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0, 2008

你有很多缺點,我知道…

你有很多缺點,我知道。

你很驕縱,從小被寵壞,食最好的,用最好的。
你很野,老是惦著外面的世界很精采。
你酷愛夜生活,一到晚上,雙眼放光。
你有許多壞習慣,生活有時一團糟。
你我行我素,玩世不恭。
你把我氣壞,但哄人的功夫一流。

你好奇,又不怕陌生人,碰上誰都伸出手去試探,甚至湊上臉親吻,結果把不識情趣的人嚇得驚惶失措。
害我替你善後。

我向你招手,你愛理不理。
但你一輕喚,我神魂顛倒(而你的聲音真好聽)。

你目光銳利,只要一盯上,獵物一定走不出你掌心。
而你的獵物很多。

你聰明得過份,我還未行動,你就猜到我的心意。
於是我被你玩弄於股掌之中。

你很胖,體重早超標,可是已放棄減肥。
但我不介意。超重的你,讓我抱得很舒服。

你愛我嗎?
其實我猜不透你的心意。你總是令我感到七上八落。
雖然你有這麼多缺點,但親愛的,我非常愛你。








祝你生日快樂!

Friday, August 29, 2008

很值得自豪嗎

經過編輯部,瞥見F姐在翻報紙,大字標題吸引了我注意:

西安動物園虐虎 拍照不乖打斷牙

內文指西安一所動物園裏,以鐵鏈鎖起了一虎一獅(都是只有兩三個月大的BB),供遊人拍照。
若小動物不聽話,不好好「合作」,職員就用一根竹棍虐打之。小老虎的乳牙都被打脫了,嘴角還淌血,連遊客見到都不忍。

(相片來源:陝西華商網

看到這裏,想起這幾天不住被小獅子Christian the Lion的故事感動,感覺反差特別強烈。
(相片來源:Christian, the lion who lived in my London living room
(卅多年前,小獅子Christian生於倫敦一個動物園,後被售於百貨公司。兩個青年一見到牠可憐兮兮地被關在小小籠子裏待價而沽,就決定收養牠。Christian非常活潑可愛,二人一獅結成好友。一年後小獅被送回肯雅,回歸草原。幾年之後,那兩個青年來到肯雅重訪牠,沒想到闊別經年,已經長大的Christian仍把兒時好友認出來了,還上前擁抱他們。這一個兩分鐘片段,令不少人感動落淚:)



碰巧今天下午讀了一篇文章,Tony Blair在Wall Street Journal署名撰文,說京奧之後,中國從此不一樣,西方不應視之為威脅,應嘗試站在中國的角度,尋求經濟以外,政治與文化上的合作。他特別提到北京之行和許多年輕中國人見面聊天,深深感到國人之自豪感("And the people are proud, really and honestly proud, of their country and its progress."),其朝氣勃勃,令他聯想到美國的全盛時期。

我記得小時候唸書,老師說一個越文明的國家,越尊重弱勢社群。
由是觀之,對比兩隻小獅/虎的遭遇,我們是否自豪得太早?

今天一直很忙,可是還是抽空寫了一封電郵給AAF,希望能為動物園的小虎做點什麼(雖然這好像是個別例子,但從中反映了人們對動物的不尊重。類似的事,我想內地應該有很多。)。
其實AAF不一定能關注得了這許多,但他們一直在國內從事拯救動物與教育的工作,pressure group總比一個人有力吧。

Wednesday, August 27, 2008

美女的蝙蝠理論

~蔡瀾・HK Magazine

但現實裏哪有這麼多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女子。一個非常風流的男人曾向我嘆息:「約會過無數女郎,包括一些美得令人目眩的,可是相處下去,枯橾乏味。」沮喪不已。

在男人慨嘆淑女難求之際,同樣有很多自詡才貌兼備的女生,抱怨乏人問津。
我覺得除了供求問題外,其中必定存在某種市場定位之誤。
在要求政府出手干預之前,以下案例僅供參考,痴男怨女若能悟道自救,豈不美哉。

女友中有一位,很受男生歡迎,感情生活多姿多采,裙下之臣多不勝數。
S卻頗看她不起,有一次這樣問:「男人們喜歡她,是不是因為她夠笨?」S本身的智商達資優級。
當時我想,也許不是笨,而是她有剛剛夠用的聰明,足以明白男人在說什麼,卻不足以反駁他們,不會讓男人們招架不住吧。
想深一層,又不盡然。

這位萬人迷女友,用上了「蝙蝠理論」(註)。
說她美,倒也不是令人神魂顛倒,比她更天姿國色的,大有人在。
說她聰明,見仁見智啦,有人還覺得她笨。
但在美麗的女人當中,她是最聰明的一個;在聰明的女人裏,她最美。
因此在才女市場中,她賣弄姿色;在美女市場裏,她吹噓知識。
於是突圍而出。

說穿了,是兩頭不到岸。但,你別管,優與缺,只是半杯水的道理,看你如何包裝。
正如萬人迷女友從不和S比拼才華,如此才可立於不敗之地。

姐妹們如果清楚自己的長短處,應該反省一下是否站在對自己有利的戰場上。
至於男人,well,如果你想在舞池中找到Jane Austen,那是兩個世紀之前的事了。

***

註:蝙蝠告訴鳥,我能飛,於是鳥接受了牠;蝙蝠又走去獸中間,道,我有牙齒,又能走,於是獸也讓牠加入。蝙蝠於是左右逢源。

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食家

獨個兒到公司附近的小店吃水餃,碰巧遇上食家與妻子坐在鄰桌。
聽到食家與小店老闆有趣的對話:

食家:「這芹菜水餃好像帶點兒酸味?」
老闆:「我們的芹菜都是每天新鮮弄的…」
食家:「不,不是說它變壞。你看,這幾隻我都沒沾醋,怎麼會帶酸味?」食家把碗底翻給老闆看,比劃著。
老闆:「我現在叫廚房馬上煮兩隻出來嚐嚐。」
食家:「你們餃子的餡裡有什麼?」語氣好奇,不像在找碴。
老闆:「唔…我們的芹菜水餃裡放了一點酸筍。」
食家:「呵,是酸筍嗎?那就對頭了、味兒就對頭了!呵呵。」食家很開心,彷彿放下心事,高興地舉案大嚼,並繼續和妻用國語交談著。

我一直埋頭翻雜誌,沒有留意食家坐在鄰桌,直到出現以上的對話。
當時我心想,誰這樣嘴刁,連這麼丁點兒酸味都嚐出來了?
一抬頭看到是他,額前一絡白髮,馬上恍然大悟。這倒毫不令人意外呢。

我爸也是很嘴刁的人,對食很講究。從小聽他講煮與食的藝術,習以為常,不感興趣,只覺得他不讓我吃街邊的魚蛋和拒絕沖泡即食麪的做法太固執。直到有一次吃湯圓,爸無意中說了一句話,終於讓我服得五體投地。

那是一家專賣寧波湯圓的老店,一年趁過節,我專門買了兩盒芝麻湯圓回家,煮好。
爸嚐了一顆,我問,如何?有沒有名大於實?
爸說,不錯,很好。我追問,怎麼好法?我想,是皮子薄嗎?是芝麻香嗎?
爸說,那搓芝麻芯子用的油,是上等的豬油,新鮮,肯定是自家熬製的。這家的湯圓做得不錯。
見到我那目瞪口呆的樣子,爸樂了,還絮絮地向我解釋上等的豬油如何煉出來。

我真是服了他。
一般人吃湯圓,骨一聲吞下,只會說好吃或不好吃。電視台的姐仔,主持飲食節目,最多加兩句:「譁,相當好吃。好滑。好甜。」然後作狼吞唬嚥狀,無以為繼。
爸卻會得品評那一小口芝麻芯子用了什麼油,好抑或不好。
人家說要三代才培養出吃與穿的品味,我只知祖父是個讀書人,來自書香之家,但他離世時,爸只有七歲,也不知道爸的品味從哪學來。
很佩服傳統讀書人對生活細節的講究,因為這份執著,令本來枯躁的生活平添許多情趣。

說回那位食家。當天另一件令我對他有好感的事是,他在追問老闆時,絕不是一副咄咄逼人的駕勢,倒像是一個好奇的學生向老師查根究底的姿態。好脾氣。
要知道,現在許多人到外面吃東西,仗著「老子有錢」,稍有不滿即大興問罪之師,又要換又要賠;或擺出一副很會食的樣子,質問廚子「這湯怎麼有異味?」、「牛扒太老了」等等,讓人受不了。品味沒看出來,修養欠佳倒是明顯不過。
我只記得小時候在外面用膳,大人總會教我們,若食物賣相口味不佳,或嚐到丁點異物,靜靜把剩下的撥在一邊就是了,不必聲張,莫叫人難堪。
現在的風氣,是否不流這一套了?

我覺得食家除了教人食外,還應該考慮教人食的禮貌──即使這本來是幼兒園的課程。

Wednesday, August 06, 2008

出身

“時時表露身世矜貴而一事無成豈非更加可悲,籍貫、家庭,對我們這一代的人來說沒有作用,多少人憑努力戰勝出身,雍島現任律政司的父親是一個賣汽水小販,小女子如我,從未返過家鄉,什麼地方可以安居樂業,便是我的家。”
──《從前有一隻粉蝶》.亦舒

有時我會想,出身是什麼?
出身可能只是六十年前,你那年輕的祖父一個擲公字的決定:留下來,還是離開。
離開的話,是去香港,還是去台灣。
其後他窮途潦倒,抑或飛黃騰達,就影響了子子孫孫包括你我的出身。

早兩日會考放榜,十五名十優狀元裏,有兩個女生特別讓我感興趣。
兩個年紀相若、會考皆十優的女孩,有完全不一樣的出身。
一位來自地區名校,父親是地盤散工,母親是清潔工人,全家每月收入不過萬餘元。
女生被問及想報考什麼科,及志願如何時回答:希望行醫,日後加入無國界醫生,幫助更窮更苦的人。

另一位女生,來自傳統貴族名校(所謂「貴族」,是指首富與世家子女皆自這裏畢業)。她是新移民,五歲隨父母來港。據報父親任職金融機構行政總栽,母親曾服務中聯辦。
小妮子年僅十六、七歲,可是已經捐出了二十萬,在內地一所大學,以自己的名義成立了一個獎學金。
她的志願是法律或金融界。

一個女生沒有任何家庭支援,憑努力考取佳績;另一個女生克服新移民標籤,從小律己以嚴,硬是把本地生統統比下去。
我相信比拼智力與意志力,二人必然不相伯仲。
但未來會如何?

讓我盲目地猜,我猜她們的路會大相逕庭。
因為目前她們擺出來的「陣勢」已是如此不一樣,發展下去,多數南轅北轍。
二十年後,她們是否成為人中龍鳳,和其出身的關係怎麼樣,我答不上來。
或許大家都可以思考一下。

另一個可以思考的地方是,一個人的成就,是以他達到某個標準來衡量(absolute),抑或以他在過程中累積了多少來衡量呢(relative)?
如果是後者的話,其實我們是否已假設了某個標準,不是某種出身的人一定達不到?

絕大部份人,出身好的,舉手投足仍難免有某種沾沾自喜,自覺高人一等,雖然屁大的本事都沒有;出身不好的,則無論多麼努力,仍覺得自己欠缺了什麼,不論是否已飛上枝頭。
說穿了,這兩種人都是自信不足。

關於這個問題我還沒有徹底想通。
只能姑且以Steve Jobs的話作個思考的中途站。他說,

"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Don't be trapped by dogma — which is living with the results of other people's thinking.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And most important,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做你真正想做的事,而不是跟隨別人或社會的期望。

Friday, August 01, 2008

不要給自己壓力

這天我為了替一個不大熟的朋友選購禮物而跑了好幾家店,都不得要領,覺得好煩躁。
站在大街上面對馬路的綠燈閃啊閃,我想每天的生活已經夠多壓力了,為什麼還要自製麻煩?
因此決定審視一切令自己感到壓力的事,然後想方設法甩掉它:

(1)為朋友選禮物,為什麼會有壓力?當你壓根兒不想送時,就會有壓力。
不想送,又礙於這樣那樣的關係,應承了,於是不得不做,做又處處碰壁…真沮喪。
Brick walls are there for a reason。對,但這僅限於你很想、很想、很想做的事。
因此我決定,以後只要我不想做一件事,絕不輕易應承。

(2)對,這包括你說你很喜歡我所以想要一本親筆簽名的書。
坦白說,我的書,我也只有一本。是,我知道很難買──我爸說他跑遍了全區的書店都沒有(世界上有兩種人的書很難買:很受歡迎的,和很霉的。我當然是後者)──我問爸,你要看,家裏不是擱著一本嗎,幹嗎還要買呢?爸說,因為我真的很想、很想、很想買。
份外感激朋友某、某與某。他們只要張嘴(甚至什麼也不說),我是一定會送的。可是他們一句都沒問,買了,才來轉告我。這是真正體貼你的人。

(3)想買禮物給對方,就買吧。只要不太過份,就不要費神找藉口。
如果對方不識趣地問,你就說:因為我喜歡你。

(4)買了書不一定要看完。名家推薦的好書不一定適合你,所以不要勉強自己。
我也經常半途而廢。為了減輕壓力,我用上了anobii,而且,只買很想很想看的書。

(5)我是一個很喜歡買衣服的人,故此順利成章成了各大時裝店的VIP。定時定候,就會有人打電話、SMS、email告知,我們大減價了!全店半價!只限三天!快把握機會了!
OK。其實減價是不一定要買東西的。
他有責任通知你本店大減價,你沒有義務一定要買。除非你真的很想買。

(6)同樣道理,如果你不想買東西,不管對方服務多殷勤,你都不要上當。
不久之前,我經過一家經常光顧的服裝店,看上了一條連衣裙。
我在試穿的時候,店員又笑口盈盈地推介同系列的外套,叫我穿上。
換了兩次size,仍然覺得那條連衣裙不對勁,後來才發現,它的左右肩,是故意不對稱的。我不欣賞這種後現代設計,所以不中意。
於是店員就說,那你挑這件外套嘛,穿得真好看。
我略一猶疑(大家要記住:我是進來買裙子的),她就很快的說,一定是因為皺了吧。於是她咚咚咚地,跑去替我取一件新的出來、熨好(在我換那條裙子的時候。因此我沒辦法阻止她)。
我其實壓根兒不需要一件外套,可是她如此禮貌周周、毫無怨言、天真無邪地滿足我一切(沒有開口說的)要求,令我甚為不好意思。於是我把那件標價接近一千大元的外套買了。
第二天,收到SMS通知,該店全線半店。在那一瞬間,我終於明白她為什麼如此殷勤了!佣金啊。
當下我有向消委會投訴的衝動。

(7)如果不幸地,你犯了圈套(6),記住那件衣服一定要馬上穿。否則你永不會再碰它。一件一直擱在衣櫃裏、一次都沒穿過的衣服,只會給你更大壓力。

(8)有些東西很奇怪,可以看,但不可以擁有。在試身室換上性感新衣時,記住問自己:穿上它上班/見客/行街,會不會有壓力?如果你怕走光、怕令別人想入非非,那就不要買。因為買了你也不會穿。
(而如果你穿了,就不要有壓力而左盼右顧--因為性感的衣服一定會走光--穿了就大大方方地讓它「走」吧。)

(9)當你不想工作時,逃避只會帶來更大壓力。
有一天早上起來,外面陽光燦爛。當時的男友引誘我:不要上班,我們出海去。他正在渡假,而我需要工作。
於是,我做了一件所有OL都做過的事:裝病告假。
坦白說,那偷來的一天非常不好過。一方面記掛著這樣那樣沒做的事,另一方面擔心被人拆穿。
以後我都記住:需要工作時,千萬不要蛇王;蛇王時,千萬不要想工作。

(10)如果你不想赴一個約會,記住要說不。因為到了那一天,當你扭盡六壬找藉口推辭、抱怨為什麼沒有及時摔斷一隻腿時,你會痛恨自己。

(11)同樣道理,如果你不喜歡你的工作,那就不要做。做下去,就不要怨。
又要做又要怨,你只辛苦自己。

(12)亦同樣道理,如果你已經不喜歡他/她,就不要留戀。因為怕寂寞、因為內咎、因為責任而維持的感情,雙方都不快樂。

(13)假設你單身,就不要埋怨沒有伴。既然你瞧他/她不起、不想被束縛、愛自己更多,那你必然要忍受寂寞。
如果你單身,又怕寂寞,那麼,你就去和A君眉來、共B君眼去;與C君談談情、找D君跳跳舞吧。這是你作為單身的一點點補償,你不需要感到壓力。如果你不想這樣,就請給那個追了你大半年的電車一個機會吧。
(註:這裏的「君」,和日語一樣,無男女之別。雖然我明白,通常壞男人對於這些比較在行,而很多女人都放不下矜持。)

(14)有一次去弄頭髮,男友一直在催,快要發脾氣。我的髮型師說,找我弄頭髮,就不要催促,閣下時間安排不週,不是我的問題。
我覺得這位髮型師的想法很值得大家學習。
(並且當下覺悟:該換的,不是髮型師,是男友。)

(15)當你百無聊籟時,不妨整理一下手頭的工作,做一些recap,甚至一些只給自己看的proposal。
那麼,當上司無厘頭問你在做什麼、有什麼意見時,你就可以順口說出來,不會有壓力。
有些東西,上頭叫你做,你會叫苦連天;平時不知不覺為自己而做,你會幹得很起勁。

(16)如果上司真的無厘頭叫你交recap或proposal,先不要發脾氣。記住:當你當了上司後,這只是一個合理要求,並且不會期望下屬會和你爭論。

(17)盛怒時,不要回對方電郵,否則你後悔的時間,將比氣憤的時間更長。

(18)在寫完此文與赴約之間,本來約了修甲、做臉。算一算時間,非常緊張,約會肯定會遲到。所以臨時推掉了美容師,好整以暇才出門。

(19)不想給自己壓力,所以當我想不到(20)時,就在(19)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