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1, 2008

「糟,我們被拍下來了!」

「噢,什麼事啊?」
「糟,我們被拍下來了!咪子,我怕。」
「不要拍不要拍!」

***

天氣冷,兩隻貓咪成天躲在被窩裡,模樣十分可愛,忍不住把他們連環拍下了,公諸同好。

***

朋友問我怎麼看那些照片。我本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後來看了暗黑的卡夫卡一篇文章後,作了回應,又有幾句話想說了。

週一晚上我寫好有關博益結業的文章時,心下暗忖:明天,還會有人談論博益嗎?

果然。今天我們還在為博益傷春悲秋,次日我們已為幾幀相片擠破了頭。博益?早就拋諸腦後。
一方面固然是因為照片太震撼,另一方面,這不過是一宗新聞發展的必然規律。
當一件消息已被社會上99%人吸收了,除非事態不斷更新,否則再難引起人們的興趣。

照片的當事人紛紛採取了迴避或否認的態度,但如果明白以上的道理,其實不必如此。
與其讓神祕人掌握眾人脈博,把照片一張又一張洩出來、製造一浪接一浪的高潮,當事人不如自己一口氣把照片統統曝光,讓眾人的熱情一次過燃燒怠盡,然後歸於平淡。
到時候,自有另一樁觸目驚心的新聞,取而代之。

聽資深的同事說,一位高官曾經鬧婚外情,且被某傳媒掌握了真憑實據,準備不日當獨家新聞刊出,勢必哄動。
高官遊說不果,知道事件終會曝光,故咬一咬牙,決定相約友好記者,自己先把真相和盤托出。
結果真相還是出來了,但破壞力大減。

我用這個比喻可能有點不雅,但這有點像我早些日子去清理臉上的暗瘡一樣:
你不管它,它就半死不活地,不時零星爆發,不知要拖多少日子;
你草率把它弄破,痛不在話下,最慘是有傷疤,以後怎麼辦;
最好是找專人將之處理掉──痛還是痛,但是快靚正,而且把造成永久傷害的機會,減到最低。
反正傷害已經造成,與其被動讓人家操縱你,不如採取主動,至少,情況控制在自己手上。
說老實話,相中人的舉措,尋常男女都會做,多看幾張,也就厭倦了。
越不讓你看,你的興緻越大、越是心癢難搔。你看,人如潮水擠爆討論區就是一例。
讓你看吧,你倒不那麼著緊了。

眾女之中,我最同情陳文媛。
張柏芝已嫁作人婦,在公在私,謝霆鋒與觀眾,不會不知道她的為人。喜歡她的,仍然喜歡她。
鍾欣桐雖打正旗號作玉女,但大家還知道徐若瑄吧?伊什麼地方沒有露過?喜歡她的,仍然喜歡她。鍾也如是。
最可憐是陳文媛。入行幾年,最為人樂道的只有和playboy陳冠希的一段情。好不容易洗盡鉛華,規行矩步,準備出嫁,結果晴天霹靂。如果人家要嫌棄,還有比這更好的藉口嗎?

咪子和黑子的照片被我登出來,他倆就算知道,一樣過得開心。
陳冠希說不定還成了眾男最妒忌的對象呢。
最令人同情的,還是她們。
唉,一子錯。

Monday, January 28, 2008

也談博益

(相片來源: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pid=2144666&o=all&op=1&view=all&subj=11521725148&aid=-1&id=891095402&oid=11521725148)

博益出版社結業,許多人感到惋惜。
Facebook上成立了一個「支援博益作者及反對博益結業大聯盟」,短短幾天已吸引了近一千六百人加入,可見支持者眾。
有從事出版的人看見老字號也結業,感到唇亡齒寒。
我覺得也許大家有點感情用事了。

一個陪了你十多廿年的品牌攸忽間消失,的確令人惆悵。
不捨是正常的,但我想也不必反對它結業。
撫心自問:你多久沒有買過博益出版的書了?

我是一個買書還算多的人,可是這幾年來,一本博益都沒有買過。
它旗下有什麼新晉作家,我也毫無頭緒。
我知道博益旗下的皇牌作者,包括黃霑、倪匡與林燕妮。八九十年代,博益是殿堂級出版社。那是它的美好年代。
可是霑叔離開已好幾年了、林燕妮仍屬本地文壇的頂尖才女,但畢竟今非昔比、至於倪匡,對博益的結束,他比諸君更看得開(倪 匡 : 「 呢 間 出 版 社 對 作 者 好 好 。 但 係 凡 事 有 開 始 有 結 束 , 執 都 冇 乜 可 惜 。 」 )。

一代人做一代事。
近年逛書店已很少看到博益的新書。圖書館裏的也許比較多。
當一家出版社的書,在圖書館的比在書店的還多時,它也是時候進入博物館。

博益結束,有人說這代表出版業已經夕陽西下。我覺得未必。
你看,書店每週都有新書,看的人與寫的人,仍然非常多。
或許這樣說,舞池中的人仍然樂未央,只是大家決定換一個場子,繼續跳舞。

朋友中也有從事出版的,那天其中一個編輯告訴我,自從他們新近聘請了一位年資卅年的人當總編輯後,「我們的平均年齡,由廿五歲提升至卅五。」朝氣勃勃。
他們的老闆幾個月前告訴我,鴻圖大計的第一步是要把博益取而代之,因為那是眾具規模的出版社中,經營最差的一家。豈知還未出招,博益已撒手塵寰。這小子運氣恁地好。
我不同情博益。我只同情那些把版權永久轉讓了給它的作者們。如此年代還談「永久」?
這家出版社未免店大欺客。

我想不管從事任何行業,要成功你必須非常努力,而且做得比任何人都好,幹不下去只好下堂求去,不怨天尤人。市場從來不仁慈。
何況這次是博益自己決定不再經營下去的,更加怪不得別人,也毋須惋惜。我想大家應該看開些。

關於潮來潮落、人事更迭,還是中國人有句說得好:
青山仍舊在,幾度夕陽紅。
***
Related Reads:
Read and Eat:博益停業?

Saturday, January 26, 2008

我為什麼喜歡韓寒

這兩天從去西藏的活動回來。在西邊的時候,每個人見到我都問,有反應嗎?
我一開始不理解,想這裡的人都
挺直接的,民風開放。
(一開始我也看不明白,為什麼會猛被人問「有反應嗎?」,想了一想才明白,笑死我。

回到上海後有兩個出版信息,一個是比西天取經的磨難還要多的一本雜文集要出版,名字叫《雜的文》,裡面的文章大部分是我在個人搏客裡發表過的內容的選擇。



有一些質疑說我這是在欺騙讀者,因為文章都在網絡上免費發表過了,我想說,你們是王八蛋。

我是全中國所有暢銷書作者裡唯一一個在博客裡免費發表自己真正作品的作者。因為這些免費的文字對於一個靠寫書來謀生的人是資源上的巨大浪費。全中國書賣的多的人裡只有我一個人在堅持提供免費文字。你們都不花錢看過了,佔了便宜還賣乖,不准我出版,只准盜版一本一本出我的雜文集,你們這個是什麼樣的心態。

我自己的文字我自然有處置的權利,我每篇文章的點擊大概10萬左右,但我每本書大概銷量在50萬左右,所以你看過不要緊,還有40萬人沒看過呢,看過的就不要買了唄,你媽逼你了嗎?

轉載自韓寒的網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88ot.html

***

雖然我比較喜歡謙虛的人,但若有才華如韓寒,輕狂一點又何妨?

Wednesday, January 23, 2008

寫書

難度遠超我想像。

試過花了一整個下午凝視熒光屏,只是在反覆琢磨該用「但是」還是「不過」、用「,」還是「;」。
每天張開眼睛,第一件事是問自己:今天寫誰?寫完沒有?


宋漢生知我有壓力,那晚打電話來給我打氣。

「這對你來說,不是手到拿來嗎?」他問。

不。
就像寫Simon。他們只是初生之犢,不管怎樣,沒有可歌可泣的過去,也沒有蕩氣迴腸的情史。
任你怎麼寫,他都只是一個廿多歲、從加拿大回流的鬼仔。不同的只是有一番創業的熱誠。
不能光憑一管筆,就天花亂墜。
這樣寫故事,文筆再秀麗,也不能令人感動。
就像伴碟的那塊蘿葡,不管你雕得再美麗,它也不是玫瑰。
所以要搜索枯腸,想想身家清白的年青人如他,有什麼故事會令人有共鳴,令那塊蘿葡既好看也能吃。

「哦…」他有點明白了,「對,如果他有七十歲,再平凡都有許多故事。」

是啊。
但也有些人,故事有許多,也同樣無從下手。
例如耿春亞。他很會說故事,也有許多故事可以寫。
可是就像擺滿了一桌材料,卻不知該燜、炒、煮、炸抑或蒸。
如果因為我的經驗不足,而浪費了好材料,也是一種遺憾。
下筆格外難。

「或許你改變一下你寫作的次序?如果下筆後才感到困難,以後要改就很難。」他問。

我說有啊。現在我每採訪一位,就用最快的時間,在blog上面把故事扼要地寫下來。
這一來幫助我整理思緒,二來可以讓我知道,讀者愛看什麼。

「哎呀,你這不就是我們寫program時,先寫prototype的方法嗎?」他的興緻一下子就來了。

他接著說,「我有沒有給你說過?好的programmer,也能寫出好文章? 反之也是。
因為好的program,應該簡潔易明、邏輯清楚…(「而且首尾呼應」,我接上去)是,因此如果一個programmer寫得出一篇好文,我也會對他寫的program有信心…

反過來說,你也很有潛質寫program呀。如有一天你想學一種新的語言,別學意大利文,不如考慮學C++。」他說得很認真。

我終於被他逗笑了,然後他更開心地滔滔不絕下去。

「其實你知道你做這件事(寫這本書)很有意義嗎?如果你可以令到『資訊科技』與『數碼』都變得溫暖起來,我想很多geek仔會感激你。

因為他們心裏有許多話,但連媽媽也可能不知他們在做什麼,你卻令他們找到共鳴…

呀,你甚至可以做業界代表…雖然我不贊成功能組別,可是我也會全力支持你參選2008年的立法會,為業界發聲…」他越說越誇張,在電話那頭笑翻了,我也笑出了眼淚。

宋漢生好像比我自己還明白我在做什麼、該做什麼。他說這很正常,「很多人都比我更清楚anobii應該怎麼做。」他說。

和他談了電話,心情舒暢得多,直到睡醒張開眼睛。
一早起來,想一想該做什麼時,才發現時間表已排滿。
從早到晚都找不到時間寫,於是從早到晚都在寫…
我本來就是心散的人,又容易受誘惑,難怪不能專注在書上。

咦…這個周未,不是敝報的報慶嗎?
噢,又要出門了。

原來寫書對我最大的考驗,是坐定定。

Sunday, January 20, 2008

甜蜜蜜


那天我們談起了電影《甜蜜蜜》。
巧合地,在K與H的婚禮上,最後送別賓客時,播的也是這首歌。
當然那是黎明的版本。新娘喜歡的可不是鄧麗君。

離開交易廣場前,我望瞭望天空,天空居然是紫色的。
是因為紅酒,還是因為曾下雨?

Friday, January 18, 2008

耿春亞

看了友報香港電台為李連杰做的訪問後,感到春亞和李連杰之間,彷彿有不少相似之處。

例如他們都年少老成、年紀輕輕地就從大陸來香港打拚、且似乎沒有選擇最「順理成章」的路:李連杰拿了五屆全國武術冠軍後,覺得再比賽下去很浪費,改行拍電影;春亞在清華畢業後明明可以扶搖直上,可是他挑了一條創業路。

更重要的是,兩個李連杰的訪問裡都談了許多哲學;我也想找人談哲學。
而春亞是朋友之中的最佳人選。

訪問在冬天最冷的一天進行,春亞從深圳趕回來,一坐下,半分鐘也沒有耽誤,就清心直說:

「總體來說,我不喜歡李連杰這個人。」春亞說。

嚇。
我又一廂情願了。
心中一澟,那我們如何談下去?
但我實在多慮。
春亞是個了不起的演說家,思想嚴密,論點清晰,只要把頻道調好,他就像開啟了的水龍頭,說話如流水不斷。
我又要想、又要聽、又要抄,反而更顯狼狽。

他說,你現在看我好像很會說話似的對不對?其實我唸了十二年中小學,幾乎都沒有公開演說過。連我媽也沒想到我可以這樣滔滔不絕。
其實我沒有祕竅「賣油翁」的故事你聽過沒有?就是那麼一回事。沒有什麼是勤力解決不了的。
別人看我說話如同隨手掂來,其實同一番話我可能練習了五百次,你又怎麼會知道?

創業、組織「在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擔當包括青年事務委員會成員等公職,無論在那裡,都是眾人的中心。
但他說,大家只看到我當「頭兒」的時候,沒有看見我也當「小弟」。
在香港清華校友峰會裡,他就是個小弟,提出意見還要說服更老練的師兄姐們接受。
零五年,他們邀請了藝術團來港演出,從接機、安排住宿到斟茶遞水,春亞一腳踏,「就是一個打雜嘛!」他笑說。

但他說香港就是這點好,不一定個個都要做精英、當老大。如果你甘心在比賽中只當一個旁觀者,不去爭勝利,只要你快樂,也沒有什麼問題。但在大陸,所有人都只想當第一,不甘當老二。

內地生來港人數不斷上升,許多本地生感受到威脅。前不久我看到一個報導,有一位尊貴的立法會議員說,要為分予內地和本地生的獎學金設立限制,不能讓前者得到的比後者高(目前平均差距已近五比一)。

春亞說這種矛盾他很明白。
「就像一個拔河比賽,內地生和港生,兩方面的學生都肯定要使力,關鍵就在於比賽的評判是不是公平、比賽的程序是否恰當。如果這方面做得好,那不但贏的開心,輸的也開心。」

他欣賞港人有禮、守法、關懷他人,但他不諱言,港人許多美德,逐漸惡化了(本來這是我提出的,我說,春亞你提及港人許多優點,但我不知道該不該把話說白,其實內地不那麼好的一套,彷彿「入侵」了我們。他說,是那麼一回事,我就把話說白吧。)

他說香港就像一個清水瓶,那怕只有一滴墨水,都足以玷污整瓶水;而大陸就是一瓶墨水,一滴清水滴進去,一點效果都起不了。

除了談中港差異,談創業他更頭頭是道。

來港那年,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所有香港富豪的傳記看了一遍。其結論是:
他們全部由零開始,他們統統都是從底層爬上來的。

比如說李嘉誠,當年他賣塑料全行第一,成績比排二的好十多倍,為什麼?
「因為他真正瞭解市場,他重視市場。」
他說要在一個地方創業,你必須瞭解愛上這個地方,瞭解這個市場。
「為什麼中國的IT富豪裡,全部都是土鱉,沒有海歸,更沒有外國人?馬化騰、丁磊、馬雲、陳天橋、張朝陽,除了張早期曾留過學外,沒一人出過國。因為他們選擇了面對這個國家,他們瞭解市場。他們雖然沒有放過洋,但他們手下有海歸替他們工作。
毛澤東沒出過國,但他手下面的人──鄧小平、周恩來──卻是留學生。
創業和搞革命,技術上其實是一回事,只不過具體操作不一樣。
所以你要成功,你就要走入群眾,變回一個農民、變回一個馬雲、變回一個毛澤東。」

他說許多人選擇走一條「很好的路」,例如做投行,但那永遠不會是「最好的路」。

「有什麼回報比創業更大?當一個銀行家,回報能有十多倍已很不錯了,能有上千倍嗎?
可是創業本來就由零開始,成功了你的回報就是無窮倍。有哪一樣職業及得上?」

他又說創業好像生小孩,當然是從頭做起好,「你會不會說,讓我先替別人帶帶孩子,汲取了幾年經驗後自己才生?當然不會啦。肯定是從一開始就帶自己的孩子吧。」

談到最後,我們還是談到李連杰。

「李連杰聰明的地方是選對了路:在武術界,他名聲最響、樣子最帥;在電影明星裡,他又是武術最高的。所以他那麼成功。

我其實也是這樣。搞科學(他唸物理出身),我會幹得不錯,但不是最好;搞政治,我沒有背景,性格又張揚,也不會做得最好。我選擇了來香港創業,這裡卻包容了我的缺點,因為這裡只講能力,不管背景。」
他說當年他考上清華,高考成績應該是同級中最差的之一,舖在他面前的並非康莊大道。但他畢竟走了一條風光不錯的路。

「儘管理想離我十萬里遠,而那怕我走完這一輩子,也只走了五百里,但到我死那天,我和理想之間的距離,就少了五百里。這樣想,即使窮一生去追求那點星光,還是值得的。」

你可以說這句話怎麼聽起來很肉麻,但你不能否認它打動了你的心。
奧巴馬(Barack Obama)的演說之所以有感染力,也不過如此。

***

Related Reads:

耿春亞(轉載)

華人網上社交 平台首選香港
與君一席話(via Justin凍啡走甜)
Max・Justin・宋漢生・耿春亞
《投名狀》
別人笑我太瘋癲

Thursday, January 17, 2008

耿春亞(轉載)

2006-09-25 (文匯報)

內地生留港 白手起家創業 獲200萬資助開科技公司 盼內地辦校助窮童脫貧

【本報訊】(記者吳玫)耿春亞曾經抱著爭諾貝爾獎的夢想走進清華大學,但現在,他卻是第一個在港白手起家開公司的內地畢業生。2001年來港交流的兩個月,改變了他的一生:中環馬路上飛馳而過的一輛輛寶馬、平治名貴房車,不僅讓這個來自安徽淮南煤礦區的學生大開眼界,更讓他下定決心留在香港。他想搞清楚:「為甚麼香港這麼發達?怎樣才能賺錢,好讓內地的孩子不再重複我小時候的貧窮經歷!」

為達成目標,他來港唸書,並捨棄名氣較大的科技大學而入讀地處鬧市的城市大學;畢業後更獲香港科技園的支持,創辦自己的網絡公司。他的公司專門為會員制的公司提供社交組織的網絡系統,經營了近兩年,雖然仍在虧損,但金額已不大。

讚港較公平 發揮空間大

創業途中,耿春亞說自己愈來愈感受到香港的魅力,「像我這樣的窮孩子,在內地無背景無人脈,又不算聽話,很難有作為;香港相對較公平,我可以在這裡有更大發揮空間。」

1980年出生的耿春亞,在清華唸本科時不僅成績拔尖,而且還熱衷參加各種科技和創業競賽。2001年暑假,他從香港交流回到北京後,極力要求參加清華畢業生到香港深造的計劃。但耿春亞卻不成功,因為清華想留下最好的學生,於是他鼓起勇氣去找當時的副校長顧秉林。

憑著曾在顧秉林教的物理課考獲第一名,加上他一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解釋後,顧秉林巧妙地說:「作為校長,我希望你留下。但我可以一個物理系教授的名義批准你去香港。」

城大處鬧市 利觀察社會

踏足香港後,他與同來的清華同學分道揚鑣,因為他們都選擇科大,他卻落戶城大,因為他認為城大位處鬧市中心,可更近距離觀察香港社會。在城大唸書期間,他還經常組隊參加各種創業比賽。他說,撰寫比賽計劃書有助他深入瞭解和分析香港社會,還能在高官雲集的場合發表演講,拓寬人脈網絡。這位「比賽專業戶」說很享受在香港參加比賽,因為「香港可以給任何人機會」。在香港工程師學會組織的創作大賽中,耿春亞奪得金獎。獎品之一是獲得香港科技園提供的200萬元創業資助,加上他與同學朋友攢下的獎學金,耿春亞打算畢業後開辦一家資訊科技公司。

公司目標5至10年上市

為了留港工作,他抱著一大堆材料到入境處申請工作簽證。他回憶道:「我的情況特殊,既是老闆又是申請者,開始時入境處的官員愛理不理,等我遞上一大疊獲獎證書和媒體報導後,他的臉色慢慢變和氣了。」2004年11月,經過3個月的反覆審核,耿春亞獲准在港工作,他的公司也終於在年底進入香港科技園。

展望未來,他希望公司可在5至10年內上市,然後學習香港的「慈善資本主義」,回內地開辦多所非牟利學校,普及精英教育,讓更多的孩子不再被貧窮所困擾。

***

香港電台傑出華人系列-第六集:李連杰


四 十 歲 活 了 仿 如 別 人 七 十 歲 才 擁 有 的 生 命 , 多 出 的 數 十 年 其 實 也 是 抽 空 。 別 人 有 的童 年 和 少 年 , 他 彷 彿 一 躍 而 過 , 幾 歲 便 直 接 跳 到 四 五 十 歲 , 面 對 名 利 的 誘 惑 、 生 活的 挑 戰 , 戰 勝 自 我 , 克 服 心 靈 和 身 體 上 的 缺 失 、 難 關 。

有 人 認 為 , 人 不 能 沒 有 夢 想, 懂 得 造 夢 便 永 遠 有 新 的 可 能 , 有 積 極 的 動 力 , 那 麼 , 能 把 夢 給 人 的 人 又 如 何 呢 ?李 連 傑 走 過 人 生 荒 漠 , 透 過 修 行 , 有 否 把 荒 漠 裡 檢 拾 的 黃 金 沙 粒 , 變 成 灑 向 世 人 的入 夢 之 沙 呢 ?

一 個 十 七 歲 少 年 , 雖 然 挾 著五 屆 全 國 武 術 冠 軍 的 銜 頭 , 成 為 功 夫 電 影 的 主 角 , 但 實 在 沒 有 多 少 個 《 少 林 寺 》 的觀 眾 想 到 , 他 日 後 的 成 就 會 去 到 哪 個 程 度 。

Jet Li 作 為 李 連 傑 的 英 文名 字 也 許 有 點 囂 ; 像 噴 射 機 一 樣 起 飛 , 卻 反 映 了 部 份 人 對 他 的 期 望 。 「 知 人 者 智 ,自 知 者 明 。 」 總 帶 著 陽 光 和 純 真 笑 容 的 李 連 傑 形 象 , 卻 有 一 種 自 知 的 親 和 力 , 他 不會 以 「 好 打 」 自 詡 , 相 反 , 他 很 明 白 他 的 功 夫 是 用 來 強 身 健 體 和 娛 樂 大 眾 。

九 十 年 代 初 在 美 國 的 低 潮 ,並 沒 有 令 李 連 傑 氣 餒 。 畢 竟 , 「 勝 人 者 有 力 , 自 勝 者 強 。 」 戰 勝 自 己 的 結 果 , 是 他成 功 拋 下 過 去 的 包 袱 , 搖 身 一 變 , 成 為 廣 東 武 學 宗 師 黃 飛 鴻 , 除 一 新 自 關 德 興 以 來的 「 黃 師 傅 」 形 象 , 亦 成 功 宣 揚 了 「 男 兒 當 自 強 」 個 人 和 民 族 自 強 自 重 的 意 識 。 銀幕 上 , 他 扮 過 方 世 玉 、 張 三 豐 ; 演 過 孝 子 , 做 過 慈 父 。 踏 入 廿 一 世 紀 , 他 進 軍 荷 裡活 , 主 演 《 致 命 搖 籃 》 、 《 猛 龍 戰 警 》 、 《 最 後 一 強 》 、 《 不 死 狗 》 等 傑 作 , 站 穩華 人 武 打 巨 星 的 地 位 。 新 作 《 霍 元 甲 》 , 回 歸 中 港 , 以 一 個 好 勇 鬥 狠 者 的 轉 變 , 宏揚 「 止 戈 為 武 」 的 武 學 精 神 , 演 技 更 上 層 樓 , 獲 影 評 人 賞 識 , 初 摘 最 佳 男 演 員 桂 冠。

一 場 南 亞 水 災 , 幾 乎 奪 去 他和 妻 子 利 智 的 性 命 , 期 間 於 九 死 一 生 中 奮 勇 救 人 的 經 歷 , 激 發 他 成 立 壹 基 金 的 意 念, 以 一 人 捐 出 一 塊 錢 的 方 式 , 以 救 助 弱 勢 社 群 為 己 任 。 他 篤 信 藏 傳 佛 教 , 明 白 「 知足 者 富 。 強 行 者 有 志 」 的 道 理 , 不 急 躁 , 不 自 滿 , 一 步 一 步 實 現 理 想 。 如 果 有 人 認為 他 是 「 華 人 之 光 」 , 那 麼 , 作 為 一 個 修 行 者 , 這 偶 來 的 一 陣 煙 , 裝 飾 和 擾 動 的 ,都 不 過 是 他 歷 程 的 一 部 份 。

「 我 沒 有 辦 法 選 擇 生 命 的 開 始 , 但 我 有 勇 氣 走 到 生 命 的 最 後 。 」 李 連 傑 如 是 說 。 從 武 術 、 . 電 影 、 宗 教 和 個 人 經 歷 四 部 分 看 李 連 傑 的 人 生 哲 學 。

導 演 : 陳 曼 儀

***

看了這兩篇文章後,忽然想通兩個小時以後,我該和春亞談什麼。

***

Related reads:
華人網上社交 平台首選香港
與君一席話(via Justin凍啡走甜)
Max・Justin・宋漢生・耿春亞
《投名狀》
別人笑我太瘋癲

Monday, January 14, 2008

咖啡杯上的箴言

一直有光顧Pacific Coffee的習慣,今天才發現,原來他們在杯套上印了一些箴言,趣味盎然:

"If you can't convince them, confuse them."
- Harry S. Truman
如果應用在「可以」普選上...

"I praise loudly, I blame softly."
-Catherine II of Russia
這位俄國女君王恁地好修養。
忘了哪位名人也說過類似的話:你先在公開場合大剌剌地指責我,後又在私底下鬼祟地向我道歉,這不是太不公平嗎?
不敢奢望現在的人修養好到"praise loudly, blame softly"的地步,但若你曾公開地罵錯了人,你也要光明正大地道歉,才對得起人家。

"If you are going through hell, keep going."
-Sir Winston Churchill

"A lie told often enough becomes the truth."
-Lenin
這句話不令我感到訝異,但奇怪它竟然來自列寧。

"It is easier to begin well than to finish well."
-Plautus
不同意啊。最近在埋首寫作(所以才沒空更新這裡,嘻嘻),結尾已想好,倒是開首一段令我抓破頭皮,所以我絲毫不同意「始」比「終」更容易。

此外,自稱wildcard的讀者不久前來郵,說我引述的"My tastes are simple; I am easily satisfied with the best. " 應該出自王爾德Oscar Wilde 而非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
翻查他捎來的資料,果然。原句如下:

"I have the simplest tastes. I am always satisfied with the best. "

我這句話的出處是一本由白宮文膽James C. Humes所編的書,叫做The Wit and Wisdom of Winston Churchill: A Treasure of More than 1,000 Quotations and Anecdotes,當時竟沒想到原來出自大文豪邱吉爾的名言,也曾師承別處。

又,瀏覽wildcard送來的brainyquote網站,覺得王爾德果真是字字珠璣,我尤愛他一些述及兩性的quotes,如:

"A man can be happy with any woman, as long as he does not love her. "

"A man's face is his autobiography. A woman's face is her work of fiction. "

"Always forgive your enemies - nothing annoys them so much. "
實在太喜歡這句了,不管它是不是和愛情有關 。

"Between men and women there is no friendship possible. There is passion, enmity, worship, love, but no friendship. "

"Everything popular is wrong. "
實在"寸"得太有型了。

"I see when men love women. They give them but a little of their lives. But women when they love give everything. "
因此女人愛得死去活來,男人沒feel就byebye。

"Men always want to be a woman's first love - women like to be a man's last romance. "

"Men marry because they are tired; women, because they are curious; both are disappointed. "

精句太多,實在不能盡錄,最後送上可能是大家最耳熟能詳的一句:

"I can resist everything except temptation. "

***

其實近期我從書上看過最喜歡的一句話,來自曹操: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騰蛇乘霧,終為土灰。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盈縮之期,不但在天;養怡之福,可得永年……"
-《龜雖壽》
真是好man啊。
***
Related Reads:好文章

Friday, January 11, 2008

Bullpoo


Bullpoo.com
是一個社交網站。
如果說aNobii是書蟲的聚腳點,Bullpoo就是散戶的集中地。
用家登記後,可以用一百萬元進行虛擬投資(美股)、撰寫自己的forecast和blog、並與投資價值取向相近的人互相交流。
連我這個不懂買賣股票的人都覺得這裡很好玩。
Simon說,是呀,我們就是希望人們不要太認真,可以用比較playful的心態學習投資。

以前就聽SHS形容過:我們幾個start-up裡面,以Simon的team最人齊。
他們就像一隊band。四個好朋友,專長不一,各司其職。
在他們自己的介紹裡,Bullpoo這樣形容自己:

「Coming from different walks of life and bringing together skills i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graphics design, finance and business, the team came together to pioneer one of the first interactive communities for investors to allow them to do more than just post on forums and read endless news.」

L to R: Simon, Bernard, Kevin, Joey(@Starbucks, Cheung Sha Wan)

我請自稱「大打雜」(Chief Janitor)的Simon形容一下他的團隊,他很高興地逐一介紹:

Bernard:
「他是我們的idea person。他好聰明,思維很特別,可以把表面上完全irrelevant的事物聯繫起來。他是個低調的人,不喜歡曝光,也不邀功,讓他思考,他就好開心。四人中以Bernard工作經驗最多,他也吃過苦,所以我們一遇上什麼難題,Bernard就會安撫我們:『唔使驚…』」

我也同意。Bernard有一雙極清澈的眼睛,總是一副淡淡然,但深思熟慮的樣子。
Bullpoo的意念最初就是來自Bernard,他也和Simon拍檔撰寫程式。他倆中學是同學,在加拿大唸大學時,曾是同房。

Kevin:
「噢他是個很會開玩笑的人,最會帶動氣氛了。但別小看他,他處事極系統,而且一旦定下目標,就會勇往直前。大學時他決心考一個學位,一個學期唸了九科,而且九科都取了A,用的時間只是人家的一半。」

四人裡,也數Kevin的中文「最好」。
他們都是從小在加拿大長大的CBC,而Kevin在男拔萃唸了三年,已算眾人中中文最好的一個。他還為Bullpoo改了一個進軍大陸用的中文名:寶璞。璞是玉的意思。形音意俱美。
Kevin曾從事投資相關工作,也負責Bullpoo的對外聯繫。
Kevin和Simon是大學同學,後來才發現,原來他倆還是小學同學──「你細個成日向我擲石」──他們忍不住在starbucks爭拗起來。

Joey:
「他是個非常creative的人,我們所有的logo,layout,letterhead都出自Joey手筆,我們全部和design有關的工作都信哂佢,只要交給他,一定不會核突。我知道好多人想挖走他,嘿嘿。」
Simon說Joey為人最nice最冷靜,是最佳聆聽者,如果四人發生衝突了──這通常發生在Simon和Kevin之間,因為他倆最外向──Bernard和Joey就是調停人。
四人裡兩動兩靜,如太極般和諧。

Bullpoo正在艱苦經營。
他們的客戶大多集中在美國,許多人見其網頁設計專業、四子英語流利,以為Bullpoo是矽谷的出品,殊不知他們的辦公室,其實委身東方小島的工廠區,而且還寄人籬下。
那裡是Joey爸爸的公司,辦公室外堆了不少紙皮箱,滿是零件,裝修好像五十年沒變過,古色古香一如《花樣年華》的場景。
而Bullpoo四子,僅僅佔據四張桌子,用的電腦笨重不堪,一點也不chic。

我們做訪問與拍照,也無法在其辦公室進行(因為會妨礙其他上班的人),唯有移師附近的Starbucks。
我又冒失,竟忘了提醒Simon把手提電腦帶上,負責攝影的女同事說,這真是巧婦難為無米坎喎,人家會以為他們做Starbucks,不是做Start-up啊。
無計可施下,唯有求助:Leon辦公室就在附近,我問可否借他的laptop一用(我本來還想借人家的辦公室呢;臉皮真厚)。他很爽快地應承。
結果Leon不但速遞MacBook過來,還幫忙上網及作出一切技術支援(原來在starbucks上網很麻煩的) 。多得他。
而且他很謙虛:「只是為本地的創業家薄盡綿力罷了」。Auntie真是教子有方。

我問Simon創業至今,有什麼最令他朝思暮想,縈繞不去,他毫不猶疑:cash flow。
他說畢業至今還未給過媽媽家用,四人不時還要在外面接project維持生計,能省就省,每月數千元的data feed(股票報價)已佔去他們支出的最大部份,遑論其他。
幸好Joey的爸爸慷慨借出辦公室一隅,幫了四個年青人一把。
「世伯自己也做生意,所以他明白。」Simon一臉感激。

Simon, Bernard, Joey和Kevin四人,都是二十年前曾移民加國的下一代,他們家境不錯,聰明過人,如果留在當地,用卡夫卡在《新香港人》專欄裡說的話,「可以有車有樓﹐生仔養狗﹐朝九晚五﹐六日早抖」,完全沒有必要回港。
他們可以在藍天白雲下,過著最恬靜無憂的日子,可是他們回來了。
他們不但回來了,而且帶著一股創業的熱情。
他們不但回來了,而且沒有投身曾特首最引以為傲的金融投資大軍,反而寄居工廠區一間不起眼的辦公室,開拓夢想。
在空氣混濁不堪的工廠區裡,四子耀目如朝日的金光。

Bullpoo成功了,是香港的驕傲;Bullpoo做不下去,是香港的失落。

Related Reads: Simon Lee, Bullpoo(@Wikipedia)

Monday, January 07, 2008

相煎何太急

事忙,本來有個好題目卻無暇更無心思琢磨,瞥見女友寫了這文章出來,很是感慨,決定轉載,省點功夫。
她叮嚀女子不應啞忍性騷擾,我覺得毫無事實根據的抹黑對女子傷害更大。

在一個謠言中:
被中傷的人固然可憐;
利用別人中傷另一個人的可惡;
被利用中傷別人的人可悲;
搖旗吶喊/興風作浪/混水摸魚/落井下石的人可恨;
可以挺身而出但袖手旁觀的人...冇guts
特別是男人。

***

這裡說的是一個真實故事.

L二十多歲,畢業不久,任記者.初露才華,被挖角到某傳媒出版集團,挖角者是該集團的執行編輯C,直接管轄L.C已婚,年過五十,無子女.

該集團出版時裝與潮流書,是不少人夢寐以求的工作,L努力工作,獲得C讚許.

三個月後,試用期剛過,C請L吃晚飯以慶祝工作順利,L應約,兩人單獨在雲南小館晚飯.晚飯後C送L去車站,無意間接觸到她的手,在巴士中坐下,L叫自己不要多心...


翌日,來了一封電郵,相約再吃飯.

L回覆說約了男友.

C繼說可以找天放工去澳門吃,那裡吃的選擇更多.L不回應.

...

早有人告誡過L,但她天真相信C是欣賞她的工作表現,並沒其他.可是,到現在她也不得不相信.詢問過數人意見,有人叫她向大老闆反映,因大老闆是女人,應該會體恤其情況;有人叫她避重就輕,事情鬧大不好處理.

...


C利用職權,要求L加班,晚上的辦公室只有他們倆,說工作排山倒海不得不加班,但卻鋪滿一桌子的照片,慢條斯理地挑,似談情多過編稿.其實,C對L偏心全公司上下皆知,唯一不知的是L.

在這時候,公司兩位資深編輯同時辭職,引起大老闆注意:是否新來的L與C關係太好?是否L討好C希望趕走同事以圖上位?同事辭職後,L被派接手其工作,但大老闆對她的敵意也開始展露,工作上處處打壓,沒人願意掉的事讓她做,所有人去東京看時裝展,她一個留在辦公室.她開始意識到情況不妙.

女人雖然能體諒女人,但若要女人為難女人,做得更難看.

一個剛出社會做事的女孩,從沒遇到如此複雜的情況,沒有誰可以傾訴,自己決定避開所有目光,埋頭工作,只因為這是一份她夢寐以求的工作,她不想放棄.而因為她對C疏遠,二人後期反目.

可想而知,這份工作她沒做多久便離開了.

交心的同事知道一切,說了一句:離開是好事,你不知道傳言有多難聽

離開了出版集團,L失意了一陣子,無心工作.這種負面影響絕不少.

***

一個什麼背景都沒有的女子在社會上拼本來就難關重重,嶄露頭角的,還要分心應付各種各樣不利的傳聞/中傷/抹黑。稍有差池,誤中副車,隨時粉身碎骨。
因此女子更要莊敬自強,跌倒了也要努力爬起來。受過傷後你要更硬淨。
不要怕一次半次傷害,因為和你一樣打落牙和血吞的揚眉女子比比皆是。
活得比欺負你的人好,才不會教親者痛仇者快。

Friday, January 04, 2008

女人的事無小事之二

不知道為什麼,雙頰長了一些小疱疱,紅腫不堪,簡直有礙市容。
女友S告誡不能再拖,「你一定要找相熟美容院替你清理掉這些毒瘤!」
她不忘提醒我:K的婚禮就在兩週後啊。

我知道那會很痛,但這次下定決心了。

躺在美容院的床上,身邊有三個女人圍著我。

「你放心,我會很溫柔,儘量不讓你太痛楚。」載著口罩的她,手握工具,以專業口脗說。

「如果痛,你就緩緩地深呼吸,一下,又一下…很快就會過去的。」另一個她握著我的手,安慰著。

「痛就尖叫吧。這回事,每個女人總會經歷一次。」第三個她以無比堅毅地眼神給予我力量。

Ok。如果有男人經過,聽見以上的對話,他可能以為裏面有一個女人快要生產。
但親愛的,我只不過去清理暗瘡而已!

那一刻我真的忍俊不堪。
有時我覺得女人真的很可愛,屁大的事卻當國家大事一樣認真地處理。
這讓我想起莫文蔚的一首由黃偉文填詞的舊歌──「婦女新知」。
他簡直比女人更明白女人。 我尤其喜歡這句:

“你問我做乜買左六條一樣既裙
你當我無用腦 其實我都有諗
漆皮真絲 橫紋直紋 長裙短裙迷你裙…


「你當我無用腦 其實我都有諗」…女人就是這般可愛。

又,中午約了Joe Chan食飯。他問我是不是從家裏趕出來,我說不是啊,我從牙醫那兒來。我的牙醫說,再過兩週,就可以取掉牙箍了。

Ok。現在你知道了,我正在箍牙。
其實我的牙齒還算整齊,沒有箍牙的必要。
可是,我天生上顎內側缺了一顆牙齒,這令上排牙齒之間的空隙比較多,我老是看得不順眼(我不是說了嗎?女人的事無小事啊)。
更何況,表姐的牙齒很漂亮,一粒一粒像貝殼一樣,排得密不透風,我看了她的再看自己的,更加不順眼了。
於是兩年前下了決心(就像這次去弄暗瘡一樣)去箍牙,貼錢買難受。

現在好了,終於可以把可惡的牙箍去之後快了!
Joe說,為了慶祝此事,我到時替你拍幀照片如何?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Joe這麼有女人緣,因為他把女人的小事當大事般重視啊)

我認真地想了一想後,答道,不必了。
我不想照相。
我想接吻。
我已經忘記了接吻時沒有牙箍隔在中間的滋味了。

Joe聽了嚇得連退三步。
大概閱人無數的Joe也沒見過這麼無聊的女人吧。
哈哈哈。

Related Reads:
女人的事無小事

***

婦女新知
作詞:黃偉文 作曲:蔡一智 編曲:Chinese(For Double C Music Group)

我係一個發育健全既女人 需要各種營養既平衡
男人 新衫 現金(加)約會 零食 珠寶 護膚品
運動 工作 交友(再)旅行 購物 娛樂 見男人
Sorry Sorry 我係咪數左兩次「男人」?
雖然係咁 愛情我都未算好著緊
(我吃 我戀上熱量)

今日我黎教大家整甜品
首先用滾水沖開Expresso 粉
再擺D Lady Fingers落去 浸到「林」
另一方面 將d蛋白攪一陣
起泡就加dKalua 再攪勻
最後兩樣倒埋一齊整到一層層
恭喜你 咁就完成左個 Tiramisu
一個世界馳名既意大利甜品

你係一個發育健全既女人
所以呢個時候你有野想問
無端端 整甜品 係咪手痕
抑或教你兩招等你'乙水'情人
Sorry Sorry 各位等等
女人最好既野唔一定要同男人分
整個甜品 錫下自己當獎品
邊個話愛黎留住佢個心
(我買 我擁有力量 讓心願能償)

有時返到屋企都覺得有d暈
因為買到成屋雜物無「訂」躉
於是惟有出街Shopping 散散心
這就是(我們)購物狂的命運

你問我做乜買左六條一樣既裙
你當我無用腦 其實我都有諗
漆皮真絲 橫紋直紋 長裙短裙迷你裙
綁帶拖鞋 平底高跟 唇膏胭脂乾濕粉
翻炒 再翻炒 我地既一生
只得舖頭永遠 有新到貨品
小學都有教 人類係一個社群
要相親相愛 咁先夠高等
既然平時唔准獨斷獨行 唯一呢個時候
我覺得唔駛靠人
唯一呢個時候 我可以全權負責任
唯一呢個時候 我真正憑良心

(我吃 我戀上熱量 幸福又平常
誰又說 沒理想 我買 我擁有力量...)
(唔該 excuse me 可唔可以羅果件大褸俾我睇下
Sorry 唔係呢件 係隔離有士多啤梨同Cream
係上面果件 thank you
唔係呢件 係隔離有士多啤梨同Cream
係上面果件...)

我係一個發育健全既女人
有乜傷心 自己識得做醫生
以前有事只係可以唸經文
而家仲有三個字:食、買、訓
買得多左最多忍一陣 食得多左去Gym 修下身
只係擔心訓得太多有空虛感
忽然好想身邊有個人

(我吃 我戀上熱量 幸福又平常
誰又說 沒理想 我買 我擁有力量
讓心願能償 付賬令我舒暢)

我係一個發育健全既女人 不過有時失驚無神發炆憎
以下呢句 你當我怕鬼拍後尾枕
我有時會諗:係咪真係要搵返個男人?
男人...唉~(唉氣)唉~

去party

吾友Leon Ho的公司Stepcase開張,我們結伴到賀。
更令人高興的是,他入選了Business Week的Asia's Young Entrepreneurs第四位:



「由《商業週刊》(BusinessWeek)舉辦的亞洲年輕企業家選舉,港人也有好成績,27歲香港人憑著成立「生產力方案公司」,晉身頭四位。

網站日百萬人瀏覽

  Leon Ho成立的Stepcase.com為網民提供實用資訊,當中的Lifehack.org網上日誌(Blog),提供如何改善日常生活的資料。他表示該網站每天吸引超過100萬瀏覽人次。另一發展當中的Stepcase Apps,為網上軟件平台,幫助人們如何更有組織辦事。」


(轉載自《香港經濟日報》一月四日)

聚會很開心,但臨走的時候,Deja Vu再現。
我們合送了一個花籃,由我先付錢。
結果除了最近去party多過睡覺的「CBC」Simon很疏爽地掏錢出來外,David只有一張五百元大鈔,SHS翻出所有口袋只有五十元,而我,不夠現金找換給David。

那一句「瞧,start-up的cash flow多糟糕」再度溜出來。
同場的bloggerSidekick,打趣說要把這句錄音。
此乃香港web2.0的經典之一。

後來我們三人無奈一道去銀行提錢,SHS取錢時忍不住說:「怎麼大家好像等我這一百元開飯似的。」

和這群web2.0小子伙在一起,日子過得真快活。

***

Related Reads:
Stepcase New Office Grand Opening
(via 黛)
給Leon的投票終於有了結果(via Christine, Leon的媽媽)
啟事三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