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8, 2008

幾幾乎不

什麼是「幾幾乎不」,等會你就知道。

***

這天我帶上《這雙手雖然小》的草稿,去找我的好朋友Cherry為我從頭到尾看一次。她是個細心的人,經她望過無礙後,我才百分百放心交給出版社排版。
(我自己看了N次,每次都有所不滿,改來改去,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只好找外援。)

在大學附近的小餐廳坐下,Cherry忽地冒出一句:

「原來Paul Yip那時候說的話是對的!」

我問是哪一句,剛剛開始在大學教書一段日子的Cherry說:「他說,教學生,最難的是在他心裏面留下一樣東西:那就是vision的重要。」

她和我一樣,上化學課學的一切早已忘得一乾二淨(但她在會考與高考,這科都取了A啊),唯獨是Paul Yip灌輸的人生觀,卻一直默默地影響著我們。

「我看過你寫Randy Pausch的那篇文章,你提到Paul Yip的影響,當時我也心有同感:原來經過這麼多年,Paul Yip的話依然刻在我心裏!」
他真是一流的推銷員。

Paul Yip教我留下印象的第一句話,是這句:

今日讀就讀得切,聽日讀就讀唔切

中六的時候,許多同學漠視來年的高考,一味參加活動玩得不亦樂乎,到了學期末,逐漸嗅出氣氛不對勁,擔心應付不了考試,Paul Yip又嚇唬我們,說高考難度遠超想像。我們憂心忡忡問他怎麼辦,他就說了這句話。

今日讀就讀得切,聽日讀就讀唔切

它馬上成了課室壁報上的「金句」。

後來,我出來工作,開始面對一些不如意,漸漸應付不了。有一次Paul Yip就給我來電郵,他說他最近在看《孫子兵法》,裏面提到要打勝一場仗或令國家富強,最重要的是「道天地將法」。「將」包括五種特質──智仁勇信嚴;道者,他認為那就是一個國家的vision。用在企業上,那代表一家公司的core values;用在一個人身上,那代表一個人窮畢生精力追求的目標,或者信念。

Paul Yip說他年青時也不知「vision」的重要──「只要每天把要做的事做到最好就成了」──但漸漸發現,這種「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鐘」的態度在「順境」時沒關係,但當你面對逆境時,若缺乏足夠信念的話,很難支撐下去。

Paul Yip的路,自然也不是一帆風順。在經歷了好些高與低之後,他益發體會信念/vision的重要。最近一兩年,他致力把"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的道理應用在英語學習上,又設計了好些軟件幫助學生學習。他說,再過幾年,他希望可以轉教英文。

作為Paul Yip的學生,最大的壞處是,他不斷想方設法挑戰自己的能力,你彷彿永遠都追不上他。

說到超越自己的能力,我們又談到我最近那個Web2.0 project上(書名待定)。我告訴Cherry,昨日向上司投訴,說這書寫來寫去寫不出來,好苦惱,弄得我什麼也沒心思做。豈知上司「大」我:

「哦,做不到就不要做好了。」

我馬上大聲說不。上司見我未致無藥可救,於是又好言相勸:

「你有沒有聽過什麼叫『幾幾乎不』?
目標訂得太高,沒可能做到,嘥氣;
目標訂得太低,輕易便做到,無謂。
唯獨是把目標訂得剛剛超出你的能力──幾幾乎不──要十分勉為其難才能完成,那才能助你提升能力啊。」當然,代價是要不斷承受挫折,少點意志都不行。

Cherry早些日子才在牛津大學完成博士課程,她很明白寫不出paper那種無助/沮喪/忐忑的心情。她說我正處於寫作最艱苦的階段,心情壞可以理解,但一定能夠克服。她甚至這樣說:

「你知道嗎?我一生人最頹廢的時間就是寫博士論文那七個月!寫又寫不出,唯有晚晚煲碟,生活好頹喪。但當論文寫好以後,我卻感到無比滿足,原來曾認真做好一件事的結果如此美滿──當然,你不要叫我再做一次就行了!」

說罷我們哈哈大笑。

***

相關舊文:
Cherry
Paul Yip之二
Paul Yip
Randy Pausch: The Last Lecture

1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Leona

今日交稿就出得切
聽日交稿就出唔切

但妳要禮拜尾先交稿啊!

哼哼~

Eric

Leona said...

慘,這次被編輯追稿追上門了!!!

多給幾天、多給幾天
出書千萬不要"幾幾乎不"...

said...

幾幾乎不很有意思,只是幾幾乎不與舒舒服服有時實難取捨。

債主臨門,只好祝妳

福無重至今朝至
禍不單行昨夜行

kallman said...

十分同意~~做人係要挑戰難度~~

你本書係邊間書局有無得賣?我係商務見唔到既…

Feheart said...

那個"幾幾乎不", 其實就是體育界大運動量訓練的重要一環
多少運動員就是以這種方法, 再配合著名的"超量恢復" 方式, 每天不停推進自己的成績.....

martinoei said...

我可以,我過去十多年都是做幾幾乎不的事。

由中學生寫時事評論,到替樂施會寫書,到追女仔有時都係。

在寫稿上,你見我每週都交稿,不論登不登,查實這是我迫自已的頭腦體操。我在《成報》、《南華早報》做時,時評照寫。

誰說文人不要紀律和意志,你見我Mac機一塵不染的Desktop(現實中我張桌好亂),就知文人也需要。

Anonymous said...

Leona,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睇埋Cherry果篇之後的感想):)

Daniel.

hellosandy said...

我都要幫個女定D『幾幾乎不』先!
另外好同意Cherry寫完論文o既描述, 我到現在(都有7-8年前嘞)都仲記得當時無日無夜o既生活;但考完o個個開心o既心情係冇野可以比美。
"當然,你不要叫我再做一次就行了!" 嘩, 我要舉腳贊成!

Leona said...

明/Kallman/Feheart/martin/daniel/
halleosandy:

謝謝你們的留言與鼓勵

"幾幾乎不"雖令人成長,但有時想咁辛苦為乜,總是想耽於逸樂...=)

Cherry那句話當然令我心有同感才寫出來!她雖然成績好、一路順風順水,但其實一樣有血有肉,因此那話份外令人有共鳴

Kallman,咪心急先得架...出版社說應該在七月初才面世,到時若你仍在商務看不見,記得幫我打電話去「紅出版」投訴,哈哈

Perennial_Loser said...

「但當論文寫好以後,我卻感到無比滿足,原來曾認真做好一件事的結果如此美滿──當然,你不要叫我再做一次就行了!」

同樣情況在我,是解脫,不是滿足。不一樣的美滿。

滿足?上一次已經是將近二十年前 - 煎好一條紅衫魚;大事如譯好一本《紅樓夢》,賽過 David Hawkes,於我何有哉?

EL said...

Leona姐姐,

多謝你個留言, 我主子Boo大爺咬左我幾啖提我多謝你呢個fans...

Marginal Success 永遠係最漂亮同最精采...因為果度有你push左自己能力極限途中的血同汗.

Perennial_Loser said...

Leona:

睇返你舊 post,原來你提到嘅 Paul Yip 以前響過喇叭教 chem...我諗我知佢係邊個喇。我初中嗰陣,佢仲係響我嗰邊教,好似係我 F3 嗰年先轉去第間。

世界真細小...哈哈~

Leona said...

P_L:
哈哈,世界真係細。
Paul Yip的確係喇沙教左五年(如果我冇記錯既話),睇返D舊相,佢個樣同D學生差唔多。
=)

EL:
儍妹!

Nikita said...

我岩岩先係第二度click過黎睇,睇返你講Paul Yip既舊post,發現你係我師姐 (Paul Yip當年教我I.S.):D

Leona said...

Nikita:

Paul Yip教過的女生少之又少,我們真是有緣!
(對了,你也有寫博嗎?)

Nikita said...

Leona:
我冇係blogspot寫的,不過遲點應該會開一個
btw,想想下當年好似仲聽過你的名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