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3, 2008

寫書

難度遠超我想像。

試過花了一整個下午凝視熒光屏,只是在反覆琢磨該用「但是」還是「不過」、用「,」還是「;」。
每天張開眼睛,第一件事是問自己:今天寫誰?寫完沒有?


宋漢生知我有壓力,那晚打電話來給我打氣。

「這對你來說,不是手到拿來嗎?」他問。

不。
就像寫Simon。他們只是初生之犢,不管怎樣,沒有可歌可泣的過去,也沒有蕩氣迴腸的情史。
任你怎麼寫,他都只是一個廿多歲、從加拿大回流的鬼仔。不同的只是有一番創業的熱誠。
不能光憑一管筆,就天花亂墜。
這樣寫故事,文筆再秀麗,也不能令人感動。
就像伴碟的那塊蘿葡,不管你雕得再美麗,它也不是玫瑰。
所以要搜索枯腸,想想身家清白的年青人如他,有什麼故事會令人有共鳴,令那塊蘿葡既好看也能吃。

「哦…」他有點明白了,「對,如果他有七十歲,再平凡都有許多故事。」

是啊。
但也有些人,故事有許多,也同樣無從下手。
例如耿春亞。他很會說故事,也有許多故事可以寫。
可是就像擺滿了一桌材料,卻不知該燜、炒、煮、炸抑或蒸。
如果因為我的經驗不足,而浪費了好材料,也是一種遺憾。
下筆格外難。

「或許你改變一下你寫作的次序?如果下筆後才感到困難,以後要改就很難。」他問。

我說有啊。現在我每採訪一位,就用最快的時間,在blog上面把故事扼要地寫下來。
這一來幫助我整理思緒,二來可以讓我知道,讀者愛看什麼。

「哎呀,你這不就是我們寫program時,先寫prototype的方法嗎?」他的興緻一下子就來了。

他接著說,「我有沒有給你說過?好的programmer,也能寫出好文章? 反之也是。
因為好的program,應該簡潔易明、邏輯清楚…(「而且首尾呼應」,我接上去)是,因此如果一個programmer寫得出一篇好文,我也會對他寫的program有信心…

反過來說,你也很有潛質寫program呀。如有一天你想學一種新的語言,別學意大利文,不如考慮學C++。」他說得很認真。

我終於被他逗笑了,然後他更開心地滔滔不絕下去。

「其實你知道你做這件事(寫這本書)很有意義嗎?如果你可以令到『資訊科技』與『數碼』都變得溫暖起來,我想很多geek仔會感激你。

因為他們心裏有許多話,但連媽媽也可能不知他們在做什麼,你卻令他們找到共鳴…

呀,你甚至可以做業界代表…雖然我不贊成功能組別,可是我也會全力支持你參選2008年的立法會,為業界發聲…」他越說越誇張,在電話那頭笑翻了,我也笑出了眼淚。

宋漢生好像比我自己還明白我在做什麼、該做什麼。他說這很正常,「很多人都比我更清楚anobii應該怎麼做。」他說。

和他談了電話,心情舒暢得多,直到睡醒張開眼睛。
一早起來,想一想該做什麼時,才發現時間表已排滿。
從早到晚都找不到時間寫,於是從早到晚都在寫…
我本來就是心散的人,又容易受誘惑,難怪不能專注在書上。

咦…這個周未,不是敝報的報慶嗎?
噢,又要出門了。

原來寫書對我最大的考驗,是坐定定。

14 comments:

Martin Oei said...

你大概明白我在2002年替樂施會寫書那種情況

我是自小都坐不定的人,集中力不足四十分鐘,要寫書是一大挑戰。

readandeat said...

寫完也不代表事情告一段落。至今我仍懶得去看編輯寄來的校樣,慘,已過死線。

Martin Oei said...

編書也是痛苦,我對著自己的自選集,也是一籌莫展。

readandeat said...

martin:

嘿嘿,不如我幫你編啦。

言雨 said...

George Orwell once said, "Writing a book is a horrible, exhausting struggle, like a long bout of some painful illness. One would never undertake such a thing if one were not driven on by some demon whom one can neither resist nor understand."

I think anyone who can overcome such a struggle will enjoy it as much as giving birth to a child.

michelle said...

我未知寫書的感覺如何,不過我想大概有點像煮飯仔,唔洗餐餐迫著煮便好好玩,否則,定時定刻便會好痛苦 :P

wendy said...

哈哈 第一次留言.
leona咁你幾時出書呀?=p 好想睇呀 heehee.

VC said...

ask Joa Chan for help to take a good photo for the book.

ha ha.

p.s. good photo is one out of hundreds. hahaha.

NOT kidding!

小汀 said...

任何一種興趣或事物,只要是限時去做,不能隨心欲,就是痛苦的根源。

寫作尤甚,須極高專注力和靈感。

支持妳啊!

btw,取掉牙箍後,可以盡情露齒笑的感覺是不是很爽?? 我覺得妳平時的笑容其實很像貓咪呢~

kallman said...

本書幾時出呀?等我儲定錢買~~

Leona said...

martin:
對,要坐定也不是不行,最難是要心靜。
況且工作上真的有必要出外走動,已把不必要的約會能省便省了。
看來要閉關才行了。

讀與吃:
是啊,校對更花功夫,又無趣味。
真係冇眼睇。
:)

言雨:
Thanks for the quote. It's very true.
Frankly speaking, I don't really fully understand why I'm doing this...

michelle:
你形容得真精警
我都話啦,師奶聰穎過人,唔睇小得:)

Wendy:
你好!
係咪㗎?你真係想睇先好呀。
現在未知什麼時候出,只知道要拼命寫。
到時出了通知你:)

VC:
My colleagues are taking photos for every interviewee I meet. And those pictures are cool.
(昨天的同事叫Leon Ho擺了個「賭神」坐在大班椅上的恣勢,笑翻了我們。)
Since it's a book about the web2.0 guys, not about myself, I don't think it's necessary to include my picture :)

小汀:
謝謝你給我加油!!
是啊,事前我也沒料到這一件我有興趣做的事,難度居然如此高。

Kallman:
快啦快啦,希望農曆後可以寫完。
拿,預你一本先。
唉,賣得一本算一本,我都唔知有冇人買…

莫太 said...

「寫書
難度遠超我想像。
試過花了一整個下午凝視熒光屏,只是在反覆琢磨該用「但是」還是「不過」、用「,」還是「;」。
可是就像擺滿了一桌材料,卻不知該燜、炒、煮、炸抑或蒸。」
連妳都這麽說,看來我沒指望了。跟朋友聊起寫書,她說不能倒思想垃圾。
由千禧年到現在,我開了二十多次頭,永遠停留在第一章,對同一件事的看法不停在變,主旨看到了,寫着寫着卻又迷糊了。
最近不把自己逼的太緊,看書學習去。
btw常靜靜雞過來,在erica處碰上真高興,想留言多次,今次是特別登門造訪,leona,幸會、幸會!

Middle said...

的確,要有耐心耐性耐力對著螢幕數小時甚至十幾小時,
是最大的考驗;
靈感初來、手如疾星不難,
但打到中段時、仍未看到最終幕的情景,
就很易受其他事物的誘惑。
所以我還是不喜歡打長的。

Leona said...

莫太:

我還在erica那邊等你的留言呢,原來你過來了!
太好了。幸會幸會!
讓我把你光明正大地加在我的連結上,看你怎麼「靜雞雞」回來。嘻嘻。

咦,你居然也想寫書嗎?
我倒想做阿太呢…
=)


middle:

你好:)
說得對。寫作要隨心所欲。有時太著緊了,反而什麼也寫不出。
有意栽花花不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