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陽光如此燦爛

中午,離家外出工作。乘扶手電梯從地車站緩緩上升,看著陽光逐吋照到身上,感覺無比溫暖。

這樣的良辰美景,應該告一天假,到海邊去。
呷一口香檳,迎著陽光與微風,與你赤足跳舞至黃昏。

可惜現實容不下這樣的奢侈。
灰色的辦公室燈光慘淡,把人的臉色照得蠟黃,人人埋首隻有一天壽命的世界大事,白白浪擲了那舖天蓋地的冬日暖陽。

冷不防案頭電話撕破安靜,呼嘯起來──是編輯彬彬有禮的聲音:「Leona,稿子好了沒有?」

咦,黃樑一夢,總是易醒。

***

上文是一個實驗。
在路上、或獨處,偶而會冒出一點靈感。多數是不切實際的隻字片語,如電光火石,倏忽間就溜走了。爾後不會再花時間把它寫下,因為太無聊。
這回我試試把它記下,只捕捉那一剎的靈感,寫出上文,花了大約一首歌的時間;約莫不超過五分鐘。

我為報紙寫的一個欄,叫做「五分鐘聽講座」,目的是只花讀者五分鐘時間,就告訴他一個講座的精華。但要寫這樣一篇只花讀者五分鐘的文章,卻每每耗上一兩個小時。
假設只用五分鐘寫一篇文章,又能寫出什麼?花去你多少時間?十秒?

如果感到有趣,大家可以一起來做做此無聊實驗。

***

小朋友啟發了我,令我想到,現在大受歡迎的Twitter與Plurk,不正是讓人無時無刻都可以把心思公諸同好?
五分鐘寫一篇文章?
太長了。
五秒才符合Web2.0世代的步伐。

15 comments:

wanszezit said...

對,雜感都寫到twitter裡去。

Anonymous said...

五分鐘一篇文的價值, 相信不會高得到在哪裏,好文章必得經過時間沉澱和多次修改才成.

紅樓夢花了曹雪芹一生的精力, 最後都沒有寫完; 歐陽修的醉翁亭記, 單單是開首的五個字都要再三修改; 歌德的浮士德也是花了60年才完成...

Leona said...

尹兄:
大駕光臨,我就順道謝你為小書賣廣告了
:)
Twitter這玩意過癮,但我這人已經想得太多,如果玩下去可能會神經衰弱!

anon:
你說的是完全沒錯
但如今新一代就是喜歡用少於一分鐘甚至幾秒去表達自己--這絕對是另一種模式的文字了,怎可以和醉翁亭記相提並論呢(以我自己為例,如果要以寫好一篇文字為目的的話,一個小時裏起碼有三分之二時間是在修改)
我是與文字為伍的人,亦坦然接受這種換代、這種新的形式,你也不必拘泥了吧:)

癲狗 said...

唔一樣嘅...

嗰d"心思"睇完都嚟唔切諗"好睇"呢兩個字, 已經唔記得咗啦. 我覺得呢d新一代文字係"睇吓冇壞,唔花幾多時間", 而唔係"冇睇就走寶啦".

ohoh~! youtube搞緊個contest,個名一時醒唔起,大概係叫"actually good video". 因為而家興video blog, 但係太多vid實在極度無聊連得啖笑嘅價值都冇, 所以youtube想改變呢個現狀. 勝出條件係" most worth watching", 獎金超高, 而且優異作品會放係一個叫"actually good"嘅 new tab 度feature喎.

Kris said...

好似宜家咁係碧秋好躁底咁砌pro,邊有心情再打長文呢,梗係twitter/plurk講兩句廢話算...如果呢度用到手機打twitter會update得仲快。

平時打文,就一定會花多D時間改改改改改,唔滿意就繼續改,認真同隨意既文字唔同既。

hk_nobody said...

anon:

不對不對

相傳唐伯虎作畫只用一注香時間

佛家有一字襌﹐用一個字令你領悟佛門真理

七步能成詩的才是真英雄呢

其實只要能表達自己所感所想﹐五分鐘成文有何不可

(3 min 53 sec)

南杏 said...

試過這樣很多次。就是Snapshot 文字化,很好玩的。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哈哈,我寫果啲千字文好多時係十五分鐘內完成。

雖然我都考慮玩Twitter,特別iPhone打倉頡好方便(當然要做Jailbreak先)。

readandeat said...

我有些文章真的是十分鐘不用就寫成的。五分鐘則有點誇張。有時查些資料,加些圖片,平均每篇半小時吧。

我最怕鑽腦子,要我坐定定寫幾個鐘頭,殺了我好了。

舒爾賽 said...

所以香港專欄作家我比較喜歡林行止, 林行止寫的東西從不馬虎, 而且看得出是要考據功夫的, 不是那些xy才子或什麼自稱文化人的應酬之件所能比擬, 寫幾十年而又十分認真。

有時寫一篇文在找資料上要花很多功夫, 往往一篇一千幾百字的文便要用上一段長的時間找及消化資料。

另, 你出了新書, 忘記恭賀一番, 見諒!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覆舒爾賽:

我從不用考據,只是清代那些為怕文字獄的讀書人,才會在缺乏科學方法的情況下,在古紙堆中左考據右考據,最後卻有多少貢獻,我抱有很大疑問。用考據來形容林行止,是看低了他。

林行止是很多人尊重的前輩,但林行止寫東西,不只資料搜集得足(他家中藏書甚豐),而且他的經濟學、方法論基礎紮實,平日博覽群書之餘,又會作不同方面的研究,包括看一些「雜書」,沒有中國讀書人的偏食問題,才會有今天的成就,如鍾曉陽所講,寫一分的東西,要準備十分的料。

我不會隨便批評某人是xy才子,文化人寫應酬文章,隨便抹殺別人的苦功,是中國窮酸文人的常見劣習。

不過,為免Leona的讀者不免,如果舒爾賽要回應,請移步到其他地方。

Perennial_Loser said...

即時不記/寫下,轉眼便忘掉的念頭,天天都有。數量之多,大概可以出書...哈哈~

Daisy Maris Fung said...

其實Twitter同Plurk係有人脈問題:果o的你follow我,又唔follow番你,搞到大家好似唔係咁好意思,又或者某o的人當o左Twitter係chatroom,訊息量太大,到頭來,反而會惹得其他unfollow佢,咁亦自然唔想去佢o既blog(因為印象經已係壞了),到最後,就兩頭唔到岸啦。

所以如果係鐘意寫野,都係正正經經地寫好。

Eric Spanner said...

取中。有時想法會一瞬即逝,或是偶爾靈感,或是苦苦思索後的突然總結,抓緊記下以待後續,並無不妥。散掉了不是更可惜嗎。

五分鐘一篇或許粗疏,但把東西先凝固再後續,並不一定是壞事,除非,怕初凝後難以跳出框框。

紫禁城 said...

哈哈,原來黃世澤兄的文竟然要用15分鐘寫成,難免近日遍尋閣下大作不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