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8, 2008

耿春亞

看了友報香港電台為李連杰做的訪問後,感到春亞和李連杰之間,彷彿有不少相似之處。

例如他們都年少老成、年紀輕輕地就從大陸來香港打拚、且似乎沒有選擇最「順理成章」的路:李連杰拿了五屆全國武術冠軍後,覺得再比賽下去很浪費,改行拍電影;春亞在清華畢業後明明可以扶搖直上,可是他挑了一條創業路。

更重要的是,兩個李連杰的訪問裡都談了許多哲學;我也想找人談哲學。
而春亞是朋友之中的最佳人選。

訪問在冬天最冷的一天進行,春亞從深圳趕回來,一坐下,半分鐘也沒有耽誤,就清心直說:

「總體來說,我不喜歡李連杰這個人。」春亞說。

嚇。
我又一廂情願了。
心中一澟,那我們如何談下去?
但我實在多慮。
春亞是個了不起的演說家,思想嚴密,論點清晰,只要把頻道調好,他就像開啟了的水龍頭,說話如流水不斷。
我又要想、又要聽、又要抄,反而更顯狼狽。

他說,你現在看我好像很會說話似的對不對?其實我唸了十二年中小學,幾乎都沒有公開演說過。連我媽也沒想到我可以這樣滔滔不絕。
其實我沒有祕竅「賣油翁」的故事你聽過沒有?就是那麼一回事。沒有什麼是勤力解決不了的。
別人看我說話如同隨手掂來,其實同一番話我可能練習了五百次,你又怎麼會知道?

創業、組織「在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擔當包括青年事務委員會成員等公職,無論在那裡,都是眾人的中心。
但他說,大家只看到我當「頭兒」的時候,沒有看見我也當「小弟」。
在香港清華校友峰會裡,他就是個小弟,提出意見還要說服更老練的師兄姐們接受。
零五年,他們邀請了藝術團來港演出,從接機、安排住宿到斟茶遞水,春亞一腳踏,「就是一個打雜嘛!」他笑說。

但他說香港就是這點好,不一定個個都要做精英、當老大。如果你甘心在比賽中只當一個旁觀者,不去爭勝利,只要你快樂,也沒有什麼問題。但在大陸,所有人都只想當第一,不甘當老二。

內地生來港人數不斷上升,許多本地生感受到威脅。前不久我看到一個報導,有一位尊貴的立法會議員說,要為分予內地和本地生的獎學金設立限制,不能讓前者得到的比後者高(目前平均差距已近五比一)。

春亞說這種矛盾他很明白。
「就像一個拔河比賽,內地生和港生,兩方面的學生都肯定要使力,關鍵就在於比賽的評判是不是公平、比賽的程序是否恰當。如果這方面做得好,那不但贏的開心,輸的也開心。」

他欣賞港人有禮、守法、關懷他人,但他不諱言,港人許多美德,逐漸惡化了(本來這是我提出的,我說,春亞你提及港人許多優點,但我不知道該不該把話說白,其實內地不那麼好的一套,彷彿「入侵」了我們。他說,是那麼一回事,我就把話說白吧。)

他說香港就像一個清水瓶,那怕只有一滴墨水,都足以玷污整瓶水;而大陸就是一瓶墨水,一滴清水滴進去,一點效果都起不了。

除了談中港差異,談創業他更頭頭是道。

來港那年,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所有香港富豪的傳記看了一遍。其結論是:
他們全部由零開始,他們統統都是從底層爬上來的。

比如說李嘉誠,當年他賣塑料全行第一,成績比排二的好十多倍,為什麼?
「因為他真正瞭解市場,他重視市場。」
他說要在一個地方創業,你必須瞭解愛上這個地方,瞭解這個市場。
「為什麼中國的IT富豪裡,全部都是土鱉,沒有海歸,更沒有外國人?馬化騰、丁磊、馬雲、陳天橋、張朝陽,除了張早期曾留過學外,沒一人出過國。因為他們選擇了面對這個國家,他們瞭解市場。他們雖然沒有放過洋,但他們手下有海歸替他們工作。
毛澤東沒出過國,但他手下面的人──鄧小平、周恩來──卻是留學生。
創業和搞革命,技術上其實是一回事,只不過具體操作不一樣。
所以你要成功,你就要走入群眾,變回一個農民、變回一個馬雲、變回一個毛澤東。」

他說許多人選擇走一條「很好的路」,例如做投行,但那永遠不會是「最好的路」。

「有什麼回報比創業更大?當一個銀行家,回報能有十多倍已很不錯了,能有上千倍嗎?
可是創業本來就由零開始,成功了你的回報就是無窮倍。有哪一樣職業及得上?」

他又說創業好像生小孩,當然是從頭做起好,「你會不會說,讓我先替別人帶帶孩子,汲取了幾年經驗後自己才生?當然不會啦。肯定是從一開始就帶自己的孩子吧。」

談到最後,我們還是談到李連杰。

「李連杰聰明的地方是選對了路:在武術界,他名聲最響、樣子最帥;在電影明星裡,他又是武術最高的。所以他那麼成功。

我其實也是這樣。搞科學(他唸物理出身),我會幹得不錯,但不是最好;搞政治,我沒有背景,性格又張揚,也不會做得最好。我選擇了來香港創業,這裡卻包容了我的缺點,因為這裡只講能力,不管背景。」
他說當年他考上清華,高考成績應該是同級中最差的之一,舖在他面前的並非康莊大道。但他畢竟走了一條風光不錯的路。

「儘管理想離我十萬里遠,而那怕我走完這一輩子,也只走了五百里,但到我死那天,我和理想之間的距離,就少了五百里。這樣想,即使窮一生去追求那點星光,還是值得的。」

你可以說這句話怎麼聽起來很肉麻,但你不能否認它打動了你的心。
奧巴馬(Barack Obama)的演說之所以有感染力,也不過如此。

***

Related Reads:

耿春亞(轉載)

華人網上社交 平台首選香港
與君一席話(via Justin凍啡走甜)
Max・Justin・宋漢生・耿春亞
《投名狀》
別人笑我太瘋癲

16 comments:

Brian said...

好。

Fred said...

您好!我是在aNobii上跟您聯繫過的Fred;我將這篇文章的連結和引文收錄在我的另一個網站 http://x.tuna.to 上,希望您不介意。謝謝!

Anonymous said...

Leona,

讀大學不練思維?讀四十年也枉然!

Daniel.

J.S said...

最尾那段說話, 一點也不肉麻. 我很喜歡.

VC said...

...

女人...

Leona said...

brian:
謝謝余老師。
:p

Fred:
我當然記得你。台灣的Fred Jame,aNobii上藏書過千,也只是實際的十分之一…
沒想到你找到這兒來了,幸會幸會。
高手在此,不禁有點誠惶誠恐。

當然不介意您的連結,我也把您的連到敝blog"Recommended"的名單上,希望您也不介意。
:)

Daniel:
指教得是。

j.s.:
謝謝。春亞實在說得好。

vc:
女人又如何得罪你了…

VC said...

ha ha, 無得罪!

是讚嘆; 是歌頌

(...triggered by the last two paragraphs.)

kallman said...

「香港就是這點好,不一定個個都要做精英、當老大。如果你甘心在比賽中只當一個旁觀者,不去爭勝利,只要你快樂,也沒有什麼問題。但在大陸,所有人都只想當第一,不甘當老二。」

我不同意…如果真的如此,家長們就不用要小孩學鋼琴+單簧管+書法+芭蕾+外語+…

老大不一定個個爭著做,但在香港做不成所謂「精英」(人人定義不同),則必教人看不起。

Leona said...

VC:
哎,我沒有什麼好讚嘆的。
不過是轉述別人講得好的話而已。

Kallman:
我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要小孩學鋼琴+單簧管+書法+芭蕾+外語+…”的家長的確大有人在,但相對大陸那種你死我活的激烈競爭,香港相對溫和多了。
你不覺得嗎,比如說在香港,當一部份人出來歌頌神童如何如何時,還是會有人offer一些不同的意見,相信平凡是福。
大陸對高/低的抬/踩,都比香港偏激多了。

Perennial_Loser said...

香港及大陸的「競爭」問題...這麼說吧:是「極不健康」和「頗不健康」之別。

像陶傑那樣說得刻薄一點,大陸是十三億人猶如蝗蟲一般的搶飯吃,整個國家就像一個殺戮戰場,「玩」的是人命;相比之下,香港當然是個樂土了。只是相比的如果不是大陸,而是其他已發展地區,香港還不是另一個修羅場?

如此比而勝之,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了...嘿嘿~

leonablogspot said...

perennial_loser:
對,你這個說法(極不健康vs頗不健康)比我講的好多了

VC said...

"triggered by the last two paragraphs." refers to "你可以說這句話怎麼聽起來很肉麻,但你不能否認它打動了你的心。" and "奧巴馬(Barack Obama)的演說之所以有感染力,也不過如此。"

"「理想離我十萬里...走完這一輩子...少了五百里...還是值得的」"講得好,

真是浪漫激情,悶蛋(而物理很好)的我卻不認同,所以它沒打動我的心,只打動了我的腦,哈,'唸物理出身'說得出這樣的話! 更留意"同一番話我可能練習了五百次"一句了,...

當時正想寫類似這樣的'否認'回應,腦中卻響起妳對我的回應的可能回應 "人家是女人o麻。",...

(ha ha)

便讚嘆地寫下"女人..."

*據說,女人都喜歡花言巧語。

Ha Ha Ha

癲狗 said...

同樓上一樣我也是很在意"同一番話我可能練習了五百次"呢句,如果唔係呢句,我諗我唔會一口氣睇哂成篇entry哈哈。

leonablogspot said...

VC:
女人當然愛聽花言巧語。
女人就是應該被寵被哄被珍惜。

癲狗:
哈哈,篇文咁長你都看完,真捧場!
我也甚喜歡這句。所以話,成功無捷徑。

Ruth Tam said...

"因為這裏只講能力,不管背景。" Totally agree.

leonablogspot said...

ruth, and that's why you come back from Canad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