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6, 2008

給自己打氣

早上打開電郵,有讀者留言告之,我曾經寫過的那位患上絕症的Prof. Randy Pausch剛剛離世了

心裏不免難過。
但轉念一樣:Prof. Pausch雖然英年早逝,但有誰可以像他那樣,過如此充實的一生?
從一一實現童年的夢想,到給予最後一節課,他都全心全意做,把他的熱情,感染千萬人。
我相信他在嚥下最後一口氣時,應該感到不枉此生。
對Prof. Pausch最大的敬意,就是以他為榜樣,記住他那通達的生活哲學,盡量活出生命的意義。

相關舊文:Randy Pausch的最後一課

***

剛剛完成Influence一書,裏面提到,人在不知所措時,會尋求Social Proof,即是觀察別人怎麼做,見步行步。
越迷茫的人,「跟大隊」的情況越明顯;而且,若作出示範的人和自己越相近,模仿的機會也越高。
此傾向說來沒什麼,但威力驚人。它足以致死。
有長期社會研究證實,當某宗轟動的自殺案發生後,社區上類似個案發生的機會率特別高。

記不記得前幾年天水圍那些接二連三的家庭慘劇?還有一段時間以前,開學不久的學童自殺?
遠的不說,近月三宗自殺案,死者都有類似背景:中年男性、事業成功、壓力過大。還有,死者生前,均被視為「好好先生」,即(至少在別人眼中)有相近的性格。
在發生第一宗個案時,我剛看到Social Proof那一章。當時心裏就響了警號,提醒自己格外留意未來的新聞。結果悲劇一再重複。

當然,你可以argue,也許此類自殺案一直都有,只是傳媒作出了選擇性報道。
這的確有道理。但社會學家的研究已一再推翻/削弱巧合的可能。
要左右傳媒的報道很難,但若身邊有人有類似特徵,請格外留神,表示關心。
生死有時只是一線之差。

***

我也是個情緒化的人。在激情與低落之間,判若兩人。
所以我會「積穀防饑」,不時為自己準備「水泡」,譬如說:

- 多結交熱情、上進、性格光明磊落的朋友,並經常保持聯絡;疏遠那些把你扯向負面情緒的人。
- 記下曾令你激動的書、文章、音樂、電影等,經常翻閱。譬如說,
Steve Jobs 在史丹福的演講是我的all time favorite; Prof. Randy Pausch的The Last Lecture也是。
電影The Shawshank Redemption非常了不起;小說Les Miserables十分偉大。
這些故事都可以為你打氣。
為自己構建一個比較宏大的世界觀,可以減少鑽進牛角尖的機會。
- 緊記20/80原則,只做最重要的事,不要浪費時間在雞毛蒜皮的小事上。
- 及時行樂,不要對自己太苛刻。

你可以把這個清單延伸下去,為自己度身訂造「我的十大快樂之源」。
我呢,還會加上這個:

「放一本《這雙手雖然小》在書櫃。」

Wednesday, July 23, 2008

終於有得賣



本以為上週已有售的,出了一點波折,令一心捧場的朋友失望,實在過意不去。
今天真的有了!

蕭Sir十分捧場,他今天逛書展時,率先買了一本,教我好生感動。
這幾天我疏於更新,人流都是從他那兒過來的,書展前夕,幸虧得他義助一把,要不必然門堪羅雀。
聽說蕭Sir的新書《英文由F字學起》在部份書店已經售罄,大家去逛書展時記得要把握機會,幸運的話還會有簽名本!

至於拙作呢...老師今午也到過書展一趟,他說經過出版社攤位,「唔見《這雙手雖然小》喎,好像只為某靚女力谷而已。」
靚女哦...動漫Maggie?江若琳?
看來銷情告急。
像我這種無簽名無相片無內幕無gimmick的「多無人士」,書展過後,恐怕多數被人束之高閣,各位讀友,請爭取時間了!

幾句告白:近來不算遂心,一天趁下班乘車時分翻看舊作,到站時感覺舒暢得多。
是被當天那股蠻勁感動?還是那些激情的故事重新勾起我的鬥志?
沒有什麼奢望,但願曾經被我感動過的人,今天若拿起書,到放下的時候,也會像我一樣笑出來。
可以的話,回頭告訴我誰最讓你開懷,或哪篇文章你最愛。

***

補記:回到家中,弟弟說,姐姐,給你看點東西。
他打開高登討論區,說有一帖子討論書展該買誰的書。其中一位點了《這雙手雖然小》。
弟弟很認真地補充:姐姐,這個不是我。
雖然這是多麼微不足道,但原來這麼一點點支持,已足夠令我快樂不已。

Monday, July 14, 2008

兩本書

哎喲,連長期網友讀與吃都被我弄糊塗了,得趕快澄清一下。

手上共有兩本書,第一本叫《這雙手雖然小》,是部份博客文章的結集,本週有售。

相關文章:
十問十答之四
關於寫作

***

第二本就是那個Web2.0 Project,目前進度如下:
Simon Lee (Bullpoo / Duedee): 100%
Leon Ho (Lifehack / Stepcase): 100%
耿春亞 (Eastspider): 100%
Jeffrey (Zorpia): 70%
David Lee (Editgrid): 80%
Greg Sung (aNobii): 90%
前言:30%
結論:0%

目標是在本月內完成,九月面世。
再寫不完的話,不單我的壓力太大,我媽也快受不了啦。每次看到我在家閉關自守她就很緊張,如果我一聲不吭她更加要察言觀色。只要我關上門,全家只有咪子有資格令我開門相迎(牠一輕喚,我馬上軟化)。
把一家人都弄得神經兮兮,寫這書的代價實在太大。

相關文章:Web2.0 Project諸文

連一點小事都說不清楚,壓根沒有寫作的資格嘛。

***

教英語的蕭Sir原來非常年輕。為了培養學生對英語的興趣他扭盡六壬,還在個人博客上舉行「英文搭訕王大賽」,大家不妨踴躍參賽。
私底下他向我示範了兩句Chat-up lines,令我覺得…

嗯,要從蕭Sir手上贏這個比賽,有點難度呢,呵呵。各位努力!

Saturday, July 12, 2008

十問十答之四

1. 為什麼要寫「十問十答之四」?
朋友Maren要為電台主持一個為書展而設的特備節目,想找我幫忙。
我連忙推搪,說我這人乏善足陳,沒有什麼好談嘛。
她說,節目將從中午12:30一直播到下午6:00,「那個時段,本來是播賽馬的…
啊,你們要在賽馬節目的時段談「書」嗎?有膽識。
既然節目這麼長,我那部份不過是個過場,用來充塞時間,心想不能讓人家為這麼小的事折騰一番,就答應了。

以下內容,就是為明日的錄音而準備的。我的急才欠奉,希望Maren真的圍繞這些題目發問,莫叫我當堂語塞。
(還有,Maren如果你看了這個之後感到後悔想另覓他人,我不介意啊。)

2. 請說說你的博客。
我大約在兩年前開始寫博客。
當時剛剛換了工作,自由度頗大,四處涉獵,結交了好些有趣的朋友,心想不如作個紀錄,就這樣開始了。打個比喻:
有些人在某處吃了一個蛋糕,會寫博客告訴別人這個蛋糕如何好吃法;
有些人買了一瓶新的粉底,會寫博客告訴別人這款粉底如何好用法;
我呢,接觸了一些非常聰明的人,就有衝動告訴別人這個人如何有趣法。

吃的、用的,能滿足一般慾望;但從別人身上,你得到一些啟發、受到一些鼓舞、忽然有所感悟,於我而言,這些更有價值、能滿足更大的慾望。所以我就寫了。

3. 因此你的博客,以寫人物為主?
有一部份是。寫的不外乎身邊人,或者用另類的角度,寫一些公眾人物。

像我有一個朋友叫做Marie,兩年前在Harvard Kennedy School碩士畢業,唸公共行政。
她畢業時杜拜一位王子到學校揀蟀,選中了她,說要在杜拜圈一塊地讓她實現China Strategy。可是Marie婉拒了。
她做了什麼呢?
她和另外一位女同學,自己開了一家社會企業,到青藏高原去扶貧。
慈善的事很多人做啊,她有什麼特別呢?
獨特之處是,她用非常聰明的商業模式,來為當地的藏民解困。傳統機構搞慈善,總是先想如何扶貧,再想有什麼市場──這些以顧客同情心為出發點而開設小商店,香港就有很多──她卻先想市場需要什麼,而要扶助的人能提供什麼,再去思考如何增加他們市場價值。
這樣,既帶來盈利,又負上了社會責任。
聽起來很簡單,但不要小覷這個概念;Marie憑這個贏過哈佛一年一度的企業策劃大獎,勝過許多MBA。

除了像她這些年輕的朋友外,我也寫一些比較出名的人,比如說還未當上導演的彭浩翔(有機會可以談談和他結識的經過)、企業家如施永青黎智英、娛圈名人梁詠琪黎姿梁洛施,甚至政治人物,如劉慧卿如何令我想起Devil Wears Prada裏面令人聞風喪膽的Miranda(聽說卿姐後來真的上了《志雲飯局》。)
(乘機宣傳一下:如果嫌這一段連結太多的話,可以去買我的書看,那就方便多了。聽說下週有售。)

4. 為什麼主要以寫人物為主呢?
我想有兩方面的原因吧。
第一,我本身就很喜歡看大人物的故事。
從小開始,就愛看名人傳記;讀書的時候,每逢在報上、雜誌上看到什麼了不起的故事,就會把它剪存下來,這樣儲了也有好幾個folder。
微軟的Bill Gates說過,他說這些年來最開心的,就是和一些非常優秀的人一起打拼。
我自己也喜歡這樣,與優秀的人為伍,你的視野就不一樣。

我聽過這樣一句話:
You remember 1/3 of what you read, 1/2 of what people tell you, but 100% of what you feel.
親身感受過的事、從別人身上學到的,你永遠記得。

第二,我想做什麼事,都要有個定位吧。
我是個很懶的人,信奉20/80原則,你的精力和能力都有限,應該把它用在最有效的20%上面。而且,做一件事,就要做得精做得專、做到人冇我有、做到別人一想到什麼就想起你的那個地步。
做生意是這樣,寫文章也一樣。

所以我盡量不去寫那些傷春悲秋的文章──像什麼「雨下個不停,我的心充滿憂傷」,也不大寫吃東西的文章,雖然我很饞嘴而且對吃的要求很高,但不懂如何寫得刁鑽,就索性不寫了。

5. 那寫作是不是你的童年夢想?
說起來令你失望,其實我對文字的喜愛只是一般,更沒想過以此為職。
對我來說,寫文章只是一個我喜歡用來表達自己的媒介。
又打個譬喻吧:
我有一些朋友,擅長音樂,他想發泄時,就會用唱歌或彈琴的方式來表達;
又有一些朋友,電腦很捧,你叫他寫個programme出來,乜都得,除此以外,乜都唔得。
我呢,覺得寫文章時可以表達自己,僅此而已。你叫我唱歌跳舞,一定不行!

6. 那你從寫博客到寫書,算不算無心插柳?
也可以這樣說。
忘了在哪裏聽過,成功的人,不是因為他在工作的時間做了什麼──因為人人做的都差不多,而是他在餘暇的時間,做了什麼。
寫博客完全是工作以外的閒事。以後若換工作還寫不寫?我真的不知道。

7. 可是從讀者給你的留言,可見有些人喜歡你的文章。你有什麼寫作的竅門嗎?
我很認同倪匡先生的講法,寫作是沒有竅門的,頗講天份。而說來慚愧,我並不覺得自己寫得特別好。
但我記得別人教過:讀破萬卷書,下筆如有神。文章要好看,不在於文筆好,而在於你有多少內涵。你的嗜好與閱歷越多,你的文章就越有深度越好看
多走動走動,遇上有趣的事物,想想有什麼好寫;如果值得寫的話,想想怎樣寫得和別人並一樣。

8. 如此說來,不如分享一下你喜歡哪些作者?
我喜歡精鍊簡潔的文字,實實在在的,不濫用形容詞。
像寫《活著》《兄弟》的余華,其文字就十分好。
近來少看文學類的英文書,一時想不出那本可作推薦。但想學英語的話,為什麼不多聽名人的演講?
以前英國駐香港的總領事柏聖文Stephen Bradley,寫得一手好文章,行文流麗,用字精準,我聽過他兩次演講,大為享受。

9. 那對於如何提升博客的知名度,你可有心得?
我有一個以英語寫博客的朋友,年紀和我相仿,他的博客每月人次高達一百萬,我覺得和他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說老實話,我從不用心經營這個博客的人流,寫作的頭一年多,我還關閉了留言功能。
所以對我來說,開放留言與網友互動是個有效的方法。而且格外感激連結了這個博客向朋友推介的網友。

但有些很受歡迎的博客,如zzlai,一向不許讀者留言,依然捧場者眾。所以很難說有什麼「祕訣」。

我能寫到令天,應該是「符碌」吧。

10. 近來書展多了許多明星作家,你有什麼看法?
從前有一個名媛,她叫章小蕙。
零零年,她出過一本書,叫《品味》。文字的確不錯,坦胸露肩的照片也很多。
在自序裏,她說,

“從沒想過一雙手可以創造出這許多許多…這雙手雖然小,卻是自己的一雙手,一筆一劃的埋頭苦幹,把所有曾經失去的重拾回來。”強週自己是個自力更生、刻苦、而且做實事的人。

亦舒還為她寫了序,大大捧她為女作家:

“許多女作家都想做章小姐,章小蕙為什麼要做女作家?”

更讚章小姐博覽群書,

“書藉是她生活不可缺乏的喜樂…”

我想,這大概是某種定律:但凡美麗的名女人出書,只要會寫123ABC,都想把自己包裝成(或被包裝成)學富五車的知性才女,並且強調,伊的成功,絕非靠色相。

只是我不禁納悶:如果她們的成功,純綷靠才智與努力,那末,那些大學工管系畢業、過五關斬六將才能考進銀行當見習生、起薪點一萬三千當中大部份交給媽媽作家用、朝九晚十一天天擠地鐵上下班的尋常少女,靠的又是什麼?

***

相關舊文:
十問十答
十問十答之二

十問十答之三

Monday, July 07, 2008

Web2.0 Project前言(完).摘錄

很一般。看來還要大大改動一番。不知為什麼弄了一整天。

***

當年的蓋茨和喬布斯,未必感受到互聯網的威力──正如他們也不能擺脫自己的時代一樣──但在他們之後的電腦企業,從雅虎、Google,到Youtube、Facebook,卻統統無法和互聯網切割。

在蓋茨與喬布斯的時代,電腦王國以軟件和作業系統(如:視窗)稱霸,那是贏家通吃、一強獨大的年代。
然後,互聯網取而代之,其氣勢如虹,並且很快席捲全球。可惜彼時上網速度慢、硬件未成熟,而經營一個網站燒錢速度太快,所以它的光芒一瞬即逝。
近年,第二代互聯網(Web 2.0)開始成為主流,它以用家為王,上網的人既是消費者,也是生產者,一般人很容易就可以進入這個平台興風作浪──此地終於百花齊放。

作為全世界最富庶的城市之一,香港很早就享受到電腦與互聯網普及帶來的便利。
可惜十年前那場科網熱,未能改變香港的經濟格局,少數僥存下來的網站,大多無法跳出本地的市場──而這個市場畢竟太小。
十年後,一群初生之犢重新開始了這個領域的探索。他們的經驗、感覺、視野,和那群來自矽谷的小子沒有多少區別──他們都是用互聯網長大的一代、看類似的網站、用接近的語言,就算來到同一個擂台上較勁,未必技遜一籌。

蓋茨和喬布斯等,用了一代人的時間,把矽谷這片荒漠開墾了出來,為電腦帝國打下了不可動搖的根基。而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潮起潮落,當蘋果與微軟的恩怨也告一段落、當蓋茨也急流勇退時,帝國即將由下一批少年英雄繼承下去。而擺在他們眼前的,更是一個沒有疆界、沒有限制的新天地。
上一代香港人未必可以參與這場爭奪戰,但這一代香港人,即使足不出戶,只要電腦連了線,也可以策動千軍萬馬,在這塊英雄地上馳騁。

江山如此多嬌。第四代香港人,是否有這樣的豪情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

CK話…

CK話:

當我覺得我比你更加清楚我自己果陣,你,就動搖唔到我囉。”

CK與一位工作了六年的工程師朋友閒聊,對方說起自己那個剛剛畢業的弟弟,入職金融界,不計年尾花紅,薪酬竟超越自己,頗有感觸,不禁懷疑:我是否不夠叻?

CK就說,一個人獲得多少工資,代表的只是一種供求關係,不代表你有多本事。
這個社會需要金融的人才,你從事金融,那就得大份囉。
不搞金融,你選擇了工程,是不是「不夠叻」?CK說,「好似你要夾硬問,藍球員A好波d,抑或足球員B好波d,點比較呢?」

他反而思考,當你選擇了社會比較認同的行業,賺取了比較豐厚的報酬後,自我陶醉,覺得自己好叻時,這才是問題。

他引了鍾民穎在《金錢之王II》一句話說:

「在大公司工作,尤其是在一間實力雄厚、管理出色的好公司工作,我反而不時質疑自己,這是屬於我的成績,抑或是因為有整間公司作後盾才得出的成績?我的功勞究竟有多少?大市好,所有人都好,究竟我有幾叻?」

鍾民穎後來放棄當打工皇帝,出來創業,他想證明一下,到底自己有多少斤両。

CK回想,當年他自己決心創業時,也有類似的心態。創業和當打工皇帝不同之處是,「創業係一個由零開始既經驗。過程裡面,佢唔會令你覺得自己好叻,反而佢會不斷話你聽,你其實真係好水皮,好多野都唔掂。」

就是這句話說進我心坎裏去。

從我開始動筆寫這個Web2.0 project到現在,每一分鐘,我都覺得自己寫得不堪入目;每完成一個章節,我都無法說服自己,到底會有什麼人買來看。
這幾天我坐在電腦前面,擺滿一桌的資料,花了無數個小時,都沒辦法琢磨出一段像樣的話。
我真的覺得自己是垃圾。

不知就裏的人,懷著一種我不大肯定的心態,說,噫,出書了,真了不起啊。這時候,我往往無言以對。
如果這是一件輕易的事,我想做的人一定前仆後繼。
你知道,我其實壓根兒不知道為什麼要接下這個task。
我又不是要參選資訊科技界立法會選舉,不需要藉此增加知名度;
我沒有興趣參加書展,自我感覺良好地替讀者簽名;
不寫這本書,我份工好地地(這上下,可能換了工作也不一定;呵呵),寫了,不會升職加薪。
當我的朋友食飯喝酒飲茶灌水唱歌睇戲看演唱會時,我獨個兒在這裏埋頭苦幹。
(Ok,其實我沒有這麼多約會,只是誇大它博取同情而已。)

唯一的解釋是,這東西從頭到尾我自己一力扛下,從冇到有,我當作是一種操練。
That's it。
完成後若得到的肯定,一點一滴都來自今天下的苦功,全部紮紮實實,不是別人抬舉或金錢堆砌出來的自我陶醉。那些只是虛榮。

CK說,「當我覺得我比你更加清楚我自己果陣,你,就動搖唔到我囉。」
好,我信你。

Saturday, July 05, 2008

Web2.0 Project前言(二)

老師千叮萬囑,說前言一定要下一番功夫。

「你記住,要寫出一種大時代的格局。」他說。

「什麼叫格局?」我問。

「Issac Ashimov的《基地》系列(Foundation)就叫做格局。」老師說。

唉我一個深居簡出的小女子,哪裏懂什麼叫格局啊。

不得已翻箱倒櫃(嗱,這就叫書到用時方恨少了),找出了它們。
我想,這就是格局。這就叫氣勢磅礡。

(一)蘇軾:念奴嬌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謹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湮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二)楊慎:臨江仙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三)毛澤東:沁園春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与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看紅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

還未想到怎麼用,抄下來再說。

Web2.0 Project前言(一):一個盛世的開拓

在2007年5月《華爾街日報》一年一度的科技研討會(D: All Things Digital)上,出現了世紀性的一幕。
微軟的比爾・蓋茨(Bill Gates)與蘋果電腦的史提夫・喬布斯(Steve Jobs),繼1983年一次蘋果活動後,再度同台。
這是當今最矚目的一時瑜亮。如果沒有他們,世界很可能會不一樣。

(相片來源:All Things Digital Gallery)

蓋茨和喬布斯同年(1955年生),他們都沒有完成大學課程,並巧合地選擇了電腦為終生志向。
但除此以外,兩人幾乎一直分道揚鑣。

1975年,蓋茨成立微軟,專注軟件開發,後以視窗系統一舉贏得天下,曾經連續十三年蟬聯世界首富。2008年6月,53歲的他第一次轉工,從微軟退下,投身公益工作,準備第二次改變世界。
1976年,喬布斯創辦蘋果,誕生了史上第一部個人電腦。他25歲當上上市公司主席、30歲被攆出自己的公司、42歲班師回朝,然後以一部iPod顛覆音樂世界,再用一台iPhone掀起電訊革命。

喬布斯一直認為蓋茨竊取了他的意念才開發出視窗,不時有意無意作出諷刺。蘋果甚至推出了一系列大受歡迎的廣告,假借喬布斯和蓋茨的形象,把用視窗的人塑造成又鈍又笨的書呆子,而蘋果用家則是聰明調皮的潮人。
但說微軟和蘋果之間的干戈從未止息又似乎不大正確,因為它們曾經有過最少兩次世紀性的合作,早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第一次在1983年(video)。當年的喬布斯已是科壇新貴,蓋茨則剛剛嶄露頭角。在蘋果電腦的一個活動裏,與喬布斯同台的蓋茨滿臉孩子氣,但他努力做出一副老成恃重的樣子說:「我們預計,在1984年微軟將有一半利潤來自麥金塔軟件(Macintosh software,微軟為蘋果電腦開發的軟件)。」

第二次在1997年(video)。彼時蓋茨已憑視窗系統打出名堂,可以說獨步天下,而喬布斯則再度接手蘋果,收拾舊山河。面對破敗不堪的王國,喬布斯不得已拉攏蓋茨襄助,後者遂慷慨投資了一億五千萬美元。在當年的MacWorld Expo上公佈這項破天荒的消息時,喬布斯這樣說:「我們要摒棄『為了讓蘋果取勝,微軟必須失敗』的說法。蘋果若要取勝,蘋果必須幹得非常出色。」

一晃眼,十年過去了。
這天在D5(第五屆「D:All Things Digital」會議)上,主持人向闊別廿多年後難得同台的兩位發問:你們之間,到底有著怎麼樣的芥蒂?(video)

蓋茨歪著頭想了好一會,他說:「這些年來,身邊的人進進出出,到如今,難得仍有故人在身邊。」

一向比較會說話的喬布斯接口道:「我總覺得生命就像一首卜・狄倫(Bob Dylan)或披頭四(The Beatles)的歌。而披頭四的歌(Two of Us)裏面有這樣一句話:你和我一起走過的日子,比前面的路還漫長(you and I have memories longer than the road that stretches out ahead.)。」此際喬布斯臉上出現了一瞬即逝的感觸。
然後全場為他倆起立致敬。

(相片來源:All Things Digital Gallery)

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如何,外人很難辨得清。但說他們開拓了一個盛世,卻是無庸置疑的。
未來的三十年會怎樣,我們尚未知道。但光憑過去的三十年,已足夠讓歷史寫下「蓋茨」與「喬布斯」的名字。

參考:
D: All Things Digital Conference
Gates and Jobs share stage: friendly banter at D5
D5 Highlights: Bill Gates and Steve Jobs

D5 Video: Bill Gates and Steve Jobs: A Prologue

D5 Video: Bill Gates and Steve Jobs: Part 6 of 7

Youtube: Macworld Expo 1997: The Deal with MS

Youtube: Beatles - Two of Us

Youtube: PC Guy vs Mac Guy

***

這個前言只寫了三分之一。
原意是先寫美國矽谷這個王朝的開拓,再用「青山依舊在 幾度夕陽紅」的概念,指江山待有人才出。
然後把背景換上香港,嘗試探索香港的web2.0時代是否來臨,並比較他們和他們上一代(60's)本土創業家的不同。

可是今日坐了一整個下午,寫了矽谷以後,卻怎麼也想不到該如何「過渡」到香港來。
而我昨天卻浪費了一整天。
唉。

Wednesday, July 02, 2008

少少味,多多趣

在上一篇文章的留言裡和Perennial_Loser談得津津有「味」,不如再接再厲:


還有這一幀,不知師奶如媽媽阿四會否會心微笑?
相片俱來自一個新的網站叫9GAG,在辦公室若悶悶地,可以找它提提神。
以後看到鬼馬至極的相片或video,又多一個好去處。

***

還要一提,昨夜十二點二十分左右,從家裡的窗口望出去,竟然清晰看到北斗七星。
以前在中大,隨時都可以抬頭望星,滿天燦爛。現在竟成了奢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