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6, 2007

原來,世界很小

平安夜,公司一個部門在大家樂訂了到會,那分店經理親自把食物捧上來。
由於經常在他那兒買外賣,有點恃熟賣熟,就和他閒聊了幾句。
原來,他真的和我們有淵源。
他曾經在敝報當過打字員。
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關於那工作,他只記得一件事:

「以前我專門負責為社論打字,那位主筆先生,字潦草得不得了,其實,我只看得懂三成…」

我忍不住笑出來。
我老師的字。
嘿嘿。
在敝報,我想除了打字員外,就我最能懂老師的字。畢竟,我們通信好些年了,他的字我看得很多。
我想,比起評論版編輯,我可能更勝任一個打字員的工作。

*** *** ***

因為寫博客,我認識了他。
一直通電郵,沒有見過面。
某日才發現,他在大學當教授的父親,原來是敝報的長期作者!
我的意思是,遠在我服務敝報之前、在我老師擔當評論版編輯的年代,他的父親已定期替我們寫文章。
今年稍早,我還和這位教授通過電話,接電話的人,竟然就是他。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如今,卻連氣味都嗅過了。
噢。

*** *** ***

仍是因為寫博客,認識了她。
她是Joe Chan的學生。這不出奇。Joe Chan的學生那麼多,招牌掉下來也會壓住兩個。
她不但是Joe Chan學生,還是我小弟的同校同學。而我小弟才轉校幾個月。
小妹妹,我弟弟秉性頑劣,無心向學,平安夜玩至通宵不歸家,次日還笑嘻嘻地問我姐姐你的平安夜是否很平安…
你若在校園把他逮著,記住教訓他,不必替我留面子。

*** *** ***

個多月前,看到一位友報姓劉的記者訪問龍應台
才看三五百字,已發覺這位劉君絕對是個寫文章的高手。
請看這一段:

龍 應 台 終 於 遇 到 了 她 的 對 手 。
她 從 不 怕 。 20 年 前 , 她 寫 《 野 火 集 》 , 在 華 人 社 會 燒 起 滔 天 巨 火 ; 她 怒 台 灣 、 斥 中 國 , 狠 狠 的 給 胡 錦 濤 寫 信 , 對 陳 水 扁 直 直 的 打 。
偏 偏 怕 這 麼 一 個 他 。
...
天 下 的 母 親 , 用 一 年 懷 兒 子 , 花 一 生 為 他 憂 。


今天,一個朋友傳來了一篇訪問李連杰的文章。
也是才看首三百字,已覺不同凡響:

訪 問 李 連 杰 , 我 其 實 猶 豫 。
...

我 備 了 堆 「 實 冇 死 」 的 演 員 心 路 問 題 , 沒 料 被 他 一 句 擊 倒 , 「 電 影 , 我 拍 完 就 算 了 。 」

聽 說 陳 可 辛 及 劉 華 睇 好 你 憑 此 片 衝 擊 奧 斯 卡 , 「 機 會 率 根 本 是 零 。 」 他 揚 手 , 示 意 不 值 得 討 論 。
我 的 訪 問 吊 鹽 水 。

你 看 電 影 嗎 ? 「 最 近 很 少 。 」 一 副 不 以 為 憾 之 色 。

我 想 起 會 考 中 史 , 貼 佢 出 唐 宋 , 開 卷 見 明 清 , 頓 時 欲 哭 無 淚 。
他 演 過 很 多 英 雄 , 原 來 不 相 信 英 雄 ; 他 是 傑 出 華 人 , 卻 不 為 成 功 訂 目 標 。

他 是 國 際 武 打 巨 星 , 然 而 我 發 現 , 他 最 了 不 起 , 倒 不 是 功 夫 利 落 ( 而 靚 仔 ) , 而 是 思 考 剔 透 ( 而 靚 仔 ) , 「 你 是 娛 樂 版 嗎 ? 只 會 寫 三 百 字 吧 ? 」 我 不 是 , 我 有 三 千 字 。
然 後 他 滔 滔 講 至 超 時 , 我 恍 如 死 逃 生 。
這 個 人 , 怎 可 能 三 百 字 了 得 ?


這位訪問李連杰的記者,和寫龍應台的,竟是同一人。

原來,世界很小。
你喜歡的、在你身邊的,兜兜轉轉,仍是他/她/它。

26 comments:

Martin Oei said...

我同意世界很小的。

我遇上你時,不是經濟日報評論版,而香港中文大學政政系的course,當時我還是學生。

Leona said...

是,我記得。
不好意思,那節課的A,被我摘下了。

Martin Oei said...

哈哈哈,是中國政府那一科,那科我自己拿個A還是A-已不記得,我只記得這是唯一我要做Group Project的一科,之後我的感情生活就剪不斷理還亂了接近九年。

反正大學時代的黃世澤,實為正宗頑童。

bratrice said...

對呀,萍果副刊的劉嘉蕙真正利害。現在的報紙,能叫人留意記者性名的報導不多,可是劉君(應該是小姐?)的文章,看第一段你已經會瞄一瞄作者是誰:噢,原來又是她。

路人癸 said...

Leona: Your RSS/Atom feed seems to be broken.

Anonymous said...

Leona,

人生何處不相逢~~~~~~?:)

Daniel.

Leona said...

MARTIN:
一段感情,糾纏了多年,可見你著緊。沒辦法,人就是這樣。
我很同情。

Bratice:
咦,你也留意了!你還挺會分辨文章好壞的。
我正打算把她過去做的訪問翻出來一一細閱呢。

路人癸:
我知道…今天開bloglines,發現沒有顯示這篇新文章。
可是我也不知該怎麼辦…

Daniel:
有時,卻是縱是相逢應不識。

Kenny Yan said...

Blogger 的 RSS 功能又回復正常了 ~~~

cheez said...

人物採訪其實幾難寫的。之前我在蘋果睇過一篇寫"廁所男同志"的feature story,短短數百字,將那魚塘"婍妮"(死,一時唔記得點寫)風光描繪出來,令我印象深刻。

壹仔陳勝藍寫既專訪,次次都好好笑。唔..唔知呢個名係筆名定係真名,有興趣見識他真人。

能夠真正與受訪者交流,才係重點,事後寫不寫出閃爍動人的稿子,其實很次要。我憶起大學時曾參與一個career program(美其名在大型國企實習,實則不會有實際工作),同組一位別系的男同學,不論遇到工廠高層、工程師、接待司機,都能"吹水"一番,而那種吹,係有層次的"吹",由淺入深,由樓價、民生、人生價值觀,都聊過通透。我在旁側耳聆聽,真正瞭解"聽君一席話"的意思。

事過六年,我仍不時想起他,能夠認識到他,短短相處一個月,是我的福份。

Anonymous said...

Leona said...

Daniel:
有時,卻是縱是相逢應不識。

是否說我竟然找到妳的Blog呢,那妳要多謝彌明噃~~~~~~:)

Daniel.

海火火女 said...

Leona姐姐, 預祝新年快樂 :)

tintinbright said...

哈哈, 證明有麝自然香. 讀者眼光是雪亮的, 當我看見上一篇Leona 寫投名狀, 就記起 Apple Daily 此文, 推介給leona 一看, 想不到也有朋友留意這位劉小姐 :-) ... um 好嘢自然受歡迎.

攔名 One Fine Day, 旣是一套片名, 亦是 Carol King 一首歌名, 不知是否其出處呢? Anyway, 早上嘆一杯奶荼, 看一篇窩心的文章, what a good way to start one fine day:-)

再想想如果娛樂版有此水準, 根本不需要作料, 爆私隱, 走光照 及設計圖片, 也能吸引讀者呀 :=P

又想想常探訪此blog的朋友可能多多少少有共通點, 這世界其大實小, 有些東西看似偶然, 其實必然 .....

Leona said...

Kenny:
嗨!你來了。:)
是呀,RSS好像沒事了。為了它,煩了朋友好一陣子,多不好意思。

cheez:
“能夠真正與受訪者交流,才係重點,事後寫不寫出閃爍動人的稿子,其實很次要”
我每次和別人聊天以後,就會想,多好,這不是訪問,不用回來寫寫寫。
哈,我實在太懶了(唔好話比我老細知)。

相處一個月,已事隔六年…
親愛的,你餘情未了噃。
甭擔心。有緣的,一定可以再見。

至於那位陳先生,聽說,其姊是個寫人物的一流高手。

Daniel:
是,的確要謝謝袁小姐。

海火火女:
嗨,你也來了!
關於名字…我猜得如何?
:)

TinTinBright:
謝謝你傳來好文章!
事後我想起,原來我曾在別的專欄裏聽作者提起過這訪問,一度想找來看…沒想到,倒是你把它送來了。謝謝。

我入行時,老師給我說過,新聞界是個英雄地。
好的,必會冒出頭來,不夠好的,就是不夠好。
讀者是最忠實的評判。
像友報這位劉君,就是好例子。

我在這裏耕耘,完全是無心插柳,想不到卻結交了好些朋友。
實在感恩。

莎莉 said...

因為這篇文章, 我輾轉跟多年沒見的師姐相認了。

世界果然小得很, 六層之內皆相識。

cheez said...

甭想歪呵,我只是覺得,能結識這樣一個朋友,幾有意思罷了

乜陳先生的姐姐亦是一個做人物專訪的高手? 姓陳的..唔通係陳XX? 但大前提是,陳勝藍是否真名?

八卦卦..

leonablogspot said...

莎莉:
我和你之間哪有六層那麼多?
很高興和你重逢了,小師妹。
咦,看你facebook的相片,越大越漂亮了。

cheez:
我不知那是不是真名。
至於他姐…寫人物的一流高手,由始至終,我只佩服一個人啊。
你連「那位麗人」都知道是誰,這位更不消說了。

snowysoso said...

Wai, you are very popular! Your blog is very inspiring! (I hope you don't mind I stole your quotes haha.)

Anonymous said...

不用故弄玄虛,陳惜姿就是他姐,在這行不是甚麼大秘密,不用跟陳惜姿很熟都知道。

Anonymous said...

martin oei 這個人很自戀.

典型蘋果派人

Leona said...

snowysoso:
of course I don't mind!
I should thank you for reminding me about that old post...
I've recycled the comment I left at your blog.
:)

Anon:
就是因為和陳小姐不熟,所以才不好意思直接寫出。
我本想先問問她才出來,不料你寫了。

Anon:
唏,勿動氣。何必把人標籤化了?

Anonymous said...

黃小姐
你在blog內都不只一次寫自己跟Eva的交往如何如何,還以為你跟她很熟稔,希望你這句不是故作謙虛。
我寫了亦沒有甚麼大不了,壓根兒這個真不是行內啥天大秘密,Eva跟她弟才不會當成一回事吧!
你也不要看成好像是一回事。

leona said...

anon:
不管我和陳小姐熟悉程度如何,因這不是她親自告訴我的,故我比較謹慎
貴集團的黎智英我也寫過,但這不代表我和他熟

Anonymous said...

黃小姐:
「貴集團的黎智英」?
哈哈,你真的相當有趣,單憑我以上寫有關陳惜姿的小小資料,便將小的撥歸為壹集團工作? 黃小姐,你試試撥個輪問問陳惜姿,她還在哪些機構工作過。
說話謹慎,從以上看來,絕不。
還有點天真。

你以為自己是甚麼? 當編輯的,就擁有點石成金的本領,要捧的,他一定成功?
要說他是甚麼人,他必是甚麼人?

想學陳惜姿, 想像她那樣在「敝」公司寫人物專訪,我敢說,你還有好一大段路。

單是「自以為是」已經夠害你。
陳惜姿寫人,她先放下的,是她「自己」,她那個年代,仍可以訪問好些一代學者,她的文字,沒有賣弄自己可以發掘到受訪者些甚麼,卻原來,記者心眼已細細埋於文字, 她跟屈、馬敢情是好寫手。

我曾經見過你說自己寫那智庫陳姓小子, 說自己較其他記者寫得好……(大意, 因為,你好像自行刪了那句,有錯請諒)
我特意買了該天報紙……謹此而已, 已值得你如此喜不自勝?

你下筆還可以更謹慎的, 是你將自己寫黎智英,跟陳惜姿來作熟悉程度比較……
好明顯你寫跟陳惜姿,搬出來的都是私下交往的故事, 跟黎智英可作這層次的比較嗎?

沒打算跟閣下再糾纏,覺得礙耳,掠過便是。反正,我不是你老師。

Leona said...

anon:
我雖然港女,但不至於笨。
那句話如此輕狂,怎麼會寫在博客上,是和朋友私下說的。
而我亦僅說過那句話一次。
所以,閣下是誰,我心中有數。

至於那文章…我寫的時候是九月,迄今,已不少時日了吧?新文章也寫了不少了吧?閣下仍記著那一篇…

怎麼說呢?
我想起華叔司徒華的話:做人要往前看,莫望倒後鏡。

Anonymous said...

黃小姐
我不知道你當我是甚麼人, 到現在我想自己脫不了干孫,天地良心,我是在你的blog內看, 是閣下都覺得自己太自負, 要自行刪除覺得自己寫得好的形容。
一個人心中有鬼,真的草木皆兵。

為啥我特別記著那一篇?Well, 如果我說跟葉太和陳關係都算不錯,留意這篇很正常。

我看你不是笨,是我執重,於是,甚麼都看不見,卻自以為看得清,最危險。

我想起李碧華就六四事件寫過: 當忘記歷史,便是另一暴行的開端……

VC said...

ha ha ha, so interest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