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4, 2007

大前研一


你未必聽過大前研一,但你大概聽過「M型社會」。
沒錯,「M型社會」就是大前首創的詞彙。
或者說,「M型社會」是大前首創的無數個詞彙之一。

大前本來是個什麼核子反應爐工程師,半途出家,二十九歲時誤打誤撞考上了Mckinsey當顧問,一做二十三年,後來成為知名的「管理大師」(台灣《商業周刊》)
他最擅長以恢宏視野,洞悉時局。
他的書很好看。我的aNobii書櫃裏,就以他的書最多。

但我最愛看的,不是他講宏觀經濟的書。我最喜歡看他談生活的書,如:

  • 《想做的事就去做!》
  • 《OFF學──會玩,才會成功》
  • 《工作雞湯I、II》及
  • 《專業──你唯一生存之道》

記得《OFF學》裏有一章,提到他喜歡用「標準物品」,那就是說,他忠於某些品牌與產品,其優點是:
(1)因為符合自己的要求,所以不會產生不便的壓力。
(2)因為重複購買相同的物品,所以也不會有購物的煩惱與時間的浪費。
深有同感。

大前廿年前的處女作《企業參謀》絕版已久,我一直想買,其後在不知就裏的情況,一買就買了兩本(其中一本是簡體的,我不知道那和繁體的一樣)。
好書我樂於相贈。想要的請捎來電郵。

貿發局昨天以十萬計的酬勞,請他出席本屆「國際經濟貿易論壇」,講題是「世界大舞台:亞洲城市在全球化的機遇與挑戰」。
他毫不欺場。演講全長一小時,準備的四十來張slide裏面,三分之二都update過。

他說亞洲諸國雖無聯盟之名,卻有聯盟之實。各個國家以中國為中心,在經濟上互相依賴。
你猜日本、韓國、中國、台灣、香港、印度之中,他最看好誰?
台灣。
想不到吧。
他說,只有台灣人,才精通日語、國語和英語。
如此,台灣人才可以用日本的技術和零件,在中國的廠房生產與加工,然後將產品銷往美國。
也因為這樣,日本被逼向高端市場發展,而韓國則無奈往下流,以低價搶灘,否則無法生存。
鴻海(Foxconn)生產的iPod,就是最能表現亞洲諸國夢幻合作的產品。

香港又如何?
他說,香港過去對中國的發展舉足輕重,可是目前的「香港經驗」,已非獨一無二。
香港必須轉型。
如何轉型?
大前說:雙城記。
詳情如何,這裏賣個關子。明天請看《五分鐘聽講座》

如此精采的講座,我上今天的wisers查看時,只有一份報章的財經版,以gossip形式提及過。
真納悶。

Related Reads:
Allen Fung

*** *** ***

媽媽阿四:聖保羅阿媽

阿四雖然已是一女之母,可是外表仍然「成個靚妹款」,寫的文章,好活潑,常令我笑到肚痛。
這篇文章提到她對小孩報讀名校的看法,好好看。

我和前男友唸的都不是頂級名校,但校風比較純樸,讀書的時光也開心。
我特別喜歡他那所學校,環境極佳。
可是那學校最近轉了直資,又是寄校,學費驚人。
SHS也是那裏畢業的。第一次見面時,提起他母校,我問,難道你不知道,董建華也是校友嗎?
他露出失望的表情:唉呀,董建華喜歡利物浦,又是我們的校友,真是…

"Every family has a black sheep."他說。
彼時Obama還未衝Dick Cheney說過這話呢。
哈哈哈。

36 comments:

Andy said...

Leona 您好:

Hmm... 請問我可以要您的那本書嗎? 不過我不在香港, 在加拿大. 或許您可以寄給我在香港的朋友? 若我被選中的話.

我是您的忠實讀者, 看了blog 沒多久, 但已養成習慣, 因為真的學到好多東西. 例如大前研一, 我一定會再去找他的書來看. :D

Thank you so much!! :)

孖瑩 said...

聖士提反不是名校?
我一直認為她是傳統名校那種(大概是我太孤陋寡聞吧 =P)

一向有追看你寫的blog,由不公開留言到公開,都躲起來靜靜看,很欣賞你呢。我不過是一個愛看亦舒的女子。

KarmaPolice said...

雙城記?! 香港金融+深圳科技?! 等妳明天既文章! :)

Anonymous said...

Leona,

企業參謀聽過,但無見過,幫妳唔到呢.

M型社會我睇咗三次,反思了一些事情

P.S.我在aNobii有一個櫃呢~~~~~~:)

Daniel.

ball said...

台灣人還精通荷蘭語呢....精通日文的台灣人大都是李登輝的同輩。無疑,台積電等大OEM雖在大陸設廠生產,但日商在老共地盤苦心經營20多年,並不一定要經過台灣這proxy.

對於韓國無奈往下流之說,更是令人驚奇.不說別的,在LCD電視的市場上,Sony一直被SamSung打得透不過氣來,在和SamSung合作後,才有WDNA等的新產品。韓國汽車的質量,近年特飛猛進,漸漸追上日本車的水平。

ps: 他好像忘了說台灣的人才,的搖籃是成立於1926年的台北帝國大學。

lasallejai said...

Witnessing majority of the elite schools in Hong Kong turning DSS, one by one, I cannot help but to say the education system in Hong Kong has failed miserably. I am glad to see my alma mater can stick to her founder's ideals, for now at least!

小汀 said...

在妳的書櫃中,我看到很多大前研一的作品,於是到書店買了<思考的技術>,但仍置於床頭,未有時間細閱。遲些再詳談:)

Leona said...

andy:
好極了,就送給你吧。
:)
請你把朋友的地址電郵給我。
leonablogspotATgmailDOTcom
希望你會喜歡。

孖瑩:
你好。
咦,你來了不短時間了,謝謝你的留言。
St. Stephhen's...um...這學校很全面,但和那些每每出X優狀元的名校來說,大概不是最好的(單指學業成績方面)。
但會考成績好…這不是最重要的吧,我想。
所以我還是蠻喜歡這學校的。

Karmapolice:
謝謝捧場。已張貼了該文,希望不會令你失望。
:)

大前指的,不是深圳與香港;
是澳門與香港。
他說,十年前香港相對深圳intelligent,可以上去當當地人的經理;
但如今,深圳已非常intelligent了,香港與之結合,反而有機會被取代。

今天出版的雜誌iMoney有大前研一的專訪,整整六大頁。很好看。比我寫的全面多了。

daniel:
是嗎?你在anobii也有shelf嗎?
馬上去看看。
:)

ball:
咦,關於台灣,關於南韓,你知的比我多呢。失敬失敬:)
samsung的確是韓國的巨人,我也看過有關這間公司的故事,有意思。
大前的意見往往比較前瞻,也許這是他對未來南韓之路的推斷?

lasallejai:
Your alma mater...obviously it's La salle College, isn't?
:)
Hey, I don't know you are still reading my blog...remember our previous discussion about Canada vs Hong Kong?
My friend Simon Lee has left a message to you:
Here

小汀:
啊,那本不錯…不過初次看,可能有小小悶。
你可以先看《工作雞湯I/II》,會很有共鳴的。
而我則尤愛《想做的事就去做!》和《OFF學》──這兩本書很適合我這種又懶又衝動的人啊。
:)

Anonymous said...

Leona:

What a pity!Andy捷足先登了~~~~~~:P

Daniel.

Anonymous said...

Leona:

The name of my shelf in aNobii is matakako~~~~~~:}

Daniel.

Andy said...

Hi Daniel,

不好意思... hehe...

Hi Leona,

Thanks. 我朋友的contact info 遲D給你.

Andy

Sun Bin said...

今天台湾人学日语的比例还是亚洲各地中相对高的(可能最高)。

问题是大前把日本的地位也看得太重要了。日本无疑是一个领先者之一,可是其地位已在逐步下降。而且,由于日本技术对外的封闭,与日交流不如欧美交流的效益。

大前作为一个管理顾问,可能犯了很多管理顾问常犯的错误,就是过于大胆假设,却不遐小心求证。dotcom有很多这种例子。不过,大前这话可能只是‘本位’的反应,或以说给日本听众听的。

Sun Bin said...

"大前說,iPod由位於美國矽谷的蘋果電腦提供概念和設計,交予印度的工程師開發,並由日本和韓國提供記憶體與零件,生產於台灣公司設在內地的廠房,活脫脫「是亞洲的夢幻團隊...只有精通該三語的台灣人,才能應付裕如"

以上说法有一些问题
1)iPod的中心是美国Cupertino,而不是亚洲各国联合开发的。也就是,各国间形成的是一个星形结构,而不是大前所指的网络结构
2)台湾人中,精通三语的少之又少。因此,即使需要三方电话会议的项目,也是超过3人的参与。这种沟通,往往语言是英语。因此台湾公司并没有大前所说的优势。

最简单的检验方法,就是让熟悉鸿海的人告诉我们鸿海中会三种语言的人有多少。

ball said...

同意Sun Bin所說.

說點題外話,香港最國際化的年代正是60-70年代,香港年青人最崇歐美的年代.在80年代中起,香港年青人開始崇日.可知,日本也是崇歐崇法的,香港青年由直接入口,轉為間接入口。從那時起,香港青年的平均質素(世界觀,英語能力,識見,分析力)皆不如前。當連德國的大企業如西門子等的董事局會議,皆用英文進行,便可知英文的重要性. 從功利主義的角度來看,學英文遠比學日文`韓文等來得高回報。想了很久,也不明白為甚麼刻下的青年人不再迷戀歐美;也不把苦學日韓文的努力,放在學好英文上。不知Leona 有何高見?

Anonymous said...

Andy said...
Hi Daniel,

不好意思... hehe...

Hi Leona,

Thanks. 我朋友的contact info 遲D給你.

Andy,沒關係了,先到先得呢,你在aNobii有櫃嗎?:P

Daniel.

mama4 said...

我昨夜的comment失蹤了!
嘿Blogspot!!!!!

我從前拜訪過此校舍,羨慕死了,再加寄宿,簡直天堂!

咦,想他嗎?祝好。

mama4 said...

忘了,原本還有第一句:

嘩我當了Leona的"人物"!得了!!!!
2晚瞓晤着
:P

leona said...

Sun Bin:
你的留言,要格外小心應對,免貽笑大方。
:)

關於日本。就我看過的幾本大前來說,他對日本的批評,蠻苛刻的(愛之深責之切?)。比如他在接受敝集團旗新雜誌iMoney訪問時就提到:日本人的「個人」IQ極高,但「集體」IQ卻極低,因此才出了愚蠢的日本政府和傳媒。對於日本的論資排輩和封閉,大前常常嚴厲叱責。
相對來說,他對中國前景,反而更看好。

關於管理顧問。唏,正因為他已不在其位,所以才可以大膽假設,「不」小心求證嘛。
我認識一位已退休了的高官,嘩,不知幾醒。但他在位時,予人的印象,除了官僚,還是官僚。
可以清心直說,誰的帳都不必賣,必然是很爽的事。

關於台灣。嗯,說得好。我太容易接受大前的講法,倒沒想過要驗證。
嘩,你都沒有聽過他的演講,我又沒提,幹嗎你知道他提過ipod的開發是網絡結構?
好勁呀你。

同意英語到目前為止,仍是最方便的語言。
記得有一次訪問林永君(wisers創辦人,今在北京搞第二次start-up),問他,有人說內地人的英語越來越好,快取代香港人了,你同不同意。
他說,很簡單,你叫內地人打一通電話到以色列去談生意,就知會出事。

ball:
我很同意你的話!
說老實話,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身邊那麼多人哈日?
日本人尚且祟拜歐美呢,香港人何故要間接學習?想不通。

mama4:
是啊,聖士提反環境的確好。
前男友當時就叫我不如去他母校教書,博有宿舍,兼唔使辛苦搵學校…
他這人,專走精面。
想他?
不,想的不是他。
:p

唏,阿四在我心目中,早就是個人物啦──你現在才知啊。
:)
BTW,我以為,唸EE/software出身的阿四,會比較喜歡我上一篇文章:
Nerds and Hippies呢。

ball said...

我認識一位已退休了的高官,嘩,不知幾醒。但他在位時,予人的印象,除了官僚,還是官僚。 <-- 那麼董建華可能是中國人社會的現代智者,畢竟那把家族生意及一個城市都弄得一團糟的人,簡直是世間罕有.

再說點語文,中文根本不是商業語文,現在也不是,將來也不會是...為甚麼單看香港的法例中文版和英文版的分別便知一二。


ps: 香港人絕對是世上IQ最高的進化人種. 其實想深一層歐美社會正在香港化,單說荷理活的笑片便甚有從前30秒一個笑位的港產片的影子; American Pie等根本是英文的王晶片.

leona said...

BALL:
不當官最好。你看老董退下來都這些年了,人們提起他,還是不滿。可憐。

是啊。荷里活向香港取經,早就有跡可尋。
畢竟他們塘水滾塘魚,也要引進人家的專長,才可以有點新意。
多吸收人家的文化,世界本應如此。

ball said...

香港人對老董還是相當寬大,刻下他還生活在香港,足見他人身安全沒有問題。

在香港入讀名校的最大功用是為未來build up 一個personal network,長大的朋友/同學質素有一定保証.在學術上名校和非名校的差別不大,也是同樣不會教授學生思考方法,邏輯,美學等不在課程在內的"無謂野" ...

Sun Bin said...

老董。。。。唉

对蠢人,我们应该体谅
对偏执的人,我们要去理解
慈悲心嘛。

可是既蠢又偏执,祸国殃民还要自以为是的人是不值得可怜的。

Kris said...

回應ball:
不太同意因為香港人開始哈日,而令歐美文化由直接變成間接入口的說法。

觀察身邊一群哈日人口,歐美文化仍是直接入口的 - LV GUCCI 歐洲電影 美國音樂 電影...例如荷李活電影仍然主導電影市場,從這已經吸收大量美國文化。

只不過,因為多了日韓,放在歐美的時間就相對地減少。時間少了,英語能力下降是事實。不過世界觀、見識、分析力下降,我相信不是崇尚歐美還是日本的問題,應歸功於填鴨教育,只應付考試,從不去培訓以上的東西。


再說語文。
要說精通最多語言的地方,我認為可不是台灣,卻是香港。

香港父母很喜歡讓小朋友上課外興趣班,英文、西班牙文、法文、意大利文...不怕學得太多,只怕比其他小朋友學得少。假以時日,一眾中產父母的兒女長大後,我也不知道他們學了多少語言。

拔尖入大學的朋友,有從小開始學法文的,有懂西班牙文和日文的,只要家裡有錢、有恆心學,有一大群被刻意培訓的語言「精英」。幸好我也懂日語和一點點法文,不致落後(笑)

leona said...

Ball and Sun Bin:
港人對他寬大,因為我們還算文明。
至於他的功過…顯而易見,這裏就不必說了。

Kris:
留言有意思。
有沒有看過我這篇文章引用的「聖保羅媽媽」?她那裏有個留言好好笑,說現在的父母,為了讓子女入讀名校,所說的外語,越來越僻。

我有個中學同學嫁了去葡萄牙。
看來要早早打個招呼,以後可能要她幫忙:)

我覺得孩子小時候適當地學語文與樂器是好的。畢竟那段時間吸引能力最好。但太功利就不好了。快樂比什麼都重要。

ball said...

若LV GUCCI 歐洲電影/美國音樂/荷李活電影,便是歐美文化,不止香港..甚至珠江三角州,及全中國對歐美文化都有跡近文革時代對毛主的崇拜。

香港的填鴨教育並非一朝一夕之事,可是為甚麼這制度從前那陪養出如陳冠中,丘世文,陶傑,亦舒等人?從前的課程比今天的艱深得多?
在youtube中找到一位那年代入不到大學的填鴨英語面試的片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yeyfA5Pew8

想深一層填鴨是必要的罪惡.不背上幾十篇古文及上百首詩詞,絕不會寫得一手好文章.董橋,陶傑,金庸,魯迅,沈從文,李碧華等無一例外.物理學上的基礎課程不作填鴨式的教育,根本讀不上去,這話可是楊振寧說的。數學上若不是填鴨式"背誦9因歌,先乘取後加減,負負得正"又怎讀下去和微積分做朋友。填鴨教育的關鍵,在於是否填鴨得法和填些甚麼東西。

世界觀、見識、分析力的培養是個人的努力.在這www建立世界觀並不是難事.至於分析力刻下的香港更是一個活動教室,每天反智的事多如恆河沙: "小數服從多數"和"尊重小數"有甚麼不同,明明在2012有過半人支持..為甚麼還要等到2017?

C.M. said...

大前研一的“忠於某些品牌與產品”... 值得想想...

Kris said...

歐美文化每人接觸的方式不同,要爭辯的話我先要明白你認為怎樣吸收才算是直接入口。


我認為你心目中的填鴨教育跟我的有點偏差,我才剛剛從填鴨教育爬了上來呢,印象還深刻。四書五經、唐詩三百首我個人認為是要背誦的,董橋以前在明報的專欄結集成十本書,我全都看了,很欣賞。物理式也是要背誦的。可填鴨教育的問題不在於背誦與否。

我這學期上統計學的課經常悶得很,實在沒興趣,不過黃寶誠教授有些話我卻記得很清楚。他說:「我認為數學有些東西要記,有些根本不需要,你們給中學害苦了。例如說,為什麼(n-1)Cr+(n-1)C(r-1)=nCr?我看你們大多是靠背的吧。但其實變成:1C1x(n-1)Cr+1C0x(n-1)C(r-1)=nCr,這就通了。這是從n個東西中抽r個東西所有的方法,根本就用不著去算,這是reasoning,用腦思考一下就想到了。」填鴨教育的問題是,叫你背了東西,卻永遠不會向你解釋那些東西是什麼,唐詩如是,數學物理式如是,變成有基礎知識但無reasoning的傻瓜。

世界觀、見識、分析力...www 世界就算有多大,如果中學妹妹只懂上uwants看笑話(一位同學),如何建立世界觀?政政系學生也問我公民黨主席是誰呢。非常認同分析力低下,中大學生會在畢業禮示威一事,很多人未認真看清事件就罵中大學生會,真令我啼笑皆非。

ball said...

To Kris: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不知道是否時代變了,依稀記得在我我念中學的時代,在教Quadratic equation時老師在堂上用completing the square的方法推算那條計算公式出來.只不過大多數同學只是忙於把那條formula輸入計算機內,沒有用心聆聽.其他科目亦如是.這如中學妹妹只懂上uwants看笑話或把她的網上世界局限於HKIX以內。這皆是學生的選擇和責任.

至於詩集歌賦的背頌,老師所做的只能按字面作解釋,當中如"念天地之悠悠 獨滄然而涕下"或"不思量自難忘"等的意景,到年紀漸大方能領略當中一二。

我前post所止的文化,並不單指流行文化。先把文化的定議收窄為流行文化[時裝/音樂/電影]。我不是說香港從此不再直接輸入任何歐美的文化,而是說減小了直接入口.

Kris said...

To ball:

同意。會考時各人只管背了marking scheme 就行,背後的理由要是不用考就不管了。這固然是學生的選擇,但如果有良師益友輔助就起碼可以感化一部分學生。有位上年剛退休的老中文教師,教會考中文/文學時,會拿出自己珍藏的中國畫慢慢說故事講述文中意境。有人罵他只懂這些「無聊事」,不教考試技巧,但也自然有人深深為其感動,覺得獲益良多。

減少直接入口沒錯,殖民者都跑了,還會輸入歐美文化教人做「高等華人」? 其實不止日韓,還有大陸在影響香港。剛剛討論的易中天于丹就是好例子,人人爭著看。

不過要批評歐美文化減少入口影響年青人質素之前,先要問問為什麼我們會覺得需要輸入歐美文化才會令年青人質素提昇,反而不去認同、推廣香港本土文化(當然不是完全認同,其他文化也必有可取之處)。或者,為什麼日韓文化又被人認為次歐美文化一等。(看了太多文化研究東西)

一名劉姓先生認為國際化就是要什麼都用英文,放棄中文,才能與國際接軌。這我可不能認同。

Sun Bin said...

I m inclined to agreeing with Kris, both his conclusion and his view on stuffing duck.

regarding CN Yang's quote. I think it was misunderstood. There are extremely few good teachers in physics. But with good teachers, you don't really need to stuff the ducks.

in other words, you only stuff when there is no other alternative. In that case only those who are clever enough (despite the bad education he received) can be enlightened later on, with some luck.
good education would broaden the enlightened to a much wider scope

Sun Bin said...

p.s. i really do not agree with ball about one of the 'writers' can be a positive example. i view him as a negative example of stuffing duck, who couldn't be saved despite years in UK.
you know, the protagonist in "the fly", "incredible hulk", a monster product of HK style education exposed to western honing.

Leona said...

cm:
是的,大前這個想法,的確可以省下很多時間
據我所知,東南西北的宋先生,也是這種"標準物品"的支持者
值得考慮

Ball / Kris / Sun Bin:
有趣有趣,十分精采
填鴨教育是不是necessary evil?我認為是;
填了鴨後要不要加以感化與解釋?最好不過

和Kris一樣,我在被填的過程中,遇上不少不計付出的好老師,總算在死記難背以外,學了好些道理

過去的填鴨是不是比今日的好?
不見得
那為什麼以前教出了陳冠中丘世文,今天沒有?
其實我覺得今天我們仍然有陳冠中丘世文,也許不一定在文化界
此外,社會是不是日趨反智?
Um...時時都有人說一蟹不如一蟹啦

你們一個不滿校長,一個暗諷才子,咦,是一種盲目祟洋後的反省嗎?
:)

ball said...

幸得Leona點化,我還以為劉姓先生是指,被萬人傑口誅筆伐當,而封咪事件的那位劉生.

填鴨者今不如昔,是歷史的因素。當年,又幸趕上那批南下避亂知識份子的未班車.這些老師最吸引人的地方,是課堂上的閒談.如小學5,6年班時的中文老師,經常在課堂上批評喬硯農的字典,解釋字典中的讀音是如何的錯...又隱約透露當年為國軍時的威水史等

leona said...

Ball:
我也聽過陶才子講他當年在中文中學遇過的那些好老師,相信那的確可以影響人一輩子
不過呢,我覺得不論年代,好的老師總是有的
也許人數不多,但只要有一兩個,就可以感化好多人
(當然,不夠好的,破壞力也很大)
:)

Sun Bin said...

其实我一直都是觉得可以体用的。知道入大学后,然后渐渐的‘崇洋’,首先是科技,然后学术,然后商业,知道现在觉得中国(亚洲)的教育一无是处。我的崇洋度是monotonic increasing function of time.

我鄙视某些菜子,恰恰因为他口讲洋话,却使了中式跳跃逻辑。本身明显是体用,却盲目批评中国的一切。我虽然崇洋,可只崇洋人的逻辑和认真的精神。
中国文化如何不济,腐儒如何祸国殃民,却还是有可取的地方,中国文化的弱点通常不是菜子谩骂之处。

Anonymous said...

Sun Bin,

教育制度所謂有用無用,是由國力決定:(

Dan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