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30, 2007

真的好寂寞

姜夔《揚州慢》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
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
自胡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厭言兵。
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而今重到須驚。
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
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 *** ****

下班時分,多半夜深。可能是天氣的關係,這幾天在回家的路上,特別感到寂寥。
都怪讀與吃。好端端地提什麼「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

Tuesday, November 27, 2007

易中天之二

易中天憑央視的「百家講壇」紅遍神州,其中一個原因,是他會用現代的話,包裝晦澀難明的歷史。

比如說,史書上寫漢高祖劉邦原是個流氓,「好酒急色」,易中天就說,「那即是說他喜歡『泡吧泡妞』。」全場哄然大笑。
用香港人的話說,即是喜歡「落pub、溝女」。

歷史故事本來就曲折離奇,被他這樣生動化了,更加引人入勝。
難怪上週四我到港大出席他的講座時,不但整個「王賡武堂」座無虛席、看即場轉播的電視房間擠滿人、就連港大校長徐立之,在演講尾聲進場時,也只能待在一角靜靜地聽。

我挑幾段話轉述大家聽:

談領導
很多人都知道,劉邦曾說過這話:

「運籌帷幄之中,決戰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按:張良);
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餉,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
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而吾能用之,故吾取天下。
項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為我擒也。」


劉邦此人就是這點好:很有自知之明。
他一遇上難題,就向左右相詢:「為之奈何?」,意思就是到處問別人:「咁點算?」。
這種人好像沒什麼專長,但肯用人,最適合當管理層,套易中天的話說,

「啥也幹不了,只好讓他當領導。」

談管理風格
易中天說,三國中曹操、孫權、劉備與孔明,分別用了「智」、「情」、「義」和「法」來治國。

曹操──智
易中天說,曹操的幕僚,像一個沙龍。
曹操為人聰明,他的兒子(如曹丕、曹植)也極聰明,所以他特別喜歡用有智慧的人。
只要是人才,他一定人盡其才。
而且曹操為人大器,勝利了,功勞歸人家;吃敗仗,則自己一力承擔,故聚集了各方人才。

但問題是,如果你背叛他,或被懷疑有背叛之心,曹操是毫不留情的。

我覺得這倒有點投資股票:回報越高,風險越大。

孫權──情
三國之中,以吳國最像「家庭」,「管理層」多是「兄弟班」。
例如孫權待周瑜如兄弟,魯肅也和周瑜情同手足,氣氛最融洽。

劉備──義
就像幫會一樣,在「劉備公司」打工的,都可以和老闆「成哥兒們」,上下打成一片。

易中天說,劉備得勢前賣過草鞋,懂得人間疾苦,所以他懂人心、通人性,能以情治國。
我們都知道在企業裡,能幹的人不忠誠,忠誠的人不能幹。
但劉備麾下兩員大將:張飛與關羽,皆又忠誠又能幹,可見劉備夠義氣,才能留得住人才。

孔明──法
孔明揮淚斬馬謖,是《三國演義》裡最燴炙人口的一個故事之一。
易中天說,其實馬謖根本罪不致死,可是孔明為了整肅軍紀,不得不斬之,可見他極重視紀律,且推祟「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談「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我進場時,易中天正在談這八個字;結束時,他也回到這個主題上去。

他說,令天他講的英雄豪傑,都有共同點,就是懂人心、懂人性,深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之道。就是說,不想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也不要加諸別人。反之,你若常幫別人,今天幫這個,明日幫那位,結果人人都幫你。

又,看人不要專找碴子,那根本是對自己不利;反而應多看別人的長處,才於己有益。

「你一天學別人一條優點,十年功夫,你就學會多少優點啊。」易說。

正如我在上一篇談「易中天」的文章裡提過,他自走紅後,固然名利雙收,但也無辜受到許多攻訐,多惡毒的咒罵都有。無他,樹大招風嘛。
除了自己想開些,唯有多勸人向善,「多看別人長處」。可是中國人的修養…唉。

談成功
有人問易中天怎麼看自己的成功。他說,「最重要的不是成功,而是幸福和快樂。」

他提到內地傳媒報導一個故事:小孩好不容易等到黃金週可以不用上學與補習,故向父母提出,想到公園去玩玩。

媽媽帶他玩了一會兒後,問他,開心嗎?
孩子答:開心。
媽媽接著說:好極了,那麼就回家寫篇作文吧?

天。

揠苗助長原來不是香港「中產」父母的專利。
易中天就說,不要老問孩子成功了沒有,更不要問你寫作文了嗎,應該多問:孩子你快樂嗎?

我還是最中意蘇子的一句話:
唯願生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太聰明的人會吃苦,太美麗的人會吃虧。女子尤甚。

Gary Leung

「紅出版」(Red Publishing)二十七歲的CEO--Gary Leung--見面,他劈頭第一句話就是:

CK做盛行的?」他問。

我反問:「那渣老闆呢?」

「渣爺行頭闊,說出來你也不識他是誰,不如不說了。」他狡黠地答。

我不甘示弱:「CK行頭窄,說出來你就知道他是誰,還是不說了。」

然後我們相視而笑。
暗中過招,我不禁抹了一把汗。

畢業自港大精算系的Gary,就學期間,曾經在現代教育當了四年「補習天王」。
他任教Maths/A.Maths,補習社以他在港大唸精算作招徠,不少學子上釣,每個月上百人唸他的班,我想Gary的外快應該賺不少。
但他謙稱賺回來的,後來統統花在出版社上。

別人創業總得有個夢,但Gary不是。
他說他只是為了成全女友。
她說教書好辛苦,我就說不如不要做,開間公司讓你做得開心吧。Gary道。
結果出版社開了幾個月後,女友就真的把工辭了,全心全意在「紅出版」任校對。

但為什麼是出版社?我再問。Gary混身沒有一絲書卷味(嘻嘻)。
他說,為什麼不呢?出版社門檻不高,而且又不是賺不到錢。
他們幫人自資出版,圓其作家夢,皆大歡喜。
而且除出版外,Gary另外聘請了廿餘人,打理其金融顧問生意。兩條腿走路。

Gary曾經贏過IBM主辦的創業比賽,「獎品」是獲得在IBM工作半年的機會。
他討厭受管束,在IBM試兵後,更肯定自己不是打工的料,也不是從事精算的人才,於是鐵了心創業。
「我創業,心態和想打爆機差不多。」此時Gary的表情,真的和一般打機終日無所庸心的雙失無異。

但他想要的,當然不止打爆機。
他叫我數一數我所認識的出版社。
三聯、商務、皇冠、明窗、天地…吖,還有,經濟日報出版社。我道。
Gary說,嗱,你沒有提XX。XX是眾大型出版社中辦得最差的一間,我的目標就是打敗XX。

哦?

我遇過的年青創業家,皆有氣吞山河的魄力。
比如想把網站做到有阿里巴巴規模的耿春亞、比如以Google為假想敵的David Lee、比如認為自己的網站某程度上不比Facebook差的Jeffrey
倒真的沒有遇過一位,說要打敗行內最差那一個。
好像很沒有志氣似的。

但Gary有他的理由。
「XX不思進取,人又差,公司又差,我的目標是先取而代之,躋身大型出版社之列再說。」此時的Gary一點都不像雙失。
「但這還不夠。」Gary說,他需要一個明星級作家坐陣,幫他開拓江山。
「就像『皇冠』有張小嫻,『天地』有亦舒那樣。」他說。他準備挖角,目標是頭五位最暢銷作家之一。

我問他幹嗎自己不造星;扶掖新人嘛。
「不是間間公司都是英皇。」Gary說。「紅出版」規模小,哪有造星的財力。
他自比為「金牌經理人」黃柏高。

「強如Paco,都要買一個楊千嬅回來,才可以捧Stephy。
又例如古巨基和側田的配合──沒有古巨基,哪有錢捧側田?
總要有一個巨星,才能帶到一個新人。
我的工作其實和經理人無異。」這時的Gary,始不經意地露出一絲運籌帷幄。

大家如果自問是下一個「側田」,不妨去叩「紅出版」的門。

「你記得寫這句:Gary真人真係好靚仔。」Gary叮嚀著。

Monday, November 26, 2007

給女人的禮物

在網上發現這篇文章,覺得卡夫卡寫得好型。
原來在年初已有很多人點評過這個《廿五種令女人心動的禮物》,早就開到荼蘼,但忍不住畫蛇添足。
K是卡夫卡,L是在下。

1. 玫瑰:
K:姓名算的了什麼?我們所謂的玫瑰, 換個名字,還是一樣的香。
-『羅密歐與茱麗葉』II. ii. 43-44。
L:我喜歡的花,比玫瑰更俗、更艷、更芬芳。

2. 絲巾
K:最浪漫的絲巾﹐是飛行員上戰機一去不返前愛人為他帶上的。我不知道女人的想法。
L:很認同。

3. 戒指:
K:我不明白為何一塊小小的炭可以對女性有這麼大的魔力...
L:醉翁之意不在酒…
戒指我可以自己買,但愛人送的不一樣。

4. 書:
K:看書的女人﹐很美麗。如果她真的喜歡我送的書﹐那就更好。
L:看書的男人也很吸引。也希望他喜歡我送的書。

5. 寵物:
K:我已經是你的寵物了﹐還要多一個嗎?
L:嘩,看來卡夫卡哄女孩很有一手。
我認為永不、永不、永不將寵物當作禮物。請尊重生命。

6. 絨毛玩具:
K:女人三十還愛人Hello Kitty...很可怕。我媽快六十了。她的電話和鬧鐘也是Hello Kitty...
L:要抱的話,我只愛擁著喜歡的人睡。

7. 手提袋:
K:當你送她LV 袋時﹐你已不再和她熱戀。她會愛上了LV。
L:所以我向來不好LV。Chanel2.55或Celine Boggie Bag比較適合打工女郎。

8. MP3:
K:男人才要MP3﹐把她的噪音也淹沒!
L:我只用iPod。

9. 化妝品:
K:如果你的男人送你化妝品﹐那麼只說明了: (1)你很難看。或者 (2)他愛男人。
L:這方面男人最好不要插手。除非你本身是Lancome的senior make-up artist。

10. 披肩,演繹雍容華貴的風情:
K:風情 - WTF?
L:我只在辦公室才會圍上大披肩;不是為了萬種風情,是因為冷氣太勁。

11. 鏡子:
K:最美的永遠是朦朧的。所以﹐銅鏡比鏡子更好。
L:所以等/搭lift的一眾OL,那麼喜歡對著lift門模糊的倒影騷首弄姿。

12. 玉飾:
K:不知道。
L:年輕女友最近看上了一雙玉耳環,價值不菲,所以她下了不少功夫搜集資料,以防被騙,可惜到下決心要買時,心頭好卻被別人買去了。追悔莫及。
我不好玉。我喜歡珍珠。

13. 巧克力:
K:她吃了後會很...
L:工作很累的時候,我會買巧克力犒賞自己。是,我只愛Godiva,若這會把我吃胖,那我一定很有錢。

14. 旅行:
K:最好你自己去過﹐由她決定...
L:已經很久沒去旅行。一無心情,二無伴。

15. 茶:
K:送茶比女人? 浪漫? WTF?
L:卡夫卡,你脾氣如此火爆,當然不懂茶道。
剛進大學的時候識得一個唸工程的男生,他居然會得用紫砂茶壼泡鐵觀音請大家喝。印像深刻。

16. 高跟鞋:
K:女人的絲襪﹐高跟鞋﹐和香水會使我顛狂!
L:有一段時間天天穿三吋高跟鞋上班,後來換工作了,就把它們一雙接一雙地通通扔掉。

17. 房子:
K:你愛李嘉誠!? 我們都愛X李嘉誠!!
L:住哪裏不是最重要。和誰住倒要細心挑。

18. 香水:
K:看16
L:本來我只用Chanel No.5,不過最近逛Giorgio Armani時,店員們介紹了他們的新出品,氣味很清新。
用完這瓶就換上它。

19. 情詩:
K:不想提。
L:在web2.0世界,同一首情詩,可以reuse & recycle。這是你不想提它的原因嗎?

20. 筆記型電腦(E時代的秘密武器):
K: WTF?
L:最好不要送科技的東西給對方,因為更新太快,很容易過氣;哪像鑽石。
不過,MacBook例外。我愛MacBook。

21. 手錶:
K:一對情侶錶﹐多麼的浪漫! 我X!
L:Cartier!

22. 寢具:
K:我會送性感內衣﹐幸福就在...
L:我真的收過Calvin Klein內衣作禮物,結果那次…

23. 梳子(穿過萬縷柔情):
K:WTF?
L:很明顯,寫到這裏,原作者已無以為繼。

24. 車:
K:對不起﹐女人和靚車只能分開駕.......存在。
L:很明顯,與原作者相反,寫到這裏,卡夫卡的靈感仍然相當澎湃。

25. 皮草:
K:愛你愛到殺死它!
L: 亦舒說,皮草要穿得像牛仔褲那樣隨意才有韻味。示範人物:張曼玉。

警告:是不是壞男人不知道,但很明顯,卡夫卡絕對是烈酒,酒量不佳者不宜。

Saturday, November 24, 2007

蒹葭楚楚

剛剛在網上認識的中大學姐/妹蓉蓉,在「壞男人」那裡這樣留言:

「…上次與助手一同出差,她父母一同來送機接機,我想起了妳生日的那篇文章,我很感動。給她看了。

儘然我們面對外面的大風大雨,眉頭也不皺(可能是 因心裹害怕,不敢形之於外),但我們永遠是父母的心結,也還是他們眼中許多年以前要他們照顧的安琪兒。儘管我們巳經不再可愛、天真如昔了。

但Leona,妳經過這些工作和感情上的洗禮,不是更見茁壯了嗎?妳應為妳走過的路,曾跌倒過而高興,因妳跌得低,也爬得起。

詩經上有一句話是「蒹葭楚楚」,即是小草雖然楚楚可憐,但大風雨來時,倒下來的是大樹,反而柔弱的小草,雖則楚楚,更有生命力撐過風雨,我相信妳就是這種小草。希望妳喜歡這句說話。 」

早兩天赴約途中,和一個男生通電話,表姐一直在身旁。
掛線後,表姐奇怪地問:你幹嗎一直在笑?
還有,她接著說,你們很客氣啊。你一會兒說「不好意思,阻你咁耐」,不一會兒你又說「唔阻、唔阻」,你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後面的問題比較容易答:我一向就是這樣的。改不了。
和前男友最如膠似漆的日子裡,我們也會「請」、「謝謝」和「對不起」。
當然瘋狂的事我們也會做,但平日若不是這樣禮貌週週的話,一貫恃熟賣熟,如何舉案齊眉?

至於第一個問題:你幹嗎一直笑?
為什麼不笑呢?

如果你經歷過我所經歷的,你就會省悟,沒有什麼比令自己開心更重要。
自愛比什麼都重要。

有些人受過感情的傷後,自憐自惜、終日沉溺,一方面裝出很頑強的樣子,另一方面卻脆弱得要死,動不動呼朋引伴,叫大家齊齊站出來撐他。
撐了,內心好過些,忙謝過大家,然後繼續外強內弱的角色,直到下一個風波,再呼救命。
弱者很容易得到同情,有理無理,只要你肯示弱,一定有人站出來幫你。
可是這不是走出困境的法子。
再崎嶇的路,都要靠自己踏平,不能奢望人家揹你過去。
路是自己走出來的。

我在溫室中長大,向來無風無浪,讀書交友從不勞父母操心,大學結識第一個男朋友,一走就是八年。
但去年,我轉工、幾乎結婚,結果工作不順利,感情也泡湯。

經歷了這些,就會開始看得透。
比如說真愛。
我和前男友最要好的時候,不但認定對方是今生的伴,甚至認為前輩子已經山盟海誓、下輩子也要走在一起。
這還不是真愛是什麼?
可是,這麼深的感情也可以說沒有就沒有了。你能怎樣。
真愛就像見鬼一樣,聽過的人很多,談論的人也不少,但真正遇上的,萬中無一。
認清了這一點,對感情自然不會太執著。

也許這正是蓉蓉說的:
妳經過這些工作和感情上的洗禮,不是更見茁壯了嗎?

Exactly.
我也同意她說,
應為妳走過的路,曾跌倒過而高興,因妳跌得低,也爬得起。」
在那裡跌倒,在那裡站起來。

蓉蓉也說出了我們要自愛的另一個原因:不要教父母操心。
幾個月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叫「媽媽好」,提到在我最傷心的日子裡,原來媽媽比我更傷心。
此後沒事了,我就告訴自己:
以後都不要再叫媽媽流淚了。

蓉蓉,我喜歡你引用的話,蒹葭楚楚
是,寧可做一株卑微的小草,也不當稍遇勁風就拆斷的大樹。


Friday, November 23, 2007

啟事三則


(一)吾友Leon Ho入選Business Week的「亞太區年青企業家」(Asia's Young Entrepreneurs)廿五強之一。

(二)致渣老闆
在我還未完成的文章「Gary Leung」裏,渣老闆留言如下:

“Gary 年紀輕輕, 誠懇有禮, 主理的"紅出版" 服務佳, 收費公道, 我好滿意佢地既服務...
不知 Leona 是否找 Gary 傾談"自資出版"? 還是純粹採訪Gary? 前者的話, 渣估誠意推薦 !”

因我打算過兩天完成了全文才post出來,所以把這篇文章暫時存檔了,不過先回答渣老闆的問題:

不,我不打算自資出版。你估我係你咩,渣老闆?打工仔咋我。
不,我也不是採訪Gary。Gary的故事不合我那版面,但我打算介紹給同事跟進。
我們只是出來喝杯茶:)
渣老闆,你在我這兒賣廣告喎,點計先?
:p

此外答賭徒
沈的書由「明窗」出版,不知是否自資。
其他留言,下回繼續。見諒。

(三)bloggers小心:你可能誹謗
兩位漂亮的女友,金融界的S和傳媒界的E,不約而同提及以上文章,著大家小心。

“To prove libel, which is the same thing as written defamation, the plaintiff has to prove that the blogger published a false statement of fact about the plaintiff that harmed the plaintiff's reputation.”

構成誹謗有三個元素:"published","a false statement of fact about the plaintiff","harmed the plaintiff's reputation"。以下是原文的解釋:

(1)Published:
"...at least one other person may have read the blog. That's right, just one."
只要有一個人看過該博客,就是“公開”。

(2)False Statement of Fact:
"a statement about the plaintiff that is not true."
有關原告的不實指控
「意見」(opinion)和「事實」(fact)是不一樣的。
你可以表達對某人的「意見」,但若該陳述含「事實」,而該「事實」是不實的話,那你就要當心了。

(3)Harmed one's Reputation:
"a false statement harmed your reputation"
傷害當事人名譽。
"for example, losing X customers that represent Y income, suffering emotional distress and so on."
例如:失去顧客、情緒不安。

這位傳媒界的女友E說,“不要在網上說別人的壞話,這是原則,也是自保!”
不說人家壞話,這不但是網上,也是做人的原則。

但我想大家也不必太過杯弓蛇影,只要說真話就可以了。
你不肯定那是不是真的,去問,去查證啊。
輕易口出惡言,可以對別人造成很大傷害。
筆在我手,下筆更加要慎重。

Thursday, November 22, 2007

壞男人

壞男人就像是濃度50%的Vodka,酒量不好請勿嚐試!
(以下轉載自阿飛・不會飛

「由於戀愛的機會多又來得容易,在感情上我們通常很早熟,也成長的比一般人快,當別的男生還在絞盡腦汁追女生的時候,我已經懂得怎麼算女生的安全期了,也因為得來太容易,漸漸地越來越不用去珍惜。」

「因為感情經驗豐富,我們很早就懂得如何討好女人歡心,懂得說低調又不誇飾的情話,懂得適時的噓寒問暖,懂得分辯誰好追誰不好追,一切都自然的像是呼吸一樣。當你一旦擁有了這樣輕易吸引異性的能力,這就像是大麻一般會讓人上癮,令人無法自拔。」

「難道你從來不曾想過安定下來,別再玩這種周旋在眾女人間的遊戲嗎?」我試著問。

「想過,在另一個女人送上門之前。我認為也許是會害怕一旦安定下來,吸引異性的能力就從此消失不見了,忽然不再有女人投懷送抱,不再擁有吸引女人的魅力,這對於從小到大在愛情中習慣處於至高點的我們,一定會不知所措的。」他苦笑著說道。

「從小對於愛情是無往不利的我們,決定認真投入一段感情後,只要失敗一次,從此僅存的好男人因子便完全死去。」壞男人認真的說道。

「愛情這檔事本來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應該去問那些所謂的好女人為何不去找適合她們的好男人,而偏偏要找上我們呢?既然我們是烈火,她們還是要往火裡跳,你不可否認,壞男人提供給她們好男人無法給予的快樂。」

「壞男人並不是十惡不赦的,我們真有這麼糟糕,也不會有這麼多女人愛我們,如果有一天女人完全不愛壞男人了,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我們自然會消失。」話一說完,壞男人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 *** ***

「你是無辜的。但你犯了和煙草商一樣的錯誤:忘了加警告字眼。」還沒待我張咀,SL便開門見山地說。

哦。

我以為一般酒量的人都能接受,豈知你不是;你甚至有酒精敏感。
或者經過前男友的特訓後,我的酒量比一般人好而不自知。

事先張揚:下周我打算寫一個18yearWhisky酒量不佳者不宜。

Wednesday, November 21, 2007

不喜歡可以不來

"Great spirits have always encountered violent opposition from mediocre minds."
-- Albert Einstein

Tuesday, November 20, 2007

和孫柏文打賭

已經事過境遷了,所以才想說幾句話。

很多人認為我一定很生Pakman的氣,因為他不惜一切要贏我,未免略欠風度。
當然過程中我是有點惱他的──我不過留了一個comment而已,使唔使玩到咁大。
但我尊重Pakman是個好對手。

他光明磊落。
寫那幾篇文章之前,Pakman和我又通電郵又通電話,make sure他沒有誤會我、make sure一切符合我的意願(即使有輕微被擺上枱成份,起碼他作出知會了嘛)、make sure我知道他接下來要做什麼、當然也make sure我是個不懂財經的「散戶」,以增其勝算。
阿里巴巴掛牌前一天,我還和他們(還有SL)一同出席飯局,他連發了幾次SMS給我,說希望我沒有惱他。
我當然不惱他。

其實在知道抽籤結果之前,我已決定,這次打賭我會認輸的了。
一來我知道被抽中的機會真的很微(我是散戶;我只抽了一手)。
二來我開始明白Pakman為什麼會take it seriously;我也不想他輸給我。

他是做財經評論的,被人喚作「燈神」、「明燈」,咀上雖然哈哈哈,心裏當然不是味兒。
我的確在留言時,忽略了他的感受。
這次打賭,我輸了沒所謂,反正我不靠撰寫財經評論搵食,又的確是「散戶」,沒有什麼大不了。
可是若Pakman輸了,他面子上就過不去了;而且不光是面子問題,這也輕蔑了他的專業。
我打賭打輸的代價低,Pakman打賭打輸的代價卻很高,既然如此,我輸好了。
就當是為那個有欠審慎的留言,向Pakman賠不是。

事後的發展有點出乎我意料。我真的很感激你們為我說話的留言。我真的好感動。 謝謝你。
這次明明是我輸,大家卻責怪Pakman沒風度。
我明白,因為弱者通常令人同情,即使弱者不一定是對的。
看了這篇文章後,請你們也和我一樣,不要惱Pakman了。

對於Pakman的文章,我只有一點想澄清。
Pakman說,

“If you have met Leona, you would know she is very very hot, I know dc thinks that Leona is hot hot hot.”


Well,我明白這為大家帶來不必要的幻想。
如果你了解Pakman的為人,你就會知道,對他來說,每個女人都是hot hot hot。
即係「逢女必索」。
周慧敏固然是hot hot hot,在Armani招呼他的sales girl也是hot hot hot;
青姐胡孟青固然是hot hot hot,蘋果日報的茶水阿嬸也是hot hot hot。
對Pakman來說,「這女人很索」和「我阿媽是女人」是沒有分別的,同樣是不帶評價的說話。
這點大家要弄清楚才好,不要抱過高期望。

還有一點,我知道大家很感興趣:

在我生日那天送花的S,不是Shuen Pakman。
各位又有所不知了──像Pakman這種男人,要嘛不送花,要嘛他親自送。
這不是他的手法。

S也不是送我書的Simon(那是他第一本寫的書)、或經常對我說「以上所講,全部off the record」的SHS。

S也不是X。
X也是親自送花的人。

S是我朋友。
S選擇了匿名,我當然不會說出那是誰。
這無關職業道德;這是做人的原則。

Monday, November 19, 2007

寫字的女人之二:亦舒

忘了從哪位網友處看到這篇《明周》為亦舒做的專訪,愛不釋手。
記者的文字很好--多半都是亦舒小姐的忠實讀者。
原文很長,我把我喜歡的,摘錄給你看。
有時間的,不妨點擊原文細閱。

*** *** ***

《談笑披荊斬棘,變身夢中良人——都會女性代言人亦舒》 文/范怡

「寫文章應該儘量寫得淺白,改十次也要改得它最淺白最易懂。當年金庸是這樣教我們的。」

一九六四年,亦舒中學畢業,投身《明報》做記者。早在念中學的時候,她已開始爬格子。

亦舒在爬格子起點,可算得盡天時地利人和,教她寫作竅門的,何止金庸?倪匡、張徹、宋淇,都曾過招給她。

亦舒起初有過一段寫來寫去都是寫自己的時光。金庸對她說,亦舒,你只曉得寫你自己。她不服氣,開始學習寫「劇情」。

她總結創作經驗:「全真,不好看;全假,行不通。」

「只是寫自己,題材會寫到盡頭。」
(Leona:說得太對了。)

題材長寫長有,彷佛無腦袋瘀塞之危機。

個中艱辛,誰知道呢?
自六十年代至今,她每天微明即起,伏案寫二三千字。管他秋去冬來春風又綠江南岸,蠶食稿紙不間斷。
(Leona:我也習慣早上寫字,喜歡那種朝氣,靈感特別好。晚上只適合讀書。點著一盞孤燈寫作,太寂寥。)

*** *** ***

她強烈地傳遞出一個資訊,現代婦女,必須有工作有事業,經濟獨立,才是安身之道。

今日新女性,除了經濟獨立外,往往有能力肯擔當。亦舒引述一位史丹衛女士的說話:「我們已變成昔日我們想嫁的男人了。」

(《沒有季節的都會》:以前是有男人的,他們現在那裏去了?)
(Leona:說來也真傷感,那些男人到哪裏去了?)

亦舒對自己的作品,如何評價?

「尚好,欠佳,甚差。」她說。

*** *** ***
Related Reads:寫字的女人亦舒十本亦舒

讀書

一個週末的晚上,我正在看書,卻在aNobii Chat上碰見朋友。

他問:「hey what are u doing sitting in front of a computer and reading this message? It's SATURDAY NIGHT! Go out and have mad fun, gal!」

最正常的答案,當然是反問他那你又在幹什麼。

可是朋友太聰明,問我的同時,自我提供了答案:「(yes i am saying this while i am stuck to my desk living my lowly startup life ...)」

唯有如此說:「I'm sitting in front of a computer and read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 didn't ask me out.」

這招看來十分奏效,他很快就鳴金收兵。而我則繼續看書。

是啊,週末晚上,幹嗎呆在家中看書?
因為有時候,看書比見人快樂多了。

最近在看一本書,Leaving Microsoft to Change the World
作者叫John Wood,他一次在尼泊爾旅遊後,看到當地小孩無書可讀,回想小時候讀書帶給他的快樂,心生同情,於是逐步訂下目標,決定為孩子出一分力。
他為了全心全意做好這事,甚至辭去微軟的高薪厚碌,和不瞭解他的女友分手。
然而,他的這份熱情,卻一路感動了不少人,也幫助了不少人。
John Wood的文字很好,故事也很動人,不論是有關"Microsoft"那部份,或是"Change the World"那部份,都引人入勝。

實在喜愛它,所以送了一本給朋友。
於是,除了《壹流人物》Whatever You Think Think The Opposite以外,它成了我今年第三本送出去的書。

喜歡看書,也似乎和書有綠。
畢業出來後做過三份工作,每個辦公室都有它的文化,這從管理層送出來的禮物便略知一二。
第一家公司,MT之中我那組在一個presentation中勝出,得到的禮物,是一本精裝硬皮Good to Great
在敝報,第一天上班就在案頭迎接我的,是一本Blue Ocean Strategy。該書當時是敝報上下的指定讀物。
而在那家曾以聘請港姐級美女為名的公關公司,我從老闆那兒得到的禮物,是一枚購自Swarovski的胸針。

Well,我在第一家公司工作了三年餘、在敝報幹了不足兩年而目前並不打算走、至於那家公關公司…僅五個月已逃之夭夭。

記得那年我送了一本Roald Dahl給和我同一天生日的沛沛,在屝頁上我寫給她:
書將會是你最忠誠的終生伴侶。
她現在太小,不會明白,到她長大了,自然有所領悟。

週末晚上,不想見人,「你只需要半支煙,和一本《瓦爾登湖》。」說。

今夜,我不能睡,也不想見人,手上沒有煙,唯有一燈如豆,翻身起來,記下點點讀書情。

Saturday, November 17, 2007

前男友

寫了《前女友》後,朋友們很喜歡,想聽我談「前男友」。
可是從何談起呢?
我們喜歡談現在的男人、正在追求我們的男人、我們已拒絕或打算拒絕的男人,但我們不喜歡談前男友。

前男友傷害了我們,我們會抹乾眼淚,重頭開始,並永不提起這個人。我們厚道得不屑說他的不是。
我們傷害了前男友,我們會內咎、會自責、會心痛,但這些我們一一收在心底,不會拿出來宣佈。
男人只記得前女友的好,而女人,對前男友幾乎毫無記憶。
除了──

你會記得他的叻。
他肯定有一樣專長,使你一開始就深深迷上,並不再看其他男人一眼。
他是辯論隊主辯,出口成文,風度翩翩。他出場時,會有其他女生忍不住低呼。
他是話劇導演,指揮大局時很有大將之風,教你戲時卻心細如塵。你很enjoy完場謝幕時他輕輕握著你的手。
他打籃球,每次比賽,只要他落場,你完全看不見其他人。
他讀書的神態很專注、鋼琴早達演奏級、打撲克很棒、寫程式一流。
而且會唱情歌,甚至弄甜品。

你也會記得他的壞。
他讓你抽第一根煙、喝第一口酒,還有,噢,用第一個避孕套。
他帶你去機舖打機、和你看AV片、夜深了想方設法要你留下。
生日那天,你想要個音樂盒,他卻送你一套Calvin Klein的內衣。
(部份內容取材自彭浩翔《人間異端》,故此不必對號入座。)

每一個女人,都有一個很叻又很壞的前男友。
你對他深深祟拜,但又被他狠狠傷害。
他和你去第一家比較好的餐廳、送你第一枚指環、教你什麼叫「套戥交易」、說服你努力學投資、示範怎麼向上司爭取表現、對付妒忌的同事。
但他同時瞞著你和別人鬼混。說了的承諾永不兌現。
因為前男友,我們經歷了傷心、欺騙、失望…但我們學會堅強。

前男友把我們從女孩變成女人。
我們以為自己已經忘了他,可是我們的一言一行,都有他的影子。

沒有前男友,我們不會長大。

Friday, November 16, 2007

致新聞系同學

好囉噃。
你地做CD-ROM都做左好耐囉噃。

除了曾在我面前「自我引爆」的JonathanPaul,請問還有誰來過這裏?

我很想念你們。但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彼時我一定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了,請多多包涵。
你們都好嗎?是如何來到這裏的?
留下隻字片語,讓我有機會向你say hi也好。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07

這哪裏叫愛情

X:我看了你的新文章。I like your tricks。
你那邊幾點了?10:19am?11:19am?

L:12:19pm。

X:哦…那是十一個小時的時差了。

L:你那邊幾點?

X:11:20pm。

L:是十三小時才對!
你一定喝醉了。

X:…

L:我在想,你不是喜歡我的小把戲;我想你是喜歡

X: 哈哈哈呵呵呵嘿嘿。

L:承認吧,膽小鬼。

X:看來有人比我醉得更厲害。

L:真想揍你。

X:好好好,承認了

L:什麼。

X:沒事。嘻嘻。

L:喂,我們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要嘛更進一步,要嘛往後退。
這樣保持現狀,對大家都太苛刻。

X:那裏。不就像台海局勢嘛。不統不獨,維持現狀。多好。

L:對,很明顯,你就是陳水扁。

X:不,我是馬英九。你是呂XX。

L:我才不是呂XX!!!!
我漂亮多了!!!
聰明多了!!!
可愛多了!!!

X:那我也不是陳水扁。

L:陳水扁不是想獨立嗎?當然像你。

X:不,我像馬英九。

L:呵,對。馬英九立場飄忽、左搖右擺、無從捉摸…

X:所以就像我嘛。

L:唉。我們這樣哪裏像愛情。
我一直在笑。

X:是啊。我都沒見過做傳媒的做得好像你般愛笑。
通常做了幾年的,個個都成了《色.戒》中的易先生。
哪像你。儍儍地,成天笑。

*** *** ***

唉,這哪裏叫愛情。
愛情沉重得教人掉眼淚,怎麼可能談笑風生?
愛情令人不能自已,心裏無時無刻都像倒翻五味架,一個字一句話都教人想入非非,腦海內外交煎,內心忐忑不安…恨不得豁出去狠狠地愛,痛痛快快,轟轟烈烈,哪怕玉石俱焚。
如果這是愛,我們怎麼可能從兩性關係談到兩岸關係,還在一直咕咕笑?

雖然我不知道這樣的現狀還能保持多久──前進抑或後退──我也不由自主,但我愛煞你,謝謝你令我笑。

前女友

在現代男女複雜的關係中,有一種叫「前男/女朋友」。
今天先講前女友。

這裏說的前女友,並不是指你在泡酒吧時搭上、回家搞一夜情後隨意拍拖三周的小野貓。
前女友在你心中有著超然的地位。
她不是你最後一個女友,但她必然是眾女友中最令你心痛的一個;你幾乎和她結婚。
她不一定是你的初戀,但她多數是你第一次深刻的戀愛。
即類似王文華說的那種「倒數第二女朋友」。

你們在大學認識,拍拖一段時間,感情穩定。
之所以不能開花結果,多半是因為你一時衝動,無端搭上另一個,令她不能容忍;或者你有衝天大志,心忖不能給她幸福、覺得她不能助你平步青雲,所以搭上另一個。
原因不一而足。
但多數是你欠了她。
或者實際上根本沒有誰欠誰,但你還是覺得欠了她,因為她最美好的時光,都給了你。

她是你第一個「粉絲」。
當別人對你的夢想嗤之以鼻,覺得你高深莫深無法理解時,她全心全意支持你;即使她也不大懂你在想什麼。
她個性也許比你單純、志向沒有你高,但她有一些小聰明,令你愛得不能自拔。
你寫的第一個電腦程式,是她教你的;
你第一件比較好的襯衫,是她替你選的;
你在學校興風作浪,不上課不考試,幾乎無法畢業,她一力承擔你的功課,結果該學期你的GPA竟然超過3.0;
你看書比她多,但她文章比你好;
或者你文章比她好,但她看書比你多。

她也比別人清楚你的缺點。
你的問題,目前的女友僅一知半解,但她瞭如指掌,會得適時給你提意見。
你媽媽提醒你,你覺得煩;但她說一句話,你會深思半天。
因為她已和你毫無轇轕,你飛黃騰達,她不會得到半分好處,她提醒你,純綷出於好意,因此你格外珍惜。

你一直後悔曾經深深傷害她,所以即使她已投懷他人,你想盡一切辦法補償。
她是個推銷紅酒的,你全公司所有節慶的紅酒,都向她訂;
她做公關公司,你把自己的客戶也介紹她;
她是個作家,每次出書,你不由分說一口氣替她買兩百本──就像大陸人來香港掃H股那樣──出版社恨不得每年替她出廿本書。

其實你不用擔心她的幸福。
因為像她這樣的好女人,必定嫁得好。
你不能給她的幸福,自會有人雙倍給她。
你糟塌她的愛、浪擲她的青春,但有人會珍惜她,用一輩子守護她。
她不會活得比你差。

如果你的男友有一個這樣的前女友,不要妒忌她,因為如果不是她,你不會有一個這麼好的男人。
他的棱角,她已一一磨平;他的才華,她曾全力灌溉。
你能接受她,你們會得成好姐妹;你不接受她,I'm sorry,你將永不能擁有整全的他。

讓我們向前女友致敬。

Related Reads:來自一位男生寫的《前女友》(阿飛・不會飛)。

Tuesday, November 13, 2007

關於生日

問:生日收到什麼禮物?
答:沒有收到金銀珠寶或汽車洋樓。

問:哼!早料到你滑頭。好,讓我問得specific一點:有沒有收到花?
答:有一束鮮花,本來不知送花者是誰。
但既然對方選擇匿名,我也就不問了。
次天對方居然自動投案,說擔心我收不到。哈哈哈。
S,你太頑皮了。

問:生日那天怎樣過?
答:如常。上班。
不然怎麼到reception去收花?!
喂,你的問題怎麼問得那麼糟?

問:才不。你準備好了──你不是說要和一個什麼只有十一歲、和你同一天生日的女孩共渡嗎?那又如何上班啊?
哼,一早就知你在擾亂視聽。
答:當然不。
我的確在晚飯時間溜了去和沛沛一起吃飯、切蛋糕、交換禮物,再匆匆回來看版啊。

問:有沒有男生和你一起過啊?
答:當然有。
有一個黑黑實實的靚仔,不但給了我最深情的擁抱,還為我引吭高歌。
我在他耳畔說:我等你。
BTW,他叫肥添。沛沛的弟弟。就讀小一(有排等。lol。)。

問:那個「跨越了大半個地球,順道陪我一下」的人呢?嘿嘿。
答:跨越了大半個地球,回去了。他是「偶然」路過的。哈哈。

問:今年有沒有收到哪份禮物,特別教你高興?
答:冇喎。我希望抽中一手阿里巴巴(1688),但係食白果。
:p

問:正經些!
答:好好好,有的有的。請容我慢慢說。
早些時候,我送了一本書給朋友作生日禮物。
對方專挑好書看,並且恐怕沒有書他找不到。
我得挖空心思。
於是我找了一本已絕版的書送他──
陳惜姿小姐的《壹流人物》
我怎麼找到?
親自上門向作者討囉。呵呵呵。

後來,我也收到一本市面上早已買不到的書。
也是作者自己送的。教我喜出望外。
Yo! Harvard sucks.
想起《詩經》的話,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據
雖然這次的object與subject並不一樣。

問:木瓜?
答:Chaenomeles sinensis,海棠花的一種。
古時衛國女子以此花向男子示好,對方則以美玉回贈。好鬼浪漫的。

問:這樣說來,你喜歡收書作禮物了?
答:不。我不明白為什麼我老是收到書作禮物。
可能大家都覺得我太懶,不學無術,要逼我看書。
但我其實比較喜歡鑽石珍珠靚衫手袋股票現金…

問:…
答:Ok, Ok。不搗蛋了。
其實任何人送任何禮物都是心意。
戳上“Nov 6”的首日封、連串來自youtube的悅耳好歌、blog上的留言、短訊/電郵/電話、虛擬的蛋糕/香檳/小花,都是心意。
以上舉動看似微不足道,但當事人若沒有這份心,一切就不會存在。
I'm overwhelmed.
來,讓我一個一個擁抱你。
:)

問:生日這個禮拜,你沒有寫blog,偷夠懶啦?
答:才不呢。
就像想說話被人堵住嘴巴,想買東西卻被收起了信用卡。
嗚…嗚…我─好─想─你─們─啊。
以後都不用這個作賭注了。

Related Reads: 十問十答之三

Tuesday, November 06, 2007

我是散戶

大約從零四年開始,每到十一月,我就得出門一次。
彼時的男友在內地工作,他是「領導」(在內地,職場中的「領導」相當於我們喊的「大佬」),永遠走不開。
因此我要速遞自己上去和他慶祝生日。
Well,慶祝我自己的生日。
爸爸早就看不過眼,但他心痛我,又知我愛他,故從不直斥其非。
每一次都送我到機場,又從機場接我回家。什麼都不說,只是握著我的手。
一個稍為有腦的女子,都應早走早著。
但我是個笨女人。

去年的十一月還未過,我們就分手了。
我經歷了一切分手女人經歷了的過程:anger, denial, bargaining, depression …直到acceptance。

不知是不是天意,在我最低落、最容易作出驚人舉措的時候,發生了兩件事:
一,我上司請了兩周大假,離席寫書。
二,我同事踢球時跌斷手,不能書寫。

而這兩件事的直接consequence是:敝報社評無人執筆。

我清楚記得,周日下午,右手包紮了的同事氣急敗壞回到公司,我們三人開了一個緊急會議。
上司說,我全年只有這兩周大假,如果不能寫書,就甭寫啦。出版社已在催。
同事沉默了一陣,然後堅定地說,行,我會為我的意外負責。
然後他車身朝我說:你,從明天起直落兩周,社論,你寫,我改。

當時我腦海一片空白,只問了一個問題:「那我還可不可以在十二點鐘之前下班?」
因為那段時間我嚴重失眠,醫生勒令我不准超過十二時下班。
於是那成了我在情緒極度低落與思維極度混亂的情況下,唯一的反應。

各位,本地最權威財經報章的社論,有那麼兩周,是由一個外傷的男子,加一個內傷的女子,合力完成的。
我們哀兵上陣,居然沒出亂子,真是一項壯舉。
看不出來吧。可見敝報的QC做得多麼嚴密。
真不可小覷本地傳媒的實力。

過年後,我和媽媽外遊回來,情緒依然低落。
上司看不過眼,一天喊我進房,下令我除了每周一個專欄外,隔周還要多寫一篇文章。
我欲哭無淚,只好應承,不久還乖乖地再寫一篇文章交上去。
豈知上司只看瞄了一眼,又叫我進房:喂,人家都唔知「leona」是乜水,人家不是要看你的文章啊。你去找一些名人做訪問吧,大前研一、Jim Rogers、格林斯潘、克林頓、貝理雅、李光耀…總之你去找啊,他們覆你一句電郵也可以寫成一篇文章啊。速去。

一個有正常智慧的人,都知我上司故意給我下不可能的任務;他的目的是要叫我走出去。
坐困愁城不會有出路。你總不可能閉關一輩子。路要自己走。
於是,我就這樣走出來了。

一年過得多麼快,又過得多麼難。
今年生日,我不必再速遞自己北上;有人跨越了大半個地球,順道陪了我一下。
爸爸不必再盤算什麼時候送我去機場,什麼時候接我回家。
媽媽可以在正日替我下一碗長壽麪,不必提前,也不必延期。
可是上司沒有放過我;他又給我出了新題目。
各位,明年春季吧,到時你們就知道我這幾個月來在幹什麼。

還有一件事,和你們有關。
很謝謝你們一直來看我。
你們默默地看,默默地為我打氣,我都知道。
近數月來,你們開始留下一鱗半爪,每一句話,總教我樂上半天。
我希望這一年來你們來看《這雙手雖然小》時,笑的時候,比愁的時候多。

就像借錢一樣,說了一大堆,終於入正題目。
這是最難開口的話。
呃,我和別人開了一個玩笑。願賭服輸。
對方要我輸了就把博客的名字改作「我是散戶」。
可是君子坐不改名,行不改姓;就像孫柏文不肯刮鬍子的道理一樣。
那麼,我封blog一周吧。小休一會,好趁這幾天鑽研鑽研。
文章暫時不寫了,但留言我每天都會覆。
知道你生氣了,但希望你願諒。

今天我生日;生日大唒。
將就我一次,好嗎?

Sunday, November 04, 2007

鹹淡水交界的第三代香港人

這邊廂方卓如在《蘋果日報》「國金眺望」寫罷「分析員分析完」,九月底無端消聲匿跡,令粉絲惶惶不可終日之際,那邊廂《信報》的「中金外望」卻隆重開鑼,且邀得會計界帥哥、剛跳槽投資公司的龔耀輝Ronald坐鎮,其號召力不下於方君。

我第一時間蟬過別枝。
十一月二日Ronald寫了一篇「我這一代香港金融人」,是我看到的第一篇認真討論「第三代香港人」的文章,特摘錄部份精華,與諸君分享。

根據呂大樂教授的《四代香港人》,「第三代香港人」是指六六至七五年出生的香港人。他們是夾縫的一代,政治覺醒的一群。
他們見證了八九六四和隨之而來的移民潮,經歷過零三七一沙士和負資產:

我們這一代,三字頭,未夠四十,應該是悲喜交集、鹹淡水交界的一代。

我們見過八十年代的繁華盛世、九十年代末世紀的紙醉金迷,剛投身社會亦受過泡沫經濟的優惠。但當成家立室置業安居之時,一個金融風暴的大浪,就將我們這一代打得人仰馬翻。

當時我們根基尚薄弱,未有足夠實力去面對資產下跌而面不改容,能夠捱得過去的,亦捱得相當辛苦。

一個人的黃金青春年代,以捱的心情度過,就是這一代的寫照。

出道的頭十年,相當辛苦,而且沒有上一代每日看見美好前景的類似實質鼓勵。這一代本應是香港繁榮安定的水尾,有得睇無得食,得個恨字。

幸好,香港行得「八運」,就有貴人扶持,阿爺不會眼白白看見香港死,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政策有政策。

真正令這一代「番生」的,是可以「食正」中國金融市場發展這一浪。

我們這一代,大多是從事專業,因為只要讀書考試即成,相對來說,是比落本做生意容易。

中國過去十年所做的IPO、M&A,令一代相關工種的青年才俊風生水起,機會甚至可能超越父輩。本應是「餓你唔死、發達唔預你」的會計師,都有為數不少因為投身公司參與上市,而被認股權推向小富的地位。

中國金融市場造就了不少機會給三字頭的一代大展拳腳。

這一代三字頭的香港人,其實生得逢時,錯過了香港經濟起飛,卻「食正」了內地經濟火箭升空的一浪。

Related Reads:新香港人 千金難買少年窮

*** *** ***

Ronald近日跳槽,新電郵包含了公司的股票編號,那組數字,竟與我前男友的生日一模一樣,咋聽之下,以為又遇上一個山羊座,嚇了一跳。
Ronald好言安慰:「別怕,我是天蠍座。」
天蠍座男人?
天蠍座男人?
我仲驚。

*** *** ***

關於和孫柏文的賭博及其follow up,有朋友道,如果一手都抽不中就算你輸,你都輸硬
朋友好意說,不如這樣,請在投資銀行的朋友幫忙,無論如何保住一手,別讓他得逞。
開玩笑,動用這種人情?
還是免了。
在投資銀行工作的朋友,個個數口比我精,欠他們一個人情,來日不知該用什麼來回報。
肯定蝕突。
我認輸好了。

Friday, November 02, 2007

看不過眼

上班途中翻報紙,看見初生小貓遭人以利器砍去一雙後腿,一顆心揪得緊緊,幾乎要哭出來。
打電話給媽媽,才說了幾個字──「媽媽我翻報紙,看到有小貓…」──媽媽就打斷我,「是,我知道,我今天稍早就看到了,都不敢向你說,怕你難過…」
媽媽說如此殘害無辜小動物的人,一定有報應,又,世上不幸的事何其多──「在伊拉剋死的無辜百姓不是更多嗎­」──她叫我看開些。
可是那隻缺了一雙後腿的小小白貓,還有牠瞪著的一雙碧藍的大眼睛...我怎麼會想得開。
中午約了Joe Chan,說起這事,Joe說:「世界本來如此evil,你要接受。」
我看不過眼。

謝謝訪客Crystal,捎來小貓藍藍的最新消息 :
http://szekiu.mysinablog.com/index.php




*** *** ***

稍早和卡夫卡結伴去聽Peter Arnett在浸大的最後一場講座,他和鳳凰衛視的閭邱露薇,與學生對談。
對談很精采,卡夫卡興緻勃勃,說一定要將之記錄下來。
結果他言出必行。且蒐集了許多資料,為對話補白,並對他們的話加以證實。
《對話錄》寫好了,大家一定要看一看,文章優秀之極。
我也不會寫得如此認真;我這人得過且過。
卡夫卡說,在蒐集資料時,有一件事令他很納悶:沒有主流媒體加以報導也就算了,但一系列如此精采的演講,為什麼連寫網誌的人都沒有?
他說,除了你的以外,我幾乎找不出別的部落有提及此事。
呵,那是因為人家有更值得寫的事吧。

*** *** ***

一年前誰會想過港股恆生指數會升穿三萬點?
市道暢旺到不可思議,而商人加價也加得未免太不合常理。
我去逛熟悉的連鎖時裝店,一般來說,它的全棉針織上衣售價約莫三到五百元,視乎款式,訂價還算合理。
今天走進中環那家分店,人頭湧湧,好不容易讓我取到一件開胸毛衣,一看價錢牌:$985。
我以為我看錯了。
那不過是普通不過的merino wool,trimming欠奉,組件又少,手工且不算精細。
售貨員說:「小姐,買一件吧,這件衣服可以上下倒轉穿的。」
因為它可以「上下倒轉」,所以你們標價如此不合理?
簡直瘋狂了。

*** *** ***

最看不過眼的,是你信誓旦旦的時候他當你逢場作戲,你開玩笑時他當你認真非常。
完全unpredictable。
快令人瘋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