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8, 2008

再見

再見(真情版) ﹣張震嶽
曲:張震嶽 詞:張震嶽 

我怕我沒有機會 跟你說一聲再見
因為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你
明天我就要離開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離 我眼淚就掉下去

我會牢牢記住你的臉 我會珍惜你給的思念
這些日子在我心中 永遠都不會抹去

我不能答應你 我是否會再回來
不回頭 不回頭的走下去

不回頭 不回頭的走下去

***

是時候告一段落了。

如果要唱這歌,嘿,你得先練好普通話。

Thursday, March 27, 2008

女人與貓

男人說狗是attention seeker,好比女人,難搞。
我說貓才像女人,更難搞。

貓很自我,有點高傲,率性而為,很優雅。
她聰明,溫柔,善解人意。但有時不聽話。
不聽話,所以很難搞,捉摸不定。
但當她愛你時,會愛得很瘋。

暗黑的卡夫卡最新的網誌,一個二十一歲的美少女(Magibon),長得實在太美麗,不但自己很欣賞,也公諸同好。
她成日價坐在螢光屏前面(好像你現在這樣),眼睛瞪得大大的,很努力地維持一個很天真很儍的笑容,不知說什麼所以一言不發。
10s, 20s, 30s...
一分鐘過去了,她就是那樣瞪著,很美麗地,不說話也不怎麼動,忽然之間,伸出纖纖玉手在臉旁擺出一個V字手勢,A-Ri-Ga-To-U!
螢幕嗄然出現粉紅色。完了。


嚇。
咩事呢?

我試圖多點擊幾個Youtube來看看,都是這樣,大同小異。
造型服裝也許不一樣(但都很美麗,我必須強調),但她來去都是這副表情/動作/肢體語言。
暗黑的卡夫卡說,有網友替她改了一個外號:

後現代腦殘療傷系美少女

Ok。這叫後現代。腦殘。美少女。
我感到很納悶,故踱出房門,試圖令自己理解這種行為。
此時我看見漂亮的黑子,很美麗地蹲在椅上,杏眼圓瞪著,望著我。
牠什麼也不做,也不見得在思考,總之就是那樣,很可愛地,看著我。
Oh sweetie!我忍不住過去抱抱牠,愛撫牠,親吻牠。
牠的身體軟棉棉,暖暖的,順從著我。牠開始散發牠那獨特的氣息,咕咕咕,被我逗得很開心。

噢!
我忽然明白了(貓貓真是我的靈感來源)。

這位腦殘美少女和我的貓有什麼區別呢?
每次黑子食飽了沒事幹,在那兒(很美麗地)呆站時,我和表姐與弟弟們,就會取笑牠:「黑子,你在幹嗎了?你是不是低B的,嗯?」
黑子也不大理睬我們,仍舊很優雅地,把甫士擺好,默言。無語。


就像這位瞪著屏幕的少女。
也許她只是自戀,也許她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幹什麼,但她這樣做,卻傳遞了一個很強烈的訊息:
我用美麗取悅你。我很漂亮,很Kawaii,你是不是很想把我…
就像一隻寵物。可供觀賞,也可供享樂。

我覺得很悲哀。
一百年前的女人,費了多大的勁,受了多大的屈辱,才爭取到教育、投票權、戀愛自由、工作機會,好使她們和她們的下一代,有獨立的能力,不再成為男人的附屬、財產、傢俬、寵物…
而這個白痴少女,居然心甘情願,一味以容顏博取青睞,把自己(寵)物化(我已忍耐著不用「奴化」了)。
噢不。也許她定位清晰。是我們把她給低估了。

我不輕視美色。美色對女人來說,是福也是禍。
因為美色,可以被男人玩弄於股掌之上,也因為美色,可以把男人玩弄於股掌之上。
這中間的學問,差之一毫,謬之千里。
如果說富豪身旁絡繹不絕的美眷是前者(Freeze?!),鄧文迪(梅鐸)是後者,那麼,李嘉欣是哪一類?伊莎貝拉呢?
嘿,可以寫一篇論文。

與其找一個像Magibon的女人,何不領養一隻貓。
或者,她應該投靠愛護動物協會,機會更大些。

***

Related Reads:
暗黑的卡夫卡:後現代腦殘療傷系美少女

咪子的自白
真女人

Monday, March 24, 2008

Please call us radicals!

我在一個傳媒飯局上認識發哥趙來發。
那飯局應該是我們老總去的,他臨時喊我去頂替,我依約赴會,結果被安排坐在發哥身旁,就這樣和他認識了。
我很幸運。那天在座的都是前輩(發哥當然也是),我們這些小輩可以的話最好令自己隱形,以免鬧出什麼貽笑大方的事──其戰戰兢兢可想而知。
發哥卻很和善,不擺架子,一直陪我聊天,令我漸漸放鬆。

那晚見過後,我成了他網誌的常客,並藉此慢慢認識他。

發哥在一九七八年入讀港大,到如今,剛好三十年。
進大學那年,大學宿舍已滿額,他只好到般含道一幢Mini Hall暫住。
有些事冥冥中似有註定。他後來才知道,那裡是學運份子的「私竇」,住下的不是學生會幹事,便是評議會主席,要不就是學運老鬼。
發哥居然誤打誤撞在這裡落了腳,還因此當上了學生會的財務祕書,管理學生會超過千萬元的資產。

二年級,學生會落莊。一個下午,發哥在圖書館午睡,他在心裡盤算,這下寂寞了,不如專心讀書,或者追女仔,要不兩樣一起做…
就在這個時候,呂大樂(現中大社會學教授)和張國昌(現執業律師)來找他,遊說他當港大學生報《學苑》的副總編輯。
豈知這樣一做,卻改變了他的一生。
《信報》的林太在《學苑》上看到發哥他們的文章,邀請他們為《信報》撰稿,後來發哥EO沒做成,倒留了在《信報》當記者,從此和報界結緣。
在一九八一年,港大畢業生從事傳媒,那是異數。

發哥這些經歷,我都是最近才從他的網誌上看到的。
看見這網誌的,當然不只我一個;還有發哥的一位老朋友──那位曾和他並肩辦報的同學,張國昌。
自稱「昌少」的張國昌,錯過了零六年學苑老鬼的聚會,卻又給他無意中看見發哥的網誌,就在三月十九日那天,留了言給他。
這個留言很感人,我摘錄一段下來:

「學苑的歲月,是令人懷念的黃金歲月。三更有夢、夢未碎時人已醒,但是,我的夢在大學畢業時已經提早醒了。那時準備畢業後,寫一部偉大的武俠小說,向金庸致敬。當時,還煞有介事,大樂幫我寫序,你幫我設計封面及插圖。到現在為止,每天都是營營役役,很多以前認為很重要的事情,已經一一淡忘。我還定期和Sunny 見面,談文論藝,但很多時候話題已經轉到股票和工作了。
最近,在高院上訴庭,見到紹強,他現在已經貴為資深大狀了。我還記得當年和他徹夜激辯馬克斯理論和唐牟的哲學,我問他還記得否,紹強說他已經忘記了。」


昨天,發哥覆了「昌少」的留言,當我一看見以下段落,就驀地感動了:

「我們當年三個人的組合,今天想來仍認為是一時之選(容許我自戀一下),我們三人性格不同,但都相信自己是精英,各擅勝場,誰當總編輯,其實也不重要,最開心的是一班志同道合的同學一起「表演」一番。

真希望我們有機會再搞一次出版。

我還記得競選Campaign時,你還「抽空」去跟Tina撐枱腳,真能擅用時間。我們都是St Johnnians,五樓兄弟,我又記得你的螢光襪和半夜筲夜的魚蓉麵,如今想來好像是昨天的事。

在過去一段日子中,我們都太忙碌,太多事要做,我還命運不濟,病了幾年,否則,我們可以做的事,豈止這些。」


少年的躊躇滿志,中年的心為形役,幾句話就道盡了。

在這篇網誌裡,發哥還找出當年(一九八零年)他們競選《學苑》時的宣傳文章。
我把那文章傳給今天在中大搞學生報的Kris看,這個細路說,除了感動,還感到一絲諷刺的味道。因為,發哥他們當年辦報的感慨,套用在今天,竟然差不多。
而這中間,幾乎三十年已過去了。

我很喜歡發哥他們競選時說的一句話:Please call us radicals!
年青人要激進創新,但不要偏激;不祟拜權威,但敢於改變現實。
由於我正在寫幾個年青人的故事,不其然地竟受到這句話的感應。
就像當年的發哥、昌少、呂大樂,我筆下的幾個年輕人也十分優秀,且願意為理想選擇一條off track的路。
三十年後,他們會怎樣?

發哥在文章裡,還引了一句話:少年子弟江湖老
它的下一句,是「紅粉佳人兩鬢斑」。
試想你將在三十年後回首前塵,你可會像發哥與昌少那樣,為自己今天寫下的一章而驕傲,或感動?

***

References:

Wednesday, March 19, 2008

我的閱讀…隨緣啦

讀與吃寫她的《閱讀101》,終於令我按捺不住。

1.正在看的書:Fooled by Randomness, by Nassim Nicholas Taleb
此書乃The Black Swan的前傳。一本非常聰明的書。

2.下一本想看的書:《是有點狡猾》,卓韻芝。
(原因一:彭浩翔推薦;原因二:忘了嗎?我看書和梁朝偉接戲的pattern是一樣的,先來一部很費勁的,再來一部不那麼費勁的。 )

3.所以,上一本看的書是:《國金外望》,方卓如。

4.想看的書:很多。請參考aNobii的wish list/未開始。不贅。

5.能看簡體字否?
能,但很討厭簡體字,看得很慢。

6.能看白話(廣東話)嗎?
能,但也看得很慢,故避之則吉。

7.能看翻譯作品嗎?
能,但可以的話總是找原著。老是覺得文字別扭,看得很慢。

8.看過瓊瑤嗎?
高小至初中時曾一口氣看了很多,感覺飽滯,此後便很少再看了。情況類似打爆機。

9.看過衛斯理嗎?
高小至初中時曾一口氣看了很多,感覺飽滯,此後便很少再看了。情況類似看瓊瑤。

10. 看過金庸嗎?
家裏有全套,但只看過三部曲。實在沒耐性看長篇。

11. 看過岑凱倫嗎?
小學的時候看過一本。覺得故事與人物都有點爛,沒品味。
(真是對前輩大大不敬)

12. 嘩你小學就看岑凱倫。
嗯,就那麼一本。
對看書的最早記憶,是很小的時候,家父讓我看各種名人傳記、圖解唐詩;稍大些,自己找安徒生、格林兄弟與《福爾摩斯》看。

13. 印象所及,最愛的童話,是Roald Dahl的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Charlie and the Great Glass Elevator和安徒生的《人魚公主》。

14. 覺得此後看的一切愛情故事,都不及《人魚公主》盪氣迴腸。
除卻巫山不是雲。

15. 最「騎呢」是五六歲時,不知從哪裏找到許多《智力遊戲101》之類的小書玩,內容與小六的學能測驗題目90%相似。到了高小被操練時,常常暗自發笑,不明白為什麼教育署如此滑稽。

16. 小時候家中附近有個圖書館,小學一年級就已申請了圖書證,我和表姐從小在那裏渡過不少好時光。

17. 所以小六就戴眼鏡。活該。

18. 目前家裏與上班的附近也有圖書館,但一年也去不了幾次,好遺憾。

19. 總覺得小時候比現在聰明多了,看書多、雜、快。幸好彼時看了許多書「打底」,否則有許多好書,後來未必會碰。也沒時間碰。

20. 平日最常看書的時間與地點:上下班,地鐵車廂。每天至少可以看一小時。

21. 經常把買書/看書的活動比喻為逛Boutique/Shopping──沒有固定的喜好,很隨遇而安,總會因為心情或際遇而自然地對某種塑材感興趣。永不厭倦。

22. 路過店子,總會好奇,看有無新貨上架。
(New Arrival)

23. 合眼緣的,翻動數頁,看看誰寫序,誰推薦。
(在鏡子前面拼命照)

24. 如果作者是相熟又喜歡的,題材也不壞,多半會掏腰包。
(喜歡的品牌,質地與款式不錯)

25. 也會因為別人的推薦、因為該期熱賣而入貨。
(翻時裝雜誌使人蠢蠢欲動,看見明星搭配得好看總令人想當copycat)

26. 偶而會挑一些以前沒看過的,碰運氣。
好像上回在書店看見一本《墨跡》,作者叫曾子墨,非常漂亮,之前沒聽過,原來在凰鳳衛視當主播。好奇想知道這個美人到底有多少「墨水」故此把書買了。
看完的感覺是,人很美麗,也很聰明,就是欠深度。
(看,女人對同類多麼刻薄!人家已經又聰明又漂亮了,居然還能挑剔她沒深度。)

27. 如果是買衣服,像以上情況的,三個月後多半送去回收。可是書籍的回收是如此地少。

28. 不論整理得多麼頻密,我的衣櫃與書櫃總是不敷應用。
堆不下的書,塞進衣櫃(可會沾上衣香?),塞不進的衣服,送去回收(可惜它們沾不了書香)。

29. 正如到每一座城市,總會去看它的電影;到每一座城市,總會逛它的書店。

30. 最愛活動之一:假日下午,日光透進屋裏,開著空調與音樂,與喜歡的人一同孵在被窩裏看書。嗅著他的氣味,大腿貼著大腿,偶而碰一碰手肘,枕一枕肩膀。如果累了,那麼...

(有緣再續)

Related Reads:
You are what you read
You are what you read 2

Sunday, March 16, 2008

23...

1.曾經擁有一條23吋腰,不知什麼時候弄丟了。
2.中學第一次發成績,考全級第23名。此後每年進步一點點,畢業時,五名內。
3.前男友手提電話的最後兩個字,是23。
4.他在23號生日。
5.Shxt。為什麼我仍記得。
6.剛才點算了一下,原來我有超過23雙鞋子!天,這麼浪費!
7.幸好我沒有23枝唇膏。
8.也沒有23盒眼影。
9.指甲油也沒有23瓶。
10.看來,已很克制了。
11.在家裏附近的茶餐廳吃早餐,煎蛋豬扒烏冬/熱奶茶,23元。好好味。
12.敝報的股票號碼,好像是0423。
13.每次下班回到家裏,瞄一瞄時間,約莫是23:45。算不算晚?只要不超過十二點,媽媽就已很放心。
14.曾經改了一個密碼以“23”開頭。235813。黃金定律。
15.23歲生日時,仍待在大學,論文還未寫好,工作也未找到,很苦惱。
16.媽媽23歲生日時,10年文革正席捲神州。
17.外婆23歲生日時,8年抗戰已如火如荼。
18.這樣看來,我的23歲,倒也不是那麼差(什麼?建華之亂?Oh Please)。
19.我有23雙chromosomes。你也是。
20.以前有個朋友教我,從金鐘坐23號巴士可以到達港大。於是我每次去港大都只坐這趟車。很死心眼。
21.買日本女裝鞋,我穿23號。
22.不知道為什麼會想起這個數字。搜索枯腸只有這一點點關連,看來和此數實在無緣。
23.終於寫完了。幸好無厘頭想到的數目,不是78或63。

Friday, March 14, 2008

教電車男把妹

把妹,或稱泡妞、溝女,英文叫“Picking up women”,不光是一種手段、一種技巧,發展起來,可以成為一門藝術、一個學派、一種「道」。

有博客提及電車男究竟喜歡怎樣的異性──其結論不用細究都可預料──但這種辣妹對於大多數電車男來說,仍是可遠觀(包括透過熒光屏)而不可褻玩的。
可惜不是每個電車男的辦公室,都像前述的博客那樣,會有疑似情聖剛巧路過並加以點撥,因此電車男心裏雖然想把妹,卻往往求助無門。

在日本,大概由於宅男/電車男/geek仔市場實在太龐大,因此拯救他們的「把妹補習班」,亦開到成行成市。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籐田聰(Satoshi Fujita)開設的Pickup School for Men Who Can't Get Any。他不但開了學校、寫了三本有關把妹的書、還登上電視與雜誌──包括深受宅/型男歡迎的Wired雜誌。

籐田本人就是一位人見人避的宅男。他外型絕不討好──面油分泌過盛、矇豬眼、身長腿短、秃頭。從雙十年華開始,他就活在自我封閉的世界裏,心中雖然希望得到女生垂青,但總是不得要領。

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籐田終於按捺不住,立心學習陳冠希一類把盡辣妹的型男,狂練心法,自我改造。

三十四歲那年,他成功了。關鍵在一個假髮上。

「只是外型上的丁點轉變,已令我自信心大增,情況猶如女性隆了胸一樣。」他寫道。

過了十年又十頂假髮後,籐田的把妹技倆已達出神入化,所到之處,劍及履及,辣妹皆手到把來。他本著造福蒼生的精神,開班授徒,著書立說,結果其課程竟大受歡迎。

這是其中一位學員(一名自稱Robocop的二十七歲公務員)(唉,連外號都如此geek)的經驗分享:

「我於零四年加入籐田先生的補習班,短短六個月內,已失去童貞。目前我已成功獲得五段滿意的男女關係。現在我和女生溝通毫無難度,實在感激涕零。」(像不像XX纖體的真實個案?)

按籐田先生的心得,除了要在外型上略花心思外,以下幾招把妹絕技,可助電車男們無往不利:

(1) 要哄女人笑
(2) 不要吝嗇讚美
(3) 懂一點魔術使她喜出望外
(4) 如果你不夠高又不俊俏,又不是在頂尖的公司工作,online dating just doesn't work
(5) 先上床,然後才決定那女人是否可以廝守終身
(6) 想有奇蹟發生,在街上勾搭是最好的方法
(以上意見不代表本人立場)

下次碰見心中的女神時,不妨小試牛刀,第一二項想必放諸四海皆準。
祝各位電車男好運!

***

題外話,近來此blog生產力下降,是因為要把大部份心力放在一件──套SHS的話說──希望「令geek仔也溫暖起來」的事上。
限期已過,而進度僅及八分之一,再不急起直追,實在說不過去。

留言一定細讀,只恐怕無法一一回覆,望諸君見諒。
希望早日完工,放下重擔,對大家都好。
謝謝體諒。

***

Related Read:
Nerds & Hippies
Reference:
Inside the Bizarre World of Japnese Pickup Schools (via Wired.com)

Sunday, March 09, 2008

今天,要買明周

有兩個理由:
(1) 因為這個封面--「傳李澤楷承諾照顧 梁洛施母女忽然富貴」

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個:

(2) 因為《明周》一個探討攝影大師H.C.Bresson的專題,登了Joe Chan從未公開曝光的十來幀黑白照。
「陳德廉說,他所學的經濟學,只是一種經濟學研究,而這種研究隨著社會改變,這種理論將來早晚會被後世認為錯誤,可是,一幅好的照片,儘管按下快門,只消幾十分之一秒,但是流傳下來,卻成為永遠的經典。」(摘自:張帝莊)

呵,對,你不會在這裏找到Joe Chan替我和我朋友Sandra在印度拍的那些照片

因為,那是私人珍藏啊。

Friday, March 07, 2008

伊莎貝拉


她出身不好。
母親的職業並不光彩,從前有許多男朋友,包括一位葡萄牙人──她的父親──可惜她從未見過他。聽說他已病逝。
她還有一個比她大七年的姐姐;是不是同一個父親所出?說不清。
童年的記憶很零碎,但也很清晰:母親帶著她和姐姐,從一個親戚家搬到另一處,借錢渡日,受盡白眼。但媽媽很堅強,從未放棄兩名安琪兒。

十二歲那年,她已從澳門搬到香港。
雖然還在唸小學,但她已經知道自己和別的同學不一樣。
從小就手長腳長的她,童年老被母親抱怨衣服才穿一陣子就不合身,此時高瘦的她,卻出落得一枝獨秀。
那張小臉未經雕琢已顯得五官分明,象牙色的肌膚,水靈的雙眼。
齷齪的生活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跡。她的氣質如此出塵不染。

她不喜歡讀書。老師也不喜歡她。
她只喜歡和男生們玩。因為他們總有法子令她笑。
要升學了,還能這樣無憂無慮下去嗎?
她還未想通,命運已被扭轉。
都會最大的娛樂公司相中了她。

從未看錯人的霍小姐,一看見她,就知道那絕非池中物。
我們會把你捧作最亮的一顆星星,但你要和我們簽下十五年約,你願意嗎?霍小姐問她。瞪著一雙精光四射的眼睛。
十五年是多長?她沒有概念,因為她只有十三歲。她只知道,屆時她才二十八歲,人生未及三分一。
好的。她簽了。
公司把她從屋邨學校轉到國際學校。
母親和姐姐也終於搬離不堪的居住環境。
只有十三歲,她就和最當時得令的小生謝霆鋒合拍廣告。

十七歲,她接下了新進導演彭浩翔的電影《伊莎貝拉》,擔當女主角。
那套電影彷彿為她度身訂造。她摘下了葡萄牙電影節影后。
沒有父親的童年,朝不保夕的童年,終於離她而去。

Isabella don't you cry,
Let the sadness pass you by

Turn around from yesterday and say goodbye

──《伊莎貝拉》電影主題曲,梁洛施唱,陳少琪詞

但更大的傳奇還沒發生。
二十歲生日還沒到,她的人生將進行第二次跳躍。
首富的次子、Bill Gates的朋友、都會最炙手可熱的男人。
她遇上了。
他第一眼見她已感到如遭雷擊。即使身處最美麗的人群中,他仍一眼就把她看上。她就像天上掉下的星星。
他讓她搬進他名下的房子,撥出司機傭人保鑣任她使喚,並打算擲出一億,替她贖身。

二十歲已走過人家的半輩子,她內心雖然寂寥,但卻十分澄明。
離開老闆,投懷他人,她仍然身不由己。
他有許多錢,也有許多女人。
他什麼都有,對他來說,生活最重要是精采──和最top的人在一起,做最top的deal。
他要她的人,也要她的心。
這是一個可一不可再的機會,即使賭注大得她無法想像,她咬一咬牙,還是押上了。
命運選擇了她做一個不同的人。她沒有多餘的選擇餘地。

***

許多年前,她才剛剛出道,我就忍不住驚呼:這活脫脫是亦舒筆下的女主角。
不是《流金歲月》的蔣南孫,是《我們不是天使》中、生於九龍城寨的邱晴:

床頭沒有鋼琴,茶几上沒有粉紅色私人電話,案上沒有插著鳶尾蘭的水晶瓶子,她不是小公主,她父親沒有王國,她甚至不知道她父親是誰。

按劇情發展下去,他會把她從泥沼中拉出來,讓她去歐洲唸一陣書,美術或者建築或者戲劇或者文學,然後讓她繼續銀色旅途。
有一天他會離開她,但終其一生,仍將想方設法讓她不再受欺負。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
看來,這仍是一個能令人造夢的都會。

References:
20歲梁洛施戀42歲李澤楷 一億贖身上岸
梁洛施(wiki)
梁洛施檔案介紹

Thursday, March 06, 2008

絕地反擊

美國大選,高手雲集,劇情緊湊,可惜終極招數,還是眼淚,或醜聞。
也許這是人性。

比男人更勇悍,不得不佩服。

Tuesday, March 04, 2008

男人、男人

上一篇文章裏,我自嘲和我產生共鳴的,竟只有二十出頭(或不到)的少年,真令人傷心。
一位顯然是好心人的讀者,於是留言贈我幾句,

“以為提升「妳的男人」這職位的吸引力便可以嗎? 方向錯誤!
妳對男性如何決定自己的一生配偶存著根本性的誤會。”

他叫我向已婚/成熟男人請教,“我叫你問問觀察他們,從而知道自己錯在那裡”。

左一句「錯」,右一句「錯」,真悚目驚心。
Fine, fine。
我就向我最尊重的「已婚&成熟男人」──我父親──請教好了。
按我父親的說法,他對女兒的期望,廿多年來,都是八個字:健康快樂,正直自愛。
他不曾要求我做一個「聽話」的人,也毋須在乎男人多於自己,更不必以成為別人的配偶為成功的指標。

我愛我爸爸。

是,你們需要乖巧溫順的女人作妻子。
但,都會需要不聽話的女人為它添色。

想知道一個未婚&不成熟的女人對男人有什麼要求嗎?
以下三項僅供參考:

1.有guts
見Elvis/「怒插港男──失去搖滾樂的城市」:“「屌那星,我就唔衰畀你地睇﹗」”

2.有腦
見暗黑的卡夫卡/「黑洞・搖滾・首相」:“原來這個叫Brian Cox的研究員,是電影Sunshine的科學顧問。和曾經的搖滾樂明星。”

3.有guts及有腦

Ok,ok,我知我要求高。
那麼,這位非常漂亮的女blogger的意見,應該更值得參考:
Maren/「有關男人之外表篇」:“男子外表越樸素,越吸引女性。”

以上三者皆缺也不打緊,做一個整齊可親的人,「健康快樂,正直自愛」,同樣可以令我們這些未婚&不成熟的女人稍為快樂些。

Related Reads:《那年的冬天》 爸爸談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