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3, 2007

《投名狀》

「我這一輩子,如履薄冰,什麼時候才能走到對岸去?」
龐青雲・《投名狀》

有人說,《投名狀》這套電影是講兄弟情的──「在這個年頭,沒有兄弟,就活不下去」──戲裡面的趙二虎如是說。
但我認為不。
龐青雲心中的大同世界,遠比兄弟情重要。
比兄弟情重要多了。

取下舒城,他要處決兩個姦淫民女的小兵,趙二虎攔他,龐青雲說,以前我當官時,一個捕快把一個窮人打得遍體鱗傷,渾身是血,不為什麼,只因為他窮。而被打的那個人,也心甘情願。
當時的龐青雲就下了決心,如果有一天他作主,不會再讓老百姓因為窮而挨打。
他要
殺一儆百,因為他不許他轄下的老百姓被欺負。
這是電影裡,龐青雲第一次明志。也是第一次的兄弟鬩牆。
但那危機很容易便解決掉,犧牲的也只是兩個小兵。

攻城九月,蘇州終於破了,趙二虎要把那四千投降的太平軍收歸旗下,龐青雲不許。
他拾起一個饅頭,道:四千個兄弟已經餓了九個月,現在這裡有一個饅頭,但你要把一半分給他們(被困的太平軍們),再分一半給城裡的百姓,那兄弟們呢?
趙二虎道,總之我不管,我答應了要留活路給他們。
龐無奈,只好把趙二虎鎖在伺堂,再大開殺戒,把那四千降兵全殺了。

次日,趙二虎兵叛,要帶一夥人離開,龐青雲為了留下他,不惜向他下跪,求他:我需要你一起打南京。
龐青雲說,何魁(另一個清朝的將軍,勢力更大)已經動身了,如果他們先取下南京,受苦的是百姓。
蘇州死的是四千個兵,而兵總是要死的,可南京是上百萬的老百姓啊。
我答應你,蘇州死人,南京活人。
龐青雲終於被說服。
這一次兄弟鬩牆,死了四千人。雖然趙二虎要叛變,可是老三姜午陽還是明白大哥的。

進了南京,龐青雲加官晉爵,被提拔為兩江總督。
而百姓終於得享太平。
可是趙二虎的蘇州叛變、南京私發軍餉已不逕而走。而且,朝中另一勢力亦想拉攏趙二虎,欲挫龐青雲的實力。
朝中老臣子們問龐,你這山字營到底是姓龐還是姓趙啊。暗示他必須清理門戶。
這個兄弟雖然幫他打了天下,可是完全不受控制,又不明白他,留下是個禍患,或者負資產,龐青雲必須狠下心腸。

可是這次連老三也不能理解他了。他以為大哥要殺二哥,是因為要爭二哥的女人。
末了姜午陽親手把龐青雲刺死了。他口中唸唸不忘一句話:兄弟亂我兄弟者,視投名狀,必殺。
一句不辨是非的「投名狀」(兄弟結義),犧牲的,卻是天下蒼生。
歌頌兄弟情?恐怕不是。我想這也許只是電影要表達的第一個層次。

又有人說,《投名狀》裡的龐青雲,是個出賣兄弟、機關算盡的壞人。
我也認為不是。
他心繫社稷國家,可是兄弟們都不明白他。
尾聲有一幕,龐青雲一個人在家中擺好美酒佳餚,準備送兄弟上路,門外,三弟姜午陽在大聲吼叫:嫂子已經死了,你不要殺二哥了!
那一刻,龐青雲用帕子摀住口臉,忍不住鳴鳴地痛哭起來。
傷心的,不但是先後死去好兄弟和心愛的女人,更是那種天下沒有人明白我的孤獨。

記得有一次看周星馳的電影,好像是《九品芝麻官》,周星馳向病榻上的爹爹哭訴,我想當一個好官,可是他們太奸惡,我撐不下去了。
老爹就教他:誰說好官不奸?好官一定要比奸官更奸,否則怎麼能夠頂得住他們?
從此之後,周星馳這九官芝麻就發奮當個奸官,好使平步青雲後,才能實現心中為民請命的理想。
奸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可是明白這心思的世人何其少。
從這套電影開始,我對周星馳改觀。

還有人說,戲裡徐靜蕾的角色,只是花瓶,可有可無。
我也不認同。
的確,她一開始時莫名其妙地出走、中間大部份時間不是為趙二虎整理衣服,就是和龐青雲眉目傳情,連對白都沒有一句…
可是,不要忘了她最後一場戲。

當時午陽要殺她,她說,我明年就二十九了,十四年來,餓沒餓死、打仗也沒打死,我好不容易活下來,現在你憑什麼要殺我?
她說她看上了一幅美麗的紗簾,想要綠的,又想要紅的,她打算今年要綠的,明年要紅的。

她死得多麼不甘心。
紅顏本來薄命,何況生在亂世。
這個女人,雖然不願意和在十五歲那年搶走她的趙二虎在一起、雖然已愛上龐青雲、可是為了生存,都一一忍受下來了,如今有好日子過了,竟要她為一個無聊的誓言(外人亂我兄弟者,視投名狀,必殺)而死?
不划算。
男人好歹還可以拼盡每一口氣,為自己打算,要走,可以走,要留,便留下。
可是女人只能絲蘿托喬木。

我很喜歡幾位演員的演出;李連杰尤其令我刮目相看。
這位少林小子當年隻身來港闖天下、遠征荷里活、一度被人視作背妻棄子的負心漢…
他的路,何尚不是如履薄冰?
那年海嘯他活下來後,就成立了一個慈善基金。
他心裡裝的,即使不是天下蒼生,也絕非單純的個人的名利權吧。

沒想到拍《金枝玉葉》一炮而紅的陳可辛,不但能拍小資情調的電影,還能指揮千軍萬馬。
舒城一役,先用兩百炮灰打頭陣,為緊隨其後的弓箭手開路;狂掃對方的砲兵後,再由趙二虎另率精兵進一步殺進去;龐青雲自己,則從後包抄,攻擊敵人的砲臺。
八百人,搞亂對方五千人。
當兄弟三人被圍在中間,而外圈越圍越大,他們幾乎視死如歸時,救兵終於來了,一個更大的圈,把中間的敵人死死圍住。
策略、兵法、場面、兄弟情…這一場戲,要什麼有什麼。

沒有想過香港人拍戲,居然有如此胸襟。令人驕傲。

*** *** ***

前幾天和耿春亞見面,走到地鐵站口,我們聊了一陣。
春亞思想的恢宏…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所以我相信,他會明白這套電影,特別是龐青雲的心思。

他出身清華大學的學生幹部,而共產黨的學生幹部,每年萬中挑一、悉心培養,幾十年下來,才挑出了一個胡錦濤。
因此中南海雖然險惡,但仍有許多尖子精英前仆後繼。春亞先「以經濟建設為核心」(i.e.來港創港),而非先從政,可以說是他們中間的黑羊。

但他說,目前雖然道不同,但十年後,說不定還是會走那條路。
他笑我,你也是啊,你現在雖然對政治混沌,十年後卻可能是我的朋友,或者是我的敵人。
我搖搖頭:「不,我一定會是你的朋友,因為當你的敵人,下場會很慘。」說完我們相視而笑。

Related Reads:
Start Up系列五之四:華人網上社交 平台首選香港
別人笑我太瘋癲
Max・Justin・宋漢生・耿春亞

6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Leona,

“我這一輩子,如覆薄冰,什麼時候才能走到對岸去?”

妳被找不到男伴的事情困擾~~~~~~?:O

Daniel.

Anonymous said...

Leona,

可能是Server出了問題,現在才看到內容.如果能品味英雄一片的真義,也能明白投名狀的真義~~~~~~:)

Daniel.

Leona said...

Daniel:
不要緊。
文章這麼長,我想也不會有多少人有耐性把它看完。
我沒所謂。
但不要錯過電影。

Anonymous said...

Leona,

不是呀,我第二次看完整篇文章.第一次看只看到“我這一輩子,如覆薄冰,什麼時候才能走到對岸去?”,其餘空白,也沒劇照~~~~~~:P

事實上所有事情與利益糾結了,就會走調~~~~~~:{

P.S.兄弟鬩牆(簡易打中山)

Daniel.

Daniel.

sun said...

投名狀是一套好戲,
不過有兩個地方我總是看不順眼。

一是李連杰單人匹馬負傷之下破壞數支太平軍炮台,完全是第一滴血的感覺。

二是在蘇州地殺那四千降兵,得罪說句,太造作。金城武揮淚下命令,更有士兵嘔吐大作。如果故事是一個西點軍校美軍,平時玩開PS2溝開女,剛畢業之後被派去伊拉克執行一個殺戰俘的任務,有這樣反應是正常。

但戲中那個年代是活著比死去更難受的年代啊! 他們可以為了生活搶軍糧,可以為了一個儀式殺去三個路人。由片頭的兇殘到了片中那種現代化的文明,著實令人拜服。

leona said...

Sun:
你好!
說得對。
那一幕的確十分「第一滴血」,但我覺得情有可願,因為,要拍出李連杰用命逼那位姓陸的將領出手救他。
至於第二幕,哈哈哈,你說得對,那一場戲,太過猶不及了!本來用側寫來表達其殘酷,是個好點子,可惜,導演有一點收唔住掣。
你看電影也很細心啊。

你說,舒城一役,是否很不錯呢?
我自己挺喜歡。
乾淨俐落。
最重要是:我看得懂。
看Saving Private Ryan/The Gladiators時,有許多戰爭場面,我看不懂。哈哈。

sun said...

看完你的文章,提醒了我港產片甚少有這種大型的戰爭場面。除了李連杰蘭保上身之外,其實真的指不錯。尤其喜歡劉華騎馬沖去戰場那個場面。另外呢,戲入面有好多馬趺向地下,其實我好擔心牠們會否受傷,馬腳好脆弱的。

Saving Private Ryan 的戰爭場面,我認為是拍得十分好,好在拍得真實,亦很認真。我大膽猜想你看不懂的原因會否是分不清哪邊是美軍,哪邊是德軍呢?

oz said...

投名狀真的好看,看了之後感觸良多,因我發覺自己也會支持殺四千降兵.難得你寫這blog這般詳細使我重揾很多電影畫面.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Kris said...

激進左翼學生觀點:
我不承認當個奸官平步青雲,然後才「良心發現」為民請命的想法。除非當官的是如列根般的職業演員,要奸便奸但本質不變,否則我不相信有人不會越幹越奸,不能自拔,最後還不是把為民請命的理想忘得一乾二淨,同流合污?

芸生 said...

「兄弟們都不明白他。」

只可惜他認為對的,對他人而言卻未必。

「處決兩個姦淫民女的小兵......再大開殺戒,把那四千降兵全殺了......在家中擺好美酒佳餚,準備送兄弟上路。」

將自己認為對的強加他人,仍是對乎?以一己信念決定他人性命,龐青雲已經成魔,只能不斷的殺下去。

無對,無錯,只有勝負成敗。

小弟也有一篇相關作品,有空不妨過來瞧瞧:

http://forestying.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857213

Lora said...

i think you are trying to use this movie to "celebrate" your believe in red-communism-china. that's pretty lame.

Leona said...

Sun:
分不清美軍和德軍…?
噢。也許被你說中了:)
我只看到一大群人互片,畫面起勢震動,一點頭緒都沒有,好笨!

Oz:
謝謝。
我一看完戲便急不及待回家寫下這些感想,所以記憶猶新。
不過沒看電影的可能被弄得一頭雺水。

Kris:
不,我不是說龐青雲奸,然後有朝一日會「良心發現」。我的想法和你一樣:忠/奸的本質是很難改變的。那關乎一個人的信仰和價值觀。

我反而覺得龐青雲本質是忠的。
呢,就像周星馳電影裏那個九官芝麻官。
他只是在走往彼岸的途中,不得已使出霹靂手段,就這樣被世人誤會為奸雄。

想起曾國藩的一句話:
用霹靂手段,顯菩薩心腸。
其實這句話我還未參透,也不知該不該這樣用。

芸生:
看了你的文章了。
看來你比較認同二虎,對嗎?
可我不以為然。
趙二虎這種人,正因為他忠肝義膽,卻冥頑不靈,所以最累己累人。
他是「好人」,所以大家容易認同他的做法是「對的」。但這並非必然。
好人與好事不一定要相關關係。
好人做壞事的例子不勝枚舉。

設想一下,如果你是CEO,但你的右左手,卻多次自把自為,甚至乎不顧公司的policy和長遠利益,自己認為對的便去做,那還得了?如果在今日的香港,這名下屬肯定炒得;在人吃人的亂世,則只能以武力/江湖手段解決。

把自己的信念強加於人的,不是龐青雲,是趙二虎。
例子:他私發軍餉,卻叫眾人向龐青雲道謝,這分明是叫他照單全收,沒辦法下台。

陷兄弟於不義的,也不是龐青雲,是趙二虎。
以殺那四千降兵為例。二虎被黃文金的死感動了,一下子衝動起來,就答應他給那四千人一條活路,可見他完全沒有深思熟慮,亦完全置自己的軍隊於不顧。他甚至不了解龐青雲的忍辱負重,為了取蘇州,不惜向狄大人下跪、與宿敵/舊恨何魁交易。
你認為青雲殺那四千人陷二虎於不義,二虎又何尚不是使青雲陷於兩難與不義?
這次三弟由於親眼目睹青雲的行為,所以才堅持「大哥是對的」。

我不覺得龐青雲殺人成魔。
蘇州死人,南京活人就是證明。如果他是魔,他就會殺下去。非不得已,他根本不想殺人。
例子一:納投名狀時,三人中以他對殺人最不認同,所以才會叫那個無辜被殺的人:「記住我的臉,下輩子找我報仇」,二虎和午陽反而不當一回事。例子二:午陽死命要刺死他時,龐根本不想殺他,只是想他收手,他說,「你不要逼我」。他完全可以一下子就斃了午陽的,他沒有,他甚至最終讓午陽把他刺死了。

三人之中,我覺得龐青雲才是真正的男子漢,能屈能伸。三弟問他,大哥,你不要去求何魁,他說,你想不通就不要來。
這是大丈夫。

Lora:
感激你把我的文章從頭到尾讀完了。
但對於閣下的豐富的想像力,區區實在無從理解。

Martin Oei said...

在英國歷史上,有一位像龐青雲般被不解的人,經歷不盡相同,但確是霹靂手段,菩薩心腸,那是英國護國公克倫威爾。沒有克倫威爾,沒有光榮革命的基礎。

在現代史上,華人和英國的共同歷史也有一個: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很多人都認為他獨裁,但如果沒有李光耀以霹靂手段清理馬共,下場很可能是血洗南洋,就像1969年930政變那次一樣,他是以自己性命作賭注,救了三百萬南洋人。

如果李光耀完全不相信民主憲政,他沒必要留下英國西敏寺式政制。

但像克倫威爾,或李光耀這種人,中國文化很難會出,因為中國文化沒有基督教般有外來約制的信念。

Anonymous said...

Martin Oei:

你說得對,香港好多人以為大學讀商科先至係叻,真正叻應該喺大學讀政治或者法律.能夠保護人民及好制度才是重要~~~~~~:)

Daniel.

Kris said...

Cromwell不算被世人不解吧,西敏寺外還有他的巨型銅像呢,不然建來幹什麼。世人已經承認了他的功績。

我也不是說龐青雲奸,他是心裡忠,行為奸(曹操?)。我只是質疑,一路登上殿堂的過程中,發生這麼多事,究竟會有多少抱著理想走進建制的人,不被權術所腐化。

said...

電影想說的龐青雲,不是簡單的奸角一名,這很明顯。現實中,無人為奸而奸,行為背後總有原因。

龐青雲有其理想國,但其以兄弟作炮灰、降兵為箭靶;先允搶糧姦淫而後殺兄弟樹威、為攻城跪地求趙而得官位設伏殺虎,是否因而變得合情合理﹖今日殺蘇州手無寸鐵的降兵以存南京百姓、他朝可以死南京百姓以保天下蒼生。理想國中,龐青雲自己成為了決定誰生誰死的神。雖然沾不上邊,卻想起死亡筆記。

不是不同意龐青雲心繫百姓(甚於心繫社稷國家),只是當理想國的想法能使其中手段超越是非時,其實很恐怖。地獄之路由善意鋪成,歷史的教訓實在太多。

Martin Oei said...

我明白明的憂慮。

在John Locke的Two Treatises of Government有一種特殊權力,叫Prerogative,這正是講這種情況。有些時候,我們需要聰明的君王,明智作出決斷。問題是,這種權力如果落入另一名君王,可能他的決定就不為公眾利益服務,所以這是一種危險權力。

不過中國人大鑊在,依賴聖人,查實濫用這種特權來管治國家。

Brian said...

「以菩薩心腸,行霹靂手段」是在政壇生存的最高法則,但真正能夠做到的又有幾人?更多的人是逐漸被權慾薰心,而忘卻昔日的情操。

Sun Bin said...

嚇。。又關基督教事?

Sun Bin said...

"分不清美軍和德軍…?"

舒城之戰也分不清清軍和太平軍。本來制服(頭巾)髮型都不同,可是鏡頭轉的太快了。

舒城其實完全是抄襲gladiator,小兵先戰,然后是將軍去顯示他們的匹夫之勇。非常公式化。

反而蘇州城門打開有新意。可惜太平鋪直敘了。假如先開城門,在倒序城中發生的事會較好。

Sun Bin said...

南京是一個反高潮,大概拍到哪里budget已經沒了。

Martin Oei said...

中國人永遠都不會明白,基督教/天主教,甚至回教對確立民主制度的重要性。

任何人間君王在行prerogative時,都會考慮在上天堂後上帝怎審判,所以人外有人,而上帝的律法是令當政心存恐懼,始終人對死後世界一無所知。

但在中國世界,萬歲爺便是天子,天子便是神,還有什麼怕?難道怕玉皇大帝。所謂的報應輪迴,沒有天外天的制約,就是少了一重制約力。

Sun Bin said...

這是甚麼樣的邏輯關係啊?

1)中國人沒有西方宗教,就不能明白西方宗教的影響
2)西方宗教有部分影響,就代表宗教是必要條件?就代表基督教是必要條件?
3)回教對確立民主制度的重要性?試舉例之?
4)在今天中國,還有萬歲爺的概念?
5)有制約力(倒不如說畏懼心吧),就是民主的先決條件?

那恕我愚鈍好了。

Martin Oei said...

由sun bin的文字,看出他對宗教與政治信念關係,知得是不夠。

1. 中國的宗教體系問題是,既非多神系統,亦非一神系統,到底「天」是怎樣的概念?
2. 你翻開西方主要的政治哲學著述,除了馬克思的《資本論》,其餘與基督/天主教影響甚深。
3. 回教也是基督教/天主教等的同門兄弟,一如俄國東正教。
4. 不知我們日常講的「阿爺」,大家對「人大常委」的畏懼,是不是與古代同?
5. 有畏懼心不只是民主的先決條件,也是行良好管治的先決條件。你看台灣那種,真的只能用老毛年代的「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來形容。

Sun Bin said...

don't be condescending.

假如我開宗明義,就說
”由Oei的文字,看出他對于邏輯,知得是不夠。"不知你有何反應

---
不一一回了
就說回教吧,就是因為回教室基督教的同門兄弟,我才會提出這個問題。你不去面對我的問題,卻顧左右而言他。

Kris said...

好似政治學初基喎,我有上馬嶽堂架。
宗教對政治係有千絲萬縷既關係,但呢個係以前既事。到宜家政治制度發展靠既應該係法律啦?
我分開三種例子講:香港、大陸、台灣
香港叫做「表面上」法治成功(雖則魔鬼在細節,有好多殖民地留低既陰毒法律),起碼一般人都對法律有最低限度既概念,知道要守法。咁法律就成為左制約既重心。
大陸自稱係法治,但有時走唔出人治陰影。人大常委做野都要講法律(釋法都係合法架!),香港人對人大常委既畏懼係因為唔清楚人大都有法律依據,見到果幾條成日出口術既pk 就以為人大唔洗跟法律鍾意點就點。而實際上人大係用法律黎玩香港人,因為堆條文乜都無寫清楚。
台灣仲簡單,法律變成左當權者用黎玩政治既工具,守法?無呢回事。陳水扁就係法律!

Anonymous said...

 "我们总抱怨人心险恶,竟然那么多变而残忍,庞青云杀害了二虎,二虎死前净还念念不忘庞的安危。是庞青云变了?其实只是二虎,午阳等人一直不懂而已。庞青云从死人堆里爬出,口中念念兄弟们都死光了,似乎悲怆到了极点。但试想,什么样的人会再战场上看到兄弟们一个个的死去,自己却选择了装死而活了下来。那一千六百个弟兄,其实也只是庞青云实现心中野心的工具而已。他是一个为了野心而活着的人,弟兄们死了,他的野心无法实现了,他也好似死掉一般。后来劫军粮时连连救下午阳和二虎,他只是在赌,他一直在上面观战,只是当看到午阳二虎眼见都要遇险时,他想通了,此二人是他的一个机会,没有他们,他都没有饭吃,他们是可以作为像那一千六百个弟兄一样的“兄弟”,是他未来的工具。他喜欢莲生,却发现她是二虎的女人,为了自己的野心,他忍住了,当自己野心已经不需要二虎的时候,他终于爆发了。舒城一战,庞奋勇杀敌,也是在赌,赌一个机会,他只是一个好似死掉的人,一个有野心的人,无法实现自己的野心是莫大的痛苦和悲哀。他拿了自己的命去赌,赌赢了,便离他想要的世界多近了一步,赌输了,只当是自己又死了一回。之后的无数次战役,他无不是在赌,不惜赌本的下注,他只当自己是个死人而已。甚至到了面圣的一步,他也在赌,不是每个人都有胆量提出自己的请求,免税三年,殿里的朝廷大员都在发抖,他自己何尝不是胆颤心惊。不过因为兄弟们的血,敌人的血,老百姓的血和他自己的搏命,他都赌赢了,突然发现他的野心并不是那么的黑暗,在他在任命仪式上走向自己梦寐以求的位置的时候,我想他终于觉得自己的野心实现了,在付出了这许多他认为值得付出的代价之后,他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做自己一直想要达成的事情了。我觉得他是真的一心为一方穷人的安宁想做到一些事情,只是其他人并不懂他而已,而他也没有弄懂别人。他以为的朝廷是他今后的“兄弟”,只是,他不懂朝廷,更不懂那些官们了。
  
  二虎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一条汉子,他只看中一个义字。不为利,不为己,他只为一个义。庞青云救了他的命,结拜了兄弟,就永远是他的大哥;魁字营小头目打了他两鞭子,杀了村子里的老人,时过多年,他硬是打了回来。对何魁离间的企图时发出的怪异的笑声,在自己中箭身亡之时对自己无法“救下大哥”的愧疚,无不表现了赵二虎的忠肝义胆。只可惜,他只知道兄弟情分,其他的一盖不知。他舍命救出了童年的青梅竹马,却不知这个女人已经不是莲生了,她学了琴棋书画,心变了,她要做大户人家的小妾了,却被抢回来做回了穷人,还是土匪的女人,二虎以为是救了她,其实他已经不懂了。为义生,为义死,被义蒙住了眼睛。二虎之悲,恰恰让人凄凉,天大地大,没有兄弟情大,只是他不懂,这猜不透的人心,他真的不懂而已。
  
  姜午阳没有什么思想,也没有什么文化,却是个信理的人。看电影的时候,身边的美女说,午阳重情,他是讲感情的。我看不然,他是车头彻底信理的人,这道理有他自己悟的,也有别人讲给他听的,只要是这道理在他那里说的通,觉得对,那便是理,他信这个。擒贼先擒王这个理,他学的最快,记的最清,用的最好、挂在他嘴边的一句话是,大哥是对的,他下令放箭屠城,他阻止二虎回家,因为他相信大哥是对的,他自己想过了,也认为是对的,他认了这个理。她发现,大哥和二嫂的事情,他也认了一个理,这是不对的,只是还没想通,就发现二虎眼看就要被处死了。于是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有理的出口,反乱兄弟者,必杀之。整片的最后,刺杀庞清云,反害兄弟者,必杀之。姜午阳认理,他的心里只有对的错的,其他的没有。他也简单,也复杂:简单的是,他认为是对的,他做起来毫不含糊,认为庞青云的战术是对的,他第一个站起来冲锋陷阵;复杂的是,其实太多的时候,他真的弄不懂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最后十几分钟里他的痛苦,完全来自于是非的纠缠,原来认为是对的,结果却是错误的,这对一个认理的人,太残酷了。
  
  莲生,剧中唯一有名有姓的女性角色,却成为了风口浪尖。她觉得二虎是个好人,但是庞青云却更懂他的心思。她觉得自己是个大家闺秀了,只是终究发现自己永远逃离不了“匪窝”。她被认为是兄弟二人反目的原因,但是她自己却真的只想好好的活下去,过好日子。但是什么是好日子,她还没有弄懂,绿帐子,红帐子,其实并不是她的好日子。如果说其他三人的悲哀仅仅是不懂别人,莲生之悲哀是她不但不懂别人,甚至也没弄懂自己。
  
  这片子其实蛮压抑,每个人都坚持着自己的坚持,却都纠缠了太多的不懂。他们都曾经认为这世界是那么的简单,庞以为只要有了朝廷的认可和地位便可以造福一方,为了这一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二虎以为只要有了兄弟的情谊,就不再有天不再有地;午阳以为只要是对的事情,做了就是对的,就是理。不过,庞没有弄懂这个世界,二虎没有明白这个世界,午阳也无法判断这个世界。庞最依仗的朝廷害死了他,二虎最信仰的结义兄弟害了他,午阳还在做着他认为对的事情,只是永远也理不顺这千丝万缕。
  
  猜不透的人心,只是你不懂而已。"

這篇文章寫得很好, 所以轉貼在這裡。 看完這齣戲, 它進一步讓我認識什麼是人性, 尤其是男性眼中的世界是應該是怎樣的... 或許他們比我們更需要面對現實, 所以他們比我們更成熟或更殘忍...
到最後比我們更成功...唉...

leona said...

ANON:
請問這是從哪兒找來的文章?
寫得真好!可以告之出處嗎?

我是女生,比較能理解女性的心態,所以除了寫蓮生那段,我倆意見還大致相仿外,對方分析青雲/二虎/午陽都比我優勝多了。佩服佩服!

Kris / 明 / Brian:
同意。權力令人腐化,絕對權力令人絕對腐化。這真是放諸四海皆準。因為這是人性。

明,我不喜歡死亡筆記,我覺得人不能生宰別人的生死;天可以。但我不認為龐青雲是自命手執生死大權的夜神月。
嗯,也許,我們對這個人物的理解大概有點不一樣。

Sun Bin:
你說起來,倒真覺得那場面和The Gladiator相似…
我看不懂The Gladiator,因為CG太多,我眼都花了。舒城那場戲勝在清楚。
叫女人看懂戰勝場面,挑戰我們的生理極限。哈。

至於南京,是,那段明顯從略了。
除了budget外(老闆投了上億進去啊老天),也許導演已不想再拍戰爭場面,轉而拍更兇險的人心?

Martin / Daniel / Sun Bin / Kris:
原來我唸大學三年,只唸過一科政治系的科目,可見政治水平之低落(係Kris,我冇上過馬嶽堂,佢個陣未黎中大),故此,還是在一旁學野,不插嘴了。
:)

Martin Oei said...

sun bin:我並無意在Leona的博客開火罵人,但顧左而言他是你閣下,到底閣下有沒有搞清楚各宗教之間的關係,回教經典包括舊約的,耶穌被列作回教先知之一,這點常識你該知嘛。

我每次與簡體字人辯論都沒有什麼好結果,我明白了,很簡單,他們知世界知得太少,但以為知很多,這樣討論下去只會是罵戰,沒有意義。

吳瑾 said...

我覺得,龐青雲不一定是好人或壞人
但卻是較像是"做大事"的人

戲裡他走的是一條變質的路
心越走越狠,由最初叫被殺的人認著他的臉,到黃泉找他報仇,到後來把殺兄弟的帳算到朝廷那邊

想想我們的免稅額是拿別人的性命換回來,多麼可怕!

Anonymous said...

leona said...

Martin / Daniel / Sun Bin / Kris:
原來我唸大學三年,只唸過一科政治系的科目,可見政治水平之低落(係Kris,我冇上過馬嶽堂,佢個陣未黎中大),故此,還是在一旁學野,不插嘴了。:)

別怕,政治或公共行政只是易學難精,只要思想再加上交流,必有心得.

我應該沒空在戲院看了,但聽你們對龐青雲的分析,他是典型的中國人,以為得到權威認可=局內人(Insider),too simple and naive(泠笑中)!水滸傳及太平天國的教訓還不夠深刻嗎?為人作嫁不會有好下場~~~~~~:)

Daniel.

Leona said...

吳瑾:
龐青雲的確是個大丈夫。
他有氣魄。

Daniel:
這電影好看,有空勿錯過。
至於政治…暫時沒空鑽研。哈。

Sun Bin said...

"中國人永遠都不會明白,基督教/天主教,甚至回教對確立民主制度的重要性。"

我問,“回教對確立民主制度的重要性?試舉例之?”

回答,“回教也是基督教/天主教等的同門兄弟,一如俄國東正教。”
+扣帽子 -- “看出他對宗教與政治信念關係,知得是不夠。”

我問,“你不去面對我的問題,卻顧左右而言他。”

回答,“到底閣下有沒有搞清楚各宗教之間的關係,回教經典包括舊約的,耶穌被列作回教先知之一,這點常識你該知嘛。”
再扣帽子,“我每次與簡體字人辯論都沒有什麼好結果,我明白了,很簡單,他們知世界知得太少,但以為知很多”

---
中國式的辯才。了不起。

對不起,沒有人要你解釋回基兩教的關係。問題是回教對確立民主制度的重要性的例子。

芸生 said...

龐青雲做事瞻前顧後,顧全大局,忍辱負重,能屈能伸。這些都是對的。

但有誰可以保證他的目標一定正確?

「蘇州死人,南京活人」如果成立的話,我也大可為希特拉辯護:「殺光猶太人,世界就和平了。」

生也有涯、知也無涯,任憑你有多少知識,相比起浩瀚宇宙,也不過是井底之蛙而已。

坐井觀天,其出錯率可想而知。更何況:有誰敢說這世上有絕對的對錯?對最後,也只能以勝負分辯而已。

拋開勝負,既無絕對的對錯,做人就應該隨心所欲。個人認為,做事不應以對不對為原則,應該以想不想為原則。

試想你百年歸老時,應該不會為一些「做錯了」的事感到後悔,令你感到後悔的,感該是那些你想做而沒有做的事。

在「投名狀」中,我看不到多少政治抱負、領袖才能,我只看到情:

所謂情者,生之於心,心無定向,情所飄忽,兒女之情如是,兄弟之情亦然。激情永遠無定,投名狀中以命繫情,情生情滅,生於血光殺戮之情愛,又豈能不終於殺戮?

這個,就是我眼中的投名狀。只是看了你的文章,又想多了一些而已。你說我認同二虎,其實不是,我從不習慣糾纏人與人間的是非對錯。

而諷刺的是,小弟的處事作風其實較接近青雲。如果要以人間成敗作衝量的話,我會更認同坐在冷凳上的三個官。

投名狀教訓我們:做人千萬不要做兵(賊),做將帥也沒有好下場,要做,就做官。

(同樣是一雞兩食)

Anonymous said...

芸生 said...

投名狀教訓我們:做人千萬不要做兵(賊),做將帥也沒有好下場,要做,就做官。

要做就做國家領導人!

Daniel.

Anonymous said...

Daniel said.

要做就做國家領導人!

仲要睇做咩領導,做皇帝一樣唔好玩。

芸生

Anonymous said...

芸生:

做皇帝根本唔好玩,如果唔係貪財,就係做到隻'積',死味~~~~~~?:P

Daniel.

Leona said...

芸生小弟:

看了你這個留言後,我想起一句話:

寧教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

以前老師教我們,就會說,你看,曹操多麼奸,負天下人喎。

後來我會這樣想:寧可被天下人負你,也不負天下人,一個普通人,有這樣的guts嗎?

就好像一個人寫網誌,想寫什麼就寫什麼,誰罵他他也不管,得罪全世界就得罪了,如何?
這也許是狂妄,也是膽識。
我這種小女人,就沒有這份膽識了。但我佩服有膽識的人。

龐青雲也是有guts的人。寧教我負天下人。

不知芸生同意否?

VC said...

Martin Oei, "...與簡體字人辯論都沒有什麼好結果...他們知世界知得太少,但以為知很多"

太傲慢,太偏見了吧!

VC said...

Martin Oei, 你今次與簡體字人辯論都沒有什麼好結果,我明白,很簡單,你知世界知得太少,但以為知很多,只會罵戰,沒有意義。

Anonymous said...

Leona said...
芸生小弟

看了你這個留言後,我想起一句話:

寧教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

以前老師教我們,就會說,你看,曹操多麼奸,負天下人喎。

後來我會這樣想:寧可被天下人負你,也不負天下人,一個普通人,有這樣的guts嗎?

就好像一個人寫網誌,想寫什麼就寫什麼,誰罵他他也不管,得罪全世界就得罪了,如何?
這也許是狂妄,也是膽識。
我這種小女人,就沒有這份膽識了。但我佩服有膽識的人。

龐青雲也是有guts的人。寧教我負天下人。

不知芸生同意否?

我同意,龐青雲有guts,是個有魅力的人,對女人亦有很大吸引力(儘管這種人只會不斷地背棄女人)。

對世人而言,這種guts未必限於建功立業,也可能是跑到戰地做義工,或是辭工環遊世界等。

其實不只青雲,《投名狀》裡的男人個個都有guts(這也是影片的吸引力之一)。在女人眼中,男人應該有guts。

可惜現實與戲劇大相逕庭,充斥於現實世界的,卻多是一些未戒奶的男生(女的也不少,但奇怪在香港,男的比女的多)。

曾經有個男孩愛上某女生,跑來向我請教「追女秘笈」。我叫他反問自己:「到底你具備了哪些條件,令你值得擁有你心目中的女生?」只可惜現時香港大部分的男孩,都只懂得打機、睇戲、逛商場,工作上時時抱怨懷才不遇,卻從不主動爭取,也說不出自已到底何才之有。

在香港這個富裕社會,有guts的風險其實很低。想做就去做,只要不要想太多樓啊車啊的小康指標,大不了重新再來,反正此地餓不死人。但偏偏在一個社會安全網如斯穩固的地方,人們卻只愛追求小康,豈不怪乎?

芸生

Leona said...

芸生:
看了你這這番話,若你不是某報的主筆,我們的《新香港人》一定預埋你玩
:)

Sun Bin said...

其實個人認為最深刻的投名狀影評在一個短短的留言里

“港人拍片,长于描绘市民生活的烟火气,一旦涉及政治和历史,从观念到细节到趣味都一塌糊涂。

如果对刺马的新旧版相比,还是有五十步与百步之别。刺马案如果剥去庙堂背景,变成100%的江湖叙事,那就什么也不是————张彻的片子恰恰是个好注脚。
投名状纵然千疮百孔,对港片式“兄弟情义”的颠覆和讽刺还是个优点,起码我看着很舒服。"

來源: weizhou

---
至于戰爭,個人認為還是’墨攻‘好。
投名狀的戰爭,讓人聯想到偷’三國無雙‘的兒戲’旋風陣‘

Sun Bin said...

再轉貼一個“沒有什麼好結果” 的“簡體字人”貼(套用“知世界知得太少,但以為知很多”的話)。

---
http://bbs.tiexue.net/post2_2456566_1.html

从装备上看,山字营的装备非常一般,全部以冷兵器为主,包括了400步兵、200弓兵、200骑兵,而面对的太平天国部队(应该是忠王李秀成的部队)除了传统冷兵器外还装备了200名火枪手,应该说无论是人数和火力清军都处于下风。为解决火枪手的威胁,李连杰想出了用200步兵当肉盾而用弓箭手压制的方案。在片中,双方列阵相距300大步、火枪的射程为200大步,而弓箭的射程只有100大步。估计一大步为 0.85m,也就是说片中设定的火枪射程为150~170米而弓箭的射程为80~100米。

根据片中的交代,可以估计战斗发生的时间应该是1858年左右,当时军队装备的主力火枪是鸟枪和抬枪,其特点是前装滑膛、散装黑药、火绳点火。片子单兵操作的应该是鸟枪的一种,当时已经接近现代步枪,是明朝和倭寇交战中缴获倭寇火枪,随后改进仿制的,射程一般在150米左右。而当时装备的弓箭应该是复合弓的一种,以四方竹片作为弓胎制成的合成弓,其最大射程大约200米,但真正的有效射程大约为最大射程的一半,就是100米左右。相比其他弓箭,英格兰长弓最大射程300米,中国唐代的角弓为150步(大概230米),其他很多弓都在两百米左右。不过从电影上看,弓手伴随步兵进行冲锋,其弓长较短,考虑到绿营的装备一般都较差,所以片中设定的射程还是比较符合历史的。


。。。 从苏州城攻防的战术上,影片出现了几个很搞笑的地方:

1、清军狂挖战壕,把苏州城外挖的就像斯大林格勒郊外了,交通壕、防炮洞、指挥所,沙包、枕木到处都是,简直就是一场现代堑壕战,难道当时太平天国已经装备了面杀伤武器了?还是太平军提前进入了大炮兵时代?虽然历史上双方都有过利用地道掘进进行城墙爆破的战例,但电影中表现的多少有点过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清军攻城没有攻城器械,片中就连云梯都没看见,很难想象当时的清军在面对高墙坚壁的时候难道真想用火力轰开城门冲进去?感觉后半段的军事指导是不是换人了还是突然变傻了,最后攻城时刻清军竟然打算端着鸟枪打冲锋,难道清军能在高速运动中不断保持鸟枪这种前装火力的持续射击吗?苏州城门可是厚厚的树在那里啊。

历史上的苏州城破,是在63年12月,苏州守将郜永宽等杀害主将慕王谭绍光和500士兵,投降献城的,整个苏州功防战从8月开始到12月,而不是影片中说的9个月。

VC said...

ha ha, Sun Bin.

if you think 墨攻(the movie)戰爭好, you should spend some time to read 墨攻 comics. it's much much better! (at least try volume one)

Leona said...

Sun Bin / VC:
同意。講作戰,講計謀,《墨攻》略勝一籌。
Sun Bin,你轉貼的那篇講戰爭的,好professional啊。

Sun Bin said...

unfortunately i do not have the patience to read comic :)
but i have also been impressioned by Koei's 3 kingdom game series.

but a digression: IMHO we need to thank our neighbours (japanese and koreans) for their interests in our history and culture. instead of accusing koreans of 'stealing' the credits of chinese medicine, dragon boat festival,etc. we should just thank them for bringing them to the attentsion of the world (/unesco).

Sun Bin said...

leona,

i think i found it via douban.

it seems that there is no way anobii can compete with douban because of the size of the reader group (and hence economy of scale), although it may be easier to find 'neighbours' because of anobii's smallness. for this i am worried for your friends.

VC said...

tried douban this afternoon.

much better interface.

anobli is too lazy, far too small 'knife' for tree.

Leona said...

Sun Bin / VC:
In terms of readership / audience size, I agree that anobii is not comparable with douban. I think my friend Greg knows it well too (see here).

But I was thinking does it have to compete with douban?

Take Google & Baidu for example.
Perhaps the market is big enough to have one international site and one mainland site...?

Sun Bin said...

but mainland and US are of similar size (ie scale).
HK's scale is a few hundred times smaller.

so my point is that the market is NOT big enough.

Sun Bin said...

in your discuss you talked about categories. i.e book vs movie/music.

i was assuming book vs book (i.e. as if douban does not have the movie/music categories). anobli has mainly HK users while douban covers mostly mainland users

Leona said...

Sun Bin:

No. Anobii's users are mainly from the west, e.g. Italy.
Check alexa.com and you will know.
:)

Sun Bin said...

that confused me even more. i checked alexa. the geographic split is
Italy51.6%
Taiwan19.0%
Hong Kong11.3%
Spain3.2%
United States2.7%

so it is not 'mainly from the west'. it mainly from JUST italy. i do not know the reason, maybe it has a partner or licensee in italy. if that is the case, maybe this is anobii's strategy. licensing/partnering with medium size countries.

anyhow, the scale is still limited, as HK represents 1/8 of the total traffic, and the user generated contents are segregated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

Sun Bin said...

http://www.douban.com/review/1267266/

it is basically water marsh, as in this post. but chan has tried to insert too many elements into it.

Anonymous said...

其中一些人物個性刻畫淩亂..自古交戰.斬首使節的事情多了。有這麼傻的蘇州頭領. 有意死在使臣刀下的.可能吸了太多鴉片燒壞腦袋...而趙二虎呢,當賊匪,搶軍糧一段可見其殺人凶捍.,殺人不眨眼睛, 漁網一扔,人就成了俎上魚肉,任另其宰割.屠城三天殘害百姓自覺天經地義. 殺人如麻的土匪頭子, 殺降現出婦人之仁. 與敵人大講予腐義氣,哭死過去...導演思維真有意思. 有點不符合常理.不真實.不現實.. 個性刻畫淩亂, 前後矛盾百出, 趙不相信這位大哥,一次又一次反龐,看似尊重的行為卻釋放出嘲諷的意味,不明白什麼是戰爭謀略。兵變 發餉 基本上除了「或者大哥是對的」,從來都不怎覺得他把李當成大哥,或對大哥有半分瞭解及兄弟情, 卻在最後獨自救人, 邏輯混亂, 這個情景是為煽情為了表現主題硬安上的, 行為更不像一個當了十多年匪首的人

VC said...

昨天才和老爸看此片。

Leona, 妳實在太照單全收人家的自我抽述了。

信龐青雲"心繫社稷國家" 也要信丁蟹,劉建明想做好人! 他眼中只有向上爬,往那金黃的寶座!

無疑他強捍,有Guts,但只是個權慾熏心,將包括他自己的所有人命都當是可押上輸掉的瘋狂賭徒! 大丈夫? 是也是有病的!

實難想像妳文中Comments中的那份敬意。

sun bun, 你兩篇轉貼很正,極之讚同!

(明,罕有地與你意見一致。haha)

Wendy Chang said...

Leona:

無意中路過你的blog.

看了你這一篇, 驚喜, 終於有人在電影中看到的東西, 和我看到的一致了.

"他心繫社稷國家,可是兄弟們都不明白他。" -- 是的, 我看到的龐青雲就是這個樣子. 還有你的觀察, 深得我心.

這是我在自己blog上的電影看後感, 與你分享:
《投名狀》--漩渦中的領袖
http://changwendy.blogspot.com/2008/01/blog-post_14.html

速讀這篇的讀者comment, 看得我好難過......

Leona said...

Wendy,

既然有緣路過,以後請多點來。
=)

我也很高興有你的想法和我的相若。
其實不同也不打緊。多討論可以刺激思考。
讀者的comments…我不過難過呀。
我覺得,有人討論是好事,何況,有人引的評論也著實寫得不錯。如果人人的想法都和我倆一致,不是太單調了嗎(VC與anon應該會認同這句吧)。

到了你的博客一遊。看了「八陣圖」一文──以如此幽默的手法表達曾經經歷的痛苦,你絕對不是尋常女子,了不起!

Wendy Chang said...

Leona,

你說的對, 是的, 難得你的blog提供了一個讓大家開放討論的平台, 見到每個post一來就十來個以至數十個回應, 可喜呢!

謝謝你的"評價" :) 對是我一份鼓勵.

我會多來這裡的, 你寫的文章讀來很有興味!

Wendy

Leona said...

Wendy,謝謝!
期望多與你交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