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7, 2008

耿春亞(轉載)

2006-09-25 (文匯報)

內地生留港 白手起家創業 獲200萬資助開科技公司 盼內地辦校助窮童脫貧

【本報訊】(記者吳玫)耿春亞曾經抱著爭諾貝爾獎的夢想走進清華大學,但現在,他卻是第一個在港白手起家開公司的內地畢業生。2001年來港交流的兩個月,改變了他的一生:中環馬路上飛馳而過的一輛輛寶馬、平治名貴房車,不僅讓這個來自安徽淮南煤礦區的學生大開眼界,更讓他下定決心留在香港。他想搞清楚:「為甚麼香港這麼發達?怎樣才能賺錢,好讓內地的孩子不再重複我小時候的貧窮經歷!」

為達成目標,他來港唸書,並捨棄名氣較大的科技大學而入讀地處鬧市的城市大學;畢業後更獲香港科技園的支持,創辦自己的網絡公司。他的公司專門為會員制的公司提供社交組織的網絡系統,經營了近兩年,雖然仍在虧損,但金額已不大。

讚港較公平 發揮空間大

創業途中,耿春亞說自己愈來愈感受到香港的魅力,「像我這樣的窮孩子,在內地無背景無人脈,又不算聽話,很難有作為;香港相對較公平,我可以在這裡有更大發揮空間。」

1980年出生的耿春亞,在清華唸本科時不僅成績拔尖,而且還熱衷參加各種科技和創業競賽。2001年暑假,他從香港交流回到北京後,極力要求參加清華畢業生到香港深造的計劃。但耿春亞卻不成功,因為清華想留下最好的學生,於是他鼓起勇氣去找當時的副校長顧秉林。

憑著曾在顧秉林教的物理課考獲第一名,加上他一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解釋後,顧秉林巧妙地說:「作為校長,我希望你留下。但我可以一個物理系教授的名義批准你去香港。」

城大處鬧市 利觀察社會

踏足香港後,他與同來的清華同學分道揚鑣,因為他們都選擇科大,他卻落戶城大,因為他認為城大位處鬧市中心,可更近距離觀察香港社會。在城大唸書期間,他還經常組隊參加各種創業比賽。他說,撰寫比賽計劃書有助他深入瞭解和分析香港社會,還能在高官雲集的場合發表演講,拓寬人脈網絡。這位「比賽專業戶」說很享受在香港參加比賽,因為「香港可以給任何人機會」。在香港工程師學會組織的創作大賽中,耿春亞奪得金獎。獎品之一是獲得香港科技園提供的200萬元創業資助,加上他與同學朋友攢下的獎學金,耿春亞打算畢業後開辦一家資訊科技公司。

公司目標5至10年上市

為了留港工作,他抱著一大堆材料到入境處申請工作簽證。他回憶道:「我的情況特殊,既是老闆又是申請者,開始時入境處的官員愛理不理,等我遞上一大疊獲獎證書和媒體報導後,他的臉色慢慢變和氣了。」2004年11月,經過3個月的反覆審核,耿春亞獲准在港工作,他的公司也終於在年底進入香港科技園。

展望未來,他希望公司可在5至10年內上市,然後學習香港的「慈善資本主義」,回內地開辦多所非牟利學校,普及精英教育,讓更多的孩子不再被貧窮所困擾。

***

香港電台傑出華人系列-第六集:李連杰


四 十 歲 活 了 仿 如 別 人 七 十 歲 才 擁 有 的 生 命 , 多 出 的 數 十 年 其 實 也 是 抽 空 。 別 人 有 的童 年 和 少 年 , 他 彷 彿 一 躍 而 過 , 幾 歲 便 直 接 跳 到 四 五 十 歲 , 面 對 名 利 的 誘 惑 、 生 活的 挑 戰 , 戰 勝 自 我 , 克 服 心 靈 和 身 體 上 的 缺 失 、 難 關 。

有 人 認 為 , 人 不 能 沒 有 夢 想, 懂 得 造 夢 便 永 遠 有 新 的 可 能 , 有 積 極 的 動 力 , 那 麼 , 能 把 夢 給 人 的 人 又 如 何 呢 ?李 連 傑 走 過 人 生 荒 漠 , 透 過 修 行 , 有 否 把 荒 漠 裡 檢 拾 的 黃 金 沙 粒 , 變 成 灑 向 世 人 的入 夢 之 沙 呢 ?

一 個 十 七 歲 少 年 , 雖 然 挾 著五 屆 全 國 武 術 冠 軍 的 銜 頭 , 成 為 功 夫 電 影 的 主 角 , 但 實 在 沒 有 多 少 個 《 少 林 寺 》 的觀 眾 想 到 , 他 日 後 的 成 就 會 去 到 哪 個 程 度 。

Jet Li 作 為 李 連 傑 的 英 文名 字 也 許 有 點 囂 ; 像 噴 射 機 一 樣 起 飛 , 卻 反 映 了 部 份 人 對 他 的 期 望 。 「 知 人 者 智 ,自 知 者 明 。 」 總 帶 著 陽 光 和 純 真 笑 容 的 李 連 傑 形 象 , 卻 有 一 種 自 知 的 親 和 力 , 他 不會 以 「 好 打 」 自 詡 , 相 反 , 他 很 明 白 他 的 功 夫 是 用 來 強 身 健 體 和 娛 樂 大 眾 。

九 十 年 代 初 在 美 國 的 低 潮 ,並 沒 有 令 李 連 傑 氣 餒 。 畢 竟 , 「 勝 人 者 有 力 , 自 勝 者 強 。 」 戰 勝 自 己 的 結 果 , 是 他成 功 拋 下 過 去 的 包 袱 , 搖 身 一 變 , 成 為 廣 東 武 學 宗 師 黃 飛 鴻 , 除 一 新 自 關 德 興 以 來的 「 黃 師 傅 」 形 象 , 亦 成 功 宣 揚 了 「 男 兒 當 自 強 」 個 人 和 民 族 自 強 自 重 的 意 識 。 銀幕 上 , 他 扮 過 方 世 玉 、 張 三 豐 ; 演 過 孝 子 , 做 過 慈 父 。 踏 入 廿 一 世 紀 , 他 進 軍 荷 裡活 , 主 演 《 致 命 搖 籃 》 、 《 猛 龍 戰 警 》 、 《 最 後 一 強 》 、 《 不 死 狗 》 等 傑 作 , 站 穩華 人 武 打 巨 星 的 地 位 。 新 作 《 霍 元 甲 》 , 回 歸 中 港 , 以 一 個 好 勇 鬥 狠 者 的 轉 變 , 宏揚 「 止 戈 為 武 」 的 武 學 精 神 , 演 技 更 上 層 樓 , 獲 影 評 人 賞 識 , 初 摘 最 佳 男 演 員 桂 冠。

一 場 南 亞 水 災 , 幾 乎 奪 去 他和 妻 子 利 智 的 性 命 , 期 間 於 九 死 一 生 中 奮 勇 救 人 的 經 歷 , 激 發 他 成 立 壹 基 金 的 意 念, 以 一 人 捐 出 一 塊 錢 的 方 式 , 以 救 助 弱 勢 社 群 為 己 任 。 他 篤 信 藏 傳 佛 教 , 明 白 「 知足 者 富 。 強 行 者 有 志 」 的 道 理 , 不 急 躁 , 不 自 滿 , 一 步 一 步 實 現 理 想 。 如 果 有 人 認為 他 是 「 華 人 之 光 」 , 那 麼 , 作 為 一 個 修 行 者 , 這 偶 來 的 一 陣 煙 , 裝 飾 和 擾 動 的 ,都 不 過 是 他 歷 程 的 一 部 份 。

「 我 沒 有 辦 法 選 擇 生 命 的 開 始 , 但 我 有 勇 氣 走 到 生 命 的 最 後 。 」 李 連 傑 如 是 說 。 從 武 術 、 . 電 影 、 宗 教 和 個 人 經 歷 四 部 分 看 李 連 傑 的 人 生 哲 學 。

導 演 : 陳 曼 儀

***

看了這兩篇文章後,忽然想通兩個小時以後,我該和春亞談什麼。

***

Related reads:
華人網上社交 平台首選香港
與君一席話(via Justin凍啡走甜)
Max・Justin・宋漢生・耿春亞
《投名狀》
別人笑我太瘋癲

11 comments:

hystericireul said...

不知你有甚麼啟發呢~?
很好奇,期待!!!

香傳媒工作者 said...

感覺網主好單純,看事物待人往往只看到表面美好一面.這一點,是傳媒工作者的死穴.

Anonymous said...

Leona,

Erica所說的世界觀,不過是這樣.重要的是,領導階層是否可拋開私心,造就國民有宏觀視野?

Daniel.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看事物待人往往只看到表面美好一面"。做人能如此﹐會比較開心。

如果想知道社會如何黑暗﹐你不需要來這處。

Leona是否單純﹐我不知道。但她的文字擁有迷惑/振奮/安慰人心的魔力。

這也是她的博客這麼多人看的原因。我們都想知道這個世界還有人擁有熱情...

窗外一片天 said...

暗黑的卡夫卡:

不要理那個人,你也該看這個blog滿久的了,

都知道有些人總愛在這兒留言時甚麼都批評一番.

其實屬於博主寫的字只有:

耿春亞(轉載)
***

***
看了這兩篇文章後,忽然想通兩個小時以後,我該和春亞談什麼。
***

就這樣,博客主人就單純,看人看事就只看到表面美好的一面,是她的死穴了...

所以囉,以後看報紙雜誌,要躲在無人的地方了.

不然, 讓別人看到自己看港聞版傷人案,就會被標簽是暴力狂,看娛樂版就是是非精, 看教育版就有rpg育成癖...打999報警呀...

"她的文字擁有迷惑/振奮/安慰人心的魔力。" 嗯...心有同感, 見到你彷彿見到知己一樣...

你下一篇文章幾時見報?

ps: 所以囉,博主可別不高興.

VC said...

自以為好醒,其實豬頭炳 才是"傳媒工作者的死穴"

傳媒工作,除了真,也可以有點善和美;
抽述人物,除了全知高人本位,也可以低少少Humble D本位吧。

"...迷惑.振奮.安慰人心.魔力"
卡夫卡, 你又形容得幾好。

P.S. 其實我看她的讚人 也有時頂不順有D毛管棟。 ha ha

Martin Oei said...

這個世界,不同博客當然有不同視角,Leona只看美好的一面有何問題。難道每個博客,都像小弟的博客般,鏟人唔駛本,偏好重口味,唔係個個都鍾意食咖喱。

如果想看鬧爆文字,可以考慮看我的博客,日日鏟人鏟到飛起。

Leona said...

hystericireul :
寫了。還喜歡嗎?
其實那只是我整理思緒時的初稿,筆記本沒帶在身邊,故此只是憑記憶。花了一個小時,寫了二千字,估計只佔全稿的三分一左右。

寫書的那篇,今日才正式動筆,啊,漫長的一天。

傳媒工作者:
如果閣下想討論,抱歉,我看不到閣下論據何在。
如果閣下想找碴,抱歉,我的喜怒哀樂,只留給值得重視的人。

Daniel:
宏觀視野靠自己,不靠領導層。

暗黑的卡夫卡:
謝謝。
你這幾句話說得好溫暖,奇怪北國的寒風居然沒有冷卻你的熱情。
=)

窗外一片天:
謝謝。沒有不開心。
咦,終於開放連結了嗎?真是榮幸成為其中一員。
p.s.暗黑在敝報的文章,應刊在三週之後。

vc:
到我讚你的時候,你就不會毛管戙啦。
:p
"傳媒工作,除了真,也可以有點善和美"
說得真好。

世澤:
鏟人唔駛本,都要有理有節,不無的放矢,所以你D咖喱雖然辣,都好好味。
:)

Anonymous said...

Leona said...

Daniel:
宏觀視野靠自己,不靠領導層。

捉錯用神了.

還記得中國那個提倡超英趕美的年代,以及之後的教訓嗎~~~~~~?:}

Daniel.

VC said...

對呀!...不對不對,

到你讚我的時候,我會鬆毛鬆翼,也算(很舒服的)毛管戙呀。

期待呀。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If anyone miss the show, you can download it here.

Better be fast though...maybe get removed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