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0, 2008

Randy Pausch的最後一課

早兩天,特寫組的同事來到身旁,問我,這個禮拜的「五分鐘聽講座」有著落沒有?

我說沒有啊,還在頭痛呢。你有好介紹嗎?

她說,不如你去聽聽這位教授的「最後一課」。

Randy Pausch被診斷患上胰臟癌,危在旦夕。去年九月他在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發表演講前,醫生說他只剩下半年壽命。但他的講座沒有悲情,只有激情,當時就獲得四百多位觀眾一再起立鼓掌致敬,至今,這個76分鐘的片段已被瀏覽超過六百萬次。

本週二,《華爾街日報》的Jeff Zaslow與他合寫的新書《最後一課》(The Last Lecture)終於面世。出版社重鎚出擊,初版即印書四十萬冊,期望它會成為下一本Tuesdays with Morrie──該書已在全球賣了一千四百萬本。
在書商摩拳擦掌的同時,Pausch正在垂死掙扎。

我上網翻查這位Randy Pausch的演講片段、生平、相關媒體報導…然後,我被他徹底感動了。
這個演講,媲美Steve Jobs數年前在史丹福大學畢業禮上的演詞,也足以和Google李開復去年在香港發表的互相輝映,看畢令人激動不已。
但和後兩者不同的是,他已時日無多。

Pausch的講題是「Really Achieving Your Childhood Dreams」(真正實現你的童年夢現)。
他細數小時候種種天馬行空的願望:感受無重狀態、加入職業欖球隊、與《星空奇遇記》(Star Trek)的Captain Kirk見面、成為迪士尼的Imagineer…
令人驚訝的是,這些願望不管看起來多麼不切實際,他竟一一實現了。

當然,他沒有加入職業欖球隊;但他發現他得到的,比得不到的多。他因此意識到:

「Experience is what you get when you didn't get what you wanted.」

而在他發表了這個演講後不久,匹茲堡的欖球隊真的邀請他一同排練。他因此把最後一個童夢也實現了。

在尋夢的過程中,當然遇上重重挫折──他多次用上一睹厚牆來表達被阻擋的無奈──但他沒有被嚇退,反而另有體會: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for a reason. The brick walls are not there to keep us out.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to give us a chance to show how badly we want something. Because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to stop the people who don't want it badly enough. They are there to stop the other people.」

(相片來源:Randy Pausch演講圖片)

他在母校CMU教授電腦(他長於Virtual Reality的技術,善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設計了一個新課程,把五十名非本科生隨機組成四人小組,每兩週呈交作品和換組。第一次看到學生的作品時,他驚訝得目瞪口呆:太捧了。雖然只花了兩週時間,但學生們的功課猶如花了整個學期一樣。他幾乎想讓他們都拿A。

當時他經驗尚淺,於是向自己的老師求助(總不成都給A吧),老師想了一會兒,教他這樣向學生們說:你們都做得很好,但我相信你們下次可以做得更好

這番話引來哄堂大笑。但Pausch說,這話真的奏效,學生的水準真的一次比一次好,在期末時,這個課程已聲名大噪,不但吸引了學生的宿友和家長,連新科校長也來旁聽!
Pausch由此發現:

「You obviously don't know where the bar should be, and you're only going to do them a disservice by putting it anywhere.」

但我希望沒有刻薄的老闆會因為這句話而得逞。

他在CMU主持這個課程十年,並非順風順水(我想任何想開革創新的人,總會遇上許多因循者的阻攔吧)。演說期間,他穿上一件插滿箭的背心,這樣說:

「If you're going to do anything that pioneering you will get those arrows in the back, and you just have to put up with it. I mean everything that could go wrong did go wrong. But at the end of the day, a whole lot of people had a whole lot of fun.」

他初出茅廬時,發現一位院長總是針對一名學生,他告訴這位院長,即使押上自己的教席,也要保這個學生。這份擇善固執最終沒有白費──這些年裡,這位學生一直在他身邊,是他的得力左右手。他說,「Loyalty is a two way street.」
看到這段,我心中忍不住抽動了一下。

更令我感動的話在後面。話說當年他大學畢業,不知該繼續唸書還是應找一份工作,他的老師就給他說:

「Go get a Ph.D. Become a professor…because you're such a good salesman that any company that gets you is going to use you as a salesman. And you might as well be selling something worthwhile like education.」
因為這句話,他終生以教育為志。

看到這裡,我終於忍不住,把片段暫停,發了一個電郵給我中學的化學老師Paul Yip。我引述了這句話,然後說:

Paul, you are the best salesman I've ever encountered.

此刻我忽然領悟,這些年來是誰令我相信夢想,原來就是這位老師。年歲漸長,每感灰心,也是他令我知道: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Paul Yip教過四家中學,目前留在母校香港華仁。他的學生裡,比我優秀的大有人在,但我覺得,只要有一個人曾被我感動過,我就沒辜負Paul Yip的教導。因為他曾以身作則,用自己的生命感動我,而我未敢忘記。

我發現Randy Pausch的演講之所以如此動人,除了他的幽默與睿智外,更重要的是他滿懷感恩,即使對那些「不夠好」的人,他都包容。他說:

「wait long enough and people will surprise and impress you...when you're pissed off at somebody and you're angry at them, you just haven't given them enough time. Just give them a little more time and they will almost always impress you.」

他熱愛他所做的一切,心中有一把不熄的小火焰──不要小看它,只要有它在,就會把同類的人引到你身邊,使你不感寂寞。就像化學裡教的:like dissolves like。同類溶化同類。熱情感染熱情。這種力量使你在最困惑的環境下,身處蜚短流長,都可以坦然面對。

Pausch在演講尾聲介紹了許多曾和他並肩同行的人──家人、朋友、老師、同事、上司。他一一致謝。他說,

「You can't get there alone. People have to help you and I do believe in karma. I believe in paybacks. You get people to help you by telling the truth. Being earnest. I'll take an earnest people over a hip person every day, because hip is short term. Earnest is long term.」

他講完後,這些人也逐一上台,簡述他們和Pausch走過的路。我想引CMU校長Jerry Cohen的一段話:

大學準備建一座橋來紀念你,當將來的學生經過這兒時,他們會發現你的名字,他們不知你是誰,但會向知情的人詢問,我們會說,你不能親身接觸這位老師多麼遺憾,但你們仍會受到這位老師的感召。
他還打趣道,聽了你的演講後,我們甚至考慮要在橋的兩端加上一堵牆來紀念你。
Randy Pausch說,「最後一課」是為了他三個稚齡兒女而講的
(相片來源:The Pausch Family)


寫這文章時,我已把週六的「五分鐘聽講座」完成了。
在蒐集資料時,我驚訝地發現,香港傳媒對這件事的報導少如鳳毛鱗角。在wisers上,我鍵入Randy Pausch作出搜尋,一年內只有十來廿個結果。最早提及他的,應該是友報尹思哲的《案內人隨筆》

不明白為什麼香港的傳媒對這一感動了千萬人的故事不為所動。李開復去年十月在看了朋友傳送給他的片段後,在其博客上高度推薦,因此這演講迅速被配上中文字幕,在大中華遍地開花。

我也想借《最後一課》出版的機會,向讀者介紹這個人。我不知道上司會不會接受這樣的專欄內容(對於我的屢創新猶,他每每猶疑──慎重),但我決定說服他。
忘了嗎?
Brick walls are there for a reason...
:)

***

相關文章:
Steve Jobs
李開復
Paul Yip
Paul Yip之二

推薦連結:
Randy Pausch: Famous Last Words

(新鮮出爐。國際版同事給我捎來這個,內容摘錄自《The Last Lecture》,文中提到Pausch一度想拒絕作出是次演講,又憶述他追太太的故事──他太太Jai長得非常漂亮,在錄影中也有亮相。同樣笑中有淚。)

Randy Pausch's Home Page
(可從這裡下載演講片段,還有演說全文;備中文翻譯)

Randy Pausch's Update Page
(Pausch自行更新的近況。他曾說過「I'm dying and I'm having fun. And I'm going to keep having fun everyday I have left.」
看他的日誌你會發現他真的坐言起行,每天騎自行車練習、花許多時間和兒女在一起、推動癌症研究、與名人會面、甚至玩水肺潛水!看見他如此努力地活著,你再沒有抱怨的理由。)

案內人隨筆:快樂託孤
(可能是第一個撰文的本地傳媒)

李開復:引領你的一生
(熱情感染熱情。李開復原來和Randy Pausch是同年的CMU博士生,他本人的演講也十分有感染力,這文章書於看畢Pausch的演講後,更是打動人心。因為李開復,使Pausch的故事在大中華學子中輾轉相傳)

Jeff Zaslow from WSJ: A Beloved Professor Delivers a Lecture of Lifetime
(第一篇有關Randy Pausch「最後一課」的報導,在演講兩日後見報。該文章和附帶的五分鐘精華片段,刷新了wsj.com的瀏覽紀錄。因為它,才有其後的Oprah Winfrey等,令Randy Pausch於全美家傳戶曉。
出版社拉攏他倆撰書時,居然有抹黑指Zaslow想借此「發死人財」,說什麼記者怎會和受訪者做朋友之類,令Pausch不得不親自替他澄清──雖然還有陰謀論指Pausch本身沒有患癌。
關於類似的指控,我只能說:it takes one to spot one。)

李開復零六年於港大進行的演講:Wisdom of Choice

Steve Jobs Standford Commencement Speech 2005

35 comments:

怪人道格 said...

"我也想借《最後一課》出版的機會,向讀者介紹這個人。我不知道上司會不會接受這樣的專欄內容(對於我的屢創新猶,他每每猶疑──慎重),但我決定說服他。"

嗨...蠻長的一篇,但卻很有意義, 觸動人心. 謝謝.

你寫了這一篇,已能讓網上更多人知道,已踏出成功第一步了. 祝願你能踏多兩三步,文章在報章上見到.

陳大文 部落 said...

[ 他細數小時候種種天馬行空的願望 ]...

如果在香港,係唔得既,因為會被評為不實際...不腳踏實地...

Leona said...

怪人道格:
為敝報寫那篇比這個短多了,放心。
謝謝。

陳大文:
我希望用李開復與Randy Pausch的對話來答你:

““只有極端缺乏想像力的人才會把財富當作自己的童年夢想。”何況,研究結果告訴我們追尋你真正的夢想反而比追逐財富可能得到更多財富。”

這句來自李開復的網誌。
他倆另一共通之處,是從不限制孩子的興趣,任他們在牆上塗鴉。
我也慶幸父母從沒潑我冷水。
因此這個演講,值得父母們傳閱。

癲狗 said...

我媽之前逼我睇 = =

米生 said...

Randy Pausch已經係我偶像!

許港生 said...

如你所言,我想尹思哲應該是本地傳媒最早寫Randy Pausch的故事,因為記得他在去年十月的案內人隨筆中已寫過了。

不過,我卻是從Facebook上看到相關的影片(多謝米生),還寫了一篇Blog,想不到Leona妳在書本出版的日子再寫他,使我又多看了影片一次。

每看一次都依舊會被感動。

數數手指,十月到現在已足足半年了......

穿39號鞋的大頭妹 said...

實在十分感謝你的這篇文章分享。

當日要不是誤打誤撞地來到這個網誌,也不會有幸地看過一篇又一篇的精彩文章。

我也要感恩,在網絡世界認識你真是我的福氣。:)

wendy said...

你呢篇文好好睇呀=)多謝.

還記得那時看Mitch Albom的書哭過多少次, 可能, 這會是另一本讓我感動的書.

唉.當我和父母說著我的夢想時, 他們總好像覺得沒大可能般, 經常潑我冷水.
有d心灰意冷添.
的確, 有著會鼓勵你向著夢想進發的父母很難得!

michelle said...

Leona, 大頭妹: 我也覺得,誤打誤撞地能來到這個網誌,是我們的福氣。:)

Ms Money said...

花了兩小時看了極個lecture,非常感人,也獲益良多。

最高興見到的是,大家可以在 Randy 還健康的時候對他說出感謝的說話、肯定他的貢獻。

謝謝分享!

Anonymous said...

Leona,
Thanks for posting and sharing this wonderful message,now I have an urge to go and get his book.

Anonymous said...

Leona,

吾道不孤,任一匡前天也表述了陳大文的問題.

http://penandsky.blogspot.com/2008/04/blog-post_10.html

Daniel.

Lo哥 said...

精髓 : 唔好做 "the other people".

Leona said...

癲狗:
Auntie好野!
怪唔之得佢捨得送你去外國讀書。

Hi 米生:
Randy Pausch一度想推卻這個演講,但一想到將來沒機會見到孩子長大、想為他們留下說話時,就找到動力寫下這篇偉大的演講。
可見孩子雖然弱小,但對大人來說,卻力大無窮。
你初為人父,想必亦深有體會吧。
遲了給你說聲恭喜,現在補番(噢,你的blog成了invitation only...)。

港生港生:
我是說對這個演講早有印象,卻想不起在哪裏看過,原來是你!!
是,已經半年。你可以上Randy Pausch的日誌,會看到他活過半年後,拿著NYT時那種喜悅──他又小勝了一仗。

大頭妹:
我也要感謝你,把卓韻芝和杜汶澤的網誌介紹給我。
在網絡上遇見你,對我來說,何嘗不是美事?

Wendy,
父母成長的世界和我們很不一樣,也難怪他們會如此反應。但不要灰心,只要心中有一點小火焰,就會引領你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我今午在中環已看到這本書了。是原lecture的延長版,很好看。

michelle:
等我轉頭比我老細個email你,你到時係佢面前再讚一次吖。
=p

Ms Money:
"大家可以在 Randy 還健康的時候對他說出感謝的說話、肯定他的貢獻"
你這話說得真好!
因此我們更加珍惜現在所有,該感謝時不要錯過。

Dear Anon:
go get the book. you will surely like it.
I think my writing is too lengthy. His lecture / book is more worth taking your time.

Daniel:
任生講D野好深下。

lo哥:
對。
Randy Pausch說他回憶自己最獨特之處,正是他原來一直堅持童年的夢,而今天的成就,都可從那些夢中找到端倪。他因此強調人不要放棄夢想。

阿中 said...

It's ironic that you tagged this "celebrity". Yes, we need more of these beautiful people as our celebrities :)

Leona said...

阿中:
Perhaps the term "celebrity" shouldn't confine to famous people from show biz only.
=)

Anonymous said...

Leona said...
Daniel:
任生講D野好深下。

這是思想大提速的好機會啊:)

Daniel.

CR said...

Randy Pausch 在去年12月接受名咀Oprah的訪問, 並在節目上重上"最後一課".

本人有機會為該節目負責字幕翻譯的工作, 看到最後一幕, 他說, 這一課是為了三名孩子而寫的時候, 我忍不住哭了出來. 而這一集節目, 亦是我自覺翻譯得最好的一次.

容許我賣一句廣告, Oprah Show有時"很商業", 但是出發點還是鼓勵大家積極和健康地生活. 每次為這節目做翻譯, 總是滿有得著的交貨.

cr said...

還想說多一句.

今天在辦公室受了點氣, 不開心. 想起了Randy Pausch的話. 他說: 投訴及發牢騷, 無助解決問題... 你可以選擇用有限的時間, 精力和心神, 投訴這個那個, 或者你可以全情投入, 相信這樣對你長遠發展更有幫助.

雖然情緒沒有即時由谷底反彈, 但是, 有這些話鼓勵一下, 還是好的.

wan_siu said...

生命的意義只有當人接近死亡最近的時候才能體會得到,一個健康的人就算如何去想,也總沒有快死去的人對生命完結的另一番體會,他們的看透塵世的目光是你和我們這些健康之人所沒有的,但願身邊各位都身體健康。

martinoei said...

Leona:

為何香港傳媒人不介紹這本書,因為香港人再沒有人熱情與赤子之心。正如程翔,有些xyz還在抹黑他,他是香港少數有Pausch所講夢想的人,這種人才是勇不可擋。

妳介紹這本書,查實令我對某些事茅塞頓開。

我還是一個會追求夢想,試圖爬過高牆的那個人,我寫評論是我童年的夢想之一。

我最初與我前女友一齊,很大程度因為她與我分享夢想,我會幫她實現夢想。但當她沒有夢時,很多動力會因此失去。

童年夢想,是人生的火車頭。

Leona said...

CR:
謝謝你曾用心地為觀眾做了這麼一件事。
=)
這幾天由於寫Randy Pausch的故事,也令我看開了許多事。我想這就是他偉大之處吧。

wan_siu:
也可以這樣說。
Steve Jobs在史丹福演講時,也曾憶起自己戰勝癌症的經過。
他因此教學生要時時這樣問自己:如果明天就要辭世,今天做的事仍是我想做的嗎?
在生死關頭,你才會領悟什麼才最重要。

世澤:
除了前女友,你仍可以幫許多人圓夢的。

michelle said...

leona: 未收到你的email 啊,不過也不要緊了,把你的blog給他看,精明的老板自然會看得到 ;) 書寫進度如何 ;?

behappy said...

很有意思,謝謝你的分享 :)
(從糖那邊連過來的)

Leona said...

michelle:
真的把老細的email給你呀,我怕老細誤讀了,話我正經事不做,成日掛住上網。嘻嘻。
寫書──好勁呀我,第三章今天應該可以完成了!

behappy:
謝謝。我寫得太冗長,不知多趕客。
=)

蓉蓉 said...

Leona,

我把Last Lecture中某些句子與我公司的同事互勉,工作上總有很多阻滯,我們常埋怨別人沒体諒我們的處境,實質可能是我們沒有對想要的東西,"want it badly"。只是我們要爭取的慾望不夠大;又或是對別人不夠体諒。

與MBA的同學分享,有同學說老早她巳經上網看了,並且告之更多資料,相信Randy Pausch巳不知不覺間成為許多人心目中的英雄。

Leona said...

蓉蓉:
是的,Randy Pausch其實早就家傳戶曉,原來去年十月我就從別人的博上看到,只是當時沒有細聽last lecture的內容,要不一定早作介紹。
今趁他的書出版,希望能引起一些注意。

蓉蓉 said...

Leona,

妳寫了和分享了一篇很好的文章。謝謝。最近我因常在外地出差,沒機會多看妳的博客,回來看了這篇,很喜歡,請繼續努力!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Thanks for picking this up...I read this from 許港生 a few months ago, yet not many in hk blogger ring seems to notice.

And when you write about this now...people responded! It proves again that you do have the power to inspire! You are really good at what you are doing you know...=)

Pardon my English input...websnakeing lol

Leona said...

暗黑的卡夫卡:
"you are really good at what you are doing" - so are you!
你唱歌真的好好聽=)

至於這篇文章,我相信若你有空你也會寫。
空前的反應,是給Randy Pausch的,不是給我的。
何況,我叨尹思哲的光了。

筱榛 said...

你寫得好好~~~

之前睇報紙聽說過 Randy 的事...今天在另一個學英文的專欄介紹..

看過他的VIDEO 後真的很touching..

Leona said...

筱榛:
(名字好特別)
學英文...可以去看看他的新書
很好看

謝謝捧場!

Anonymous said...

Prof. Pausch just passed away last night. RIP.

ivy

Yifei said...

Hi,Leona,thanks for sharing this article.I come across this article by accident,I read it throughly and then I watched "The last lecture" till now,I felt really touched,I know it has been a long time till now,but it still gives me a lot of things.My name is levi,I am a sophomore studying in Beijing now.I like your article very much.I'd like to quote this"Rendy was gone,but he still lives in our heart"...My email is liyfworld@gmail.com I wanna be your net friend can I?waiting for your reply

Leona said...

Yifei,

It's good to know you.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words.
It's my honour if you quote my work. Sure. Let's keep in tou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