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2, 2008

關於生死

因為目睹馮兩努先生的猝逝,我想起了生死問題。

正在看一本書,叫On a Pale Horse,是Joe Chan去年送我的一本英文科幻小說,寫於八十年代。
主角是死神,他的任務是收集那些good/evil各佔一半的靈魂,然後決定這些靈魂的命運──好的上天堂,壞的下地獄。
死神並不需要接觸每一個死亡的人,因為大部份人都是好壞分明的;只有好/壞拉成平手的個案,才需要死神親自處理。

新的死神接任不久,就思考一個問題:如果一個剛巧good/evil各佔一半的人,可以活久一點,他是否能利用更多時間,累積自己的"good",爭取將來上天堂呢?
(當然,反過來說,他也有可能累積更多的"evil",將來必定下地獄)
於是死神對一些可能猝逝的、有自殺衝動的、年紀特別小的、有原罪的人起了憐憫之心,在他需要收集他們靈魂時,放他們一馬,讓他們有機會扭轉自己的命運。

我在想,你永遠不知道死亡何時降臨;在死亡降臨時,你的靈魂是否好壞各佔一半?
為了不讓自己在死亡來臨時面對不必要的栽決,人第一不要貿然結束自己的生命,第二,多做些好事。能幫人時就幫,記得適可而止就是了。

***

記得我還很小很小的時候就想過死亡的問題。第一次表現出對死亡的恐懼時,只有六歲,當時並未接觸過死亡,問這個問題時把父母嚇了一跳。
那是一天早上醒來,我忽然覺得,如果我死了,就一無所知,沒有思想,那是多麼恐佈的事!
後來漸漸長大,我反過來想,在「我」出現之前,也是一無所知的,其實沒有什麼好驚惶啊。

古往今來,很多人都怕死。所以有人孜孜追求不死藥,有人相信死後可以到天堂、可以輪迴,安慰自己。
一天和一個朋友喝茶時提起這個話題(是,女人的話題不一定是男人;男人的話題也不一定是政治和金融;真好),他剛看完一本探索宇宙規律的書,其中有兩個想法:

- 如果有上帝,大概祂真的會為人類準備天堂作為「獎勵」,因為人類發現了數學,而這是最接近上帝的語言,解釋了許多宇宙的秩序。
「籲,將來如果可以上天堂,我們要多謝牛頓。」朋友作揮汗狀。

- 可是,朋友又反問,「那天堂有蟑螂嗎?為什麼人可以上天堂但蟑螂不可以?」

這是一個好問題。如果不涉宗教,可以有許多討論的餘地。

***

那天談論生死的話題,朋友說他不怕死,只怕「不死」。
他問我,你看過電影The Green Mile嗎?這齣戲最驚慄的地方,是Tom Hanks發現了自己將永不死亡的結局,這是上帝對他殺死那個有異能的人的懲罰。

「你想想,當你認識的人一個個離去、當時代不斷更替,而你仍然不死…這不是很可怕的事嗎?」想到這一層,他說他當時心寒了好一陣。

***

我在寫Web2.0那本書的最後一章時,提到了這些Web2.0創業家面對的侷限:香港的侷限、行業的侷限、個人的侷限。
其中最難突破的,是個人的侷限。

我用了蘋果電腦的Steve Jobs做例子。當年他廿五歲就當上上市公司的主席,但三十歲就被攆出自己的公司。那不是市場的挫敗、不是行業的挫敗,是個人的挫敗。

二十年後,他出席大學的畢業禮,提及自己曾和死亡擦身而過,克服絕症後,忽爾明瞭死亡原是最偉大的創造。
在宏觀的層面,它推動社會更新換代,破舊立新;在個人層面,它逼你面對自己,必須在有限的時間裡,做心底真正想做的事,並且保持自強不息,厚積薄發(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於是我這樣作結,「三十歲時,喬布斯已經突破了市場、突破了行業。二十年後的今天,當他連生死都參破時,他終於突破了個人的限制。」
並引伸道,突破個人限制,不光是書中那幾位主角的任務,更是每一個人的任務。

我自己仍未把生死的問題想得透徹,但希望分享一點想法,讓更多人反思這個課題。

15 comments:

beingemmy said...

「那天堂有蟑螂嗎?為什麼人可以上天堂但蟑螂不可以?」要答呢條問題,可以再問自己多句︰「點解人類可以去4 season做spa但蟑螂唔可以﹖」答案其實都係一樣。

qwerty said...

死亡 只是讓一個人以另一種形式繼續在這個世上出現 記憶不褪色 逝者只是先行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 但我們終會重遇

面對死亡 固然感悲傷難過 但亦提醒還活著的人放開懷抱 懂得珍惜與施予 是逝者留在這世上最後一份無私的禮物

你也別太沉重了.

s tsui said...

beingemmy: 點解人類可以去4 season做spa但蟑螂唔可以﹖你講起我又真係幾想知bor... 請指教。

leona: :) 就讓人家的不幸提醒我們有多幸運吧...

beingemmy said...

點解人類可以去4 season做spa但蟑螂唔可以﹖同點解曱甴去得曱甴屋,人類唔去得﹖都係一樣。哈哈

sherry said...

每一次聽到猝死的新聞,都令我想起死亡可以很近。
喜歡你寫「當他連生死都參破時,他終於突破了個人的限制」,人要到生死關頭才會明白自己一生的目標是什麼,如果我們有幸能在死神手中撿回一命,還可以實踐自己的夢想,但如果不呢?
所以我們真的要把握時間。

南杏 said...

在facebook發表了近似的言論,這裡不贅。想想便應知道,人的確化學,死神的身影可以隨時隨地出現,不管是手提電話在胸口爆炸,還是乘坐的巴士忽然在天橋整輛如沖天炮般直插橋底,我們都隨時受威脅,即使是搞垮了全球經濟的混蛋布殊,還是在街邊流浪的乞丐,只要是人,則不能免俗。正因為如此,面對死神無窮無盡的大能,人才在死亡之前激發到創造。人不死,他有著太多的時間,他是不會想做些甚麼豐功偉績的,因為實在不急,也沒有太大的意義,等於在長長的暑假其功課必推到最後一天「死線」--沒有死線,則功課必定不會做,道理一樣。

Perennial_Loser said...

講到死...有幾樣0野都幾煩:
(1) 點死法 - 快定慢?病/意外/橫禍?會唔會死得好樣衰 (eg.變成一擗/扁晒/散開一嚿嚿)?

(2) 現世手尾 - eg. 我「養」咗幾十年啲毛公仔可以點處理?自己啲灰搵邊度擺好?旨意人哋搞,總係唔多合意。

(3) 唔知有冇嘅手尾 - 講真,唔邁其他衰嘢,單係食幾十年肉同成日媽叉咒人,都已經罪孽深重,落到去有幾大鑊,都真係好難講...

反過嚟睇,我又唔會怕長生不死喎。人,不過係大千世界中出現一下嘅微塵砂粒,就算係咩天崩地裂嘅大事,都不過係留個 record 畀人睇下笑下 (我睇歷史,就係旨在笑);人同事來來去去,我又唔會好大感覺。如果我係不死身,或者會每日唱「我只想嬉戲唱遊到下世紀」,直到永遠,名門。
:P

Joyce said...

你好! 我定期會到此閱讀,也看了Steve Jobs的講語,但因英文水平有限,不太明白"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的真正意思? 可否簡短解釋吓? 多謝!

Tit Fu said...

You may be interested in 林夕's book "原來你非不快樂". There is a chapter talking about 生死.

小瓶子 said...

Tagged.

http://ustbettylam.blogspot.com/2008/10/tagged-by-rules-1.html

Agnes Tse 艾麗絲謝 said...

這邊廂雷曼苦主要錢回來; 捱了十年, 經濟再度不境. 而教人逆境求存的馮兩努卻猝然逝世, 令人慨嘆世事無常.

少年時很喜歡看馮兩努在電視機裡介紹的"三國演義"劇集, 猶勝劇集.

Leona said...

beingemmy:
Hi, 你好。
我們可以泡製許多「為什麼XX可以XX,但YY不可以?」並一直問下去。
:)

qwerty:
你是誰?為什麼用了鍵盤上連續的幾個字作外號?
真有趣。
謝謝你的提醒。我們必須珍惜當下。

s tsui:
的確是。懂得感恩的人一定生活得比較幸福,你必然是其中之一吧。
近來好嗎?我又感冒了。

sherry:
其實這是我去黃霑的追思會上,張立形容黃霑的話。我一直印象深刻,覺得這話很有智慧。

南杏:
我和老師討論過生死問題。你的想法和他的很接近呢。

P_L:
記得小時候除了死亡之外的第二號恐懼,就是害怕「點死」。難怪哲學家說,恐懼本身就是最大的恐懼。

Joyce:
我這樣理解,不是之處還請其他讀者更正:
從字面上解,stay hungrey是保持饑餓,即不要滿足於現狀,要保持對知識與夢想的渴求;stay foolish是保持愚昧,即要時刻謙卑。
如果你看過steve jobs那篇演講的上文下理,當明白這是鼓勵人們要持續向上,永不放棄追求夢想。

我有在清華大學畢業的同學說,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讓他聯想起清華的校訓:自強不息,厚積薄發。
供參考。

tit fu:
謝謝。林夕不光是一個「詞匠」,他博覽群書,他的詞,真真正正做到「厚積薄發」。

小瓶子:
我都病得七葷八素了,哪有精力玩這個。
:)
其實我是個很平凡的人,你隨便找人randomly寫十樣有關自己的事,我肯定佔了當中七八成。
過去寫過一篇叫「23」的文章玩玩,就是一些有關自己的random描述,權且交差,可以嗎?

agnes:
是啊。加倍覺得凡事「盡人事,安天命」,不能強求呢。

Joel said...

As a frequent reader of your blog, I'm very impressed with the recent two articles that you blog about 'life and death'. That triggered me to share my thought on this topic on my blog. Thanks for your inspiration!

kallman said...

雖然為馮兩努先生的離開感到有點惋惜,但這樣辭世確實爽快,總好過受頑疾折磨。

其實,死神無時無刻都在我們身邊,想取我們的命簡直易如反掌,擔心也是多餘的。在大多數情況下,活著始終是美好的。所以都是珍惜生命最為重要。

筆路 said...

就蟑螂上天堂的問題,我寫了一個帶點遊戲性質的看法。希望不會來得太輕率輕佻。(http://comengo.wordpress.com/)

有機會還希望寫點有關生死的問題。畢竟太沉重了,要再好好想一想。

http://comengo.wordpress.com/2008/10/14/%E4%BA%BA%E5%95%8A%E4%BA%BA%EF%BC%8C%E4%BD%A0%E6%98%AF%E4%B8%8D%E6%98%AF%E6%83%B3%E9%81%8E%E4%BA%86%E9%A0%AD%EF%BC%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