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陽光如此燦爛

中午,離家外出工作。乘扶手電梯從地車站緩緩上升,看著陽光逐吋照到身上,感覺無比溫暖。

這樣的良辰美景,應該告一天假,到海邊去。
呷一口香檳,迎著陽光與微風,與你赤足跳舞至黃昏。

可惜現實容不下這樣的奢侈。
灰色的辦公室燈光慘淡,把人的臉色照得蠟黃,人人埋首隻有一天壽命的世界大事,白白浪擲了那舖天蓋地的冬日暖陽。

冷不防案頭電話撕破安靜,呼嘯起來──是編輯彬彬有禮的聲音:「Leona,稿子好了沒有?」

咦,黃樑一夢,總是易醒。

***

上文是一個實驗。
在路上、或獨處,偶而會冒出一點靈感。多數是不切實際的隻字片語,如電光火石,倏忽間就溜走了。爾後不會再花時間把它寫下,因為太無聊。
這回我試試把它記下,只捕捉那一剎的靈感,寫出上文,花了大約一首歌的時間;約莫不超過五分鐘。

我為報紙寫的一個欄,叫做「五分鐘聽講座」,目的是只花讀者五分鐘時間,就告訴他一個講座的精華。但要寫這樣一篇只花讀者五分鐘的文章,卻每每耗上一兩個小時。
假設只用五分鐘寫一篇文章,又能寫出什麼?花去你多少時間?十秒?

如果感到有趣,大家可以一起來做做此無聊實驗。

***

小朋友啟發了我,令我想到,現在大受歡迎的Twitter與Plurk,不正是讓人無時無刻都可以把心思公諸同好?
五分鐘寫一篇文章?
太長了。
五秒才符合Web2.0世代的步伐。

Friday, November 21, 2008

新書面世

最新訊息:網上訂購可享八五折!

(這是本書的封面;注意那隻蝴蝶的翅膀、書名與作者名,都有閃咭的效果──!)
(出版社為了吸引消費者眼球,真是扭盡六壬;辛苦了)

收到新書的那一刻,上司的上司問我感覺怎麼樣,過程是不是很辛苦。
我偏著頭想了一想答:感覺幸運。

朋友問我完成它以後,寫書的興趣濃了抑或淡了。
我覺得這問題不好答。因為寫它是始料不及的事,當時若我不寫,誰會動筆呢?
(所以主觀上,這本書對於我寫作的興趣是中性的;客觀上來說,有了這個漫長艱辛的經驗,下一本書應該容易多了。)

你問我誰會對它感興趣。年輕人?創業的人?從事科技的人?
我希望喜歡聽故事的人會對它感興趣。不要當它是一本創業/科技/致富的書。
這裏有六個故事,希望其中至少有一個會令你感動。

有人問,你寫好以後,上司滿意嗎?評價如何?
奇怪。我上司並沒有給我什麼評語(他以一個老師的身份鼓勵我寫這本書)。
後來我想了一想:他給我什麼評價都不重要(前提是:假設他沒有打算藉金融海嘯,把我裁掉),重要的是讀者的評價。
我更重視的看法。

下面摘錄自我為這本《創業2.0 科網六子蕩寇誌》寫的序。
寫完才發覺它長得離譜。作者分明有自戀傾向。
故此,我把本書的「作者介紹」濃縮至只有24個字。

***

…他們自稱「總管」(Chief Janitor)、項目經理(Project Manager),也有行政總栽和主席。不管他們叫什麼,他們只有一個身份:創業家。他們的公司,統共被稱作Start-ups。始創企業。

「始創」的意思就是,你很難得才會在一份主流報章裏讀到他們的消息,除非有一天他們飛黃騰達了,你可以隨口喊出他們的名字,或者他們沒法熬下去,你將永遠無法得知他們是誰。

這是多麼刺激的一件事。

他們的企業,全部都和互聯網有關,對手可能來自美國矽谷、印度班加洛爾、或者北京中關村。
這是雙重的刺激。

***

本書的出現,完全是連串無心插柳下的結果,而且富有互聯網世代的特色:

去年五月,我去聽一個講座,鄰座是一位陌生的年青人,我剛把名片遞上,他就脫口而出:「我看過你的blog(博客)!」

兩年前我轉到這個職位時開始寫博,那個時候看的人還很少。

他創業,是第一個朝我說「我的工作和Web2.0有關」的人。
他介紹我認識其他年輕科網創業家,於是我從中發掘出一些故事,接連在報上寫了幾篇專題文章。這些都是本書的「前奏」。

後來上司建議我把這個題目發掘下去,寫成一本書。他讓我自己決定,可寫可不寫。
我想材料如此優質、新鮮,擱在那兒實在是個誘惑,不能不動筆。
事後才知難度遠超想像

***

從無到有的過程,如同創業;筆下人物的艱辛,我總算淺嘗過了。
幸好得到許多人支持,否則我實在獨力難撐:

首先要謝謝上司曾仲榮先生(《經濟日報》副總編輯兼總主筆)。這本書的題材與主旨都是他出的主意,因此若你覺得它好看,那是曾先生的功勞;若你覺得它不外如是,那必然是我寫得不夠好。

此外要謝謝馮紹波先生(經濟日報集團主席)、呂大樂教授(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與區玉輝教授(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副主任、管理系副教授)慷慨賜序。三位都是長輩,又是忙人,但對於我冒昧的邀請,卻二話不說就滿口答應,使我衷心感激。我知道這並不純綷是因為我,而是他們都樂意給年輕人一點鼓勵。

謝謝六位接受我訪問的創業家:李景輝、何樂頌、宋漢生、耿春亞、伍傑暉李佑恒。他們有問必答,有求必應,使我滿載而歸。

謝謝多番為本書內容提供意見的鐵夫、為本書拍攝的Joe Chan、楊德銘蕭旭東、為封面操心的黃志豪余子雷;謝謝在寫作前期與過程中給我建議的朋友:李學斌、Connie Hui、Terence Yeung、Truman、Alex Li、Joshua Tang、Desmond Chang(DC)、Max Ng、Justin Yip、Ray Chan、Sharon Tsui。

謝謝在博客上為我打氣、踴躍為書名提意見的網友。雖然我們之間「這麼近,那麼遠」,觸不到看不見,但支持的力量卻是實在的。

謝謝編輯Doris和美術設計Anthony,精采的編排,使這本書生色不少。

最重要的,是謝謝父母無限量的支持與愛心。

還要謝謝──謝謝你捧起這本書細閱還翻到這裏。這是一個名不經傳的人,寫一本關於另外六個(暫時)名不經傳的人的書。它能引起你的興趣證明你是有眼光的。

你可能是一個初出茅蘆的大學生,還未弄清自己的方向;你可能已有了創業的意念,只是欠缺足夠的勇氣;你可能只是好奇──但不要忘記好奇是一切偉大意念的開端──不管怎樣,我希望你會喜歡這本書,並從這六位創業的年輕人身上找到共鳴、得到啟發。

三十年後,我希望在香港科網發展的痕跡上,會留下一些本書出現過的名字。
我更希望,其中還有你。

***

Related reading: 有關寫這本書的一些舊文

Sunday, November 16, 2008

給女人的禮物・最好的情書

大約一年前我寫了一篇文章,回應一個作者說廿五種令女人心動的禮物。
那是鬧著玩的,寫得不認真。
後來巴黎的師奶Michelle把這個題目依法泡製一次,充滿幽默感。我看她的文章時,忽然清醒,心想,這個原作者為什麼只會臚列一堆百貨公司買得到的現成禮物(指環/絲巾/玫瑰/香水…),卻沒有想過,一份最令女人心動的禮物,也許只是一封真摯的情書

***

輾轉間讀到一封情書,看過的人無不動容。
作者和我自大學就認識,算是故友了。他很好學,讀書又多又雜;和一般人不一樣,有一股儍勁,充滿夢想。為人很成熟,但也很天真。
畢業後一段時間,他都是單身,有時我問他為什麼不找一個對象,好好愛一場,他說他已習慣一個人,沒有什麼不好。
他走過很長很長的路,以為自己不懂得愛,原來只是沒遇上對的人。

認識這位S小姐時,起初只是感到志趣相投,相處日久,開始動情,進而感到可以為她做很多事:

“S讓我重新認識自己,原來我可以為我愛的人、為挽回她,而做很多連我自己也驚訝的事;她令我變得更好,令我發現過去的自己,比想像中更差劣和不可愛。”

更難得的是,他愛她,並不單單因為她的好,而是整個兒地喜歡她這個人,將來也願意和她同甘共苦。而這一份感情,還是雙向的,那多難能可貴:

找到真愛的機會,與中六合彩的機率差不多。可以遇上一個,你願意為她/他放棄一切的人已不容易,還要那個她/他也很愛你,就好像打網球時:兩個人同時發球,而兩個球又在空中碰撞一樣高難度。

最終把我弄哭的,是這句話:

你的上半生,我已經錯過了,我不知道,我們的緣份會否很快在日出前結束,我只希望,我們的緣份不要太淺,讓我可以經歷你的下半生、執子之手,直到世界的末了...

他說,“你的上半生,我已經錯過了…”,這多麼令人感動!竟然有人愛你愛到一個地步,巴不得從生命伊始便和你一起走,並且不想再錯過將來共處的一分一秒。這位善良的S小姐真是令人非常羨慕。

(把一封好好的情書拆解得支離破碎,還望作者原諒。)

和前男友分開後,我對愛情充滿懷疑,曾經相信激情可以填補愛情的空缺。一個壞男人在認識數小時之內就說出山盟海誓的話,當時我想,就是這樣了。男女之間就是這樣說愛便愛,轟轟烈烈一場,煙消雲散後,另外找個對象,重頭再來,不值得認真。

比起這個說「你的上半生,我已經錯過了」的男生,那個壞男人的愛顯得多麼廉價與粗製濫造。

***

從友儕間聽到一個故事:女生和男生拍拖一段時間,感情很穩定,交換禮物無數次,漸漸乏力。於是大家協議,不要再為節日而張羅禮物了。
可是一個聖誕,女生還是忍不住,央男友送她一份禮物。
終於她收到一枚鐵芬尼的指環。
然而指環的款式不美,她抱怨:肯定是情急之下胡亂買的,真敷衍!

我想抱怨只是表面,心裏應是甜蜜的。
且不論價目,去鐵芬尼選購已是一種表態;而指環,又是另一種表態。
或許男生真的稍欠情趣,但感情卻是真摯的。不見得他會隨便把一枚鐵芬尼的指環送別人啊。

***

送禮物也好,寫情信也好。你上一次令別人感動,是多久的事了?

Tuesday, November 11, 2008

鑽石與男人

當名人/藝人就有這個好處。我怎麼就沒機會聽這樣精采的解說呢?

***

轉載:袁彌明──鑽石論男人

不得不承認,做藝人有很多好處。

話說我上兩星期出席活動時和客戶說起投資鑚石,碰巧他們在搞一個鑚石workshop,邀請了有40年經驗的鑚石專家 Mr. Andrew Coxon在De Beers店裡教熟客選鑚石,只有三堂課,每堂限定12人,一早爆滿。我不是熟客(我不是有錢人),最後憑著藝人身份,才千辛萬苦撈到一個候補的位子上課。

有專家親口教授專門鑚石知識固然令我獲益良多,但最有意思的是Mr. Coxon下課時所說的一句:“其實選鑚石和選男人的道理是一樣的。”思潮作動,不得不馬上將這股智慧與讀者分享。

Mr. Coxon 先從rough diamonds說起。他說一枚鑚石掘起來如果就是黑沉沉,就只可用在工業上,永遠都變不成珠寶,只有好的原石方可打造成極品。就如男人的本質,本質不好的男人,女人該看也不看;但有些女人總是不甘心,銳意要將一個男人改變成理想模樣,注定失敗。

他接著說4個C 、鑚石證書是絕對不能反映鑚石的美醜。鑚石要用Eye,Brain,Heart來感受它的beauty,beauty來自一顆鑚石的Fire, Life,Brilliance。
  • Fire是鑚石把光化成彩虹顏色的特質;有如男人的confidence,自信的男人自然會散髮光彩,絕不會有面如死灰的情況。
  • Life是搖晃鑚石時所發出的閃爍光芒;有如男人的動態魅力,包括身體語言,和女人interact時的流暢表現,能否讓女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覺。
  • 還有 Brilliance,一顆靜態鑚石反射光的亮度;有如男人的氣質,即使一個男人站著不動不說話,但他的涵養、智慧、風度會形成一道氣,讓你如沐春風地感受到他的風采。
而Certificate的虛無,就等於一些可以用文字列出來的“條件”:6尺高,斯文靚仔,有錢,醫生,籃球健將,有文學修養,懂得欣賞音樂、電影。It does not mean anything!他一樣可以是個ass hole。4個C define不到鑚石的beauty;“條件”同樣define不到男人的“好”

Mr. Coxon又說鑚石的升值能力depends on its rarity,超級大但不清澈的鑚石一樣會升值,只因為它大。就如男人的專業,只要有一樣專長是比所有人優勝,兼且是 irreplacable(不能被取代的),身價就會高。 周身刀不用張張利,一張就夠。

接著他說選鑚石的秘訣是:try as many as you can。套用在選男人上好像有點“濫”,但我絕對同意,見得不同的男人多,有了經驗,誰好誰不好,一眼就看得出來。女人青春有限,不合就下位,下位不合馬上又下位,是永恒秘訣。那,鑚石試到什麽程度才知道自己最想要那一顆呢?Mr. Coxon說:“'the one'is the one you won't let it off your finger.”道理一樣,女人遇到好男人,即使有多艱難,也不原意放手。

還有一個小貼士:看鑚石不要老在強光下看,強光令好的、壞的鑚石一概閃閃生輝。用強光比喻順境,和男人渡過順境不出問題是正常;重點是面對逆境時,男人的狀態、情緒反應才是關鍵。

他說女人戴鑚石會變美是因為鑚石對光線的reflection,效果等於打燈。同樣,女人若拖著一個好男人,亦會顯得分外容光煥發。

哈,不過最精警還是Mr. Coxon 最後一句話:“Ultimately though, it is the diamond that chooses you.”你選人,人選你。即使你懂得選好男人,都要他選你才行。

***

真是精采。很少見到這樣恰到好處的比喻。Mr. Andrew Coxon當了鑽石專家四十年,他這番話肯定像鑽石一樣經過千錘百練,實在是字字珠璣,找不出半點瑕疵。

不過我想, Mr. Andrew Coxon的對象,多數是一些生活無憂的太太/小姐/名人。當他在侃侃而談「男人與鑽石」時,那些驕傲美麗又富有的女仕們,自然在小聲講大聲笑地交流著她們選男人/鑽石的心得。

只是,走出這家小店,凡夫俗子又有多少能享受這樣的奢華?

想為為數眾多而平凡的男男女女打打氣:你不是一枚鑽石,你也未必買得起一枚寶光流轉的鑽石(王佳芝沒有享受「鴿子蛋」的福份;正如她不應愛上易先生);但這不影響你做出最優秀的自己。成份和鑽石一樣,但外表黑漆漆的炭,也可以燒出熊熊烈火。

就算張曼玉配載的只是一顆鵝卵石,仍絲毫不減她的豔光。女人就要有這份自信。

***

蘭開夏道看見一句引言:

“A man can be short and dumpy and getting bald but if he has fire, women will like him.”
(by Mae West)

嗯。Fire。你遇過有fire的男人沒有?

這是袁小姐文章的最佳註腳。

Monday, November 10, 2008

幾句近況

說幾句近況:

一周沒有更新實在是因為忙不過來。

上個星期香港忽然成了名符其實的「國際都會」,訪港的世界級名人一個接一個。
周二我到了港大聽彭督的演講,正在細嚼他那雋永高雅又不失尖銳幽默的用詞之際,周三前美國國務卿鮑威爾的演說更是打動人心。

彭督談全球化與政經局勢其實很精采,可惜傳媒的報導都集中在「香港的民主進程」上去--港人到底是夜郎自大,抑或井底之蛙?

以前不大認識鮑威爾,為了聽他的演說做了一點資料搜集,才知道此君非同小可。
遠在奧巴馬之前,鮑威爾已經以一個黑人的身份,贏得美國朝野上下、藍紅陣營的愛戴。
近距離接觸他,更覺魅力非凡。他演說的手法很活潑,但態度很誠懇,當晚君悅酒店(Grand Hyatt)那四百賓客,其中不少是達官貴人,多次以笑聲與起立鼓掌來回應。
只是到我寫的時候,才發現要把那精采的演說化成文字多麼困難,失真不少。
有些東西還是看原裝的好。
(我寫了在這兒;提醒:真的寫得不算好,請多包容)

最近從網上讀了一篇有趣文章,又結織了一個才氣橫溢的年青人(呵這個男生十分獨特,我決定自私地獨享他,暫時不作介紹),明兒有空,再談。

***

在還未有新鮮材料供應之際,推薦兩個博客:

不慕正業 - Imagineer (名正言順,一個不「慕」正業、一心創業的年青人)
張拓 (不要問這是誰;總之是我的好朋友,文章一級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