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3, 2007

關於生日

問:生日收到什麼禮物?
答:沒有收到金銀珠寶或汽車洋樓。

問:哼!早料到你滑頭。好,讓我問得specific一點:有沒有收到花?
答:有一束鮮花,本來不知送花者是誰。
但既然對方選擇匿名,我也就不問了。
次天對方居然自動投案,說擔心我收不到。哈哈哈。
S,你太頑皮了。

問:生日那天怎樣過?
答:如常。上班。
不然怎麼到reception去收花?!
喂,你的問題怎麼問得那麼糟?

問:才不。你準備好了──你不是說要和一個什麼只有十一歲、和你同一天生日的女孩共渡嗎?那又如何上班啊?
哼,一早就知你在擾亂視聽。
答:當然不。
我的確在晚飯時間溜了去和沛沛一起吃飯、切蛋糕、交換禮物,再匆匆回來看版啊。

問:有沒有男生和你一起過啊?
答:當然有。
有一個黑黑實實的靚仔,不但給了我最深情的擁抱,還為我引吭高歌。
我在他耳畔說:我等你。
BTW,他叫肥添。沛沛的弟弟。就讀小一(有排等。lol。)。

問:那個「跨越了大半個地球,順道陪我一下」的人呢?嘿嘿。
答:跨越了大半個地球,回去了。他是「偶然」路過的。哈哈。

問:今年有沒有收到哪份禮物,特別教你高興?
答:冇喎。我希望抽中一手阿里巴巴(1688),但係食白果。
:p

問:正經些!
答:好好好,有的有的。請容我慢慢說。
早些時候,我送了一本書給朋友作生日禮物。
對方專挑好書看,並且恐怕沒有書他找不到。
我得挖空心思。
於是我找了一本已絕版的書送他──
陳惜姿小姐的《壹流人物》
我怎麼找到?
親自上門向作者討囉。呵呵呵。

後來,我也收到一本市面上早已買不到的書。
也是作者自己送的。教我喜出望外。
Yo! Harvard sucks.
想起《詩經》的話,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據
雖然這次的object與subject並不一樣。

問:木瓜?
答:Chaenomeles sinensis,海棠花的一種。
古時衛國女子以此花向男子示好,對方則以美玉回贈。好鬼浪漫的。

問:這樣說來,你喜歡收書作禮物了?
答:不。我不明白為什麼我老是收到書作禮物。
可能大家都覺得我太懶,不學無術,要逼我看書。
但我其實比較喜歡鑽石珍珠靚衫手袋股票現金…

問:…
答:Ok, Ok。不搗蛋了。
其實任何人送任何禮物都是心意。
戳上“Nov 6”的首日封、連串來自youtube的悅耳好歌、blog上的留言、短訊/電郵/電話、虛擬的蛋糕/香檳/小花,都是心意。
以上舉動看似微不足道,但當事人若沒有這份心,一切就不會存在。
I'm overwhelmed.
來,讓我一個一個擁抱你。
:)

問:生日這個禮拜,你沒有寫blog,偷夠懶啦?
答:才不呢。
就像想說話被人堵住嘴巴,想買東西卻被收起了信用卡。
嗚…嗚…我─好─想─你─們─啊。
以後都不用這個作賭注了。

Related Reads: 十問十答之三

26 comments:

Chan Tai Man said...

唉...好喇好喇, 開工喇有野睇喇。

閱。

Chan Tai Man said...

匿名送花。近排好興玩匿名 @@"~V
妳個位好亂下,大家咁話, 我鍾意呢種有屏風既格局。

readandeat said...

我以前都未試過在生日收花,呵呵。

我還是去冧人好了。

Martin Oei said...

Leona:果然是報紙人,但鬥亂還不及我的,哈哈哈

leona said...

Tai Man / Martin:
哈哈哈
個位咁亂,當然不是我的!
我出名整齊嘛。
那是我旁邊的位置;暫時沒人坐。

讀與吃:
告訴我你生日,讓我送花給你。
我最喜歡冧人了。

計算士 said...

想寫不能寫就像想愛不能愛那樣痛苦.

請好好記著今天及85個留言, 以後不要隨便說不寫了.

Martin Oei said...

做新聞的黃世澤,張桌基本上亂過殺戮戰場。

當然現時步向從商,就不再容許混亂,正如我已不可能再遲起身,睡到天昏地暗。

Jenny said...

Leona, 我─也─好─想─你─啊。
Welcome back!!!

小妹妹 said...

孫栢文看完在此的留言後,有否主動叫妳再執筆、不再停寫?

仲有:佢有冇記得同你講 : Happy Birthday ?

Lewis said...

我覺得妳比袁彌明正好多,所以,如果我係孫栢文,點會激妳,叫妳停筆?所以,都係妳襯佢多D!

志雲俾人焗 said...

袁彌明? 同leona?點同呀,兩種級別嘛!leona 邊有資格同 erica 比呀?

袁彌明咁多仇家!leona點比呢?

點解咁多人講 leona 同孫柏文 ? 有乜關系?

Martin Oei said...

大家等緊收媒人利是,幫補番今年被人炸咗兩鋪紅色炸彈的使費。

//flee

Thomas said...

Welcome back!

病態賭徒 said...

在你重光之日,我走左去怒插港女做其中一名投稿人。

但我的文筆和陳大文相比,實在不見得人,我驚把怒插港女的質數拉下去。呵呵~

病態賭徒 said...

其實究竟邊一位好人係首先把孫柏文和 leona 小小姐拉埋一齊,搞到 leona 小小姐腦海全是孫柏文。究竟邊一個....邊一個....

但女人始終要有些少矜持,孫柏文請做多些主動吧。

暗黑的DC said...

我剛巧也是偶然路過, 哈哈 :P

旁邊的位置也只是暫時沒人坐﹐想是要求太高吧~ lol

Pakman同Leona? 蠻有新鮮感同創意哦。真的Fusion事成的話可真有趣 :)

Leona said...

計算士:
一定、一定。
以後不拿這個開玩笑了。
謝謝繼續捧場!
:)

世澤:
即使不做新聞,你也在備戰狀態呀。
:)

jenny:
謝謝你啊。
真不好意思,教你掛念了:p

小妹妹:
沒有。
有的。

thomas:
謝謝繼續捧場!

親愛的暗黑DC:
就是嘛!
香港地,女多男少,多少空位沒人坐啊…可是有人不回來。

Lewis / 志雲 / 世澤 / 賭徒 / DC:
Hey Hey, 你們留言的地方是不是弄錯了啊:)
要嘛直接到《金手指》去留言給孫柏文啊,他哪有空到這裏來。
:)

病態賭徒 said...

可能是我錯覺,自從上次輸賭,他這邊人氣小了,妳這邊人氣多了,真不大明白。

eric said...

嘩! 你個”肥添”個樣都好兇狠下喎! 不如都係留比我個讀K2嘅外甥女把啦, 反正她夠潑辣. 你還是留意下身邊有無D叫 ”肥孫”或者”肥仔文” 好了!

Martin Oei said...

1. 從商是另一種戰鬥,與新聞不同。不過我長期在備戰狀態也屬事實,這是一種職業病。

2. 嘻嘻,孫生有無過嚟睇,呢點佢本尊至知,不便猜測。

Leona said...

賭徒:
那裏那裏。
孫說他每天的人流有四位數字。
我卑微多了。

eric:
不,肥添很可愛的。我故意挑一張扭曲五官的出來,不讓其他人和我爭。
讓給你的外甥女?
我可捨不得。
:p

eric /Martin:
哎呀呀,你們那麼喜歡老孫,去《金手指》那裏告訴他啊。
:)

eric said...

哎呀! 人地都無話”肥孫”/”肥仔文”=《金手指》, 好衰架! 你想了那裡去? 人家都知你不喜歡不再這裡提咯….
香港地女多男少嘛, 0米咁自私啦, 當比機會”肥添”自己選擇下囉!

Leona said...

eric:
哎呀,被你跣左鑊添!
:)

eric said...

只想隨便問一下, 那位送花給你的S, is stand for Suen or not?
PS: 如不喜歡可以不答, just want to clarify anything happening underground.
Hehe..

Leona said...

eric:
S選擇了匿名,我當然不會公開那是誰啦!
如果你懷疑孫,怎麼不直接去問他?
:p

eric said...

哈! 看來你的措守還可以, 這次跣你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