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我最愛的…

一年將盡,又是盤點的時候。

工作上,沒有人要求下,我替自己做了一個annual report,檢討過去一年的經歷:聽了什麼講座、訪問了什麼人、推薦了哪些書、發掘了多少新晉評論員、做了多少系列文章…唯有這樣徹底「忘我」地清算一次,才能看清未來還要改進什麼,有哪些做法應該保留。

2008年對我來說是不過不失的一年,平淡乏味得出奇。遠不如06年轉變連連,亦不及07年高低起伏。
也許這是承先啟後的一年?希望如是。我期待轉變。

有人說,不是啊,你不是連出了兩本書嗎?還是兩本風格不一樣的書呢,難道不算成就嗎?這不是值得高興的事嗎?
呵出書是高興的事;高興的程度,就和…考取了一張證書差不多。
不,我沒有飛上枝頭的感覺。

***

粗略一算,若加上這一篇文章,今年內我共為博客寫了100篇文章。
文章都是自己的好。與其讓別人驗屍般驗、逐一點評文章得失、寫出令人起雞皮疙瘩的感想,不如自己動手。

06年至今,寫了一些文章,總有「十大最愛」吧。我想也不想,首先憶起以下四則:

H&M與才子(2007.3.10)
前女友(2007.11.14)
《投名狀》(2007.12.23)
伊莎貝拉(2008.3.7)

喜歡它們,脫不開幾個原因:觀點比較原創(算是靈機一觸吧)、文氣連貫(不東拉西扯)、或先感動了自己,再感動別人。

有一篇叫Bootstrapping(2007.8.21),大概喜歡的人不算很多,但是我每次重看(呵是的,我喜歡重看自己的文章,是個自戀狂),總忍不住笑,感到很愉快。

《兄弟》(2007.6.17)也是我所喜愛的。和《投名狀》一樣,因為受到偉大作品的啟發而湧出剪不斷的文思。我享受寫作它們的過程,和寫完以後輕微虛脫的感覺。

糟糕,已數了六則了,只餘下四個空位。怎麼辦呢?

別人的故事,有幾篇我極中意:離奇過小說Peter ArnettRocky Steps長井/張翠容Randy Pausch等。
寫它們是因為聽的時候自己先被感動了,覺得好像有種使命,不能不寫。但因為靈感來自別人,最多只能算「轉述」得較佳,其中多少因為講故事的人本身說得動聽,和自己創作的比較,喜愛程度打了折扣。
(它們全部寫於2007年,看來當時受到的啟發的確比較多)

有幾篇反思世代之爭,引來評論不少(其中一些質素極高):
我地舊時咁咁咁出身我係第四代千金難買少年窮
但此類文章,坊間寫得好的大有人在,論不到我逞能。

刻意展示柔性一面,文章以人物為主,其實不吐不快時,會忍不住露兩手顯示「辯才」:
回聞見思錄與怒插港女斟酌(續)補選氣氛熱 未助民主更成熟
回想起來,它們不是不可觀,但甚多餘。

動物也寫過一些,要好看,祕訣是把牠們當人一樣寫,才會活靈活現,使人出奇不意:
咪子的自白精英大師你有許多缺點,我知道
忘記為什麼沒有把「精英大師」收錄在博客結集中,其實甚喜愛這篇文章,想來有點可惜。

很喜歡看電影,所以也學別人寫影評(《投名狀》就是)。遺憾的是這類文章雖然過癮,壽命通常不長,若一旦輯錄成書就顯得過時了,比較適宜生存在博客上:
放逐FractureMusic & LycrisThe Holiday談色戒中的性談色戒中的情Evening情迷巴塞隆那等。

每次寫兩性/女性的文章(如《前女友》),讀者的反應通常很好,我自己也很滿意,以後得再接再厲:
美女無才?蔣南孫與朱鎖鎖(我總是忍不住一再寫亦舒;這是我的偏愛)、The Naked Woman假如我是男人女人與貓美女的蝙蝠理論等。

數來數去,仍沒有一篇堪入「十大」。既然今年沒有多少「代表作」,就加一篇吧:關於媽媽的二三事(2008.12.7)。這文章短小輕爽,寫的時候感覺愉快,讀者想必也喜愛吧?

寫一個人寫得好,不必要喜歡他(雖然兩者容易重疊;如寫Joe Chan便是),滿足感主要來自把那個人的特點,用三言兩語勾勒出來。以文章來說,這篇(2007.8.5)是寫得好的,不過認識太淺,後來對該人改觀了。以後寫人,要睇定D。

有幾篇自問自答、關於自己的文章,雖有若干過癮之處,但重看時每每感到尷尬,不欲多提。唯一例外的,是「我想當記者,但…」(2008.2.13)這篇。它是為了師弟師妹們而寫的,希望對他們多少有點參考價值。
(畢業以來對母校沒有作出貢獻,希望以此濫竽充數)

到此為止,算進「十大」的只有九篇而已。最後一則,不知你會選哪篇?

***

數「我的最愛」,最怕落入懷緬過去的圈套。文章再好,都是以前的事,重要的是往後還能繼續耕耘,破舊立新,戰戰兢兢地寫下去。

祝大家新年愉快!

11 comments:

DC said...

Leona, 先預祝你新年快樂!

要在百篇好文中找出十大﹐太頭痛了﹐懶散如我﹐還是留給其他讀者吧 - 我﹐喜愛讀你的文章﹐甚至成為了一個習慣﹐來年要繼續努力哦 =)

P.S.忘了謝謝你留給我的"indirect" SMS﹐ 下次可要留耐點聊聊 =)

薯麥 said...

我喜歡你寫媽媽的那篇,看完那篇我便好傾慕你媽媽了。不如叫她也寫blog啦,她是時評家兼廚神喎!!

sherry said...

我最喜歡的那類,應是寫你的爸媽、親人那類,總是令我很感動。尤其是你爸媽的那幾篇,讀完後我腦中便會浮起他們的神態,好像已認識他們似的。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妳這篇都不算自戀狂 =)

tintinbright said...

我最喜歡妳的文章就是07年11月6曰的 “我是散户”. 瞞妳說, 我覺得當時的股市實在瘋狂, 而從不買股票的妳竟然亦抽了Alibaba. 傳統智慧就是抽身離場之時,於是二話不說把十多年來買下來的股票全部賣掉 (記得當時恆指好像是三萬點左右), the rest is history :P 紙上與孫拍文的賭賽輸得有點不明不白,但現實中則避過一劫, 世事之奇,莫過於此.

你寫馬雲, 極佳! 帶着十餘子創業的描寫, 真有點蕭峯帶領燕雲十八騎的氣勢. 可能是馬雲的魅力就是你看好亞里爸爸的原因. 不過投資應是講理性多於感性的吧?

又很喜歡妳寫 Marie So. 令整個社區得益比賺取天文數字的金錢有意義.

亦有人說妳盡寫才俊, 其實不盡然. 我就記得妳有一篇寫大家樂體會的優質服務, 經理以至拖地亞嬸的熱誠, 看得令人窩心. 其實香港的活力與競爭力, 就是你我他大家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 (希望前文留言者 P_L君好好反省, 熱誠的工作態度並不等如博上位. 如果人人側側膊, 香港可以好大鑊. P-L君的想法, 大有人在, 令人難免吟哦 “我地舊時咁咁咁”)

C+ said...

Leona, all the best in 2009 :)

readandeat said...

如果沒記錯,我是因那篇才子篇和雙生花篇而來到這裡的。

努力呀﹗

新年快樂﹗

Leona said...

DC!
這麼久不蒲頭,你不先拔頭籌在這裏佔個位置,我以為你早就"戒掉"了閱讀這裏的習慣了
:)

你不說起那個SMS我都幾乎忘了--當時怎不回應一聲?我以為自己把話傳給空氣了

薯麥小朋友:
我媽如果還要寫blog的話,我們一家人還用不用開飯啊?

Sherry:
謝謝,你我認識好一段日子,你的意見最中肯:)
以後我嘗試多寫身邊熟悉的人物,看能不能保持水準

世澤:
句句都自我refer,還不算自戀啊?

Tintinbright!!
如今回看,三萬點那段日子好像造夢一樣:)

謝謝你的留言與鼓勵
我也希望多寫像馬雲與Marie這種出類拔萃的人--只是,這真有點可遇不可求呢

C+:
Thank you. May all your wishes come true!
我不敢把敝blog當作許願樹,免乏人問津時徒惹失望:p
你看你多令人羨慕!

readandeat:
那兩篇文章都屬靈機一觸,你真有眼光!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Leona:

妳果啲叫自戀,咁我果啲大口氣文章係乜?我果啲真係比某報馬經版「有XX,無窮人」好少少咁。

Kempton said...

Thanks for highlighting some of the entries you love, it took me a while to read many of the entries you've linked here. And I stopped commenting on individual entries after my third comments. (smile)

You've got an interesting blog here. Keep up the good work.

P.S. Interesting link to Paul Sir. I always want to learn some chem so I won't be scared too badly with those chemical alphabet soup.

P.P.S. You may know this already, Randy Pausch unfortunately passed away in late July 2008.

Leona said...

Hi Kempton,
It must have taken you quite a while to go through some articles here :)
Thank you for your time.

Regarding the comment you left at the entry "nerds and hippies", oh of course I've watched that video - I actually wrote about D5's Gates/Jobs meeting in my new book. Right in the first chap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