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2, 2008

捉奇拿

雖然世澤說那對他來說只是"Common sense",說不定還在暗地裏嘲笑我「很儍很天真」,但我真的覺得暗黑的卡夫卡為敝報專欄《新香港人》寫的文章「網上再創造 年輕人爆發創意」,很精采。

簡單來說,這文章談的是「高登文化」。
一次藝人相片外泄,一個從未現身的「奇拿」,就把整個社會弄得雞犬不寧、把警方弄致人仰馬翻、把幾個藝人的演藝生命,玩弄於股掌之上。
追本溯源,這場看不見的戰爭,是怎樣開始的?
對於從不上「高登」,又不知《香港網絡大典》為何物的我,想知道答案,這文章是入門必讀。

暗黑的卡夫卡說,
“這篇文章的對象是經濟日報的讀者。他們大多沒有時間去看一些網上次文化。但因近日的愛迪生事件使第二與第四代人再一次擦出火花(例如: 警方與網民)﹐為免他們因對高登﹐硬膠等詞彙與網絡文化一頭霧水而加深誤解﹐在此對冰山一角的香港網絡文化作出簡單介紹。”

Related Reads:《新香港人》:網上再創造 年輕人爆發創意

事件發酵至此,已不再是單純的裸照風波。若只把注意力放在道德批判上,徒顯視野之狹窄。
應該反思一下,為什麼這件事會如此一發不可收拾?它將如何繼續?如何結束?

色情與公眾人物的私生活,本已令人難以抗拒,而警方(手握權力的人)的高恣態掃蕩,更有意無意挑動了網民(沒有權力的人)的神經,把這件事提升到鬥智鬥力的層次。
對那些相片,許多人早已fed up了。如果置之不理,此事斷不會連續兩周佔據報章頭條。
但問題是,事件的焦點已從相片轉移到對警方執法的不滿上,這就給予了事件重新累積能量的機會,遂一浪又一浪地連環爆發。

警方一開始就低估了對手,誤判了形勢。
在現實世界,一個人的財富、出身、地位、權力、長相、學歷…決定了他有多大能力呼風喚雨。
可是在網絡世界,有錢沒錢、有權沒權、有地位沒地位、長得美長得醜…幾乎都是平等的。
那裏有一套完全不一樣的遊戲規則、完全不一樣的文化,警方在現實世界擁有的話語權、法律與武器,在這裏完全走了樣,根本發揮不了作用。

去年友報一位編輯,在報章專欄對一位她心目中的「電車男」冷嘲熱諷一番,卻引來比海嘯更厲害的口誅筆伐,便是一例 。
在現實世界,她服務的機構也許「公信第一」、她的地位(報章編輯)也許值得尊敬,但在網絡世界,這些統統不值一提。反而那位在她眼中只是個沉迷咸site的隱蔽青年,卻被眾網民奉如神明。
沒弄清形勢就去叫陣,終於自吃其果,怨不得人。雖然我對她還是十分同情的,畢竟女性心靈脆弱,經不起這樣的群起而攻。

警方此番,也犯了同一錯誤。

記不記得去年上畫的Die Hard 4.0?
Bruce Willis演的紐約警察上天下地、飛車槍戰、一身肌肉賁張,打得鼻青臉腫…又如何?
「拯救世人」的重任,還得落在那個奀挑鬼命、槍都拿不穩、但卻可以在巴掌大的PDA上運籌唯幄的黑客Matt Farell (Justin Long演)身上。
而那個比Matt Farell更勝一籌、被他稱作「大師」的黑客,在戲裏卻是個幾十歲人了還要和媽媽住在一起的隱蔽中年。

在網絡年代,決定勝負的不是muscle,是brain power。
表姐和我一道看這戲時,問為什麼片子不叫“Die Hard 4”而叫“Die Hard4.0”。我想,這是有原因的。
參與裸照行動的警界中人,也許應該把這套片子好好看一看,尋找靈感。



Related Reads:
《香港網絡大典》:周瑮

鄧小樺:解放/嬉戲(一點反光)


此事另一個值得留意的地方,是網民/年輕香港人/新香港人澎湃的創意。
事件剛爆發,大量二次創作或惡搞作品已排山倒海湧至。這方面也是卡夫卡文章的重點。

新年期間我在《香港網絡大典》上泡了一個下午,目不暇給。
大量經改造的MTV、廣告、Video、照片等惡搞之作,早已充斥大小論壇,在此我想推薦一個頗另類的選擇:《花潮》改寫作品《西潮》

《花潮》是會考指定文章之一,人人讀到氣咳,但一位網友卻從中找到靈感,按原文意思,換上裸照主題,將之全部改寫,讀來竟趣味盎然。容我摘錄一段:


《花潮》原文:
“這幾天天氣特別好,花開得也正好,看花的人也就最多。「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辦公室裏,餐廳裏,晚會上,道路上,經常聽到有人問答:「你去看海棠沒有?」「我去過了。」或者說:「我正想去。」到了星期天,道路相逢,多爭說圓通山海棠消息。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沒有到圓通山看花,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時間,去湊個熱鬧。”

《西潮》改文:
“這幾天天氣特別好,裸照也放得正好,看裸照的人也就最多。「偽人西照拂面來,無人不道看鮑回」,辦公室裏,餐廳裏,晚會上,道路上,經常聽到有人問答:「你看過裸照沒有?」「我看過了。」或者說:「我正想看。」到了星期天,網路相逢,多爭說裸照流出消息。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沒有到高登看裸照,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時間,去湊個熱鬧。”

又如原文提到
有人說:「今年的花,比去年好,去年,比前年好。」
有人說:「今天看花好,今夜睡夢好,明天工作好。」
有人說:「明天作文課,給學生出題目,有了辦法。」
有人說:「最好早晨來看花,迎風帶露的花,會更嬌更美。」
有人說:「雨天來看花更好,海棠看雨胭脂透,當然不是大雨滂沱,而是斜風細雨。」
有人說:「也許月下來看花更好,將是花氣氤氳。」
有人說:「下星期再來看花,再不來就完了。」
有人說:「不怕花落去,明年花更好。」

改文如下:
有人說:「今天的圖,比昨天好,昨天,比前天好。」
有人說:「今天看圖好,今夜睡夢好,明天工作好。」
有人說:「明天作文課,給學生出題目,有了辦法。」
有人說:「最好早晨來看圖,看奇拿凌晨出的圖,會更嬌更美。」
有人說:「雨天來看圖更好,海棠看雨私處透,因同不是大雨滂沱,而是斜風細雨。」
有人說:「也許下載來看圖更好,將是私人珍藏。」
有人說:「下載再來看圖,再不來就刪了。」
有人說:「不怕圖刪去,明天圖更好。」

看到這文章,你不得不佩服年輕人的創意。
撇開其中的一些稍為不雅的用語,要把全文統統改寫,花的時間可不少,而這完全是自發的。香港的中學老師,撫心自問,你能令學生如此積極創作嗎?更重要的是,你會鼓勵學生從事這樣的創作嗎?學生如此做,你會責怪他嗎?
大家不妨想一想。

說起打機、上網,家長教師們總是一臉不屑。
也許很多尖子精英沒有打機、上網,但不能否認,打機、上網的尖子精英是很多的。
面對這樣一群時間很多、技術很強的網民,警方與之惡鬥下去,不會佔便宜。

還記得在Catch Me If You Can裏,Tom Hanks最終是怎樣破案的嗎?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目前警方與網民對抗,視之為洪水猛獸,為什麼不想想這些龐大的力量,如何可為我所用?

又,水清則無魚。犠牲網上世界的百花齊放,換來井然有序與冰清玉潔,是否值得?

最後,還是港生的留言說得好:

"力量強大並不值得吹捧,無論是警方還是網民,濫用力量製造白色恐佈均應被世人不恥。"
有些惡搞之作太幸災樂禍,還是適可而止好。

20 comments:

Perennial_Loser said...

Leona:

Die-Hard 4.0...好似係暑假檔0架噃,我仲有買飛入場睇0忝... :P

其實套戲唔係純粹講網絡嘅威力,同時亦有多少從另一面講「返璞歸真」、「大巧不工」之類嘅概念:例如成棚 hi-tech 友畀 Bruce Willis 用最原始嘅人肉同手槍打殘晒、F-22 搞唔掂架爛鬼拖頭仲墜毀埋;甚至係你提到嗰個「隱閉大叔」,其實亦都係用 hi-low mix 嘅態度利用科技 - 超勁嘅電腦技術,但用極原始嘅能源 setting (柴油發電機,所以電網關閉對佢冇影響)。套戲關於電腦、網絡,甚至科技嘅整體睇法,似乎已經超過一般香港人想像範圍以外喇...

不過相比之下,香港警察,甚至當事人/團體,又好似仲係停咗響「見山是山 level 1」,衰格啲講,叫佢哋睇 Die-Hard 4.0 學嘢,都唔似會學到啲乜...哈哈~

許港生 said...

網路上的創意從來令人嘆為觀止,不止香港,近的有內地"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中國隊勇奪世界杯",遠的有Youtube上無數的Parody,都顯示出新生代無限爆發的創意。相信日後不少廣告、電影、音樂等創意工業的人才都會由網路中發掘出來,就如很多Blogger也成了作家一樣。

港生認為,新生代有點像學懂了吸星大法的令狐沖,吸收了其他高手的真氣(資訊),再加上自身的功力(創意),便可製造出無窮的威力。問題是究竟令狐沖懂不懂好好引領亂竄的真氣盡歸丹田,成為自身有用的功力,否則,稍一不慎便可能會傷及自身。是惡搞還是幽默,往往只差一線,但程度卻有天淵之別。

創意和法例、創作和執法,無時無刻都在角力,要取得一個平衡點,需要時間和經驗,大家也同在摸索,畢竟互聯網這個媒介和戰場還是處女地。說警方被弄致人仰馬翻是有點過譽了那個甚麼"奇拿"了,他(們)某度上只是仗著互聯網無遠弗屆的威力和市民八卦好奇的心態罷了,不見得他(們)怎麼能和"死亡筆記中"的夜神月相比,何況,在漫畫中,奇拿始終難逃一死。

力量強大並不值得吹捧,無論是警方還是網民,濫用力量製造白色恐佈均應被世人不恥。

至於Die Hard 4.0之名嗎?Gimmick而已,很多地方也只是Die Hard 4罷了。

還有,謝謝你的"我要成名"。:-)

Kris said...

不知許港生有否看過死亡筆記漫畫,夜神月的死,很大部分是作者的問題。該作者佳作不少,卻有多次爛尾經驗,另一套在香港炒得甚熱的棋魂亦是一部爛尾作。夜神月最終要死,未必是劇情鋪述,有可能作者偷懶想完結而已...

改花潮你可能覺得好笑,我卻是看得麻目。花潮第一次被改時是零三七一遊行,之後又有不少改版;五年後仍然玩花潮,係缺乏創意就真。

關於周小姐,談NIKE的那篇應該不是她寫的,她只做了編集。網民是對錯了矛頭。我試過在forum 叫網民不要罵錯人,一班睇慣av的卻怒髮衝冠得不顧道理。網絡有時是雙面刃。

再者,網路根本絕不平等,仍是弱肉強食,但可以蟻多嬲死象。一個中學死小孩,電腦技術不高,要打網上戰爭絕對不及高技術者,看我寫討論板多次被炸爆就知道,skill is everything。透一點風,政府網頁的保安非常差,衛生署網頁就曾被匈牙利黑客攻陷,並將其戰績於全世界流傳。
至於蟻多嬲死象,高登是好例子,只要人多就可以淹沒某人的留言,高速消失。

香港網絡大典建議少看為妙,太多膠文,睇得多會腦殘...尤其此網開頭我有份貢獻,睇住佢比班forum 膠文玩殘,唉。

Anonymous said...

記得在很多年前, Internet在香港剛剛興起時, 曾經向一位中年的朋友說道:"現在不懂電腦與上網, 便是新一代的文盲."

Leona said...

Perennial_loser:

噢,你看我的記性!
已改過來了,謝謝你的提醒

所以我十分appreciate你們的留言--你看,你那個"hi-low mix"和「見山是山level1」的觀點就十分新鮮,妙不可言:)

港生:
說得好.
特別是那句"是惡搞還是幽默,往往只差一線,但程度卻有天淵之別",及"力量強大並不值得吹捧,無論是警方還是網民,濫用力量製造白色恐佈均應被世人不恥。"
所以我也乾脆引你的話算了:)

那本小說挺好看,好好享受

Kris:
所以我時時話:後生可畏、後生可畏
細路你年紀比我小得多,但上網的經驗與知識,勝我多少倍,真要掉轉頭尊稱你一聲「大師」才行

死亡筆記--同意部書有少許爛尾.其實去到中間已經有點後勁不繼,本筆記的規則複雜得不得了,真是話乜都得

花潮--怪不得我覺得好笑你卻不以為然!

關於網絡平等--同意.
不過,網上的弱肉強食與現實中的,又大有不同
單是「蟻多嬲死象」與「死靚仔鬥贏大人」兩個現象,已值得探討

香港網絡大典--當然,你估我仍「很儍很天真」咩?
這些東西,剛接觸當然覺得很過癮,多看幾次,發現來去都那幾道板斧,自然生厭了

(BTW, Obama那個廿六歲的文膽真係好醒!
如果Obama真的當選,他分分鐘是最年輕的美國總統文膽,當真是後生可畏
細路,你也有潛質)

Anon:
對,而意義相近的話,Peter Drucker在六十年代已說過了

Martin Oei said...

哈哈哈,我絕不敢嘲笑妳很傻很天真。

如果將硬膠文化當成學術研究課題,我相信我是香港最早的一個人(不是一批),當初曹博士被玩成牛河博士時,我都要花相當時間,消化高登語言。現在有《香港網絡大典》這東西協助,對傳媒人而言,已經簡化了不少研究時間。

順道回應Leona問我,為何卡夫卡提及其中一位專欄作家都會愛看高登的問題。我不敢代那位作家答,但我可以試答的是,對不少以西方文化為基礎的人,高登式的惡搞查實很正常,甚至在嚴肅雜誌刊物都會玩「膠」,歐洲尤其正常,那位作家覺得高登好好看都很正常。

就算是德國最嚴肅雜誌之一Der Spiegel(《明鏡週刊》),都有一欄叫SPAM,擺明是玩膠的

http://www.spiegel.de/spam/

歐洲的示威都很有高登味的,法國尤甚,所以掌握高登語言最快的政客叫長毛是有原因,長毛是香港少數受德語訓練的政客。台灣新聞局長謝志偉教授,他夠膽玩Rap的,他是大學德語系系主任,研究德國文學。

順道回應Kris,為何香港網絡大典充斥膠文。本來香港網絡大典理念是好,這些民俗文化是需要有系統的整理,否則日後的學者會頭痛死,但問題在於,創辦網典那幾個人心術不正,有人要求Wikia取消掉網典的。網典幾個創辦人如果仍然維持搞黐孖筋.com時那種要人身攻擊對手的心態,網典是有機會因踢中大鐵板惹上麻煩

癲狗 said...

死亡筆記某程度上的確係爛尾,好多嘢係冇解釋,不過我覺得其實咁先好。去到後半嗰時N已經有一面倒嘅實力,Light根本就係輸梗,但既然N要嬴,點羸就好緊要。如果係漫畫入面直接話N其實道德標準低,欺騙咗全世界,讀者就會覺得書中嘅"世人"未免太蠢。我由M死開始就覺得N係一個連兄弟都會去殺死嘅人,所以一直睇落去,反而又覺得無問題。

「蟻多嬲死象」...我覺得網上勢力其實真係同「朋友」類似!無咩leader,群體只係一班「朋友」,根本無辦法杜絕佢地。比起一般權力嘅互相制肘,平息網民呢招根本無效。好似edc呢次,真係要令到啲人真係覺得悶,或者同情"受害者",先至玩完。(到目前為止,莫講同情,我根本唔覺得佢地係受害者添啦!!)

另外,踩nike當然被人鬧。而且,笑nike係電車男,我諗nike睇完笑佢電腦屎就真!又,nike可以咁持之以恆去做一樣係網路外冇人讚賞嘅嘢,我個人認為就算佢做嘅係upload AV,都冇咩人有咩資格去話佢。

Kris said...

阿嬌出黎見記者係一個好重要既轉捩點。經過記者會後,大致分為"阿嬌死都唔認要繼續轟炸"同"阿嬌已經好可憐,玩夠啦"兩大派。前者繼續口誅筆伐希望有新相拆穿謊言,後者則不希望有新相、亦呼籲不再睇相。

無論之後會點,呢度可以睇到一點:警察使硬捉人殺一儆百只會惹來爭議,無助"受害者"(我認同阿嬌係受害者,但咁既敷衍聲明都係要繼續鬧)脫離困境;當事人使柔,自己現身說法,反而安撫到一部分群眾。網民,姑且形容為一班螻蟻,香港已經夠多,大陸更有成幾億--點踩都踩唔死架啦。假如高登唔就範,繼續貼相,而警察封站,香港隨時有暴動。與其要格硬將現有法例塞落網上,倒不如隻眼開隻眼閉由得網民自己搞掂,硬著陸不如軟著陸(雖然呢句都幾膠)。玩下啫,犯法啊?你估真係有人去炸迪迪尼咩,又唔係新納粹團體...

另,千祈唔好叫我大師,上網資歷高我幾倍既大有人在,愧不敢當愧不敢當。我覺得可以叫做大師既,有早年中大IE 畢業既,仲有高登起底組(所以卡夫卡先咁驚"巴打")。

香港網絡大典,算啦。Edit 戰真係慘不忍睹,極度無聊。唔妥人地寫既野,但自己寫既又係一堆垃圾,都唔知為乜。要講真正做到有系統整理網路文化的wiki,非台灣匿名留言板Komica (http://www.komica.org/,別名糟糕島)的大典莫屬:http://komica.dyndns.org/wiki/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L:
我寫得無你呢篇好﹐你唔好讚我啦...=_='

許港生:
"新生代有點像學懂了吸星大法的令狐沖" 很好的比喻!

世澤兄:
我寫文章前看了你的那篇。你寫得更好﹐而牛河博士的回應也很搞笑...oh, 還有你和高登的"恩怨" =)

我也覺得香港網絡大典的原義不錯。只是給人惡搞了...現在有"正典"運動﹐希望有幫助吧。

"長毛是香港少數受德語訓練的政客" 原來如此!! 我記得他還和一德國女子交往過吧? 不好意思﹐我八卦...

Anonymous:
"現在不懂電腦與上網, 便是新一代的文盲."
You are damn right...I may add one more though:
"現在不懂電腦資訊安全與上網, 便是新一代的文盲."

例子: 愛迪生。陳

癲狗:
"好似edc呢次,真係要令到_人真係覺得悶,或者同情”受害者”,先至玩完。(到目前為止,莫講同情,我根本唔覺得佢地係受害者添啦!!)"
同意。應該無可能整個月都是冠希事件吧...要知道在香港新聞的"新鮮週期"是以日計?

Kris:
你條尖子真係太太太太太醒啦。

好彩冇同你係網上凶狠...哈哈!

Martin Oei said...

覆暗黑的卡夫卡:

我對網典正典運動不樂觀,因為網典發起人心術出了問題,除非有人有本事把那幾個創辦人踢走,否則難為。

長毛不只與德國女子交往過,還在德國丙組聯賽踢了三年,所以不明歐洲事務的,就把長毛當成怪物。一如我前女友,她由德國留學歸來後便說:長毛一點也不激進。因為根據香港人保守的標準(與英國人一模樣),歐洲遍地長毛。

Anonymous said...

既知如此,又何用律師信?

Leona said...

世澤:
唉,你用不「敢」嘲笑我呀...乜我好惡咩而家?
說笑說笑,別認真:)

至於那位作家,他習慣享樂主義遊戲人間,當然覺得什麼都好玩,不必認真...oooops,都是不要說人家壞話
:p

癲狗:
是,我覺得對網民的群情洶湧,應該排洪,不是阻塞
如果佢地要鬧,唯有比佢鬧飽鬧厭鬧臭鬧到冇mood鬧為止...諗落,呢個可能係冇辦法之中既辦法,唉

Kris:
是,對膠人真的不必玩認真,棧搞

又,我同情阿嬌,但真係覺得佢係蠢囉,同埋個聲明好行囉,明顯是因為想撈下去而係咁依敷衍了事

不像劉嘉玲,阿嬌真是成名太快太早,一出道就萬千寵愛...好事變壞事

暗黑,好鍾意你用「你條尖子」來形容個細路,好fit佢
:p

Perennial_Loser said...

Leona:

我呢啲只係識間中搞一個半個爛 gag/sound-byte 0架咋...唉。

話分兩頭,香港地都仲有唔少電腦盲/網盲0架 - 我都係其中一個。唔係當年就唔會考 AS Compu App 都可以得 F12。就算係宜家,你叫我整個 Powerpoint 睇下,我都係一嚿雲。

不過唔識歸唔識,睇返電腦同自己平日生活之間嘅關係,電腦渣又唔係好大影響...除咗冇得上網會悶啲之外,都冇咩唔妥。

至於阿 Gil 單嘢...其實閂埋房門搞啲乜都冇咩所謂;但始終平日扮慣純情又聲大大話咩唔會婚前性行為,對比之下難免令人覺得虛偽。不過佢今次個聲明都算係幾醒0架喇...講多錯多仲弊。而且呢次唔喊,狂街外人睇都會覺得冇咁假...一喊,街外人又會認為佢扮嘢0架喇。之但係如果話佢係「受害者」,我最多只能夠認同佢係私隱權受侵害;但身為一個成年而神智清醒嘅 "reasonable man", 佢自願同一個聲名唔多好又出名爛滾嘅人炒埋一堆拍埋性愛短片同相,如果要用女權角度講佢呢次「身體受侵害/狎玩/視姦」,個人而言真係 buy 唔落 - 某啲風險,佢做決定嗰陣應該知道;佢 consent,亦代表承擔呢啲風險。

當然,咁唔係話放相係啱;但如果當事人只係將呢件事當係侵犯私隱同懷疑盜竊,而唔係喊打喊殺、冇咗咩貞節牌坊咁,又點會有今日咁大件事?「奇拿」也者,或者都係時勢造英雄啫。

玩到宜家,件事都有鳴金收兵之勢,阿 Gil 同鷹黃都算求仁得仁。皇氣呢次叻唔切走出嚟拉人封艇自行釋法,都可以話係枉作小人。如果未來再有呢啲事發生,

Leona said...

Perennial_loser:

又話淨係識搞一個半個爛gag,你呢段野一d都唔爛喎,仲好make sense
:)

我大部份都認同.
特別係你話"身為一個成年而神智清醒嘅 "reasonable man", 佢自願同一個聲名唔多好又出名爛滾嘅人炒埋一堆拍埋性愛短片同相..."
真係好啱.
各位少女共勉之.
發生呢d野,女仔一定係蝕底個個,走唔甩

之但係咁,係女人都有多少貪新鮮同鍾意壞男人,越乖既女人越想試...

martinoei said...

我大學時,追親乖的香港女仔,都敗於壞男人之手。 =P

前女友在很多人眼中有點野,但事實上,她比很多人都保守多。

世事無絕對。

Leona said...

世澤:

我明白你在說什麼。
唸大學時我也算規行矩步,可是前男友卻…哈哈哈。

乖女孩與壞男人,根本是磁石的兩端,天生互相吸引。

對乖女孩來說,經一事長一智,遇上壞男人,不一定是壞事。

至於壞男人,很多並不是真的壞,甚至可以很專一長情(就像你和我都認識的M;我認識他時,才廿歲出頭,到如今,他仍然最喜歡和廿歲出頭的細路女玩=.='服了他),只是長揸與短炒,他自己分得清楚,人家不一定明白。

Kris said...

Franklin LG 岩岩先發生左一單壞男人追乖女孩。我新年無點返過去無左個食花生睇戲既機會,嗚。我睇死該位人兄好快會玩厭飛左條女,一見鍾情?呵呵呵...

Galileo said...

題外話,個人對「條」「菜」好反感。

方才黃福全再次講多錯多,「法例對淫褻物品的定義不太清楚,定義是「暴力、腐化及可厭」,要演譯這六個字也有困難。」

既然警方無法演譯,就應該早點交比比較「清楚」定義的淫審處;理應Charge完就送去評級,而且警方係無理由唔知要做 (Charge電腦維修員時,法官有問送去評級未,警方答未)。

十二張相做暫定評級兩三日一定完工(中大學生報事件時,用左三日,一般係五日內),拖到明報出手,何止破壞形象,仲要準備被鍾亦天去IPCC投訴。

加上每次評級,淫審委員都一定有不同意見。如果有人申請覆核評審,警方的發言會否對淫審委員構成壓力呢?

Martin Oei said...

To Kris:

我大學時發生的壞男人追乖女孩事件,壞男人是Franklin 3樓一位莊員。

我前女友,也是Franklin3樓的前莊員

Franklin係好多花生食的地方。

Leona said...

Kris/martin:
想不到中大的Franklin竟是這樣一處勝地。
不如你們得閒寫本「愛在范克廉」,等大家有機會一齊食花生…
:)

Galileo:
我認同警方手法不高明,但最大問題看來不在他們那兒,應是法例根本追不上。

剛剛看了認識的一位女孩子的文章,探討的也是這事,和你想法雖不同,但值得一看:

鍾亦天事件是否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