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9, 2007

我係第四代 我寫故我在

老總知道我寫博客,有一天忽發奇想。

「Leona,有沒有辦法,把blogging和評論版結合起來?諗諗佢。」

我第一個反應是:如果我想到法子把新/舊媒體結合的話,我已經唔使做啦。
一早去了找梅鐸獻計

我很好奇,老總作為一個事業有成、忙得沒時間看blog的中年男人,幹嗎會對博客有興趣?他想知道什麼?
又,什麼人會寫博客?他們為什麼要寫博客?

忽然間,我找到答案。
誰寫博客?第四代香港人喜歡寫博客。
為什麼寫博客?第四代香港人有話想說,可是主流媒體(如敝報;真諷刺)卻沒有容納第四代的空間。
一個既非大學教授又非專業人士的青年如果想投稿,報章編輯(如在下;真諷刺)只當那是荷爾蒙分泌過度旺盛吃飽飯沒事幹,不會在文章上花超過三秒鐘。
於是,第四代只好寫博客。

但問題是,不管第四代香港人多麼努力地寫博客,第二代香港人卻連博客是什麼都弄不清楚,彼此依然無法溝通。
就像林鄭月娥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年青人要絕食保皇后一樣。
唯有在第二代的地方,戳開一個窗口,把第四代的聲音引進去。
這樣,我們寫了,他們才有機會聽得到。
也只有這樣,才會對我們的讀者──不是正在看博客、寫博客的你和我──而是那些只看報紙很少上網的第二代,產生價值。
這就是我們的專欄《新香港人》誕生的故事。

***

有了這個意念後,就向四位我覺得寫得好又有代表性的博客發出邀請。
出乎意料,不過一封電郵,他們全部馬上應承了。
命中率比我大學畢業時寫求職信還高。

他們不但應承寫稿,而且為這個專欄出謀獻策,熱情令人感動:

暗黑的卡夫卡畢業自九龍區最好的一所男校,會考後被父母送到加拿大去繼續唸書。
一晃眼十二年,他對第四代的花果飄零(diaspora)感受至深。

Justin土生土長,最近才遠赴花旗國唸碩士。他自稱「面前有很多碗飯,但永遠覺得隔離的較香」。是他第一個讓我知道什麼是「四代香港人」。
寫林輝的時候,參考的除了呂大樂教授的書外,就是他的blog。

小汀服務於航空公司,是少有在機場工作但不以寫機場為主的女博客。
她很年青,文章雖然不及「四大師奶」成熟,但夠性格。我相信她會引起第四代女生的共鳴。

還有Kris
這個「八九六四」後才出世的細路,是個尖子。
最近他在街上被查身份證,警察問他讀哪家中學,他取出中大學生證出來「寸」人家,警察又質疑他不夠年齡,他毫無懼色:
我拔尖囉,嘿。
他人細鬼大,不但轉載我轉載的文章
壞男人,還辯稱「有方法不做壞男人嗎?我說沒有」。
我好奇和他用電郵交往下去,發現這細路很過癮。
四人中他第一個交稿,首段是這樣的:

呂大樂教授在《四代香港人》中說過,第四代人缺乏個性:「不要問他們喜歡些什麼,因為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大難題。」這種敘述,零一年商台卓韻芝參與的「戀愛起義」,初現銀幕的阿Sa講出「唔知自已想點,淨係知自己唔想點囉!」,說盡第四代的苦悶。

原文已送去排版,下周一見報。

***

文中Kris提到雙失青年,他說,「家中曾經有一個,老哥便是」,令我很好奇。
我問,細路,你是尖子,哥哥應該不會差到哪裏去,幹嗎成了雙失。
他答,是啊,其實哥哥比我更聰明,是香港第一代被轉介到巴富街特殊教育中心接受資優培訓的學員,但不知為什麼,比我多走許多冤枉路。
他還大言不慚謂,「兩兄弟一大一細,資優教育&會考教育既失敗者/成功者XD」。
我見這細路答到這裏已有點心神渙散(資優生的專注力係咁上下,他們很容易覺得悶),就叫他不如下篇稿再談。
豈知此時出現峰迴路轉。
Kris的哥哥Galileo,看見我給他弟弟的電郵,心血來潮,親自答我的問題。

看了他的文字後,我更喜歡這個哥哥了。
Galileo小時候被送去做IQ測試,智商135,可是會考搞對抗,一味考天才,結果從band 1轉校到band 3,高考更連炒兩次,考不上大學,唯有唸High Diploma。
他說他「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同期接受資優教育的同學裏,會考從九優到零分都有。

Galileo的路比弟弟曲折得多。
他HD畢業後曾「雙失」了幾個月,一度看動漫畫看得「幾乎可以寫香港Hikkimori(隱蔽青年)論文」,但最後總算守得雲開,目前在大學唸文化研究碩士。
可是他依然喜歡搞對抗,選女友也完全不跟主流,他說曾和朋友開玩笑,謂「找女友,至少要可以答上Foucault的,最好是學養徹底打敗小弟那種,不然會悶死。」
Foucault?祝他好運。

如此有趣的兩兄弟可遇不可求,既然哥哥自投羅網,我就問他,不如你也加入我們,寫一寫你曲折的少年路,如何?
資優生滿口應承,一天後就把稿子呈上,結語是香港「成就全球表現最佳的學校制度,背後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內文如何,諸君請拭目以待。

我這次買一送一,發達。

***

我和我的五個新伙伴,緣份是深也是淺──見過的兩位都不在香港,在香港的三位我卻沒見過。追稿也許有困難。哈哈哈。
但除此之外,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問題。
他們的文筆和誠意,絕不下於任何一位和我合作過的「第二代」專家與學者。
我對他們有信心──當然,我的工作,就是發掘好的作者和好的文章,如果連這點信心都沒有,這個評論版編輯,就甭當啦。

朋友,除了在我那版面上劃出方寸之地給你們發表文章外,抱歉我什麼都不能給你們。

謝謝你們對我信任,願意和我並肩闖。

Related Reads:
全新專欄/博客:新香港人

林輝之二
新香港人:千金難買少年窮

香港第四代:社運另闢天地

袁彌明:第四代香港人的自白

尹思哲:新香港人

66 comments:

xiao zhu said...

拭目。

Brian said...

捷捷很勁。

小星 said...

資優教育 - 公眾關注的資優教育問題
http://www.edb.gov.hk/index.aspx?langno=2&nodeID=3169

智商135或者智商153都不代表會考或者高考好,因為佢哋去做IQ測試係測IQ。會考/高考測學生對應考科目'某'一個範圍的知識。

>我見這細路答到這裏已有點心神渙散(資優生的專注力係咁上下)...

多數資優生的專注力其實唔差,當然幾時都有例外。'專注力係咁上下'的有另一類別呢!

michelle said...

由香港新一代寫新香港人,多好的主意啊!

謝謝好推介,已留下各 RSS 了 !!

拭目以待「新香港人」。

現職社工:匿名 said...

第四代香港青年問題,唔係妳形容的才俊才俊尖子尖子呀,小姐。

第四代問題,就係新青年面對的失業、學業前景模糊( 例如大學生過剩,副學士難找好職業 )、青年對自我價值含糊、第二及第三代前輩對第四代的各種制爪。

入中大,如何?尖子?串警察又如何,好威?

自己話自己好多碗飯,一個有學識的青年,不會如此形容自己吧? 總懂得少許謙虛吧?

在機場工作,思想很特別,如何?是否因為夠特別夠另類,就等於新時代女性?也等於探討第四代結構性矛盾?

希望你認真地看看目前的第四代問題,是矛盾,而不是捧才俊,不是拿吹捧的人作引例!

請你認真地留意時事動態吧,不是每件事物都是拿最自負的人去談的。

第四代問題,是一項問題而不是歌頌,是他們屈不得志和社會多元因素,令他們未能理解社會對他們的期望。

並不是拿幾個你以為很尖子的人去傷害其他絕大部份失意的第四代!

Galileo said...

上面的朋友,小的少理敝弟,有何得罫還望包涵。

其實呂大樂當初還想寫第五代,以有否經歷近年公民運動為分界。但始終每種分類都免中了出現Stereotype,所以別拿這界線太認真。

少年狂可是好事,正如你言,一個沒方向前景的社會,難得自信過剩,連我也做不到。當中大學生報幾乎成不了莊,就知要企出來,原來很難。

尖子,我絕對不是。我也深知副學士苦況(高級文憑今日還不是一樣,以往就不同)。

失意,有時得同意傳統智慧,沒懷才不遇,大抵是時候未到,或是掌握不了機遇。

社工界亦積弊甚多,我的朋友中不少看不過眼轉行;一位關注副學士大聯盟的小朋友每每被譏諷天真,但社工界我覺得是需要那種熱血青年,儘管可能慢慢被磨得洩氣,但至少青春過。

對呀,看輕點吧,誰沒年青過。

Galileo said...

回小星:資優問題,小弟被研究了十四年,同學中有人成立「特別資優人士協會」自行跟進,但傳媒大概從來只會找林潤富,這是家長式社會遺病,也是青年問題之一:從來不重視青年意見,再來就是政府的諮詢架構問題,原來由1966年以後都沒變過。

會考當然沒大關係,那是個人選擇。玩與不玩,跟資質沒大分別。考試好處千古不變,就是相對公平,當然總有人可以付錢再去補習(我跟弟沒有),但大家應付的東西水平一樣。

所以智商及成績其實不可作為認定資優與否的標準,但教育署一直毫無寸進,近年更加單一,令更多真正有潛質的小朋友被埋沒,這才是要痛心之處。

資優與否於我成長沒大影響,反正也一樣混日子。唯一好處是見過不少奇人,早人家學過某些東西。今天麻,還不是一個呃稿費的打工仔。

Galileo said...

順便玩下踢爆 :XXX

中四五時仲會聽商台,「戀愛起義」最有印象其實係「我為槍狂」,加埋謝霆鋒的放火MV,仲以為係彭浩翔玩野扮馮德倫寫。

原因,「全職殺手」對槍枝探究頗深入,加上謝霆鋒亦聲演托爾,一時間以為佢又上身。

係啦,明明係我既時代,先會睇後「青春@Y2K」既Charlene :XX

Anonymous said...

各位:

Prof. T L Lui的書我也看過,我既非資優,想事情也很簡單.獅子撲兔,是你們的唯一出路!

難聽講句,第二代香港人一定(亦都好快)會老去,你地咪當自己面對由農業時代進入工業時代嘅情況就可以,在法律容許下制定新遊戲規則吧......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第三代香港人(屬於尾水果批,已經撈唔到粗嘢)~~~~~~:P

Daniel.

整餅怪人 said...

致現職社工:

「制爪」應是制肘。

你也許會認為,一個別字罷了,人總有手民之誤。我回應你的留言,是玩針對,是雞蛋裡挑骨頭?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說是,是看不過眼你的留言;說不是,那是因為你真的寫錯字,所以出言提點。

同樣地,你對博客主人的批評,說她舉出數位其他博客並不足以代表所有的香港第四代,不足道出香港第四代的問題。你說這一點當然是對,因為香港的第四代總人數並不只限於博客主人所說的數人,故此在博客人物的背景上可以更豐富一點。

不過,換了一個位置角度,你,可以做得更好嗎?你,可以怎樣做?

世上很多事都是知易行難,誰不知XXXXX會比好YYYYY好上百萬倍,但要做到才成。我們的目標夢想可以無限廣闊,不過現實卻有限制。誰不知博客人物的覆蓋面越廣,那個版面所指的香港第四代更有代表性。你知道,我知道,難道博客主人不知道,她的上司老細不知道,其他讀者不知道?

顯易而見,博客主人現在對於該版面還是在摸索的階段,我們作為讀者,在提出意見時,固然可以提出批評,但也應有包容和鼓勵,而不落於謾罵尖酸。

再說,博客主人現在找來的人物,也實實在在是香港第四代,所以找他們寫文章又有甚麼不對?難道他們不夠悲情,不夠潦倒失意,不夠矛盾,所以沒資格寫一些香港第四代的文章?難道我們的報紙永遠只能從陰暗角度出發,只許看到本地青年人的悲情與隔代衝突,而不許看到他們的樂觀包容?這又是甚麼道理與批評呢?

無論香港那一代人也好,對身邊的事物固然可以有不同的意見,但若用心平氣和方式表達,也少了雙方意氣用事的時候。

還有, 我想你現實中正職應不是社工,所以不要隨便借用"社工"二字作留言名稱,那也是對他人的一分尊重。

小星 said...

回Galileo: 係囉,會考(或者學校考試)跟資質沒有必然關係,但許多人都誤會了。

>>所以智商及成績其實不可作為認定資優與否的標準

其實各處鄉村各處例,資優的標準每處地方都不同,智商只是其中「最受認可」的理念去界定資優生。宜家都有趨勢採用多元智能理念去界定資優生,但係未發展一套成熟的標準囉。

>>教育署一直毫無寸進,近年更加單一,令更多真正有潛質的小朋友被埋沒,這才是要痛心之處。

教育局都唔係「毫無寸進」,慢倒是真的!佢哋都係睇報章電台家長的熱門話題做嘢。這一陣子多人關注學障就做學障;多人關注資優就做資優,完全係十個瓶八個蓋,無長遠政策及行動。自古以來的官都係咁,都無話痛唔痛心。反而家長對資優不了解,只是希望阿仔阿女跳班攞獎,家長椻苗助長令我更痛心。舉個人人都知的例子:「九歲讀大學」你說是對家長好還是對學生好?

Kenka said...

同樣問題, 第二代香港人又會否老而不死, 再霸住個茅廁二十年, 繼續聽唔到呢度d聲音?

希望貴專欄能有所突破, 有做野點都好過冇做.

Anonymous said...

很同意galileo 所說,更指出家長式社會遺病.

整餅怪人,對了,有人寫錯了字,真是罪過了,是時候去量量應判什麼刑罰.

整餅怪人,我看到你的立論,很是好奇,當然不敢挑戰閣下,而是你指出,作者對該報的新版是摸索,甚至,她的上司老闆也知道選題材應具有代表性,更指出"難道他們不知道?"

但作為媒體,也不應每事都摸摸索索吧,總應該考慮周詳一點吧.

也很好奇,你認為不應事事從陰暗面去想,我同意.但你也應認真想想,談第四代香港人,是否不從陰暗面,便是一群表面光輝捧上天的"名校出身" , "我有很多碗飯" , " 串警察,讀中大,拔尖 ".

是否像捧明星般,就是探索第四代港人問題?

第四代,第三代,等等,確是社會問題,可能真的不算是光彩,是帶點陰暗.

每事看好的 " 尖子 " ,有點像董建華的美麗世界.

Anonymous said...

致小星,
"反而家長對資優不了解,只是希望阿仔阿女跳班攞獎,家長椻苗助長令我更痛心。舉個人人都知的例子:「九歲讀大學」你說是對家長好還是對學生好? "

你正好提了值得反思的重點

家長,教育界,甚至傳媒,就是喜歡這些明星吹捧,人人希望自己是尖子,父母希望自己子女是尖子,像踏上星光大道.

九歲讀大學例子,真難說是合適栽培,還是好讓他父母成為星級人士,只願祝這個小朋友好運,不希望將來又是 " 低能尖子 " 一名.

蓉蓉 said...

Leona,

看到這裡的討論,我自己是第三代人,即老闆係第二代,所有事都要管,覺得你難當大任;但我們又覺得我們的下屬,第四代人責任感不足,是被父母寵壞的嬌生兒,又看不順眼...。故此,第三代是夾心層。對上我們唯唯諾諾;對下又不作信任,半天吊,找不著自己的位置。

推薦上youtube看Money Cafe中呂大樂加李兆富的一集笫四代香港人。非常精彩。呂教授與李兆富的表現與論點均非常中points,是李兆富表現很好的一集。

蓉蓉 said...

還有,暗黑的卡夫卡Blog真係好正 ...

另二個我會推廌李兆富的Beyond the Lion Rock及陳大文的Blog,但我估李兆富係第四代香港人,陳大文...我諗第三代啩(如有估錯,Sorry !)

Anonymous said...

蓉蓉 said...

Leona,

看到這裡的討論,我自己是第三代人,即老闆係第二代,所有事都要管,覺得你難當大任;但我們又覺得我們的下屬,第四代人責任感不足,是被父母寵壞的嬌生兒,又看不順眼...。故此,第三代是夾心層。對上我們唯唯諾諾;對下又不作信任,半天吊,找不著自己的位置。

推薦上youtube看Money Cafe中呂大樂加李兆富的一集笫四代香港人。非常精彩。呂教授與李兆富的表現與論點均非常中points,是李兆富表現很好的一集。

有同感,依家啲靚仔靚妹,讀唔成書仲要牙斬斬,遲早俾人斬(不過我內心是歡喜,因少了對手)

Kenka said...
同樣問題, 第二代香港人又會否老而不死, 再霸住個茅廁二十年, 繼續聽唔到呢度d聲音?

希望貴專欄能有所突破, 有做野點都好過冇做.

陳太,葉太,泛民大佬輩咪老而不嘅典範囉!

Daniel.

普通人 said...

第三代真是夾心餅裡的夾心。

既要家庭重任,老闆又家長式,年紀稍較我們輕的第四代,見我們過了三十歲便笑老餅。第四代是父母寵壞的金珠子。

就算我們這一群為人父母,本身缺乏安全感,於是很多人想自己子女成為尖子,但尖子是否社會的救星,還是反而累了他們?

第二代不願給機會第三代,第三代寵壞了第四代,第三代也有本身責任。第三代,就是享受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高潮的產物,現在卻左右為難。

我只表達所說的便算了,絕不愚蠢至用職業作署名,以免被人清算。

Anonymous said...

普通人:

可能第五代香港人才可脫困噃~~~~~~:(

Daniel.

Kris said...

>brian
你等死。

>現職社工
如果想睇失意既第四代,我幾多都寫到比你。朋友之中有太多令人傷心既例子。

例如會考三次都失敗,alevel英文唔及格入IVE,又無興趣上堂屈係屋企頹廢;同樣會考失敗,性格悲觀爬唔返上黎,比父母送左去矽谷(唔知點解)一個人住,又唔識照顧自己,連三餐都有問題;出黎搏殺幾年發覺無大學學位唔得,一邊返工一邊自修重考alevel;父母雙亡,由阿公照顧,但阿婆竟然想將遺產據為己有踢佢出街,個細路得十六歲!

當然肯定仲有更慘既。才俊?我係你地口中既「刁民」中大學生報成員喎。除左搞情色版,我地仲識搞社運,關注弱勢社群;現職社工,唔知你識唔識關注綜援聯盟歐陽達初?

我唔係想做正義使者;只係有能力去發聲去行動幫助他人,我地就應該去做。反之,大學入面太多犬儒主義者,就如你所言只識捧才俊,唔知社會發生梗咩事。所以中大學生報先會成唔到莊!

我自負既話,做咩走去做左翼社運份子?學QFN 同學咁諗,讀完書出黎搵大錢唔好?

「談理想?老套點罷?」
「人生目標?太空了。」
「國家?社會?有什麼問題?不是好好的嗎?」

自廿七年前中大學生報。廿七年後一樣無改變!

Kris said...

如果我哥係第一代受資優教育培訓,咁我自己就係第n代之後。資優教育既目的已經由處理真正天才,變成製造天才供社會、家長膜拜。

正如面試沈詩鈞既港大教授一言,沈唔係天才,只係比較早熟比人學得快,長大後優勢自然消失。社會上太多「製造」出黎既資優,參與者不但不知情,更為此竊竊自喜。我參加教統局課程既時候,按學號數,應有五千學員,而且每年增加一千多。請問何來咁多資優?

第四代唔止有陰暗面,仲竟然有被製造出黎既「光明面」。

Kris said...

自負,只係因為好幸運咁由填鴨突圍而出,偶爾發下神經。但咁唔代表我唔知道、唔想去關心社會矛盾。兩件事並無相衝之處。

Anonymous said...

kris君可否嘗試冷靜一點?

是否搞社運就是單單一股熱血?

中大學生報情色版,是情色或是bad taste?

" 我唔係想做正義使者;只係有能力去發聲去行動幫助他人,我地就應該去做"

很像動漫中的六神合體小英雄,聽到膩。

同學, " 發聲去行動"不是單單有聲或單單行動勁力.

" 中大學生報先會成唔到莊 " 是否以一個 【瀨】字可解釋一切?

"刁民"在本港是具有較高政治含義,但一定不是你所形容的那種.

不是單憑"刁"便是為社會出力,頒個獎給你.

Kris said...

是否bad taste,請先睇一睇當期學生報,無既話我比你,請用平常心去睇,唔好抱住偽道德批判既眼光睇。

可能我講得簡化左,我當然無可能將成個搞行動既程序一五一十講哂出黎,三日三夜都唔夠。

是否使賴,睇怕你要去中大親身訪問學生。可參考十月廿X 日東方日報,睇下有幾多人肯去參與。就算唔參與,我都唔認為未清楚一件事情既來由就可以胡亂批評bad taste,覺得佢地係一班搞事份子。

我唔明咩叫較高政治含義。如果你覺得我自嘲為刁民就等於覺得為社會出力,可能係我幼稚,但未免太低估一班老鬼同現莊。我唔想因為我未夠料就令一班值得尊敬既老鬼無辜受罪。

實際上,我係覺得一分力都出唔到;好多時第四代發聲根本不被接納,唔容許有任何挑戰者及改變。

Kenka said...

致樓上匿名:

你所說的話, 正是所有第二代香港人都會說的話, 冷靜有餘, 熱情不足.

就是因為類似你說的話, 令香港人都懂得"識時務者為俊傑", 但缺乏了堅持. 年輕人一定會做錯, 但現在的情況就是不容許年輕人犯錯, 要跟著上一輩人成功的經驗, "單憑熱血是不行的"人人都懂得說, 但潛台詞會否是"你的熱血本來就是錯的"?

久而久之香港人不只夠冷靜, 而且夠犬儒, 自己失去了熱情, 還要扼殺年輕人的熱情, 此為中國人"殺子"的文化.

第二代人容量犯"因為年輕而犯的錯", 但第三四代不容許, 沒這個空間, 這就是"四代香港人"一書帶出來的訊息, 請明察.

Martin Oei said...

Leona: 這個版無論如何都是一件好事,在這版出現前,在貴報評論版唯一的第四代人,可能是小弟,這現象是很有問題。

Kris: 講得好。

Anonymous: 你應該去看陳冠中《我這一代香港人》,你們第二代的思想,令香港民主交了白卷,以及發展沒有視野,你們應該承擔應負的責任。陳冠中的坦白,可惜沒有令太多第二代反省。

Galileo said...

「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華叔講得好,昨天為喬曉陽憤怒了一會,甚麼立法原意突然出現,十多年摸索原來全是徒然.回頭細想,人家不過無知.華叔爭取四十年普選,到那時候會否有人說他壟斷機會?沒有.第二三代人,花了多少時間慢慢爭取香港人的權益,一到九七,全部清袋,誰叫馬列毛在上,要依家黨的方針.

講責任,我自認沒有,也的確讀唔成書.日本有「無責任艦長」,香港有「無責任舵手」,他不是尖子出身,曾經是藥廠推銷員;中學老師說,他那代讀生物出路也是藥廠推銷員;今日,在大學讀藥劑,也是藥廠推銷員.尖子明星化背後,沒多少人理會出路有多少.全面學位化的社會(借馬老闆書名一用),一畢業不是失業就是一身債,然後再要加上名為「增值」的一筆,將人的價值視為垃圾.

夾在時代的夾縫中,發聲也不應該不容許,難怪教授總說香港今日比七十年代及為保守.受罵、碰壁、犯錯,大家都應該包容一點.

第五代的,希望還會起來犯錯.中國今日社會問題之一,是將犯錯的可能性扼殺於萌芽之時,大家沒碰過壁 ... 想像不了.

Final Fantasy III said...

kris " 但未免太低估一班老鬼同現莊。我唔想因為我未夠料就令一班值得尊敬既老鬼無辜受罪"

martin "你們第二代的思想,令香港民主交了白卷,以及發展沒有視野,你們應該承擔應負的責任 "

martin 講得有道理,第二代人真的缺少了發展視野.

kris , 對對對 . 王子殿下,"老鬼",講得好,應快清算他們呢.

年過25都是中女了,30更是老鬼.

對.社會是欠了第四代的,因為第三代人都是魔鬼. kris 好野.

Anonymous said...

制爪,錯!
制肘,一樣錯!
掣肘,才對~~
請查一下字典就知道~~~

另外,一代與一代之間真的是那麼壁壘分明嗎?抑或那是方便討論的簡單劃分法?
同一代的人真的全都可以令下一代的人不可發聲嗎?有沒有下一代的人站在令上一代的人無可發聲的位置呢?
上一代的人要知道下一代在走些怎樣的路?(因為時代是向前/進步的?)為什下一代的人不(用)理會上一代的人做過些什麼想過些什麼呢?
第五代(要)知道第六代的人吃些什麼奶粉玩些什麼玩具嗎?為什麼/不?

網誌萬千,可謂高手如雲,能從中發掘一些人在報紙上現身是好事;因此,《新香港人》新欄的出現是好事——只要保持這個”欄”的水準。

Kris said...

呂大樂寫書時,他說那只是一本通俗小書,以簡化觀點去看世界.因此遺留第五代分類,看法有點家長式(他兒子也是第四代在學中).

壁壘分明,都說每個分類總有界限,總會形成Stereotype.所以四代香港人,確實是方便討論的簡單劃分法.

PS:Galileo代答 - 進一步出版十年一步系列時,邱禮濤說每本小書大概兩萬字,最長四萬字.當他的功課也有同等長度,大概可知這個理論框架,總有局限之處.

s tsui said...

linking up blogs to newspapers - fantastic idea! 拭目以待您的execution。

整餅怪人 said...

雖然指旁人寫錯別字時,自己原來也寫錯了, 是極之樣衰的事,也曾考慮過該不該扮不知道, 來一個鴕鳥政策, 不了了之.

不過想又想,還是應該謝謝你的指正.

呵...原則問題啊...錯了就是錯了.

博客主人若可以,麻煩你把別字改正了.

垃圾仔 said...

嗯. 睇到社工先生講"社會期望"四個字, 心下一震.
係囉, 香港社會期望第四代(如果真有此一代)乜野呢?
好奇怪, 既然社會咁多元, 點解社會對第四代咁多期望? 咁如果第四代不如社會既期望, 呢個社會(又假如社會有其意志)會唔會發爛渣?!
如果一個社會, 會對某一代人有諸多期望, 你做唔到佢既期望, 佢就唔受你玩, 咁呢個就冇可能係多元社會啦.
所以, 問題並不在於第四代人唔明白社會對佢地既期望. 其實佢地十分清楚, 兼十分明白the rule of game. 舉個簡單例子, 香港既學制已經係玩緊呢種遊戲. 只不過, 同唔同意呢d rule, 係另一件事. 有人唔同意, 去玩自己既遊戲, 似乎呢d就係社工先生講既"自負既人".
香港既第四代, 同樣有大把人跟住第二代定下既規則去玩遊戲. 但係呢個已經變成"一將功成萬骨枯"既遊戲. 一個人企得高, 好可能係腳底下好多死屍墊底既結果. 第四代人, 點解仲有咁多人願意玩d咁既遊戲, 我唔係好想評論. 但係有d人唔想踩住死屍上, think out of the box, 走條大家都舒服既新路出黎, 都不為過. 如果呢個社會容不下呢d人, 就要問當權者點解對呢d死屍視而不見, 見而不救了.
再者, 我覺得最賤既地方, 就係第二代出道既時候, 社會根本對佢地冇期望. 而家佢地就將一大堆既期望, impose落後代. 你話而家青年自我形象模糊, 我會話根本有人想佢地fit in入某一套自我形象裡面, 佢地唔肯, 但係又唔知點樣去build up自己既價值觀.
我覺得寫下d"自負"既才俊, 並無不妥. 如果呢班人最後都係俾社會玩死, 唔通你會期望o個班第四代年紀, 第二代思維既"成功者"; 或者o個堆死屍, 會破到悶局?!

Perennial_Loser said...

如果一個「第二代」就 cover 晒成日聲大「嗰班人」,又好似太籠統;「嗰班人」嘅頤指氣使,都唔止對住第三第四代 - 好似家母呢類當年同佢哋做街坊街里一齊玩嘅人,今日變成瀕危小商戶、散工、師奶,甚至係失業綜援戶,「嗰班人」對呢啲曾幾何時一齊住板間房執紙皮穿膠花嘅「老同志」,手起刀落劏起上嚟一樣絕不手軟。畀人劏到屍橫遍野呢班「老同志」,相比嗰班人只會有多冇少。

話分兩頭,樓上位垃圾仔兄(可能係我二次元空間化身 - 我響屋企收埋好多舊馬經舊雜誌,真係成個垃圾仔咁)講得好中:

(1)其實第四代中人,唔少其實係「蕭規曹隨」,跟住「嗰班人」嘅規矩玩。讀書已經有垃圾仔兄提咗,且置不論;響工作、經濟同生活方面,以我自己識嘅同學,甚至哎吔學生(早兩年教過夜校AL,啲友仔唔細得我好多)嚟講,上焉者工作7-11 (都唔好講 Big 4 嗰啲江西開銅蒙古飲奶每週120個鐘嘅 MT 傳說),大學 undergrad 債都未還已經擒擒青讀 postgrad,「增值」快過張八達通;下焉者,投機倒把,股樓輪基金拼埋老命去炒,為嘅都係「盡早財務自由」,跑贏呢個失業快過打針嘅世界,保住條命仔(唔好同我講提倡呢味嘢嘅老曹、池哥之類唔係第二代「嗰班人」」;更早期講都唔使就咁瞓晒個身去炒嗰班不在話下)。講到話貪威識食聲色犬馬,魚翅撈飯係邊一代人搞嘅玩意?馬照跑舞照跳,又係咩年代提出target 邊班人嘅口號?飲 wine打 golf同打wii 唱K,響本質上又有咩差別?至於其他少年時代 range from 為搵錢賣白粉(呢,某位前 HKICPA 老大呢)到做左仔搞社運呢啲「衰」嘢,當年做呢啲嘢嘅「嗰班人」,一係就面不紅氣不喘直認不諱,一係就當冇咁嘅事發生,之後再嚟指定動作大嘆「宜家啲細路唔生性」、「人心不古」、「浮躁」、「激進」,但「嗰班人」之中知道人心之「古」包括「留有餘地」嘅反而少見。奴隸仔一樣有人照做,投機倒把又係學佢哋,聲色犬馬吃喝玩樂一路走來換湯不換藥,對社會時事嘢左又話左,右又話右,激進躁動又嫌,保育冷淡又嫌。呢班第二代「精英」,恕我呢隻唔長進嘅第四代愚莽,實在唔知邊度搵啲比堅達出奇蛋更好嘅嘢招呼佢哋。

(2)高處不勝寒,AL 文化 uncle 嘅都識解;偏偏就係「嗰班人」唔識。六/七年前睇鍾尚志響某訪問提過,佢當年讀 MBBS 本書有幾厚,宜家本書打孖咁厚。「嗰班人」永遠唔諗下,自己係由零開始,冇嘢好輸,輕裝上路,賺一分係一分,跌倒亦冇咁易話會死;宜家後生呢班由珠穆朗瑪 7000 米條死亡線行上去,裝備係多,但包袱更重,前面風雪大,後面係懸崖,係上晒岸「嗰班人」先至咁好嘢,可以鬧(冇錯,係鬧)人「何不食肉糜」- 開口埋口話宜家世界幾咁風和日麗 brave new world、新一代有大大個溫室包住;實則家陣呢個年代行消費+知識型經濟,必須消費開支大、知識技能貶值快、工作前景唔穩定,殺機處處,唔係話四圍高樓大廈有冷氣用,個世界就係人間仙境。坐響一邊食花生「嗰班人」,到底對眼同個腦生咗去邊?

身為第四代,小弟自己都算係畸胎:上位我都唔敢爭,所望者,都不過係《城市故事》裡面個曾近榮咁,食兩口安樂茶飯過世就算 (excluding 老婆仔女嗰 part),只希望第二代「嗰班人」可以手/口/筆下流情,留啲餘地,放條生路,等我呢啲人可以苟存性命,唔該唔該,死罪死罪。

Perennial_Loser said...

打錯字中間 (1) 嗰段尾三行「保育」,應該係「保守」先啱。唔好意思。

Perennial_Loser said...

又發現之前個 post 有錯字:

尾段尾二行,「流情」應該係「留情」。又要霸多個 post 更正,在此向網主致歉。

Galileo said...

手多,回了點東西。

為何Fresh Grad要留在Back Office,
議員生涯有多今屆不知下屆事,

找了兩個朋友回答,
一個是某歐洲投資銀行Associate,
一個是剛連任的區議員。

這社會,真的很怪。

Anonymous said...

" 為何Fresh Grad要留在Back Office"

‧老細有無俾機會是問題,但也要問自己有幾多料. Fresh Grad 一定 CEO?

" 議員生涯有多今屆不知下屆事"

‧這就是選舉可愛之處,議員不是一世,否則亂做又一世.做得好,。選民應該唔係個個傻,做得好點都保得住.

Galileo said...

樓上的,請你讀後再回.

一,朋友正正是指Fresh Grad無料,而且情況有點嚇人,雖然朋友是有夠挑剔.
料子麻,至少我跟朋友差很遠,由其英文 ...

二,區議員朋友算是高票當選,政府卻委任一個輸兩次又無甚建樹的人,這是委任制可愛之處 :)

Perennial_Loser said...

Galileo 兄:

插咀答其一,可乎?

若以「大行」香港分部計,fresh grad 只可留在 back office 很正常。假設老兄提到的是頗了得但不至「叻到識飛」(是索羅斯那種級數,不是陸叔那種)的「土炮」,若非名流子弟,用外國人眼光看終究是非我族類,用中國人標準看又欠缺人脈,條件上已先輸一線。

Front office,不外 trader、analyst/fund manager (各類投資工具都有 "fund",不限股票外幣債券)及 i-Bank 部門中親身做 deal 者 (i-bank 不算熟,只有不算很熟的大學同學在某歐資大行當 associate;股票證券部門反而因工作關係,略有所聞)。此輩要「見人」,亦為利潤的源頭,套用二師兄金句,「分分鐘幾千萬上落」,「食大茶飯」者也。我輩土炮,出身吃虧,若資源及天分許可,靠後天留學及 internship 補救,算是「見過世面」,老闆們瞧著覺得尚可,則勉強還能與 60 個月花紅沾上邊;否則即使拼了老命混得進去,卻是不懂打 golf 不會賞酒,又不認識超人股神,又沒有跟何家淑女們出過海,進則沒有能力「拉客」,退則做事出錯沒有人「包底」,老闆們那些「分分鐘幾千萬(美金)上落」的「大茶飯」,豈可給這些 fresh grad 黃毛丫頭/小子參一腿?出了問題,集團年終純利增長不見了0.001%,怎麼辦?

當然,跟外邊那些不知幹啥為生的典型 fresh grad 相比,坐在大行 back office 當「黑章京」,已不止是庸中佼佼,
而是神仙中人了。只是三十年前池哥、阿松一輩的神話,今天的小輩也只能真的當作神話而已。

Martin Oei said...

perennal_loser:

我前女友係某投資銀行的trader,也是中大學生報出身的。

現時的問題出在哪?因為各ibank太多係皇親國戚入去的,成班友入去唔係邊個親戚係某ibank高層,就係同班同學之類,靠實力入去唔多,呢啲乜硬膠社會嚟?我都想知。

所以次按危機班ibank中人好多人頭落地,人頭滾滾,我覺得實屬正常。

Perennial_Loser said...

黃兄:

實則小弟也認識一個類似的 possible 膠人 (只能說 possible,原因是當年此君頗膠,如今多年不見,未知有否長進多少)。

此君之父,最佳拍擋之「光頭神探」,大家想必知道何人;小弟中一至中七,與此君當同學,書讀得不怎麼樣,籃球倒也打得不錯,但平日待人接物雖不至「惡少」一流,也相去不遠。後來中七高考後 (1998),此君成績大概和小弟差不多(炒粉),去了加拿大,從此沒丙見過。兩三年前倒時在報紙上見到他的大名 - 「基金經理 藝人 xx 之子 醉駕缺席出庭被通緝」。

據此而說某君多年來了無寸進,似乎太苛刻;但總之就是很 amusing。曾國藩說「不信書信運氣」,信然 - 投胎投著好人家,總是不同。

Galileo said...

Perennial_Loser:
香港人,不論那代,總是夾心人.正如你言,神話今天於我輩,也確是神話耳.

到此,實在搭不上咀,僅提一下年多前,朋友公司有新Trader打錯銀碼,一球變百球,幾乎全Team下馬.最後,還不是那皇親國戚離場問責.

還望指教.

Kris said...

某日上企業經濟學課,教授突然教同學如何加入ibank。

他首先說,「每年香港區加入ibank的,約五個。」「要搶佔先機入行,year1就應作準備!」「暑假要報盡所有intern,唔好浪費時間,如此經過多輪intern、幾個月既面試,老細見你醒目,year3就有機會做。」

恐怖。靠實力入到去,只可以話真係有料到。不過又如上面留言,只需些少差池,隨時人頭落地,幾年努力附諸流水。

Anonymous said...

哈哈哈哈哈!martin oei講得好!

"因為各ibank太多係皇親國戚入去的,成班友入去唔係邊個親戚係某ibank高層,就係同班同學之類,靠實力入去唔多,呢啲乜硬膠社會嚟"

不過咁喎,就睇下你是否果班皇親國戚喇.

好多行業都係咁!不過,只要是既得利益者,不亦樂乎!那些既得者就是第四代,只是你是否幸運兒!

但與中大學生報應該不太關系.

Martin Oei said...

Kris:

我看法完全掉轉。爭intern,不如搞學生報,或者入代表會,我好認真咁講。

好多intern位,根本都係皇親國戚坐,所以爭嚟嘥氣。

反而搞學生報,練就的什麼困難都可以overcome的精神,那就是殺出一條血路的資本。所以,鄭海泉由港英政治部的監控對象,變成HSBC大班。

但依家班所謂第二代(中大校友支持劉遵義果班xyz有唔少呢挺人),靠擦鞋上位而沾沾自喜,佢地唔知係,佢地係死好彩而已。

所謂醒目,好多時唔好得過古代做太監,真係黐線。

Anonymous said...

無錯,鄭海泉先生如是.

同 d 老屎忽鬥o徒氣,仲要同果班皇族子弟拍馬屁.

班皇族眼尾都唔 so 你啦.

要睇世叔伯架,要有 uncle auntie 架.

Martin Oei said...

To anonymous
我覺得你無乜前途,同你講多嘥氣。

你繼續灌輸你所謂嘅醒目價值觀,香港多得你唔少。

Perennial_Loser said...

Galileo 兄:
今時今日,i-bank 這種地方,我輩中人好歹進得了去的,已經給外邊同儕視作神話了...嘿~

其實免得過也不想與老輩嘔氣;始終世界各有各捱,也不是不知幾十年前的老日子自有難過處,所以彼輩吃著不盡也羨妒不了這許多。只是自己小小願望,不外餐苜蓿廁蝸居過點閒日子,就怕一干老輩不順眼,「十目所視,十手所指」,長安一日居亦不得矣!

一球變百球事件...是C**B 還是U*S 嗎?印象中還是數碼不小的藍籌股。地區分部弄出如此金額的岔子,確是誰也保不了。始終可能涉及法律責任,就是跑得掉這個,SFC詰責也小不免,更莫說成為業界笑柄有損聲譽。人頭落地,在所難免。那宗事件,給問責離場的皇親國戚可能已算「執返身彩」;若無後台,也許還有好戲看呢。

Kris 兄:
那你們可真是倒運了 - 金融業市道暢旺,反而落得螞蟻堆蜜糖,「搶爛市」。在下數年前畢業時,搶灘登陸 i-bank 的,HKU+CUHK+UST,一年湊起來也有少說十來個吧。而且提早連當數年 intern 之類的工夫,也不算多見。

黃兄:
不敢說你的講法一定對,但在小弟大學同學的情況而言,你的講法自有道理。

當年在港大,那位同學女子名校出身,家道頗饒 (聽說其父是某保險公司高層),year 1 時是小弟所屬學院「大莊」主席,雖然沒甚功業,但處事工穩,太平無事便過了一年;之後 year 2 暑假去了日本 exchange 數月,後來又去英國撈了個 MSc,回港在某雜誌出版社泡了幾個月,之後便進了法資大行,一直至今。比起當 intern,在一支「大莊」擔大旗,親力親為做實事,可能是更 impressive 的歷練。

Perennial_Loser said...

澄清:上述「我輩中人」也者,指第四代人,非謂鄙人於 i-bank 謀食...我先冇咁本事,響嗰種地方搵食 (做翻譯呢類 support 工作例外)。

Anonymous said...

martin oei,做下大學大莊,人地女子名校出身架,老豆都勁架.

醒目價值觀?乜你唔想咩,你無嗟.無人照.你捱下啦.千金難買少年窮呀~~~~

當你有世叔照,你又另一個面孔啦.嘿嘿嘿.

有無前途你定架,你又係點樣尖子法呢?

正一蘋果垃圾

Galileo said...

哈哈,我同細佬屋企中產都未算係,世叔伯就無啦,阿爸客仔都指點過我地兩個小朋友既。

Perennial_Loser,不是那兩家,但地區接近了。詳情我不太清楚,當時人家兵慌馬亂,每天劈頭一句是「唔知賠幾多世先得」。

世界一向難捱,只係近來失業,阿爸講返以前點捱,今日邊有以前既機會。同幾代人無關,而係香港產業某程度上空洞化,以前發叔可以扎鐵做到老世,今日有工開都偷笑。

曾經同教授講,個時唔係太在意HD要上返Degree,早就跟朋友搞學生報。最後咪一樣兩頭唔到岸,但至少經歷過,由其我個莊並非學生會屬會,又係全新,毫無掣肘下,都學到唔少同決策者周旋方法。

提起intern,真要問下朋友A及J在i-bank及保險公司的日子。

Martin Oei said...

To Anonymous:

你鬧我係蘋果垃圾前,你梗係完全唔知道,喺蘋果論壇版寫嘢果幾個年青人,就係唔係窮酸之輩,你呢挺膠人鬧人唔知地方,費時塞錢落你袋。

真正嘅貴族係,明明有世叔照,你都要自食其力,創造一番成績榮耀家族,一如邱吉爾當年明明有資格獲封倫敦公爵,佢係唔要,因為佢想佢嘅仔有機會當選下議院議員,做世襲貴族係連下議院選民資格都無(唔信你自己睇英國選民登記資料)。

所以我對依家香港好多有錢人第二代,甘於食政治綜援非常鄙視,只有敗家仔至會以世叔照發達為榮。香港好似anonymous呢挺人,同埋部分有錢人嘅價值觀,好明顯出咗問題。

你試吓喺南洋嘅家族咁講,遺產都無你份,成把掃把飛埋嚟。

Kris said...

嘿,學生會學生報今年極有機會齊齊出缺,死剩代表會。

Overcome 大量困難會係好經驗。首先係搵唔夠人成莊靠關係拉人,成到莊每月出報又係難搞,搞出事各方指責丟膠,應付全中大全香港砲轟更辛苦。

暫時黎講我覺得最難overcome 既反而係阿cham 日日係度煲煙,呵呵。

越困難既環境越培養到好人材,有一定可信性既。只怕學生報呢個爛攤子唔係個個有膽去試,捱都唔想去捱。最多人爭去做既莊,一係衝去成堆「大頭」既BA 莊投資學會AIESEC 等大人照住「有前途」,一係就頹莊。肯捱既,大抵都係因為有股過分熱血思想動力撐住啫,會有幾多個。

仲有幾多人願意捱世界?(講真我都唔係)宜家個個都想諗定泊去邊個碼頭有著數,出黎有高人托住搵好工賺大錢。正如我自己係新香港人blog 講,讀商科大抵只可以算作一個開始,仲有做大莊、識老細、拉關係等等一大堆面皮工夫,為既都係安安穩穩有好pay。

Leona said...

各位:
躭誤了幾天,如今才回,見諒。
留言踴躍,我看了實在高與──至少可見第四代這個話題值得討論,《新香港人》這方向是走對了的。以後我們摸著石子過河,還望大家不吝賜教,應罵就罵,該讚的也請係咁依讚兩句,多給幾位寫報紙專欄的新手一點鼓勵。

所有的留言我都再三看過,想就幾個主要的話題講講自己的看法,一來怕逐一回答時掛萬漏一,二來有些話題是相近的,就一併答了。
如有個別留言希望在下逐一回的,請告之。

先談資優。
小星,我到過你的網誌,猜想你從事教育,對嗎?保不成還是甄選資優生的人?謝謝捎來的教育局資料。過兩天我想談一談我那不成器的小弟,應該用得著。

資優與考試表現不一定掛鈎,此事彰彰明甚。考試是一個針對「大眾」的甄別系統,對normal distribution兩端的少數(包括資優生),自然不是最好的甄選方法(不明白我說什麼的,請參考The Black Swan或Fooled by Randomness)。
香港的問題是,只以兩個公開試為唯一的甄選系統,沒有提供另一條路供公開試的失敗者(不管是不是資優生)選擇。整個社會,主流的選擇太強烈,幾乎邊緣化了其餘一切的選擇。此應用在求學/求職/求愛上,都一樣。
Alternative routes也許是有的,但必須對建制運作有點熟悉,才懂好好利用。其中存在資訊流通不對稱。
我弟弟是個類資優生,但在兩個公開試中被淘汰出來。以後希望我有機會談談如何為弟弟殺出另一條血路。

再談《新香港人》這專欄。
各位看這個專欄好像是石頭爆出來一樣,以為老總一句話,然後在下求其點幾個blogger出來就拉雜成軍。不是的。但你說它籌備經年嗎,也不見得。我想是兩者之間吧。
老總忽發奇想肯定是個多兩個月前的事了。開始時我也著實也想不到博客和評論版之間,有何synergy可言。當時我先consult幾個web2.0朋友(不點名了;總之是寫博客搞startup做得有聲有色的那幾位),然後就決定了方向:引入博客文章。
但那個時候,尚未想到「第四代」這個概念。而引入博客文章此做法,其實幾份友報都有做,只是程度與介入程度的深淺之別。然後有一段時間,我就朝思暮想,想該怎樣「導入」一個主題。
可能我本身一直對「第四代」有感覺,所以某天靈機一觸,想到了以「第四代」為主軸!我們的定位是,在報上的「服務」對象,事實上是不看博客的第二/第三代,而在線上,則希望激發各位第四代的博客自發討論。
有了意念後,我就組班底了。
幸好我平時看博客多,所以一開始心目中已有人選,而他們幾位,亦實在是有心人,故一拍即合。
這個過程,太倉倅了嗎?我不以為。但我承認,我們這種第四代,是比較心急的,寧邊試邊改,總好過做完一切feasibility study,左度右度以後,才來逐步逐步試。
呵,那是第二代的官僚風格啊!
目前的班底只五人,但以後,視乎反應與老總對我們的信心(而後者,是必要的;這是「遊戲規則」,希望各位明白我的意思),我相信是可以像sun boyz般不斷演變的,又或者,我會邀請guest contributor,引入不同的聲音。比如林輝(他身在拉薩,回來再說),比如內地學生(目前身在香港的內地生極多,他們雖然不是本地人,但對「第四代」的一些想法,與港人相通),等。

關於投行,雖然好無聊,但我想插兩句咀。
一些人一心以入投行為人生目標,對於非「皇親國戚」來說,要突圍而出,真的非出「絕招」不可。這方面世澤與perennial loser等想必都知之甚詳。
我識得的一位,家境普通,唸的亦絕非名校,甚至不是英中。他是怎麼舖墊入投行之路呢?
(1)到非洲做(聯合國?)義工一年
(2)到火奴魯魯擔任某大銀行實習生一年
(3)在監獄任教。
除此之後,當然也包括其他你我都知的品學兼優和投入課外活動啦。
如此特殊背景,好難抗拒。
我佩服和欣賞這位男生的努力和專注,我只是戥他辛苦:)
而同時,我更欣賞那些有資格但反問:「點解我要入投行」的人。
marie so。這女生比許多男子有氣魄。我問你,杜拜王子說要圈塊地任你發展,這樣的offer,問你點抗拒?
但她畢竟沉得住氣,還是選擇她想走的路。
作為一個算自視甚高的女人,我還是對這個女子佩服得五體投地。

最後,關於錯字…
其實我自己就經常打錯字啊。
又不是答會考卷,只要文章看得通,不是通篇錯字妨礙閱讀就可以啦。

perenneial loser,以前很少見你,希望你以後多來。
整餅怪人,謝謝你。

其他對《新香港人》支持與懷疑的朋友,你的留言我都看過,不逐一回覆了,怕答漏了。希望你明白。有需要個別回答的,請告知。

吁,好長啊這個回覆。

Anonymous said...

leona 你這番回應幾好,中肯客觀,較為成熟.

第四代,不少是有一大缺點:太霸氣,惡形惡相,對非自己勢代的尖酸刻薄,如果說第二,三代人少給機會第四代,但第四代也應想想,自己已把所謂長輩視為大敵,罵都罵到人們怕了你.

第二代確是過於保守,第三代也有非常難處,難道真的不用吃飯? 第二代保守是有原因,窮一生才得到的成就,也為子孫舖路,子孫還不是我們第四代或第三代?

平心一點而論,沒有之前人的苦幹,那有今日的成果?

第四代人,第三代人曾也是當過2X 的,也是人,不是妖魔.當外界形容過了25便是中女,過30便是老鬼,這又是否很正常?

看得明的自會明,如要硬罵這回覆的,也請便,希望幾年後第四代到30時,祝你好運,你又成為下一任的妖魔了.

leonablogspot said...

anon:
客氣了,客氣了。
新年了,大一歲了,是該成熟些的。
以後有不是,還請多指教。

Martin Oei said...

To Anonymous:

我已經三十歲,我素來都與這類以為世界自己創造的自以為是之輩正面交鋒。

我尊重長輩,但不是Anonymous這種無知之輩,這是我的回應。

reader said...

[ 這類以為世界自己創造的自以為是之輩正面交鋒 ] .

[ 這種無知之輩 ]

****

哈哈哈! 係既係既!正面交鋒!殺殺殺!

" 交鋒 "...."

" 以為世界自己創造 "

係,martin 王上! 真慘,你原來成三張野架喇? 咁就真係慘,唉~~~~~~

原來你明顯仲未睇得明上面果位講緊乜野~

Martin Oei said...

哈哈哈,我個人認為人去到某個年齡,便該讓賢。妳都應該一早知我好快就三張野,哈哈哈。

(妳連妳自己的年齡也一併洩露了)

言歸正傳,我知anonymous想講乜,但我認為這是一種中國膠心態。我們被人挑戰,咁又點?我們可不霸著茅廁不拉矢,把香港變膠港卻一點負責也不負,亦拒絕反省。

我在寫一篇博客文章:長輩,妳就知道,有那一些長者我很尊重,有些很鄙視。在歐系、美系思維系統,世代之爭並不太重要,重點在心態。

Anonymous said...

膠,唔係話唔讚同自己既就話膠既,馬田才俊.

講o黎講去都係錢作怪,向上爬唔係問題,但非自己乖乖犬既就殺殺殺,你呢種心態仲恐怖過班老野.

香港典型小龜男性就係你.上不到的位是臭的.

不知所謂,唔怪得香港女性要自強.

Anonymous said...

各位:

現在是要脫困!唔好你話我王上,我話你垃圾.不如諗如何用行動逼第二代早抖好過:P

Daniel.

Martin Oei said...

To Daniel: 有一位叫Anonymous的傢伙,永不表露自己身份(連名都無,真好嘢),似乎並非真的打算與你、我、博主、或一眾香港人認真討論問題,而是來找碴。而且,我大概估到這傢伙是什麼貨色的人。

越講越聞得出,某些連自己個名都唔報出來的人的五毛味,大概我唔駛畫公仔畫出腸。當然呢種人喺人地的blog度可以放肆,如果喺我自己管理嘅blog,就只有被公布IP,然後夾尾而逃的下場。我並不是主張各位博主都要以反恐心態來管理comment,但如果五毛黨們不知收歛,那只好迫各博博主以反恐心態來對待comment,這是很無癮的一件事。

這世界不是以錢,或分數論英雄,一個人對社會的功績和成就,不可能以錢或分數來衡量,這個問題,陳冠中老早在《我這一代香港人》中講過。現時討論第四代的危險之處,搞得不好,很容易討論出侏儒出來,這是我最憂慮。

Anonymous said...

Martin Oei,

陳冠中的《我這一代香港人》沒看過.因為Prof T L Lui那本已經夠沉重.事實上,社會科學要讀得好,就是讀過理論,出門口看事情 ,然後再反思,才是王道!

Daniel.

Anonymous said...

daniel痴漢加馬田,一絕!
"如何用行動逼第二代早抖"
"公布IP,然後夾尾而逃的下場"

martin其你自己都一樣,排斥異己殺殺殺,好野,捉IP,玩殘!

第四代危機,睇下你個款就知危機la,係la係la martin王上,人人都唔夠你好貨色ga,快d打殘你眼中既死老鬼la,你亞爸亞媽都係架.

你話呢個世界唔係用分數和錢論英雄,但睇下你la,你自己無既野咪話唔好囉,最好你贏晒咪無人欠你囉.

陳冠中都係你眼中死老鬼ga,阻你發達ga王子!

Anonymous said...

黃世澤先生,請不要和梁文道陳冠中呂教授一齊講,人地層次高你好多,人地帶出第四代不平,但有世代反思,唔係你惡形惡相,你想上位你既事,唔好拖人落水.袁彌明都寫得好過你,唔會似你成個瘋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