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3, 2008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三天

宋漢生很難寫。我不知該怎樣形容他。
眾人之中,我第一個認識的人是他,可是他最諱莫如深。

和一個朋友聊天,他提及一個新的人物專訪專欄。
那個專欄每周訪談一位政治人物。
無疑作者很用心、文字很秀麗、有大量的旁徵博引,寫得饒有深意。
但真是很難看。朋友說。內容空洞無物。難看死了。
朋友說,其實你不必為了遷就某種敘述模式而局限了想法,否則就落入那種圈套了;如果你認為一問一答式也可以表達出內容,那就寫來試試看。

於是我寫了。今天生產力很低,只有千來字,這是其中一部份。

***

他用一種近乎飼養寵物的態度去對待aNobii:「提供一些別人想要的東西,令大家更快樂。」那未來如何發展下去?

「我從不花精神去想下半年做什麼。Start-up是最喜怒無常的行業,為aNobii定型是我能力範圍以外的事,我可以做的只是對一切結果抱開放的態度。

Amazon現在賣什麼?賣吸塵機。

世界變化很快,不變的是人性──渴望遇上志同道合的人、炫耀自己的品味、遇上好東西想找人分享──這就是aNobii存在的價值。」

宋漢生不懂為aNobii定型,我也不懂怎麼為宋漢生定型。
文人?生意人?電腦人?好像每樣都有一點點,又似乎三者皆非。
幸好他看書很多,厚積薄發,能言善道。
宋漢生是怎樣一個人,也許只有他自己才說得清。

***

問:你認為一個人看什麼書真的可以反映他是誰嗎?

宋:所有消費品都可以反映一個人的品味,只是有些比另一些更清晰。而書本無疑是個比較好的方式。
如果我爺爺有用aNobii就好了。我很好奇他是個怎樣的人,那時候到底愛看過什麼書?

問:同意。記得剛剛認識的時候,你把自己的aNobii給我看,當時我想,這個人選的書挺不錯,哪怕他沒有看過,倒也很會挑。

宋:是,我不否認有人利用這個方法結識女孩子。

問:aNobii本質上就是個社交網站吧。藉分享把人聯繫起來。說說你愛看什麼書?

***

就是這樣。有點無以為繼的虛無感。大家都被我的「倒數」悶壞了吧?

相關文章: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一天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二天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四天

16 comments:

michelle said...

不悶,請繼續。

Kris said...

=)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不要被其他SB人煩擾你!

"宋:是,我不否認有人利用這個方法結識女孩子。"
宋生也是這樣吧哈哈!

加油! =)

Anonymous said...

有沒有考慮過你們倆的問答, 加上神態表情及用詞語氣, 並且口語化一點? 現在這樣子書寫, 是為配合整本書的風格一致性嗎?

每一個人說話都有他獨特的神韻, 若能加上, 應可對他的多面性才華與性格,有更深入的了解.

呃, 不妨在問答中, 加一點點岑海倫式浪漫元素, 那會更為有趣.

~protein

Sherry said...

繼續努力,寫完就可以逛街吃茶了。

Connie said...

首段你對宋的觀察很有趣,蠻有看頭!加油!

Martin Oei said...

越熟的人,專訪越難寫,特別我同時認識妳和宋漢生,更明這點。

做記者,和做評論一樣,要是一種抽離感。但越認識的人,越難抽離,就越難寫出這個人到底是怎樣的人。不知廬山真面相,只緣身在此山中,就是這回事。

我在《PC Home》擔任技術編輯時,專責就是這類專訪,如有問題,可以交流一下意見。

(除了關於李景輝,在iProA共事時,我對這個人有成見,至今我都不屑去評論這個人,不論他日後成就怎麼樣。這不是商人的態度,但我有一定做人底線)

Leona said...

Michelle:
謝謝:)

Kris:
乖。
在任何艱難的處境下,沒有朋友實在熬不下去。
細路你會沒事的。

卡夫卡:
放心,那些SB不能再干擾我了。
說到以web2.0的方式結識異性,嘿,難到你不是嗎?
:)

anon:
岑凱倫?
咪講笑啦。

Sherry:
是的,我們還有約會呢。

Connie:
真的嗎?如果他可以再多談談自己就好了,我不必搜索枯腸。

世澤:
你這人就是太頑固了!
:)

Vanvan said...

寫人最難寫,畢竟人是一樣很複雜的物體,不同角度看會有不同的結論,又要背負帕不能把受訪者寫的傳神的包袱, 又怕我們對受訪者有誤解。。。
嘗試為受訪者定一個角度吧(當然最好就是我們想像以外的),再由那個角度放大來寫吧。 你的受訪者太精彩了,總不成把什麽都寫下去吧。我不是專業人士,也許表達的不好,其實我就是想說好象這一期的elle 訪問麥當娜, 題目就是"麥當娜的生存之道", 那就集中寫受訪者其中一面把

Leona said...

Vanvan:
謝謝你的意見,讓我知道讀者愛看什麼。

其實類似的做法(擷取某一面加以放大),去年我已用過在宋漢生身上(可以去按文首的連結)。
這次不同的地方,在於篇幅(起碼是前文的三倍)與內容都要多得多,難度更大,令我費煞思量。

Martin Oei said...

哈,擇善固執,好事也。雖則我是商人,亦以馬奇維利主義者自居(中國人最忌就是馬奇維利主義者,李登輝乃典型),但我亦相信做人有所為有所不為。

Web 2.0結織異性,大勢所趨也,話雖我連Web 1.0都唔係。

s tsui said...

I like the suggestion re 岑凱倫。最好再加點村上春樹的後現代抽離主義、金庸的奪寶奇情、和Stephen Hawking的深入淺出的科學說教。

Anonymous said...

呵...原來真的有人認同.

是呀, 加一點岑凱倫式浪漫真的可以考慮一下.

若包裝成港版Suzy Wetlaufer and Jack Welch...

書真,人真,情更深...咳咳...不敢寫下去.

~protein

Leona said...

s tsui, 丫,寸我囉噃!
:)

Vanvan said...

我敢肯定你還有其他板斧,這個專訪項目難不到你的。
以前有一個在4A工作的師兄告訴我們,想一些異想天開也許會在你絞盡腦汁也罔無頭緒的時候給你一些靈感。出去逛逛回來再努力吧!(也許買件衣服也不錯=P)

Leona said...

vanvan:
哈哈,你真明白我!
是該出去逛逛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