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8, 2008

02:38

下午兩點三十八分,你是否有一個未接來電?
那是我。

***

你的下午兩點三十八分,是我的零晨時份。
在某街盡頭,我在等接我回家的車。
知道車子已經出發後,我撥了一通電話給你。
但等了幾秒鐘後,想起了什麼,就把它按熄了。

***

他在這行二十五載,在我們這兒也有十五年光景,過了不惑之年,來了一個機會,決定轉換跑道。
我們齊齊歡送他。
全部自發出席,禮物也別出心栽。
各人的贈別之言,幽默絕頂,令人笑出眼淚。

他說,最捨不得的,一是這個行業,二是我們。
當他在傾訴心聲時,我在想,這二十五年來,如果他不是百分百付出、百分百投入,今日怎會有這樣一番深深的感觸與體會?
不肯用力的話,經歷不會在生命中烙印。
這很難得。

更難得的是,送別他的人,當中緣份或許有深有淺,但心都是熱的。
這十五年,絕對值得自豪。
當他準備離開時,一位熟悉他那門公務的資深同事忽地揚聲道,那些人只要稍有不滿,二話不說就來「圍」你,用大卡車,或這樣那樣,你記住要當心。
他笑一笑揚手,說,知道了,以後我少坐車多走路就是。

***

一畢業就加入我們的小姑娘,剛做滿兩年餘,碰巧也即將另謀高就。在銀行當見習生。
此際我摟著她肩膀給她鼓勵,道,努力做,將來這會是你。
她笑得眯起眼睛。

然而我感懷起身世來,心底裡落寞得無以復加。

***

說到離別,想起Sex and The City的第一集。
一男一女在畫廊相遇,一見鍾情,不消多久,打得火熱。
到了某個階段,女方以為關係即將更進一步,豈知男的開始變異。
先是推辭忙,繼而不再回電,最後完全消失。
女的找Carrie哭訴,Carrie的反應?
狠狠按熄煙蒂。

在曼克頓,男女關係可以一觸即發,同樣也是一按即滅。
這是個容不下純真的都會。

***

過了這麼久,不是怪你一聲不吭消失──這叫「曼克頓式分手」,我終於知道──是怪你太識時務。

***

自覺胖了不少,所以在歡送會上,堅持只喝不吃。
紅酒在體內發酵,感覺美妙。
下樓等車的時候,想致電彼岸的你問好,填補空檔。
電話接通了,我忽然猶疑。
相信可以很快和你滔滔不絕,但若話意正濃時,車子來到,我該怎樣掛線呢(因為我明知這只是用來填補空檔的啊)?
說「車子來了不說了再見」,然後掛斷電話,叫你從雲端落入冰水嗎?
當下決定,不該撥這通電話,因為我沒法說掛就掛,不理你感受。

那壞男人到底沒有令我學會「曼克頓式分手」。

1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看到你的文章, 仿如見到你寂寞和不得意的心境.

其實, 自己的境況和你差不多. 不同的是, 你在blog上發洩; 而我, 卻是屬於舊時代的人, 沒有這樣做.

protein said...

"想o個樣,冇o個樣。"

好毒呀, 好毒呀....詛咒好毒呀...果然係名動香江的鵝項橋下第一高手...一於詛咒到他上洗手間時, 連手指都冇得用來抺一抹, 撩一撩......咒到他想買藍丸子, 店員卻俾左成排速治靈.....咒到他想落pub溝女但一世入gay吧......咒到他和女人開房入宿漢普頓, 準備好了, 但執達吏亦來了, 圍著毛巾步出酒店時一如唐唐所言...

詛咒一個人入骨啖肉, 付出精神心力亦當不少, 何不選擇忘記, 只記得曾經快樂過的片段? 不是有一個人們已說到爛的"半杯水"比喻嗎? 不如打多幾個長途電話更好吧...下趟若有人想謾罵你, 記得找朋友們耶, 你可人強馬壯呢...下次搭車, 搭循環線好了, 反正情長夜太短...

落寞時, 去做運動出一身汗, 那會令你精神一點, 順便令你由"衛詩"變"衛蘭", "衛蘭"變"欣宜", "欣宜"變"杏兒", "杏兒"變"咪子", "咪子"變番做 Leona...

readandeat said...

樓上呢位仁姐/仁兄很會寫。:)

***
沒看過Sex and the City,不懂男女之間的曼哈頓式分手。不過,美國地大,分別(泛指所有人)是平常事。

***
越扯越遠。我都係唔識安慰人。

Leona said...

anon:
呵呵,我的不如意來得快去得也快
你呢?
希望你也好.

protein:
不是原創的;那是杜琪峰一套電影裏,梁詠琪對劉德華的詛咒
想想也甚是多餘,刪之後快

readandeat:
你也留意到了,他比我還能寫呢:)

剛才宿醉未醉,現在沒事了
驀地想起:當時怎麼沒想過打給你 ?


紅酒來自誰,你可猜得到?
:﹞

bi said...

我記得「曼克頓式分手」啊! 哈哈

把電話按熄是個理智的方法,
撥了,也許想得更多。

有時候,我也想撥一個電話,
聽聽他的聲音然後立即收線,
不過每次最終都沒有撥,
因為我怕聽後傷口更難痊癒。

願你的情緒已經好過來。:)

蓉蓉 said...

既是壞男人,想來作甚?活在當下啊!除非你不放下 ...

放下、自在。

Martin Oei said...

對了,既是壞男人,那麼掛念他幹什麼?他都沒有教妳曼克頓式分手。

Jane said...

Dear Leona,
我凌晨突然諗起你,就O來睇你個BLOG。:)

我又一次感覺到你係會同人生中遇到O既每一個人都用心同真心交往O既人。嘻。所以我好喜歡你呀Leona。

(好認真)我都係次次都真心同任何人交往。點知我身邊O既人大多都唔識欣賞,覺得太真心好老套。XD 多謝佢地,唔係咁我就唔知邊D人係我好朋友。:)

Leona, 你係一個好人, 我好想你開心D。

JANE:)

Leona said...

bi:
噢,寫得有點亂,可能令人混淆了。
打電話那位,是個好朋友;
「曼克頓式分手」那個,是個壞男人。

你說那種情況,我明白。
能按熄電話,夠理智!

蓉蓉:
沒有說想他。

世澤:
不知多慶幸沒有有樣學樣。

Jane:
儍妹,做乜凌晨時分諗起我咁sweet?
真心交往是很自然的事,違心的話交往來做啥?
不過呢,你還小,防人之心不可無,記住這一點,就不會傷得太多。
(你看我,說得頭頭是道,其實呢…)

收到你message,我開心番啦:)

xiao zhu said...

>>我的不如意來得快去得也快

是真的嗎?

經歷越多,傷心也會多,但也可能每次的時間會漸漸遞減的。

Kris said...

沒有太大期望就沒有多大的失望。男女關係也好、那通電話也好,一開始講明白自己的目的,起碼能減少一點點分手時的傷痛。

對於那壞男人而言,女人何嘗不是用來填補空檔。我不知道女的怎麼想,但要是從第一天交往起就知道是個混蛋,就應該清楚,終有一天會突然完結。近日有點事發生,我三番四次警告過,還是要繼續,那分開時也來得輕鬆。

電話。既然是好朋友的話,我就一定不會掛線,好朋友不是這些時候才要幫忙嗎?填補空檔就填補空檔,一接通便講清楚,那掛線時就掛線囉。這已經很理會別人的感受了,明知隨時要掛線,就緊記不要談得天花龍鳳停不了。

有時要自私一點,為別人設想了,更要保護自己,學懂了(又來扮大個:p)。我跟她說「我們最多玩兩個月。緊記我們都是單身的」。詛咒他?太不智,傷的只是自己,不是他。

Leona said...

xiao zhu:
真的。
近日看于丹的《莊子》,提到當一個人的境界越寬闊,就越不受無關痛癢的事騷擾。
我當然不是說自己境界高了,但以此自勉。

那天的失魂落魄,只是刻意放縱一下情緒而已。
壓抑很久了。

細路:
姐姐疼你,不是沒有原因。
:)

回應一下:
>對於那壞男人而言,女人何嘗不是用來填補空檔。
繞個圈來說這回事,也給你看出來了。

>好朋友
男女之間,沒有「好朋友」這種關係。
稍一不慎就傷人傷己了,克制一點好。

>詛咒
同感,所以很快就將之刪掉了。若那壞男人知道了,最多哈哈笑三聲,道,逢戲作興,卿卿何故如此認真?
被人訕笑多不值。

>期望與失望
一早把話挑明就沒期望了嗎?
男人也許會這樣想(所以我們說男人壞,有言在先擺明不想負責),但女人不會。
很死心眼,永遠抱不合理期望。
所以傷心的多是女人。

vanvan said...

女人有時就是太有heart, 搞得自己痛不欲生。如果像壞男人一樣,開心過就算,我們何來那麽多鄒紋?

不過我相信寂寞很快會消散,幸福會到來 。(到底意難平)

只要有盼望就很快可以恢復開朗,別氣餒

Leona said...

Vanvan,你說"如果像壞男人一樣,開心過就算,我們何來那麽多鄒紋?"

這活脫脫就是SATC裏面,Samantha的思維啊
:)

TX Carmen 德州卡門 said...

壞男人就像我們記憶中的童年美食,我們念掛的其實不是那食物,而是跟那食物紏纏不清的童年回憶.

放不下的大概不是那個人,而是自家當年的不羈罷!假使那人現再重頭懷抱,你便會發現:"咦,原來我根本不喜歡他!"

maren said...

寫得太好了, 很感動!!

Leona said...

德州卡門:
師姐真是字字珠璣!
:)

Maren:
謝謝。
哪裏算好。只是偶有感觸而已。
剛剛看了你寫的「天才兒童」張愛玲,那文章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