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9, 2007

When Gates meets Jobs



實在令人期待。

說的是微軟的Bill Gates將與蘋果的Steve Jobs在明日(五月三十號)的《華爾街日報》科技論壇上,同台現身。

他倆對上一次「同台」,應該是在一九九七年的MacWorld Expo上。
彼時Steve Jobs回歸蘋果,收拾舊出河; Bill Gates仗義襄助,以一億五千萬美元($150million)入股,助故友重整旗鼓。
由此展開了Mac與Microsoft的世紀合作。
Bill Gates的真身並沒有出現,倒是以衞星轉播見了眾Mac迷一面。
我極力推薦各位有空去看看這段片,Steve Jobs的演說多次被觀眾的掌聲和喝采聲打斷(一如既往);非常打動人心的演講。

不知道用「喻亮之爭」來比喻他倆是否恰當,因為誰也不認為自己的偶像是比較inferior那個。
有關Gates vs. Jobs的爭論從未止息。

有人說Bill Gates無疑是比較powerful的那一位,他不但是首富,而且積極投入慈善工作,對社會的貢獻遠較Steve Jobs為多。
相對來說,Steve Jobs除了懂設計外,還為社會做了什麼?

可是Steve Jobs的魅力遠超Bill Gates,他演說的感染力也極強,難以令人抗拒──他的影響力也許更深更廣。
正如我以前提過,他「不過」感動了一個黎智英,但卻改變了整個香港以致台灣的傳媒生態;當然還有其他。

荷里活早就二人的恩恩怨怨拍了一套電視電影:Pirates of Silicon Valley.

保證比《溏心風暴》好看。

所以有人說:
Bill Gates moves software. Steve Jobs moves people.
而這句話比較貼近我的心聲:
I'm a Mac man myself, but thank God we've got both Gates & Jobs.

Steve Jobs本人,也在當年的MacWorld上,說過這句話:
We have to let go of this notion that for Apple to win, Microsoft has to lose.
For Apple to win, Apple has to do a really good job.
不枉我等Mac迷如此膜拜他。

說到底,兩人都不是「玩電腦」叻;他們是「做生意」叻。
關於這一點,我那位唸經濟與政治出身、而今自立門戶搞Start Up的朋友,應該很認同。

*** *** ***
圖一:原來Gates和Jobs在多年前曾一齊上過Fortune的封面,真是經典。你看,彼時Jobs還有一頭濃髮呢。
圖二:飾演Steve Jobs的演員是Noah Wyle,他在劇集ER裹從一臉青澀的實習醫生演到一臉於思;ER捧紅了George Clooney,但是演得最久的,卻是他。Wyle和Jobs曾經同台「演出」,不妨到youtube找一找,我看過這條片,蠻好玩的。

Friday, May 25, 2007

法官都要識撈

法官李栢儉(Miles Henry Jackson-Lipkin)和妻子騙取綜援和公屋單位,罪成入獄,各十一個月。

李不服上訴──他不是為罪行上訴,僅為刑期上訴。

結果高院法官(John Saunders)真的接納其上訴,二人當庭獲釋放,其時已服刑四個月。

真不公平。

這個法官及其任資深大律師的妻子,濫用福利,證據鑿鑿;整個審訊過程中,他們毫無悔意,反而利用其專業知識,使司法程序一波三折。並且至今,也沒把佔用的華富邨公屋單位交出。
高院法官如今判他們當庭釋放,如何服眾?
且不談這個對濫用綜援的人發出怎樣的訊息。
可是律政司已表示不再上訴。

我向一位司法界權威請教,這樣的判決是否合情合理。
他著我去把判詞找出來看。
「如果以compassion(同情)為由,可以看他是否援引了什麼類似案例,果如是的話,也沒話可說;此外,如果裁判官在量刑時沒有考慮二人年老,那高院法官為他們減刑並當庭釋放之,也很合理。」

我就去把判詞找出來看。出乎意料,那只有短短八頁紙。
我看了兩遍,沒看出高院法官引用了什麼「同情」的案例,他倒是很清晰地表示,裁判官的判決(服刑十一個月)很合理,也充分考慮了二人老邁等因素:

I am satisfied that the Chief Magistrate,…has given appropriate weight to these factors (age, and ill-health of the Appellants). He correctly dealt with them as an act of mercy…the sentence imposed by the Chief Magistrate was not manifestly excessive.

儘管高院法官認為裁判官的判刑沒有過量,他還是以「act of mercy」為由,宣布李栢儉及其妻子當庭釋放。
我沒有唸過法律,可能有所遺漏,所以把判詞傳真了一份給這位司法界權威,聽他意見。

在電話裏,我問該司法權威(他還未看判詞),如果是他的話,會不會這樣判。
他說當然不會。
他說,二人已服刑四個多月,由於「行為良好」可獲減刑達三分一,其實他倆只要再服刑兩個月,已可出獄。
以「同情」為由減刑可以理解,但為了減這兩個多月,卻引起社會不滿,不值得。
由此可見,高院法官的手段,不夠高明。

「法官都要識撈架嘛!」司法權威如是說。

*** *** ***
周二,我寫了一篇關李栢儉的文章。報上登了後,供Roundtable的RISK轉載了。
有空捧捧朋友場嘛。

Monday, May 21, 2007

十問十答

問:為什麼叫「這雙手雖然小」?
答:亦舒有一本小說叫《這雙手雖然小》。一個初出茅蘆的女生,隨經驗老到的名記者自西到東、由北往南,採訪女人的故事。我喜歡這本小說,再加上:(1)我是女的;(2)並且從事傳媒,及(3)我的手看來也不算大,故此挪用了這書名。

問:那你必定自比為那個女主角了?
答:女主角比我聰明可愛幸運百倍,故此不必對號入座。

問:為什麼老是寫別人,極少寫自己?而且凡你寫的人都是正面的,你是不是在擦鞋?
答:(1)我比較喜歡和人接觸,也自覺寫人物比較好,故此一門心思寫人──除非那段時間坐困愁城;
(2)和我所認識的人相比,我本人的一切皆乏善足陳
(3)我寫是為了令自己高興、令看的人高興;一切不會令我高興的人,提來幹啥?

問:在你所寫的人當中,你最喜歡誰,為什麼?
答:不告訴你。

問:這樣問好了,在眾多網誌文章當中,最喜歡哪一篇,為什麼?
答:我蠻喜歡寫我的鋼琴老師那篇,篇幅短小而人物鮮活;我認為可作為會考寫作範文;
《咪子的自白》略帶實驗性質,以擬人法寫貓。養過貓的人都知道,我所形容有關咪子的一切,皆百分百真確;但用來講女人,亦百分百真確;
《You are what you read》是在與非常聰明的腦袋激盪前後所寫,某些觀察,自覺帶神來之筆。

問:為什麼不開放留言(comments)?
答:即使沒有開放留言,謝謝你仍然捧場。

問:你平常的打扮怎樣?
答:不管是否從事傳媒,我也堅持較為淑女型的打扮;生活還沒差到要爬戰壕的地步。
但不管怎樣,總有那麼一兩天穿得十分邋遢──當天我的自信心必然十分低落,故請leave me alone。

問:我見過你了。你是不是很喜歡珍珠飾物?
答:是的,因為我還不夠錢買鑽石的。

問:請問你長髮還是短髮?
答:短髮,留長中。

問:你的身高、體重、三圍如何?
答:(1)很少遇上比我矮的男人,也從不為了迎合別人的身高而穿高跟鞋
(2)托賴,還未致於像咪子那樣,以減肥糧為生
(3)要不要告訴你我的上下血壓與膽固醇指數?你做體檢的嗎?

Bonus Qs:
問:請問你如何在不同場合與陌生人交談?
答:眼神接觸、微笑、遞上名片。
談得攏的改天約出來見面,談不攏的也可電郵聯繫。

問:是不是所有因為工作而認識的人,都樂意為貴報供稿,並成為你的朋友?
答:所有因為工作而認識的人,即使沒有為敝報供稿,也可成為我的朋友。

Friday, May 18, 2007

Sir David Akers-Jones鍾逸傑

一群富豪二世祖忽然政治,欲組「百人會」,回饋社會。
此事實在令人好奇。
香港富豪們不借助任何團體,已有足夠渠道影響施政;要花錢搞關係,不如捐錢去內地建希望小學,何必弄個四不像。

我和老師商量,不如借這個新聞,找些具權威的人談談,寫篇有關「智庫」的文章。
老師建議我找前布政司、工商專聯(BPF)的鍾逸傑。
「阿Sir」在官場打滾半世紀,作為老江湖,大可以點撥一下這群二世祖。

「阿Sir」已經八十歲,說話很慢,但人很可親。
我還沒有開始問,他先發制人:
Do you think we have a surfeit of think tanks?

我把「surfeit」(過多)聽作「surplus」(有餘),正猶疑間,他已開口教我這個英文生字;
提到智庫很難影響政府,他用上「carapace」這個字,怕我不懂,又拼一次,並解釋:如烏龜,就有一張carapace
這個字我懂,故接口到:some people have carapace。
他點頭:and governments have carapace too.
一個訪問,總算在戰戰兢兢下展開。

也許我問的問題太笨,引不起他興趣,他老是問我別的東西。
他問我住在哪裡,我答某地,他點點頭:「我第一次去哪兒時,是一九五八年。」
五十年前!
他問我家裡怎樣,我說我和父母弟弟還有兩隻貓住在一起,他頷首:「你看,有了房子,你才會對這地方產生感情;房屋是社會穩定的基石。」他退休後當過房委會主席,而今仍不脫對房屋政策的關心。

訪問中途,電話忽然響起來。
「Excuse me,」他微微欠身,從西裝口袋裡摸出一部Blackberry。
Blackberry!
一個八十歲的老人家,退休後才學會用電腦,而今常用blackberry。
這事實在有趣。
BPF的朋友C告訴我,這是她們送給「阿sir」的禮物。結果他喜歡得不得了,常常對別人說:I can't live without my blackberry.
不知道她們什麼時候送他一部iPod。更有型。

為了寫這篇文章,我大概找了在香港搞智庫年資(年齡)最深和最淺的兩個人:
除了Sir David,就是匯賢智庫的Ronald(陳岳鵬)。
多有趣。

下周見報。在這之前,不如看看Roundtable一篇講智庫的文章
香港少有談及智庫的文章,寫得不錯。

Wednesday, May 16, 2007

You are what you read 2

意猶未盡

如果問我,任我挑一個名人的衣櫃據為己有,會選誰的。
想也不用想,我選張曼玉的。
如果問挑誰的書櫃…這可沒想過。

我想彭浩翔的也許不錯。
他曾經介紹過的書如《世紀大擒兇》、Tipping Point和Blink,碰巧我也喜歡;
只是這可能會被老師責為不學無術;

據說首富每天都要看一本書才就寢,那他的書櫃應該不錯吧?

我想李怡的書櫃一定「常滿」,否則那來那麼多書評?

亦舒的書櫃除了金庸、倪匡和她自己的書以外,相信有大量《國家地理雜誌》;

我想沈旭暉的書櫃除了許多我喊不出名字的書名和作者名外,大概少不了金庸小說;

Joe Chan的書櫃一定十分精采。除了經濟學外他博覽群書──歷史、化學、文學、科幻小說,和美術書。他的相片之所以那麼美,因為他看過數不清的名畫,一拿起鏡頭,構圖已渾然天成,不同凡響。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猶如女人衣櫃裏的little black dress,個個都適合(彭浩翔在為《全職殺手》做資料搜集時,曾經見過一位古惑仔長期手執這本書看,因為「D理論好正,幾啱講數用。」),而且永不失禮。難怪再版了五六十次。

一期一會的熱門書就像潮流產品,很多人都會湊熱鬧買上一本,後來卻束之高閣。
例子:Bill Clinton的My Life,及類似的名人傳記。

工作需要,你投資了不少行政套裝;同樣,你需要很多財務、管理、金融書。但這些都不是你的最愛。
*** *** ***
我也有過CK的經驗:這幾本書,好像很低智似的,該不該讓人知道?
當時我想:既然它們都是你選擇的、看過的,為什麼要收起它?
這也是一個面對自己的過程啊。

以前我有一個老師,智慧過人,是中國歷史博士,一個人住。
畢業後一天,我們幾個同學到他家裏耍,嚇呆了:整間屋子,沿著牆壁全是頂天立地的書櫃,裏面都是書。
但他不忘為自己留了一角,安置他的珍藏:咸書。
說老實話,他的「咸書」大多是一些唯美的女明星寫真集(如徐若瑄和李麗珍),我們這些女孩子看了也覺得心動。
然後,不知是誰的主意,我們趁他出去取pizza外賣時,把他部份珍藏藏起來;如放在沙發的cushion下面,之類。覺得好好玩。
以後他逢人就說,這幾個丫頭,居然把我的咸書都藏起來了,哈哈哈。
如此坦率,毫不假道學,這個老師真不錯。

話說回來,這是一個網絡世界,你願意讓別人知道你多少,就透露多少吧。

Tuesday, May 15, 2007

Fracture

這麼精采的電影就這樣無聲無息地上畫真是可惜。

Anthony Hopkins演的男主角開槍射殺紅杏出牆的妻子,然後把自己困在密封的大宅中,直到談判專家前來。
他親口承認控罪、證物當場檢獲,在法庭上,他甚至不聘請律師,只要求自辯。
Ryan Gosling演的檢控官,入罪率97%,年青自信,即將跳槽到大Firm任職,滿有信心兩週內可以了結這最後一宗案。

但世事豈能盡如人意。

關鍵證物(手槍)居然完全未被發射過;
那位談判專家竟是Anthony Hopkins妻子的情夫;
Anthony Hopkins雖然沒有律師,卻輕易令自己脫罪。
因為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中。
他掌握了所有人的弱點(fracture),巧妙佈局,縱犯下滔天罪行,卻令自己全身而退,擺明嘲笑司法制度。

結局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破案/入罪關鍵就是因為Anthony Hopkins千算萬算,居然算漏了自己也有fracture。

Anthony Hopkins的演繹無懈可擊,充滿Dr. Hannibal Lecter的影子。
但我和女友更鍾情演年青律師的Ryan Gosling;女友看過他的Half Nelson(獲提名奧斯卡),我看過他的The Notebook(《忘了,忘不了》),是我最愛的romance之一。

雖然喚作Fracture,這套電影幾乎fracture-less,值得捧場。

Friday, May 11, 2007

You are what you read

有一個非常聰明的人(Guy Kawasaki)來了香港出席一個講座
我去聽這個講座時,認識了一個非常聰明的男孩子
這個非常聰明的男孩子設計了一個甚是有趣的網站:aNobii (據說是這是拉丁文裏,「書蟲」之意),讓人們在網上建立自己的書櫃、給予書評、交流,甚至交換或買賣書藉。

我挺喜歡這個意念。

你知道,我買衣服的速度永遠比買書快;
我整理衣櫃的頻率也遠比書櫃高。
可是,如果外型可以告訴別人你是怎樣的人,我想書本透露的訊息也許更多。
也更騙不了人。

一個人的品味可以反映在他看的書上面;
一個人的識見也可以反映在他看的書上面;
一個人的生活也許也可以反映在他的書上面──我養了咪子和黑子後就看了許多關於貓的書;如果不討論實用性,當然是Desmond Morris的最好看。
一個城市的面貎也可以憑這個城市裏的人在看什麼書反映出來──據說這一兩年香港最暢銷的書,是風水命理和股壇心法。
你看,這比鍾庭耀的研究更貼近民情。

有些體貼的時裝店(當然,通常是高檔的)會定時致電他們的VIP:「x小姐,我地啱啱返左一批衫好靚好啱你架,你幾時得閒黎試呀?我同你keep起佢吖!」

我想,如果有一家體貼的書店定時打電話來:「Leona,最近我們返左一批新書呀,好啱你架,得閒黎睇下?」
誠一件美事。

我也喜歡送書給別人──當然你必須自己親自看過那本書並make sure對方也會看才好──Paul Yip的女兒沛沛和我在同一天生日,每年我都盡量買一些別緻的禮物送給這個聰明可愛的女孩。有一年我送了她一本Roald Dahl的童話書,講鱷魚的,那年剛巧出現了「貝貝」,據說小女孩挺喜歡。
等她長大些,我會把珍藏的Matilda和Charlie & the Chocolate Factory送給她。

以前的男朋友曾取笑我一看書就打瞌睡。
噢親愛的,你真的以為令我昏昏欲睡的,是手上那本書嗎?

Wednesday, May 09, 2007

Elaine / Melissa P

空姐Elaineblog的一直很惹火。

這是真的嗎?
這真是一個女孩的真實經歷嗎?
她真的如此具吸引力嗎?

質疑與議論,從未間斷。

我想說一個故事。也許你已聽過:

蘇東坡和一位和尚一起,他問和尚:「你看我像什麼?」
和尚說:「像一尊佛。」
蘇東坡樂了。
和尚問:「你看我又像什麼?」
蘇東坡想尋和尚開心,故答:「像一堆糞。」說完自己先笑了。
和尚但笑不語。
後來蘇東坡才省悟,被作弄的不是和尚,是自己。
和尚心中有佛,故看蘇東坡像一尊佛;而蘇東坡既然說他看見一堆糞,可見他心中…

你為什麼會質疑人家的blog是假的呢?
你為什麼認為人家的blog是集體創作呢?
你為什麼...

我一直很納悶,是什麼令這個聰慧過人的女孩子,如此抽離地冷眼旁觀自己飄零的愛情故事,但繼續沈溺?

直到我無意中看到Melissa P的自傳故事(咦,似乎很多人也在懷疑那不是一個十六歲少女的自白呢)。
情節也許不同;心態倒是相通的。
她以為這會讓她找到珍惜她的人。
也許男人的讚嘆會令她有過一絲自豪,然而,以外表換取這些關注,原非她的本意。

Melissa的故事講什麼,我不好意思說。
總之,內容比《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更色情。

Ooops,又撞板了

「沈旭暉是不是去了港大教書?」同事SC問。
「嗯哼,」我漫不經心地答:「是嗎?不知道啊。」
「我明明看到有一篇報導,說他是港大的什麼什麼教授啊。」SC說。
她邊說邊拿起一份報紙,「看。」
我望了一眼,天,這是我寫的呀。

就是我去訪問沈旭暉,寫法國大選那篇文章。
在旁邊的一篇配稿中,沈成了「港大」的教授。
怎麼可能?
我怎麼完全沒有印象這樣寫過?
而且,我在完稿前,還專門電郵給他覆查過呢。

原來配稿中本來沒有提及沈的銜頭,編輯為我加上去,然而他忙中有錯,不知怎地那就成了港大了。

非常不好意思。
幸好沈完全沒有怪罪的意思(我想那篇文章,對於他來說,大約等於一則娛樂新聞吧,他不會花超過三分鐘在上面)。
換了其他人,可能會對我咆哮起來。

在那個訪問裏,最精采的部份是提及法國的內部矛盾時,沈說球星施丹是整合法國不同族群的人物;如果沒有他,去年和前年的騷亂,可能要提早五、六年發生。
這是精闢的觀察。
可是我的一枝禿筆,沒有好好發揮它。

本來是安排在上周五刊出的,後來改了在周三。
那是因為沈講了對兩位候選人作電視辯論的看法,觀點獨特。
如果我不在周三(五月二日,候選人辯論那天)刊出,就浪費了一個小故事;
要不,就需要在辯論後又去找他一次,補充對候選人表現的看法。
我太懶了,也不好意思煩人家一次又一之,所以改期了。
這一點,必教專業的新聞從業員不屑。

Saturday, May 05, 2007

Joe Chan之三

一年下來,寫了百多篇網誌,還沒有一位被我專門寫了三次。
Joe Chan顯然是個例外。

自從應承了為我們寫稿以來,Joe不時打電話來問我拿資料。

「呀Leona,你有冇龔如心份遺囑,彈一份比我!」
(嚇?龔家和Tony Chan都聲稱有龔如心的遺囑,可是我有沒有喎)

「你知唔知零團費係點做㗎?我想知道個operation係點,有冇嗰D資料?彈比我!」
(我又沒帶過零團費旅遊團...)

「嗰個官呢,比政府鬧嗰個呢,請人食九大簋跟住比人炒作嗰個呢,有冇嗰單新聞?彈比我!」
(這次我真是認輸了,究竟他指的人物事件是什麼呢?)
幾經追問,才知道他指的是應科院濫用公帑看風水遭審計署炮轟,負責人繼而辭職那件事。
而Joe所述的詳情中,沒有一項資料是正確的!

我雖然不認識Joe的TA(他常說要介紹他的靚仔學生給我,還沒兌現),但有一點可以很肯定:
曾經跟過Joe的TA,一定比我精靈。

其實Joe要的資料並不多,一般用google或yahoo都可以找到,他只要一點背景資料(如龔如心個「龔」字中文怎麼寫),好編寫他的經濟學解釋。
而他為我們寫了三篇下來,題才和內容都不錯:
﹣為什麼內地客會被哄買次貨?
﹣威廉王子分手事件,和經濟有什麼關係?
﹣是不是人人擁槍,就可以減輕類似弗州校園槍擊案的傷亡?
下一篇,我們還沒登,但想必和龔如心或應科院有關。
逢週二,不要錯過。

Allen Fung

McKinsey剛剛做好了一個report,講有關中國目前經濟的五個"myths & realities",內容精采。
讓你猜一下:
你估長三角的GDP高些,還是珠三角的(加上香港)高些?
一般成熟國家,包括香港在內,中產階級的定義大約是指卅多四十歲,家庭年均可支配收入約四萬美元以上;
中國目前冒起的中產,是怎樣的?
答案不在這裹;下周三看敝報評論版好了。

McKinsey的報告大多很有水準,又有前瞻性。
早在一年之前,已就中東投資亞洲做了專案報告,"新絲路“(New Silkroad)這個詞,就是他們首創的。
這天我約了他們的Managing Director Allen Fung談談這份新報告,最近開拓了中東專線的同事SC(就是訪問沙特王子那位),也興緻勃勃來湊熱鬧。

出乎意料,身為頂尖顧問公司的MD,Allen一點架子都沒有。他個子不高,說話坦誠直率。
Allen並非唸商科出身,在McKinsey工作前,他原在美國大學教中國歷史!

這頗出人意表。
不是說教書的就不會做生意﹣馮國經和陳啟宗都會教書,更會做生意,特別是後者,我聽過他講話,內容和技巧都比本地政客高班多了。
但歷史教師當上了頂級商業顧問,倒不常見。
為我們安排這次訪問的女友S說,McKinsey請人不拘一格,公司裹既有唸歷史出身的Allen,也有物理學博士;
不像投資銀行,非MBA不可。
「只要是聰明人,我們就會請!」她笑咪咪地說。

說得倒輕鬆。我聽過朋友講McKinsey甄選「聰明人」的方法,可不是那麼簡單。
大前研一也是在McKinsey出身的,他本來是個「核子反應爐工程師」,二十九歲才轉行去當商業顧問。
我記得他在一本書裹提到,McKinsey請人有一套奇怪的邏輯:
如果在面試的時候,有些人喜歡該應徵者,有些人不喜歡:不請;
所有人都認為不錯的,不請;
有些人極力推薦,有些人卻大力反對的,請。
大前本人,就是在最後一種情況下應聘的。
他們要選擇非常聰明,又與眾不同的人,深信這樣才能使團隊迸出火花。

這倒使我想起一位女同事F,實在很適合在McKinsey工作。
F曾經在政府裹當過AO,後來成為Jardine的executive trainee,目前是敝報一名首席記者。
她還是個跆拳道黑帶。
之所以離開怡和,還和這有關係:
那天一位經常對女同事毛手毛腳的鬼佬上司,居然趁F影印時,從後輕薄她。
在驚愕與盛怒下,F毫不猶疑地朝對方揮拳。
電光火石之間,老外已經像泥巴一樣攤了在地上,牙齒飛脫,流了一臉血。

這個女子秀外慧中,敢作敢為,肯定符合McKinsey請人的條件,特別是前述的第三項。

Tuesday, May 01, 2007

施老闆見招拆招

有同事離職後找施永青,指中原並不如他加入前想像中那麼好。

同事:施老闆,我是因為看了你無為而治的理論才加入中原的。我諗住,中原的老闆無為,應可留出很大的空間讓員工有所作為。誰知這些空間早已被中原內的各級「諸侯」所佔據,像我這類新加入的員工哪有太多的自主空間?我上司非常有為,指東指西,作威作福,這種境遇與我以前工作過的公司差不多。

施老闆:你受了這麼多的委屈,我心裡實在抱歉。不過,你的上司非我直屬,我對他瞭解不多。即使是我的直屬,其實也不是我挑選出來的,他們大部分是在競爭中跑出來的,是市場揀的、顧客挑的、下屬授予的,內裡沒有太多我的個人偏好。

依我經驗,你的上司不應如此一無是處。我雖不管,但天道仍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惡行最終難逃後果的懲罰。若他的下屬都離棄他,他又何來業績向公司交代?你可能未發現他的好處,只發現他的壞處;而其他同事,則可能發現他仍有某些好處可供利用,所以才留下來。

到處楊梅一樣花,尤其在我無為而治之下,公司並沒有太多我的刀斧痕,我的下屬更加本性畢露。人性難免有其醜陋一面,上天不可能甚麼都管,更何況我這個凡人,唯有等壞人將來自食其果吧。其實,大多數的人際遇相差不遠,若是我們只看到環境中的不利部分(這個一定不難察覺),而看不到有利部分,就只會怨天怨地,而不曉得利用環境,進行自我發揮。

同事:施老闆,你又說得對…咁,我可不可以想重返中原工作?你可不可以割一塊地盤給我,讓我嘗嘗當「諸侯」的滋味?

施老闆:好!我在中國大陸有幾個城市的分行,長年虧損,正需要肯作承擔的人手,我可以向中國部的負責人推薦他,但是否錄用,我不能一個人說了算,這個崗位不是直接跟我的,我得由有關負責人來判斷。

同事(面有難色):其實你可否在你下面,直接為我安排一個位置?

施老問:我直屬的同事都是早年機緣巧合下認識的,這些年來,他們工作得不錯,沒有一個肯走,我想不出甚麼理由,不用這些合拍得很好的舊人,而冒風險去用一個新人。這種機會,只能等上天安排,我暫時無能為力。

*** *** ***

早幾個禮拜我在AM730看見施永青這篇「C觀點」,覺得這真是一流談判的示範,所以把它略為改動(主要是改成對答形成,容易看些),公諸同好。

以前我當MT時,間中個心都會「囉囉攣」,想為自己爭取更好的待遇,但不知道怎樣向老細提出。
前男友總是鼓勵我:你怕什麼?看看他怎樣回答你都好嘛,以後你當director時就知道該怎樣應付無知下屬的無理要求了。
這個方法又真是幾好,往往令我提出無理要求時更大膽(當比個interview老細嘛)。

你看,文中這位離職同事是不是很typical?
自視奇高,進來公司不一會兒就想當老細,離職時還想向老闆告上司一狀。
好一個施永青,從頭到尾都表現得從容不迫,沒有動搖過自己的立場和理念。
他不但理智地開解「離職同事」,還「以進為退」,願意給他一個offer試試──如果這個同事真的有能力,施老闆無疑多一個得力助手幫他賺錢;即使不,也沒有損失,反正內地那幾間分行一直在虧損。
他未必想試練這位「離職同事」,但這位大想頭的離職同事,卻被老闆一逼之下,心虛了。

施永青四兩撥千斤,精采。可惜他不是經常寫這類文章。
幸好,中環人CK從不吝嗇自己當老闆的心得,他最近分析同事Fiona和Cynthia的故事,就好看得不得了。
難怪這麼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