府多年來為創業投放不少資源及金錢,建立什麼創業基金,最後創業率竟然急跌到3%。政府又一次親自印証少做少錯,唔做唔錯的鐵率。

當看見 3% 這個百分比真係被它嚇了一跳。估不到是香港人的理智程度比我想像中為高。報張往往報導成功生意人的風光一面,背後大部份創業的失敗者就從來沒有人為他們報導。創業向來都是高難度動作,據過往統計,在100間新公司之中,能成功留下的新公司是少於兩成。加上香港在九七年後,官商勾結,大財團壟斷各行業,小商戶無法競爭,創業生存空間越來越細,成功機會更加減少,最後做成這個低創業率的結果。

投資及創業是香港人破產的主要原因,並不是賭錢。很多人錯以為賭錢會使人傾家蕩產,其實失去理智瘋狂賭博的人士實在不多。相反自以為十分理智,比別人聰明走去投資及創業的人士,比較上是非常之多。賭錢時還有少少理智的人也不會賭到最後一蚊一毫也要賭,但投資及創業的人士就往往會傾盡身家性命財產頂盤生意,頂無可頂才肯破產。所以如果有一份高薪厚職,就不要胡亂冒這麼大風險去創業吧。

Leona said...

賭徒:
部份同意。
我看不出低創業率和政府的資助有因果關係。
香港的低創業率,和文化有關,和教育有關,也和本身的發展有關──正如這裏有許多人留言也說──你自己也同意──市道大旺,創業相對打工,代價太高。
如果沒有政府的鼓勵,說不定創業率更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