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8, 2009

反眾道而行

慢慢長大,有些事越來越深信不疑,例如:

群眾往往是錯的。

有很多人相信群眾的智慧,也有許多東西必須通過群眾來檢證,譬如說,一本賣出超過一千萬冊的小說大約不會差到哪裏去(Harry Potter、Da Vinci Code、金庸等),一套票房過億的電影應該能滿足最低要求,之類。

但是,生活中有越來越多例子,反映出其實大部份人根本不知對錯,他們只是跟隨少數人的引導作出判斷。成功了,是運氣好;失敗,實屬必然。

Steve Jobs就是一個不相信群眾智慧的人。他其中一句名言是,消費者永遠不知道他們想要什麼,直到你告訴他們。Mac、iPod、iPhone的空前成功,證明他是對的。
Jim Rogers也是一個不相信群眾智慧的人。71年,他在別人不看好時買入石油,十年後,當石油漲價十倍而其他人瘋狂買入時,他沽。而這只是他諸多得意投資裏,小小的成就。
他在寫給女兒的書《投資大師羅傑斯給寶貝女兒的12封信》裏(A Gift to My Children: A Father's Lessons for Life and Investing),第一章就叫女兒「不要讓別人影響你」。

而在接下來的章節裏,他一再重覆這個概念,並不斷強調,當所有人都這樣做的時候,你仍然要抱懷疑的態度,盡一切努力研究所有有關資料,自己進行分析與判斷,不要偷懶聽從別人的指點。
而檢視一件事真偽的金科玉律不外兩道:觀察與邏輯。這些必須靠自己下功夫。
他告訴女兒:

記住,根據定義,世上有一半人口的智商,在中位數以下。

你還會盲目追隨別人的做法嗎?
你仍會讓那智商低於中位數的一半人,為你作決定嗎?

投資世界是檢視一個人有沒有獨立判斷力的最佳場地。
絕大多數成功的人都是反眾道而行的。不要忘記:在金融海嘯來臨前,那些大淡友一直被別人視為儍子,或瘋子。
而如今,他們被封為神。

除了投資世界,另一個最跟紅頂白的地方是娛樂圈。
一個人鴻運當頭時,他做什麼都是對的,全城都為他著魔;他倒霉時,講的所有話都是錯的,沒有人會同情他。
如果你不從眾,你會被視為異類。
作為小小的一個觀眾,我們習慣全盤接受有關一個名人的一切,很少檢視真偽。其中許多表象,後來證明是錯的。但群眾很善忘。

群眾往往是錯的。這不只出現在投資世界與娛樂圈,在日常生活裏,例子多不勝數。
辦公室裏,某人說了一句話,「X是壞人。」
由於某人對此事的深信不疑,使「X是壞人」這句話,更具說服力。
辦公室的人迅速作出反應:大部份人立即和X保持距離,部份更在自己的座位上貼上標籤,以示自己對X的不信任。少數人對此抱著靜觀其變的態度,但仍對「X是壞人」深信不疑,從此和X的接觸,僅限於點頭與再見。只有極少數人,通過自己的觀察與求證,發現「X是壞人」的說法沒有根據,對此置之不理。
當我初出茅蘆,親睹這個怪現象時,真的不相信大部份人竟這麼容易受別人唆擺。
一句沒有根據的話,為什麼這麼多人會相信?這些人憑什麼想也不想,便照單全收?
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看見Jim Rogers說:

記住,根據定義,世上有一半人口的智商,在中位數以下。

當然,作為一個不從眾的人,你必然會付出一些代價。但這些磨練卻是值得的。因為命運終會逐步把你牽引到和你價值觀相近的人那裏去。

24 comments:

南杏 said...

像玩沙蟹。甚麼時候跟,甚麼時候不跟,是要用上一整世人去揣摩的大學問。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當觀察和邏輯兩者根柢夠厚實,再加點謙卑,就知道什麼時候該跟,什麼時候不該跟。

我都反眾道而行好一段日子。

Jeffrey S. said...

但當你不從眾而又找到知音, 那種感覺真係"咩都返晒黎" =)

舒爾賽 said...

不過又容許我反其道而行一下, 如果照leona你咁講, 咁其實如果「根據定義,世上有一半人口的智商,在中位數以下。」, 大眾智慧又係唔可靠的時候, 咁似乎民主係無呢個必要性架喎

許港生 said...

哈,妳呢篇野好似我阿爸講既野,佢成日話:
"人做你唔做,殺出條新血路。"

Re 舒爾賽: 記得大學時讀書,Professor說Democracy從來不是最好的制度,它只是一個沒那麼壞的制度,確保壞人/廢人會有一個機制被換掉。可以的話,Aristocracy將可以令社會更好。班門弄斧了,相信這裏的高人對民主必有更好的見解。

readandeat said...

舒爾賽:

你說得對。你睇有些國家幾民主,結果之前選了什麼人出來。少數服從多數未必是最好的選擇。

Kevin Lee said...

I always go further and reckon 90% of everything is crap.

Leona said...

南杏:
對。但也有一些人,一早已發現自己不屬於群眾,他知道自己不同。
(下面那位Kevin便是一例:))

世澤:
幸好有同道中人,要不真是很累呢。

Jeffrey:
Exactly!
不從眾而又能找到知音,真是極有快感的事。
又,我碰巧翻了一下anobii,才發現原來我們一年前已打過招呼了。

舒爾賽:
你這個問題,用一句話來答又可以,用三天三夜來辯論也行:)
港生的解答與Readandeat的舉例已說明很多。

我再用一例。
假設2012有普選,而他又參選的話,我想不出任何理由劉德華不會成為特首囉。
而如果今年馬上可以普選的話,我想蘇絲黃都可以成為劉華強勁對手添。
:)
那你認為,大眾智慧,可靠不可靠呢?

港生:
“人做你唔做,殺出條血路”──世伯有智慧!

讀與吃:
我畫公仔畫出腸:布殊和陳水扁都是民主選舉產生的。
(但當然這亦不能否認民主的好處)

Kevin:
Oh, we have quite an extremist here.
But you and I are two of a kind.
:)

Philip Wai said...

簡單統計學,因為成功是少數,所以大部分人都失敗而已。但世事卻不一定是零和遊戲呢。

「邊有人咁戇居俾錢打173聽人呻吟吖?」
但色情電話是一門大生意!

「政府由細到大咁宣傳吸煙有害,仲邊有後生仔女食煙吖?」
但年輕煙民有增無減!

販毒是一門大生意!但「販毒嘅又點會吸毒呢?」

做Retail者,不隨眾,但要懂得搵「眾(笨)人著數」。

很多時都是事後孔明,不隨眾者,可能是也是大笨蛋一名。還記得Steve Jobs弄得Apple一團糟,出局後被媒體嘲諷的日子嗎?1984至1997不買樓,絕對不隨眾,但結果呢?

假如事後沒有一大班笨人以失敗來反映你的成功,你不隨眾也枉然。

題外話:黃世澤先生「反眾道而行好一段日子」當然人盡皆知,但他說自己「再加點謙卑」就好像……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沒有說過民主是完美制度,大概有些讀書不精的人,以為柏拉圖在《Republic》一書所說的哲王最好。

但實情是,民主不是最好,集體智慧不一定最好,但民主有自我糾正、競爭取勝以及政權和平輪替三項功能,這正是獨裁政體的致命傷。

陳水扁和布殊是選出來,但忍夠八年,大家學乖了就選了馬英九和奧巴馬。香港人是怎樣把老董推下台的?五十萬大遊行後,還得等中央政府知道膠了。

事實上,柏拉圖有個漏洞在於,哲王怎樣找出來?

加燦 said...

As a member of the sometimes idiotic 群眾 ("crowd"), let me speak for the crowd a little. (smile) Before we proclaim "群眾往往是錯的", we need to know that the crowd is sometimes wrong and sometimes right and make the decision depends on the areas/context/applications.

Wikipedia is a powerful example of the collective wisdom of crowd. It is a tool powered by crowd and have been known to be quite useful at times. You see, sometimes idiotic individual like me (I've created and edited entries) can and do make contributions. The strength of Wikipedia comes from the crowd even when everyone can edit it, including the not so smart ones like me. (smile)

With respect to investment, yes, the crowd can be wrong at times. But it takes certain mindset to go against the crowd. To think and decide there are some money that we should not make or are outside of our core competence to make. When the world is making tons of money off tech stocks (companies with pure growth but zero earnings and mostly lost), and CDOs, etc it takes what Warren Buffett call the "inner scorecard" to be clam when the world has gone mad.

On this note, I highly recommended the Warren Buffett biography "The Snowball" by Alice Schroeder. I have done a review/"best of" blog post and included a few sample pages there,
http://kempton.wordpress.com/2008/09/27/kemptons-snowball/

The book is worth buying (or borrowing from library) to read. People may learn more than their initial expectation.

Anonymous said...

我覺得反其道失敗者, 同正道中浮浮沉沉者, 一樣咁多

因為一半人係avg下面, by definition, 另一半人係佢地上面嘛...

Yvonne said...

READANDEAT & Leona,或許是這麼說吧,雖然民主選出來的人選,到頭來叫人失望,但,至少是自己選出來的,我"認",我也"忍"。。。因為接下來再選,再選,總會給我選到希望的。。。至少比硬塞給我一個垃圾,更吞得下去。。。這就好象去餐廳點菜一樣。。。

而,"一句沒有根據的話,為什麼這麼多人會相信?這些人憑什麼想也不想,便照單全收?"。。。答案,除了說一半人的智商在中位以下,不如說"大家對負面新聞,寧可信其有,怕受到牽連與傷害"。。。同樣的,"某人好棒",可能大不部份人會旁觀一下先。。。尤其是現在這個局面。

Yvonne

Yvonne said...

還有一句話,也是金融界常用的,"當最後一批不從眾的人,都被說服時,就是真正盛市盡頭"。。。且看最後一批跳進股市,摸高買樓的人士吧。。。


Yvonne

vanvan said...

我用一個比較粗淺的比喻:

當你發現最近潮流興chanel 2.55 - 所謂潮流嘛,就是所有人都在用。

好像林海峰在talk show 說,記者若問他今年興什麽, 他也是看雜志的。雜志寫什麽,就流行什麽儸。

其實當一件“野“人人都有時,潮流已經過去了。同意yvonne 所說,好像買樓買股票,好像最火紅一刻,其實已經不是入手的好時機了

hevangel said...

Undercover Economist一書中有說這個問題。若把每個人理性的行為加起來﹐會得出群體行為不理性的結果。他用了dot com bubble做例子。話說有個fund manager﹐他早在九九年時已認為個泡太大﹐可是之後幾季一次又一次狼來了﹐於是他的客全部走了﹐他也給銀行炒了魷魚。到最後個市大跌時證明他是對﹐但so what﹐其他fund manager早已在泡沫中賺夠錢上岸。

大部份情況下﹐不跟隨大隊個down size cost太大了﹐所以理性上大部份都會跟大隊。

其實唔跟大隊又成功﹐運氣佔很大的比重呢。

李銳華 Clement Lee said...

我身為工程佬,一直對金融行業半信半疑。這個世界,真的可以養活那麼多人,他們不去創造價值,而只靠把價值從一個戶口搬到另一個戶口而糊口? (所謂眼光,大多是指在低價買入,高價賣出吧?其間沒有新的商品或生產力誕生,只是贏家賺錢,輸家賠錢罷了。。。)

不是說金融行業全無價值。理論上投機者是經濟體系的潤滑劑。但它不應反客為主。全世界都搞金融,只會全世界一齊餓死。

我做了末日博士那麼多年,到金融海嘯時,才似乎印証了我的懷疑。

過內人 said...

這一篇,又令我想到民主、親中……等等等等。

另外「殺出新血路」,跟藍海的想法很相似。

若以一個bell shape 圖計,中間人佔最多,弱智同叻人都係少數,但分別佔兩邊極端。捉這條「反主流者」,都仲有兩瓣你揀。

祝:新年好!!

癲狗 said...

我其實同clement先生你有同一個疑惑呀!

我覺得呢, 呢個世界如果冇人種米, 大家邊度有米食?

但奇怪嘅係世人只要將d米互賭就已經好多米食

陳小明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陳小明 said...

見到你句反眾道而行,
令我諗起今年hku,有個人夠膽'onemanband'去選學生會「撼莊」。
港大學生會成立三十三年以來,只有曾經在二○○一年試過有兩個候選內閣競選「撼莊」。'onemanband'重係第一次。
原因係果個人不滿學生會太過官僚、黑暗,所以自己出黎選....
佢除左比人嘲諷「傻傻地」之外,唔知又算唔算係為左自己心入面團火而反眾道而行呢?

李銳華 Clement Lee said...

陳小明君,

澄清一下,小弟廿多年前是港大學生會中人,據我所知,港大學生會成立不止三十三年了。

JL said...

Herd Behavior: 对他人的信息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凡事要有自己的判断,出奇能制胜,但跟随者也有后发优势,常法无定法!

陳小明 said...

李君:
資料來源係我睇星島日報的一份報導,which wrote by 袁效仁。
maybe he is wrong.
i searched from wiki it said 香港大學學生會(簡稱 HKUSU)是香港大學內官方認可的(((兩個)))學生會組織之一。在1949年,改組成為獨立組織社團。
i guess it is the reason why 33years.