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07, 2008

CK話…

CK話:

當我覺得我比你更加清楚我自己果陣,你,就動搖唔到我囉。”

CK與一位工作了六年的工程師朋友閒聊,對方說起自己那個剛剛畢業的弟弟,入職金融界,不計年尾花紅,薪酬竟超越自己,頗有感觸,不禁懷疑:我是否不夠叻?

CK就說,一個人獲得多少工資,代表的只是一種供求關係,不代表你有多本事。
這個社會需要金融的人才,你從事金融,那就得大份囉。
不搞金融,你選擇了工程,是不是「不夠叻」?CK說,「好似你要夾硬問,藍球員A好波d,抑或足球員B好波d,點比較呢?」

他反而思考,當你選擇了社會比較認同的行業,賺取了比較豐厚的報酬後,自我陶醉,覺得自己好叻時,這才是問題。

他引了鍾民穎在《金錢之王II》一句話說:

「在大公司工作,尤其是在一間實力雄厚、管理出色的好公司工作,我反而不時質疑自己,這是屬於我的成績,抑或是因為有整間公司作後盾才得出的成績?我的功勞究竟有多少?大市好,所有人都好,究竟我有幾叻?」

鍾民穎後來放棄當打工皇帝,出來創業,他想證明一下,到底自己有多少斤両。

CK回想,當年他自己決心創業時,也有類似的心態。創業和當打工皇帝不同之處是,「創業係一個由零開始既經驗。過程裡面,佢唔會令你覺得自己好叻,反而佢會不斷話你聽,你其實真係好水皮,好多野都唔掂。」

就是這句話說進我心坎裏去。

從我開始動筆寫這個Web2.0 project到現在,每一分鐘,我都覺得自己寫得不堪入目;每完成一個章節,我都無法說服自己,到底會有什麼人買來看。
這幾天我坐在電腦前面,擺滿一桌的資料,花了無數個小時,都沒辦法琢磨出一段像樣的話。
我真的覺得自己是垃圾。

不知就裏的人,懷著一種我不大肯定的心態,說,噫,出書了,真了不起啊。這時候,我往往無言以對。
如果這是一件輕易的事,我想做的人一定前仆後繼。
你知道,我其實壓根兒不知道為什麼要接下這個task。
我又不是要參選資訊科技界立法會選舉,不需要藉此增加知名度;
我沒有興趣參加書展,自我感覺良好地替讀者簽名;
不寫這本書,我份工好地地(這上下,可能換了工作也不一定;呵呵),寫了,不會升職加薪。
當我的朋友食飯喝酒飲茶灌水唱歌睇戲看演唱會時,我獨個兒在這裏埋頭苦幹。
(Ok,其實我沒有這麼多約會,只是誇大它博取同情而已。)

唯一的解釋是,這東西從頭到尾我自己一力扛下,從冇到有,我當作是一種操練。
That's it。
完成後若得到的肯定,一點一滴都來自今天下的苦功,全部紮紮實實,不是別人抬舉或金錢堆砌出來的自我陶醉。那些只是虛榮。

CK說,「當我覺得我比你更加清楚我自己果陣,你,就動搖唔到我囉。」
好,我信你。

12 comments:

co said...

Dear Leona,

On the other hand, writing about Web 2.0 is a massive undertaking, so give yourself some credits!!! From what you have written so far, I think your project will turn out great!

Best of luck!

sherry said...

很多時候我們都不知道為何會做了那樣的決定,或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做,人生就是陰差陽錯的一步一步摸下去。出書只是這件事的副產品,把這個project當成是你認識web2.0過程的一個整理,這樣去想壓力會否少一點?

Martin Oei said...

對我而言,寫書比追女仔容易得多。當成自己對一個有興趣的題目,來個歸納好了。

Justin said...

我剛剛讀完了蔡東豪的金錢之王II。整部書都很好很流暢,一邊讀一邊想,究竟作者花了多少時間作資料整理?究竟要多少年的功力才能寫得一手這樣的好文章。要寫好一篇的人物專訪真的不易。

祝你好運!希望早日讀到你寫既書。

許港生 said...

我想,那種疑惑和不安是每一個人在創作時都會面對的障礙,寫書如是、造網頁如是、創業亦如是,那就是Professor Pausch說的那道牆啊!

一個意念,實在很容易就可以想出來,但要落手落腳去實踐,迎難而上地堅持,當父母友人都說你在浪費時間不如腳踏實地時還要咬緊牙根繼續努力,實在很難。

最近在看王文華的"史丹佛的銀色子彈",他說:

你必須想要!必須非常、非常想要!必須想要到想瘋了!想要到為了得到它,付出別人想像不到的努力。大多時候,我們之所以得不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並不是因為我們命不好,只是因為我們沒有想要到發瘋!

我認為,那種"瘋",那種"撼頭埋牆"的傻勁,正正就是成功的必要元素。

妳已經望到家鄉了,努力吧!期待妳的作品,要洛陽紙貴啊!:)

readandeat said...

寫書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辛苦過生仔。最辛苦不是「大肚」嗰刻,也不是「生」嗰刻,而係你生完之後仲要面對一班你唔識嘅人對你個仔評頭品足。所以每次生完我都冇眼睇。

不過CK呢句幾好用。謝謝﹗

A said...

i don't know you personally but i love reading your posts, and i do look forward to your book - no pressure! After all, i believe anything you do in life is not for others but yourself. am sure this book will be a significant and colourful part of your life!

MoneyCafe said...

真是操練咁簡單?

看到一些能改變世界的人和事,我們就自覺有沖動/責任去將他們的事跡告訴更多人。

是不是這樣?

tintinbright said...

Leona
除金錢之王II外,亦推介蔡東豪的毅行者2003. 毅行者的過程可能非常艱辛,痛苦. 但為何有毅行者一次又一次的參予呢? 可能會給妳帶來多少啟發 :-)

Leona said...

co:
你好。
謝謝鼓勵!!

Sherry:
沒那麼簡單哪。
每次在想不出的時候就會好煩躁,寫出來一點又好過些。
每天周而復始。沒有你們的支持,都不知怎樣撐住。

世澤:
嗱,我呢,寧願拍拖嘞。無無聊聊又一日。
寫書呢,異常孤單。

Justin:
連你在內,起碼有五六個朋友推薦這書了,看來真要看一看。
謝謝你鼓勵。也謝謝你一直和你的網友們分享連結。

港生:
你雖然留言不多,但每一個留言,你都很用心寫,真是感激!

你提到王文華那本史丹福的銀色子彈,是我很喜歡的一本書,充滿了passion。
對,passion。就是那種“你必須想要!必須非常、非常想要!必須想要到想瘋了!”的passion.
啊,是鑽進去太久了,竟忘了當初應承這任務時的passion。
謝謝你提醒了我。

readandeat:
是的是的。
連金庸也受不了讀者們的評頭品足,結果把作品改了又改,可見凡人更不能免俗。真是冇眼睇。

a:
我也不認識你呀,可是這個留言卻令我覺得暖暖的。這份支持錢都買不到。謝謝。

moneycafe:
“看到一些能改變世界的人和事,我們就自覺有沖動/責任去將他們的事跡告訴更多人。”

是啊是啊,所以我想說:“moneycafe好好看,我每天在公司都心思思想轉台。“

就是這樣:)

tintinbright:
謝謝。
記不記得我曾經談過于丹論李白?
我呢,是個逍遙派,心底雖然對任重道遠的讀書人佩服,卻又怕辛苦…
:p
不過你說的話很對,我會好好想一想。

shizuoka2002 said...

Leona,

乖,肩膀在此,是靠岸整理的時候......:)

Daniel.

想不起來 said...

香港需要更多有深度的書籍,代替口號與膚淺的討論。加油。
BLOG:http://hk.myblog.yahoo.com/feed-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