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3, 2008

我想當記者,但…

師姐Florence張貼了陳惜姿小姐昨天在《明報》發表的文章,有些觀點,很值得討論討論。
請先看以下引述的段落:

抉擇 陳惜姿     明報 12/2/08
有個三年級學生來找我,說被一間BigFour 會計師行取錄了,但自己仍是想做記者,所以不敢讓父母知道這消息。她想聽我的意見。

做老師, 「給意見」是我的一種壓力。

我明知,做記者這條路很難走,人工低,工時長,而且沒保證。她做會計師,三年後考完試可以拿幾萬元薪水。做記者呢?新人前仆後繼的入行,到最後跑出來的有幾人?

一將功成萬骨枯,滿路屍骸,幾多人做了三五七年,依然拿萬多元薪水,連置家都是問題。

雖然如此,記者仍然是令年輕人嚮往的工作,刺激又有意義。所以新聞學院是很多學生的首選,近年入來的學生,成績要求愈來愈高。我的班裡,手拿幾個A的高考狀元,大不乏人。

有記者行家知道了,都不明白為何那麼優秀的年輕人想入行,在報館裡的人不知多想跑出來啊!

行業裡有高水平的新血,當然是好,但他們能否一帆風順,要視乎時勢、際遇、性格和能力,缺一不可。那是一個極其微妙的Matrix,無人能一直領她走,她只能獨自上路。

我記得幾年前訪問天文台台長林超英,他教兒子做決定時,是這樣思考的:當你三十年後回望今天,會不會對這決定後悔?

我想我也會給她這樣一個答案,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可能有人覺得,教新聞而不強烈鼓勵學生做記者,說不過。但我真的認為,沒有非做記者不可的原因,他們唸完新聞,若能成為一個有水準的讀者,已經不錯了。

因為還有一個類似《苦戀》的問題:你愛新聞行業,新聞行業愛你嗎?行頭裡有幾多機構會好好栽培年輕記者?而不只當他們是廉價勞工?

***

好,現在來談談我自己。
我的第一份工,不是記者;第二份工,也不是。
這是我的第三份工。我是在零六年二月入行的,如今剛好兩年。

畢業那年,有沒有為做什麼工作爭扎過?
有。

我在新聞系的成績,還算是可以的。
畢業時,與師長同學討論起前程,綜合的意見是:你若入行,表現應不會差到哪兒去;不入行,幹別的,也應該沒大問題。
嗨,這是說了等於沒說。
終於我決定多讀兩年書,睇定D,反正心意未決。
到碩士畢業時,我終究沒有入行,選了一家公司當MT,混了一段日子。

如果現在有師弟師妹問我,該不該入行當記者,我會請他這樣想:

第一,你要問自己,有多愛這一行。
有許多人是天生吃這行飯行的:性格外向得近乎古靈精怪、好奇心爆棚、和什麼人都能打交道,當然,語文能力不太差。
如果你是這種人,又心意已決,我覺得你不必介意什麼待遇與培訓,一頭栽進去應錯不了。我總相信,要成為一行的狀元,先決條件是你必須熱愛你所作的事。
為什麼這樣說呢?
因為新聞界是塊英雄地。你若有天份又有熱誠,一二三年之內肯定可以嶄露頭角,到時高薪厚祿排著隊等你。這行求才若渴。

高妹就是個例子。此姝是會考狀元,成績拔尖,在新聞系的表現肯定比我好。她先在待遇出名刻薄的報章任財經記者,一年後跳槽至敝報金融版,公司刻意栽培她,給她跑IPO新聞,再一年,她跳到通訊社去。待遇、福利、前途、機會…you name it。什麼都有。
當然,高妹也有她的困境與考驗,此處從略。

不過,我猜大部份人大學畢業時,和我一樣,都是「唔知自己想點」的。
此時,你可以問自己第二個問題:你有多愛錢?
如果你的答案是「非常愛」的話,那麼,你的選擇很明顯:不必考慮新聞界
咦,這不是和上面的話自相矛盾嗎?剛才不是說,只要做出成績,就不愁高薪厚祿嗎?

這當然不同。前一個問題的前堤是,你對工作有熱誠,又有能力;而本問題的前堤,你對這行的熱情只是一般,而你更愛錢。如果入行,你會人財兩失

因為你若不是抱著「我要成為第一」的心態入行,而只是想「趁年輕當記者,多擴闊眼界」的話,那麼你多半會有兩條出路:

(1)你幹了兩三年後感到意興闌珊,因為做記者不如想像中多姿多采(記住,這裡的前堤是,你不是全行最優秀的那幾個),付出似乎與收穫不成正比,於是決定轉行,理想放低,搵錢實際。
(2)你幹了兩三年後感到意興闌珊,可是你已習慣了這行的自由自在、習慣了和官紳政要打交道、習慣了出入會所與五星酒店出席飯局、習慣了食無定時居無定所(時時出差、會睡在辦公室)、習慣了筆在我手正義行頭…你已轉不了行。你只有繼續做下去,並看著每年新人輩出,感慨年華老去,時不我予。

當然,即使是(2),也有機會不那麼渾渾噩噩的。Peter Arnett就是一個例子。不過他生逢亂世,而亂世出英雄。你得碰運氣。

好了,如果你也和我一樣,並不是很想做新聞,又不那麼愛錢,那怎麼抉撰呢?
我的建議是:選紀律比較嚴格那一份工。

這是我自己的經驗之談。
我覺得選第一份工,最主要學兩件事:紀律和態度

在大學自由自在地泡了三年,許多人都感染了那種散漫與不羈的氣氛,這在大學裡面可以,在社會打拚,卻是致命的。
錢、晉陞機會、經驗與人際網絡等等,這些遲一點總能學得會,唯好的紀律與態度,卻是一旦放棄了,就很難重拾的了。

前不久我碰見一位以前在電視台當主播的師姐,她非常優秀,不過婚後打算安頓下來,所以轉到商界發展。
在全新的環境下,她處事仍然頭頭是道、待人仍然落落大方,不過我問她可習慣時,師姐苦笑一下:不習慣。

不習慣的,包括需定時上下班(不是講笑,這行許多人真的習慣不了準時上下班)、一切文件往來要清清楚楚、還有,對所有人都要客客氣氣,要分清主次高低,半點馬虎不得、當然,還要習慣身邊人的gossip不再是官紳名流的風流韻事,而是電視劇的劇情。
師姐以前做電視台,所以習慣了化粧套裝高跟鞋,若以前做報紙的話,還要多一項不習慣。

從事新聞界,有太多藉口令自己不那麼disciplined, 如:
「逗皮零野人工,比條命你咩?」所以做事總留三分力。
「日日做到點零兩點,邊有時間進修?」所以永遠沒有空看書與反省。
「走上走落,日曬雨淋,著咁靚把咩?」所以不必打理儀容,自信天生麗質難自棄。

(話雖如此,我是有口話人冇口話自己;我要寫的那本…唉。)
(真是懶到出汁。)

關於為什麼選第一份工要講紀律與態度,中環老闆CK,比我講得更好。
我建議fresh grad應該人手一本。

總之不管做哪一行,職場上最頂尖的1%,多數態度一流紀律嚴謹,否則,必然被後浪湮沒。

最後,雖然我自己洋洋灑灑講了這一大堆,也未免只是井底之見,各位正思考「我想當記者,但…」的師弟師妹們,不妨到以下的網誌看一看。他們在這行的經驗都比我多,意見必定比我的更中肯。

Related Reads:
Florence:畢業的抉撰

假若選擇做記者,肯定要捱幾年低薪長工時的日子,磨蝕心志。就當是25歲前的磨練,開闊眼界,加速成長,最重要是學習如何做人…感慨的反而是,陳老師說行內「一將功成萬骨枯」,我恐怕最近幾年,本地業界的「一將功成」,只是那些粉絲多多的美女主播吧。」

my e-journal: 嘗過便好 那怕人去樓空
就好似一些人揀男朋友︰他與她一起本來很是快樂,他外型討好,又浪漫又細心又好玩,天天帶她遊山玩水,不亦樂乎,可惜他沒上進心,沒有計劃,她感到與他一 起沒前景,沒將來。此時有一個條件不錯的男人出現,人是悶了一點,但有車有樓,已經不是18/22的她,決定要在浪漫與實際之間二揀一。最終,她選擇了實 際的悶男人,但她的心,仍然深愛著好玩男人。」

Our Ridiculous Thoughts: 一句公道話

是誰決定記者必然低薪的宿命?不少報館都是上市公司,雖不至賺大錢,但好歹是一盤會牟利的生意。記者入報館工作,不是入慈善機構,不應只講理想不談薪水。 為什麼一個人有理想,就要被剝削?新聞系的學生,不少都是尖子,他們的市場價值很高,別的行業爭相請他們。要是報館仍是要賤買他們的理想,我會勸學生別加 入這一行,因為反正兩三年後他們就會夢醒離開。(引述自陳惜姿)」

28 comments: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這篇文章應該收錄於各大新聞系的新生(轉系)指南。

"為什麼一個人有理想,就要被剝削?新聞系的學生,不少都是尖子,他們的市場價值很高,別的行業爭相請他們。要是報館仍是要賤買他們的理想,我會勸學生別加 入這一行,因為反正兩三年後他們就會夢醒離開。"
正如你師姐所說﹐特別是在香港﹐記者一行﹐不受尊重。

"我總相信,要成為一行的狀元,先決條件是你必須熱愛你所作的事。"
但你又說得令人熱血沸騰...

Leona said...

卡夫卡:
嘩做新生指南,敝系人才輩出,我哪有資格?太客氣了。
又,講到熱血,我怎麼及得上你?
=)

Galileo said...

大概我習慣月光族Freelance日子矣...

Kris said...

紀律和態度,我睇死自己執唔返。咁我第日多數都係無工開,嗯 XD

新聞系還好,唔做記者,可以做PR,又或者,好多行業都願意請新聞系。宜家聽聞係工搵人,其實畢業搵工都唔會太迷茫。又唔係讀完書無工開,揀工做都要煩好過分喎。好似Leona 咁講,你鍾意就做啦,有熱誠有實力一定有出頭。覺得無心無力咪其他行業,大把工比你揀。有d 科,畢業係無工開架。JLM 學生真係患左"富貴病"咁,明明自己條件好過人,都要咁煩嫌出路唔夠好。

亦有JLM 同學講,我死都唔做記者架啦,我淨係想做創意媒體果部分。問佢點解唔去BU creative media,「因為中大名夠響」。玩死。原來仲有騎牛搵馬既一類。

Leona said...

Galileo / Kris:
我說,「職場上最頂尖的1%,必然態度一流紀律嚴謹」,留意,是「職場上最頂尖的1%」...最頂尖的那0.1%,真係咩怪胎都有,嘿嘿

細佬你睇過Fooled by Randomness / The Black Swan,應該明我講乜

所以,我才不會替你兩兄弟擔心呢

說到「騎牛搵馬」,怎麼不是呢?
做人還是現實些好:)

Perennial_Loser said...

「態度一流紀律嚴謹」...

做乜講我壞話?做乜講啲咁嘢串我?
XD

話時話,做記者都仲可以識到啲人,叫做三教九流都會見識到多少;做我嗰行呢...嘿嘿嘿~

相比起記者,做我嗰行就真係更加唔知點解。哈哈~
:P

Anonymous said...

喺黎個moment,我要爆啦:

很多年前,有一名鄉下少女叫Leona,飽學詩書後覺得生活苦悶,想出外闖一番事業.臨走時,她向名叫Daniel的村長請教,只有三字忠告:不要怕.更相約回來時再有三字相贈.

30年後,在外闖蕩的Leona,經歷過盡千帆皆不是的境況,決定不如歸去.村長當然騎鶴西去,當年的少女心中茫然,不知村長另外三字為何.此時,村長的兒子把信交給她,說先父臨終時千叮萬囑要交到她手上.一拆開,也只有三字:不要悔.

Johnny 仔 said...

唔,所以有唔少JLM畢業既同學都做PR,雖然都係辛苦,但就有所回報。

kris:
岩岩你講起JLM學生好似"富貴病"咁,咩都有得揀,呢樣又係真,佢地唔似Account呀Finance呀IT呀之類,呢o的學生已經係大學受左唔少專業訓練,出到黎其實唔太會又或者唔太傾向揀其他野。反而JLM的同學就因為本身的語文能力同聰慧,有好多考慮的餘地。

唔,如果高妹開頭唔做記耆,而係做商界,去BigFour番工,唔知又唔會好似而家咁嶄露頭角?

sherry said...

我小時自願是當記者,一直到大學畢業,雖然沒有唸新聞系,但仍是拚命找記者工作。終終找到了一份雜誌記者,人工6k,結果被媽媽狠狠地罵了一頓,以後我再也沒有找記者工了。

看畢你的文章,我覺得如果當年堅持下去一定要做記者,不出兩三年我還是會離開這一行,因為個心唔夠火熱!又容易灰心。

VC said...

既然"問自己第二個問題:你有多愛錢?"

大學畢業的女性更應問自己: 妳有多想結婚生仔?

S said...

我想當新聞記者,想報導事實。但現在傳媒機構(的編輯)有幾容許事實被報導呢?

揚眉女子 said...

永遠理想是一回事, 現實是另一回事.
從來沒有堅持能改變世界這回事, 人只有為現實低頭.

佩服你, 一直那麼堅持理想.

readandeat said...

這篇題目有趣,忍不住多留幾筆。

我畢業前已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我不恨錢,也有理想。但理想早已被生活磨得光滑。現在你少給我一個仙我也會追到你瘦。我現在的理想是無風無浪等退休。

Leona said...

perennial_loser:

我記得你話過自己係hku讀translation,而家從事財經?

如果記錯,多包涵!

anon:
謝謝留言

Johnny仔:
你也是jlm同學嗎?
你說得很對,jlm同學很有優勢,特別在語言和分析能力上(這也是我後來能考進一家公司做MT的原因),可惜很多同學未必了解這是他們的強項,有時往往局限了職場上的選擇.

你對高妹的說法也十分valid
都說這行是英雄地,有天份的話,很快會"蒲"出頭來.
此外,在Big Four做得再高,也只是影響一間公司,但在新聞界做得很高時,可能影響社會.

sherry:
你可能運氣不好,碰巧那是市道最差的時候...

雖然我說如果熱情不夠,又需要賺錢的話,還是不要做新聞的好,但是,做人是不是一定要"成功"呢?我的意思是,其實我們不一定非得做第一,如果我樂在其中,有何不可呢?
好像我那位在"e-journal"裏寫網誌的女友打的比喻,誰不想結識一位浪漫又好玩的朋友呢?即使明知不長久...

vc:
世界太多姿多采,一畢業就從班房走到廚房,恐怕不是太多女子之願

s:
你這樣說就不對了.
如果你想報導"事實真相",你應有求真精神.
是誰說目前的傳媒不容許"事實真相"呢?
過去我實習時寫的每一篇新聞,還有目前在敝報寫的每一篇評論,都沒有面對過因壓力而需做假的機會
(其實每天上千條新聞出街,誰有空逐條/隨機去弄假作虛啊)

不要想當然.
如果有心想試,試過才下判斷吧.

揚眉女子:
哎,我那有你說得那麼堅持
我向來信奉無為而治,隨遇而安
:)

readandeat:
退休?
阿四大師奶呀,我覺得你現在的生活可比得上退休的愜意啊!
你還想怎樣啊...
:)

Perennial_Loser said...

Leona:

只係半個財經人 - 我係響間財經公關公司度做翻譯,譯埋晒啲公告、年報、新聞稿咁。

翻譯呢行呢...哈哈~

Johnny 仔 said...

我唔係讀jlm呀(想讀都讀唔到,因為語文能力非常不濟,又唔醒目,唔使諗),只是有幸在大學接觸到不少jlm既同學,印象上多半的同學也是從女校進來的。感覺是,真的不要小看女校的訓練。現在呢,當年部分的同學已經在報館及財經公關的圈子裡。

在我的讀書年代,基本上係書院裡面冇咩人唔知道高妹係邊個(應該係話,唔識既應該都幾摺下),我反而想知道既係而家做記者的,有冇邊個廿幾歲唔夠但係開始有名既,都相信係時候又添一員了。

我大學唸電腦,遇到的東西剛剛相反,碰到一個又一個電車男,我根本和他們溝通不了,也不太願意長期溝通下去。最後嘛,咪係同o的唔會咁電車既同學一齊玩囉。

芸生 said...

「新聞界是塊英雄地」,呵呵,咁似曾官口吻嘅?

非常認同林超英教仔:「當你三十年後回望今天,會不會對這決定後悔?」

要嬴,就要敢於為自己的抉擇承擔風險,怕輸的人往往輸得最慘。

VC said...

妳誤會了! 當然不是一畢業就從班房走到廚房!

就是因為世界太多姿多采,如果不早定目標,心中有數,分配好時間精力和青春; 稍稍側重了工作,再稍稍偏好愛情遊戲; 很易便蘇州過了…

只帶著光輝成就的回憶孤獨終老,恐怕也不是太多女子之願!

「當你三十年後回望今天,會不會對這決定後悔?」

P.S. "定時上下班"有利拍拖、相夫和教子。

EL said...

Leona師姐,

EL第二次留言:)
當年EL都有諗過入張佬,但當時讀緊張佬既表姐叫我千祈唔好入,因為實在冇乜錢途,而且功課多出路窄,果時唔係好識野既EL就入左奸商滾你系。入左u之後,我心諗,Min下都得卦,咁就係第二年Min張佬,最諷刺既係,我讀6個張佬既Course,有4隻A,遠遠好過我主修既成績.
表姐係畢業之後做左二三年名報同星倒,之後閃左去做In house PR,逗二皮幾野,仲得閒接下d肥爛屎既Job幫人寫野,不知幾嘆,我開始覺得佢當年特登陰我...雖然我依家都唔差,但我都對張佬呢行都仲有d憧憬,先排有d心郁郁想試下,但又放唔低依家個Pay....

好認同態度同紀律,我大佬都同我講:”你呢,聰明有餘,紀律不足,得閒睇下Good to Great 啦.”死,我又係返工時間蛇王黎睇扑添....

Kris said...

「當你三十年後回望今天,會不會對這決定後悔?」

我後悔左。所以我等轉系 lol

min journal,我有諗過架,但有興趣既只係某幾個media&society 既course,好多都唔想take,更無可能囉個A...咁係咪應該放棄 :)

Leona said...

perennial_loser:
你做財經公關?
恭喜你啊。身邊美女如雲、年終花紅豐厚,你還想怎地了?
:)

johnny仔:
原來你和高妹那丫頭是同屆的,怪不得!

新聞這行,所謂「明日之星」是肯定存在的。
當年的方東昇也是一例。

這行圈子很窄(因為人人都很八卦),誰幹得好誰幹得不那麼好,很快就全行都知,不知的,套你的話,「都幾摺下」。

說到電腦系,很奇怪,我識得的「電車男」,居然個個都比我還能言善道。

芸生:
當然啦。
曾官每年都要在中大新聞系重覆這番話,我聽了N次了…

vc:
是的是的。
我份人沒計劃,又隨遇而安,到如今都嫁不去,I deserve it.

EL:
薯條小妹,你好你好。
:)

係呀,JLM難入易出,辛是有點辛苦,但讀下去其實不怎麼樣。

你最終唸了奸商滾你系嗎?不錯不錯。
實不相瞞,以我性格,也是該唸BA的,只是當年性格太驕傲,覺得新聞系收生少要求高、好像「馨香D」,所以挑了後者。如果我當初唸的是BA,肯定會一直走從商的路,不會番轉頭。

我覺得,你表姐的故事很值得大大宣傳,讓我那些小師妹師弟知道,新聞系其實出路不少,也不一定要「捱」。

至於你自己呢…我覺得凡事有可能。如果你和這行有緣,你有機會在這裏打出一片天。正如我也未料到,我會番轉頭。

從文字看來,你外向樂天,聰明伶俐,從商也適合。就看你自己了。

BTW,你的貓兒很嗲很乖,我特別喜歡他的一身斑紋,與我家黑子很像,也是classic tabby。
:)

kris:
如果我話你知,好多好叻既人,都曾經轉過系,你會唔會好得戚呢?

得閒search下姐姐前年寫既一篇關於Google李開復既文,我估你會好鍾意。

s said...

做假新聞的事,間中也有聽說/經歷
例如︰
水浸時拍到小孩在玩水,便說他們"等待救援"
WTO的示威中,來自不同團體的韓農用不同的手法表達意見,便說他們"先禮後兵"
引用了些反政府立場的看法,最後整篇新聞被抽起

Perennial_Loser said...

Leona:

我間公司係財經公關,不過我只係負責譯嘢,即係翻譯,呢類工作價值有限0架咋。花紅係唔差,不過 contract 係 13個月糧,多出嚟真係叫 bonus 嗰度都係 1.5 個月左右,大把地方都有呢個 level (美心酒樓啲侍應都有;我大妹做酒店 HR,都有差唔多3個月)。至於靚女喇喎...我公司唔大,啲女同事都係正常人咁,唔覺有靚女噃 (以前 undergrad 嗰陣個 pool 咁大,亦唔覺有好多)。

我哋做翻譯嘅,唔轉工就好難會加人工,升職更加唔使諗 (除咗做 printer 同政府)。如果係做 printer,其實同你哋做記者差唔多咁 pk,又要返 shift 又要超級 ot,搵到錢都冇命使。講錢,如果去到i-bank/Big 4/city firm 做 in-house,做盡有 40K 一個月,已經係勁到識飛0架喇。一般嚟講,過咗 20k,上到 30k,都差唔多 cap 咗,係咁上下。要突破,除非又係做政府啦。

某程度上講,翻譯呢行同記者一樣,都係賣字為活,其實同出一源。大家都係咁上下 dead-end,亦唔在話下啦...哈哈~

Carla said...

很奇怪有年紀比我少一截的朋友來問我該不該入行做記者或離開記者行列。

我的第一反應係:你有沒有家庭負擔?如果你有,我會鼓勵你去試,不過承認我是太理想主義。若你根本沒有財政顧慮,就索性去做好了 -- 只怕沒人請。

先按最差場境考慮。若其人原來徹徹底底地根本不能或不適合當記者,這只需幾個月就會發現。到時離職再找別的工作不難。離開記者行列的借口有很多亦很legitimate,若是轉投公關更不用擔心。

然而,我相信,只要其人肯用心去做記者,必然有很多收獲--他可能真會成為香港少見的優秀新聞從業員,直接造福整個社會;又至少他鍛鍊出一種剖析事物和意見的觸覺,培養出個人思考和批判的能力,還能練好溝通和寫作能力。單單是語言能力,便夠終身隨處受用。至於人脈、見識口講埋想但內裡虛偽黑音的傳媒機構成功人士政客等等人生閱歷,就看個人修為了。

我想,關鍵在於「用心」。就算是譯新聞稿,我都見過有人譯譯下領悟到如何化一份垃圾新聞稿為神奇,然後成為獨當一面的公關人才,也知道有人譯足兩三年仍然不懂發掘出newsworthiness。其他成功例子不能盡數。

所以,我覺得,真係唔駛花太多心神去考慮。應該先撇除最大的阻礙因素(通常係財政), 然後就去試啦。記者這職業/事業,我敢肯定是座寶山。就算只係入去走一轉,都能滿載而歸。我現在只恨走得太快,又不捨得返轉頭。

李尋歡 said...

路過此地,很同意你對記者困境的說法。身邊同事經常說要轉工轉行,有些付諸實行,有些不了了之,都令整個團隊士氣低落.....

Leona said...

S:
也許我上一次答你的留言語氣重了些,見諒。

同意這些事件時有發生。
我傾向認為這是操守與專業問題,而不見得是做假的新聞。
很多人都會說,新聞哪有中立?
這是valid的。無論如何,新聞都不是鏡子,不可能不偏不倚反映全部事實。

perennial_loser:
"個 pool 咁大,亦唔覺有好多"

可能有人要求太高。
:p

Carla:
看來我們所見略同。
:)
特別你說,如果性格不適合當記者,根本一試就知,不必左思右想。

其實不管幹什麼活,都要「用心」。你說是嗎?

李尋歡:
謝謝。既然有緣路過,以後希望你多捧場,咱多交流交流。
我自己也喜歡寫此類文章,多於為賦新詞強說愁那些。希望寫與看的人都能小有所得吧。

同意士氣問題才是本行最大的問題。
許多朝氣勃勃的新人,入行不久就沾染這種態度,多少志氣都磨蝕了…

Miranda said...

講得太好!!!
我只會叫人25歲前可以做傳媒,玩夠就好好為自己打算...捱下去是浪費青春.
眼見太多例子,30歲了,還在報館晚晚捱飯盒,沒尊嚴.

Leona said...

Miranda:
客氣了
我只不過寫幾句話發兩句牢騷,你才真正是以身作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