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6, 2008

出身

“時時表露身世矜貴而一事無成豈非更加可悲,籍貫、家庭,對我們這一代的人來說沒有作用,多少人憑努力戰勝出身,雍島現任律政司的父親是一個賣汽水小販,小女子如我,從未返過家鄉,什麼地方可以安居樂業,便是我的家。”
──《從前有一隻粉蝶》.亦舒

有時我會想,出身是什麼?
出身可能只是六十年前,你那年輕的祖父一個擲公字的決定:留下來,還是離開。
離開的話,是去香港,還是去台灣。
其後他窮途潦倒,抑或飛黃騰達,就影響了子子孫孫包括你我的出身。

早兩日會考放榜,十五名十優狀元裏,有兩個女生特別讓我感興趣。
兩個年紀相若、會考皆十優的女孩,有完全不一樣的出身。
一位來自地區名校,父親是地盤散工,母親是清潔工人,全家每月收入不過萬餘元。
女生被問及想報考什麼科,及志願如何時回答:希望行醫,日後加入無國界醫生,幫助更窮更苦的人。

另一位女生,來自傳統貴族名校(所謂「貴族」,是指首富與世家子女皆自這裏畢業)。她是新移民,五歲隨父母來港。據報父親任職金融機構行政總栽,母親曾服務中聯辦。
小妮子年僅十六、七歲,可是已經捐出了二十萬,在內地一所大學,以自己的名義成立了一個獎學金。
她的志願是法律或金融界。

一個女生沒有任何家庭支援,憑努力考取佳績;另一個女生克服新移民標籤,從小律己以嚴,硬是把本地生統統比下去。
我相信比拼智力與意志力,二人必然不相伯仲。
但未來會如何?

讓我盲目地猜,我猜她們的路會大相逕庭。
因為目前她們擺出來的「陣勢」已是如此不一樣,發展下去,多數南轅北轍。
二十年後,她們是否成為人中龍鳳,和其出身的關係怎麼樣,我答不上來。
或許大家都可以思考一下。

另一個可以思考的地方是,一個人的成就,是以他達到某個標準來衡量(absolute),抑或以他在過程中累積了多少來衡量呢(relative)?
如果是後者的話,其實我們是否已假設了某個標準,不是某種出身的人一定達不到?

絕大部份人,出身好的,舉手投足仍難免有某種沾沾自喜,自覺高人一等,雖然屁大的本事都沒有;出身不好的,則無論多麼努力,仍覺得自己欠缺了什麼,不論是否已飛上枝頭。
說穿了,這兩種人都是自信不足。

關於這個問題我還沒有徹底想通。
只能姑且以Steve Jobs的話作個思考的中途站。他說,

"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Don't be trapped by dogma — which is living with the results of other people's thinking.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And most important,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做你真正想做的事,而不是跟隨別人或社會的期望。

45 comments:

Alex Cheng said...

good article. feel the same when I talk to friends working in investment banks and big corporate.

薯麥 said...

做你真正想做的事,而不是跟隨別人或社會的期望。

我依家10幾歲,已經覺得呢個係妄想......

Galileo said...

薯麥:小弟依家叫做真係做緊自己細個想做既事,係有點講彩數,但至少並非不可能。

本來以為會考高考炒左就煩,反而誤打誤撞走返去自己目標,別先灰心啦.

said...

出身有如命運,或許暗中為人生定了框框,但框內可做的畢竟仍然很多。

癲狗 said...

出身只係間接影響架啫...

我又覺得好易知一個人在唔在意人地出身

在意嗰d人會就唔算唔直接問都會旁敲側擊問人地讀咩呀, 屋企呀, etc

maren said...

leona,
以前不覺得出身好有怎麼了不起, 踏進社會才知道那是錢也買不到的人脈關係,最現實最真接了當的利益輸送.
你看愚蠢如唐英年今天做到財政司長, 還有美國跟他相類似的布殊能攀上美國總統一位, 出身有甚麼了不起,他們正是人版呢.

lasallejai said...

Leona,

It does not matter, because what is important is the present. As long as they are willing to learn and work hard at what they are aiming to become it is all that matters. Whether a student comes from a well to do(or influential)family or not it is only secondary, because he or she will have to go through the same process of academic scrutiny before he or she reaches working years in society. I have been friends, classmates and schoolmates with many 8 A's and 9 A's(no 10 A's in my days and you won't find 15 jong yuen's from one HKCEE but one and only one) scholars for decades, and now when I look at who they have become, and how they have got there, I know for sure it does not matter at all, because they came from very different family backgrounds, but more so on the modest side. Their parents were from all walks of life, and some of them would be considered poor in today's Hong Kong standard, mind you.

陳大文部落 said...

我覺得個來自傳統貴族名校果個特別啲。

即是父母是乜乜總裁那個。


[年僅十六、七歲,可是已經捐出了二十萬,在內地一所大學,以自己的名義成立了一個獎學金。]...

...真的很夢幻。


另外,我很同意文中指出:[ 其實我們是否已假設了某個標準,不是某種出身的人一定達不到?

即使不是所有情況都如此,但幾乎已肯定,香港目前確是這樣。

是能否踏上社會階梯的問題,和「白手興家在今天是否還存在」的問題。

又是思考的點子。

Philip Wai said...

  「出身」是客觀存在的事實,正如有人靚有人醜,有人高有人矮一樣,天生不公平。
  Freakonomics一書用統計資料證明了,「家長是誰」(Who)比起「家長如何教子女」(How)對子女日後成就更有決定性,因此「出身」絕對會影響一個人的未來。
  但大話怕計數,富豪榜最頂層的多是白手興家,「出身」只會令billionaire變成millionaire,夠客觀嗎?
  Bill Gates出身中上家庭(當年Lakeside School家長夾錢去租電腦專線和終端機俾Bill Gate班細路玩),Steve Jobs則窮到大學要drop out。
  某人說唐英年和布殊靠「出身」,某人是從傳媒片面了解他們嗎?願聞其詳!
  講「出身」?Clinton贏過Bush,Hilary亦要輸給Obama!Why?
  我們不可以選擇「出身」,「出身」是一個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既是資產也是負債。「出身」設定了你的起步點和跑道,但不同的跑道也有其不足為外人道的競爭。
  假如一對富豪孖生兄弟,入大學時兄選社工,弟選法律,最後他們都得到自己同業的尊重,他們的成就有不同嗎?
  某人只會說大哥出身好,弟弟「戇居」。
  又假如他們是窮家子,某人又會說大哥靠實力出頭,弟弟不忘本。
  不要再抱著粵語長片式的無產階級酸心眼看別人的「出身」,先跑好自己的跑道吧。
  世上大部份人都沒有成就(因此我們才注意別人的成就),「出身」就自然成為了一個藉口,一種嫉妒的語言。
  西方一句:You fail just because you are not good enough!

  補個近日有趣的例子:
陳淑莊/大律師/港大/PCLL/舞台劇/保送入局
甘乃威/社工/城市理工/文憑/街頭劇/犧牲三次
  兩人平民出身,「成就」明顯不同,大家明白出身、努力、際遇和個人選擇,孰重孰輕嗎?

  白手興家在今天絕對存在,問題是你是否有足夠實力而已!看馬雲、李寧、Google、張茵……

(試過在「新香港人」留言之後被人「討伐」,先聲明這只是有感而發,不是有意衝撞誰。)

Anonymous said...

題材特別,特別之處是說得太多,最終是說得不夠多.特別之處還在於被觸動神經的人多,還有許多人的神經仍未被觸碰.

許港生 said...

Leona妳這篇文章,反而令我想到究竟有多少個十優狀元真的能繼續在大學有優異表演,畢業後繼續做人中龍鳳?

老實說,二十年後,不要說出身了,誰人曾是十優狀元,又有誰會記得?

不過,說起出身,近來不得不提這個來自彩虹邨的香港新希望:

香港新希望 蕭敏華 2008立法會選舉港島區獨立候選人

就算當係幫佢宣傳都一定要睇下:D

Martin Oei said...

我欣賞英國人的態度,不用特別強調家世,但你必須對你的家族名聲負責。

像沈詩鈞,大家知他是神童,但我們華裔印尼人,由其是幾個中華總商會領袖後代,就知他的家世算得上顯赫一時。沈詩鈞是巴里龍目島中華總商會後人,但沈家至今都沒有用來炫耀過。不過,沈家也算不負祖宗名聲。

這也是英國保守黨人的態度,所以說到這裡,你明白我完全瞧不起田北俊、田北辰兩兄弟理由在哪裡。

新移民 said...

十六、七歲可以捐出了二十萬,
她要擺脫的是高幹子弟的形象,
只有貧窮的新移民才要克服新移民的標籤。

過內人 said...

社會已很公平。我當然不會說是很理想,但跟理想的距離不遠。

條條大路都通羅馬。英雄莫問出處。

何況世事無絕對,只有真情趣。

Elvis said...

Leona,

我的遭遇和妳南轅北轍。

我見過很多出身好的人,謙虛有禮,毫不以自己的出身看不起人。

我見過更多出身一般的人,他憑自己努力達到不錯的成就,反而如妳所說,「沾沾自喜,自覺高人一等」。逢人便說自己以前怎樣捱,才有今天的一切。見到和自己一樣出身差,卻毫無成就的,不單冷嘲熱諷,說甚麼「人蠢不是錯,但懶才是罪過」之類。

Feheart said...

如果要強分...
我想是先達到一個Absolute 的標準
才再看他的relative....
因為如果他絕對標準未達一個水平,
無人會對他relative 有任何興趣...

如果除開別人的看法而只是自我評價,
就更加會先看Absolute,
因為我相信大部份人期望自己達到的最終成就, 都不是以累積來計算, 而是以自我能力和信心來衡量的....

簡單點來說, 如果你自己認為自己有能力100米跑出9秒71, 你是不會因為自己小時初次比賽只跑15秒又或兒時窮得赤腳練跑而降低要求的.....

但當你真的跑到9秒71 時, 別人才會開始談論:「這傢伙最初比賽時還是廢柴一名呢~」

陳大文部落 said...

我反而覺得,那位總裁高幹女兒的父母,如果真的想女兒成長後謙虛有禮 ( 當然我沒有說她不謙虛 ),不如用自己的名義捐錢,不要用小女兒的名字。

她父母這樣做,何嘗不是突顯出「她的女兒寧舍不同,有錢捐的呀」...


另外,我也真的見過不少出身好的人,是謙虛、低調、而且很懂世情。

而 Elvis 說的那種「出身一般,後來有成就」的人,又真的常以「我捱過,吃鹽多過你吃米...」來強調自己是火鳳凰。又對出身不好的窮人涼薄嘲諷,其實說穿了,就是想說:「看!我上了岸,我本來就是出眾的啊 ~」這種潛台詞。

Imagineer said...

好多謝你的文章,特別是最後一句。
而家香港社會的階級似乎己經定型,並shift向M型社會。大部分人對物質的基本要求很容易得到滿足(打份工),以至白手興家越來越少。最近代的白手興家人物是黎智英、李家誠...近幾十年來竟然沒有後浪?! 似乎低微的出身於階級尚未定型的社會才可發揮更大的作用,一旦階級定型上流出身明顯較具優勢。

Anyway, 我相信你筆下幾位Web2.0創業的青年將有一番作為。更重要的是令更多人相信自己是後浪。

Kris said...

出身不同,起跑點差距可以極大。在看「王迪詩」,有段說DGS的女孩不知為何,像是一出生就懂得游泳、彈鋼琴和講英文。而我相信,她們的技能何止這些。要不是家裡有錢,誰供你學這樣那樣?

出身差出身好,的確在兩條起跑線上,可能是你加速,也可能是對面條的自己減速,總會追得到的。只是,需要多少時間去追。追不到是應該,追到是奇蹟。沒什麼好自卑(或因自卑而自大)。

正如黃仁龍追一世也追到何東家族,不
過是黃仁龍已經爬得夠高了。

Leona said...

都說下筆時有些地方自己也還想得不清楚,因此得到各方指教,受益匪淺。以下回應一二:

Alex:
謝謝。
其實這不是什麼好文章,有些問題根本說得不清楚;不過你提到和ibank與大企業的朋友談過,我猜我們大概有著相似的相法,特別是「我們是否已假設了某個標準,不是某種出身的人一定達不到?」,對不對?
以後多來交流交流。

薯麥:
可憐。想起呂大樂在《四代香港人》裏面有一句話:「對第四代人而言,個人性格是奢侈品」
是父母都為你安排得太週到了吧?

Galileo:
阿哥你說出這句話,我覺得好安慰。
在香港,要走一條off-track的路不容易,但幸好同路的人還不少。

明:
中國人說「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
這樣看,自己能話事(i.e.讀書)的,又有多少?

癲狗:
說得好。看不出你小小年紀,觀察力倒挺強呢。

maren:
我與你心有靈犀。希望再過五年、十年,我們可以很驕傲地說:這一切,全部靠自己雙手賺來。
小時候曾很豪氣地和小男友說過這話:不能決定自己的出身,但能決定自己子女的出身。哈哈,很儍很天真。

喇沙仔:
很認同你的話。只是我還未到你說那個階段。
過些日子,望能像你這樣說,「It does not matter, because what is important is the present. 」

大文:
來自傳統名校那個,真有點令我O哂嘴。
好像太處心積慮了。

Philip Wai:
各抒己見而已,那裏是討伐。來來來,我們好好說:)

(1)Freakonomics的例子舉得好。這本書真破格,一直是我的favorite.
(2)因為找一點資料寫作的關係,我上過Forbes的富豪排行榜,見到大多數上榜富人都是self-made的,其中當然包括Bill Gates / Steve Jobs。可是在香港,這情況卻少見。很值得檢討。
(3)同意出生只設定了跑道和起跑點,而未來充滿變數。但你想一想我舉的那兩位少女,就可以想像未來的路可以多不一樣。
(4)把甘乃威和陳淑莊比較有點格格不入,因為除了你所說的出身平民外,二人實在太南轅北轍了。我見過陳淑莊,她很有明星相/觀眾緣(內涵我不敢講;事實上要考入HKU讀LAW,完成PCLL加入大律師之列,不是真的那麼難),甘乃威卻欠奉。有時從政和加入娛樂圈真的分別不大,都是講眼緣。

anon:
嘩,打啞謎。

港生:
看過蕭小姐的精采獨白了,真的受不了,哈哈哈。

世澤:
二少另起爐灶自己做生意,相對其兄,我對他比較有好感。
又,同意家教真的很重要。

新移民:
是的是的。這是個非一般新移民。
她來港時只有五歲,其實沒有太多需要「擺脫」,是傳媒太一廂情願了,我引用時不應照單全收。
但是,我相信那女生的確毅力過人。

過內人:
香港是個英雄莫問出處的地方。所以我很愛這個城市。

Elvis:
都說出身好又掛在嘴邊的,是那些自信欠奉的人了。你的朋友,如「大夫」吧,不會如此小家子氣。

Feheart:
咦,你這個說法有趣!

imagineer:
你的blog我好像看過,請問你以前也來過是吧?
你說得對,寫那本web2.0書的其中一個小小願望,是希望告訴讀者,瞧,他們全靠自己闖。
你提到「似乎低微的出身於階級尚未定型的社會才可發揮更大的作用,一旦階級定型上流出身明顯較具優勢」,令我憶起一位商科大學教授講過的話──文獻指出,一個社會的GDP和它的創業率呈現一個有趣的「U」形關係,即GDP很低和很高的地方,人們都勇於創業(前者是需求型,如內地、六十年代的香港,後者是機會型,如美國),香港,如同日本或一些歐洲國家,正處中間,因此近年創業率頗低。
且看未來能否轉勢。

Kris:
說得好。
你能說這番話,因為你還在大學。到你踏入社會,特別是最初那幾年,見到某些人腳下的跑道會自行加速時,希望你記得自己說過的話。

Philip Wai said...

  香港例子近年仍然不少,只不過成功者尚未達超級富豪級數而已。除了國內資本,近年香港的豪宅市道其實由一眾廠佬(內地設廠香港老板)支撐。
  SOHO張欣,八十年代新移民,由工廠妹開始,奮鬥成國內十大女富豪。
  飛達帽業顏寶鈴,八十年代新移民,由工廠妹開始,去阿特蘭大可樂總部談判時英文也說得不好。
  玩具大王蔡志明,不用多說了。
  反面例子,你看百貨大亨永安郭氏和先施馬氏,相對來說他們在富豪中急窮了三十年,可見「出身」可能只可當降落傘和救生衣而已。
  成功在任何年代都難,創業多但倒閉也多,Fast Growing Sectors年年都在不同行業出現,出人頭地永遠都有可能,但不一定要做到超人四叔。(有車有樓錢夠用三世因而唔上市唔想出名唔想捐錢唔想出事的人在香港多的是!)
  客觀看,雖然貧富懸殊拉闊了(畢竟knowledge economy令收入加速分化),但歷年本地新晉millionaire數目仍不少。有時我們看問題太依賴感覺,而忘了找數字或正反例子支持。
  香港不可能再有小販成大亨,但比較其他地方,香港的法治和公平令「努力、專業加運氣」仍有出頭天。

oz said...

Leona,
為使大家轉移去一個更重要的話題,小弟中午經過官塘APM,所以入去商務為大家尋找[這双手雖然小];從而有以下的對話:
我:點解新書架有Blogger005和00X(是Miuology?和台灣學生妹blogger在同一出版社新書),為什麼沒有這本更好看的書?(thinking the answer would be all sold out!)
店小二:(很禮貌地)讓我看看.
(5 minutes later)
店小二:先生,係唔係亦舒本書.
我:#%&*㊣$¥(仍然冷靜地說)亦舒又點會係新書!係同一出版社,好多人想買嘅同名書,你check清楚你電腦先.
店小二:再等等吧.
(Another 5 minutes later)
店小二:電腦無呢本書.
我:(開始唔高與)唔係吖嗎,呢本書都冇,點解有另外嗰兩本?
店小二:咁你要自己同出版商問問.
我:#%&*㊣$¥*?
最後,不得要領,懊惱而又失望地離開案發現場.
也希望你問問出版商同一問題,可能答案是已經在書展賣完第一版!

Perennial_Loser said...

Philip Wai 兄,恕我擡槓了。

白手興家這回事,不要看得太神。

莫忘近年以炒東炒西為尚,「朝為田舍郎,暮登 Gaddi's 堂」,何足道哉!更莫說,若論當下,造廠出身者要嘛是早已上岸,要嘛現在像佘先生一樣苦哈哈。若論 B Gates,亦莫說其父本為大學教授,家道本饒;尚有 Donald Trump 其人,父親本為紐約地產富商,生子青出於藍而矣。

樂觀,不過是悲觀之外另一種感覺而已。望梅止渴,也要有個限度。The door isn't closed yet, just that it's closing, alright?

Leona:
最愛看科舉掌故;「出身」這回事,一看見便千言萬語,無從說起...哈!

Elvis 兄:
稍有小成,趾高氣揚,顧盼自雄,攘天之功,在港常見。有此「大頭症」者,由中產以上,不一而足,是故每論此輩,不免動氣。

陳大文部落 said...

樓上 oz 網友,你咁問呢唔係幾好,我就會咁問喇:


陳:我想問問你地要買夠幾多錢書至有送貨?

店:下? 點送貨呀。

陳:我要全套鄧聲興 + 東尼 + 清明上河圖 + 金傭連 DVD full set ,你地收唔收黑卡呢? ( 拿出百事達黑色會員卡揚一揚 ~~)

店:啊 ~~ over 4000蚊喇,你係送去邊度?

陳: IFC。陳黃張李羅 Elvis peter paul and Mary 律師行既。

店:無問題!!! 有同事過海。

陳: Sorry 仲有一本...Um...姓黃既..咩...手..雖然小,我都要,要二十本。你知唔知有無架,我要齊一次過買喎。

店:Sir ~~ ok no problem 我check 電腦,再問代理!俾一分鐘我!

陳:OK。

店: 有!!! 有現貨!

陳:俾一本我先,我有兩個 client 要趕住睇。

----> 買了。 Done 。

陳:其他既貨,嗱,你俾你書店卡片我,我秘書會打俾你安排既。唔該。

店:多謝晒先,喂,喂陳生,唔阻你。唔阻你。

...........

Perennial_Loser said...

Oh by the way, if it's true that "you fail just because you are not good enough", should I say the suppressed landlords and industrialists in those commie revolutions "not good enough"?

Or, were the 土豪劣紳s scattered across the world history "too good" to meet some miserable ends?

Hey, many of these people worked their arse off and used whatsoever smarts available to create that kind of wealth and achieve the higher social status - when we measure "failure" and "success" with "achievement", aka. wealth and social status. They should be "good", and "so good"!

The "failures" might not be that 酸心眼 if such cliches are not so often highlighted in the coat of "positive encouragement". The camels doesn't quite need this extra straw, if decency is less forgotten in this age.

Perennial_Loser said...

正誤:

(1) 青出於藍而矣 -> 青出於藍而已
(2) camels doesn't quite need -> camels don't quite need

又灌多個 post,唔好意思呀 Leona~~

oz said...

樓上陳生,

難怪我幾十年都碰壁,原來就欠缺你那種finesse,多謝指導.

Martin Oei said...

我也好歹是半個廠佬子弟,我可以說,田二少肯創業,但不知自我檢討為何物,結果只是另類敗家,由G2000、九鐵、語常會無一不如此。

maren said...

萬事一去到極端, 事情總會出錯.
將意見踢到去極端, 任人怎說, 對方總會出錯.

leona, 你的blog真係好紅啊... 觀眾留言留了成個網誌在你的留言版裡...=-)

Leona said...

maren,都是大家賞臉、都是大家賞臉
(豆大的汗啊...)

大文與oz:說起來我也好不慚愧,大概是太名不經傳了,才叫讀者多番碰釘,不好意思啊
明天我就到紅出版反映意見去!!!
(好像不是自己的問題似的...)

Perennial_Loser said...

話時話 absolute 同 relative 個比較幾有意思。

不妨睇睇以下兩個 illustrations:

(1) 隨街捉一千個人問,Kim Robinson 同雷鼎鳴大教授相比,邊個成就高啲?

(2) 有兩個人,同樣月入十萬,某甲係開雲吞麵大牌檔,中三畢業,某乙中大 MBA,某上市公司董事。搵一千對父母問下,會揀邊個做女婿?

成就唔係冇 absolute,不過 absolute 嘅嘢只係 overall set 之中嘅一啲 parameters,整體嚟講都係 relative,一個比一個,越多「餡」越好...
XD

Galileo said...

正好我係廠佬子弟,今年大選加奧運,紙價油價人民幣,樣樣玩到死。

理文係越南幾乎出事,鴻興行內人人都知賭輸一鋪清,幸好未如佘先生一樣苦到貼地,至少仲有地方住。

阿爸近年口頭蟬,肯定係「算啦,間廠預左無人接班啦」。

Cora said...

haha, I think the post is really interesting! what is 出身? family? education? My family is kind of lower-middle class, but I was studied in a traditional "noble" school and got several As in HKCEE. Can I be classified as 出身好/壞?

Actually I agreed most is what one of the bloggers said, just like someone are borned rich/ pretty / smart while the others are not, I guess they are definitely more advantaged in the society! Just like playing card games, different people got different combination of cards, what we can do is try to play the game well (with our own standard) with the cards given and make good use of the rules. You can win easier if you get all the Aces (you can still lose the game if you are not careful/smart enough), and your victory is more impressive if your cards are really bad.

Just try our best to play the game, and don't blame the cards/luck - it's the game's rule!

Leona said...

Dear Cora,

I was wondering are you the Cora I know?
:)

Your comment reminded me of one line Prof. Pausch said,

"We cannot change the cards we are dealt, just how we play the hand."

You left a very good remark for my article. Thanks!

said...

命、運、風水、陰德都是框框(話說回頭,為什麼積陰德不能自已話事﹖),但即使框框再多,也不等如框內空間小得無法自處。

怎說呢﹖就像即使不能衝出地球生活,但既然一生往往也未能窺世界之百一,又何苦先舉頭輕嘆﹖

Anonymous said...

“Success is to be measured not so much by the position that one has reached in life as by the obstacles which one has overcome while trying to succeed.”

— Booker T. Washington

~engima

Imagineer said...

對!我曾留過言的。
大部分時間是忠實的CD-ROM

我的blog很少update, 每隔一年半載才有感而發。

還有少許補充: 我認為沒有必要選擇怎樣衝量成功吧,因為就每個人自己看待其他人的成功而言,無需作一統一的標準。
我猜relative的角度,是因為覺得成功對出身差的人來說不公平。但如果以此角度來衡量,豈不是對出身好的人不公平?他們也沒有權利去選擇其出身的好壞呢。
其實欣賞自己所欣賞的就行了,我自己就是這樣衡量: 如果Absolute去衡量是較成功就用Absolute,反之亦然。

Philip Wai said...

200% agree with Cora said:
"You can win easier if you get all the Aces (you can still lose the game if you are not careful/smart enough), and your victory is more impressive if your cards are really bad.

Just try our best to play the game, and don't blame the cards/luck - it's the game's rule!"

這就是我的原意,「出身」很多時候淪為藉口。

澄清一點,無意傷害廠佬及其子弟,我老爸也是七十歲仍不能退休又無人接班的細廠廠佬,不過在國內,員工二千以下的都只是細廠,老板其實都只是另類自僱人士而已,近年前買豪宅的不是細廠佬(印象中2005年的HKET有報導過廠佬買豪宅現像)。

同意去年中開始大部分廠佬很慘,但我舉的例子只是想指出無論任何時候,就算不做金融地產也有人白手興家!

鴻興出事係因為CFO同HSBC賭大咗,好似同業務無關。

南杏 said...

出身多半會影響未來。如果家境不好,就是定下前路,也得為家人著想。這個看法,沒有詳細的統計過,只是身邊有人真的如此,便說出來分享一下。有個例子是,他放棄了讀數學,也沒有再花時間讀博士,只是進入某大軟件公司做工程師,一直至今。心中不是沒有覺得可惜,但是他更想自己的家能早日擺脫困局。

Absolute 和 Relative 的討論不容易。因為Absolute雖然一視同仁,卻忽略本來手上已有的籌碼;但是Relative……所謂Achievement 的Accumulation,又如何量度呢?

先去開會,最近真忙。沒空發表垃圾了。XD

Anonymous said...

「出身」很多時候淪為藉口。

『「出身」很多時候淪為藉口』很多時淪為縱容/漠視不公義的藉口。

導彈-反導彈-反反導彈-反反反導彈的遊戲,玩之無味,棄之有憾,還是到此為止好了。

本科生 said...

兩個女孩的未來會如何有太多可能性了。

人治社會如內地,「出身」對個人發展的影響較可預見。

林芸生 said...

其實當日我和阿tim一看你的新看港人,便已不約而同說,當中缺乏最重要的新移民聲音。

只覺是一班在殖民溫室長大的小朋友,在那兒不斷說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夢囈,全無共嗚。

小汀 said...

因為你這篇文章,我也看了亦舒的"從前有一隻粉蝶"。稍後也會寫一篇讀後感,(說得像交功課似的,哈哈)

也早已看過這四十則留言,當中我最認同的南杏的觀點,於是不再重覆了。

節錄了宋小姐的話做開首最適合不過,不過我更有共鳴的是她另一句話:你我無依無靠,可信的只有自己一雙手。有時會想,有父母不等於有依靠,可能分分鐘倒過來被依靠,最可信的,還不過是自己的一雙手。

林芸生 said...

對不起,話說得重了一點,只是我們的直觀感受,也不是甚麼很嚴重的問題,只是既然提到新移民,便順便說來給你參考一下,並無冒犯之意。

Leona said...

芸生:

你們也太過份了──有意見幹嗎不早提出來呢?
:)

《新香港人》的構思從一開始,就希望引入更多「第四代」的聲音,因此除那幾位固定寫手外,一直物色不同的人客串。引入「新移民」聲音的想法,我一直都有,只是一來《新香港人》地盤未穩,需按步就班,二來我還未物色到人選──說實話,新移民不說,本地人多半不知道他的身份。

話說回來,我一開始就把你的名字加在我的名單上,只是你是他報的評論員,擔心你有不便。若你感興趣,捎個電郵來詳談如何?要不直接些,寫篇文章進來吧。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