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01, 2008

轉話題

不得不轉話題了。因為上一篇文章引來太多高手,他們出手快狠準勁,發過來的球我快接不住了(笑)。

我這人是有點寧缺勿濫的。
寫blog以來底線之一,是不為了維持貨源而寫一些無謂的事(上班已經做得太多),不傷春悲秋(騙取別人同情十分可恥),不寫人家看不明白的故作高深的文字(這一句夠冗長了吧。你看,你已不滿了)。
我也不大想談我的工作(枯橾無比)、我自己(單調乏味)、我的貓(可愛教主──僅對我而言)──幹嗎要逼你看這些?
七除八扣下,可以談的原來不多。
究竟這幾天我思考過什麼題目呢?
主要有這些:

《一百萬人的故事》
播映之前碰巧和幾個樂施會的朋友見面,說起這個節目他們表現得很是興奮,希望可以喚起社會的關注。我也十分期待。

結果真的吹皺一池春水,卻是劣評如潮。
工作時間關係我從未看過此節目,不好妄下判斷,昨日特意上You Tube重溫所有片段,感覺並不差。
藝人們「何不食肉糜」的表現雖然有待改善,但整體卻是誠意之作。
香港人真的很有性格,要麼不做,要做卻想一步登天,動輒和世界標準比試。
不要太苛刻。你怎麼能期望從不參與此類節目的無線電視娛樂新聞台及紅星們,一拍就拍一套The Inconvenient Truth或The 11th Hour出來?

陳志雲的旁白偶然有點過火,但真的不算催淚,其文字相當平實──許多大報的頭條比它更煽情。負責撰寫的除了監製余詠珊外,就是資深傳媒人杜之克──小樺稱他為「良心中產」,是個有心人。

要知道,節目要打動的,不止你我,最重要的是喚起官員的鐵石心腸──貧窮不是一堆堆數字,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故事。憑這點,我會筆下留情。

***

《羊狼一世》的爸爸

從近來很受歡迎的博客新手Eliza那裏看到這個故事:失聰年青女孩一時看不開,離開了世界,爸爸接手了她的網誌,每天給她一封信。他想像女兒只是到了另一個地方,信裏盡是無限的叮嚀。回憶女兒的聰穎乖巧令他老懷安慰,但一想到女兒吃苦的一生就悲從中來…

真是一字一淚。

我是抑鬱症的過來人,字裏行間我相信女孩應該也是這個問題,並非「唔開心」、「感到受歧視」那麼簡單。她試過出門前要媽媽抱,又要爸爸握著她的手因為覺得冷…那是心中感到無比蒼涼和絕望、長時間情緒低落的表現。

我明白,因為我試過。抑鬱的日子極其痛苦,可以說比死更難受,所以一定要對抑鬱症加以正視。
那絕不是食蕉/做運動/睡覺/吃朱古力/針灸/浸溫泉/做Facial/減肥/見朋友/祈禱/拜神…可以解決的。
有需要時應服食血清素輔助藥物,或致電中大的健康情緒中心,即使一時安排不了治療,他們可以提供一份接受過情緒病訓練的家庭醫生名單,興許可以幫忙。

***

除了以上兩個題目,當然也有些其他的,但都十分支離破碎,理不出頭緒,就作罷了。
我還想告訴那個壞男人我仍十分想念他、反駁一個女博客對我作出的不實指控、為奧巴馬拉票、替龔耀輝助選…
罷罷,都不是時候。寫好書再說。其他一切都是secondary。

2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想念那個壞人就去找他吧?!

嘿嘿,是孫柏文了吧!

Anonymous said...

得不到那個壞男人,你才會如此想念他吧?

但壞男人還是少掂為妙,犯不著花寶貴的青春在他身上。亦不必奢望壞男人會得為你而改變,否則他成不了壞男人。

wan_siu said...

我想《一百萬人的故事》想打動我們,是不會有任何作用的,香港人太善忘,這個時刻的確是成為了一個話題,但是節目一完,這批被社會遺忘的人,依舊被遺忘。
和朋友討論後,得出結果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政府,會用大量資源去保障有錢人,但對貧窮人士的福利是並不重視。事實上現在香港政府首要的是重整香港的經濟,因此他們暫時放下對貧窮人士的救助是一早已經預左,我們並沒有怪責他們亦無能為力。
香港不是只有貧窮問題,青少年問題亦十分重要,政府投放太少資源落社會福利上面。
面對種種社會問題,其實想幫都幫唔到,太多爭取的個人利益,太少爭取社群利益。
社福界一直是我想做的一個行業,奈何學識問題,空有一股理想也沒有用,只有向現實低頭。
p.s.《一百萬人的故事》用意是好,但是明星們的過火表現事實上是影響了該節目的成效,真實一點不要再用誇張手法去講這些了。算了吧,我不想亦不希望這些人再被利用作為收視的工具,陳志雲先生請你放過他們吧!

穿39號鞋的大頭妹 said...

關於一百萬人的故事,杜汶澤那兒也有提起,意見都算中肯。

你想寫你的私人事件,為何不可呢?網誌雖然有很多人看,但原意也是為自己找個發洩的地方,不是嗎? 喜歡看的當然高興,不喜歡看的也沒法子,請不必想太多啊。你高興寫甚麼就寫甚麼吧。你怎知道人們不愛看你無聊的日常生活或枯橾無比的工作情況? :)

incomplete said...

"一百萭人的故事" 這個節目, 如果陰謀論一點說, 它可能會為某(些)人或某傳媒機構帶來獎項或利益, 人們可儘管猜度; 但事實上它確能引起社會上的關注, 這點是無可厚非的; 觀其年中不小慈善騷, 那些捐出巨款的總理們, 也可以被批評為沽名釣譽, 為什麼還要年復年去舉辦呢, 主要是這些節目本身的存在價值和作用, 如果站出來做善事都要怕人言可畏, 試問誰還願意去做呀, 批評別人容易, 希望大家不要本末倒置, 形式上的瑕疵, 可盡量包容便包容罷, 盼大家能留手下留情啦...

kallman said...

對一百萬人的故事,自己雖然有看,倒沒甚麼感覺…或許,早就認為,這些節目,不可能對社會有甚麼大改變。如果政府要關注的話,每天發生的悲劇、每個週日的示威,都足以令他們留意到了。

說實在點,對於貧富懸殊,單憑政府,其實做不了甚麼。一個這麼細小的地方,又沒有本事去承受年年財赤的風險去實行福利主義,對低下層的保障,實在有太多限制。只怪香港是被大商家壟斷,低下層只有被剝削的份兒。

以前,對最低工資這種違反資本主義的主張,自己都不太贊成;但最近,看過太多節目,見到太多窮人,我對此,不能不同意了…只希望下一次再有類似節目時,請尊貴的立法會議員(尤其是自x黨的議員)當主持,讓他們明白甚麼是窮…

kallman said...

另,羊狼一世,令我想起多年前看過的阿咩吉場,一樣的感人…當年令我幾乎哭了…

Martin Oei said...

我的個人意見,與其最低工資,不如最低生活保障制。當然,如果真的要實施最低工資,不要不倫不類,不如與歐盟的看齊。

也是路過 said...

原來Leona也有看羊狼的博客嗎?

老實說,我覺得其家人的做法(註1)很過分。正所謂「屍骨未寒」,blog的「經營權」就被奪走了。跟朋友討論過,甚至有人以為這屬於「私產」,可以「繼承」的呢。雖然有人(不是我)在那裡講了句公道話,可惜沒甚麼效果。

註1:
「感謝 Sina Blog 編輯部給我們羊狼的 login & pw, 讓我們可以將這個 blog 經營下去.」
http://contact_ching.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041913

註2:
「如果真是愛、尊重羊狼二世的,請開一個新 blog。
這是她的心血,我相信就算她不反對你們這樣『經營下去』,心底裡還是希望她的 blog 記下自己的文字。」(第六個「路過」的留言,http://contact_ching.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075543)

Anonymous said...

Leona,

一百萬人的故事?很難處理的題材,發問方面是出了極大錯誤~~~~~~:(

而在政治層面而言,最低工資如箭在弦......

Daniel.

鄧景 said...

香港人的特性,是凡事都要批評一下,往往因小失大,只看瑕疵而不看瑜輝。

一百萬人的故事縱使在表達手法上有可進步的空間,終究是走了寶貴的第一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這第一步無疑是可貴的。

有云陳志雲上鏡太多叫人生厭,反過來說,他出現在節目中不是代表他也很重視這個節目嗎?

正因為香港人都慣於麻木,所以這類節目才應該一再給提起。情況就像爭取普選,每次遊行大概都喚不起多少關注,但正因如此才更應該多多舉辦。

最低工資在學理上絕對是有缺憾的,自由市場下工資自然是雙方議價的成果,確切反映了勞工的金錢價值,最低工資不會平白讓人升值,不到這個「值」的勞工自然給淘汰造成失業。

問題是,當香港的商家和資本家已經去到一個毫無人性的地步時,這些學理還應否堅持下去?當香港人竟然可以訂下規矩,員工與人攀談多於三句即扣薪,同時追求自身最大的利益,有福自己享,有難別人當,自己賺得再多也不跟員工分享時,這個率獸食人的香港,是否需要一點改變?

正如林行止早前評論國際糧價問題時指出,絕對的資本主義和放任主義,不一定能解決人世的問題,對比冷冰冰的數字和理論,社會是否應該多一點人性和溫情?尤其是當我們再不能在商家、資本家身上找到一絲一點人性的時候。

再者,政府早前已經「畀足面」,商人還要有持無恐地壓搾員工,如此賤格,迫人立法最低工資,怨誰來著?

Perennial_Loser said...

《一百萬人的故事》之前在收費台看過一下;明星們的表現是有點奇怪,志雲大師的表演慾也真是太旺盛了一點。不過能夠提一下貧窮問題,總是有益。

這次要同意鄧兄一下...其實自由放任這一套走到今天,已有 Social Darwinism 的跡象。落得如此田地,還是要放任下去的「既得利益者」(本來不想說得太左,但似乎沒其他用詞更貼切)便要有心理準備給人「革命」 - 弱肉強食到了底,「豪奪」與「巧取」誰也不比誰道德,「打砸搶」自然合理之至。

華人社會中的土豪劣紳橫行了一兩千年,老共革不了彼輩的命,反而沉瀣一氣;香港那一群,則以「合法」、「食腦」、「唔見血」自行開脫,為所欲為。想起尊尼陳、哥頓胡、肥仔張一輩咀臉舉措,鄧兄所言,已是客氣之至;兇惡一點,某日黃巢李自成再現江湖,「大浪淘沙」破罐破摔,陳胡張之類哭爹喊娘綑著暴民一起掉進絞肉機裡,相信不少暴民同歸於盡之餘也會「死得眼閉」。

黃巢李自成與老共們,可不是太平無事從天上掉下來的;天災人禍一出,引爆火藥,誰也保證不了甚麼。全碗端去一滴不剩還要說風涼話的,應該有點心理準備,「出得嚟行,預咗要還」。

Leona said...

anon#1:
我還說要「為奧巴馬拉票、替龔耀輝助選」呢,難道這也當真?
哈哈哈…

anon#2:
壞男人最大的優點是打正旗號表示自己不是好人,對他有過分的期望(e.g.以為他會變好/對女人不會毛手毛腳etc.)徒顯個人的無知。
我還沒笨到這個地步。

wan_siu:
香港人的確善忘,但不代表這些事不應被提起。
點滴之水,可以穿石。

大頭妹:
看了杜汶澤的文章啦。就是喜歡他直腸直肚。

不想寫有關個人的事,倒不是私隱的問題,而是真的覺得自己乏善足陳。
當然,遇上合適的題目(如這個),當然可以一寫。

如果你不嫌悶,以後也可酙量多寫,到時你咪呻呀!

Incomplete:
如果要說陰謀論,還可以說成「為最低工資鳴鑼開路」,「為特首後選人造勢」呢。
動機論最不可靠。

我記得你曾在李菁網誌上的留言。你真是個有心人。

Kallman:
「自由黨」──你一語中的!
建制派中,這個富貴黨最不思進取。

說起「羊狼二世」,唉,我是被她爸爸感動的。天下間真的沒有比這更悲痛的事了。

世澤:
可最低工資已經箭在弦上了。

也是路過:
Um...我倒覺得,如果認為連家人也不應插手的話,那其他人更不應插咀了。

Daniel:
題材的確難處理;其志可嘉。

鄧景/PL:
好說好說。我正好也看了林行止那篇講糧價的文章,對他未段提到寫政經評論、擁抱資本主義卅餘年來的覺悟,很是感慨。

你們都說得很對。在香港這個幾乎全世界最自由的市場,聰明的商人無所不用其極、巧取豪奪、佔盡優勢,誰替弱勢社群出一分力?

我們這些凡人有這樣的想法不足為奇;林行止先生作為香港最擁護自由市場的人,也有這樣的反省,難得。更應受到重視。

martinoei said...

所以我最近發現自己在多個問題上,簡直無法同意香港主流看法,不論最低工資、北京奧運聖火、以至西藏問題。

最低工資如箭在弦,難道梁振英一人的長官意志,加上煽情報導就要實施一個根本對窮人有害的政策?

當然,有人想去死,沒理由去阻止他。

Anonymous said...

martinoei said...
所以我最近發現自己在多個問題上,簡直無法同意香港主流看法,不論最低工資、北京奧運聖火、以至西藏問題。

最低工資如箭在弦,難道梁振英一人的長官意志,加上煽情報導就要實施一個根本對窮人有害的政策?

當然,有人想去死,沒理由去阻止他。

這可不用怕,所有事情也是物極必反,法國的情況是好例子.但,香港如果現在不實行最低工資,政府一定死先,哈!:)

Daniel.

said...

明知不受歡迎,但確有點不吐不快。

討論最低工資,不是討論應否扶助貧弱,而是最低工資能否扶助貧弱。最低工資不同增加福利,不是重新分配財富的零和遊戲,而是價格管制的雙輸遊戲;最低工資不單限制僱主必須以某一工資聘用員工,更是限制所有員工以較低工資爭取工作。我們管得了工資、便管不了工作機會。

借用鄧景君之言,"問題是,當香港的商家和資本家已經去到一個毫無人性的地步時,這些學理還應否堅持下去?"。要知道鄧君所說的學理,不是一種意識形態或是價值觀,而是一種因果推論!假如看見一女子衣衫著火,身旁男士當然不應堅持甚麼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而見死不救,但是我們總不能高呼"火已燒身,這些火水會助燃的道理還應否堅持下去﹖",然後用火水救火吧!

大部分反對工資的論者,他們其實都是為低下階層憂心。我們可以從支持反對兩者論據討論,但以市民對於貧困人士的關切而支持最低工資,的確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方向。

鄧景 said...

那是否可以考慮負入息稅/ 低收入津貼,或者加強勞工的集體談判權/ 罷工權,藉此提升他們的議價能力,期望達致更合理的工資水平呢?

Leona said...

明,誰說你不受歡迎了?
放心說,沒關係

但鄧兄談及那篇林行止的文章,你真是可以一看的

said...

鄧景君,負入息稅的確較為可取,首先其不會直接干預價格,更重要的是不會在勞工市場置弱勢社群於不利處境。可是,負入息稅的得益必然由勞僱雙方分享(即如加稅必由買賣雙方分擔),這點未必為"壓力團體"所接受。

Leona,林行止先生的這幅文章從蕭滿章前輩這邊知道了。

http://spontaneousorder.blogspot.com/2008/04/beginning-of-end.html

http://spontaneousorder.blogspot.com/2008/04/debunking-part-one.html

Perennial_Loser said...

明兄 (按行文,閤下應該是兄台吧):

學理上,最低工資是有可能產生 crowd-out effect,這個小弟是承認的 - 尤其華人社會,「有位必入」,按理難免有不良影響。

只是,做生意的,總不能妄想「無本億利」,又要低稅又要小政府又要在工資上擠牙膏,霸王餐吃過還要耍咀皮虧人一下 - 梁山好漢的沒本錢買賣,想來也不比這厲害多少。

何出此言?去年某日在 InMedia 看一篇訪問,主角是某位 i-bank mid-office 精英 - 標準的市場信徒吧?談起貧窮問題,精英說:「這是政府的事,市場做不了多少」。

好了,市場不能在工資上動手腳,合理;但把球推回政府,不外是叫人拿綜援。叫「窮鬼」們拿綜援,最委屈的「可憐小中產」們又大喊著政府抽稅搞福利主義割了他們一層皮,唐唐老爹之流也不免趁機以「中產」自居埋怨一下「社會不和諧」、「有人搞共產」。

綜援養懶人不准,最低工資不行,集體談判之類的一樣貼上「共產」標籤;拜託,不是又來阿松那套《獅子山下》和「人肉八達通自我增值轉型神功」吧?講最低工資沒錯是老掉了牙,也不見得有效;但「包袱」就是這樣放著,一群窮人不是一句話推進海裡便一了百了。不搞最低工資,絕對沒問題;但要是又端出《獅子山下》和「增值轉型神功」招呼來客,恐怕不比最低工資高明多少。

said...

PL(君之名字頗長,只好跟Leona同稱PL,萬勿見怪),對於未找到方法解決的問題,為求"做過"而把明知錯的方法推出去,我實在是難以理解。不要忘記,最低工資影響的是我們都關心的人。

友伴著火,難道真的為求免除見死不救的惡名,而把火水潑上﹖

P.S.從來不會認為特定行業、階層的人便會相信市場,人皆自利,君不見投行次按損手之時,作如何狀﹖相反,多行於市,就會發現每日身處市場的"小人物"才不簡單。

Perennial_Loser said...

明兄:

把最低工資視作 100% 的洪水猛獸,我有所保留。

大膽一點說,隨便市場一元便一元,一毫便一毫,表面看來是給老弱婦孺吊一下鹽水;但假使有天吊鹽水到了這種地步,還不是要拿綜援當「懶人」?不讓此輩拿綜援,讓他們「自力更生」,說這句的時候大家一臉感動,彷彿看見雷鋒再世,實質是捧人一下,再置彼於薪火之上。「自力更生」至此,尤如行乞加強迫奴隸制,只是靠著「自食其力馨香啲」的迷思撐下去,撐得多久?

更何況,現時最可能受最低工資影響的行業,用得著年輕力壯的「優秀人才」嗎?清潔保安,有多少是二三十歲精壯之輩如你和我?這些行業,不完全是「老弱」依賴它們生存,它們也依賴「老弱」生存。生意這調調兒,沒本錢不能亂做;要靠奴隸制、沒本錢買賣才有利錢,這種「生意」還留它作甚?穿了底的飯碗,亦作如是觀。

此所以最低工資可能令失業上升,固然;但是否真的會害死人,不一定。有沒有最低工資也好,按現時趨勢走下去,沒有最低工資最終不是將奴隸制惡化下去,便是最終製造更大量失業 (大規模 opt out)。這些可能出現的結果,或許比實施最低工資還要壞。

至於市場精英那個,其實是故意引用的 - 「市場」,到了「大茶飯」的層面,不外是烏托邦的另一個化身而已。人皆自利,正是人性;由人組成的市場,在老祖宗的人性面前,算哪根葱,膽敢反過來 dictate 人性?

acc # Stuff said...

除左黃世澤講既和Perennial_Loser 係有見地及遠景視野外,其他的都是純書本數字課堂短見,最慘是自己不明白問題所在而以為自己立論很特別,攪笑也。

也是路過 said...

「Um...我倒覺得,如果認為連家人也不應插手的話,那其他人更不應插咀了。」

Leona:

我覺得:
1.Sina的做法是錯的。
2.看子女的日記、私人筆記的父母很沒品。
如果沒有同情他們,我發現的第一天就留言批評他們了。

陳大文 部落 said...

※以下是對署名《也是路過》的留言人士說的:



我真的不很明白,有位【也是路過】的留言者,說 Sina 讓【羊狼】的網誌給已離世的網主的父親代為繼續,是不正確做法,並指網主的父親代離世的女兒代筆很過份....


其實死者已去,如果是其父親或家人,把愛女的網誌,作為對女兒的思念、或心理排洪、或追憶,作為家人,已超越了一般的所謂【常規程序】,是家人的一點安慰,為何仍要考究父母此舉是否正確?



更令我難以想象的是,留言者說網主父母【看子女的日記、私人筆記的父母很沒品】,但要攪清楚,現在的情況是,其父母並非偷看女兒私人日記,重點是,女兒( 即網主 ) 已離世,不是偷窺行為,為什麼要這麼計較,所謂【是對是錯、是否很沒品】這些道德高地之事?


此留言者所說的極為涼薄,是理性得過了份,還是自己根本不明白事情具體,即使忙不及去批評他們,批評了是否令自己好像德高望重一點,或證明【我好清楚程序既,係唔 o岩既】,是否這樣會開心點?


我看見【羊狼】在生前,原來有看在下的 Blog ,既是讀者,我也是作為旁觀者來說些話。


把事情翻來覆去地找尋錯處,而不嘗試去體諒別人,無須要求大情大聖,而是讓其家人得到一份安慰,謹此而已,反正前網主【李菁】已不在人間,尖酸地搶閘批評她的家人,這行為真教人咋舌!


( 唔好話我聽呢 d 叫做乜乜時代思維,攪清楚,思維還思維,刻薄還刻薄,係兩樣嘢嚟。 )

鄧景 said...

我不太清楚,羊狼二世老師的blog不是在網上公開的嗎?又哪來偷看子女日記的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