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7, 2008

相煎何太急

事忙,本來有個好題目卻無暇更無心思琢磨,瞥見女友寫了這文章出來,很是感慨,決定轉載,省點功夫。
她叮嚀女子不應啞忍性騷擾,我覺得毫無事實根據的抹黑對女子傷害更大。

在一個謠言中:
被中傷的人固然可憐;
利用別人中傷另一個人的可惡;
被利用中傷別人的人可悲;
搖旗吶喊/興風作浪/混水摸魚/落井下石的人可恨;
可以挺身而出但袖手旁觀的人...冇guts
特別是男人。

***

這裡說的是一個真實故事.

L二十多歲,畢業不久,任記者.初露才華,被挖角到某傳媒出版集團,挖角者是該集團的執行編輯C,直接管轄L.C已婚,年過五十,無子女.

該集團出版時裝與潮流書,是不少人夢寐以求的工作,L努力工作,獲得C讚許.

三個月後,試用期剛過,C請L吃晚飯以慶祝工作順利,L應約,兩人單獨在雲南小館晚飯.晚飯後C送L去車站,無意間接觸到她的手,在巴士中坐下,L叫自己不要多心...


翌日,來了一封電郵,相約再吃飯.

L回覆說約了男友.

C繼說可以找天放工去澳門吃,那裡吃的選擇更多.L不回應.

...

早有人告誡過L,但她天真相信C是欣賞她的工作表現,並沒其他.可是,到現在她也不得不相信.詢問過數人意見,有人叫她向大老闆反映,因大老闆是女人,應該會體恤其情況;有人叫她避重就輕,事情鬧大不好處理.

...


C利用職權,要求L加班,晚上的辦公室只有他們倆,說工作排山倒海不得不加班,但卻鋪滿一桌子的照片,慢條斯理地挑,似談情多過編稿.其實,C對L偏心全公司上下皆知,唯一不知的是L.

在這時候,公司兩位資深編輯同時辭職,引起大老闆注意:是否新來的L與C關係太好?是否L討好C希望趕走同事以圖上位?同事辭職後,L被派接手其工作,但大老闆對她的敵意也開始展露,工作上處處打壓,沒人願意掉的事讓她做,所有人去東京看時裝展,她一個留在辦公室.她開始意識到情況不妙.

女人雖然能體諒女人,但若要女人為難女人,做得更難看.

一個剛出社會做事的女孩,從沒遇到如此複雜的情況,沒有誰可以傾訴,自己決定避開所有目光,埋頭工作,只因為這是一份她夢寐以求的工作,她不想放棄.而因為她對C疏遠,二人後期反目.

可想而知,這份工作她沒做多久便離開了.

交心的同事知道一切,說了一句:離開是好事,你不知道傳言有多難聽

離開了出版集團,L失意了一陣子,無心工作.這種負面影響絕不少.

***

一個什麼背景都沒有的女子在社會上拼本來就難關重重,嶄露頭角的,還要分心應付各種各樣不利的傳聞/中傷/抹黑。稍有差池,誤中副車,隨時粉身碎骨。
因此女子更要莊敬自強,跌倒了也要努力爬起來。受過傷後你要更硬淨。
不要怕一次半次傷害,因為和你一樣打落牙和血吞的揚眉女子比比皆是。
活得比欺負你的人好,才不會教親者痛仇者快。

2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Leona,

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是非.我唯有睇書解煩,無其他辦法~~~~~~:(

Daniel.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人言可畏﹐保重啦...

德州卡門 said...

我當年也有相關的經歷,但一來上司對我的”偏心”只是某人的幻想,加上那時我已不是剛出道,所以此事對我在工作上沒甚麼影響,只是不免令我心煩了好一陣子吧。

readandeat said...

我較幸運,其貌不揚,好像從未遇過這種事。

kallman said...

女人事業的路途,從來都充滿伏兵。稍一不慎,立即中暗箭身亡,分分鐘連真兇是誰也攪不清。

上司是男人,就往往被說成靠姣靠美色;到上位後,倘若仍是單身,就被譏為老姑婆。當然,辦公室政治,不分男女;但對女人的攻擊,似乎就比對男人的毒辣多了。

難怪現在的女人比男人強,只因她們走了一條長長的木人巷。

bratrice said...

Leona,
今天蘋困副刊的專訪,也是劉君寫的。推薦一看。因為寫的不是精英,更有趣。

said...

相煎何太急...好有同感呢!!其實女生之間應該多互相愛護才是, 而不是動不動妒忌憎恨

睇完leona 哩篇, 我都有少少驚驚地, 畢竟一直以黎都仲未算正式出來社會做事(還未畢業), 托賴未遇過複雜的人事, 但將來, 看來要帶定個護身符先得喇!

connie said...

飛箭不應放,但也不能冀望旁觀者有guts地抱打不平--他們能怎麼辨? 關鍵是自己把問題處理好。

大概C在公司有點地位吧,L不就範便要有離職的心理準備。

大老闆若以為L以美色上位,不能對付C矛頭只能指向L。即使沒有誤會,希望得到大老闆體諒仍是不設實際--老闆們首要衡量的不是正義,而是利益和喜惡。

當然有好人好老闆,但辦公室是利益之地,險惡乃正常!

此事可恨,但不稀奇,如你說般,L要自強,最重要是事情過得了自己! 還年輕,機會多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像不像叫她去吃飯?)

G said...

難怪台灣來的女編輯如此厲害.
化妝, 不就跟古人開戰前一樣,
是宣告I'm Ready.

小心女人.

窗外一片天 said...

take care.

leonablogspot said...

daniel:
對,讀書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暗黑的卡夫卡:
得啦,我知道怎樣才不會使親者痛仇者快的。

德州卡門:
好久不見了,你好嗎?
幸好你留言,否則不知道你仍來呢。

對,這些事本來就十分棘手,對初出道的女生來說,更難應付。稍一不慎,影響真的很大。
女生不能太軟弱。唉。

讀與吃:
你謙虛了。何況這些事,和長相可以毫不相干。
如這位女友在原文裏說:
有什麼比青春更值得欣賞呢。

Kallman:
"難怪現在的女人比男人強,只因她們走了一條長長的木人巷。"
認同極了!

bratrice:
謝謝,看了。
不過我覺得這篇麻麻地。
大概受限於被訪者。:)

糖:
難道你在學校裏都沒遇上被人中傷嗎?你真幸運!
其實在學時受小小這類挫折是好的,猶如注射疫苗,因為職場中的飛箭兇狠百倍。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護身符可以用,然而最重要是一旦真的不幸中箭跌倒,要有站起來的勇氣。

connie:
是,我知道我對旁觀者的要求也太高了,但許多時候,不就是因為落井下石、不分青紅皂白的旁觀者壞事嗎?
說到辦公室政治,你這幾句話真是講得通透極了。
唉江湖險惡,我們還是去喝酒好了。
(介紹你看讀與吃的網誌,有得食有得睇,博主還是你我校友,沒理由不捧場)

g:
你這幾句好像在釋放一個訊息呢…可是我太笨,看不懂。能再點撥點撥嗎?

窗外一片天:
謝謝。
一直步步為營潔身自愛,希望不再惹塵埃。

sherry said...

同意你那句「女人為難女人,做得更難看」。有時女人的敏感和想像力,極端起來也很可怖。我遇著女上司就覺得煩,難服事嘛!曾同時服侍三個女上司,嘩,簡直是慘劇,單是開會已吵死人了。

男人 said...

有時也為我們男人嘆氣。

小姐請振作!

leonablogspot said...

SHERRY:
哈哈,我也是,以前工作的公關公司,幾乎全是女人。不過那工作實在太忙,沒有多少人還有心力搞政治。

男人:
謝謝鼓勵。
我都希望男人們可以更「男人」一些。
不期望個個都像Obama,說得出"the audacity of hope"的豪情壯語,至少,show小小guts吖唔該。

如果男人夠強悍,我們其實很樂意當小女人。

Martin Oei said...

Leona: 問題現時有guts以一敵十的男人太少。

alvin said...

我也男人.
有膽色如Obama的男人的確不多.

Leona said...

Martin:
對極了!

Alvin:
sadly...yes.
所以女人不得已地越來越男人…你看希拉莉。

德州卡門 said...

我一直也在看的,只是愈來愈懶,留言少,寫自己的泊更少,唉...看來今年是要加把勁的了!

Leona said...

德州卡門:
哦,寫blog這事本來就應隨心所欲,無謂為自己加諸壓力了。
你偶而留留言,我也很開心:)

maren said...

現在的男人比起舊小說的都很不男人, 出外吃飯AA制, 吃下午茶付帳三四十元, 也要嘮嘮叨叨的說因為咁咁咁... 所以今次我請你吃.

分手後拖泥帶水, 一定要對方聽自己說感覺如何如何, 他傷心卻又自我解決不了, 非常窩囊.

你說「所以女人不得已地越來越男人…你看希拉莉。」我拍爛手掌.

ps 我在上次blogger聚會見到你個表妹. 哈哈.

Leona said...

maren:
是是是,你說得對極了!
一次和女友討論Jane Austen筆下的Mr. Darcy和Mr. Bingley,前者固然少如鳳毛鱗角,就連後者,亦成了稀有動物。
難道我們只剩下小說可供想像?
唉。

我知道你們見過了。
她回來後猛讚你人好,又漂亮。
:)

Perennial_Loser said...

男男女女,日子各有各過,何必憧憬?

「此局已輸君,離枰悄然引。」筆下留情、筆下留情~
:P

leonablogspot said...

perennial_loser君:
自「第四代」那文章後,不見一陣子了,你好嗎。

姐妹們只是發發牢騷,豈敢爭勝負?多多得罪了。
放心,我們不是希拉莉,可不會咄咄逼人。
:)

Perennial_Loser said...

其實也不算隔了很久啦...哈哈~
我這種普通小職員,還是一般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總算是每天準時收工,託賴託賴~

其實沒有甚麼得罪不得罪的...說點悄皮話而已。
老實說,給自己拈一下也知有多少斤兩;的確現在不少女性都比區區有本事,上進多了。這是口服心服的,只是不知小弟這種已經立定主意「吃長齋」的,希望真的置身事外而已。

不過這麼開口一說,又好像有點畫蛇添足...哈哈。
^_^

maren said...

係咪架...? 咦乜佢係你表妹, 我淨係記得佢地話你有一個表妹和一個表姊, 表姊今次冇黎, 表妹今次來了.
看來我老人痴呆, 搞錯了.

Leona said...

perennial_loser:
是有點畫蛇添足。
我認識女友最多的那個男人,經常都抱怨「單身」。
:P

maren:
哈哈哈。
我們三個女生,表姐,我,表妹。
你見到的是我表姐。
係,佢真係我表姐。雖然我知道,表姐看上去比我小。

Perennial_Loser said...

網主:

你識得呢位老兄,真係幾唔掂噃。有「肉」食又係要呻長呻短,自己捉蟲,何苦來由?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