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6, 2008

徵名

寫書以來,有一件事一直困擾著我。
即使目前已脫筆、封面正在設計中、別人的序已到手,我仍困擾不已。

我不知道該為這本書改一個怎麼樣的書名。

其實上司一開始叫我寫的時候,就已建議了一個書名的,叫:
《香港新世代:Web2.0蕩寇誌》
書名不錯,但大部份朋友反饋的意見是,不知道什麼叫「蕩寇誌」。
這個…其實我也不知道。要先請教了上司後,再向朋友們解釋。

另外有朋友反映說,你寫的人物嘛,坦白說,尚不算什麼名人,用上「香港」、「新世代」之類的形容詞,除了有一點點老套外,還名不符實。
有朋友更直接,說被這些詞形容自己令他毛骨聳然。(至於嗎?)

一個朋友提了一個很好的建議,他說,你可不可以抽出書裏寫得特別好的一段話,或引用你自己特別中意的一句句子,把它改裝成書名?
這確是個絕佳提議。但是,我已把這應用在每個章節上了,例如:

前言:一個盛世的誕生
少年子弟江湖老 李景輝www.EditGrid.com)
沒有人生捷徑 何樂頌www.stepcase.com
書生搞網 宋漢生www.anobii.com
腳踏實地 伸手摘星 耿春亞www.EastSpider.com)(這是我最滿意的title之一)
順流.逆流 伍傑暉www.Zorpia.com)(這個title還是改得不夠好,待修正)
矽巷之子 李佑恒www.Duedee.com)(原名:www.Bullpoo.com)(另一個甚喜歡的title)
結語:千金難買少年窮

為每章改了一個title後,我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可堪作書名了。

書名難改之處在於,又要鏗鏘悅耳,又要引起好奇,更要讓別人知道那是有關什麼的──我曾經想過用一個很簡單的書名──《創業2.0》──但擔心令人摸不著頭腦。
因為這不是小說/散文類,書名不宜太抽象浪漫,須得「實用」一些。
要表達出以下的涵義:(1)這是一本關於創業的書(2)這書和科網(web start-up)有關(3)它是六個人/創業家的故事(4)這是一本關於世代交替的書(重點在“2.0”上)。

在以上的前提下,又衝撞出以下的建議來:


Web2.0 香港新銳
Web2.0 香港新一代
Web2.0 香港新世代
Web2.0 香港新力量
香港崛起新一代
年輕創業家 香港Web2.0衝浪
創業2.0 科網小子衝浪記
香港Web2.0 創業奇兵
Web2.0 香港創業奇兵

這些書名你認為如何?

不是不好,只想起Steve Jobs重新回到蘋果時,面對一大堆產品時,衝口而出:

“The products SUCK! There's no sex in them anymore.”

不是叫你一聽見就硬起來那種「Sex」,是一種激起你好奇心的誘惑。
是我要求太高嗎?

關於這個書名,我不得不投降了。你有沒有好建議?或者,在以上的建議裏,有沒有一個令你怦然心動?
我不會提出與優勝者共晉午餐作誘因──只有名人或自戀狂才會這樣做──我會送你一本我即將出版的新書(簽名與否由你決定)。
其實這個誘因也很多餘,想一想,如果出版社編輯部接納的話,香港第一本(希望它不是唯一的)有關web2.0 founders的書,是由你命名的,這不是很刺激的一件事嗎?

這個很好玩的徵名遊戲,將於十月一日正午十二時結束。
來吧來吧。
:)

相關舊文:兩本書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青出於藍・之二

我問老師,教過這麼多學生,女兒沛沛必然是你教得最成功的了?
沛沛剛升上小六,可以在一天內讀完一本十多萬字的英文小說。
老師說不。
家裡那個七歲的小兒子添添,更加經典。
說罷又搖搖頭。顰著眉說,添添好像完全是天生的,沒有怎麼教就成這樣子了。

添添令人歎為觀止的地方,和沛沛完全不一樣。以下是兩個有關他的故事。

話說婆婆生日,到家裡來慶祝。
哥哥滔滔,花了一個下午,做了一個迷你的蛋糕出來(擺設)送婆婆。
姐姐沛沛,眼見弟弟如此積極,不甘後人,也把以前做的一件手工拿出來翻新,費了一點勁。
小弟添添,什麼也不做,還處之泰然。

就在大家都不在意的當兒,添添忽然拿著一個紅封包出來,奔向婆婆,雙手奉上:「婆婆生日快樂!」
裡面封了一元五角。
只是一元五角,可是瞧添添那憨厚的模樣,還有情深款款的樣子,婆婆簡直甜在心頭,笑不攏嘴。
添添一著奇招,輕易擊倒兄姐。

更令人嘖嘖稱奇的是,晚上婆婆回到家中,卻發現麼外孫封的紅封包不見了,心痛得不得了。
家裡一找,紅封包好端端的擱在屋子裡。
是不是添添孝敬了婆婆後,又把「道具」取回呢?沒有人知道。
大家只曉得,添添當晚是一分錢成本都沒花,就已成了婆婆的甜心。那個位置,誰也爭不了。

又一次,老師答應了如此這般,就給添添一千元作獎勵。
添添問爸爸:「我不要港幣。可不可以給我人民幣呢?」(記住,他只有七歲。)
老師心裡也是一驚,但不動聲色,還價:「人民幣也行,但只能給五百。」
添添想了又想,答:「那我不要人民幣了。我還是要一千元港幣。」
老師掏錢給他。
添添接過以後,抽出其中五百元問爸爸:「這裡是五百元港幣,爸爸給我換成五百元人民幣可以嗎?」神態很是認真,又帶幾分儍氣。

老師和他來往幾招以後,最終給了添添五百元人民幣。

後來,添添就利用他那五百元人民幣,抽出一些,問奶奶換一些台幣(當然以比外面優惠的匯率)、又問媽媽換一些馬幣(也是以比外面優惠的匯率),然後又換回港幣(對,以比外面優惠的匯率)。過了一些日子,老師赫然發覺,添添那五百元,已經漲到七百多元了!

這小胖子的財技耍得出神入化,空手白刃,我看他將來什麼都不用做,一門心思當上市公司主席好了。

小孩聰明到這個地步,如果家庭不注意,很容易誤入歧途,因為捷徑太容易走了(我有一個女友的弟弟正是這樣,中二就輟學,不多久已成了黑道的小頭目,有錢起來會忽地買一個名牌錢包送姐姐,要不多日沒影兒,年紀輕輕已出入教導所。我女友是個會考狀元,聰明尚不及弟弟,後來要花盡心思把他扳回正途。)。
但在老師家卻讓人放心,因為他們一家人都正直。
原以為教出沛沛已不容易,看來添添才是老師最大的挑戰。

說到這裡,回想去年生日在他們家裡過,添添過來摟著我時,甜絲絲地說,姐姐你好香哦。雙手抱得更緊些。
我嘆息。才幾歲的人兒已這樣會討女生歡心,將來還得了?
僥是如此,心都軟了。

這小子將來莫非會是個韋小寶?

青出於藍・之一

畢業這些年來,和老師家的聯繫一直沒有中斷。每次見面,除了相處時笑得呵呵呵以外,過後總覺得充滿了能量,如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很有動力地,有許多事急不及待要做。

平時不算,春節、中秋、我生日(因和老師的女兒同一天),總得聚一聚。如今天。

***

楔子

老師一個舊學生,是個會考的十優狀元,後來到了美國Caltech繼續唸書。問他近況如何,說剛領了一個非常卓越的獎,目前在寫博士論文。

「畢業後打算幹什麼?」老師問他。

「想繼續留下來做研究。如果真的做不下去,那只好到i-Bank去了。」語氣有點勉為其難。
(聽說,投行是尖子們最夢寐以求的工作,於他,好像是無可奈何的後備。)

老師向我覆述上面的對話時,沛沛插嘴問,「爹地,i-Bank是做什麼的?」

老師答:「叔叔就是做i-Bank的。工作嘛…喏,就是經常坐飛機飛來飛去囉。」我猜叔叔一年下來,坐飛機的次數比坐地鐵還多(叔叔勿惱哦)。

沛沛扁扁嘴,沒有再問,繼續手上的書。

以上是有關老師的學生和弟弟。下面,有關老師的女兒。

***

我瞥見沛沛那本吋半厚的書,還沒看清楚封面,便忍不住逗她,「喲,現在才看Harry Potter嗎?」

沛沛白我一眼,道,Harry Potter嗎?早看完了。她驕傲地向我展示了封面:Twilight


這是一本有關吸血鬼的愛情故事,共四集。沛沛看的是第一集,544頁,十多萬字。

我吃驚。她剛上小學時,我送了她一本Roald Dahl的童話書作生日禮物,那大概是她最早的英文書之一吧,彼時小沛沛還看得頗吃力,要家裡的菲傭逐字唸給她聽。我到今天還在琢磨,現在送她Matilda會不會太早了?原來她早就把書看過了。

我再問,這本Twilight你要看多久啊?

沛沛沉吟了一會,答:「一天。」

什麼?我難以置信。一天?

沛沛沒好氣:「是啊,這個暑假,我一共看了百多兩百本書了。」她簡直是活生生的Matilda!

「是誰介紹這本書給你看的呢?」我絕望地想,不知不覺地,誰已把我取代了?

「是Vanessa姐姐,她四本都看完了,說這故事寫得好。」Vanessa「只是」一個中二的女生,唸那所離奇的女校XXX。而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沛沛,今年不滿十二歲,就讀小六。

看見沛沛進步神速,當然我是高與的,但也不免心慌──不消多久,她就可以把我拋諸腦後了。我得急起直追。

沛沛不是什麼「神童」。她智力正常,活潑好動,且由於太外向的關係,心野,有一段時間,功課還有點吃緊。這都是過去的事。
老師注重孩子們的閱讀能力,親自教他們英語。沛沛有今天的表現,不是僥倖,父女倆足足花了兩年的努力。

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我對目前的工作感到懨倦。但因為寫書的緣故,好歹是個寄託,沒藉口嗟怨。
書已經脫稿了,一重大大的壓力解開,反而茫然若失。每天上班下班,幹相同的事,一點進步都沒有。有時倦怠得簡直不像話,找無聊的事做惆悵著時間太多怎麼過。

而我老師的步伐一直沒有停下來。他最初教化學、後來教英語、現在還在自學programming(因要自製軟件供學生學習用)。如今女兒也如此上進,青出於藍。

有些人的時間過得很有價值,為什麼我不可以呢?

Friday, September 12, 2008

CERN - Large Hadron Collider (LHC)



Large Hadron Rap links & lyrics


很欣慰這個世界上總算有非常聰明的人做著真正重要的事。

朋友最近完成了一本有關數學/宇宙奧祕的書後,很是感慨:當你腦海中裝著的單位每每以數萬億計時,怎會不覺得為了那幾個零頭的選票爭個你死我活多麼無謂?
他笑言再看一本類似的書他就快要悟道了。

不知道什麼是anti-matter、不知道LHC在幹嗎的可以聽聽那段rap;一個更好更有趣的方法,是趁周末買本Angels & Demons(中譯:《天使與魔鬼》)回來看。

你會很感激世界上有些人腦子中裝著宇宙奧祕的同時,願意用一個好玩的方法,半哄半騙地把一個複雜故事告訴螻蟻眾生。

Tuesday, September 09, 2008

是集體智慧,抑或純綷好運?

很多人試圖解答這個問題,唯有這篇文章令我眼前一亮:
Fooled by Randomness(by Justin)

“假如有一班人投票,目的是希望泛民能保住關鍵小數的地位,而對泛民個別的候選人沒有特別偏好時,隨機投票可能比配票容易。每個人都從泛民裏隨便一張名單,只要人夠多,每張名單的得票自然相近(如新界東,廿萬張選票均勻地分佈在五張名單上)。選配票之難,在於它所需之巨大資源,也在於人類難以預測的行為;反而,在泛民在無辦法配票的情況下,人們各自各「隨機」,各候選人所得的票數卻能平均分配,無招勝有招,能得到超乎意料之外的結果。”

不少政界與傳媒事後孔明的評論流於吹水,唯它例外地以科學解釋群眾行為,層次都不一樣。佩服!

Reminder:沒有讀過Fooled by Randomness / The Black Swan的,可能看不懂原文。不過沒學過量子力學與牛頓三定律的倒沒問題。我認為。
:)

閱讀張愛玲

生命中的不同階段,都有人把我拉到張愛玲面前。

中一學期末,教英語的班主任挑了幾樣舊物出來,送給一些同學,我是其中之一。
她讓我先挑,我記得別的玩意兒似乎不大吸引,一本封面舊舊的小說倒引起我興趣。
那是一本《半生緣》。
仍然記得班主任把書遞給我時臉上那抹笑容。她是否在想:喲,又一個上當的少女。

可是世鈞與曼楨的半生緣對一個十二歲的少女似乎太沉重,此後我並沒有追看別的張愛玲,只一頭栽進了亦舒。

預科到大學時期,認識了一個男生,他出身很好,唸的又是名校,常乘機教我數理化。
但總是在有意無意間透露,別的書我都不大看,就是喜歡張愛玲。
那應該是頗與眾不同的吧?
可惜那時我還不懂張愛玲。
後來愛上一個喜歡看蘇童的男人。

坦白說吧。女人呢,不會因為你看什麼書而愛上你;多半是先對你有好感了,才猛地發覺:咦,原來你也喜歡xx嗎?一陣驚喜。她總找得著愛上一個人後自圓其說的理由。
不要老跟著她的書看。討厭你還是討厭你。

零三年外婆過身以後,益發想念她,漸漸從長輩口中拼湊出一個模糊的民國女子的形像來,想方設法接近那個時代的人與物。
張愛玲和外婆是同輩的人,年齡相差僅五年,也是大家庭出身。
那段時間翻看《對照記》,特別津津有味,彷彿重溫了外婆的老照片。

最近,Sherry隨夫到紐約之前,借了我一套有關張愛玲生平的電視劇《她從海上來》。
她說這劇集拍得極好,資料搜集做得滴水不漏,忠於主角生平,還把張愛玲的小說穿插其中。我邊看劇集邊借書,所以這段時間讀張愛玲頗多。

但張愛玲和我以往喜歡的小說家都不一樣。
她似乎不很在乎故事的情節,只想借小說記錄落入眼底的眾生相。用許多筆墨雕琢一件上衣一件傢俬,反而情節推進只是寥寥幾筆,一不小心幾乎錯過,令你看得不明所以。但她對人性的觀察,真是入微至極,一句句話如利刃直指人心。我開始喜歡她了。

Maren說她零零年才開始讀張愛玲,一讀就愛不釋手,還讀成了個專家,十九集電台節目《張愛玲篇》一力扛下,做得極出色。我覺得這是她和張的緣份。

我對張愛玲的感悟似乎一直不夠,且看這次能不能看出癮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