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04, 2007

(續)補選氣氛熱 未助民主更成熟

我的政治與政策水平乃幼兒園級,所以在朋友之間,很少就這些題目發表意見,遑論公開的。
因獻醜不如藏拙。
不過上一篇文章「補選氣氛熱 未助民主更成熟」出了之後,大家踴躍表態,不斷刺激我思考。
就淺書幾句,以表尊重。

以下是綜合的一點想法,個別的留言,我就不覆了,見諒:

關於鐵票:
建制派有鐵票,難道泛民就沒有嗎?

我有一位住港島區的朋友,出身中產,學歷一流,職業高尚,思想成熟。
總之,就是一個typical的中產選民啦。
他說,只要泛民派人出來選,不管是誰,我都會支持他,絕不把票投給葉劉淑儀。
我尊重他。而且相信,他並不是少數,甚至可能是主流。
但我想,嗯,這就是鐵票。

以「鐵票」來告急是不是低貶了選民?
是,我認為是。且兩方面的選民都因此被低貶了。
以此作為選舉策略,是可以理解的,事後孔明,那也很成功。
但在選舉過程中,把焦點集中在谷票上,其代價卻是沒有給予選民充分理據/資訊,去決定投票給誰。
這難道有助推動民主嗎?

關於傳媒:
傳媒哪有中立。不過是在光譜上朝「比較中立」和「比較不中立」的其中一方偏。
既然大家都清醒,那敢情好,不如把話挑明:親中的不親中的,其實是一丘之貉。

那傳媒對一場選舉有沒有影響力?
答案是有,也沒有。
這不是廢話。
每個人都有傾向,有些人比較清楚自己的傾向,並且挑選容易和自己產生共鳴的報章消遺,鞏固自己的想法。這是selective exposure。
對於這種人,傳媒的影響力相對較小;即如SimonVC所說的:「我們連VC老兄也勸不了,又怎可以稱得上有『蠱惑人心的能力』。」

但這不代表傳媒無影響力。
對於本身想法尚未成熟、需要繼續吸收資訊以梳理出其理念的人──即一般人所說的「游離票」、「中間派」──我相信傳媒對他們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一場選舉中,兩派最著緊爭取的,不是早就決定投票給誰的泛民/建制鐵票,而是妾身未明的那五成中間票。

再談傳媒的公信力。
什麼叫公信力?
太平盛世不用談什麼公信力,總之大家各自搵食。
但當社會價值模糊、是非不分、黑白不辨時,我們或許就需要一個領袖、一個團體、一份報章(如果有的話),一鎚定音,點出一個方向,告訴我們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換言之,公信力要經得起考驗。公信力要被tested。
平白無事,報章的公信力即使一點一滴被蠶食,也沒有人注意;只是當一天我們需要它卻發現它早就蕩然無存時,說不定會有那麼一點惻惻然。
這就是「出黎行,遲早要還」的道理。

昨天我出席中大新聞獎的頒獎時,從財爺曾俊華那裡聽到一個故事,不如說給大家聽:

美國民主黨嘅甘迺廸喺1960年競選總統,獲得一直被認為支持共和黨嘅《紐約時報》認同,佢贏咗選舉後,甘迺廸都忍唔住講笑話"In part, at least, I am one person who can truthfully say, I got my job through the New York Times."
蘋果日報/隔牆有耳/李八方:鬍鬚曾嚇親傳媒

假設有一份報紙,長期以來不偏不倚,間或朝其中一方傾斜,但當發生大是大非時,它卻來個大轉向,不但不「中立」,甚至向正義的另一方傾斜…
如甘迺廸得到《紐約時報》認同時的沾沾自喜。
這就是公信力。

至於傳媒良心…也許「向中共獻媚」是「沒良心」的表現,但這是否等於,「逢中必反」就必然是「有良心」呢?
我不以為。
我建議大家去翻Washington Post的Katharine Graham之自傳(Personal History)。
她有資格講傳媒良心。了不起的女人。

關於告急/抹黑短訊
謝謝東南西北宋以朗先生翻譯並轉載敝報部份社評。
宋先生在其網誌中,亦提及本次選舉中出現的一些呼籲投票的短訊,他說:

The assumption so far is that it must be coming from the supporters of Regina Ip. That is not certain. What is certain is that the impact of these SMS message has been negative. This means that the SMS messages has the potential of becoming a negative campaigning tool.

也許我不是港島區的選民,故此我收到的短訊很少;只有一個。
該短訊來匯賢智庫的陳岳鵬,如下:

香港需要一位實是求事、有勇氣、有承擔的立法會議員。
明天請投票支持4號候選人葉劉淑儀。
謝謝!
陳岳鵬


報章上那些叫人投票的短訊出處如何,我不知道;是否匿名,也無從考究。
但在下收到的這個短訊,有來電顯示和署名。會否令收訊的人直接去投票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它是真的。

***  ***  ***

後話:印象中這是繼「回聞見思錄」「與怒插港女斟酌」後,另一次正經八百地回應。在下疏於練習,獻醜了。
第一次談的是web2.0,第二次談的是兩性,此次談的是…社會大事。
真是一次比一次有難度,再來就招架不住了。

35 comments:

Simon the Libertarian said...

逢中必反?

這帽子我們頂不起。

當下要趕稿。其他的,今晚再覆。

leona said...

Simon:
Take your time.
並無指貴報逢中必反,不必對號入座
只是舉例而已.

米生 said...

Leona,

什麼叫公信力?我用財經版的例子答你:

股市日日升不用談什麼公信力,總之大家各自搵食。但當大市方向模糊、起伏不定、牛熊不辨時,我們或許就需要一位專家、一盞明燈、一份報章(如果有的話),一錘定音,點出一個方向,告訴我們什麼要渣,什麼要沽。

對於財經版讀者,這一刻,陸東就是公信力,引用陸東的B1頭條就是公信力。

在這資訊爆炸的時代...

公信力不單跟「中立」毫不相干,「中立」更加會破壞公信力。股民散戶最嗤之以鼻的,莫過於那班永遠「審慎樂觀」、「繼續觀望」講左等於無講既財經廢柴。

Sarah said...

我只是一個平常讀者,平日以信報為主要報紙,但看到這些討論,也上加上一些作為讀者的角度 :

1) 蘋果報導的"鐵票",是真的存在。君不見有旅遊車接送投票,我自己也親眼在投票站,有"扶老"投票,蘋果報導,也不是揑造事實;我也沒看到它說泛民沒有,(否則,它不會在網上不斷叫人出來投票,因蘋果相信走出來投票的就是泛民的"鐵票")。

2) 我作為讀者,我不會相信一份報紙會完全沒立場,每一份社論就是表現各報章的立場。我完全相信Leona所說的"selective exposure";如果蘋果對我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在免費報紙日日有得派的情況下,為什么有人依然會花六元去買蘋果?它一定有value給讀者吧!

只是在selective exposure的情况下,讀者所想的一定與蘋果相類似,即所謂「啱聽」;故此,蘋果的論點是"預咗"。即係預料之中。支持民建聯、或葉太的,我估無人會睇蘋果吧!蘋果推動的,盡其量只是啱聽泛民派論調,但遲遲未出來投票的人。

起碼,我唔相信蘋果有能力叫民建聯的人投票給陳太。(蘋果那有如此能耐)!

米生 said...

問過我們的財經採主,佢地有無被人話過「唔中立」或者「影響股價」。

佢話有唔少,通常都係入錯市押錯注的投資者。

Sarah said...

3) 我會間竭看看蘋果,但毫無否認,在有蘋果後,我覺得社會中起碼多了些不同声言。它的民主立塲我預咗,但它報導一些其他報紙沒有的。

作為市民,而報紙又咁平,又有免費報紙,我唔覺得一間報紙可以指鹿為馬;相反,我們每日都會睇多份報紙(最少有頭條+AM730),其實,我們讀者會作比較的。如果蘋果好唔掂,或太過火位,我們讀者眼睛是雪亮的。

4)黎智英容許蘋果如此撐泛民,亦变相得罪了葉太或其背後有關的財團;亦即失去了這些廣告和讀者。黎智英不是沒付出代價的;既然香港是自由社會,黎智英願意付出代價,黎智英又沒犯選舉條例例明不容許的,這也是自由社會中無可厚非的。

畢竟是讀者付出六元,去看蘋果報導;又不是黎智英給讀者六元利誘讀者去看。

這是,是我作為一個小市民的心声。

Sarah said...

3) 我會間竭看看蘋果,但毫無否認,在有蘋果後,我覺得社會中起碼多了些不同声言。它的民主立塲我預咗,但它報導一些其他報紙沒有的。

作為市民,而報紙又咁平,又有免費報紙,我唔覺得一間報紙可以指鹿為馬;相反,我們每日都會睇多份報紙(最少有頭條+AM730),其實,我們讀者會作比較的。如果蘋果好唔掂,或太過火位,我們讀者眼睛是雪亮的。

4)黎智英容許蘋果如此撐泛民,亦变相得罪了葉太或其背後有關的財團;亦即失去了這些廣告和讀者。黎智英不是沒付出代價的;既然香港是自由社會,黎智英願意付出代價,黎智英又沒犯選舉條例例明不容許的,這也是自由社會中無可厚非的。

畢竟是讀者付出六元,去看蘋果報導;又不是黎智英給讀者六元利誘讀者去看。

這是,是我作為一個小市民的心声。

賭徒 said...

leona,

你還未答我昨日的社評是誰人寫的?

Simon the Libertarian said...

讓我一鴨三吃,這是明天評論的一小部份,回應你對鐵票的看法︰

……政治是感性的行為,大家投票,是投自由意志下的心中所想,也顧不得甚麼絕對理性的計算,這種個人自發的參與,沒有甚麼是非對錯,投不投票,投給誰,都是個人的自由。

再進一步說,要是有人將自己的政治取向分出來跟別人分享,要是自發的行為,大家有權聽,有權不聽,更有權反駁,只要沒有傷害他人,這也是個人的自由。無中生有的誹謗抹黑,卻是中傷他人的行為,所以不容於文明社會,也不算是自由的一種。

……明白自由為何物,就知道鐵票有問題。

將鐵票定義為「盲目地永遠投給某一派別」的選民,對了一半;香港有些鐵票選民,卻是無法完全根據自己的自由意志來行使其公民權利。

退一萬步說,旅遊車將選民帶到票站,難道可以在最後一刻決定一票都不投嗎?要知道,不投票也是選擇之一。當然,具規模有組織的威迫利誘出來的鐵票,以及徘徊在法理框架邊緣的刮鐵票行動,更絕對是民主發展的一大威脅。相反,民主派告急也好,呼籲也好,聽在耳內,不喜歡的人可以拒絕行動,認同的人可以選擇響應,那又怎可以跟鐵票相提並論。

賭徒 said...

你唔肯講,我都要照插的。我就當你老師寫吧,

民主制度是有成熟和不成熟之分,但不是你老師所講的東西。

選民根據什麼考慮因素決定投票的選擇,是選民自己的事。候選人只可以跟隨大氣候決定拉票策略,他們不是偉人,是無可能帶領潮流改變選民的思想。

就算選民以貌取人,他們深信有一位靚仔的總統能為國爭光,國民感到自豪,從而增加國家 GDP。誰人有權判斷這些考慮因素是非理性、不成熟?

你可能會問選民胡亂地選,可能會選錯人,選了一個極差的總統出來。我可以答,泰國當年便是選了個演員出來。但我反問你,世上有那一個選舉制度不會選錯人呢?民主制度絕不擔保能夠選到一名賢君的,任何其他制度同樣有機會選錯人出來的。

當選錯人後,就考驗這個國家民主制度是否成熟了。

一個不成熟的民主制度下,選了一個獨裁者出來後,民主就會開倒車,從此變回獨裁國家。

如果一個國家選舉中,任何人成功當選後,國家中的言論自由,法治、民主、人權都仍然不受任何影響。這就是成熟的民主制度。並不是你老師所講的東西。你明白嗎?

Simon the Libertarian said...

啊!

我自己說了不喜勿看。

坐言起行,緣盡於此。

賭徒 said...

想不到我和李兆富同時出 post,所講的內容有部份相若,呵呵~

03年時 leona 的老師身在何處,經濟日報當日有份撐 23 條的,有份打壓言論自由的,還未同佢計數。現在竟敢教市民何為成熟民主。超~~

sf said...

一點感想

陳大文 部落 said...

這篇看來相當弔詭。 無論泛民、建制泛等,如果問有無鐵票,話無就呃你,差在幾多同幾堅定、與及這些鐵票是如何產生。

文中所指出的,其實不止中產,是 [ 優質華人 ] 樣辦。但很弔詭的是,這類上等華人是否必然是泛民的中堅鐵票,還要看其事業是否 [ 要和祖國保持優質關系 ];很多老派甚至新一代、並且留洋求學的上等華人,可能因事業上的關系,心裡雖是泛民愛好者但實際投票時會 [ 適當地 ] 投 [ 應投的政黨 ] 。

我個人會認為,執著是否鐵票是很多餘,某程度上和推向某些牛角尖或道德高地同出一徹。在選舉過程中,政黨間處於你生我死的決定性時刻,總不會在投票日還來個吟誦道德經吧,也不會再慢慢細訴政綱,因為時間到,投完票,勝負便已成定局。

鐵票只是一個提醒支持者記得投票的強化形容詞,在選舉整體過程中,很難使之定性為 [ 是否貶低選民 ] ,問題是,如何貶低?貶低了什麼?

網友 Simon the Libertarian 指出,有些鐵票選民,未能享受自由意志的公民權利。此觀點相信在 ( 老左 ) 的北角區明顯不過; 我或可借機會引例一下,怎樣產生的鐵票才是真正侮辱選民:

在北角區,民建聯以類似福建同鄉集體壓力、同鄉朋輩的無形目光( 強力勸喻 )、或以有形壓力(強烈誠懇)要求同鄉店舖,一面倒式張貼葉太的巨型海報,那麼 ,這種 ( 壓迫得來又不能說是犯法 )的操手,是否比所謂 [ 泛民鐵票 ] 來得更侮辱市民的智慧?

如果鐵票是貶低民智,上述的便是 [ 強迫創造鐵票 ] ,不論你懂不懂候選人是何許人,以這種近乎圍村的圍威喂父老叔伯再來個裝香求長老首肯,要附和才是 ( 乖的人 );這個問題請深思一下。

文化乞兒是指以美立名目、文采飛翔、扭曲變幻、巧耍戲法,把一些不符合自己某些既得利益的事物,冠以陰濕歸類化、排斥、道德高地、醜化、以高雅的手法把所謂( 異己 ) 低等化。 挑剔[ 鐵票 ] 是貶低選民智慧,除非選民都是個個行屍走肉,有平價燒鵝餐吃便有奶便是娘,重要的是,如何 ( 創造鐵票 ) 才是關鍵。


不如反問一個問題 ,是否要泛民有如乞兒仔般,不能對選舉本黨打氣、像一頭待宰豬的死亡眼神、只能默不作聲、對手喜歡的踢你兩腳,打你兩巴也要說聲多謝,才符合文化乞兒的道德高地世界酒肉和諧呢? 相當此為值得思考的問題吧。( 請勿心邪,也請勿驚執輸對號入座 )

又有趣的是,如果如網誌所述的高質華人,既然堪稱學歷好人工好前途佳高尚情懆,那麼不論何黨派,話之鐵票也好,鋼合金票也好,高質人士應不為所動吧,如此才俊 feel ,即使陳太真人站在閣下面前跳扭腰舞,也不會輕易拍手。

題外話,文化乞兒常吹捧的所謂中立:

何為 純正的[ 中立 ] ?等於[ 高處未算高、低處未算低 ] 一樣。分析,是根據事實理據,以合理的解釋,作出必然涉及主觀的意見。凡給意見,當然會有主觀成份,不然,說了等於沒說,例如 ( 各有各見解啦、有正有反既、各方各有意見咁囉、公說公有理架~ ),此為廢話,是文化乞兒的堂皇手法,明哲保身,自己托高自己為道德天砰,實際上是排除異己、把既得利益包裝成君子風度,表面上強調無限理性、無限公正、無限中立,但事實上,是用才華把異己奴隸化。

Martin Oei said...

在這裡,我用學術觀點回應鐵票論。

鐵票,本來就是很平常的政治現象。有族群政治,宗教政治,階級政治,就有鐵票,例子像台灣,中南部閩南部是鐵桿民進黨支持者,反之,台北大安文山區你想找人支持民進黨也難。鐵票是政黨的基礎之一。

問題是,香港的鐵票不健康,像北角的鐵票,我完全知這有政治恐嚇成分,蔡素玉在北角的所作所為誰不知。我可是老北角,兼且在土共鐵票區內的私樓做過業主立案法團委員。業主立案法團每月奉獻五百元給民建聯的荒謬事,我就出手阻止過。2003年觀龍之戰,我其中一著是冒險坐著的士追著葉國謙那些「可疑禮物車」。

還有,在媒體沒有中立可言,任何人都有其觀點以及局限,否則這世界不用有不同的理論、觀點、學派,人人皆為上帝。只要你不要立心歪曲事實,何懼有立場。所以我是新聞人出身,但我在商台不反對搞具煽動性的七一遊行直播(2004年),香港問題是,一堆扮中立客觀,披著人皮的狼四圍走。

Sun Bin said...

请问一句苹果的老兄们,

苹果有没有”無中生有“,指鹿为马?

Sun Bin said...

苹果有没有 歪曲事實?

Martin Oei said...

sun bin:

你自己照照鏡去看文匯大公星島先,我不想用高登用語來回應閣下。

《壹週刊》作風老屈,連我自己都知,可以同集團的人都玩得,但同集團的《蘋果日報》,謹慎一萬倍。你看蘋果揭發過的醜聞,程介南案和稅務局局長案,都是成功刑事定罪。梁錦松買車案,也迫得梁錦松不倉皇下台不可。

如果把《壹週刊》的數全部撥入《蘋果日報》,我只可以講,這是差不多先生所為。

Sun Bin said...

1) 我从来不曾想到苹果会想与文汇大公为伍。若如此,我无话可说

2)我没说壹周刊。我们在讲的是苹果。揭发事件,不担保百发百中。即使偶尔有错,我们也不能怪苹果。我说的是明知不是事实的时候。

3)苹果这次所为,无所谓对错。我也无意参与‘铁票’的评论。(只回simon,你下了旅游巴还是可以投别人的。没人知道你投了谁。一丘之貉之说没冤枉你们)...我只是在想‘狼来了’的故事。03年七月,真的有狼。苹果见义勇为,众望所归。可是cry wolf多了,到要使得时候就没人相信了。这几天,就是滥叫了。
这是我对所谓"公信力“的理解。

Anonymous said...

Leona...我是一直覺得你的散文很好看的,可是當你寫了這麼兩篇文章的同時, 又再一次於文首強調自己:
「我的政治與政策水平乃幼兒園級」
.....
又, 我記得你在跟肥仔孫pakman打賭時又講過類似「自已股票水平極低」....的話

作為一個在經濟日報有份寫評論的人(對不起, 我不知你參與程度有幾多,不過無論幾多,你總是公開認了你的老師,又是你說的──不能丟假),在政治、政策及經濟方面的認知皆無能?若這是謙讓,確是稍為造作;若真心這樣認為,我則非常擔心。

若果覺得自己不能handle這類話題,大可繼續年青才俊系列或人情味濃的故事。這是真心建議。

leona said...

anon:
謝謝你的真心建議。
我也真心在考慮中。

Anonymous said...

一篇小小網誌的網上討論,不同意見互有化學作用, 眾留言者的留言也很有內涵,冷靜.如果這樣的小兒科也不能接受或未能掌握,那麼請見諒,不要張揚開名說自己參與寫評論(而且是社論,社論是很重要的一環 )。 如果強調自己對政治認識如幼兒,但張揚有優秀老師,又同時去發表相關文章,請不要期望以弱小的名義去發表政治議題,談政治不同談愛情也不同談軟性的才俊,總難期望討論像柔弱小花吧.

不同路線題材要不同心態對待,這兩篇談選舉的網誌,已屬公開對一些報章的評審,對方或有不同意見的回應,是意料之中,不要用錯誤的心態去對待不合適的話題,兩篇文章看到的是以柔弱之名,但高調的批評政見,這種處理手法非常不智,也令人擔心.

這留言絕非針對你,但希望不要把弱小拿作言論的防彈衣.

Feheart said...

看了一會留言....
傳媒明顯是有"立場"的.....然而在這裡評論的人, 很多也明顯有立場,由有"立場"的人去評論有"立場"的傳媒,你評按揭,我批鐵票....
情形就如曼聯fans 跟阿仙奴fans 爭論誰是最佳球隊分別不大...
你說傑斯腳法好,我說亨利射術高
大家都可以說得例證充份理據十足....
但其實大家都是基於自我政治立場作出發點去作" 理性評論" .....本身就已經和評論的目標在同一個圈子之中,然後去討論"持平" "公正"等問題...看起來好像沒太大意思....

事實上,真的有需要持平嗎? 我個人向來認同, 通過兩個極端的激烈拉扯, 事實更現於眼前.....
就像法庭一樣, 我們不需要中立的律師, 卻需要強力的兩方控討與辯護, 更多真相才見於其中.....

VC said...

發表逆耳忠言是測試民智的尚佳方法。

為了早日證明香港的民智水平, 從而早日享受帶來改善的民主, 請繼續努力。

有Heart好; 有Heart有腦更好; 有Heart有腦 有Guts最最好!

(不Trade Off太多拍拖和健康下, 勿浪費天賦。)

Leona said...

米生:
謝謝率先披露今天尹思哲的內容
你的財經版例子,很好啊,我沒有異議
至於中立...傳媒哪有中立的?
這根本毫無討論之必要,你和我想法並無二致

Sarah:
謝謝分享你的心聲
我覺得你是個sensible的讀者
being sensible...這在我們的社會,彌足珍貴

賭徒:
社論是一報之論,你硬要問誰寫的,這是對事,還是對人?
歡迎你討論什麼是成熟民主,只要你理有節有據
但你說「經濟日報...有份打壓言論自由」
邏輯上...我唔係好跟到,唔知點回應
到此為止了好吧

Simon:
還在氣頭上嗎?
我轉貼敝報社論,只是分享一種看法,其後引來百花齊放,對號入座,完全始料不及;
至我寫下此文,也只是想談現象,講道理,絕無點評個別報章之意

事實上周日你和Mickey的直播,我也是觀眾之一,看得出你們很用心很努力地做
下班前本想向你說聲辛苦了,忘了而已

我這人對名利權都看得很輕
唯獨對人情,倒是挺重視的
你我相識本來就是緣份---誰會想到聽講座也會識得新朋友?---你要走,隨緣好了
我能做的只有三個字:平常心
你教我的
保重

船山先生:
到訪了,有見地

大文:
今天我和女友喝茶,提到「優質華人」很多,有深度的人卻極少
深度二字,在香港,和石油一樣罕見

Martin:
你提到的鐵票和中立之見,我無異議

SunBin:
都是你,猛狙擊個別報章,惹得我滿身塵埃...
等你回來,找你算賬:)

vc:
謝謝,還未想過放棄:)
trade off拍拖和健康...沒有拖拍,哪來trade off?

Sun Bin said...

拋磚引玉,能帶出理性辯論已是大功告成。

若兼得激起千尺塵埃,能人之所不能也。
別人羨慕還來不及,還要算帳? :-p

Anonymous said...

Hey guys, don't be so hard on Leona,even you guys represent different philosophy, i believe ideas still can bounce and forth
Cheer up, Leona.

Estella said...

如果"親中的不親中的,其實是一丘之貉",那麽,key is that 微妙的差别...I choose HongKong forever!

Leona said...

再說一次:本文著眼理性討論,無意點評個別傳媒/人/事。與本原則不相容的留言,恕難容許發表。

anon:
同意你所說的,文章引起討論,是好事。
但冷靜?有內涵?
你去看看我上一篇探討選舉的文章(轉載敝社論那則)。那裏的留言,和維園差不多。
即使有人想發表理性言論,看見如此陣仗,也會卻步吧?

我包容,但有底線。
上文的留言,就逾越了底線。
某些留言十分刺眼,但我一個也沒刪,只不過立時決定開啟留言管理,並藉此陳述原則而已。

不敢說以柔弱之名,高調「批評」。
事實是,留言者眾,有些來勢洶洶兼彼此相識…
誰強誰弱了。
高調…不敢當。從寫一個字到脫筆,一直心平氣和,讀者的反應,令人始人不及了。
「批評」不敢,以事論事罷了。

feheart:
對,真理越辯越明,但意氣之爭例外。

Sun bin:
說不過你:)

你有則留言,指某報沒有正面面對某批評,卻顧左右言他,問得很好,但抱歉,不想在這裏針對個別報章,不將之登出來了。見諒。

anon:
Thanks much!
:)

estella:
同意…部份同意。
我說的一丘之貉,是指不管左/右,其在性質上並無分別,i.e.都是有取向的。
你講的,則是在此取向之下的價值判斷。

價值觀是值得討論的。
不過這裏已聚集了一些價值觀十分頑固的讀者,使討論失去價值。
以後再說吧。
希望你體諒。

Sun Bin said...

http://tsangyoksing.blogspot.com/2007/12/blog-post.html

i wonder how you guys respond to Jasper Tsang's analysis on Iron Vote.
Numbers speak. He couldn't lie on the numbers, could he?

leona said...

Sun Bin:
這篇文章我也看了,寫得很好。有道理。
但問題是:這是誰寫的?
別人一看名字,馬上…
你明白我意思吧。

昨夜出席「香江論壇」,主持人江素惠小姐在開場白中說,如今在台灣,只有立場,沒有是非。
套用在特區身上,同樣地準。

只有立場,沒有是非。
唉。
這是我們的悲哀。

Sun Bin said...

"這是誰寫的?"
是的,起初我也吓了一跳。以为肥佬黎和曾在玩角色互换。
不过,我们不是说对事不对人吗?不管作者动机为何,我只看该文的逻辑和结论。

假如要在作者上做文章,那不跟他讨论也罢。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孫兄:

Interesting response on Jasper Tsang's analysis.

論鐵票

Quote:
"我認為,毋須花唇舌於鐵票是否存在,更不明白曾前主席想爭拗甚麽,反正泛民、民建聯也有鐵票、遊離票存在,只是比例不同,泛民游離票較多、左派鐵票較多,那是數據分折與驗正結果,其實真的無需爭拗!"

tintinbright said...

"只有立場,沒有是非。
唉。
這是我們的悲哀"

總好過
只有是非, 沒有立場 , hahaha :-P

又之前的"真心建議"
不用妄自菲薄, 以2X的年紀寫政評, 其實寫得不錯. 這是妳的blog, 任意發揮吧, 不拘於任何一題材, 才會有神來之筆! 至於報上評論, 妳老細叫得妳寫, 自然巳投妳信心一票, 誰不在責罵中成長 ... 可能一面鬧, 心中暗讚孺子可教也未可料:-P

Leona said...

sun bin:
"假如要在作者上做文章,那不跟他讨论也罢。"
同意極了。

前天我和好朋友SHS喝茶,他打比喻:假設班上選班會主席。一位是很索的校花,一位是正經八百很想幹點事的憨直男。
因是校花的緣故,自然有一大群裙下之臣擁護;鐵票也。
憨直男唯有四處乞求,各位,對手有鐵票啊,希望大家幫幫忙,記得投票。
SHS說,其實說對手有鐵票,是對對手很大的恭維啊。況且向自己的支持者呼籲投票,也不是很大問題吧。

想來也是。
想法即使有不同,也可以心平氣和。最重要講道理,勿使意氣。結果那天我們談得很愉快。

卡夫卡:
我聽你的話,不談xx和xx,直到已經well equipped.
謝謝:)

TinTin:
這樣說來,立場與是非,看來絕不能單看其中一樣,對不?

謝謝你的鼓勵。
政評我是看得多、聽得多,寫得少,實在是難擔大旗。
還得努力學習。
責罵中成長…是啊,no pain, no gain.
thanks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