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30, 2008

回應《02:38》

先斬後奏,又把Kris這細路搬上枱,姐姐先來致個歉。

***

Kris說:

沒有太大期望就沒有多大的失望。男女關係也好、那通電話也好,一開始講明白自己的目的,起碼能減少一點點分手時的傷痛。

對於那壞男人而言,女人何嘗不是用來填補空檔。我不知道女的怎麼想,但要是從第一天交往起就知道是個混蛋,就應該清楚,終有一天會突然完結。近日有點事發生,我三番四次警告過,還是要繼續,那分開時也來得輕鬆。

電話。既然是好朋友的話,我就一定不會掛線,好朋友不是這些時候才要幫忙嗎?填補空檔就填補空檔,一接通便講清楚,那掛線時就掛線囉。這已經很理會別人的感受了,明知隨時要掛線,就緊記不要談得天花龍鳳停不了。

有時要自私一點,為別人設想了,更要保護自己,學懂了(又來扮大個:p)。我跟她說「我們最多玩兩個月。緊記我們都是單身的」。詛咒他?太不智,傷的只是自己,不是他。

***

我說:

細路,姐姐疼你,不是沒有原因。
:)

回應一下:
>對於那壞男人而言,女人何嘗不是用來填補空檔。
繞個圈來說這回事,也給你看出來了。

>好朋友
男女之間,沒有「好朋友」這種關係。
稍一不慎就傷人傷己了,克制一點好。

>詛咒
同感,所以很快就將之刪掉了。若那壞男人知道了,最多哈哈大笑三聲,道,逢戲作興,卿卿何故如此認真?
被人訕笑多不值。

>期望與失望
一早把話挑明就沒期望了嗎?
男人也許會這樣想(所以我們說男人壞,有言在先擺明不想負責),但女人不會。
女人很死心眼,永遠抱不合理期望。
所以傷心的多是女人。

***

表姐偶而會說我老是把心裏話都寫出來,被人看穿看透。
所以像《02:38》這類失魂落魄時寫的東西,可一不可再。
把這個話題的剩餘價值都榨乾榨淨,就不會想欲言又止。

咪講笑,這個周末還要再閉關一下,容不下傷春悲秋。

(相關舊文:02:38

Saturday, June 28, 2008

02:38

下午兩點三十八分,你是否有一個未接來電?
那是我。

***

你的下午兩點三十八分,是我的零晨時份。
在某街盡頭,我在等接我回家的車。
知道車子已經出發後,我撥了一通電話給你。
但等了幾秒鐘後,想起了什麼,就把它按熄了。

***

他在這行二十五載,在我們這兒也有十五年光景,過了不惑之年,來了一個機會,決定轉換跑道。
我們齊齊歡送他。
全部自發出席,禮物也別出心栽。
各人的贈別之言,幽默絕頂,令人笑出眼淚。

他說,最捨不得的,一是這個行業,二是我們。
當他在傾訴心聲時,我在想,這二十五年來,如果他不是百分百付出、百分百投入,今日怎會有這樣一番深深的感觸與體會?
不肯用力的話,經歷不會在生命中烙印。
這很難得。

更難得的是,送別他的人,當中緣份或許有深有淺,但心都是熱的。
這十五年,絕對值得自豪。
當他準備離開時,一位熟悉他那門公務的資深同事忽地揚聲道,那些人只要稍有不滿,二話不說就來「圍」你,用大卡車,或這樣那樣,你記住要當心。
他笑一笑揚手,說,知道了,以後我少坐車多走路就是。

***

一畢業就加入我們的小姑娘,剛做滿兩年餘,碰巧也即將另謀高就。在銀行當見習生。
此際我摟著她肩膀給她鼓勵,道,努力做,將來這會是你。
她笑得眯起眼睛。

然而我感懷起身世來,心底裡落寞得無以復加。

***

說到離別,想起Sex and The City的第一集。
一男一女在畫廊相遇,一見鍾情,不消多久,打得火熱。
到了某個階段,女方以為關係即將更進一步,豈知男的開始變異。
先是推辭忙,繼而不再回電,最後完全消失。
女的找Carrie哭訴,Carrie的反應?
狠狠按熄煙蒂。

在曼克頓,男女關係可以一觸即發,同樣也是一按即滅。
這是個容不下純真的都會。

***

過了這麼久,不是怪你一聲不吭消失──這叫「曼克頓式分手」,我終於知道──是怪你太識時務。

***

自覺胖了不少,所以在歡送會上,堅持只喝不吃。
紅酒在體內發酵,感覺美妙。
下樓等車的時候,想致電彼岸的你問好,填補空檔。
電話接通了,我忽然猶疑。
相信可以很快和你滔滔不絕,但若話意正濃時,車子來到,我該怎樣掛線呢(因為我明知這只是用來填補空檔的啊)?
說「車子來了不說了再見」,然後掛斷電話,叫你從雲端落入冰水嗎?
當下決定,不該撥這通電話,因為我沒法說掛就掛,不理你感受。

那壞男人到底沒有令我學會「曼克頓式分手」。

Monday, June 23, 2008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四天

...

問:不對啊。大部份人都覺得搞Start-up是一件很冒險的事,不及在大企業裏往上爬穩陣。


宋:很多人不做Start-up是因為怕輸。為什麼有穩贏的路不走,要去克服未知數?但表面上好安全的路,未必一定安全。

我告訴你,其實最冒險的事莫過於加入政府,然後等升職。因為一切不由你控制。
如果你想在眾生之中突圍而出,最冒險的,是成為云云眾生的一員。
你有沒有想過,可能做Start-up的人比一個MBA更容易冒出頭來?

對我來說,最傷心的工作莫過於讀完MBA後,加入一家Fortune500的公司做Powerpoint。
我希望做一份參與程度高、少廢話的工作,我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一直以來,沒有嘗試和自己的意願抗衡。

問:你渴望創業的想法,在YesAsia的時候就已經奠下?

宋:在YesAsia時,我感到最興奮的時候是在開會時,有人提出一個新的方法,我巴不得馬上把時間調到一個月後,看看那個新主意是不是有效。
我喜歡挑戰現狀。

是,我知道不是人人都有這樣的性格。那些凡事說「不」、擁抱現狀的人不會去創業,他們會選擇加入現有制度。
但我認為沒有必要「跟大隊」。Start-up就是針對現狀不足之處而出現的,我覺得挑戰現狀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問:但創業是一條艱辛而孤獨的路。

宋:蘋果電腦的喬布斯(Steve Jobs)也說過,凡豁出去創業的人都是瘋子(insane),因為過程辛苦得旁人無法了解。
但你想想,從Mac、iPod、到iPhone,哪一回不是因為喬布斯質疑現有的產品而產生的?他頻頻挑戰那些工程師,問:為什麼不可以?
為什麼手提電腦不可以這麼薄(說的時候,他模仿喬布斯的語氣,取走我的筆記本,把它拋在桌上)?
就是因為蘋果突破了,所以其他人才會跟風。

所有產品在成為主流之前,都是非主流。我佩服那些勇於改革的人。

***

問:你在大學的時候是不是辦過一份學生報?

宋:是。當時的學生會也有出版刊物,但一年才出一次,太少了,於是我們想弄一份有趣的刊物出來給大家看(對象主要是在密大唸書的香港學生)。
那時我們覺得香港的《壹周刊》很好看,特別是每期的「壹驚豔」,大受歡迎。於是我們決定模仿它,每期找一位校花來拍照。
同學們反應熱烈,甚至乎會有人來找我,說某某系某女同學很漂亮,不如下期找她拍…嘿嘿。
人們都是先翻相片看,再讀文字的。

問:哦,你專門負責攝影?

宋:不,我負責《編者的話》與人物專訪。
創刊號我們訪問了孫柏文(《蘋果日報》「金手指」專欄作者),他可是我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學生會會長。
後來孫柏文畢業後回港參加二零零零年立法會選舉,我們又訪問了他一次。

***

光看以上的節錄,是否已經感受到宋漢生是個不容易捉摸的人?
See,我沒有說錯吧。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他到底是nerd或是hippie

相關文章: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三天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二天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一天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三天

宋漢生很難寫。我不知該怎樣形容他。
眾人之中,我第一個認識的人是他,可是他最諱莫如深。

和一個朋友聊天,他提及一個新的人物專訪專欄。
那個專欄每周訪談一位政治人物。
無疑作者很用心、文字很秀麗、有大量的旁徵博引,寫得饒有深意。
但真是很難看。朋友說。內容空洞無物。難看死了。
朋友說,其實你不必為了遷就某種敘述模式而局限了想法,否則就落入那種圈套了;如果你認為一問一答式也可以表達出內容,那就寫來試試看。

於是我寫了。今天生產力很低,只有千來字,這是其中一部份。

***

他用一種近乎飼養寵物的態度去對待aNobii:「提供一些別人想要的東西,令大家更快樂。」那未來如何發展下去?

「我從不花精神去想下半年做什麼。Start-up是最喜怒無常的行業,為aNobii定型是我能力範圍以外的事,我可以做的只是對一切結果抱開放的態度。

Amazon現在賣什麼?賣吸塵機。

世界變化很快,不變的是人性──渴望遇上志同道合的人、炫耀自己的品味、遇上好東西想找人分享──這就是aNobii存在的價值。」

宋漢生不懂為aNobii定型,我也不懂怎麼為宋漢生定型。
文人?生意人?電腦人?好像每樣都有一點點,又似乎三者皆非。
幸好他看書很多,厚積薄發,能言善道。
宋漢生是怎樣一個人,也許只有他自己才說得清。

***

問:你認為一個人看什麼書真的可以反映他是誰嗎?

宋:所有消費品都可以反映一個人的品味,只是有些比另一些更清晰。而書本無疑是個比較好的方式。
如果我爺爺有用aNobii就好了。我很好奇他是個怎樣的人,那時候到底愛看過什麼書?

問:同意。記得剛剛認識的時候,你把自己的aNobii給我看,當時我想,這個人選的書挺不錯,哪怕他沒有看過,倒也很會挑。

宋:是,我不否認有人利用這個方法結識女孩子。

問:aNobii本質上就是個社交網站吧。藉分享把人聯繫起來。說說你愛看什麼書?

***

就是這樣。有點無以為繼的虛無感。大家都被我的「倒數」悶壞了吧?

相關文章: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一天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二天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四天

Saturday, June 21, 2008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二天

寫到下午,筋疲力竭,忽然收到電郵──來自身在三藩市公幹的David(李景輝)。
他為我打氣,又和我分享最近寫給伙伴們的一封電郵,教我好生感動。

全文已寫畢(奇蹟!),我想縱是千言萬語,有什麼比得上他自己的話更有說服力?
於是引了這兩句,用在文章的結尾,寫得不好全怪我:

***

「你問我除了EditGrid以外還想做什麼,我真的想不到。

失敗,我不是第一次面對,它總有一天會發生,到時我自會處理──當你遇上的關口越多,你就越容易跨過下一個關口。

我本來就一無所有,過程中累積到的一切都有賺。

這個產品不管再強,我們只看到缺點,很想盡一切努力把它完善。我希望能向世界第一進發直到最後一分鐘,屆時不管成功或失敗,我們都曾經叫微軟好看(kick Microsoft's ass)!」



「我爸爸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生意人,也未必是個好的投資者,但我知道他好辛苦挨大我們、好疼我們、緊張我們。

我也許不能從他身上學會什麼,但目睹他挨更抵夜、努力工作,單是這份精神已經好足夠。

他為了養妻活兒而辛苦一輩子,我卻可以為追求理想而奮鬥,相比之下,一點苦又算得了什麼?」

***

的確是一關過了又有一關。明天那個,最難寫。
今晚且不管它,辛苦了整天,獎勵自己什麼好呢?

相關文章:
Web2.0 Project倒數:閉關第一天
Web2.0 Project倒數:閉關第三天
Web2.0 Project倒數:閉關第四天

Friday, June 20, 2008

陳慧琳嫁人

(圖片來源:新浪網)

從陳慧琳出道開始,一直很喜歡她,因為她代表了有關女性的一切美好事物。
女友說起陳慧琳嫁人,這番話我很同意:

在陳慧琳面前是一個愛自己十五年的男人,與及知名度和名利。她總得揀,不可能自私的叫男人再多等十五年,這不叫考驗愛情,是自私。」

她在演唱會上激動地宣佈這個消息,沒有興奮之情,依然戀戀不捨。
她問,如果婚後再開騷,你們還會不會捧我場?
又說,如果懷了BB,還能唱《花花世界》與《大日子》嗎?

其實她何必戀棧台上風光呢?

十五年了,她什麼都有,卅多歲還能嫁個好男人,羨煞多少女生。
再輝煌的聲色舞藝總有一天成為明日黃花,唯有愛你的人,感情可以細水長流。
《下一站・天后》的歌詞,其實很適合她。
我最愛這一句:


台前如何發亮
難及給最愛在耳邊
低聲溫柔地唱

***

下一站天后 - TWINS
曲︰伍樂城
詞︰黃偉文
編︰伍樂城

站在大丸前 細心看看 我的路
再下個車站 到天后 當然最好
但華麗的星途 途中一旦畏高
背後會否還有他 擁抱

*在百德新街的愛侶 面上有種顧昐自豪
在台上任我唱 未必風光更好
人氣不過肥皂泡

#即使有天開個唱 誰又要唱
他不可到現場 仍然仿似 白活一場
不戀愛 教我怎樣唱

+幾多愛歌給我唱 還是勉強
台前如何發亮 難及給最愛在耳邊
低聲溫柔地唱

白日夢飛翔 永不太遠 太抽象
最後變天后 變新娘 都是理想
在時代的廣場 誰都總會有獎
我沒有歌迷 有他景仰

重唱 *,#,+,+

其實心裡最大理想 跟他歸家為他唱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一天

早兩天老師問起我寫書的進度,我支吾以對。
他大大不滿:這project難度並不高,你要好好反省一下,為什麼拖了那麼久!

唉,上司叫你好好反省,看來這次真大鑊。

於是痛下決心,一口氣請了四天假,拼死把剩下的兩個人物寫出來。

今天推了一頓期待已久的下午茶,好歹寫出三千字,勉強達標。

這是首三百字:

***

在六位受訪者裏,李景輝的曝光率應該是最高的。

這不僅因為他出道最早、經驗最多(他零三年創業,當時二十二歲),更因為他的創業故事,有香港人最喜歡的元素──少年得志、背景曲折──使他成為傳媒寵兒。

零六年四月,李景輝和幾個年紀相若的大學同學,成功寫出了網上試算表(spreadsheet)EditGrid,比Google的版本還早面世,而功能較後者更多。這使他們一炮而紅,被本地傳媒形容為打敗巨人歌利亞的大衛

不但如此,在香港大學以一級榮譽畢業、會考六優的李景輝,原來有一個不一樣的童年:他出身清貧,七、八歲就隨當小販的爸爸在深水埗大南街賣橙,他是長子,下面還有一弟一妹。這樣一個「黃仁龍」式香港故事,很惹人好感。

李景輝自己也知道,別人都愛以他的成功對照他的過去,帶出逆境求存的正面訊息。
是以我很訝異他居然幽幽地提起:「人人只看見李景輝贏,沒有人見過李景輝也會輸。」

下面的故事,由李景輝的失敗
開始。

***

為免半途而廢,由今天開始,我會把每天的進度張貼出來。
各位作個見證,如果哪一天我偷懶了、整天一無所出了,大家千萬不要留情,記住大聲叱責。

唉,我這人死要面子,這可能是逼自己坐定定的唯一方法。
賤骨頭。

相關文章: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二天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三天
Web2.0 Project倒數:關閉第四天

Wednesday, June 18, 2008

看《Sex and the City》.之二

前一篇的時候已看過幾集電視版本,可以說是一看便愛上,許多情節都勾起我相關的聯想。
如一位留言的朋友所說,那些精妙慧黠的觀察與對白,香港電視圈的人恐怕連東施效顰也學不來。

對電影版本的批評好像很嚴厲,其實只想表達:瞧,又應了H&M與才子的定律。

忙別的事去了所以忽然無以為繼。
但有好些關於男男女女的想法,一定要找機會寫來自娛一番。

Monday, June 16, 2008

女人的理想

像我們這種自以為很聰明,又從小看亦舒長大的女生,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是,女人的理想,是財政獨立、事業有成、愛情美滿。
家庭?小孩?那不是上一代女人才追求的嗎?

也許開始長大,這個觀念開始動搖。
益發覺得,只要找到一個顧家體貼的男人,組織一個溫暖的家庭,那麼一個女人的生活,再差也差不到哪裏去。
事業不是我們想像中那麼重要。

做一個成功的女人當然好,可是高薪厚祿並不保證快樂。身邊有太多很成功但很不快樂的女性朋友,常常概嘆做得這麼辛苦到底為了什麼,回到家裏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但擁有了一個美滿家庭,卻幾乎沒有不快樂的女人。

在我眼中,Sherry是個幸福快樂的女人。
她和丈夫中學就認識,愛情長跑幾乎十年才共諧連理,她沒有在職場上打滾的拼勁,但一心一意做一個體貼的師奶。丈夫很疼她,事事以她為先,生活細節全依賴她。

在我很失意時她曾鼓勵過我,我一直銘記於心。
那天我們三人(還有Maren)在清風街的cafe下午茶,一見如故,相逢恨晚。
事後我與Maren一道去看電影,Sherry回教會去,臨分手前我向Sherry打趣道,你別看我倆好似很精明,其實只是虛有其表。

那天下午,我和Maren從一個戲院走到另一個戲院,在熙來攘往的街頭穿穿插插,但想看的戲不是已經全院滿座,就是時間不對。
當然也有別的選擇,可是我們不肯settle。
結果我們空手而回。
在那個時候,我想Sherry已經回到家中,向丈夫細細訴說下午發生的一切。

Sherry,你說我們成就了你的理想
其實,你才是我們心中的理想。
:)

延伸閱讀:
袁彌明:女人的最大成就

看《Sex and the City》.之一

電視版本一集也沒看過,直接跳到大銀幕,感覺不外如是。
十分通俗,而且膚淺。
華衣美服、女人情誼與談情說性佔據每一吋銀幕,太過苦心經營。
有影評形容這是味精加湯渣之作,很是貼切。
大概再好的東西,都不應讓它開到荼蘼。

最令我大惑不解的,是身邊眾多二十出頭的女友說這是伊們看過最好看的電影、深感共鳴,云云。
對此我很懷疑。看來宣傳做得實在太好。

這不是一套討好廿歲女生的電影。
四位女主角都已找到另一半,事業上獨當一面,有錢有權有愛情,可以說是從心所欲。
但廿餘歲的女生不是這樣的。
站在職場的最低階,前面還有老遠的一條路,心裡很不踏實;賺回來的錢永遠不夠花,卻千方百計想離家;在愛情路上尋尋覓覓,徘徊在選擇與被選、愛與不愛、保守與放浪之間,進退維谷。
廿餘歲的女生還未被定型,可是戲裡四位女主角,已經成精。
在她們身上我找不到自己的投射。

記得有一幕,穿上婚紗的Carrie找不到Mr. Big,氣急敗壞,有人向她遞上一部iPhone,她鐵青著臉說,我不懂用這東西。
這怎麼可能是當今一個廿餘歲女生的寫照?
如果有人向我遞上一部iPhone,我會興奮得尖叫。

我想看她們如何面對誘惑、怎樣經歷生活中的甜酸苦辣、友誼如何受到考驗、愛情怎樣跌跌碰碰,還有,那五光十色的都會夜生活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但在電影裡統統找不到。

在電台擁有個人節目的女友Maren,看過Sex and the City電視版本的每一集。
我相信她的品味,所以決定重頭開始。

Thursday, June 12, 2008

一粲

寫作毫無進展,又想起許多委屈的事,心情異常沉鬱。
一個自加國回港放假的劍道少年,無端撞了進來。

從那本未面世的新書,扯到有沒有暑期工介紹。
我說,細路,暑期工當然有,但要未雨綢繆啊,你現在才來找嗎,人家都已經開始上工了。
少年答,未雨綢繆就已經唔係細路啦。細路好簡單,永遠得兩個plan:

plan A = 唔plan, plan B = 萬一plan A衰咗就開始諗plan C。

看到這裏,忍不住笑出來。
可惜我沒本事請個助理,要不把你帶在身邊,應該幾過癮。
不會像現在這樣,良久都笑不出。

說到暑期,又是實習生一年一度出動的大日子。
老氣沉沉的newsroom忽然多了許多青春少艾,氣氛都活絡了。
跑財經的才女F老早就興沖沖來問:聽說敝集團請了一個實習生,中巴混血兒,模特身段,美麗不可方物,見過沒有?
有這樣的美女?我也想見見。

可是美麗的實習女生通常不知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
實習的好處是,時間有限,什麼都想試,再沉悶的工作也覺得新鮮,再累也感到興緻勃勃。
年輕,入世未深,很天真,毫無防範之心。
令人想起一隻美麗幼嫩的鹿,大眼睛充滿好奇,而一點招架之力也沒有。
最容易上當。
又是壞男人出動的時機。 三言兩語足以把實習女生深深折服。

當然,不是個個實習生都有萊溫斯基(Monica Lewinsky)那樣的遭遇。
總之祝大家好運。

相關舊文:實習二三事

Friday, June 06, 2008

Karma

政治工作,是群眾工作,某程度上,包括請客吃飯、飲茶灌水。

有些從政者自詡為藍血人,高高在上,劃地為王,群眾的聲音聽不進去,群眾的要求他不屑知道。
出入國金馬會半山Hong Kong Club、皮鞋三十年來沒踏過水泥地、觀塘線的終點站不知也罷;見的不是和自己一樣的官紳名流,就是英語比廣東話流利的金融才俊。
位高權重、高薪厚祿,都是應得的,因為他叻仔醒目,條命生得好,吹咩。
從不和立法會、政黨、傳媒打交道,因為沒有必要──你是什麼大學畢業的?哈佛劍橋耶魯牛津嗎?不是吧。向你解釋真是多餘。

Fine, fine。
無風無浪時,奈何你不得。
但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一旦失勢,面對的豈止一沉百踩。
你平時不屑和別人打交道,人家也不會給你面子。
你平時不去和別人拉交情,人家也不會向你賣帳。

有沒有看過電影Charlie Wilson's War?
Tom Hanks演的國會議員Charlie Wilson是個不大做實事的傢伙,平日好管閒事,聲色犬馬。可是他也廣結善緣,順水人情能幫便幫,結果一旦有事,沒有人不拔刀相助。
人情這回事,一點一滴留下,平時做了不覺得,有需要時才知道那有多舉足輕重。
這叫得道多助。

不,這不能使你倖免於別人的妒忌;這也不能保證你將來路路暢通。
只不過,當你被群起而攻時,落井下石的人會少一些,為你鳴鑼開路的人會多一些。
我相信Karma。尤其是政治,現眼報特快。

S,你不必為P著急。那小子平日稱呼人多,會有人站出來為他說話的。
至於藍血的某,難說。

(自問不是性感尤物如Sharon Stone或Janice Man,講Karma大約不會誤中副車吧,呵呵)

Thursday, June 05, 2008

封面

編輯問我對封面有什麼要求。
答曰,簡約大方,舒服易看就好。

看來這個要求含糊得過份。效果倘若不理想那絕對是指示不清楚。
因此有必要說明得具體一點。

(1)Concept:設計請不要朝評論/時事/博客/記者/電腦之類的角度想。我自己都不看這些書。
《這雙手雖然小》應該是女性化的、輕柔的、清秀的;略帶性感本人絕不介意。

(據說Steve Jobs回朝Apple時,向員工們咆哮:

"Tell me what's wrong with this place," he said. Before anyone could reply, he burst out: "it's the products. The products SUCK! There's no sex in them anymore."--Inside Steve's Brain

評論/時事/博客/記者/電腦,通通沉悶得令人打呵欠──there's no sex in them──是,我知道,我本人就是如此沒趣。所以更想把美好的假象留在這裏。)

(2)Color:不要紅不要綠。鵝黃或淡藍可以,淺灰與杏色也行,全白尤佳。

(3)Font:字體與排版不必「潮」。大小劃一,直排或橫排皆可。毋須打斜或

(4)Profile:摺頁的作者介紹,這樣就可以了:
Leona
"My tastes are simple. I am easily satisfied with the best." -- by Winston Churchill
《這雙手雖然小》
wongleona.blogspot.com

對於一個名不經傳的作者,誇張的封面也許有助引起注意──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每本都安一個發亮的燈泡,或響鬧的裝置。
但我的書應該比較像我。
我聽iPod用iMac,穿戴的衣物簡單得不能再簡單,挽的手袋連牌子都看不見。
臉上化粧能少便少(但不是不化)、身上飾物能省便省(也不是不戴);想不到說什麼話時會閉嘴微笑,寫文章的時候多一個字也會渾身不自在。

噢,拜托,請不要把我的書變成一棵聖誕樹。

(你看,寂寂無名尚且諸多要求,咄咄逼人,以後還得了?真是欠揍!)

Wednesday, June 04, 2008

戲外戲

看電影很多,看話劇比較少,是以看過的都有印像。

有一場戲,看完正打算離去,卻臨時上映了一幕特別版。
一位女配角當天生日,謝幕時台前幕後一湧而上捧著蛋糕為她慶祝,鬧哄哄之際,一名來自觀眾席的西裝客朝她走去,忽然跪下,遞上指環。

這一來,全場氣氛更是沸騰。
女郎淚盈於捷,抽抽答答地說了「我願意」。
更激烈的鼓掌、口哨與歡呼聲。

坐在我身旁、年紀比我小的女伴,也看得一臉陶醉,步出場時不斷說「好浪漫啊!」
我的感覺卻很異樣。是不是因為年歲漸長?我覺得剛才那幕多少有點起哄的成份。
愛一個人,不需要在眾目睽睽下展示吧。
最浪漫的求婚,根本毋須苦心經營。感情穩定到一個地步,認定了對方,就在那一瞬,輕喚:「嫁給我吧」,又或者,摩天輪上居高臨下,忽然什麼都不怕,跪下吻她的手指,全世界只剩你和她。

此際忽然明白:不希罕那幕,因為我不是戲子啊。
愛演戲的人,有誰不愛當女主角?
全場只剩一個焦點,你牽動所有人的心,是大家的寵兒。
難怪男生要用這招來打動心儀的俏女郎。

是我太cynical了。
也許只是用她熟悉的場景、她最擅表達的方法來討好她而已。

Sunday, June 01, 2008

《直至海枯石爛》

亦舒很少以女作家為主角,間中寫了,總是令讀者暇思:她本人是這樣的嗎?
教人神往。

《直至海枯石爛》的主角莊自修是個作家,但故事講的不是她;是她的姑母莊杏友,一個成名服裝設計師唏噓的前半生。

昨夜無事可做,又翻起這本小說。赫然發現,以前忽略了的,今日竟引起共鳴:

“姑媽十分吃驚:「似你這般少年得志,還需流淚?」
「壓力實在太大,寫得不好,盼望進步,又無奇蹟。」”
(每遇上阻滯,很想半途而廢,多希望奇蹟發生,文章自動寫出來,或者忽然文思如泉湧,流水般完成。最怕一朝醒來,覺得江郎才盡,再也寫不下去。)(又,原來亦舒也這樣想,略感寬慰。)

“「做人凡事要靜:靜靜地來,靜靜地去,靜靜努力,靜靜收穫,切忌喧嘩。」
「失意時要靜最難,少不免牢騷抱怨,成功時靜更難,人人喜誇口炫燿。」”
(現實裏很靜,自個兒工作,得失全裝肚子裏,來到這兒卻失了分寸,顯得太吵。得調整一下。)

“杏友姑媽笑,「你那行非常偏激,數千人爭生活、各出奇謀,其中排擠傾軋,可猜想大概,有人願助一臂之力,需要好好抓緊。」
她說下去,「廿五歲之後,是專心一注努力的時候了,還發脾氣耍性格,一下子蹉咜,就被後來的人趕上,可時後悔莫及。」”
(唉,哪一行不是?新人一批批出來,一晃眼,就成了老大姐。)


“「元立,自費不能反應市場需要,寫作純為酬答讀者,沒有讀者,那麼辛苦幹甚麼?」
「有捷徑為何不走?」
「沒有滿足感,缺乏挑戰性,元立,我野生難馴,不是你可以瞭解。」
…沒有讀者,一本小說同私人日記有何分別。”
(那麼辛苦為什麼?就是因為不想走捷徑。有些人非常神經質,自己成功,那是因為呼天搶地不眠不休努力所得;別人成功,必定是出賣朋友走了捷徑擦鞋所致。下回若遇上這種人,別忘記冷冷回敬一句:捷徑閣下自用吧。)

***

替人賣個廣告--





Galileo(詳見其網誌)拾到一隻小貓,男,約一歲,極乖巧溫馴,疑遭人遺棄(遺棄者一定有Karma!),復被驅趕。

有意領養請逕往聯繫galileo.chengATgmailDOTcom

(歡迎轉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