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2, 2008

我地舊時咁咁咁

長輩教落,做錯要認,打要企定。這點不難做到。難做到的是長輩要開腔教訓,並絮絮由半個世紀前說起,「我地舊時咁咁咁」,你卻得俯首稱是,照單全收。

長輩的訓話,歸納起來,通常有兩條:
第一, 新一代溫室長大,份外嬌生慣養,既然捨不得放下身段往外闖,機會自然少,不得怨別人。
第二, 年青人不應急功近利,一時三刻找不到揚名立萬的機會便抱怨時不我予,最要不得。

長輩訓斥年青一代面對考驗時態度不佳,有其道理。但想深一層,新一代當真因為欠拼博精神而錯失許多機會嗎?賺錢,對於新一代來說,真的那麼重要嗎?

我們和「舊時」有一個最大的分別是:我們生活在一個更平坦的世界上。我們面對的競爭,也是全球化的。

套《世界是平的》作者的說法,過去父母告訴子女,你還不好好唸書?中國和印度的孩子連飯都吃不飽呢;現在的父母告訴子女,你還不好好唸書的話,中國和印度的孩子就要搶你飯碗了。
人才嚴重供過於求,還有那麼容易保住一份工、成就一番事業嗎?

此外,過去大家都窮,「手空空無一物」,個個都在谷底,因此誰只要有那麼一點點長處(比如說,懂一點英語),就可以突圍而出,至少三餐無憂。但如今的起跑點已經不那麼低了。隨便挑一個大學生,不但要求兩文三語皆優,最好能多操一門外語;精通電腦不在話下,還懂拉小提琴嗎?公司週年表演上可能用得著;讀書以外,是否熱中課外活動?有到過外國留學交流的經驗嗎?請展示閣下的領導才能。長輩那個年代,也許真的只要肯捱肯做就有工做,因為門檻實在低,機會實在多。但對我們來說,憑「好態度」想獲得見工機會?門兒都沒有!

「舊時」的殺手鐧,今天只是最低要求,因為整體水平提高了。「舊時」失敗了只是「打回原形」,今天若失敗,會比原形更慘。競爭加劇了,要求提高了,這不光是香港年青一代面對的苦惱,而是任何一個生活在「全球代」尖端國家的子民,也面對同樣的壓力。例如美國。

所以奧巴馬挾超高民望當選美國總統,不僅僅因為他的個人魅力,而是因為他說中了年青人的心事:我們太需要改變與希望了。

美國的年青人比香港的年青人幸運,因為他們到底憑團結的力量,選上了一位願意改弦易轍的領袖。奧巴馬上場後,首務是打造全新治國班子,他的內閣中,有三分一官員不是白人(有拉美裔、非裔、日裔和華裔等),另有三分之二候任官員與47歲的奧巴馬同年或更年輕。舉例,奧巴馬以演說動聽聞名,他的首席文膽Jonathan Favreau,只有27歲。在香港,特首今年64歲,立法會功能組別的議員們,平均年齡是58。

長輩博覽群書,故以暢銷書作者Malcolm Gladwell的新書Outliers提醒年青的一代:不付出10,000小時鑽營,休想成為專家,勤奮是成功之先決條件。但長輩沒有說的是,這本書同樣指出,生於什麼年代、長於什麼地方,也影響一個人的際遇。一位香港大學社會學的教授曾給我解釋「世代」的概念:他說,為什麼迄今為止,最偉大的作曲家,仍是古典時代(泛指1750 – 1825年間)的巴哈、貝多芬、莫札特?難道莫札特之後,再沒有音樂天才了嗎?不是。而是非得在那個獨特的空間、時代、文化下,才能孕育出這些天才與作品。同理,唐宋是中國詩詞的巔峰,後無來者。一個人的成敗,不能脫離時代。

當然也有長輩對年青人比較體諒。例如寫《我這一代香港人》的陳冠中,他坦承自己那一代不知交上了多大的運氣,「前面沒有人…」;寫《四代香港人》的呂大樂教授也附和,指五六十年代出身的香港人,只要肯努力,總有領取獎品的機會。他們樂於承認自己的成功多少得助於時代,並不漠視新一代的努力與掙扎。上月我去聽前美國國務卿鮑威爾的講座,當天奧巴馬剛好當選總統。由於選前曾為奧巴馬背書,鮑威爾也被問及有沒有機會重返白宮。這位71歲的四星上將、一度是全美地位最高的黑人直截了當地說,不,因為奧巴馬標誌的是新時代的開始,機會應留給下一代,自己作為舊人,不宜指指點點。

鮑威爾並沒有因為自己當年受過種族隔離之苦、經歷過越戰韓戰、千辛萬苦攀上巔峰,就念念不忘「我地舊時咁咁咁」。他不會說後嬰兒潮出生的奧巴馬多麼幸運、這個年代社會給黑人的機會增加了多少…諸如此類。他知道目前的世界和他年青時面對的世界已經不一樣,面對的挑戰不一樣,需要的能力,也不一樣。他樂意給予年青人忠告,但卻由衷相信,當今美國由新一代人如奧巴馬去領導,遠比他適合。

最後再回應一點。長輩認為年青人不滿現狀,原因之一是賺錢不及過去容易。我覺得這是想當然而已。正因為大部份年青人不必解決溫飽問題,才會有志追求理想,實現自我。搵兩餐與實現夢想之間,距離很遠,後者要付出更多汗水和毅力,難度也大得多。如果一門心思只想賺錢的話,新一代何苦參與社會事務,幹一系列「很儍很天真」兼吃力不討好的事?

***

相關文章:
林行止: 漁火偷渡客 江上數峰青
新香港人: 競爭全球化 新一代壓力驚人(contributed by Justin)
三十幾歲真大鑊?
舊文:千金難買少年窮
舊文: 我係第四代 我寫故我在

2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電影《金雞》對白:
舊屎?衝進廁所了!

哈哈

said...

同是"三十世代",卻對林行止先生所言甚有同感。

或許從來都把努力跟機會分開。機會本身的意思就是不很多的際遇,也許上一代或某個時段的機會特別的多,可是活在當下,望著以往的黃金時代而日夜鬱悶,未免有點怨天尤人。

另外,以今日眼光回看昨天,上一代之人看似無甚特出已經機會處處。可是事實上,以當日之時空,要得一、兩項現時所謂的"必須"卻可能是難中之難。觀林行止之文,所述正是當生存、溫飽皆成問題,生存下去可能較現時取得學位或甚麼專業資格還要困難,這樣即使只要生存下去就能得到機會,事實上並不代表他們的機會特別多。

不是要抺殺"三十世代"的努力和貢獻,只是即使是上一代,機會幾何﹖最後還是默默耕耘的多,我們又何必時常把"沒有機會上位"掛在口邊﹖

lewis said...

我覺得有氣度的老一輩都很少談以前,或者我地舊時點點點。雖然我身邊的長輩都常常這樣說。

其實都覺得他們幸福,一心栽在自己那個年代、抱著自己那套做人哲學,有了既得利益,不需要、也不打算趕現代世界複雜吃力的混水。看他們如此沾沾自喜,我就不好意思打擾他們,告訴他們世界並非如此簡單。然後只等待他們一聲吆喝:「超,細路仔係度扮哂野。我食鹽多過你食米啦」

李銳華 Clement Lee said...

長輩「我地舊時咁咁咁」,年輕人就不能(或不也是)「糞土當年萬戶侯」嗎?

向前看,這世界如果不打世界大戰(上世紀的大蕭條是以二戰來結束的)的話,應該是一個充滿機會的年代。有志氣又肯努力的年輕人,一定有機會劃出彩虹!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http://martinoei.wordpress.com/2008/12/22/三十世代真大鑊(後篇)之與時並進/

這是小弟的回應。 =)

癲狗 said...

leona姐~~~
哈哈你係咪啱啱被人炳完呀?
唔好嬲啦, 燥底唔靚呀XD

而且, 同d老人家掰都冇用架啦Orz

八運館 - 仲達 said...

hi Leona

第一次在這裡留言,謝謝妳的分享。
我應同妳的想法.
世界大多數情況下,都是上演著時世做英雄.
每個時代,人們都有著自己要擔當的角式呢!

Brian said...

回歸以來,香港政經制度愈趨不平等,又怎能怪年輕一代集體躁動?

Perennial_Loser said...

其實呢,以龔生今時今日都有撈到少少名堂同江湖地位,好好歹歹都算係才俊,呻呢幾句難免會畀人覺得怪怪地嘅。林老先生亦算客氣,唔算哦得吟沈0架喇。

不過咁,如果我同人講「富貴非吾願,留啖粥水我食下都算喇」,你估,老輩又會點睇我?做人獨行其是係好,不過唔係個個都得,可以目空餘子當全世界係死嘅。真係個個都得,我可能中咗幾千萬 3T 好耐喇。

更加唔好講我日日吟到爛咀嗰句:「山腳平地 pk,同響珠穆朗瑪峰二萬尺高 pk,兩回事嚟0架。你搏埋我份喇...」

Leona said...

anon:
嘩,畫公仔畫出腸

明:
如果寫的人不是林行止,你還會這樣認同嗎?

林先生勸勉三十世代需要努力,這點我一點異議也沒有
我也不是說年青人沒上位機會,而是覺得林先生應對這個世代多一點了解罷了
(不嫌其煩地寫了一大堆鮑威爾怎樣怎樣說,就是用以對照的)

Lewis:
明白、明白:)
所以才寫了這篇東西出來抒發一下

Clement:
多謝鼓勵

世澤:
你說這是社會的問題,真是太對了
我不知道原來你早些日子已寫了一篇這樣的文章呢

狗:
本來躁躁地,見到你個留言咪笑番囉
XD
係喎,同老人家拗真係幾無謂呀呵

仲達:
謝謝留言
研究八運的,可是對時勢很有一點領悟?
:)

Brian:
論政的年青人中,你是少有的客觀與冷靜,難得!

P_L:
對啊,"始作俑者"(我指寫這題目的人)若不是龔先生,豈會引來這麼多迴響?
人怕出名豬怕肥
信報登的那幾篇三十會的文章裏,我覺得王兼揚寫的最好,舖排有序,最有說服力,也不那麼容易被人找到攻擊的痛腳;我這篇遠不如他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To Leona:

查實香港展開世代之爭爭論前,《聯合早報》曾經請我為世代之爭這個問題,寫過文章和做研究。我由南洋角度,由抽出來看香港,便感覺到很危機四伏。

再加上,我本來過去十多年,都是在世代之爭的驚濤骸浪中度過。

陳大文部落 said...

以前想當年的社會: 社會貧窮,但心中富有,人心有朝氣,肯做一定得。

現在的社會:社會(好像)很富有,但心中貧窮,人心無朝氣,肯做都未必得( 請先確定搵到工唔該~)

......想當年呢....豬腸粉三毫子....呢

said...

Leona,

曾經介紹過妳的文章,汝欲言謝,然後跟妳說過"對文不對人",還記得嗎﹖真的,我看文論事從來不管名牌。

事實上是林行止先生寫出我的想法,而不是他的文章給我新的想法。

必須強調,我不應同對"三十世代"苛責,假如林行止先生是忽然無矢放的,不會有多大反應。可是面對愈來愈多"三十世代"的重覆申訴,不作提點以望其反思,未免是過於呵護。

其實根本的想法是,我們是否都應該認定機會在人生之中是為必然,若然未遇便是他人或社會之過﹖

Perennial_Loser said...

樓上明哥:

其實,都係大家見到嘅世界係唔同 version 啫 - 你見到好似有班人成日大喊十,但我見就好似係第啲人成日講「一代不如一代」多啲噃(講真,我都有份講)。

機會,當然唔係必然;上位,亦都唔係奉旨。但恕我拗氣始終要問一句:如果一個人唔係要咩上位機會,只係要普普通通茶飯自保,「唔上進」,今時今日香港地嘅你我她他它,又容得下否?

said...

Perennial_Loser君:

或許分開兩方面來說會清楚一點。第一,不埋怨沒有機會,不代表大家要放棄努力上進。假如機會來到,過往的努力還是重要的,只是要明白一生也遇不上機會不是現在才出現的情況。

至於「唔上進」是否見容於當下。我想,不把生活聚焦於事業(妄自猜想閣下「唔上進」的意思),當然要付出代價,有時可能就是容不下的情況。不過,事實上走這條路的人還是不少。

林一峰在一個訪問之中說,不少人羨慕他可以一邊旅遊做音樂,又能賺錢。他跟這些人說,其實你們也可以,只要你願意立即就可以做,但當然要付上失敗的代價,而事實上他自己當時也要面對這個風險。

人生總有選擇,只是很多時我們做了選擇而不自知。

祝各位聖誕快樂。

C.M. said...

(Leona,祝你聖誕快樂,身體健康)

Perennial_Loser said...

阿明哥:

嗱,即係咁,表面講「唔埋怨冇機會」當然唔代表「唔上進」啦;雷鋒都係勇在一朝,就此成名,理論上「好 X 有好報」嘅「踏實苦幹」理論都總會有 valid 嘅時候,係唔敢講有幾大機會啫。

不過呢個唔係我嘅重點;世上可上之「位」,有得幾多?而且人嘅嘢,叻人少凡人多,根本亦唔會咁多人可以上位。問題嚟嘞:既然係咁,做乜全世界都仲響度「燈蛾撲火」,唔理三七廿一都要搏上位?將個重點放響「有冇位上」、「努唔努力」,會唔會根本就係本末倒置?甚至係,香港人對努力、上進、上位、機會嘅執迷,已經走火入魔?

同埋呢,唔上位/上進,唔代表我要做林一峰。小弟同人講到爛咀都係嗰幾句:「朝九晚六準時走,唔望升職做到嘔,少搞增值多啲抖,保住條命等退休。」老兄,咁同做林一峰係兩回事嚟噃。平凡人可以做嘅,係得咁多;但宜家係咪連呢種平凡又唔貪心嘅選擇都唔畀呢?唔係嘅話,又點解釋咁多人恨上位?

一堆選擇,到頭來左右係死,右又係死,剩低一個可能唔會,咁就已經變成 Hobson's Choice,冇得你揀。搞到咁,生路得一條,前面一棚人阻住,出口術鬧下趕下呻下去 facilitate a change,大條道理。

Ruth Tam said...

Living standard is better these days but is also much more competitive.

Leona said...

Ruth, exactly.
而這正是我對長輩們的指責,感到有點不自在的原因。

湯記 said...

話雖如此,但是年青人要在這個世代成功,也絕不可以搬出一個「時勢如此」的理由便躲懶,相反,要加倍努力呢!
時間用在哪裡是可以看到的

李銳華 Clement Lee said...

假期中終於有時間看了林行止的《 漁火偷渡客 江上數峰青》

好文章一篇!「三十世代」與否,只要努力,上天是很公平的 -- 大家一定會得到相應的回報!

我以前的 professor 教我 "keep doing the good work and the rest will take care of themselves" 他說的是學術論文 -- 先做好的研究,自然會有好的文章。 但我認為同樣的道理,在名﹑在利﹑在影響力,都是一樣。

Anonymous said...

其實三十世代的所謂上位,究竟是 "上甚麼位"?可以講說一下嗎?
社會富裕、人人受教育的機會更多更均等,可是擁有較高學歷,是否代表必定要獲得高薪金、高地位,才可以說是 "上位"?
當大部份人都得到較高學歷,現今的大學學歷是否 "等如" 以往的中學學歷?需知道上一、兩代人連小學畢業也難。
關於競爭,只要眼光不單單放在身邊,可以發揮的仍然很多。怕的只是學歷高了,心態上卻容許自己變成高不成低不就。
明兒的十世代,可能也會說今天的三十世代礙著地球轉。

Bryan said...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words Leona. I actually think Laurence's is the best among the four, written with a lot of "fire".

Leona said...

Hi Bryan,

Thank you for visiting.
You should write more - more articles exclusively for us!
:)

Happy New Year!

泥鳅 said...

呵呵 有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