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08

評論新生代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搞了一個講座,叫做「一位媒體新生代的觀察」。
講者叫李文凱,才卅三歲,是《南方都市報》的總編輯助理兼評論部主任,畢業自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
在簡介裡它這樣寫著:

「從北大到南都,李文凱似乎並沒有走太多的『彎路』,但作為一名傳媒新生代,卻被同事評說是『劍走偏鋒』地幹起了時事評論,一個並無太多人生閱歷,也並無豐富新聞經驗的年輕人,擔當一項似乎該由滄桑長者勝任的工作…撰寫了大量犀利的社論。他是中國傳媒新生代的代表人物,他所領軍的南都時評版,是中國新聞改革新高度的標誌。」

作為同行,這很難不引起我的好奇。
何況,邀請他來本次演講的人,是錢綱──那位《唐山大地震》的作者,原來到港大來教書了。

李文凱長得很斯文清瘦──對,就是你所想像的一位北大學生、知識份子的模樣。
他為了這個講座準備了好幾張寫滿字的A4紙,內容這裡不詳說了,但有兩點,很值得一寫。

第一是他提到這次由傳遞聖火所引起的一系列青年「愛國」活動,以及「網媒」(網上媒體)的力量。
一方面,網媒提供了一個快捷、互動、平等、開放的時事討論平台,令人對中國發展「公民寫作」充滿希望。但另一方面,它巨大的能量卻不能不令人警愓。
李文凱說,在中國多年不見的「文革體文章」最近又出現了。
舉例,一個叫王千源的留美中國學生,由於出現在一個親西藏的抗議活動中,結果被中國憤青們起底、謾罵、甚至對其家人作出騷擾(她其後在《華盛頓郵報》撰文為自己澄清)。
李很感慨,對於一個出生於七十年代的中國年青人來說,文革那種扭曲人性的行為本來很難令人理解,如今他終於耳聞目睹了。
這種「具中國特色」的網絡暴力,使他很想不通:

「為什麼中國人特別容易被煽動?」

本來是一個開放與公平的空間,但因為網絡暴力,結果使理性的討論被逼退場,剩下不理性的叫囂。
這個問題很值得討論,我也很想聽聽在場的陳婉瑩與錢綱有何看法,可惜時間不夠。

此外,會完我們交換卡片,我問,錢老師提到你們《南都》的社評間或論及香港問題(如去年的立法會選舉、香港大學招收內地尖子引起的風波等),不如你投稿給我啦,這樣香港人也有機會讀到你們的觀點了。
You know,其實我就是這樣一個厚臉皮的sales。
台灣的林濁水與匯豐的梁兆基,都是這樣開始替我們寫稿的。
沒想到這次出了醜。

「你不知道嗎?我們是不能向境外媒體供稿的!這是有限制的。唉。」他露出了吃驚與失望的神情。

嚇。我真的不知道啊。原來你們連投稿的自由也沒有。那你有沒有博客呢?我又問。

「我不寫博客。假如因為寫博客而對工作有所影響,可以連本身的發言權也喪失了,那就更加無法發揮影響力。」他說,一位同事正是因為這樣,結果連在建制內發聲的機會也沒了。
他不得已謹小慎微,在鋼線上實踐理想。
真替他難過。我覺得自己很幸運。

臨離開前,我恭恭敬敬地向錢綱遞上卡片,告訴他,他的《唐山大地震》是每一個香港學生的必讀課文(我想他在香港這些日子,聽過這話起碼五百餘次了),他所做的一切,令人敬佩。
錢老師說,那真是辛苦你們了。
我笑笑,覺得他為人很親厚,一些溢美之詞反而訕訕地說不出口了。
一分鐘後,我經歷了一次小小的角色挪移。

就在想問路的當兒,一位斯文漂亮的女生,怯怯地走來問我:「請問你是《這雙手雖然小》的leona嗎?我是從內地到這裡唸碩士的學生,看過你的博客。」
我經常聽中大的師生們說,港大的傳媒中心近年收生勇猛,以前最好的學生都歸中大新聞系,最近卻被港大搶了不少。
與這位主動而有禮的小姑娘聊了一陣後,足證傳聞非虛。

小妹妹,相信你會珍惜來港的機會,儘量和來自不同地方的同學交流,並且努力增廣見聞,不辜負這個自由的地方。
還有,從虛擬來到現實,其實你不用怕,因為我比你更緊張。
=)

5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想起錢綱, 我只會想起寫到嘔血嘔白泡的閱讀報告. btw, 那本書是應該看的.

"一位斯文漂亮的女生,怯怯地走來問我:「請問你是《這雙手雖然小》的leona嗎?我是從內地到這裏唸碩士的學生,看過你的博客。」"

嘩....嘩...嘩...她有沒有問你拿你的個人照片, 並要求你在上面親筆簽名? 記住學林燕妮灑幾滴香水喎...你們倆都是才女財女啊...

有沒有考慮請你的IT高手朋友,執靚這個博客layout?你現在可是身價百倍,隨便在條街到,都有人識你喇,個blog吾靚d 點得呀

至少個博客招牌要鑲鍍一層金邊啦...如果吾係會失禮現時網絡傳奇知名博客的你喲.

另,有沒有考慮過把這篇文章寄給貴報社長, 順便跳跳草裙舞?畢竟你是超人氣的呢...有十三億同胞讀者作你的強大後盾...話吾定胡主席每天臨訓覺前, 都會到這裡一遊....

正所謂馬英九露兩腿,奧巴馬講兩句, leona亦露兩手斐然文采, 巾幗不讓鬚眉...lol

~ 涼瓜牛肉

Martin Oei said...

Leona,妳真不知國情,妳開口問李文凱前,先問問我,就不會當眾出醜。

現時很不公平,《南方都市報》邀請外面人寫稿沒問題(梁文道便是),我家父也識不少南方報業集團高層(淵源一匹布長,有空可以向我八),但《南方都市報》高人投稿外面,可能令他們在中國全國丟飯碗。

這也是中國的悲哀,中宣部什麼都管,結果出現最近的事件,中國有料的人,不可能去外面為國家解釋,可以為國寫文的人,卻洋相百出,不忍卒睹。

Estella said...

"因為網絡暴力,結果使理性的討論被逼退場,剩下不理性的叫囂。" ~~ so those "angry youth"'s voice got louder and louder...to make everything that's only voice in china. ... it's totally sad.
i often feel my life is in danger when i go to china. from the way the apartment doorman (usually retired older men and women) looking at me when i go out and come back; from the airport "so called police" checking my tickets and writing down my "seat #" on their little piece of paper, and all those "internet police", etc...china is still the "one idea" only country no matter how high of their GDP or how big their consumption power... at one point, i do agree with CNN. it's really sad being chinese living in china.

Galileo said...

JRMS唔止猛,仲有錢,近來都接左佢地同Creative Common搞Localization...

CL said...

I think one of the reasons why Chinese are easily incited is that there is no freedom of expression at all. The media only published the "official" story. The anti-France and anti-CNN protests just remind me of the anti JP protests a couple years ago, where people blindly destroyed everything related to Japan, from Jusco to sushi restaurant run by Chinese, the non-intervention policy of the government is already a form of patronage. I feel really sad that in mainland you can only protest against the French and Japanese governments, but no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t all. I was in France two weeks ago, and people kept asking me my opinion towards the Olympics as a chinese student.I was really impressed that French citizens genuinely care about other people in the world, they did not protest against china merely because china pissed them off, but they stand with what they believe to be right, just like they were against the Iraqi war in the UN. I hope in the near future Chinese people can freely express their discontent to their own government, and truly engaged in dialogs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rather than having protests because of shallow nationalism.

And I think CUHK journalism is still better. The international exposure in HKU journalism programme is really tempting, but for me, CUHK just looks more like a university with the environment for nurturing intellectuals.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blogspot 唔係比中國GFWo左o既咩?

我好大膽講句...好明顯係賣花讚花香...不過又真係好Blog渦 =P

co said...

Hi Leona, I just started reading your blog and absolutely love your writing and the materials.

This post on 李文凱 and 網絡暴力 reminds me of an incident in China from a while back that you have probably heard about. I think it went like this: a man in a China was discovered to be having an affair with a woman, and the woman's husband posted the story on a newsgroup along with the man's full name and home address. The husband incited the internet audience to seek vengeance for him. Not only did「文革體文章」begin appearing on the internet about this man, costing him his job and reputation, he and his family were harassed physically as well.

Back then, upon reading about this news, I went into a panic. My parents had suffered a lot during 文革, and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handover, I became afraid. I am sorry to be a bit off topic at this point, but I just want to say that, this incident about 王千源 also terrifies me. As a 留美學生 myself, I cannot phantom being prosecuted by people from my own country for having my opinions here in the US, especially when we are taught, asked, and encouraged to have and express our opinions in the US. I really feel for 王千源 and her family... I think at Duke, 王千源 felt safe to express her opinions. She just didn't know that the danger would come from the other side of the globe. (And people accuse 留美學生 of not going back to China??? Com'on!)

Even on facebook, I am seeing an increased number of patriotic groups created by teenagers for China where they express very radical opinions... and hatred. Chinese, domestic or overseas, seem to make homogeneity in ideology a requirement for patriotism. I am generalizing, but I am getting this feeling that 李文凱說的「具中國特色」的網絡暴力 is happening everywhere, everyday, in big doses like the 王千源 incident or in small doses like FB groups and the millions of newsgroups everywhere.

The bottom line, I hear 文革, and my hands start shaking. I am probably paranoid, but this is the kind of stuff that keeps me awake at night.

Sorry for such a long message...! Just wanted to share!

hystericireul said...

近日blogspot可從內地登上,至於是長久政策還是「小陽春」則不得而知......

實在很諷刺...... 中共越禁言論,其實越顯出他膽小,怕一開言禁便招架不住。

實在有點悲哀。

connie said...

no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information, propagandic education and media are certainly causes of nationalistic furore. But there are also deeper ones: the damage to the cultural roots and ethical compass and not the least the humiliation and sufferings in the past 100/200 years.

All these corosion will take years to undo. We can just hope to have time on our side.

"小妹妹" - well, Leona, you are not that old la :P

dbdb said...

上個月聽神父講道,他的話一直留在我心中(神父不是針對這題目的),我覺得這話在我來說,幾能回應

「為什麼中國人特別容易被煽動?」

神父說:真亦假時假亦真....你覺得真咩?假果喎;你覺得假咩,真果喎!

唔知係唔係失去了辨別的力量呢?想辨別都無法辨別!

Anonymous said...

Leona,

如果我告訴妳,東方人重感覺多於證據,又有何看法(因為大前研一的質問力有提及過):)

Daniel.

VC said...

"「為什麼中國人特別容易被煽動?」"
這問題有問題。

我不同意"中國人特別容易被煽動"。

提出有問題的問題的可能原因是:
1.大家都是中國人,小事變大事;
2.中國人多,小事乘大量便可觀。

陳大文 部落 said...

Leona 這篇文章,可觀性其實相當高,如果把這文章仔細閱讀,自會明白。


講者李文凱首先指出了中國民間言論現存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網絡平台既方便又具有力量,但當中也出現言論理性和是否被誤用的灰色地帶。


另,李文凱以革命熱血和革命引申的思想扭曲,來說明近期出現的網絡憤青問題,是值得國內以至香港人民深思的。


而 leona 向李文凱詢問向 ET 報社投稿,李氏說【我們是不能向境外媒體供稿的!這是有限制的。】,Leona 的提問帶出了一個重要訊息,就是國內現時的言論自由問題。也許筆者是有心思把這論點,以提問對答方式道出,並由來自國內的媒體人表述。這並不代表筆者是(不知國情),而在下也不認為筆者真是完全不知國情。


在言論自由上,縱使香港尚有不足,但比起國內,已是幸運多了。反觀近日香港網絡上,也有出現思想扭曲類似革命批鬥式的言論,在這(自稱) 國際都會裡,也令人難以理解。


題外話,在會場中,有讀者對 Leona 這部落表示讚賞,我個人認為是實致名歸。事實上她的文章,可觀和思考性相當高,有人、或許多人表示稱贊,是正常不過。

VC said...

"反觀近日香港網絡上,也有出現思想扭曲類似革命批鬥式的言論,在這(自稱) 國際都會裡,也令人難以理解。"

陳大文, 以你對"反反建制"言論的激烈反感反應,我難以理解你的難以理解。

Leona said...

涼瓜牛肉:
嘩嘩嘩,你比我我還誇張呢
我那些IT朋友,每每想著如何改變世界,才不值得為我這個blog花時間呢
何況,鍍了金邊也不會使之更好看,低調些好

世澤:
醜是出了,幸虧不是「當眾」--我私底下問他的
好在他不寫博客,不必擔心被他揚出來,哈哈哈

estella:
我理解你的擔憂
過去我經常單獨往返國內,但並不特別感到恐懼;她畢竟在一步一步前進,還需要一點時間吧

Galileo:
學系猛人多,自然就有人送錢的了

cl:
你的論點我大部份都同意
但若中國人容易被煸動(i.e.王千源事件)是因為缺乏言論自由的話,那怎麼解釋同類事件也不時發生在香港?

但你說的缺乏國際視野的確是個問題--這也是港人相對內地生,其中一個碩果尚存的優勢

暗黑的卡夫卡:
我有年青漂亮的女讀者啊,親愛的,你一定妒忌死了

co:
謝謝你留言
你沒有離題;相反,你所表達的震駕和心寒,亦正是令李文凱憂心忡忡的地方--他本來不相信像文革這樣的事件會發生的,現在他不得不信了...
這到底是不是中國人的劣根性?
我仍記得中二看陳若曦的《文革雜憶》時那種恐懼,希望這永不再發生

hystericireul:
(每次寫你名字時都怕串錯字...)
悲哀的不但是中共,更是中國人
網上夠開放了,卻出現王千源這樣的事,你說如何是好

connie:
同意同意
但這幾十年來香港的文化傳承還算比較好的了,為什麼類似事件也會在香港發生?

哎呀呀,比起才二十出頭的少女,想不認老都不行
記得大學時在電台兼職,遇上毛孟靜,我跟別人叫她「姐姐」,她誇張地說,小妹妹,我當你媽媽都夠資格了
當時愣住不知如何反應
現在開始明白了

dbdb:
你是說中國人比較不理性,不辨是非?

daniel:
對,所以比較意氣用事

vc:
雖然"多麼小的事乘以十三億都是大事",但人多不能完全解釋一些網上排山倒海的攻擊

陳大文:
謝謝你這麼用心看拙文
=)
其實我都是拾人牙慧多,寫偶遇小妹妹那段,純粹想令卡夫卡妒忌而已,嘿

kallman said...

中國人易於被煽動,只因他們只能看到事實的一少部份--電視、報章、網絡都是如此。倘若讓他們從小開始便知道一些建制以外的聲音,好讓思想能全面一點,便不易被煽動了。

VC said...

"網上排山倒海的攻擊"不代表甚麼,

如果以香港網民言論代表香港人,...!

再者,無論Google甚麼,簡體字結果也是"排山倒海"的。

又或者試想想香港美國德國日本菲律賓人有多難被煽動?

Galileo said...

有空讀讀大陸學生的歷史課本,就知道狼奶所言非虛。

雖然打倒美帝資本主義也不錯,但整套Ideology根本是教學生去恨,不是去擁抱包容,整天說傷害感情,這種感情也很廉價。

對於專制政權而言,要鞏固其合法性最長遠做法自然是令人感覺它合法合理,隔絕干擾,古巴北韓如是;最快捷做法是令你生活足,卻忘了打倒孔家店前,原來孔子說會知榮辱。結果是只知榮不知辱,自找煩惱。

說人家圍堵中國前,也真要檢討一下官員及人民的言行;至於甚麼也是中國固有領土,那位港大哲學女生沒錯,一數下來土耳其越南韓國也是...

鄧景 (hystericireul) said...

Then you may call me 鄧景。

我倒認同你下面的人說的,中國人看來易於煽動,原因之一還是資訊不夠流通,看(接觸)得偏自然看(看法)也偏。

另外,中國靠經濟在世界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一洗幾百年來的鬰氣,現在自然更容易激怒,自然容易煽動。

說到王千源事件,固然是一樁悲劇,但是我覺得中國邁向自由的過程中那是必不可少,即使在發達地區,這種網絡恐嚇以致由此生的實際行動也不少。

我常想,既然說「自古領土」不足以解釋主權,那麼是否也不應用以解釋成為「獨立」的理據?如果要點在於「人民自決」,那麼「自決」的條件是甚麼?達到一個怎樣的程度才應讓人民自決?這是我在面對別人談到「民族自決」時腦中浮現的問題。

Perennial_Loser said...

鄧兄:

我諗關於「自古領土」呢樣嘢,響西藏呢個 case 上面嘅問題唔在於佢用呢樣嘢 claim 主權,而係在於中國冇充分條件去用呢個理由。套土地/物業法嘅規矩,中國係冇辦法響西藏 prove 到一個 perfectly unencumbered 嘅 good title,先至搞成咁。所以問題唔係「自古領土」呢個概念,而係佢 justify 唔到呢個 claim。

芸生 said...

"次由傳遞聖火所引起的一系列青年「愛國」活動,以及「網媒」(網上媒體)的力量。"

剛想就此題目搞個專題,看來遲了幾步。

Leona said...

kallman / vc / Galileo / 鄧景(好嘢不用再怕串錯字) / Perenniel_loser(請問你有比較user-friendly的外號否?):

(1)很同意偏執的資訊吸收使人的看法也出現偏執
但我念念不忘李文凱提到"為什麼中國人那麼容易被煽動"時那副憂心忡忡的表情
我在想:是不是中國人某種性格弱點作祟?莫非官話沒講錯--我們的感情真是特別脆弱的?

(2)說到主權問題,我覺得鄧兄提的問題很valid
但這...這真不知從何說起了
是否在主權以下,一切(如:人民自決)都變了irrelevant?

芸生:
不遲不遲
這個專題值得搞

Kris said...

(搗亂)
呢位小妹妹(其實我係咪又要叫佢做姐姐?)話睇你blog,但咁耐都未蒲頭,好明顯係潛水怕屈機!

毛孟靜,叫毛姨姨咪得囉。

lol

VC said...

Kris, "看過" 可能是past tense. ha ha.

"最好的新聞系學生"那會怕屈機.

Florence said...

不敢評論中國人是否容易被煽動,只敢說不理性, 鐵板一塊或偏激的人不少, 我在sina那面談火炬,才被人說我是「思想沒靈魂的野孩子」

為甚麼會出現文革式批鬥文章? 而且好像不止中國有, 香港都有

Leona said...

Florence,同意,所以當有讀者提出很好的意見,道中國大陸是因為言論不夠開放以致容易被煽動時,我想不通那如何解釋這也會發生在香港。

對於批評與讚美,最佳的面對方法是寵辱不驚。

呢,即係對住VC和細路的你來我往,誓死唔會O哂嘴!
=)

希望你也別為了sina那邊的留言太上心。
祝後頸的小傷口快快痊癒。瘋言瘋語且莫理它,至緊要自己身體健康。

鄧景 said...

中國的情況是因為資訊不流通,所以觀點流於偏頗,單一,亦因此容易煽動。

香港的問題不是煽動,而是兩極化。那些認為火炬不值得重視,西藏人民應該自決,奧運由中國來搞是恥辱的人常自覺受人圍攻壓迫的同時,支持奧運,不希望奧運政治化得太深,希望國土完整的人不也給打成「土共」、「媚上」、「無恥」嗎?

如此則不是煽動問題,而是對立問題了。這得靠更長久的社會辯論來調和。

Eric Spanner said...

黎+黃:

要看看是甚麼話題。經過近170年的生活經驗和思想衝擊,華人在性、經濟制度、男女地位、倫理等已有甚多元的討論和實踐,然而在統一或民族尊嚴方面,能放鬆思考的較少(可能台灣的人數較多),固守唯一立場的人很多,甚至已道德化多年(如成為「中國人應有的責任」——從「你是不是中國人?」推演),不消說政權、教育或大人物的不時強調鼓吹。

還有,此話題的普遍撞擊尚未完成,細水長流的持續討論無從談起。周華山未做同志研究,未到雲南發展他的摩梭概念業務前,在八十年代給青文寫了一本書,書名好像是《先為人,再為中國人》,拆解批判民族和統一觀,現怕無甚人記得。而現跟老婆在挪威生活的鍾祖康,數年前在明報撰文論說台灣獨立權,被各界——包括吳康民和何俊仁等——強烈批評。更不消說,本地華文媒體對「分裂陣營」的報導:是敵人,但不會多說這些敵人怎麼想。那未必全歸自我審查,也可能是,很多華人愛統一。

明乎此,愛統一才是「人性」,才有「民族魂」,才好。而一旦你被認定是中國人,你該要自動波,不需多細思,便可馬上如此;要不然你就該受「民族紀律」制裁。

漢武帝時,有這麼一句話:犯強漢者,雖遠必誅。好些愛中國者今天也在用。但從加強、發展和延續如此愛中國觀考慮,多誅多恨,又能支撐多少年呢?

dbdb said...

李x杰有無罵国家?我話有,不過dull左好大個圈.......李大導同張大導有咩分別(大家一樣中國人喎).....

電影"命運自選台"有一幕已經幽了中國人一默,可能有太多悲情,所以,有領導人說"去中國化"其實是另有深意,絕對不是忘本,我反而欣賞dull左個圈的革新精神!

Eric Spanner said...

鄧景:多補充一點。本地政治討論往往流於應然呀,道德呀甚麼的,對方往往就被打成大逆不道。而看來也像有個陰影,持某種政見總有一天會如犯法般被制裁,不只是失掉社會影響力那麼簡單。


至於錢鋼,新文章可見此:
http://blog.donews.com/zegna/archive/2008/04/28/1283994.aspx
他來港時日也不短了,在港大工作也有數年。他另一本書《北洋海軍與李鴻章》也好看。

Leona said...

鄧景/Eric Spannder /dbdb:
朋友傳來兩篇文章,一篇是一個留學法國的中國學生李洹的演講稿,一篇來自董建華(先別皺眉)。

李洹同學在回應西藏問題時,對西方媒體的不實報道表現出包容,其理性值得憤青們學習:
http://chinese.people.com.cn/GB/42314/7140922.html

至於董先生,我覺得他擔當目前的崗位(something like 中美公關大員之類)比起當特首,勝任多了。
西藏今非昔比 事實勝雄辯

Leona said...

Eric Spanner:
好久不見了。
謝謝傳來錢綱的新文章,我有空會有看看。
他的《大清留美幼童》同樣好看。

看見像他這種謙恭和順又有勇氣的知識份子,使我對中國文人,又多了一點信心。

癲狗 said...

文章批鬥,玩煸動等可是"咱們"的強項...
上年有單係hamilton嘅,d中國學生吹哂雞同d鬼仔開片 ="= 爆哂血架
唔講人地學校,早日之嘛,我校mech eng有個試要重考, d同學係校內forum發表意見,卒之end up兩幫中國學生係個forum到對罵。講d嘢離譜到,真係影衰哂大家...

Leona said...

癲狗:

如果多d同學似你咁識諗就好啦
=)

Brian said...

Leona:

我剛剛寫了一篇有關世代交替的新文章,有時間請指教一下 :)

Leona said...

Brian:
收到你留言之前,已經把文章從友報上影印下來保存了
=)

我認為現在開始從政的新一代,其實十分"著數":
一來,外界對換代的呼聲日高,許多人對那些廿年都上不到位的第二梯隊感到厭倦(他們是最大犠牲者),"改變"/"新面孔"是他們最大的優勢

二來,正如你文章所述,一種新的世代論述正在形成(e.g.本土價值),這驅動了更多年青人投入其中,亦更容易打旗號招幕志同道合的支持者

相信未來的立會選舉,會有不少新面孔

又,有關香港政治的世代交替,報上討論極少,很高興你對此鍥而不捨,所以我從你較早前開始寫奧巴馬那篇已開始注意了
繼續努力!

Perennial_Loser said...

Leona:

用 initials 啦...我睇得明0架喇~

鄧兄:

我諗 Spanner 君第一個回應,某程度上可以答到你兩極化嘅問題。

如果將 Spanner 君嘅講法簡化一下 (希望我冇曲解),我會話你提到嘅兩極化只係表面,實質上仍然係一元。

姑且唔將我呢種「反華分子」嘅行為正當/正義化,但認真咁講除咗幾下「土共」、「媚上」、「無恥」咀砲之外,到底「反華分子」有幾「黃」幾「暴力」?

反之,鄧兄你提到「支持奧運/不希望奧運政治化得太深/希望國土完整」嘅人,有幾多個歸根結柢唔係「愛國」?再對照 Spanner 君所講,響華人社會「愛國」係一種「人性」,係「民族魂」,直頭係 intuitive 入血入骨嘅程度,唔准異議,再配合埋合法暴力(ie 政府)用行動打壓、制裁 (eg. 警察可以 preferential 咁教保火隊唔申報而聚眾活動,但就留難港大妹;國內人搞王千源起底,向人屋企潑屎,又或者係大模斯樣搞家樂福就唔在話下),交鋒雙方已經唔係簡單嘅對立,更加唔似可以「調和」嘅對立 - 一方比另一方大得太多、強硬太多 (講笑咁講:愛國人士可以制裁 CNN 制裁家樂福;我呢啲「反華分子」,又或者「台獨分子」、「達賴集團」又可以點制裁中國?),到底仲有幾多「調和」嘅空間?就當我唔同黃世澤兄或林忌兄,絕口唔講「土共」、「媚上」、「無恥」(又例如港大妹,佢有冇講呢幾個 terms?),你有冇信心愛國人士可以同樣做到呢一點?咁嘅情況,將雙方等量齊觀假設做 on equal footing,各打五十,我唔敢肯定真係公允或於事有補。

講真,如果真係堂堂正正,大家都有一定實力基礎嘅「對立」或「兩極化」,至少可以做到當年美蘇之間嗰隻恐怖平衡,雙方都叫做可以共存,門開一線仲有講數之日;但響華人社會講任何扯到愛唔愛國嘅嘢,真係連恐怖平衡都冇 - 所以好抱歉,小弟身為「反華分子」,厚面皮啲都要曲解一下「費厄潑賴」嘅精神,保衛一下一眾「團伙」嘅「暴力權利」。嘿嘿~

Eric Spanner said...

P_L:竊以為「愛國」之下,還是有些議題可以各顯神通的,但統一、領土、尊嚴一類,同質性,反彈力都很大。淡愛國或不表態,甚至「不愛國」也行,只要你不跟大隊「抬摃」(如長平或王同學?),沒被人家問到,也都沒人理你。

而現在集體表態的壓力應比三四十年前少,至少國家和旁支機構不會強制要每個人表態。

Eric Spanner said...

leona:兩篇都覽過了。

Brian said...

Leona你咁捧場,真係多謝哂,哈哈。

我覺得「世代交替」這個課題很有意思,希望稍後可以做一點這方面的學術研究,有機會也會多點在報章上寫相關的評論。

但我對香港新世代能否很快接班不是太樂觀。原因是香港的政制仍然是很封閉,政黨也沒有制度化的初選機制、只講論資排輩(奧巴馬挑戰希拉里的故事在香港不太可能發生),欠缺競爭令政壇很難出現新陳代謝。我稍後會再寫一篇文章分析這一點。

德州卡門 said...

我最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尤其兩個星期之前在華盛頓參加的一個大型會議上,聽了Harry Harding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教授提到,在美國,很多對中國的分析及評論都非常兩極化,所以當他或其他真正了解中國問題的學者要反駁一些論點時,很容易會被人說成"親中"或"反中".
這兩極化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但凡客觀的分析都傾向"悶蛋"及over-generalized, 讀者看完分析之後,都分不清筆者的立場. 所以一般媒體情願刊登明知是過份偏激的報導,以爭銷量.
我最近便有一個親身經驗: 上星期到一位朋友家作客,席上有兩位Political Science的教授(幸好她們都是教美國政治而不是中國研究專家),一位是美國人,另一位是馬來西亞華人. 美國教授問我:"你怎麼看最近的西藏事件?"
不知怎的,那一刻我突然覺得自己要為中國辯護,說:"這問題很難答. 一方面西方很少人真正理解西藏的主權問題,媒體的報導都針對中國,認為西藏應獨立,所以大眾對言問題的理解都是中國在"大蝦細"; 但另一方面,又有多少手持"Free Tibet"旗幟的人知道中央政府為西藏人民做的事(如廢除西藏宗教奉行的caste system)?"
說完以後,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太偏激,於是便沒有再說甚麼了.
唉, 是我太"容易被煸動"麼?

Martin Oei said...

德州卡門:

我建議你看看皇甫平為上海《財經》雜誌寫的文章,這篇文章我不完全同意周瑞金的意見,但有兩點他是一矢中的:

1. 改善藏民的生活也好,但藏民的精神生活呢?

2. 西藏容許清廷插手很多西藏事務,但清代不少皇帝對藏傳文化的了解和研究程度是痴迷級。

我們這堆香港,只看中國官方傳媒的二手資料,對西藏了解度不比西方好。

Leona said...

德州卡門:
我不覺得你「被煽動了」。
相反,我很理解你所說的話,覺得你很公道。
很同意你說,只要對中國問題稍為持平一點,就會被標籤成「親中」,只要對中國表示不滿,就可佔領道德高地。
這是那門子邏輯?

中國人是應該爭氣的。但現在的表現卻叫人笑話。如果真是泱泱大國,就應該有大國的氣度──「龍含海珠,游魚不顧」。

Perennial_Loser said...

德州兄、Leona:

談西藏,其實 caste system 是很吊詭的一環;中共治藏的經濟建設及廢除 caste system,沒錯是利矛一支,可以之攻西方的人權巨盾。

但反過來說,套用左派的「傳教士/文化帝國主義」理論及中國本身的「尊重主權」論述,中國之治藏與帝殖侵非(開化蠻荒也)、老美反回(傳揚民主也),豈不是一丘之貉?一樣難以自解。

martinoei said...

Leona:我給與給德州卡門同樣的忠告,看看皇甫平的文章才說吧。

我可以說,漢人同樣不了解西藏,做了很多傷害西藏的行為。

perennial_loser:請不要忘記,中國人最擅長雙重標準,完。

DVD-RW said...

都唔明仲有什麼好爭論,呢篇文包括網主立場,都已經好鮮明.

"只要對中國問題稍為持平一點,就會被標籤成「親中」,只要對中國表示不滿,就可佔領道德高地。這是那門子邏輯?"

呢d 係俾老細睇,唔係俾你地網友討論,網主立場經己好清楚,她沒有錯,只係你地以為真係可以討論,唔明白這個網既用途.

但網主係無錯的,因為她有權選擇開網用途.只係你地以為真係文章研討.

Leona said...

dvd-rw,嘩乜你份人講野咁架!

VC said...

dvd-rw, 你o甘既腦 都識字識用電腦,證明香港普及教育十分成功。

little Alex said...

其實我覺得中國人並不特別容易被煽動,至少不會比較法國 reign of terror、美國 mccarthyism、德國納粹黨等時代的人更加容易被煽動。。。只不過他們很努力地令到國家制度本身有 self-correcting mechanism,可以最後撥亂反正,而我們。。。唉。

Leona said...

little alex:
今天看了信報練乙錚一篇評論,聯想到你提及的"self-correcting mechanism"--
西方人傾向由制度上作出制衡,中國人呢,不以制度入手,喜歡講道理,例如勸人要寬容,要忍耐,要克制
所以說,很難講中國是否沒有"self correcting mechanism",大概是中西文化不同

little Alex said...

以我愚見,西方人不知是由於原罪的觀念,或實事求事的態度,已放棄改變人性,所以傾向於由制度上作出制衡,而我們中國人相信人性本善,所以認為只要循循善誘,已會令國家治理得好。

Leona said...

little Alex:
說得有道理。從執行層面來講,制度似乎比人性可靠。但兩者絕對可以互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