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2, 2008

生死一線

週六下午,我到理工大學聽一個有關金融海嘯的講座,講者包括浸大曾澍基教授、渣打總經濟師關家明、財經評論員王冠一、理大陳文鴻。

到了答問環節,講座進入尾聲,突然在我前兩排有人驚呼,說他旁邊的聽眾昏過去了。
我抬頭看一看鐘,當時約莫是下午五時十五分至二十分之間。
主持人馬上詢問,在座有沒有人具醫學常識。
偌大的演講廳,坐了約莫八十到一百人,竟無人應答。
死寂中,只聽見仍坐在座位上那位不適的聽眾,胸腔發出沉濁的「呼呼」聲,旁邊的人說,他不斷吐出白沫。

當時我想,如果小弟在場就好了,因為他學過急救。爸爸在更好,他還有急救證書。
我們只能坐在那兒乾著急,束手無策。

演講廳發出一陣騷動,有人說要讓不適的人仰臥,馬上有人大聲吼出,說不能仰臥,只能側睡。
有工作人員很快地報警、主持人叫旁人查看不適者衣袋中可有藥、還有一位禿髮的中年男人,看來認識出事的人,掏出手機,找對方的太太,整個演講廳的人都聽見他向電話裡問:「你是Ron Fung太太嗎?他在講座中突然昏中到了,可知道他有隱疾?膽固醇過高?還有別的嗎?只是膽固醇過高?嗯、嗯,等會你直接到伊利沙白醫院去,救護車應會把他送到那兒。」

當時我實在替病發的人難過。清楚記得,他在出事前十分鐘之內,還主動舉手,向講者提出個人意見,說了幾分鐘,絲毫沒有異樣(很可惜,由於那番話和我準備撰寫的題目無關,我沒有用心聽。後來才知道,它竟成了遺言)。昏厥竟來得如此突然?
而主持人在確定已報警後,宣佈講座繼續,並作出總結。

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如何,但在那段時間,我實在一個字都聽不進去。只是焦急,為什麼救援的人還未上來?
想請教有危機處理經驗的主持人,如果在講座中發生這樣的狀況,應當如何做?
是讓講座繼續,還是宣佈立即中止?

首先來到現場的是一名大學保安,他看來並無急救能力,一看情況,馬上走了出去以對講機匯報。
然後在我離開演講廳的時候,和一名消防處救護員擦身而過(後來到了地下,注意到他是以電單車到場的)。我沒有留意他手上可有急救的裝備。
這個時候,我瞥了不適者一眼,只看見他已躺臥下來,沒有再發出「呼呼」聲。

回到家裡,我忙問爸爸,如果遇上這種情況應當如何幫助出事的人。我想,得趕緊問清楚,將來若不幸遇上同樣遭遇的人,不致措手不及,也許可以幫上一把。
爸說,那多數是癲癇症發作,必須讓病人側臥,讓口沫流去,勿堵塞氣管,否則會因為呼吸不暢引致窒息,甚至心臟病發。此外,需防止他咬斷自己的舌頭。
爸還說,只要病人能繼續呼吸,發作過後,應該不會有事的。最怕是有些人在馬路上或單獨一人時病發,可能會遇上意外或失救。
我略寬心一些。希望病人吉人天相。

豈知到了晚上,媽媽聽見電視新聞說,馮兩努猝死了。
是,當時和我同場,並不幸昏厥的人,就是馮兩努。

晚上十時多,網上已有人在討論區留言哀悼;維基百科有關馮兩努的條目,也被更新。
許多人對馮先生表達懷緬,讚揚他是有學識的人,表示對他的支持。
然而,我回想起兩年前和馮先生第一次見面的情況:
也是一個講座,他也是聽眾,我趁小休趨前向他請教,問他近況,他臉上掛著那謙卑的招牌笑容,唯唯諾諾。
原話記不得了,印象中從他回答的話感覺到,際遇算不上很好。

他曾在九九年當選過司徒拔道區議員,後於零零與零四年先後參選立法會,努力認真拉票,可惜接連敗北。
他以刻苦自學、努力認真為人認識,予人絕不放棄的印象。可惜死神來臨的時候,完全無力還擊。
翻看資料,他曾在一個訪問中說過這樣一句話:

人 生 唔 係 㩒 掣 , 話 死 就 死 , 周 身 病 死 唔 去 , 就 累 人 累 己 。 」
馮 兩 努 最 怕 求 人 。


結果他竟「如願」,不但「話去就去」,也來不及求人。

死亡無處不在。我在想,如果要表達對某人的喜愛、支持、關懷,記得一定要儘早做。
如馮兩努先生。假設他在零零或零四年得到這些支持與鼓勵,也許會少一些遺憾。

望馮兩努先生安息。

***

相關網址:
馮兩努網頁

7 comments:

miu said...

我細佬都有癲癇症..
而發現佢有既就係我..
第一次佢發病個陣係晚上..
個個人都訓哂覺..
因為佢張床係我旁邊..
所以我一見到佢全身震哂,不斷吐出白沫
我唔知點做..之後佢冇事..回復正常..
因為我太焦急,好驚..所以冇話比呀爸呀媽聽

第二次發生又係晚上,又係全部人訓哂覺
佢又係咁..之後我先話比爸媽聽

而家我細佬要定期食藥,冇耐都冇發病..

Daisy Maris Fung said...

早前壹仔先至訪問過佢,話日日跑步身體好,估唔到會變成咁啊!

許港生 said...

星期六晚,電腦桌面上香港電台的News Feed顯示了那段新聞,我的反應是愕然和惋惜。

記得小時候看亞視的三國演義前後都有他的解說,雖然他的聲音或是語調都不太吸引,但覺得他的論點還算精闢,記得那時還到圖書館借了幾本他的著作回家細讀。

後來,可能是市場需要吧,他的書演變成以三國論商場之類,個人不太喜歡,所以沒有再看了。但對他自己苦學成材的故事,還是帶著敬意。

人生無常,活著就是一種祝福,把握當下。 :)

安諾勿斯 said...

小弟細個果時都係萛馮sir o既fans,細細個睇中央台三國演義o既時候,一定「輪」埋馮sir o既三國啟示錄。

前日,一聽到個新聞,真係打個突。之前,睇一仔話佢好識養生,朝朝早都有晨運跑步,好fit。突然間,聽聽吓talk就走o左,真係O哂嘴。

人真係好化學,好多o野都control唔到。予其control唔到未來,倒不如花啲精神珍惜現在。都係老套果句,「活在當下,珍惜眼前人」。

馮sir,RIP。

Leona said...

miu:
幸好弟弟有你!

Daisy:
就是啊。當時我在現場,都期望他抽搐昏迷過後,應會醒過來的,豈知…

港生/安諾勿斯:
那天我和弟弟討論:易中天講三國,馮兩努也講三國,為什麼際遇如此不一樣?
馮兩努是否生不逢時了?也許生不逢地?
現實點看,其中一個最大的不同是易中天是個大學教授,即使不當主持,仍有名利地位;馮兩努卻孑然一生,難免要多番掙扎了。

但他盡力開拓自己的事業,也算不枉至了。

VC said...

"...主持人在確定已報警後,宣佈講座繼續,並作出總結。"

冷血!?

小星 said...

我聽聞現場有一位男士為馮先生作人工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