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青出於藍・之二

我問老師,教過這麼多學生,女兒沛沛必然是你教得最成功的了?
沛沛剛升上小六,可以在一天內讀完一本十多萬字的英文小說。
老師說不。
家裡那個七歲的小兒子添添,更加經典。
說罷又搖搖頭。顰著眉說,添添好像完全是天生的,沒有怎麼教就成這樣子了。

添添令人歎為觀止的地方,和沛沛完全不一樣。以下是兩個有關他的故事。

話說婆婆生日,到家裡來慶祝。
哥哥滔滔,花了一個下午,做了一個迷你的蛋糕出來(擺設)送婆婆。
姐姐沛沛,眼見弟弟如此積極,不甘後人,也把以前做的一件手工拿出來翻新,費了一點勁。
小弟添添,什麼也不做,還處之泰然。

就在大家都不在意的當兒,添添忽然拿著一個紅封包出來,奔向婆婆,雙手奉上:「婆婆生日快樂!」
裡面封了一元五角。
只是一元五角,可是瞧添添那憨厚的模樣,還有情深款款的樣子,婆婆簡直甜在心頭,笑不攏嘴。
添添一著奇招,輕易擊倒兄姐。

更令人嘖嘖稱奇的是,晚上婆婆回到家中,卻發現麼外孫封的紅封包不見了,心痛得不得了。
家裡一找,紅封包好端端的擱在屋子裡。
是不是添添孝敬了婆婆後,又把「道具」取回呢?沒有人知道。
大家只曉得,添添當晚是一分錢成本都沒花,就已成了婆婆的甜心。那個位置,誰也爭不了。

又一次,老師答應了如此這般,就給添添一千元作獎勵。
添添問爸爸:「我不要港幣。可不可以給我人民幣呢?」(記住,他只有七歲。)
老師心裡也是一驚,但不動聲色,還價:「人民幣也行,但只能給五百。」
添添想了又想,答:「那我不要人民幣了。我還是要一千元港幣。」
老師掏錢給他。
添添接過以後,抽出其中五百元問爸爸:「這裡是五百元港幣,爸爸給我換成五百元人民幣可以嗎?」神態很是認真,又帶幾分儍氣。

老師和他來往幾招以後,最終給了添添五百元人民幣。

後來,添添就利用他那五百元人民幣,抽出一些,問奶奶換一些台幣(當然以比外面優惠的匯率)、又問媽媽換一些馬幣(也是以比外面優惠的匯率),然後又換回港幣(對,以比外面優惠的匯率)。過了一些日子,老師赫然發覺,添添那五百元,已經漲到七百多元了!

這小胖子的財技耍得出神入化,空手白刃,我看他將來什麼都不用做,一門心思當上市公司主席好了。

小孩聰明到這個地步,如果家庭不注意,很容易誤入歧途,因為捷徑太容易走了(我有一個女友的弟弟正是這樣,中二就輟學,不多久已成了黑道的小頭目,有錢起來會忽地買一個名牌錢包送姐姐,要不多日沒影兒,年紀輕輕已出入教導所。我女友是個會考狀元,聰明尚不及弟弟,後來要花盡心思把他扳回正途。)。
但在老師家卻讓人放心,因為他們一家人都正直。
原以為教出沛沛已不容易,看來添添才是老師最大的挑戰。

說到這裡,回想去年生日在他們家裡過,添添過來摟著我時,甜絲絲地說,姐姐你好香哦。雙手抱得更緊些。
我嘆息。才幾歲的人兒已這樣會討女生歡心,將來還得了?
僥是如此,心都軟了。

這小子將來莫非會是個韋小寶?

13 comments:

Perennial_Loser said...

令師幼子,竟有《魔煞》那約翰的影子。可畏也。

readandeat said...

讀完你這篇,很驚。

Anonymous said...

小時了了, 還有童真嗎?
當然比起那些被寵壞了的小霸王, 他們應該沒那麼令人頭痛。
但如小弟添添般「工於深計」, 實在可怕。

Kris said...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小時已經懂得賣弄小聰明,肯定是壞事。很多天資聰穎的人,就是停留在此等小聰明上,再不懂向前走。
大時做人處事,需要的始終是大智慧。

shizuoka2002 said...

Leona,

善泳者溺於水.

如果沛沛真是如此聰明,倒不如培養她做生意或從政吧~~~~~~:)

Daniel.

Leona said...

P_L:
是電影嗎?哎沒看過

readandeat:
哈哈哈

anon:
說工於心計,那是成人用了自己的思想來衡量小孩的行為吧...小孩其實沒想到這麼複雜的,我猜:)

Kris:
對的,但也要看他成長的環境如何
我們走著瞧:)

daniel:
哎...你們都只看見負面的一面...

shizuoka2002 said...

Leona,

不是正面負面問題,我反是覺得既然轉數快,以上兩項工作適合她~~~~~~:)

Daniel.

maren said...

現在的小朋友, 資優的, 很是驚人.
我以往亦訪問過一些天才兒童, 詳細忘記了, 總之被他們的對答嚇呆了.

Kris said...

成長的環境嘛,見過不少這類小孩,最重要是不要讓他們以為所有事都是理所當然的。賣弄一下小聰明就能得人歡心、辦妥事情、事事都得心應手,習慣了以後很難改。幼時必須好好教育。

愛理不理也好,反正長大後總會遇到一兩次滑鐵盧,到時就自然明白了。

聰明必會反被聰明誤。

駒 said...

粗略計算,妳這個月出blog文的頻率,好像再次頻密起來。是為期經年的工作經已完成嗎﹖如果是,恭喜了。

tintinbright said...

Some random thouhgts:

“哎...你們都只看見負面的一面...”
這可是作者的責任啊 :P, 讀者的perception往往被作者所牽引 …當然寫blog不如寫editorial …細想, 傳媒往往spin左spin右, 大眾的想法, 有時亦祇是一個perception

“沛沛”
良好的閱讀能力正是高明武功的基礎, 他日行走江湖, 定必有一定優勢. 不過叻女很多時被冠以港女的同義詞 (可能是吃不到葡萄的港男干的), 小心小心.

“添添”
同意妳說” 工於心計,那是成人用了自己的思想來衡量小孩的行為吧”, 不過’ 取回’ 婆婆的利是, 則涉及integrity 的問題. 小孩子不當的行為, 必須糾正吧?

Daniel 的提議, 甚苟同. 成年人不應為小朋友設框框, 叻仔一定要做律師醫生, 從商從政嗎? 其實後生可畏, 青出於藍, sky’s the limit. 設一個mould, 祇會窒礙孩子的發展.

shizuoka2002 said...

tintinbright:

就算我是她的爸爸,也沒可能叫她以後做或不做甚麼事情~~~~~~:)

P.S.你以為從政是容易嗎?

睇得起佢才會叫她從政,正如在眾多blogger中我只問過Erica及Carson會否從政一樣~~~~~~:P

Daniel.

Leona said...

maren:
時時好奇此類資優兒童,長大了會成為怎樣的人。

Kris:
哎喲細路,你夫子自道嗎?

駒:
哈哈,剛被你說寫得密了,結果又偷懶──出了門,刻意不帶電腦。
回來再找你聊天。

Hi TinTin:
大家的想法經常在我意料之外,幸好我不是spin doctor:)

沛沛真的好叻女,將來被冠以那名號一點也不出奇。學我就不會啦,可惜她現在「移情別戀」了。哎喲,吃酸葡萄的是我。
至於小弟添添,我總覺得他生於這個家庭,如有不當行為,一定有人糾正他。這胖小子不是心術不正的人,我對他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