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食家

獨個兒到公司附近的小店吃水餃,碰巧遇上食家與妻子坐在鄰桌。
聽到食家與小店老闆有趣的對話:

食家:「這芹菜水餃好像帶點兒酸味?」
老闆:「我們的芹菜都是每天新鮮弄的…」
食家:「不,不是說它變壞。你看,這幾隻我都沒沾醋,怎麼會帶酸味?」食家把碗底翻給老闆看,比劃著。
老闆:「我現在叫廚房馬上煮兩隻出來嚐嚐。」
食家:「你們餃子的餡裡有什麼?」語氣好奇,不像在找碴。
老闆:「唔…我們的芹菜水餃裡放了一點酸筍。」
食家:「呵,是酸筍嗎?那就對頭了、味兒就對頭了!呵呵。」食家很開心,彷彿放下心事,高興地舉案大嚼,並繼續和妻用國語交談著。

我一直埋頭翻雜誌,沒有留意食家坐在鄰桌,直到出現以上的對話。
當時我心想,誰這樣嘴刁,連這麼丁點兒酸味都嚐出來了?
一抬頭看到是他,額前一絡白髮,馬上恍然大悟。這倒毫不令人意外呢。

我爸也是很嘴刁的人,對食很講究。從小聽他講煮與食的藝術,習以為常,不感興趣,只覺得他不讓我吃街邊的魚蛋和拒絕沖泡即食麪的做法太固執。直到有一次吃湯圓,爸無意中說了一句話,終於讓我服得五體投地。

那是一家專賣寧波湯圓的老店,一年趁過節,我專門買了兩盒芝麻湯圓回家,煮好。
爸嚐了一顆,我問,如何?有沒有名大於實?
爸說,不錯,很好。我追問,怎麼好法?我想,是皮子薄嗎?是芝麻香嗎?
爸說,那搓芝麻芯子用的油,是上等的豬油,新鮮,肯定是自家熬製的。這家的湯圓做得不錯。
見到我那目瞪口呆的樣子,爸樂了,還絮絮地向我解釋上等的豬油如何煉出來。

我真是服了他。
一般人吃湯圓,骨一聲吞下,只會說好吃或不好吃。電視台的姐仔,主持飲食節目,最多加兩句:「譁,相當好吃。好滑。好甜。」然後作狼吞唬嚥狀,無以為繼。
爸卻會得品評那一小口芝麻芯子用了什麼油,好抑或不好。
人家說要三代才培養出吃與穿的品味,我只知祖父是個讀書人,來自書香之家,但他離世時,爸只有七歲,也不知道爸的品味從哪學來。
很佩服傳統讀書人對生活細節的講究,因為這份執著,令本來枯躁的生活平添許多情趣。

說回那位食家。當天另一件令我對他有好感的事是,他在追問老闆時,絕不是一副咄咄逼人的駕勢,倒像是一個好奇的學生向老師查根究底的姿態。好脾氣。
要知道,現在許多人到外面吃東西,仗著「老子有錢」,稍有不滿即大興問罪之師,又要換又要賠;或擺出一副很會食的樣子,質問廚子「這湯怎麼有異味?」、「牛扒太老了」等等,讓人受不了。品味沒看出來,修養欠佳倒是明顯不過。
我只記得小時候在外面用膳,大人總會教我們,若食物賣相口味不佳,或嚐到丁點異物,靜靜把剩下的撥在一邊就是了,不必聲張,莫叫人難堪。
現在的風氣,是否不流這一套了?

我覺得食家除了教人食外,還應該考慮教人食的禮貌──即使這本來是幼兒園的課程。

28 comments:

bratrice said...

「食家」之前做電視飲食節目,唔似咁識食喎。可能是節目製作質素不合。

另對現今之狀的形容真好。風氣好像是不批評就代表自己唔識食,所謂「狗屎垃圾都放入口」咁,你看開飯就知。

更多人是,質問侍應一輪,找經理來再質問一輪,大吵大鬧之後,經理說「免加一」或贈以現金卷,或多贈一客甜品,就即刻開心返,好食返,可以再來。不知道這應如何理解。

Eric Spanner said...

Bratrice: 看怕是恃惡換好處吧。現下城中各處,都演用惡當實力,爭這索那的戲碼。惡了,就像有氣勢,也跟對方賭一把:我賭你會妥協,你怕我會升級不好收拾,結果,我(又)贏,免加一現金卷甜品放寬等等等等到手。

妥協者多,鬥硬像是昔日的服務態度,不問時地人的恃惡繼續有效。

癲狗 said...

我幾記我老豆講過一句我覺得好啱的, 佢話本著實驗精神自己落手落腳乜都買番嚟煮, 就會越食越多味.

除非每次食完嘢都有機會問番個廚師, 如果唔係好難知道人地用咗d咩細微嘅variation.

而家莫講話識食識煮, 我見過有舍友連電飯煲都唔識用 = = (佢以為將d米到落個煲到合埋開制就ok, 好在佢唔係用緊我個煲咋)

readandeat said...

癲狗:

你這個電飯煲故事不夠我這個「驚」典了。

朋友買了新電飯煲,說要煮飯給大家吃。結果過了一會,她打開煲,話:「咦,乜裡面冇飯嘅?」

Leona:

你爸很會吃。我沒你那麼好福氣了。

小瓶子 said...

我只記得小時候在外面用膳,大人總會教我們,若食物賣相口味不佳,或嚐到丁點異物,靜靜把剩下的撥在一邊就是了,不必聲張,莫叫人難堪。

-----------------------------

比钱买野食, 当然不会如此客气啦.

connie :) said...

呵,讀書人,不知還剩多少? 更別說他們的情和趣矣。讀董橋和杜杜把筆玩墨,對年輕一代他們可像外星人呢。

我舅舅應能與您爸爸談得來!

傑 said...

物質生活上改善了,可惜人的修養嘛...反而差了。
不過文中那位食家問人家裡頭包了甚麼好像有點不對位。這位老闆還好,沒有一點敝帚自珍的意思。要是換一個老闆,可能人家以一個商業秘密弄得大家不愉快

南杏 said...

這是個禮崩樂壞的新時代,甚麼都加快,加速,效率提高的背後,便是藝術的衰微。藝術需要時間去培養,不說畫畫,不說雕刻,生活的藝術,亦是同樣道理。

所以,現在的風氣,的而且確不流行這一套了。總之,思想感情都簡化吧,例如用語也會愈來愈潮,四字詞語也不夠精簡,只用兩個字,一個字,甚至一個音……

吃,最重要。但人感覺都麻木了,所以甚麼都一概而論:

「碗野點呀!」

「好正lor!」

愛,也重要。於是:

「分手啦!」「點解呀!」

「無feel!」

當然,現在更多是已經不答的了。方便過方便麵。

kallman said...

隱惡揚善,在現今社會,很難得了…

另外,現今有錢人多,但真係識食之人,卻並不按比例增加…有不少人依然抱著「貴就係好」的心態去飲飲食食,傳統的飲食文化正逐漸式微了。

kallman said...

隱惡揚善,在現今社會,很難得了…

另外,現今有錢人多,但真係識食之人,卻並不按比例增加…有不少人依然抱著「貴就係好」的心態去飲飲食食,傳統的飲食文化正逐漸式微了。

Martin Oei said...

要識食,本身好重要係生活態度,同自己識煮。

像那位食家,知道酸笋因為食家本人就懂包餃子。你父親,更不用說了。

同埋注重品味的人,定必平日生活細節上,已經留意這些小節,否則何以這樣嘴刁?

依家好多人,以為貴就係好,同埋錢多唔識食,一方面好多有錢人,生活細節就一塌糊塗,不知所謂。另一方面,現代人不懂煮,你怎叫他們吃得好?

街邊魚蛋,基本不碰,即食麵也可以好吃,但一定不多。住在北角,工作在北角,不試琴行街的雞蛋仔是笨蛋。

癲狗 said...

readandeat:

你朋友以為自己買咗叮噹的"美食巾"XDD d食物唔駛煮會自動出現哈哈

小瓶子:

就是說, 即使俾錢, 都唔係大哂嘛
呼呼喝喝, 根本係專登落人面攞彩嘛

Galileo said...

睇「食家」食相已經穿曬底,但講羊講南洋佢係得。學導演講,人家都係拍戲多見識多。

請教廚子好考功夫,一般廚子少開口,曉做不曉教,於是問者火起,答者無癮。一篇食評可能只係出上一兩句做法,但背後記者可能要同廚子吹水上個多小時才拿到該一兩句,而且要回去咀嚼才明白到底在講甚麼。編輯個時教我總之要問,同埋跟廚子慢慢傾,如此就算唔識食,寫出來也可以見人。

下一代要出食家更難了,食材大變,少了江太史那些大家族留有家廚,傳統的更易失守。最明顯的,是少人食出雪雞、冰鮮雞同走地雞分別。

細節係最難跟足,有時跟廚子做完訪問回家試做,硬係差上少少。那些神來之筆就是一般人最易忽略地方,唯中國人最劣係成日講秘方,樣樣記係腦,跟住廚子離開世界,下一代食到既又已經失卻神髓。

題外話,近來某大食評網真係睇到人滴汗,好難理解點解有人連粥底咸到死,無米香都話好食。

tintinbright said...

Umm ... 那位食家, 是唯X 還是 Galileo 認為的蔡San 呀? 比較喜歡唯O, 對吃的文化知之甚詳. 文章亦常常題及女兒, 我想與你的爸爸很夾 ^o^ Lucky You!

Yvonne said...

just drop a line to let you know, i bought your book online ... glad i found it. :)

Yvonne

Vanvan said...

Leona,
說得好。

現代人越來越沒有教養倒是真的.
那天在中環吃飯,隔幾台有個約兩嵗的小朋友在大吵大鬧。。。可憐他父母還表現出買他怕的樣子,爺爺嫲嫲還逗他笑。。這就是我們的下一代嗎?

不是應該叫小朋友吃飯的時候靜靜的嗎?難道附近的人也就要因爲您教子無方而活受罪嗎?

現代父母口口聲聲說尊重小朋友自由發展,其實也是不是要教孩子想想尊重其他人呢?

alvin said...

tintinbright:
會說國語又一撮白髮的倒應是有幫蘋果和經濟有寫專欄的李先生,而不是唯先生和蔡SAN。 李生本是上海人也曾在他文章中說包餃子的事,他老婆本身就上海人,自然是可以用國語去交談吧。

tintinbright said...

alvin

What a coincidence, Mr Li (shun yan?) also has a cute (witty??) daughter ^o^

shizuoka2002 said...

Leona,

原來妳跟Erica是同鄉,是否跟她一樣識煮兩味呢~~~~~~?:)

P.S.我吃東西毫不嘴刁,因為我覺得能生存到最後是要緊的事~~~~~~:P

Daniel.

許港生 said...

如果出埋食家個名,味道略嫌過濃,食落有繕味...
而家咁樣味道剛剛好!正!

Leona said...

bractice:
是呀。所以我都不大看寫食評的網站。

Eric Spanner:
你說的「賭一舖」/妥協,真一語中的。

癲狗與讀吃:
我爸說他只是饞嘴而已,不是什麼食家。
說到電飯煲的笑話,你們這兩個的真是好笑得無以復加。
XD

小瓶子:
付錢的一方也可以對別人寬容吧。
如果你的客戶恃著「反正老子付了錢」對你不禮貌,相信你也不喜歡吧。

connie:
對呀。讀書人除了才學,還要有閒心。我等俗人,就是閒不起來。
又,如果有一天讓他們在飯桌上相遇,必然喋喋不休,我們大可以撇下他倆大吃大喝:)

傑:
咦,你看文章很細心呢。
老闆看來是個老實人,對別人的提問倒是很大方。

南杏:
說得好。
不但禮崩樂壞,連用詞也越來越單調乏味。

Kallman:
對,有錢不等於有品味。所以才有三代才培養出吃與穿的說法。

世澤:
同意。
說到北角那家雞蛋仔,早兩天坐在旁邊的實習生才去買了一包請我吃呢。好滋味 :)

Galileo:
阿哥如果有心朝這方面發展,光是尋根究底與不恥下問,已趕過人家九條街。
有些東西,還要講天份呢。你絕對有。

TinTinBright:
客氣客氣。
你好像對食家的女兒更感興趣呢,呵呵。

Yvonne:
謝謝:)希望你會喜歡。
聽說門市終於有貨了。

vanvan:
成功留言!
我覺得你說得比我更好。說小孩惡劣,倒底是他本人之過,還是長輩之過?

alvin:
你有當福爾摩斯的潛質!

Daniel:
家有廚神,當然不必自己下廚啦。

港生:
還是你最知我心。
不是鱔的問題,食家是誰不影響文章重點嘛。

CR said...

李先生的太太是北京人。

不過,我真覺得現在的人教養越來越差,有錢,不是大晒的,但是好像不是個個明白這個道理。 

Martin Oei said...

覆cr:

因為現在家庭的長輩,越來越不以身作則。

一般舊派家庭,或南洋世家,都會教子女兩點:

1. 有權有勢有名,且留而不用,因為一用就要付代價。
2. 自己雙手創了點成就,才談繼承祖業(當然能成家立室更好)。

你看現在做富豪的模樣,再看他們的子女,不禮樂崩壞才怪。自由黨簡直是禮樂崩壞的人辦,簡永輝唯一不算。

過內人 said...

Leona

你說得對,不好吃的話,你罵他也不能給你好吃的。何況,你認為不好,店內吃得津津有味的人多的是。你大聲說不好吃,對其他人也不禮。

我的習慣跟你差不多,還可以吃下去的,算吧,因為始終是食物,總不能浪費。下次不來算了。

真係吞不下去也有。放下筷子,叫埋單。若是老闆、老闆娘看到你吃一口就叫埋單,也心知不妙。有的,不好意思的走過來細細聲說:「係唔係有乜問題呀?」有禮貌的,我也會細細聲跟他們說問題的所在。有的聽過後認同的話,會這餐不收錢。不過我堅持會付錢,飯菜不好,租金燈火也要付吧。

大叫要換要賠我也見過。既然他要露底牌,就讓他們露好了。

相信你現在沒有那麼忙吧
注意身體

Galileo said...

簡永輝,有日收工去上水坐車,見到佢頸、手戴住幾仔粗金鍊派傳單,我唔係反對有人有家底,但唔需要係車站呢類爭取基層小市民支持的地方話畀人知你有家底。

第二日,到一班拿住LV同Gucci既阿太派,兩日傳單都幾乎派唔出。

近日,自由黨已經得返請返來派傳單既普通阿姐。

Martin Oei said...

To galileo:

我認識的簡生,以至簡氏家族的人,唔計牙擦到爆的簡炳墀,平日係好樸素。最好你唔知佢姓簡。

粗金鍊係俾新界原居民睇,今年幾個黨都爭原居民票,民建聯、自由黨、公民黨打得亂晒籠,鬼知你邊個打邊個。

至於田北俊搵著住LV嘅友仔嚟派傳單,只可以講:無眼睇佢。

Leona said...

CR:
你好。看你的博,似乎看不少友報副刊文章,怪不得對食家頗有認識呢:)

過內人:
謝謝問好。
九月一日截稿,多忙一個星期而已!

cr said...

Leona:
:p
因為好悶,又不喜歡做運動,所以就看報紙囉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